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都市小说《错爱》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1 10:22:57 来源:网络 [ ]

小说:错爱

第一章 一场错乱的梦

L国夏日清晨的阳光透过厚重的窗帘袭向床上那两个隆起的身影……

夏柠溪睡意惺忪的眯着眼看着房间里独有的宁静,好困呐……

“醒了?”

耳边一道低沉中带着男人独有的磁性声响起,她脑子猛然一僵,微微偏头一看……

只见一张俊美到不似人类的脸正对着自己,五官深邃的轮廓,那双黑沉的眸子就这么慵懒的盯着她……

“……早,”夏柠溪内心惊骇的把嘴角扯出一抹僵硬的微笑来,昨夜的记忆似潮水般涌来。都市小说《错爱》在线免费阅读

她的初夜没了!

记得萨琳给自己在国华酒店406房找了一个帅哥,要帮她这个不合群的异类奉献出第一次。

这次她也是豁出去了,对准了酒店房间,里面果然有个帅哥,而且还是个非常有气质的帅哥,两个人静静的打量了对方十分钟,然后一句话也没有的滚了床单!

但这帅哥似乎好像好久没碰女人一样,动作粗鲁不说,急的跟个毛头小子一样,看起来好歹也有个二十多岁了吧?

“你叫什么?”

男人紧紧搂住她不着寸屡的纤腰,脑袋埋在她雪白的脖颈上低低的问道。

夏柠溪感受着浑身散架般的酸痛,哑着嗓干笑道:“这个就不用说了吧?反正以后也不用在见了!”

“嗯?”男人带着低沉磁性的嗓音抬头看着她。“名字!”他非常不喜欢这种欲擒故纵的把戏!

“你听不懂人话吗?还是萨琳没有和你说清楚?”夏柠溪皱着眉努力的想要起来,这个男人还真是麻烦,玩个一、夜、情还要问名字?她又没要他负责!

“萨琳是谁?”萧奕眯着眼把她压在身下,脑子正在飞快的运转着。

作为一个二十五岁还没有碰过女人的男人,他已经被不知道多少个损友看做火星人了,尤其是在他那个圈子,像他这种身份的人在十多岁就已经阅女无数了。

这次好不容易出差有点时间空下来,就让人找了个干净点的女孩过来,虽然看起来比较小,但长的倒是不错,除开那头讨厌金色卷发,眼神倒是挺干净的,他就勉为其难的要了她。感觉还是不错,难怪那些人和个种马似的换了一个又一个女人!但这个女孩似乎手段比较低劣,他不知道碰到过多少这种在他面前装清高的人了,这个还太嫩了点!

“你装什么装?不要告诉我你走错房了啊?这可是国华酒店406房间!你不是萨琳叫来的,那你怎么在这?”夏柠溪好笑的嘲讽着,这个人不要以为长的帅点就可以死缠烂打!能不能干脆点?

萧奕黑沉的眸子里透出一丝寒意,他低声看着她稚嫩的脸庞道:“你不知道国华酒店……青平路也有一家吗?”

夏柠溪脑子一懵,她结结巴巴没经过大脑思考的道:“那……那你不问问,就…就和送上门……门的女人上……上床吗?”

“呵……”萧奕微勾起嘴角,起身准备往浴室里走去,“你都说是送上门的女人了,难道你见到一个陌生男人也不问就扑上了床吗?”

他捡起衣服回头似乎嘲笑的看了她一眼,人就进了浴室。版权163shenghuo.com

夏柠溪揉揉额头,努力的理清自己的思绪,最后得出两个选择来,第一,要么等他出来,两个人继续尴尬着。第二,现在她赶快穿好衣服偷偷的出去,这样就什么事也没有了,反正就当做一场梦了!

她深呼吸一口,忍着全身的酸痛,跳下床捡起昨天晚上被他扔掉了衣服果断的选了第二条!

穿好衣服,浴室里的水声还在响,她觉得还是要给人家一个交代,便从包里留下一张纸条,畏畏缩缩的推开房门出去。

只见外面还站着昨天晚上就站在这里的一个古板男,男子靠在墙边似乎瞄了她一眼,又闭着眼靠在那里不声不响。夏柠溪镇定的控制好自己的脚步往前面走去,直到到了拐弯处她才开始飞奔,为什么她破个处好像做贼一样?

萧奕从浴室里出来时,只见床上的那个身影已经不见,他带着微微的怒气走过去看着那里留下来的一张纸条,上面赫然的写道:“这位先生,虽然我们发生了彼此都不愿意的错乱关系,但,这是我的第一次,你也没有吃什么亏,就当做一次艳、遇好了,相信你也不喜欢那种纠缠不休的女人,我们也不会再见,拜!”

握紧纸条打开房间,外面的商强一下子就站好身体看着他明显带着怒气的脸。

“她走了多久?”

商强咽了下口水,呆呆的道:“十分钟左右。”

萧奕计算了下出这栋酒店的时间,最后很是不甘的看着他道:“昨天晚上还有没有人来过?”

“十点钟左右有一个女人来了,被我拦住了!”是的,他不想任何人打扰老板的第一夜,这可是会遭天打雷劈的!可似乎事情有那么点不对?

“呵……”萧奕压抑着内心的怒气,多年没有表情起伏的脸上带着一丝前所未有的暴戾。很好,上了他的床,竟然还有人敢逃走的,女人,你最好是不要被我抓到了!

