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霸道总裁独宠妻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1/1 16:06:58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霸道总裁独宠妻

第3章噩耗传来
却没有想,宁浅语还没有来得及从VIP病房中搬出来,就接到了一个电话。163生活网

手机铃声响起,看到是家里的电话,宁浅语的身子一怔,指尖有些颤抖地接通,“喂,妈。”

“浅语啊,我是隔壁的王婆婆,你妈心脏病发作,被送到了市三医院抢救……”

宁浅语已经听不到电话里的王婆婆后面说些什么了,她整个脑子里,都只有一个反应,她妈妈突发心脏病进医院了。

她慌张地从病床上跳下来,抓着包就往外跑。

“哎哎哎,宁小姐,您现在去哪?”护士小姐追出病房,朝着宁浅语的背后大喊,后者没有回应,反而惊动了隔壁的人,叶昔推着慕圣辰从里面出来。

这个男人长得真俊,可惜竟然是个残废。护士小姐的眼神落在慕圣辰的双腿上,一脸的惋惜。

“她人呢?”慕圣辰的眼底也幽然染上一丝不易察觉的冷意。163生活网

护士小姐的眼神一缩,颤抖着指尖指着楼梯间的方向,“她往楼梯间跑了!”

“叶昔,从电梯下去。”清冷的声音中似乎没有半点的情绪,但是跟随在慕圣辰身边多年的叶昔知道,辰少这是微恼的前奏。

辰少为什么微恼?叶昔没有时间多想,赶紧推着慕圣辰进入电梯。

一直跑到医院外,宁浅语才注意到现在已经很晚,外面的冷风吹得她的身子忍不住打个寒颤,右手几乎痛得麻木。她深吸一口气,准备去医院外面打车。

突然看到一个对她来说不算太陌生也不算太熟的人,正坐在医院大门口等车。他是慕锦博的大哥,宁浅语只是见过他几次,他给她的印象是很孤僻,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163生活网

“慕大少!”这么晚他怎么会来医院?

当宁浅语的眼神落在他的腿上,她也明白他出现在这里是为什么了。

慕圣辰幽沉的目光朝着宁浅语看一眼,淡漠的点了点头。

这时候叶昔开着车过来,停在医院大门口的台阶下。

叶昔从车上下来,跟宁浅语打了声招呼,“宁小姐!”然后就准备推着慕圣辰上车。

宁浅语急急地挡在慕圣辰的轮椅前,“那个……慕大少,求你帮我个忙好吗?”

“说。”轻抿的薄唇中,吐出一个字来,冰冷得几乎让人冻结。

宁浅语吞了吞口水回答,“请慕大少送我一程可好?”

说完后,宁浅语就后悔了。说明163shenghuo.com冷漠的慕大少,怎么会送她?何况现在她和慕锦博分手的事应该已经传进慕家大院里了,他更加不会理睬自己了。宁浅语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

却不想慕圣辰淡淡地回了声,“上车。”

宁浅语以为慕圣辰是说让他的那个贴身保镖叶昔送他上车,所以她很自觉地后退一步,却没有想到叶昔并没有动,反而是礼貌地朝着她道:“宁小姐,辰少是让你上车。”

“啊?谢谢!”宁浅语没有多想,爬上了后车座。

“宁小姐,你……”叶昔原本想说我们辰少有洁癖,请你坐副驾驶座位,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慕圣辰给打断了,“叶昔,把我推过去。”

叶昔摸了摸鼻子,乖乖地把把慕圣辰的轮椅推到后车厢车门边。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慕圣辰双手扶着轮椅的手把,把自己给撑起来,往后座上移去,突然一只纤细的手用力地撑着他的肩膀。

慕圣辰的头抬起来,就看到宁浅语正低着头,费力地想要用没有受伤的左手扶住他。

他们之间靠得很近,他的鼻息之间,满是她发丝的香味。

让他想起三年前,他在慕家大院的后花园里,因为不小心从轮椅上摔倒,也是她小跑着过来,费力地把他给扶起来。

宁浅语抬起头发现慕圣辰正出神地看着她,不知道在想什么,那迷惘的眼睛,几乎让她迷失在里面,宁浅语慌乱地松开手,也让慕圣辰回过了神。他朝着宁浅语看一眼淡淡地道:“谢谢,我可以自己来。”然后双手一用力,便坐在了宁浅语的旁边。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

