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红尘修神》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2017/11/1 15:34:47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红尘修神

第1章:原来如此

炎黄国。网站163shenghuo.com

2016年2月6日,下午。

流芳市,秀女湖边,摇曳运动服品牌广告的外景拍摄现场,此时是热火朝天,热闹非凡。

身着洁白的该品牌运动服的国内人气女子乐队、青春美少女组合TIF正在摆着各种充满着青春活力的动作,摄影师坐在高高的架梯上不断的调着角度,快门声不断传来,闪光灯不停地在三个美少女水嫩的脸蛋和婀娜的身姿上抚过。

TIF青春美少女组合,三女分别是:小T,昵称小荑,留着一头乌黑长发,轻点丹唇,月眉如画,有古典美人的恬静雅致,又有现代美少女的纯情与可爱;。

阿I,昵称阿艾,留着一头过耳男仔短发,圆脸浓眉,颇具英姿,是组合里的“阿哥”;小F惜芬,圆嘟嘟的脸蛋,上面两个小小的酒窝一笑甜人心,大大的眼睛永远象是蕴涵着秋水的明眸,仿佛时时在跟你说话,一头微微卷曲的长发,染成了淡棕色,因为在三女之中身材最棒,fans们大多称她为“小芭比”。

“姓赋晨,你小子死哪里去了?给我滚出来。”拍摄现场突然传来了一个女子的大声呼叫声。163生活网

“噗……”

一个喷水的声音几乎也同时传出。

原来此时刚好是第二组动作拍完的时候,TIF女子乐队的三个美少女正坐在一旁的藤椅上休息,准备着十分钟后的第三组动作拍摄,小荑刚刚拿了一瓶水灌进小嘴里,突然听到这个声音,立马把喝进嘴里的水喷了出来。

“来啦来啦,表姑妈,我在这里呢!”声音在远处的一棵大柳树后面响起,一个少年从树后窜出,飞奔了过来。

小荑顺着那声音瞥去,只见这少年约莫十七八岁,身高大约在一米七三上下,远看显得甚是清秀,待他跑到近前,却发现他脸上长了十多颗大大的青春痘,这痘痘一现,那一股清秀之气便已荡然无存。

一个约莫四十岁左右的女子从工作人群里走了出来,啪的给这少年一个响头,笑斥道:“臭小子,跑那树后干啥了。”

这少年便是姓赋晨了,听罢这女子的话,他摸了摸被她拍到的头,笑嘻嘻的道:“还能干什么,当然是给它送些年货啦。”

小荑就坐在距离他们说话的地方不远处,姓赋晨的话她听得甚是清楚,闻言不禁奇道:“这大柳树还用你送年货,骗人的吧?”她虽成了名歌星,但其实也只不过是跟姓赋晨一样,现在还是高二的学生,十六七岁的年轻少女,自然免不了有些好奇心。推荐163shenghuo.com

还没有等姓赋晨答话,那女子便抢先道:“小荑小姐,你别听他胡说八道,什么给柳树送年货,这小子懒,肯定是嫌WC远,跑那小解去了。”

小荑一听,又是“噗嗤”一笑,不过却捂着小嘴粉脸晕红的低下了头去,心想:“这人还真好玩,能把一件甚不雅的事讲得这般好听。”

姓赋晨肃然道:“表姑妈这你就错了,你别看这腊八寒冬的,但立春都过了。俗话说得好,一年之季在于春,别看这大柳树现在长得好,若不赶在立春这几天给它施施肥,来年一定长得不好,这可是常识咧。而我在立春之后,春节之前帮它施了施肥,这可是大礼,那跟送它年货又有什么不同了。”

女子呼的一脚踢了过去:“在TIF三位小姐面前说这些不雅事儿,你找打啦,还不快去准备,呆会儿由你负责给三位小姐喷水。”

姓赋晨轻轻一闪避过她那一脚,笑嘻嘻的应着跑去准备了。《红尘修神》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第2章:富少登场

这女子转过头来对着小荑三人不好意思的笑道:“这小子是我的一个远房亲戚,放假了见人手不够就拉他过来帮忙,这小子从小就口无遮拦的,三位小姐莫要在意。”

阿艾突然问道:“环姐,他叫性福存么,这名字起得好不怪异。”

