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惹霍成婚全文在线阅读

2017/11/1 15:43:24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惹霍成婚

第5章 混蛋又毒舌的老男人!

“变态!流氓!”夏晚使了狠劲儿,整个人更是愤怒到了极点。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

却不想只踢了一脚,脚腕就被男人死死扼住,动弹不得!

夏晚恼羞成怒,涨红了脸奋力挣脱:“你干什么?!放开我!死变态!老男人!”

变态?

老男人?

霍清随的脸色倏地就沉了下去,周围的气压似乎也在这一刻低到了谷底,他整个人严肃的可怕:“你发烧,我在给你打针。”

他也说不清楚到底是出于什么心理,自己竟然没有把她扔出去,甚至还亲自照顾了她这么久,还给她打针。

夏晚防备地瞪着他,身体下意识的往后一缩,恨恨拒绝:“我不需要!”

“别闹。”微不可见地蹙了蹙眉,霍清随薄唇吐出两字,顿了顿,他看似淡漠地瞥了她一眼,“放心,我对你这样的未成年不感兴趣。”

他眼中类似于鄙夷的神色大大刺激了夏晚,想也没想,她脱口而出:“你才未成年!你全家都未成年!”

霍清随冷冷一笑:“过来,打完这针,你离开。”

这小丫头发着高烧,打一针效果不是很明显,现在过去大半天了,该打第二针了。

夏晚没说话,但她扬起的下巴,紧抿的唇瓣,已给出了答案。163生活网

谁要过去!

谁知道到底是不是退烧针!

很快,危险的气息融合在空气中,男人迫人的气势压的夏晚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混蛋!滚……”

她根本就没来得及说完,屁股上就猝不及防地被打了一下。

“啪!”

清脆又响亮。

红印迅速冒了出来。

夏晚已不是恼羞成怒那么简单,眼眶瞬间控制不住的就红了:“臭变态!滚开!”

涨红了的小脸,浮了层雾气的眼眸,霍清随看在眼里,眸色又暗了暗,被她骂的那股不悦瞬间消散:“躺好。”

不给她再次逃避的机会,他弯下了腰。

酒精棉被按上的那一刻,夏晚十指攥紧了床单,咬紧了唇瓣,可她从小就怕疼,到底没忍住,还是叫出了声:“疼……”

软糯委屈的嗓音,听的人心生不忍。阅读163shenghuo.com

霍清随那颗向来坚硬的心,不知怎么的,再一次因她而变软,嗓音不自觉柔了下去:“好了。”

夏晚别过脸,一声不吭。

霍清随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睨着她:“高烧,我不想明天一早在自己房里看到一个被烧坏脑子的未成年。”

淡漠扔完这句,他抬脚就去了浴室洗手。

直到浴室门被关上的声音传来,夏晚不顾疼痛蹭的一下就坐了起来,郁闷在心口无处发泄。

混蛋又毒舌的老男人!

怒气肆意翻滚,再也不想在这间房间多呆一秒,她握紧了粉拳,找到自己的行李箱夺门而去!

“砰!”

房门被狠狠甩上。

霍清随走到客厅,神色未变,正要转身,眼角的余光却瞥见了一个女式单肩包。163生活网

“夏晚?”望着手里身份证上的名字,他唇角不自觉勾了起来。

夏晚跑了一路,丝毫没有察觉因为发烧出汗,一头秀发早已凌乱,有的还贴在了她脸上,加之她潮红的面色,衣衫不整,很容易让人误会先前发生了什么。

酒店前台服务生在白天亲眼目睹了夏晚被自己父亲打,早就认定了她是第三者,看她的眼神里不由就带了些鄙夷:“麻烦把身份证给我。”

夏晚脑子一团乱,没有发现服务生的异样,闻言下意识的就去翻包。

“包?包呢?”

糟糕!

她大惊,眨了眨眼,后知后觉才想起落在那个流氓的房间里了!

夏晚小脸顿时煞白,手指无意识地死死绞在一起,不为别的,只为包里不仅有钱包手机,还有她妈妈留给她的最珍贵的东西。

什么都可以不要,可妈妈留下的东西……

她必须要拿回来!

可那个男人在,心思又不明,刚刚自己还踢了他,万一对自己报复回来怎么办?