“没事。”宁浅语微微有些尴尬,她朝着里面微微移动了一下。

外面的叶昔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刚才慕圣辰和宁浅语之间的诡异气氛,他把轮椅折叠好,送到后备箱后,才上了驾驶室。

“宁小姐,请问你要去哪?”叶昔回过头来问宁浅语。

宁浅语这才想起母亲的事来,“市三医院,麻烦你了。”

见到宁浅语很着急,叶昔也没有多问。

奥迪开出第一人民医院的停车场,往第三人民医院而去。

宁浅语靠在后座上,因为担心母亲,眼神都有些迷蒙。

突然一道温暖盖在她身上,她才回过神,然后就看到慕圣辰的西装,正盖在她身上。

“慕大少,我不用。”

“穿上!”慕圣辰冷硬的剑眉微微地皱了起来。

叶昔虽然觉得今日的辰少很奇怪,却依旧目不斜视地开着他的车。

车刚停在第三人民医院,宁浅语来不及跟慕圣辰道谢,便急匆匆地下车跑进了医院。

“辰少,天凉,我们先回去吧。”叶昔回头看向后座的慕圣辰。

“跟进去。”慕圣辰的语气中带着毋庸置疑。

第4章拒绝他的提议
A市第一人民医院病房外,宁浅语趴在玻璃窗上,看着病房里面医生正在对病床上的人进行抢救。她的身子往下滑,最后跌坐在地上,脸上布满泪水。

“浅语啊,医生还在为你妈妈抢救,你先别着急。”旁边一个大妈安慰着宁浅语,后者却一动都不动。

突然间病房开了,宁浅语立即爬起来,抓住医生的衣服激动地问。

“医生,我妈她怎么样?”

注意到宁浅语的右手还打着石膏,医生也不敢拉开她,只得道:“你母亲心脏病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再加上长时间的忧思过虑,这次受了刺激,才会导致心脏出现骤停,还好送过来及时,病情暂时控制住了,不过……”

“不过怎么样?”宁浅语激动地问。

“她心脏部位功能受损严重,需要尽快安排手术。”

“麻烦医生尽快安排手术。”宁浅语的语气满是焦灼。

“先办住院手续,待情况稳定,便会安排专家会诊。”

“好的,谢谢你,医生。”

医生离开之后,宁浅语就被护士带着去缴费去了。

“麻烦你,心内科,宁淑君女士缴费。”宁浅语从兜里掏出银行卡来。

“宁淑君女士两万八千!请问现金还是刷卡?”

“刷卡!”

“不好意思,您卡上余额不足。”

宁浅语的脸上闪过一道尴尬,“我能不能先把住院手续办了,其他的明天再来交?”

对方朝着她看一眼,然后开始进行清算。

缴费后,宁浅语垂头丧气地坐在病床边,望着眼睛紧闭的母亲。

听医生说,母亲一直有心脏病,身为她的女儿,却一点都不知道,自己还真的不合格。而她现在竟然连母亲的手术费都交不起。

原本宁浅语身为外科医生的工资算已经不算低了,只是这三年来,她和慕锦博谈恋爱,因为慕锦博家境的原因,她并不想示弱,所以她从来都不会占慕锦博半点的便宜,两个人吃饭、买东西什么的,一向都是AA制。有时候她给慕锦博买的衣服,几乎花掉她一个月的工资,宁浅语原本存款就不多,再交掉医院VIP病房的费用和母亲的住院费后,她的存款已经所剩无几了。

病床上的人缓缓地睁开眼睛,宁浅语立即收拾好心情站了起来,“妈,您醒了?”

宁淑君眼神在爱女的脸上扫一圈,最后落在她打着石膏的右手上,“浅语,你手怎么了?”

宁浅语低头看一眼自己的脸,露出勉强的笑,“妈,我手不小心脱臼了。”她不敢跟妈妈说她的手断了,怕妈妈担心。

“浅语,你怎么这么不小心?你是神经外科医生,手是有多重要,你不知道啊!”宁淑君嘴上责怪着女儿,眼神中却是带着宠爱。女儿因为那个男人,一直都跟她有隔阂,她们母女俩,多久没有这么面对面坐着了?