这个叫环姐的女子一愣,随即掩嘴呵呵笑道:“哪里是啦,三位是北方人,自然听不太懂我们这里带些方言的普通话了,这小子就姓姓,姓氏的姓,中间一个赋字,诗词歌赋的赋,后面一个早晨的晨,连起来便是姓赋晨,这名字乍一听起来确是有些象‘性福存’,平时我都管叫他小晨的,只是刚才不见了他,怕他不知道是在叫他,便喊了全名,倒弄得三位小姐误会,真是不好意思。”

小荑掩嘴轻笑道:“这名字倒也有趣。”又道:“环姐,没什么的,你去忙你的吧。”说罢便低声与其她两女说起悄悄话来。

“笛……”

一声喇叭声传来,一辆白色的敞篷式宝马跑车从远处以四十码的速度沿着湖边驶了过来。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

有人道:“叻少来了。”一部分工作人员休息着的也都站起做起事来。

宝马车开到近前,车上走下一个高大英俊的青年,一个青年人迎了上去,谄笑道:“叻大少好,怎么有时间来光临指导呀。”

这青年人看都不看他一眼,从下车的那一刻开始,他的眼睛放着光,一直都没有离开过尚坐在藤椅上休息的TIF三个美少女,此时他正快步向她们走了过去,脸上堆起的笑容就象是涂了强力胶水一般,一刻也未见松驰下来。

“TIF,你们好,真是辛苦你们了,我代表摇曳运动休闲服饰公司对你们表示慰问。”青年笑吟吟的向三女中最性感的小F伸出手去,要与她握手。

一个中年女子突然从旁边插了过来,抢先与他的手握在了一起,微笑道:“原来是摇曳公司的曳少爷亲自前来慰问呀,我代表TIF对您的关心表示感谢。163生活网”说罢使了个眼色,三个女孩便站了起来向拍摄三号景盈盈而去。

青年看到被这女子抢在前面,心里虽然老大不乐意,但也不好表现出来,略带尴尬的笑道:“萧经理客气了,应该的,应该的。”

姓赋晨悄悄的问一个摄影组的工作人员:“大哥,这青年是谁呀,好像挺拉风的。”

那人轻笑道:“那是摇曳运动休闲服饰公司的少开曳叻,有钱的公子哥儿。”

姓赋晨嘿嘿笑道:“瞧他那样,估计是想泡小芭比吧,只是人家不鸟他,这萧妈妈倒也机灵,半路就截了他的胡。”

那人左右瞅了瞅,才小声的道:“有钱人的公子哥儿哪个不想泡女明星,我看他个个都想泡,只是我们背后不好说人家,小心隔墙有耳,得罪人不好。”

姓赋晨小声道:“切,我光棍一个,怕他个鸟,不过大哥说得也对,毕竟现在我们还拿人家的钱呢!”

这时那边环姐又催他过去,他应了一声,快步跑去,准备着待会儿给TIF三女身上喷水的事。

其实姓赋晨要做的事情很简单,就是等TIF三个女孩从远镜拉近跑步过来时,在换镜之前,他就拿着装着暖水的喷雾器往她们的脸上和身上喷洒,制造运动之后香汗淋漓之样。

这个动作在正式拍摄之前他已经在工作人员的指导下对着人体模型练过不下十次,就是闭着眼睛也能做好。

“Action”

随着导演的一声命令传出,拍摄师们从不同的方位和角度拉远镜取景,开始忙活起来。

TIF三个女孩身着短衫运动T恤和运动中裤从对面路面慢慢跑了过来。为了配合拍摄,三人都尽量把跑步动作做到A+级的标准。

第3章:不能说的秘密

姓赋晨的工作还要等几分钟才轮到,但他不敢分心,他听表姑妈说过,这个导演十分工作起来有点变态,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万一突然间要他冲上去喷水,那也不是没有可能,为了那一天近一张大红牛的人民币,他还是以最佳的工作状态时刻准备着。

拍摄现场此时很静,除了拍摄师们在忙忙碌碌,其他人都不敢发出声音,这也是那个变态导演要求的。

“咕噜”