事实证明,一个开了荤的男人是惹不起的……

五年后。推荐163shenghuo.com

“看见没?那个女的就是最近靠关系走进来的……”

“难怪一个二流大学的人也可以进我们公司……”

两个身着职业短裙的女人站在茶水间里,看着门口进来的那个中分微卷长发的甜美女生低声议论着。

这种流言已经传遍了整个部门,女孩似乎没有听见般,给自己倒了杯咖啡径直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夏柠溪,这是和最近和我们合作公司的资料,你按时间整理好,下班之前记得交给我,明天早上部长开会可是要的!”

一个三四十岁中年职业装的女人,拿着一叠厚厚的文件丢在她的桌上。

夏柠溪扶好文件抬起头笑道:“我今天会整理好的主任。”

“别出错了,明天的会议可是很重要的!”那个主任似乎好心的提醒了她一句,又踩着高跟鞋嗒嗒的离去。

部门里的其他人也都见怪不怪了,这种繁重又不讨好还不能有一点错出的任务一般都是交给她的,谁叫这些名牌大学的社会精英都不喜欢那种没有能力还靠关系的人呢?

夏柠溪习惯的抱着文件放在抽屉里,然后锁上。职场里她不敢有一丝的掉以轻心,她知道所有人都不喜欢自己,没错,她的确是靠关系进来的,但这家公司工资很高,她需要钱,哪怕是靠着那个人才能进来,她也认了。163生活网

“准备好了吗?”

茶水间里的那两个女人莫名的看了一眼对方,另一个女人娇笑道:“保证她留不到后天!”

两人心知肚明的往自己的办公桌走去。

夏柠溪一下午都在录入文件上的资料,终于在四点半的时候输进了u盘,她又仔细的检查了一遍,才把东西锁进了抽屉。等主任回来她就交给她!

“小夏,你今年多大了呀?”那个茶水间的女人突然挨近她的桌子,非常近乎的道。

夏柠溪脑子转了转才笑道:“二十三,婕怜姐也就二十多吧?看起来比我还小。”

那个婕怜姐似乎很喜欢她的这句讨好,娇媚的笑了声,眼睛一转又挨着她耳边道:“你知道为什么主任喜欢把这种没人接的任务交给你吗?”

“什么?”夏柠溪还有些没反应过来,那个婕怜姐拉着她的胳膊又道:“你跟我来,这里不好说话。”

回头看了眼抽屉,夏柠溪只好被她拉着往茶水间走去,她怕拒绝的话又会弄僵同事之间的关系,等她出去,另一个女人才慢慢的接近她的办公桌前……

夏柠溪回来时非常郁闷,什么叫做主任嫉妒她年轻漂亮?真的好无聊!

她打开抽屉,把u盘插入电脑又检查了一遍,才放下心,她真的怕出一点错,她不能离开这里,她需要钱!

等把u盘交给主任后,夏柠溪收拾收拾东西也准备下班了,丝毫没有注意到那两个女人诡异的眼神……

回到家,家里的佣人见她回来都露出一丝鄙视的眼神来,没有丝毫的顾忌!

夏柠溪也都已经习惯被鄙视了,她自己也鄙视自己,不!是看不起!

“姐姐回来啦?”

一个清纯漂亮的女子坐在沙发上刷着手机抬头看了她一眼。

富丽堂皇的豪宅,夏柠溪却觉得自己连站的地方也没有,她换好鞋走进沙发,“你又在网上买东西了?”

佟丹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懒懒的道:“对呀,反正卡里的钱我又懒出去刷,只好在网上用点了!”

气氛似乎就那么一下尴尬了起来,夏柠溪抓着沙发坐在那里不说话。说明163shenghuo.com这时门又开了,一个西装中年男子和一个气质优雅的美妇走了进来。

“夏夏回来啦?在那里上班还习惯吗?”美妇换好鞋挽着男子的手渐渐的朝她们走来,脸上还带着一抹优雅从容关爱的笑容。

“还好……,我先回房了,就不吃饭了,要减肥。”夏柠溪表情僵硬的笑了两声,提起包就往楼上走去。

中年男子看着她的背影皱了下眉,并没有说什么,佟丹抬眼看了眼自己还笑的一脸柔和的母亲,嘴角也勾起一丝无人察觉的弧度。

第二章 丢了工作

回到自己的房间,夏柠溪在浴室里洗了把脸,看着镜子里那个漂亮的女孩,泪水似乎一下子就涌了出来。

她终于忍不住捂着嘴蹲在地上呜呜的哭了出来,为什么她这么的不懂事?为什么她要活在这个世上?为什么死的不是她?妈……对不起……

四岁时爸妈就离了婚,她随着母亲去了国外,父亲也娶了那个佟家的千金,成了佟家的驸马爷,一下子就变成了亿万富翁。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自己却因为从小就没父亲,所以处处和母亲抬杠。整天过着那种虚无浮华的生活,第一次也给了一个不认识的男人。

一直到母亲突然的病重离世才让她彻底的清醒了过来,她从小成绩就不好,母亲和父亲都是孤儿,没有什么根基,这次的离婚她好恨母亲的懦弱,让小三钻了空子,也恨父亲贪慕虚荣抛弃了青梅竹马同甘共苦的母亲。

国外的日子是虚无也是辛苦的,母亲为了供养她读书打了几份工,自己却不思进取大手大脚,虽然认识了几个比较有钱的朋友,但那也只限于吃喝玩乐。

母亲突然的病逝,临终的话语彻底让她清醒了!她以前到底在做什么?