“妈,我知道,没事的。”宁浅语安慰着母亲,“妈,你可有哪里不舒服?我去把医生叫过来。”说着宁浅语就要起身,却被宁淑君给拉住了,“语儿,我没事,来让妈看看你……”

“妈妈,对不起,之前都是我的不对。”宁浅语坐在床边,低声认错。

“浅语,是妈不对,是妈一意孤行。只要你喜欢他,只要你过得好,妈妈同意你和他的事。”宁淑君说着哭了起来。

“妈,我知道。”宁浅语扑倒在母亲的怀里,她以前怎么那么不孝,竟然为了那么个男人跟母亲差点断绝关系……不过,以后就好了。等妈妈的手术做完,她就好好地照顾着她,一直守在她的身边。

跟母亲聊了很久,一直到母亲疲倦地睡着了,宁浅语才轻手轻脚地从病房中走出来。

宁浅语咬紧下嘴唇,静静地在长廊上坐下来。

突然她的面前出现一双昂贵的意大利手工皮鞋,抬起头,果然看到慕圣辰坐在她对面。

“慕大少!”这么晚了,他竟然还没有回去!宁浅语偏头才注意到她的身上还穿着他的外套,赶紧起身脱下来。

这个时候宁浅语才发现外套早就沾上了些灰尘。她的脸上有些尴尬,“慕大少,外套我明天送洗后,再还给你。”

“我可以给你母亲最好的治疗和恢复,并让你的手恢复如初。”男人的声音如沐春风,但他所说的每句话,都刺进宁浅语的心里。

很显然,他已经把她给调查得彻底。

宁浅语的脸上闪过被人洞悉的狼狈,她深吸一口气道:“慕大少说笑了。”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这个道理谁都明白,所以宁浅语自然不会傻到以为慕大少是施恩不望保的慈善家。而她很清楚,有钱人的游戏,她玩不起。

“你想清楚后,可以联系叶昔。”慕圣辰的声音淡淡的,旁边的叶昔立即取出一张名片递给宁浅语,然后才推着慕圣辰离开。

宁浅语全身虚软地滑坐在地,幽暗的灯光,把她孤独的剪影拖得很长很长。

第5章慕大少的条件
第二天上午。

紧急的呼叫铃、凌乱的脚步声回荡在病房之中,紧接着慌张的宁浅语被护士给推出病房。

她焦急地在病房前踱来踱去,眼神瞟着病房的方向。

早上母亲还好好的,等她端着早餐进来,却叫不醒她了。

“不会有事的,不会的!”宁浅语反复地安慰着自己。

一个小时后,医生才从病房中出来。

“医生,我妈她怎么样了?”

“宁小姐,病情恶化,必须尽快手术,你去缴费,我来安排手术。”说完医生转身就走。

却被宁浅语给叫住了,“医生,手术费需要多少?”

“二十五万!”

“这么多!”宁浅语低呼着。她真的没想到妈妈的手术费这么贵。

“宁小姐,我们市三医院是坚决按照国家的标准收费的,你母亲这个手术二十五万不算多。”医生看了宁浅语一眼,语气冷了几分。

“是,我会尽快交齐手术费。”宁浅语低头回答。

“哼,连手术费都交不上,还想着尽快手术呢!”医生嘀咕一声,转身就走了。

宁浅语咬着下嘴唇,返回了病房,看着床上戴着氧气罩的母亲,良久后她才离开。

“请问是叶助理吗?我是宁浅语,我想找一下慕大少!”

宁浅语依照约定的时间,来到叶昔电话中所说的地点。

那是同样位于豪苑小区,不过却不是和慕锦博同一栋,而是在另外一栋。

望着小区的大门,宁浅语深吸一口气,踏进小区。

来到公寓前,宁浅语按下门铃,很快叶昔便打开了门。

“宁小姐,不好意思,你这么忙,还让你跑一趟的。”

“没事。”本来就是她有求于人,上门也是应该的。宁浅语跟着叶昔走进去。

整个客厅的是偏冷的色系,跟慕大少的性格很符合。一直跟着叶昔来到书房前,叶昔打开门让宁浅语自己进去,便离开了。

宁浅语朝着里面看过去。

办公桌前,男人正在低头忙碌。他的侧脸深邃立体,原本淡漠、冷清的眸子染上了沉思,连她走进书房都没有注意到。

“咳咳……”一直到一阵剧咳嗽声,才让宁浅语回过神。

他病了?她这才注意到,他身上盖着厚厚的毯子。

“慕大少!”

“恩,你来了。”慕圣辰把手上的资料放下,揉了揉眉心。

“慕大少,你真的可以让我母亲接受最好的治疗?”