一个极不协调的声音突然在姓赋晨的身后响起。

“这……这好像是吞口水的声音。”这个时候吞口水,又吞得这么大声,显得有些怪异,姓赋晨不禁回头望去,便看到了一双瞪得圆鼓、眼珠子都差点儿要暴出来的眼睛,以及嘴角正流着口水而不自知的脸孔。

他虽然只有十七岁,但是平时有空的时候经常去帮他老妈看店,见的人多了,这样的嘴脸和眼神见过不知有多少个N次了。

他敢肯定,这是一个S狼看到漂亮美女时最标准的嘴脸和眼神。

而现在他看到的这张嘴脸和眼神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摇曳的少开曳叻。

“靠,至于这么夸张吗?”姓赋晨不禁回过头来,顺着曳叻色注的方向望去,目标正是从对面慢慢跑过来的TIF三女。

姓赋晨对这三个喜欢的青春美少女组合此时可以说是纯属欣赏。倒不是他心无杂念,或是对异性没有那种欲求。

只因为他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这个秘密他自己总结成一首打油诗,那就是:远观美女上Q,近看美女想R,贴近美女蔫了,干脆撞墙死掉。

原来早在姓赋晨青春发肓期开始的时候,这种现象就开始显露出来了。你说吧,哪个青少年青春发肓期时晚上没有过做艳梦而“画地图”的经历,可是他就没有。

确切地说是艳梦做了,却没有做全,画地图的工作也就没法完成。

他第一次做艳梦是在十四岁那年。白天里看到一个同班男生偷偷在翻看盗版春宫图(嘿嘿,不知道有没有正版的),见到有几个男生挤在一起抢看,他便也凑了过去。当天晚上,他便做了艳梦。

直到初三的时候,他才真正发现了自己的问题。那一年也不知道他走了狗屎运还是班上的那一个女孩发了花痴,竟然主动追他,说爱上了他。

这女生长得也不算差,发肓得还挺好。一个主动,一个好奇,两个懵懂少年男女很快便进入了角色,拉手、接吻、搂搂抱抱之类的亲密动作那自然是不在话下,少年男女情窦初开,初涉“恋”河,偷吃禁果的现象在现社会早就屡见不鲜了。

不过,就在两人忍不住要偷吃禁果之时,姓赋晨的问题便完全暴发了出来。

那天中午,是在姓赋晨的家里,他老妈在店面看店,要到晚上才回来,两人在家中自然不惧有人打扰,当两人意乱情迷的宽了衣,解了带,看到喜欢他的那个女生光洁的身体时,还是C男的他自然而然的有了反应,而且是非常激烈的反应。

可是,当一贴近那女生之时,大问题就来了,就俩字:蔫了!

]气得那女生“啪啪”的给了他上下两巴掌,数秒钟之内穿上衣服,拂袖而去,临走时还甩下了一句话:“无能!”

这也还罢了,那女生跟姓赋晨吹了之后,后来又交上了另一个男朋友,估计也是偷吃了禁果吧……如此这般之下,便把姓赋晨的这个秘密泄露了出去。

第4章:快闪开

从此以后,同学们便在他的背后偷偷称呼他为“性蔫”,取笑他的时候,则是故意在旁边问其他同学:“百家姓里有姓蔫的吗?我怎么没有听说过呢?”

当时姓赋晨的那个恨呀,恨不得把那个女生抓去披皮抽筋了事。可是毕竟他除了学习成绩不好外,倒还算得上是一个“乖”孩子,那种想法只不过是深埋在他的小心脏里罢了,毕竟思想不算犯罪的嘛。

从那以后,姓赋晨自是交不上女朋友了,被人取笑多了,他不单没有自卑,脸皮反而炼得比长城的城墙还要厚。

当然的,最主要的是他有一个“英雄老爸”,那是他着最骄傲的事情。

中考的时候,他本想给母亲争点面子,考一所重点高中,可是他的基础真不咋地,虽然中考的时候脖子伸的也够长了,可惜坐在他前面那个成绩最好的女生楞是不给他看……嘿,别想歪了,是看试卷。

最后自然是成绩凄凉,进了一所三流的高中……流芳九中,在流芳市流传着这么一句话,称流芳九中为“九流的高中”,由此已可窥见九中一斑。

就在姓赋晨学着曳叻盯着小荑的小腰段遐想之时,突然听到“喷水”的喊声,他立即水件反射一般的冲了上去,摁动喷柄便首先向跑在最前面的小荑前胸喷去。

“哎哟……小T快让开……哎哟……”