咬唇,夏晚逼着自己先冷静下来。

“身份证!”服务生不屑冷嗤,不耐烦催促。推荐163shenghuo.com

难为夏晚这种时候脑筋还算转的快,突然想起这家酒店是顾家名下的。

猛地转身,她急切对服务生说道:“不好意思,借下电话!”

“哎!你……”

夏晚快速按下了一串数字,不给对方发牢骚的机会,她急急说道:“言言我现在在你家酒店,身份证掉了,你帮我开个房间,另外我有事要你帮忙,晚点我联系你。”

十分钟后,已是凌晨一点,夏晚重新回到了顶楼,悄然在那个男人对面的房间住下。

想到错过的夏政陶的婚宴,她那双清亮狭长的桃花眸倏地眯了起来,等拿回自己的东西,她会回夏家好好算账的!

翌日。

夏晚身体向前一倾,脑袋直接撞在了门板上。

“嘶!”摸了摸撞到的地方,她懊恼撇嘴。

“砰!”

听到外边的声音,她猛地抬头朝对面看去。版权163shenghuo.com

那个男人走了!

机会来了!

夏晚眼睛亮了亮。

又耐心等了十几分钟,直到言言说好的暗号出现,她飞快起身出门。

小心翼翼的往四周看了圈,确定没人跟着,她一个闪身进门,干脆利落!

第6章 自投罗网

一进去,一股子干净清冽的味道就扑鼻而来。

就好像……那个男人身上的味道。

“想什么呢!”夏晚忍不住皱眉暗暗骂了自己一声,不再浪费时间,她弯腰脱下鞋子拎在手里,放轻动作快速寻找起来。

只是,将客厅仔仔细细找了一圈,就连角落里她都没有放过,结果还是一无所获。

“怎么没有呢?”

无意识的咬唇,夏晚有点急了。

最后,她的目光落到了房门紧闭的卧室上。

犹豫了两秒,她带着如擂的心跳声走进了卧室里继续寻找。

然而就在这时——

“咔嚓!”

门开的声音。

夏晚眉角猛的一跳!

那个男人回来了?!

小脸徒然煞白,她紧张的呼吸都在瞬间屏住了,甚至就连心脏都在剧烈打鼓。

腿脚发麻,她一时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镇定,镇定。”她不断的跟自己说,同时一双清亮的桃花眸几乎是慌不择路的四处乱瞟。

衣橱?

“就它了!”夏晚强自镇定钻了进去。

几乎就是在这同一时间,卧室门被悄然打开。

气氛在刹那间突变。

夏晚十指无意识的抓着什么,一颗心始终高提着放不下。

安静的卧室里,她都能听到自己吞咽口水的声音,以及……男人很轻的步伐声。

衣橱门来不及关严,透过缝隙,隐约能看到男人那双长腿。

她蓦地别过了头。

却不想,等她再回头的时候,突然就被吓的瞳孔睁大,小脸一僵!

不知何时,男人伫立在了衣橱外,且久久没动。

迫人的气势排山倒海而来,压的人无处可逃,夏晚只觉呼吸困难。

男人两条长腿被黑色西裤包裹着,往上,是同色的皮带。

再往上,是男人……裸着的上身。

这是……要换衣服?

夏晚艰难的死死咬住唇不动,后背被冷汗浸湿了一大片。

屏住呼吸,她紧张的瞪着眼睛盯着男人的动作,很怕他下一秒开衣橱门。

那样她就完了!

她眼睁睁的看着男人修长雅致的手指放在衣橱上。

眼看着,就要移开门……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

夏晚死死抵着木板,呼吸紊乱无章,认命般的闭上了眼睛。

死就死吧!

却不想,预料中的衣橱门被打开没有发生。

混蛋!

他到底要做什么?!

夏晚呼吸发抖,觉得自己差一点就神经衰弱了。

衣橱外,男人没有再动。

可那股子强势的气息却透过衣橱门将夏晚包围的密不透风。

夏晚身体僵硬,愈发的难熬。

就在她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眼角的余光瞥见男人似乎要转身离开。

夏晚大喜!

却不料男人突然转过身,右手猝不及防的移开了衣橱门。

夏晚身体僵硬,大脑直接当机:“你……你……”

“一分钟。”清冷的三字吐出,霍清随漫不经心地勾了勾唇,随即抬腿走了出去。

夏晚一愣。

等她抬起头,看到的,只剩他清瘦挺拔的身影。

夏晚脸上全是被当场抓包的窘迫,烟眉拧着,她站了起来。

客厅里。

霍清随坐在沙发里,长腿交叠,两根修长雅致的手指抵着太阳穴那,面无表情的瞧着夏晚。

夏晚被他看的头皮发麻,瞥见他性感慵懒的姿势,不屑扯唇,而后眉一挑,抢先开口占先机:“看着我干什么!我的包落在这里了,我回来拿而已!”