“我们可以签个协议。”宁浅语的答应似乎在慕圣辰的意料之中,声音清冷,没有起伏。

“我相信你,慕大少,说说你的条件吧。”宁浅语不知道慕圣辰到底是要她干什么,但她知道,她没得选择。

“我们协议结婚。”慕圣辰的薄唇中吐出这六个字,说得那么的轻巧、那么的随意,似乎这是在说今晚吃什么一样的简单。

“协议结婚?”宁浅语没有想到慕圣辰会提出这么一个条件,一时间傻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怎么?不同意?”慕圣辰的语气中带着淡淡的嘲讽,似乎在笑宁浅语的孝心也不过如此。

“为什么是我?”宁浅语盯着慕圣辰,如果要找个女人协议结婚,她相信只要慕大少纵臂一挥,即使他残疾了,依旧有无数女人巴上来吧?虽然说她长相还算端庄,但可别忘记了,她几天前还是他弟弟的未婚妻。

慕圣辰有些不自然地移开眼睛,淡漠地道:“似乎你并没有资格问这个问题。”

是啊!她有求于人,有什么资格问?宁浅语微微低下头,“我知道了。”

看着情绪低落的宁浅语,慕圣辰竟然觉得心中有股不舍,他甩了甩头,安慰着自己,这是计划中的一部分,那股不舍,不过是他发烧出现的错觉。

“晚点,叶昔就会去处理你母亲的事。”慕圣辰说完,朝着外面喊道:“叶昔,送客。”

叶昔很快就端着杯子进来,“辰少,该吃药……”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慕圣辰给瞪一眼。叶昔很无辜地摸了摸鼻子,把药和杯子放下,朝着宁浅语道:“宁小姐,请!”

她一路恍惚地走出慕圣辰的公寓,突然身后传来一声紧急的刹车声。

“没长眼睛啊!竟然挡在大门口!”熟悉的叫骂声从身后传来,宁浅语一回头,便看到戚雨薇正坐在兰博基尼中,指着她破口大骂。

当看到是宁浅语,戚雨薇认定宁浅语是来豪苑小区找慕锦博,她立即狰狞着一张脸,“宁浅语,你还真的不要脸,不是跟锦博说分手分得那么决绝吗?怎么现在又来纠缠他?”

小区门口的人本来就多,听到戚雨薇的话,大家立即开始围过来对着宁浅语指指点点。

“戚雨薇,你身为第三者,爬上别人未婚夫的床,到底是谁不要脸?”果然宁浅语这句话一出,大家立即掉转矛头指向戚雨薇,毕竟小三人人都喊打。

戚雨薇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她原本以为宁浅语那么爱慕锦博,不会让他丢脸的,却没有想到宁浅语这么大声宣告出来。

“戚雨薇,请你记住,就慕锦博那种人渣,别说让我宁浅语来纠缠他,就是送给我,我都不会要。我还要感谢你接手了他。”宁浅语冷笑着说完这句话,留下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戚雨薇离开了。

宁浅语转过身去的脸,已经满是泪水,从今天起,她宁浅语不再是以前的宁浅语!

霸道总裁独宠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霸道总裁独宠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一个人的时候

    作者:李冉,女,网名Lily,半夏微凉。喜欢古诗词,山东济南人,用至真至纯的笔,写温暖的文字,不张扬,我心素静。一个人的时候,总感觉日子是漫长的,等待是安静的。也会翻书读一篇篇文字的美丽,累了时抬起头,静坐不语,享一城清欢。习惯了,这样清浅的时光。而空禅与默想,就成了城市的街角那永不寂灭的灯光,照耀成一场落花被岁月风干时的悲壮,一汪清泉,便成了灵魂深处最渴望的芬芳。这一刻难舍的张望,谁人的豪情划破长空,依依梦里,把温柔掩入深乡。古人说:“闻弦歌而知雅意。”可此时此刻,弦以断,歌未尽,泪先零,锦瑟

  • 梁实秋:男人懒起来到底有多可怕?