没有任何生存能力的自己,只能被收到消息的父亲带回了国,可她自己成绩真的太差,就算靠了关系也只能上个二流大学。

错过了最宝贵的时期和机会,哪怕她发奋图强努力学习,也补救不了什么。这几年她用的也都是他的钱,住进了这个豪宅她也觉得自己是最多余的那个。

虽然没有恶毒后母和尖酸刻薄的妹妹,但她们之间的关系也是不咸不淡的,她真的没有那个心力去缓和自己和她们之间的关系,她也过不去那道坎。

这次毕业她也是走了他的关系才能进了萧氏集团,不然凭她这个二流大学毕业的人怎么可能进去?

她只是想多挣点钱搬出去,也好把钱还给他,自己以后和他也就没有什么关系了,可呆在这里每一分钟都是种煎熬,她多么恨自己以前的不懂事!

次日上午,萧氏大楼。

“都到了?”

电梯里一个面容俊美,五官深邃的西装男子走了出来,后面还跟着一个没有表情的黑衣男,和一个职业装的中年女子。

电梯口的人都低着头叫着总裁好。

夏柠溪也跟着低着头叫总裁,她竟然遇到了萧氏的总裁!就算在同一栋楼这也是个非常好的运气呀!

萧奕没有表情的从这群职员之中走了过去,只是他不知道,自己找了五年的女人就被他这么擦肩而过了……

“啊……我刚才竟然被吓的没敢抬头看一眼!”一个女员工激动的拉着另一个人的胳膊摇晃着。

“有人在这里干了几年都没碰到过总裁,我竟然第二年就碰到了?”员工甲更是不敢相信。

夏柠溪看着这群人都不进电梯还在激动着,夏柠溪面无表情的站在人群之中,等着下一辆电梯,连头也没有抬一下。

萧奕到会议室的时候,里面已经坐满了人,全是公司的高层,这里每一个人走出去都是被人争相巴结追捧的人物。他们在这里已经等了足足半个小时,但没有一个人敢有半句怨言,要知道等的人可是掌握着他们未来的男人!

“很抱歉这次来晚了,既然都到了那就会议开始吧!”

萧奕走到会议桌前没有表情的说了两句,那个中年女秘书也及时的把电脑打开,前面的大屏幕上一下子就浮现出这次投资的方案。

“总裁,我觉得我们应该试着和一些新的公司合作,这样我们的得利也会更大。”宣传部的部长率先发言道。

“新公司难道没有风险吗?你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后勤部的部长嘲讽的看了他一眼。

萧奕没有理会两人争吵,而是看了眼资源部的部长安利。

安利马上把准备好的u盘递给了女秘书,“这是这次我们挑选出来可以合作公司的资料。”他说完就坐下看着大屏幕。

其他人也都静下心看着前面,等女秘书把u盘插好时,屏幕上浮现的却是一些错乱的代码……

“这……”安部长一愣,似乎没有想到自己早上才检查过的资料怎么突然就变成了这样?

“怎么回事?”萧奕坐在那薄唇微启,安部长顿时觉得后背冷汗淋漓,自己竟然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

“这个……是我的错,很抱歉!”他起身低下头弯腰对着他。

“你对不起的不是总裁,你耽误的是大家的时间!”那个女秘书看着他毫不客气的说着,其他人也都习惯了,那个陈秘书的脾气就是如此的让人没面子!

“没有下一次,会议下午三点在继续!”萧奕声音没有起伏的说完,就起身离开了会议室,那个女秘书也收好东西跟上。

安部长擦了擦头上的汗,u盘能出现这种情况只能是文件初始状态中了病毒,该死的,他才不管是有意的还是无心的,那个人他是一定不会放过的!

“你知不知道你这次犯了多么大的错误?啊?这次的会议就是因为你的失误,全公司的高层就连总裁也被你耽误了时间!你可真是了不起呀!”

夏柠溪低着头忍受着主任唾沫横飞的怒骂,她一下子就想明白了那病毒是从哪来的,可那又怎样?谁会相信她?调监控吗?主任怕是巴不得自己走吧!

“行了,我们这也容不下你这尊大佛!收拾收拾东西走吧!”那个主任看着她不成气的说完,就踩着高跟鞋头也不回的离去。

周围的人似乎都在看她的笑话,夏柠溪忍住眼泪抬起头,看了眼还在惺惺作态的那两个女人,“你们觉得这样很好玩吗?总有一天你们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她说完就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收拾着东西,那个婕怜姐闻言,嘲讽的看了眼门口道:“哎呀,这小女生就是粗心大意呀!做错了事还要赖在别人身上,真是没教养!”

夏柠溪收拾东西的手突然一顿,她握紧拳头咬住下唇不让眼泪流出来,过一分钟她才开始继续收拾东西。

“这次真是多谢婕怜姐的指教了,我记住了!”她抱着箱子狠狠地瞪了婕玲一眼,直接的走出来办公室!

“呵……她以为她是谁呀?”那个婕怜姐不屑的翻了个白眼,其他人也都继续在做着自己的事,这就是职场!你不能有一点的疏忽!

抱着箱子在其他人异样的目光中,她来到电梯门口,回想着这么多年的浮华人生,老天是不是也觉得她错的很离谱?连补救的机会也不给她?

电梯门打开,里面似乎有人,夏柠溪头也不抬的走了进去。她后面的人似乎顿在了门口,“总裁好!”

夏柠溪猛然的抬起头,只见她旁边站着三个人,一个有点熟悉的俊美男子,一个面色古板的黑衣男,还有一个看起来精明干练的中年女人。她今天还真走运,碰到了两次这次传说中的总裁!