“哦?”薄唇微张,霍清随冷嗤般开腔,“趁我不在偷进我的房间?我怎么知道夏小姐你说的是不是真的,还是,有其他什么不良目的?”

夏晚小脸一红,粉拳攥着,甚至都没注意到他知道了自己姓夏,脱口就道:“你……你放屁!”

“嗤!”

霍清随低低嗤笑,眉眼清冷,面上沉的可怕:“如果我没记错,昨天本就是夏小姐先闯进了我的房间,用了我的浴室,睡了我的床,骂了我,还踢了我,今天又是鬼鬼祟祟的偷闯进我的房间。就这样,夏小姐怎么让我相信你没有其他目的?”

“我……”夏晚下意识就要反驳,不想再次被霍清随严肃打断,“还有,昨天白天,夏小姐还抢了我的咖啡。”

什……什么?

咖啡是他的?

夏晚大脑有些凌乱了,昨天他在场?

霍清随睨了她一眼,眸底一闪而过一抹无法察觉的笑意,继续淡漠说道:“看来顾家的酒店安保隐私工作也不过如此,夏小姐,稍后,我的律师会联系你,以及……帮助你进我房间的你的朋友。”

“不要!”夏晚心头一颤,赶忙阻止。

言言是为了帮她,她绝不能把言言拖下水!

霍清随不甚在意的扯了扯唇。

一股闷气堵在胸口,她恨恨对上霍清随的视线,心中竖起层层防备:“你说吧,怎么样你才能不叫律师!”

霍清随眸光淡淡:“和我结婚。”

“什么?!”夏晚着实被他的话震惊到了,彻底呆住,一颗心更是控制不住的莫名发颤。

第7章 上当了!

结婚?

开什么玩笑?!

想也不想,夏晚扬起下巴,毫不退缩的对上他幽深不见底的鹰眸,不留情面的回给他三个字:“不可能!”

“是么?”交叠的两条长腿放下,霍清随不急不缓地站了起来,饶有兴趣地瞧着她,嗓音低缓。

被他深邃的视线盯着,夏晚直觉危险,一时间竟呼吸颤颤,可她不想示弱,仍下意识地挺起胸膛倔强地瞪着他。

四目相对。

在男人那幽缓,专注又看不透的视线中,夏晚火气蹭的一下就上来了:“你……”

就在这时,熟悉的音乐声毫无征兆地响起。

夏晚眉眼一跳,随即凶狠的目光死死盯着男人的西裤口袋那。

那是她的手机铃声!

“给我!”夏晚怒气冲冲地凶他。

霍清随漫不经心地睨了她一眼,在她急切的目光中从容沉静地将右手插进了口袋中,把还在欢快振动的手机拿了出来。

两根素净雅致的手指捏着,他不着痕迹地扫了眼屏幕,最后在夏晚情绪几欲暴走的状态下把手机扔给了她。

夏晚伸出手牢牢接住,小脸却在看到屏幕上闪烁的名字时瞬间冷了下去。

许佳柠?

她居然还有脸给自己打电话?

不屑扯了扯唇,她毫不犹豫的挂了电话。

下一秒,换成了短信。

“晚晚,求求你听我当面解释好不好?我们现在见面行吗?我有很多话要跟你说,对了,奶奶托我把你妈妈的一件东西交给你,还有有关你妈妈的一件事。我等你。”

夏晚压根就不想跟她什么见面,但看到最后一句和她妈妈有关的话,她犹豫了。

霍清随将她的情绪变化尽收眼底,淡淡开腔:“给你一天时间考虑。”

夏晚猛地抬头,直直撞入他深黑的幽潭里。

半小时后,庭悦会所。

一杯柠檬水下肚,许佳柠还没有到,夏晚耐心逐渐消失。

五分钟后,包厢门终于被打开。

夏晚冷着脸抬头,却在瞬间烟眉狠狠蹙起:“你是谁?!”

来人不是许佳柠,而是一个油肠肥肚的秃顶老男人!