流芳市昨晚刚下过一场春雨,秀水湖边的路面很滑,姓赋晨由于事先思想出轨,起跑的时候没有准备,重心调整得也不好,脚下一滑,连人带喷水雾的瓶子一起向小荑摔去,吓得惊叫起来。

小荑也未料到这小子会这么莽撞,她听到导演叫喷水的命令后已经摆好了姿势,等待姓赋晨将装着暖水的水雾喷到自己身上,及见姓赋晨象个S狼似的摔扑过来,吓得她也同时尖叫。

姓赋晨的重心已经完全失衡,眼看着小荑吓呆了,也不会躲开,而他手上的那个瓶子却正向小荑的前胸砸去,他忙自用力一甩,将瓶子向旁边丢去,但身体却如何也控制不住。

“嘭……”

一声闷响之中,两人撞到了一起,姓赋晨搂着小荑便向地上倒去。

“小T那么娇嫩,哪经得起这一摔,非摔坏她不可。”姓赋晨怜香惜玉之心在摔下的那一瞬间顿生,猛然一个跌翻,在摔到地面的一瞬间将两人的身体倒转了过来。

“啵……”

一个温软的香唇印在了姓赋晨的嘴上,接着他便看到了一双圆溜溜的秀目正惊恐盯着他看。

“噫,什么东东,好软啊!”他双手下意识的一抓。

“啊……”

“啊……”

第一个“啊”是小荑的尖叫声,第二个“啊”则是姓赋晨惊叫声。

不是有一句话叫“无巧不成书”吗?原来姓赋晨猛然上翻之际,本还想用手将小荑托住,以免让美女偶像摔到地上。他身手也不咋地,在这一瞬之间,时间根本就不够他做那么多事,这一托,便托在了小荑的身上。

在重力加速度的作用下,小荑的胸脯便压着他的手到了他的胸膛之上,而小嘴也是要有多巧便有多巧的印到了他的臭嘴上,这小子不知道是真的反应迟钝还是怎么的,感觉到舒服便用力抓了一下……嘿,结果便变成上面那场戏了。

两人都象弹簧一般的从地上弹了起来,小荑捂胸大哭,姓赋晨则是一时间脑子一片空白,不知所措。

“嘭……”

姓赋晨突感T部一阵剧痛,一声痛哼声中,他身体向前扑倒下去。

“王八蛋,敢非礼小T,本公子打死你。”在姓赋晨倒地间,后面便传来了一阵怒骂声,那是曳叻的声音。

他刚想爬起来,肚子、后背又同时挨了数脚,痛得他在地上打滚起来。

第5章:博美人欢心

这情况是谁也没有料到的,本来是简简单单的一个喷水操作,谁知竟然弄成这样。当众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姓赋晨至少已经被曳叻踢了七八脚了。

剧组工作人员忙上前相劝,只不过碍于曳叻的身份,先冲上来的几人只是嘴巴劝着,并没有人真个敢上前拉走曳叻,此间姓赋晨又被踹了数脚。

姓赋晨的表姑妈冲过来,将曳叻拉开的时候,姓赋晨至少已经被踢了十多脚,已然是鼻清脸肿,不成人样了。

可怜的姓赋晨,平时他母亲叫他多锻炼身体,可是他就是不听,长得虽然不是很瘦小,却也是草料堆一个,加上在猝不及防之下,唯有挨打的份了,哪里有力还手。

“来人,给我报警,就说这王八蛋意图非礼少女,把他抓起来,判他个七八十年,让他在牢里呆一辈子。”被拉开的曳叻怒冲冲的道。

这时,那个萧经理正拉着小T在一边嘀咕着,听到曳叻的话,便走了过来,举手阻止了一个正想拨打手机报警的工作人员。

曳叻不解的道:“萧经理,你这是为什么?”

萧经理淡笑道:“曳少爷,那样虽然可以惩罚这孩子,只不过若是传出去,对小T的名声和前途都会有很大的影响。刚才我问了小T的意见,小T说不想追究这件事了,而且情况大家也都看到了,小姓这孩子的确不是故意的。曳少,这事就此算了吧,你看怎么样?”

