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小说桃色乡野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1/1 18:36:22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桃色乡野

强买强卖

在清朝之时,马贩子,盐贩子,烟贩子,义和团便是清政府比较头疼的了。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而义和团比较猛,差一点推翻清政府,并且还建立了一阵子的太平天国。

烟贩子是属于下九流,陶腾毒品之类,即使现在也很猖獗。

另外一个盐贩子,便是陶腾私盐的,在清朝之时叫为漕帮,在南方十分猖獗,后期改为漕运,清末形成一个大帮派——青帮。

一直以来,青帮与洪门实力不相上下。

算是:青帮一条线,洪门一大-片,而洪门原始于郑成功,原意为:洪武门下,到最后称谓洪门。

而这马贩子在北方贩马,最后演变成驴马烂子,在军阀混战时期,这帮人往脸上蒙块布便是‘胡子’也就是土匪。

把布摘掉便是马贩子,混入百姓当中。163生活网

陈楚多少了解一些他们的情况,呵呵笑了笑问:“夏跃进,红塔镇的人既然收了来这里贩卖驴马老百姓的税,就应该保护在这里贩卖的安全,但驴马烂子也参合在里面,他们敢管么?”

正说着,沙坑下面的人群一阵骚乱。

几个人牵着一匹大洋马往坡上走,而下面一个老头儿跟个半大小子在后面追:“你把牲口给我!我不卖!我不卖啊!”

“操-你-妈的!没给你钱咋的?为啥不卖?”那几个人停住,居高临下,看样子随时要动手。

那个老头儿诺诺的低声说:“你……你给的价钱不合适,这匹大洋马值三千,你就给一千。”

“行,嫌少是不是?给你!”那伙人说着又掏出一百块钱塞过去:“行了吧!”

“我……”那老头儿急的嘴唇蠕动,又不敢说什么。

这时,身后那个半大小子忽的从背后抽-出一把刀来:“把我家的牲口放下!”

人群又是一阵骚-动。

陈楚皱皱眉:“老夏,这事儿警察不管么?”

夏跃进有些慌了:“陈村长,那个半大小子是我亲侄儿。我……”

这一行驴马烂儿足有八-九人。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在前面牵着牲口的有五个人,而在周围放风的有三四个。

陈楚扫了一眼,有些人鬼鬼祟祟的,充当看热闹的,两手插兜,或者背着手。

其实这些人里面也有他们的同伙,便是在打架的时候趁你不被,突然冲上来给你一下子。

一般便衣警察也有这么干的。

可见,这些人不是普通的、平常的小混混,可以说已经形成了规模,是一个集团。

或者说,这些人便是以前响马遗留下来的作风。

陈楚看了看四周地形,呵,这要是在抗战年代,这里的地势……差不多就是一个土匪窝了,尼玛,这破地方,啥都不盛产,倒是盛产土匪强盗。小说桃色乡野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他碰了碰夏跃进,低声说:“老夏,去告诉你那侄子,不要轻举妄动,你放心,他的马我能帮他要回来。”

“真的?”夏跃进的眼睛都红了,这杨柳村很穷,要是卖牲口这俩钱再让人讹诈过去,家里人上吊的心都有了。

而反观,几个带着葛博箍的收税的人,却视而不见,还是收着钱,就像眼前的事儿根本没发生一样。

夏跃进过去拦住那个半大小子:“春明,听三叔的,你爸老来就你一个孩子,你别干傻事……”

“三叔!他抢我家牲口!我妈还在医院病者哪,就指望这牲口多卖俩钱给我娘送医院去……三叔,咋整啊?”半大小子说这话眼泪围着眼眶赚,手里的刀抓的紧紧的,牙齿也咬的咯吱咯吱的,真想冲上去把几个驴马烂儿砍死。

夏跃进拦着他劝:“春明,你打不过他们,他们人多,你还是孩子,东西是小,人是大,没钱三叔借你的,你把刀放回去。”

几个驴马烂儿撇撇嘴,呵呵笑了笑:“小子,听你家大人的话,你家牲口不值那么多钱,我这一千一都给高了。”

几人说完牵着牲口往坡上走。原文163shenghuo.com

又有几个人过去,也牵了几头牲口,还有几头驴,把拴牲口的绳子系在半截车上,一行人上车走了。

陈楚皱皱眉,往前走了几步,又见一个农村女人扯着一个年轻人喊:“我的猪崽!把我猪崽放下!不给二百块钱一个俺们不卖!”