听说今天总裁的专属电梯在重新装修,难怪他会坐员工电梯,自己这运气……还真不是一般的好呀!

“你……”商强看着她,古板僵硬的脸上突然出现了一丝惊讶,陈秘书也不得不重新打量这个女孩,长的不错,看这个样子似乎被辞退了……

萧奕看着她焕然一变的样子眸中似有什么东西闪过,他果断的按了九楼,他办公室所在地!

夏柠溪见这三人好像看怪物一样的看自己,后背不禁有些冒冷汗,她不是故意要和他们坐这趟电梯的!真的不是!

“等会我有点事,你先去忙吧!”萧奕对着陈秘书冷冷的道,商强似乎明白了什么,这次他一定会看好门,绝对不让这个女人独自一人出来!

电梯飞快的到了九楼,夏柠溪还等着他们出去,再下去呢!谁知门开了,她一个恍惚就被人拿走了手上的箱子……

“这……你……”她惊讶的看着那个总裁抓住她的手,把她拉了出来……

陈秘书抱着手上的箱子一脸黑线,这是怎么回事?她是不是错过了什么?总裁这么多年竟然第一次碰了女人的手?她真的没有看错吗?

夏柠溪琅琳的拉进了那个总裁办公室,还没反应过来人就被抵在了墙上……

“那个……总裁……你……”她吞吞吐吐的舔着有些干燥的嘴唇,看着这个有那么点熟悉的脸,她实在是想不起来在哪见过了。

“看来你似乎不记得了!”萧奕灼热的气息喷在她的脸上,眸中全是从所未有的怒火,很好,他就长的这么容易让人忘记吗?

“我…唔……”夏柠溪想偏开头离开他的视线,可嘴上突然出现的触感让她脑子突然一轰……

她似乎想起了什么,那个……酒……酒店……

“想起了吗?”萧奕恋恋不舍的离开她娇嫩的樱唇,眼神格外专注的盯着有些慌乱的她。

夏柠溪好想就这么一头钻进地缝里!她竟然睡了总裁!这个国内最有钱还没有花边绯闻的钻石王老五!是世界玄幻了?这到底是她的幸运还是不幸?

“我……我不知道是你……”她身子僵硬的被他圈在墙上,目光全是闪躲。

“要是知道……你就不走了吗?”萧奕看着她惊慌的眼神微微勾起嘴角。

他喜欢听话的女人,不管是真清高还是假清高,只要听话就好……

第三章 成了秘书

“没有……我……我……”她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想起当年自己的糊涂,她宁愿重新来过,他不想遇到这个人。

想着想着,泪水就这么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她有着太多的委屈,却从来没有和人倾诉过,在他面前不知怎么就控制不住了……

“你哭什么?”萧奕僵硬的用手擦着她脸上源源不断流下来的泪水,自己就这么恐怖吗?

“对不起……我…我不该没有……通知……你你……就走的……”她哽咽的哭道。

“好了好了!”萧奕心情复杂的抱着她的肩膀,明明打算只要找到她,就一定要狠狠的惩罚她,让她见识见识自己的手段,可在这一滴滴的泪水中似乎就这么淡了……

“你……你打算这么处理我?”夏柠溪猛然停止哭泣退出了他冷硬的怀中。

萧奕眯着眼勾起一抹冷笑,这个女人还真不按常理出牌呀!

“给你两个选择,一,做我的秘书!二,……做我的女人!”

夏柠溪看着他不容拒绝的眼神,身子有些微微的颤抖,这两个有分别吗?不!至少第一个她还可以明面上的挣钱不是?

“我选一!”

萧奕心里冷哼了声,他就知道,这种倔强的人最要面子了!

“搬出来……今天我让人去接你!”他揽住她的肩膀往沙发那边走去。

夏柠溪顺从的快速的说了声好,她巴不得从那里搬出来,有些东西她不得不放下,比如说……面子……

“你倒是看得开……”萧奕把她拉到怀里压在沙发上,天知道一个刚开了荤的男人在禁欲五年是有多痛苦?他不是没有找过其他女人,只是一直没有兴趣,这次他一定不会在放过她!

“那个……我……待会不是还要回家收拾东西吗?现在不方便……我们改天……吧?”夏柠溪推着他一直在自己脖子上蹭来蹭去的脑袋,心中全是急切,她连反抗都不知道怎么说出口,面对这个男人,她心中全是畏惧。

“嗯……”萧奕不甘心的咬了口她雪白的脖颈,才起身理了理衣服,又变身衣冠楚楚的萧氏总裁。

“我要和你说件事……”夏柠溪不满的摸着被咬的地方坐了起来。

然而萧奕并没有放过她,一把又搂住了她的腰,“嗯?”

灼热的气息喷洒在脖间,夏柠溪不适的扭动了一下,然后又被紧紧搂住,

“你们今天早上开会安部长弄错的资料是我做的,但我是被人陷害的,有人看不惯我,就在文件里注入了病毒,想让我被开除!”她回头搂住他的脖子满眼都是委屈!

萧奕闻言莫名的看着她笑了声,要是被别人知道他们总裁也有这么多的表情,不知道会不会掐自己一下,太惊人了!

“你也会告状?”他伏在她香滑的颈边低笑着。

夏柠溪听了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她为什么不会告状?“别人欺负我,我当然会记得!”