曳叻看着环姐把姓赋晨从地上拉起,冷哼一声道:“既然小T小姐不想追究,萧经理你是行家,为了小T将来的发展着想,便便宜这小子了。”

转过脸去,顿时满脸堆笑,走到小T旁边,嬉皮笑脸的道:“小T小姐,今天无端的让那小子来了这么一扰,小T小姐,你受惊了。我看今天的拍摄就暂时到此吧。我已经在玉皇大酒店设了宴,还请三位美女赏脸前往,也算是给小T小姐你压压惊吧。”

阿I从后面走上前头,微笑道:“曳少太客气了,我看小荑似乎不太舒服,宴会就免了吧。”

曳叻脸上顿时一僵,强笑道:“阿I小姐,请赏个脸嘛。”说罢转过头去看着萧经理:“萧经理,你看这……宴会都准备好了,不能浪费吧?”

萧经理笑道:“这样呀,那我跟TIF商量一下,请曳少稍候片刻。”

说罢拉了三女到旁边低声说了几句,转过脸来笑道:“那好吧,今天小荑受了惊,广告也拍不成了,既然曳少盛情款待,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曳叻喜道:“那敢情好。”回头大声道:“收工收工,今天不拍了。”

且说姓赋晨被环姐从地上拉起,见他鼻青脸肿的,环姐心疼的问道:“小晨,疼不疼,表姑妈带你去医院,这曳少,下手也太狠了吧。”

姓赋晨摇了摇头道:“表姑妈,不用去医院了,我没有什么大事,待会儿擦点儿药酒就行啦。也不怪曳少,他也是一时误会嘛。”

心中却道:“丫的,这阔少下手还真是狠,我看他就是想把我往死里打,想在TIF,尤其是小荑面前表现一番,以博美人欢心。改天你千万别落单,这一顿打,我姓赋晨不打还回来,我就不姓姓了。”看着曳叻欢天喜地向TIF又是陪笑又是拍马屁,心里暗“呸”了一下。

环姐道:“那怎么行,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保险,不然万一得个脑震荡或是内伤什么的,你叫表姑妈怎么跟你娘交待。”

姓赋晨拗不过她,只好依了。

第6章:我就是好奇

曳叻果然是下了很重的手,到了医院一检查,姓赋晨的手脚没有骨折,但身上竟然有十多处淤伤,脑袋也被踢成轻微的脑震荡。

从医院出来时,天已黑了。环姐拿出手机一看,道:“小晨,刚才你妈打电话来过,手机在包里,我没听见,估计你妈妈催你回去了。我给她回过电话。”

姓赋晨忙道:“别,表姑妈,我这个样子回去,铁定被老妈骂死了。你千万别跟我老妈提起我被打的事。”

环姐为难的道:“这样哪成啊,我可不敢隐瞒你妈妈。再说了,你不回家,晚上住哪啊。”

姓赋晨央求道:“表姑妈,身上的伤也还罢了,你看我这脸上的淤血才刚刚消了点,估计明天就好能全消,我明天才回家。你们不是都住酒店吗,我晚上在酒店的沙发将就一晚就行啦。”

环姐见他可怜兮兮之样,便道:“好吧,我不告诉你妈妈,不过这大寒冬的,沙发哪能睡人,那不冻坏了你,我不心疼你妈妈也会心疼的。这样吧,我晚上跟她们挤一挤,你在我房间睡一晚上吧。”

“表姑妈万岁,我就知道表姑妈您最疼小晨了。”姓赋晨不禁欢呼起来,一不小心碰到伤处,眉头一皱,倒吸了一口冷气。

“你这孩子,真是的。你等一会,我给你妈妈打个电话,就说今晚要加班拍摄好了。”环姐见到姓赋晨之样,不禁笑斥道。

“哇噻,表姑妈,这酒店好豪华啊,想不到我姓赋晨也能住进这样的酒店,看来今天挨打一顿也不算冤了。”看到玉皇大酒店,姓赋晨不禁惊叹道。

环姐笑道:“你这孩子,挨了打还是不怕呀。当然了,玉皇大酒店是流芳市唯一一间五星级大酒店,就是一间普通客房也要几百元。TIF是什么身份,若是五星级的大酒店,曳叻也不敢给她们住啊。不过,表姑妈却是跟着沾光罢了。”

想着晚上能跟TIF三女同住……虽然是同住一家酒店,姓赋晨还是兴奋不已,心想:“换一个说法来说,这算不算是跟她们‘同居’了呢?还有,晚上会不会有什么艳遇之类的事情发生呢?”