肥男一见夏晚,眼睛又直又亮,就差没流口水了,猥琐地搓了搓手,他大步走上前:“晚晚小美人儿,我是你未来的老公啊,你今天的相亲对象。”

夏晚只觉恶心!

大脑瞬间清明,这个恶心男人能叫出自己的名字,怕是今天这场见面根本就是事先安排好的!

她上当了!

怒气上涌,恨恨咬牙,夏晚不再犹豫抬脚就要离开。

只是肥男比她速度更快!

“小美人儿,别急着走啊,哥哥我今儿个好好疼疼你,别怕……”肥男馋涎欲滴凑近,拦住她的去路,色眯眯道。

他离的越近,身上那股酒味就越浓烈。

夏晚恶心的想吐,心生一计,她故意装出害怕的样子没动。

就在肥男就要伸手捉住她的时候,夏晚抓住机会抬脚就朝他裆部死命一踹!

“啊!”

肥男杀猪般的惨烈叫声响起。

就是现在!

夏晚不敢有丝毫的犹豫,绕过男人飞快朝门口奔去!

“混蛋!”

夏晚咬牙,门竟然被人从外面反锁了!

此时疼的差点倒在地上的肥男捂着裆部费力直起了腰,恶狠狠地朝地上呸了声:“老子今天看你往哪逃!看老子怎么弄死你!妈的!”

他面露凶光靠近,夏晚紧张的一颗心都要蹦出来了。

粉拳紧握,在男人就要扑过来的时候,她一个闪身躲过直奔包厢内的洗手间!

“咔嚓!”

门锁上,她手指颤抖地拿出手机找到顾言的电话拨了出去。

可等了半天,电话那头都没有反应。

“砰砰砰!”

肥男用力踹门的声音传了进来,一下比一下急促。

而很快,又有两道陌生的男人声音响了起来。

“黄董出什么事了?”

肥男气急败坏:“愣着干什么!把门给我砸开!”

“是!”

夏晚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她抬头着急打量洗手间,目光最后定格在窗户上,咬牙,她费力冲了过去,努力打开窗户往外瞧。

顿时眼睛一亮!

还好,下面是草坪,这个包厢在二楼,她要是跳下去,应该不会摔的特别疼。

没有办法了,她只能这样。

撞门的声音还在继续。

“砰!”

洗手间门终于被撞开的时候,夏晚堪堪爬上窗户。

没有任何犹豫,她直接跳了下去!

第8章 她快要死了

肥男被手下扶到了窗边,瞧见夏晚倒在草坪上,不禁阴森一笑:“快!去把她给我抓上来!”

“是!”

草坪上。

夏晚顾不上膝盖上传来的疼痛,手撑起来就要跑,不想腿一软,整个人重新摔倒在了地上。

“妈的!给老子抓住她!”

就在这时,肥男恶狠狠的大嗓门响了起来。

夏晚心慌,使出吃奶的劲儿爬起来试图逃跑。

只是根本没用!

左手腕猝不及防被保镖捏住,痛的她几乎流出眼泪。

“放开我!”

“叫啊!你再叫啊!”肥肠油肚的男人由另一名保镖扶着站到了夏晚面前,扬手就给了她一巴掌。

“啪!”

肥男下了狠手,夏晚的小脸顿时红了,巴掌印特别明显。

“敢踢老子?活的不耐烦了是吗?!臭娘们!”肥男恶狠狠地瞪着夏晚,破口大骂。

他一说话,口腔里就散发出了一股几欲让人恶心到想吐的臭味!

“滚!”夏晚嫌恶别过头,依旧不放弃的奋力挣扎着。

“哟,脾气还挺烈的嘛!”肥男笑呵呵地说着,而后伸出舌头在嘴巴上舔了舔,色眯眯的靠近,“小美人儿……”

夏晚死死咬着牙,抬脚再次朝他身上用力踹去!

尖细的高跟鞋正好踢中了肥男的膝盖,痛的他“啊”的一声直接跪在了地上!

“妈的!”肥男面露凶光,恶狠狠的站起来,一把揪住夏晚的头发。

“啪!”

还没等夏晚反应过来,她的左脸就感受到了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夏晚开始脑袋发晕。

可即便是这样,她脸上的倔强之色没有任何的改变。

“还敢瞪我?!”肥男冷哼,丝毫的怜香惜玉,又重又狠的给了她好几下,下一秒,他突然就露出了恶心的笑意,他看着夏晚,眼中的满意和兴奋愈发的浓厚,“今儿个你就是一匹烈马,老子也要把你驯服!”