“那你打算怎么办?让我帮你开除她们?嗯?”萧奕挑眉。

“不用,我会自己出手,你记得在后面帮我撑腰!”她嘴角勾起一抹甜笑来,萧奕又情不自禁的吻了上去……

等她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商强这次一把的把她拦住,夏柠溪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你干什么?你们老板叫你进去呢!”

这时陈秘书走了过来,她看了眼僵持的两人,淡淡的道:“总裁让我送她回去,你进去吧!”

面对陈秘书的话,商强才让开道直着身体走了进去。

“走吧!”陈秘书拿着她的箱子道。

夏柠溪有些不好意思的想拿过来,但陈秘书的一个眼神让她只能放下了手,她跟在后面套着近乎道:“要不我自己回去吧,你一定有很多事情忙。”

“总裁身边还有个林助理。”陈秘书头也不回的说着。

进了电梯,夏柠溪才大着胆子继续问道:“就是门口那个黑衣男?”

“那是总裁的保镖。”

“喔……”她顿时语尽,两人就这么一路在公司的人注目下坐上了车。

等到了地方,陈秘书别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

就算她不说,夏柠溪也知道她在想什么,她一个小职员竟然住这样的豪宅?是不是很诡异?

“我收拾好东西就出来。”她无视陈秘书别样的目光下了车。

现在这个时间他们都还没有回来,就只有佟丹一个人在家。

夏柠溪的突然出现让佟丹一惊,她怎么今天回来这么早了?

“我待会收拾好东西就搬出去,你帮我和他们说一声。”

“你搬去哪?”佟丹放下手机转头看着她上楼的身影。

“以后会告诉你们的。”

远远的声音传来,佟丹眯着眼不知在想什么,她拿起手机快速的发了个短信。

看着这个自己住了四年的房间,夏柠溪没有一丝留恋的收拾好东西下了楼,经过大厅时手机却响了起来,“喂?”

“今天我去接你下班。”

听着那头传来的男声,夏柠溪内心酸涩的看了一眼还在沙发上玩手机的佟丹,“不用了,我现在在家收拾东西,今天就搬出去。”

她的声音很淡很平静,似乎在和一个没有关系的陌生人说话,那头的周麟闻言握紧了拿着手机的手,他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只是没有想到会这么快……

“那你还在那里上班吗?”他没有问她哪来的钱,自己的这个女儿,他有的,只有无奈……

“我成了萧氏总裁的秘书,是他帮我找的房子!”她说的已经够清楚了,至少一般人都听的出她是那是什么意思。

沙发上的佟丹猛然关上了手机,眼中有着别人看不懂的一股情绪……

电话那边的周麟也是微微沉默,他自然知道萧奕,要是别人说出来他还不会相信,可是被夏柠溪亲口说了出来,他不得不信!那个从不碰女人的萧总竟然看上了自己女儿?不管以后能不能走到最后,夏柠溪得到的也足以支撑她一辈子!

“好了,我挂了!”夏柠溪说完就挂断了电话,看了一眼沙发那边就提着箱子走了出去……

“你可真是好手段呀!”厅内突然出现了一道嘲讽的声音,但是声音小的连佣人们也听不到!

提着箱子到了别墅的门口,陈秘书下车帮她把东西放在后车厢里,纵使有很多的疑问,也没有问出来。

夏柠溪回头看了一眼这栋别墅,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她突然觉得人生活着有什么意思呢?权力?钱?地位?

“每个人年轻时都有过迷茫的时候,你是幸运的,做为他第一个女人,不管以后如何,他是一定不会亏待你的!”陈秘书打开车门随着的说着。

夏柠溪有些惊讶的看着她,什么叫做他的第一个女人?难道在她之前,萧奕没有碰过女人吗?打死她也不信!

“你怎么知道我是他的第一个女人?”

陈秘书跟着进了车里,转动钥匙开了火,车渐渐的远离了这栋别墅……

“我跟了总裁八年,还有什么是不知道的?”

八年?夏柠溪有些震惊,虽然已经听过萧奕很多的事情,但那么年轻就自己继承公司,还是很厉害的好吧!

“每个人的人生都有挫折,你的那点事放在总裁身上,还真不算什么的!”陈秘书淡定的开着车,刚刚她已经收到了夏柠溪的资料,对于那点东西她连同情的心情都没有,怪的了谁呢?不经历挫折怎么成长?

“我……是不是很没用?”夏柠溪在后面低声道。

作为一个那么大公司的总裁秘书,能这么快知道她的事情,自己并不惊讶,这不就是权力吗?

“不!你已经很有用的了!不然总裁也不能单单找了你五年!”

“什么?”夏柠溪惊讶的看着前面,找了她五年?难道自己真的是萧奕第一个女人?不然他为什么这么执着?

“不要觉得惊讶,这是你的幸运!人生有得那就必有失,说不定以后我还要叫你一声总裁夫人呢!”陈秘书调笑的说着,到了她这个年纪,经历的多了,心态也就平和了,还有什么看不开的呢?

夏柠溪低着头没有说话,只是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车开了一个小时后终于停在了一栋小别墅门前,陈秘书下车帮她把东西拿下来,门口的保安也迅速的打开门过来招呼两人。

“这是夏小姐,以后就住这了。”

那中年保安看起来很老实,他拿过陈秘书手上的箱子看着她嘿嘿的笑了两声。

夏柠溪好奇的跟着陈秘书走了进去,到了一个门口前时,那保安放下东西又走了,“别看这里就只有他一个人,这周围的防护措施就算是坦克来了也得留下!”

“这么夸张?”她惊讶的扫了眼这里的围墙,很普通嘛!