内心极度臆想之下,进入酒店之后倒也没有失态,连环姐什么时候把他带到三十二层的房间他都不知道。

“3236,就这间了。”环姐拿了钥匙打开房门,回头道:“小晨,刚才吃饱了没有,如果还没饱的,我打电话叫酒店给你弄个快餐来,快餐在酒店是免费的。”

“饱了……不,表姑妈,你还是叫一份来吧,我还从来没有吃过五星级酒店的快餐呢,不知道是什么味道。”姓赋晨笑道。

环姐见他那贼样,不禁笑着摇了摇头道:“你这孩子,我都不知道你妈妈是怎么教出来的你。不就一份快餐吗,看你说得好像宫廷里皇帝吃的饭菜一样。”

姓赋晨嘿嘿笑着摸了摸头:“我也是好奇嘛。”

环姐打完电话,这才道:“不知道TIF她们跟曳叻的宴会散了没有,你今天捅了这么大一个娄子,我怎么着也得亲自去跟小荑道个歉,你吃完快餐了就自己洗澡,闷了就看电视或是上网都行,我晚上不过来了。不过,你早睡一些,别弄到两三点了。”

“知道了,表姑妈。”姓赋晨应道,心想:“是不是这个年纪的女人都很罗嗦,表姑妈看起来跟老妈一样爱唠叨。”

环姐拿了自己的衣服,又交待了一番,这才出去,姓赋晨突然叫住她道:“表姑妈,问你一件事。”

“你这孩子,哪来那么多问题。说吧,什么事。”环姐驻足回身,嗔道。

“我想问,TIF她们三人住在哪一层?”姓赋晨问道。

红尘修神》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红尘修神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锦绣凰途6章

    原标题:锦绣凰途6章小说书名:锦绣凰途第6章大小姐变了沈婉瑜靠在大迎枕上,看着撩开帘子走进来的两个少女。一个身穿宝蓝色纱裙,容貌清秀看起来十分的伶俐。另一个穿着淡粉色纱裙,容貌比较普通却让人有一种很朴实憨厚的感觉。夏菊和冬梅看向沈婉瑜,大小姐不说话他们也不敢说。只能闭着嘴站在一边等着主子开口。淡淡的幽香在房间里飘散,沈婉瑜抬起头目光落在檀木雕刻着海棠花的梳妆台上。房间里寂静无声,仿佛一根针掉到地上都能够听的真切。秋竹四人额头上已经冒出冷汗,这样不说话的大小姐给他们的感觉太过于压迫。“秋竹,将梳妆

  • 宫心谋:欲孽红鸾6章

    原标题:宫心谋:欲孽红鸾6章小说名:宫心谋:欲孽红鸾第六章进宫面圣“朕听闻,今日选秀之时大秀才艺,想必才艺非凡朕想看看是否属实。”皇帝微微放松露出一丝期待。这··楚雨馨愣住了,才艺?啥时候的事情为什么她不知道?她什么时候秀过?难道是今天和四皇子对联?“臣……”“来人赐文房四宝。”还没容得楚雨馨拒绝,皇上快先一步叫下人拿上文房四宝来。“额……怎么是你?”楚雨馨一眼认出拿文房四宝的宫女。不就是刚刚进宫时候,看见角落里和太监暧昧不堪的小宫女吗?这么快就回来了?动作还是挺快的。“你们相识?”皇帝有点疑惑

  • 未燃尽的篇章6章

    原标题:未燃尽的篇章6章小说名字:未燃尽的篇章S005圣都的回忆-2S005圣都的回忆-2运油马车驶入主道越走越快,破败的街道很快就被甩在了后面。路上两旁的行人逐渐变多,两位老人的谈话也越来越少。马车穿过熙攘的街道笔直的下年,马车上了几个斜坡随后到达了中心广场。广场的地面是由洁白的大理石铺成,周围用草墙做成围墙,几位辛勤的花匠正在修建枝条。空旷的广场里有七个人,其中三个穿青袍的正在埋头用大刷子清洗理石地面,另外四个则站在远处的台阶上眺望。他们其中三个是身着灰色麻布的少年,他们刚刚入学还没有资格穿