夏晚瞳孔猛的一缩,声音里带着点颤抖:“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肥男淫笑一番,因常年抽烟而导致变黄的手色.情地捏上了夏晚的脸颊,“当然是干你啊。你不是烈么,等会儿老子非要弄的你求着我上你不可!”

“呲啦!”

几乎是话音落下的同一时间,肥男就把她的衬衫撕裂了!

白皙娇柔的皮肤赫然刺激着眼球,肥男搓着手,眼睛都看直了。

他伸手就要摸上去。

“滚开!”恐惧在这一刻牢牢占据心扉,夏晚呼吸急促,更加用力挣扎起来,双脚毫无章法的朝拽着她的保镖胡乱踢着。

“嘶!”

保镖一个不察,被夏晚踢中原来受过伤的地方,疼的下意识放开了对她的钳制。

夏晚见状不顾一切转身就跑!

“操!”保镖懊恼的要死,想也没想,伸出腿就去绊倒她。

“啊!”

一个踉跄,加之脑袋发晕,夏晚身体以极快的速度直直朝前倾去。

“砰!”

没来得及躲闪,她的额头就重重地撞在了草坪边缘处矗立的大石头上。

疼。

晕。

夏晚觉得自己快要死了。

鲜血从额头上流出,顺着脸颊蜿蜒而下,一直流淌到了肌肤上,很快就染红了一片白色的衣领。

看起来格外的恐怖。

“黄……黄董?”保镖一下就被吓到了,六神无主,“她流血了,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肥男一把推开没用的他,居高临下地看了夏晚一眼,随即朝地上吐了口痰,“呸!真他妈影响性趣!你们俩,把她给我扶起来,死不了的,弄干净了扔包厢去。老子今儿个非要尝尝她的滋味不可!”

两名保镖面面相觑,最终还是听命走了过去。

与此同时,草坪不远处,一辆黑色宾利驶过。

车内,霍清随正在翻看文件。

“霍少,”时俊倏地眉头蹙起,指着草地那急急说道,“那是夏小姐!她出事了!”

第9章 走开!别碰我!

夏晚?

霍清随眉心狠跳,顺着视线看去,下一秒,他脸色幽沉,声音冷冽恐怖:“停车!”

时俊堪堪停下车,后座就没了人影。

两名保镖架起夏晚就要往会所里拖,只是还没走一步,身后一阵疾风扫来!

两人吃痛,下意识放开夏晚。

霍清随一个伸手,揽住了她的腰,将她抱在了怀里。

肥男本来走在前面,听到动静不耐回头,正好瞧见夏晚被人抢去,当即恶狠狠吼道:“妈的!你是谁!把她交给老子!老子的女人你也敢碰?你……”

霍清随一记凌厉的眼刀扫过,肥男瞳孔冷不丁剧烈收缩,老脸更是吓得惨白!

“扑通!”

下一瞬,男人瘫软在地!

“霍……霍少……”

霍清随棱角分明的五官冷峻如铁,沉的像是被覆上了一层冰雾,那股子寒意,瞬间就让周围的温度降到了最低。

“时俊,”薄唇掀起,嗓音低沉到让人听而生畏,“好好带上去。”

“是。”时俊冷着眉角回应,先解决了两名保镖,而后二话不说拎起肥男的衣领就往会所里拖。

肥男.根本就没有求饶的机会!

“夏晚?”霍清随低头看向怀里人。

就见夏晚闭着眼睛,睫毛颤抖,不停地在胡乱挣扎:“走开!别碰我!”

她害怕受惊的模样让霍清随控制不住的心疼。

不再浪费时间,他将夏晚抱上了车,俯身替她系安全带,瞥见她被扯坏的衬衫,阴沉着脸将自己的西装外套脱下盖在了她身上。

黑色宾利很快在马路上疾驰起来。

酒店。

霍清随小心翼翼的将夏晚放在床上,随即打开准备好的医药箱,就要准备给她清理伤口。

“走……走开!”察觉到有人靠近,夏晚死咬着唇挥舞手臂想把人打走。

霍清随微微蹙眉,眸底溢出一丝心疼,试图捉住她的手:“夏晚……”

夏晚反抗的更加剧烈起来,整个人更是害怕的往旁边缩:“不要……不要……滚开!”