“走吧!”陈秘书笑的摇摇头,打开门走了进去,夏柠溪连忙跟上。

房子不大不小,里面的装饰也很简洁,只是那些花瓶和画她真的只在杂志上看到过!这得要多少个零呀?

“你应该知道总裁的身份,说句不好听的话,你知道这个世上有多少人盼着他死吗?你最好安分一点,不然被有心人利用了……我也是不会放过你的!”

陈秘书平静的看着她的眼睛说完,又提着箱子上了楼。夏柠溪眨眨眼跟了上去。

第四章 开始同居生活

她的房间在楼梯右边的拐角处,里面看起来很干净整洁,但她知道,这里面的东西一定都很贵!

“总裁不喜欢佣人,所以这里只有人按时的过来清洁,有些事情你还需要自己动手,比如做饭洗衣服。”

夏柠溪听着她的话转身拉开了窗帘,今天没有阳光……

“这些我都会!”她不是娇娇小姐,就算是住在那里,她自己的房间和衣服都是自己清洁,这四年……她还有什么是学不会的呢?

陈秘书没有说话的走到门口,又停了下来,“总裁不是经常住在这里。”她言尽于此。

夏柠溪抬起头看着那么阴沉的天空勾起一抹无奈的笑容来,萧奕家里有十几个兄弟来和他争那个位置,这些还是她无意间听那个人在家里说的。

是啊,这个世上就只有自己是最没用的,不是吗?

等大概七点钟她做好晚饭时门开了,一身黑西装的萧奕带着那个古板男走了进来。

“你自己去和秦业吃。”他看着后面的商强没有表情的道。

商强好想说一句,要是这女人是别人派来杀他的怎么办?但是在那淡淡的眼神中,他只好瞪了眼还穿着围裙的夏柠溪转身走了出去,竟然让他和那个保安吃饭?总裁竟然也变的如此贪恋美色了!

“我是不是得罪他什么了?他好像有点讨厌我?”

萧奕看着她一脸疑问的模样,直接走了过去握住她的脖子,低下头吻了上去……

“我饿了……”他用食指来回摩擦着她那被自己吻的有些粉肿的樱唇,眼神炙热的看着她。

“先……先吃饭吧,我也饿了!”夏柠溪有些僵硬的偏过头,她心中全是畏惧,这个男人的气势太强大了。

“……吃饭。”萧奕眸中闪过一丝笑意,搂着他的小腰往饭桌那里走去。

今天夏柠溪煮了三菜一汤,一个糖醋排骨,一个小炒牛肉,一个香菇炒鸡肉还有一碗海带排骨汤。

她其实有点怕萧奕吃不惯这些菜,毕竟她的厨艺只能算中等,实在是没有那些大厨们做的好吃。

“一般。”萧奕吃了一口菜淡定的评价道。

夏柠溪心七上八下的,他这是不喜欢吗?

“我以后会努力练习的。”她嘴里含着饭,口齿不清的说着。

萧奕抬眼瞄了她一下,“随便吃点就行了,我没那么挑剔。”

“喔……”夏柠溪感觉嘴里的饭菜如同嚼蜡,她果然还是这么的没用,什么都做不好!

等她刷了碗,萧奕不知道去了哪,她赶紧来到自己房间拿起手机不知道到刷什么。

差不多十分钟后,她才放下手机,脸红红的拿起衣服去浴室。

浴室里的雾气弥漫,夏柠溪一直在关注着外面的动静,见一直没有声响,她想是不是自己想法太不单纯了?

从浴室里出来时,外面的天已经黑透,沉沉的压在她的心头……

到了差不多九点钟,她已经睡下的时候,门口一阵响动传来,没过多久,她就感觉脖子上痒痒的……

“别睡了……”

夏柠溪眯着眼随他去,只是身子微微的颤抖暴露了她内心的情绪。

“叫你别睡了!”萧奕恼怒的看着她一动不动的模样,明明五年前她不是很热情的吗?

“我不会……”夏柠溪睡意朦胧的睁着眼看着他黑暗中五官深邃的脸庞,该来的还是要来吗?

萧奕眯着眼握住她的脖子就这么吻了上去,夏柠溪不适应的挣扎了两下,却被他箍的更紧了,她畏惧的只好随他所为……

一夜似乎很长,又很短,至少等夏柠溪醒来的时候感觉好像打了一场战一样,全身一动就觉得拆散般不适,她第一次也没有这么痛苦呀?

“你不用去公司吗?”感受到自己腰间还搭着一只手,夏柠溪偏过头看了他一眼。

萧奕没有说话的又开始在她身上蹭来蹭去,夏柠溪连忙拉住他又开始进攻的手,表情全是惊慌,昨天做了多少次了?他还是人吗?

“那我走了,你今天就待这里吧。”萧奕凝了一下眸,看着她脸色苍白的模样终于停下了动作,他似乎急了点……

“嗯……好……”夏柠溪哑着嗓子把头埋进被窝里,直到感觉身旁的人已经离开,她才深深的睡了过去,现在她真的是连一根手指也动不了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等她自然的睡醒过来时,身上已经好了不少,虽然还是觉得痛,但至少能动了!

楼下有准备好的饭菜,应该是有人专门送过来的,卖相不知道比她做的好了多少!

这时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放下筷子接了电话,“有事吗?”

“你明天有时间吗?我的生日。”

夏柠溪听着那边佟丹的声音深呼吸了一口,“什么时候?”