  • 陪吃是长情的告白6章

    原标题:陪吃是长情的告白6章小说名:陪吃是长情的告白第5章有人要见你秦如歌又接到了曹行的短信。他说他在楼下。短短几个字,表明了他的决心。秦如歌站在窗边,掀开窗帘的一角,果然看到了曹行,穿着一身运动休闲装,抱着肩,靠着身后的SUV。揉碎了的光晕,淡淡的映在他的身上。秦如歌有一刹那的失神。短信声再次响起。秦如歌别过脸,低头看着手机,“昨天你给的钱多了,我是来退钱的。”他从来都是这样不给人选择的余地么?秦如歌实在是被曹行逼到那个角落,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有些话,还是当面说清楚比较好。穿好衣服,整理好情

  • 春风不及你6章

    原标题:春风不及你6章小说书名:春风不及你第6章受虐“你要如何验证?”夏晓茉心慌的犹如兔子乱跳。“当然是以身试验!”高凌天邪气十足。夏晓茉又羞又狐疑的盯着他的腿,他都瘫痪了,还可以行驶夫妻生活?“怎么?你瞧不起我,你嫌弃我是残疾人?好,我就让你自己看看我是如何要你的!”高凌天的尊严被激怒,狂暴的脱掉了夏晓茉的衣服。“你放开我,我不要!”高凌天是她名正言顺的丈夫,她知道不应该反抗,只是以这种羞辱的方式验证,她想要死的心都有了。高凌天不管夏晓茉的反抗,将她身上的唯一遮掩物给撕烂。夏晓茉的手腕因为再次

  • 鬼夫临门6章

    原标题:鬼夫临门6章小说书名:鬼夫临门第六章难缠噩梦一夜之间我失去了爸爸,失去了一切。想着哭着竟然突然有了睡意,就在即将要睡着的时候,我好像感觉额头被什么轻轻触碰了一下,有一点点凉,像是,被人亲。接着我就大上午的去会了周公。只是,怎么我又回到了那条可怕的路上,又来到了乱坟岗中。一团团的冥火就在我的对面,对我依旧虎视眈眈,却没有任何要攻击我的意思,只是在我的前面不断徘徊。都说一团冥火代表的就是一个鬼魂,现在这么多鬼魂在我的面前,到底是要做什么?此时我已冷汗加倍,内心的恐惧让我根本无法正常思考。突然

  • 玄黄令6章

    原标题:玄黄令6章小说书名:玄黄令第6章妖皇僵帝兽尊魔祖不过,面对风族成名已久的风阵大神通,人族三老也不敢拖大,忙移形换位,将少羽护在中间,脾气火爆的巨人族首领开天更是怒吼冲天。“滚开!”随着带有雷电般的滚滚声浪响起,三老同时出手,漫天的掌影瞬间按进了旋风之中,金铁交鸣与惨呼之声也跟着响起。铿铿……哼哼!漫天狂风刹那间散去,十八道身影狼狈地倒飞而回,风族十八勇士个个仰天吐血不止,衣服破烂摔出老远。“哼!打狗还要看主人,好胆!”见自己十八护卫被人族三老击飞,风胥脸色微微一变,怒吼一声身形消失在了人

  • 宫斗这件大事6章

    原标题:宫斗这件大事6章小说:宫斗这件大事第六章:激将妙法蝉鸣此起彼伏,竟没有一丝凉风。万芊芊站在书房外一等就是一个时辰,衣裳都湿透了。“娘娘,眼看着就晌午了,咱们不如先回宫吧。”缤桃打着扇子,撑着伞,小心的劝说。万芊芊满腔怒火,较着劲:“皇上能贵步临贱地,去冷宫见她,就没功夫见我?我可还是自己送上门的!”万贵妃的脾气,缤桃最清楚不过。知道她不痛快,便不敢再多嘴。“小侯子,过来。”瞧见皇上身边的人,明媚遮掩了愠色,万芊芊温和的笑着。“奴才给贵妃娘娘请安。”小侯子机灵,快步走上前。“娘娘有何吩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