胸前剧烈起伏着,她的烟眉紧皱在一块,唇瓣已被咬的没了血色。

看出她的抗拒,霍清随思忖两秒,无奈叫了个女服务生上来。

“霍少。”女服务生恭敬打招呼,而后接过霍清随手里的棉花球。

“啊!不要碰我!”

夏晚挣扎的更厉害了,根本就没法靠近她,更别提好好给她清理伤口了。

她现在抗拒所有接近她的人。

“霍少?这……”女服务生试了几次都没有办法,只能无奈地看向霍清随。

骨节分明的手指按了按眉心,霍清随瞥了眼医药箱里的镇定剂,又看了下还在乱动的夏晚,嗓音低沉又无奈:“按住她。”

“是。”女服务生点头照做。

只是让霍清随没有想到的是,昏睡中的人力气会那么大,即便按住了,仍是在不停扭动,根本就没办法让她真正安静下来。

这种情况下,打针不切实际。

眸色暗了暗,他只能选择喂她吃安定药。

强行捏住她的下颚,霍清随不顾她的反抗将药喂进了她嘴里,逼着她吃了进去。

“出去吧。”他冷声吩咐。

女服务生闻言立马离开。

不多时,药效开始起作用,夏晚迷迷糊糊的,渐渐不再乱动。

霍清随俯身靠近,动作轻柔地先帮她伤口处消毒。

“嘶!疼!”夏晚疼出了声,眉头当即就皱在了一块,她咬着唇,像极了一个委屈的小孩。

“我轻点。”霍清随深怕弄疼她,只能慢慢来。

清冽又强烈的气息紧紧萦绕在鼻尖,夏晚很想睁开眼睛,奈何眼皮太重,费力伸手,她软若无骨的小手摸到了霍清随的大腿,随即无意识地乱摸一通。

霍清随只觉全身的肌肉在这一刻绷紧。

“疼……”夏晚尤不自知,樱桃小嘴撅起,烟眉拧着委屈控诉道。

霍清随看着小可怜的模样,无声叹了口气,动作再次放轻柔。

几分钟后,伤口终是清理完毕。

霍清随起身,瞥见她坏了的衬衫,眸色暗了两秒,转身去找了一件自己的衬衫给她换上。

夏晚全程闭着眼。

察觉到那人要离开,她几乎是循着本能双手搂住他的脖子不肯松开。

他身上的温热,她没来由的贪恋。

两人之间距离尴尬,彼此呼吸交缠。

“唔……”

夏晚无意识地嘤咛出声。

霍清随冷毅的面容一僵,深黑的双眸越来越暗,就连呼吸仿佛都不受控制起来。

她柔软的唇瓣上,似乎有股淡淡的清香,吸引着人去品尝。

霍清随静静地看着她,像是受到蛊惑般,下一刻,他低下了头。

第10章 睡了我就想走?

柔润的唇瓣一经相贴,温柔和缠绵迅速被点燃。

一触即发。

“晚晚……”霍清随轻呼她的名字。

那般的温柔。

炙暖的气息从唇畔开始将夏晚包围,隐隐的战栗扯着她的心无法抗拒地悸动。

仅剩的恐惧随之散去,鬼使神差般的,她生涩回应起来。

“唔……”

暧昧热潮升起,在温柔的厮磨中,这个吻逐渐被加深……

夏晚睡的并不算安稳,昏昏沉沉间,她总有种被人凝视的感觉。

那双眸子,太过深邃,她看不透。

不知睡了多久,重新有意识的时候,她是被尿意憋醒的。

翻身下床,她迷迷糊糊摸进了洗手间,解决尿意之后,她浑身轻松。

眼皮掀开,洗手,镜子里,她先看到的,是自己被包扎着的额头,往下,是一件宽大的衬衫。

深灰色的衬衫?

男人的?!

夏晚整个人瞬间彻底惊醒!

一个激灵,她猛地转身冲了冲去。

然而下一秒,她差点呼吸停滞!

她睡过的床上,被子刚刚掀了起来,而现在,大床的中央……有一块刺目的血红,就像是一朵最妖艳的梅花。

怎……怎么回事?

她的例假前两天刚结束啊。

大脑有短暂的空白。

很快,昏睡之前的记忆倏地如潮水般涌来。

她去了庭悦会所,遇到个肥男试图侵犯她,她受伤了,然后……她遇到了那个男人。

再然后……

夏晚小脸爆红之后又变白!