“中午在华林会所,你到了给我电话。”

“我知道了!”她挂了电话,看着手机愣了一下神,虽然自己和那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关系说不上有多好,但也差不到哪里去,至少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每年她那个妹妹的生日宴会总是充满了各种富家子弟,自己也只能在角落里待一下,等她切了蛋糕就走,所以就算她明天去了也和以前差不多吧。

到了晚上萧奕并没有回来,夏柠溪也没有什么伤心失落感,一个人吃了饭看了下电视就洗澡睡觉了。

半夜似乎身旁的被子动了动,一股酒气扑面而来……

“你回来了?”

萧奕吻了吻她的额头,没有说话就起身去了浴室,他喜欢不多问又听话的女人!

第二天夏柠溪醒来时身边已经没有人了,她洗漱好下了楼,萧奕似乎正准备出门。

“你不去公司上班了?”

夏柠溪见他似乎不怀好意的看着自己,脸颊有些发红,她就是拍马也比不上陈秘书的能力呀!不过端茶倒水还是可以的,“我明天就去,你要给我多少钱一个月的工资?”

萧奕看了一下手表,一本正经的道:“鉴于你的能力比不上陈秘书,我只能按照公司的标准薪资给你三成,五万。”

“可以了。”夏柠溪连忙点头,存几个月她就可以把钱还给那个人了,自己也可以开个小店过着悠闲的生活。

萧奕没有说什么就走了,夏柠溪也连忙吃了饭上楼去换衣服,她的衣服大多都是一些简单的款式,只有一件蓝色雪纺连衣裙是名牌的,这个还是那个人送给自己的,她看着这条裙子顿了顿。

最后她还是穿了一条紫色无袖的束腰连衣裙,下了楼,到别墅门口时那个保安叫住了她。

“夏小姐是要出去吗?我叫司机来送你吧?”

夏柠溪想了想还是点点头,她又不作,没那么矫情!

到了华林会所时,门口已经停了许多豪车,她下车打了个电话给佟丹,没过多久她就出来了。

“你今天真漂亮。”佟丹看着她全身都散发着一股说不出来的韵味,眸光闪了闪。

“你这是在嘲笑我吗?我哪有你这个寿星漂亮?”夏柠溪也适当的打趣了两句。

等两人进去的时候,里面赫然一幅纸醉金迷的画面,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一抹标准的微笑,夏柠溪端过侍者盘上的香槟,“生日快乐。”

佟丹一身意大利定制的白色抹胸晚礼服显的格外的纯洁迷人,她笑了笑道:“谢谢,要不要和我去认识他们?”

“不用了,我待会还有点事,坐一下就走了。”

“方少来了……”

“方少竟然也会来?这佟家的面子还真大……”

这时周围的人都纷纷吵吵的,连佟丹也没空管她连忙走了过去,夏柠溪见门口那边人比较多,就坐在了角落里的一个沙发上,看着他们的各种交际。

佟家的确是挺有钱,但自己看着那些钱就只有厌恶,那些钱毁了她,也帮了她,多么可笑呀!

“你是佟丹那个爸爸在外面的小三生的姐姐吧?”

“还真寒碜,就这条裙子给我擦鞋都不配。”

两个一脸高贵的女人端着红酒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夏柠溪垂眸坐在那没有说话,这几年这种话她听多了,她辩解过,有用吗?

“就佟丹和她妈妈好心,要是放在我家,像你这种人不知道成什么样了!”那个金色礼服的女人一脸蔑视的说完,还抿了口红酒。

“谁不知道佟丹的为人?就她最善良,还能留着她住在佟家,她也真是不要脸,竟然现在还赖在那里!”另一个红色抹胸礼服的女人也不屑的说着。

“有的人不就是这样嘛?不然那些小三从哪来?”

两个人完全没有顾虑夏柠溪,彻头彻尾的把她通通的鄙视了一遍,周围的人也都在指指点点的。

夏柠溪突然站了起来,一下子把两人吓了一跳,她握紧拳头直直的门口走去,这里她是一刻也待不下去了,呵……到底谁才是小三?佟丹妈妈当年的所做所为真当她不知道吗?

“晚上就去找你……乖……”方冽搂着一个性感的美女在门口徘徊着,好不容易打发了那些来套近乎的人,这美女可不是那么容易被打发的。

“那我今天等你哟……”美女给他抛了个媚眼,才转身离去。

方冽满是笑意眼里透出一股没人看懂的凌历来,见她走了,才开始往里面迈步,却被一个直冲冲的女人撞了个正着……

错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错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绝品神医5章(第5章 这个小子留不得)

    原标题:绝品神医5章(第5章这个小子留不得)小说名:绝品神医第5章这个小子留不得中午的时候,秦书找了一个安静的地方继续修炼,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银铃般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响起。“秦书,你跟我走。”听到声音,秦书睁开眼,看着面前的林可卿,“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全校就这屋顶最安静,现在的你肯定担心抛头露面。而且,这是你以前最喜欢待的地方。”林可卿瞪了一眼秦书。秦书一阵恍然,自己继承了这具身体,无形中就有了他之前的一些习惯。“怎么了,又胸闷?”秦书从地上坐起来。“没时间跟你说笑,快跟我走吧,有人找你

  • 校园纯情仙少5章(第5章 见到赵妙涵)