    文梁实秋不管是感慨黑豹乐队成员赵明义“当年铁汉一般的男人,如今端着保温杯向我走来”,还是冯唐的“如何避免成为油腻的中年男子”,大家好像特别乐于调侃这群有着秃顶、啤酒肚等中年危机的男人,而且是以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优越感。但细想,你身边不就有着这样的男人么,他是担心你一个人在外面过得不好的爸爸啊,他是你早出晚归养家糊口的丈夫啊,他可是用没有美国队长那般坚实的肩膀撑起了你的家。他们也曾年轻,也曾意气风发,也曾要改变这个世界。但英雄不敌迟暮,美人不敌白头,所以,不要再嘲讽他们了。真实生活中的他们,是有着各

  • 人 不 可 以 无 趣

    时下大多中国人评价一个人成功与否的标准,大体不外乎是通过一些很刚性的指标,比如身份、地位,职业、收入,房子、车子,孩子的教育、本人的游历等等,似乎一旦拥有这些也就可以称之为成功了。在国外评价一个人是用“有趣”来界定,如果被人说“没趣”,那将是很失败的。为此有人说,人生最大的敌人是——无趣。无趣是有历史源渊的。我们这几代人恰巧碰到我们这个时代简直让你无法有趣:上一辈人经历了一个灰色年代的洗礼,看世界的眼光是阶级斗争是非观,有趣的含义基本等同于“小资情调”,是无产阶级专政对象。我们的下一辈过着色彩炫

  • 【写作方法】别把传记写成流水账,五个方法教你写好人物传记

    传记,是记载人物事迹的文章,是用形象化的方法记述人物的生活经历、精神风貌以及其历史背景的一种叙事性的文体。传记不同于一般的枯燥的历史记录,除了真实记录外,还必须有感人的力量。传记是写人的,有人的生命、经历、情感在内;而一旦通过作者的选择、剪辑、组接,就倾注了爱憎的情感,需要用艺术的丹彩加以表现,以达到传神的目的。一、传记的分类目前常常用的有自传、小传、评传、别传、外传等。一部分以追述人物生平事迹为主的回忆录,也是传记的一和形式。1、自传自传是自述生平的文章。人物所以能栩栩如生,各具神态,需要选取

  • 人生很短暂,活在当下!(写的太好!)

    让我们一起

  • 煮雪,待春来

    01▲下雪了传说在北极的人因为天寒地冻一开口说话就结成了冰雪对方听不见只好回家慢慢煮来听在这下雪的日子里唯有捧一壶雪用来煮茶才不算辜负温热的普洱注入杯中恭恭敬敬的端至佛前袅袅的水气升起供养着我的心香一瓣02▲今天是腊八据说是您成道的纪念日2500年前的暗夜您端坐在菩提树下尼连禅河上空月朗星稀那一抹明亮卓然升起续而周遍法界尊贵柔软庄严寂静直至今日您的法教遗香依然弥漫世间03▲轻轻夹起一块木碳投入炉中让铁壶中的茶水持续的翻滚水中的茶叶不断沉浮、缠绕生生把一壶的白雪融化得好似葡萄酒般的透红这片片的茶叶

  • 【美文共享】 腊月风和意已春,祝腊八节快乐!

    腊八节,俗称“腊八”,即农历十二月初八,古人有祭祀祖先和神灵、祈求丰收吉祥的传统,也有喝腊八粥的习俗。相传这一天还是佛祖释迦牟尼成道之日,称为“法宝节”,是佛教盛大的节日之一。腊八节,最早周代有“八腊”,周代称“蜡”,蜡月初八祭八方八神,祈求来年风调雨顺。寺院腊八日赐腊八粥,除了纪念佛祖成道,还有携众生度“八苦”意。佛教的“八苦”是:生、老、病、苦、恩爱、别离、怨憎会、忧悲。腊八,牵涉八与七两个神秘数字,腊八祭祀始于周代,四面八方,四与八是等分数,腊八祭祀原始还是为“八腊不通,则四方不成”,是祈

  • 【美文共享】当雕花与木梳相遇 ——纵你一世芳华

    木梳是长发的情人,青丝细齿,日日相伴,流淌着无数的雨夕花朝。遥想间,那样的情景总是动人心神,轩窗独倚,红花红颜,长发如瀑,翠梳游走,便醉了光阴。“朝梳和叠云,到暮不成雨。一日变千丝,只作愁机杼。”这是宋代曹颜约《朝梳怨》中的前四句。一个孤独的女子,晨昏间的情思流露,寂寞中透着哀怨。木梳也成了机杼,却是青丝难纺,却成了轻愁往复的寄托。木梳是每个女孩子都要拥有的一件物品,不管你是长发还是短发,直发还是卷发,总是要有一把称心又顺手的木梳,陪你从青涩到美好。你的心事我们了解每一个女孩都应有一把属于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