该死的!

她好像情不自禁的和那个男人接了吻,还……还一直在摸他。

她该不会是……和他发生了什么了吧?

夏晚脑袋瞬间乱成一团,加之隐隐约约的疼痛,思绪就跟停滞了似的,连最基本的思考能力都消失了,所有的画面都停留在了睡着之前自己和他深吻上。

傻站在那里,她想哭的心都有了。

她不会真的……失身了吧?

怎么办?

“咔嚓!”

就在这时,卧室的门被打开。

夏晚猛地抬头,不其然撞入霍清随沉寒严肃的眸子里。

他站在门口,身量挺拔高大,修长雅致的手指间还夹着一根烟。

烟雾下,男人眉宇清寒,表情沉稳,没有半分多余的情绪。

“醒了?”低低沉沉的嗓音,和他的人一样清冷,“头还晕么?有没有哪不舒服?”

夏晚脑子有点空,一时愣在了原地。

空落落的衬衫下,她纤细匀净的双腿就那么暴露于人前,再往上,旖旎风光若隐若现。

霍清随喉结微微滑动,但很快就挪开了视线,长腿迈开向前两步,他将手里的纸袋子放到了床上:“换上吧。”

抬眼的一瞬间,他瞧见了那朵“梅花”,脸色瞬间变了变,俊眉微蹙,他转身就要离开。

“等等!”夏晚突然叫住他,心情五味陈杂。

霍清随停下,嗓音温淡:“嗯?”

“那个……那个……”夏晚不自觉咬了咬下唇,别扭的不行。

霍清随淡淡睨了她一眼:“有事?”

夏晚闻言偷偷瞄了他一眼,而后咬牙,握紧了拳头,昂起脖子迅速说道:“那什么……前一晚我是吻了你,也发生了什么,但是,但是!我们都是现代男女嘛,这种事发生了就发生了,就让它过去吧,谁也不要再提了!”

霍清随微怔。

但很快,他明白了过来。

敢情,这丫头以为他们发生了关系?

瞧着她脸红别扭的小女人姿态,霍清随眸底不自觉划过一抹笑意。

迟迟没有等来男人的回答,夏晚窘迫的不行,心跳得也格外厉害,脑子一热,她二话不说抬脚就往外跑。

“站住。”

夏晚自欺欺人就当没听见。

身后,霍清随幽邃鹰眸微眯,勾唇而笑,他盯着她,缓缓开腔:“睡了我,就想走?”

夏晚身体猛地僵在原地!

不等她有所反应,独属于霍清随的清冽气息便已强势将她包围。

下一刻,她的下巴被抬起,她被迫迎上他的视线。

微凉的指尖,深邃不见底的眸子。

夏晚一颗心控制不住地发颤。

霍清随眸光淡淡:“睡了我,难道就不要负责?”

“怎……怎么负责?”夏晚结巴了,小脸更是烫得厉害。

心情变得极好,霍清随薄唇微启,意味深长提醒:“昨天我让你考虑跟我结婚,现在有答案了么?”不等她回答,他又悠悠扔下两句,“还是说,你其实希望我的律师找你的时候,加上一条,强迫我和你发生关系?”