    原标题:校园纯情仙少5章(第5章见到赵妙涵)小说书名:校园纯情仙少第5章见到赵妙涵进了高三二班的教室后,早晨的那份尴尬情绪早已消失不见,苏婉婷先是拍了拍手,等到同学们都安静下来,皆一脸迷惑地望向她后,她的嘴角上才露出一抹神秘诱人的笑容。“今天呢,我要给大家介绍一位新同学。”说完,苏婉婷便对着尾随在自己屁股后面的宁逸说道:“来,给同学们自我介绍一下。”宁逸点了点头,走到讲台上说,淡淡地说道:“大家好,我叫宁逸。”介绍完后,教室瞬间变得跟菜市场一样喧闹。“哇,帅哥唉。”“对啊对啊,他的桃花眼好迷人啊

  • 我的纯情校花5章(第5章 有钱就是任性)

    原标题:我的纯情校花5章(第5章有钱就是任性)小说名称:我的纯情校花第5章有钱就是任性走在繁华的大街上,被夏小沫那温软如玉的小手握着,牧寒觉得真爽。不过唯一不爽的是,牧寒这个24K纯吊丝身无分文。作为至尊道场唯一的传人、高手中的高高手,竟然混到这个境地,牧寒觉得真心他娘的丢祖师爷的脸啊。“那个,妹子,咱商量个事成不?”牧寒突然出声道。“哎呀,叫我小沫就行啦。”夏小沫不在乎的挥了挥手,“什么事,说吧?”“那个,你看能不能先预付我三个月的工资啊。”“啊?你是不是没钱哦?”夏小沫满是惊讶。“这个,是的

  • 不灭丹尊5章(第5章 丹成鼎现)

    原标题:不灭丹尊5章(第5章丹成鼎现)书名:不灭丹尊第5章丹成鼎现炼制出五颗聚元丹,李家商号拿走三颗,宋星手里还有两颗,淡淡的丹香飘溢出来,让人闻之心旷神怡。炼丹师这份职业还是很有前途的嘛,简直就是如同公务员般的铁饭碗,福利更是丰厚的让人眼红。宋星微微一笑,起码现在可以有一份比较稳定的经济来源了,有了丹药的辅助,相信很快就可以突破到灵士之境了。服下一颗,一股清新的草木精华在舌尖化开,暖流被包裹着流向腹下丹田,转化为厚重的内力。半个时辰宋星睁开眼睛,满意的点了点头,不愧是灵药,尽管只是一品而已,却

  • 神医杀手特种兵5章(第5章 催眠戒指)

    原标题:神医杀手特种兵5章(第5章催眠戒指)小说:神医杀手特种兵第5章催眠戒指“我凭什么听……”张队长看着林峰的双眼,只感觉身体一抖,然后就非常突兀的甩了吴大壮一个耳光道:“你小子敢贿赂我,你是想让我下台呀。”“这怎么了,张队长……”吴大壮被一下子打懵了,这发生了什么事啊,张队长怎么忽然变脸了呢?啪啪啪!张队长连续甩出去了几个耳光,怒不可遏的道:“平时你小子就吆五喝六的在小吃街不正经做买卖,还跟人家抢着项目做,我早就想收拾你了!”“张队长你要说给你的钱不够我再给你就是了,别打了呀。”吴大壮捂着脑

  • 女神的逆天高手5章(第一卷 隐身都市第5章 你不许走)

    原标题:女神的逆天高手5章(第一卷隐身都市第5章你不许走)书名:女神的逆天高手第一卷隐身都市第5章你不许走叶冰一边紧紧的抱着姜豪,一边往他怀中钻,整个身子都在颤抖,在姜豪身上又抓又挠。姜豪真的有点后悔,不该开这种玩笑,弄成了这个样子,该如何是好啊?他的两只手都不知道该放在什么地方,愣愣的保持不动。“啊哈嗯,没想到你不仅是个暴力狂,还是个杀人狂……你个大坏人……”叶冰吓得都哭了。看到这里,姜豪不免有点心疼,鼓足了勇气,缓缓说道:“哎,你听我说,我要是告诉你,我刚才是跟你开玩笑的,你会相信吗?”一听

  • 制霸苍穹5章(第一卷 东霖道剑第5章 琅琊小侯爷)

    原标题:制霸苍穹5章(第一卷东霖道剑第5章琅琊小侯爷)书名:制霸苍穹第一卷东霖道剑第5章琅琊小侯爷大管家也顾不上和条狗计较,街道尽头,一辆金光闪耀,威武无比的巨大战车轰隆隆驶来,拉车的凶兽浑身雪白,额头正中螺旋尖利犄角竖起,竟然是传说中的独角兽。战车之后,跟着两队笼罩在漆黑战甲中的骑士,胯下坐骑全部都是洪荒猛兽,强大气势让周围城民们噤若寒蝉,竟然不敢发出丝毫声音。“琅琊侯唯一儿子啊,传闻性格乖戾,霸道无比,果然如此啊。”林同身旁,穿着一身白色长衫的中年人小声嘀咕,被他听了个正着。战车在府门停下,

  • 我的极品女上司5章(第5章 大胆包天)

    原标题:我的极品女上司5章(第5章大胆包天)小说书名:我的极品女上司第5章大胆包天娜依好像也发现自己的表现有些过火,只见她撩动着额前的长发来掩盖自己的情绪,片刻之后,才微微点着头说道,“好了,对于你迟到的原因,我也不再追究了。”说着,娜依从办公桌的一边拿出一张表格,然后说道:“沈林风,你过来将入职表格填写一下。”沈林风快步走过去,将表格接到手中,趁机还摸了一下娜依那只柔若无骨的手掌,那感觉着实不错。“用这支碳素笔来填写吧,填写完表格之后,你就正式成为三元公司的员工。”快速抽回被沈林风抚摸的右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