惹霍成婚》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惹霍成婚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婚久生爱》第12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婚久生爱》第12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婚久生爱第12章老子才是她的合法丈夫“我妈说的对,你特么就是一臭婊子!”袁毅抬手直接扇了我一耳光,我害怕的将头抱住。屋里静了几秒,没有预料中清脆的巴掌声响起,我疑惑的将胳膊从眼前拿开。就见袁毅的手被人拦在空中,狠力一扭,反剪在背后,发出“噼啪”的骨裂声。“哎呦!我的胳膊……”袁毅吃痛的哀叫声,莫名让我心头一松,接着就听见沈墓低沉的声音。“想动手打我的女人,就你这点斤两,还不够资格。”“我草你大爷!老子才是她的合法丈夫,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爱你一生》第12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爱你一生》第12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爱你一生第十二章强势对抗阮瀚宇身影如青山般堵在入口处,面色铁青,他嚣张强势地站在他们面前,长身玉立,俊容僵硬,眉宇间隐含着怒气。空气再度凝固。他瞳仁里的寒光一圈圈收紧,射出一道道似要把人五马分尸般阴狠厉光,落在景成瑞搂着木清竹的手上。景成瑞冷然一笑,柔和的目光渐渐锐利如刀,带着一丝邪肆。二个强势的人面面相对,敌意明显,场面一触即发,空气中危险的气息笼罩。木清竹心中颤粟了下,阮瀚宇与景成瑞,商业上天生的对手,早已是仇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神级龙卫》第12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神级龙卫》第12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神级龙卫第12章我好怕啊回到家,两人也没再聊什么,各自洗澡睡觉了。第二天醒来,沈浪轻吐一口浊气,舒展了一下身体。苏若雪正巧下了楼,穿着一身OL制服,勾勒出迷人的曲线。她眼眶有些发红,很明显昨晚没怎么睡好。沈浪正好也出了卧室,和苏若雪打了一声招呼道:“时间还早,你可以再睡晚点。”“你管我,别挡路。”苏若雪哼了一声,侧开身子,走进了洗手间。一个大男人在家里,她依旧有些不适应。沈浪也懒得自找没趣,两人洗漱完之后,就先后去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一生挚爱》第12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一生挚爱》第12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一生挚爱第十二章卑微的简童她还会一本正经的跟他说:“沈修瑾你太强大太优秀,你的敌人那么多,沈修瑾你应该没有弱点,首当其冲,你的女人不能成为你的弱点,薇茗太弱,她不行。我简童行!”每一次都被他骂作“下贱,连朋友的都要觊觎!”,可每一次,她都会仰着脑袋反驳:“沈修瑾你现在是单身,什么时候夏薇茗成了你的女朋友,我简童绕开你走!”多么骄傲的女人!“求求你,把我的钱还给我。”耳畔,是女人卑微求人的声音。沈修瑾脸色铁青……她真的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甜妻送上门》第12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甜妻送上门》第12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甜妻送上门第12章:贱人无需怜悯苏晴婉先是感激的冲着欧阳炎宇点了点头,毕竟,正是因为他的提醒,让自己可以冷静下来,不至于当场翻脸,或者可以叫着,也算是一种出丑吧。“徐东阳,你今天总算是来了,说吧,你打算怎么解决这些事情?”苏晴婉直截了当的说着话,面对着徐东阳,也许是婚前太过于甜蜜,也许是大学时间里边,自己二人将所有的甜蜜时光都已经是提前度过了,而这婚后的一年,让两人由甜蜜变得平淡,再变得没有了交流,没有了话语。甚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叔叔,我们不约》第12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叔叔,我们不约》第12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叔叔,我们不约第十二章别打他的主意!妙北北忽然想到,自自己那天失踪后,没有再联络过南笙,对于他的电话也当没看见。毕竟是自己违约而且卡里还存着人家三十万……想到这,妙北北很尴尬,下意识脸上堆满笑意道:“我现在是这里的佣人,所以……呵呵……”“我还要喝!还要喝!”今天得雅麒喝的有些过,以致于神智不清醒抬手高举着拳头一副为社会主义奋斗终生的样子。南笙皱着眉头,抬脚反踹,关闭了屋门,“好了好了,不能喝了,我扶你回房间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佳人有约》第12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佳人有约》第12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佳人有约第十三章上还是不上?吃饭的时候,大家聊得还算开心。而且我看王珍英跟张斌的相互喂食的样子,我就知道这两个人肯定是在谈对象。说实话,我真挺恶心王珍英的,也不知道张斌看中她啥?跟这种女孩子谈恋爱,走在学校里都会被人笑话。吃的差不多了,大家还没尽兴,张斌就提倡喝酒,拿了十几瓶过来以后,一边喝就一边开始吹牛b,说自己在学校跟人打架,还跟校外的混混比划过刀,讲的可吓唬人了,我听的都有点害怕。表姐好像不太喜欢听这种事,一直没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囚爱不乖前妻》第12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囚爱不乖前妻》第12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囚爱不乖前妻第012章要死别拉着我啊“林婉言,我告诉你,我是你的合法丈夫,我可以随时随地和你发生关系,而你,没有资格反抗。”凌欧文忽然开始加速,直接飙到了两百码,林婉言在车上可以清楚的看到整个车都快飘起来了,她被吓了一跳,手紧紧的抓着安全带。“你疯啦!路这么滑,你开这么快,很容易出车祸的,你要死别拉着我呀。”“林婉言,你最好别在我面前动你那些歪心思,否则我一定会让你死的很难看。”凌欧文话音刚落,就狠狠的踩上了刹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