……

最后拉拉扯扯的,还是一百五被人强行买走了三只猪崽。

这时,在坡上,一个毛驴车,后面拴着三头驴,还没到沙坑,就被几个驴马烂儿拦住了:“卖驴啊?多少钱?商量商量……我他-妈-的问你话呢……”

……

陈楚苦笑一下,明白为啥青山镇要把杨柳村划给红塔村了,不就多了几个牛逼的混混么。

陈楚走到夏跃进跟前,老头儿眼里有些老泪浑浊。

“夏跃进,你放心,我答应你的事儿我能做到,你侄子的牲口包在我身上,但是……其他人我管不了,唉,我也只是个小村长而已。”

夏跃进有些激动,忙抓-住陈楚的胳膊:“陈村长,你……你真能帮我侄子把牲口要回来?没骗我吧?”

“呵呵,老夏啊,我陈楚的为人可能你还不了解,我这个人吧,其实就是正义的化身,有些人啊,嫉妒我,所以经常说我的坏话,他们都是嫉妒我的才华,让我无法施展,所以啊,我才在农村这地方窝住了你懂不?其实我的才能……算了,不说了。”

这时,夏春明和他爹见夏跃进对陈楚的态度,忙过来问:“这位是……”

夏跃进忙介绍:“二哥啊,春明侄子,这是咱们杨柳村新来的村长陈楚,陈村长已经保证了,肯定把牲口要回来,你们放心吧!”

两人看了看陈楚,不过十八-九岁的样子,不比春明大多少,这真是村长?真能把牲口要回来?

……

陈楚又转了一圈,又看到了沙坑内强买强卖的买卖。163生活网

他呼出口气,这属于历史遗留问题。

但还是好奇的问:“老夏啊,你说十里八村的应该都知道这地方强买强卖,咋还有人来卖牲口呢?”

“家里着急用钱呗,再说不在这地方卖在哪卖啊?”夏跃进叹了口气。

陈楚想想也对,这驴啊,马啊,猪崽啥的,在城里也卖不出去。

但转念想了想问道:“老夏,他们把牲口卖到饭店不行么?驴肉馆,狗肉馆,再不马肉也能卖个高价了。”

夏跃进咧咧嘴,摇头:“不行啊!农村人本分,虽然都知道牲口卖到饭店价格好,多卖点钱,但是谁家的牲口谁家都心疼的要命,不是缺钱谁能卖啊,但卖归卖,都希望卖给种地的人家,那样牲口还能活命,不忍心看着牲口被杀死吃了……”

因为好玩

陈楚点点头:“老夏,你说的我明白,但你看这些牲口落入驴马烂儿手里,他们难道不杀了卖肉么?”

夏跃进点头:“是这么回事,所以一般驴马烂儿去村里收牲口,老百姓都不愿意卖给他们,所以这些人就来这强买强卖了。”

“那镇政府,还有派出所就不管么?”陈楚问。

“管也是一时的,派出所的人来了,他们就走,派出所的人走了,他们再来,他们……都通气……”

陈楚笑了:“哦,你说他们都是一伙儿的对不对?”

夏跃进低着头,只是唉声叹气而不回答。

陈楚也觉得,这里面得有人撑腰,如果没人撑腰,这些驴马烂儿也不会这么猖狂了。

一般这些人在内蒙一带比较猖獗。

那地方是自治区,内蒙古深处有不少地方还沿袭着蒙古的彪悍民风和传统。

但有些地方,百里没有人家,驴马烂子在那地方生活得如鱼得水的。

陈楚先让夏跃进回家,自己在村里溜达着。

走到村子外面,他摸出电话又给邵晓东打了过去。

电话那边传来咚咚咚KTV的音乐声,这小子肯定又滋润的领着几个妹子去K歌了。

“晓东,你找个安静的地方听我电话。”陈楚说了一句。

过了十几秒,那边安静了下来,邵晓东呵呵笑:“哪呢楚哥?过来吧,我在韩潮KTV呢,这是新开的,妹子挺靓的,听说老板是个女的,还是个韩国人,没看见啥模样,看见了聊-骚聊-骚,争取睡了。”

“嗯,挺有理想的,对了,你对内蒙驴马烂子了解么?额……这边青山镇有人强买强卖牲口,把我的一个亲戚家的牲口给个抢了……”

“我靠!”邵晓东骂了一句:“楚哥,你等着,我这就召集人手,敢抢你家亲戚的?咱这就去干-他!”

“行了,我就问问。”陈楚咳嗽一声:“其实也不算亲戚,就是村里的一户人家,我现在毕竟是村长了么,最起码应该干一点当村长的事儿,这件事我想管管。”

“哦,是这样啊,行,楚哥我帮你问问哥们。”邵晓东挂了电话。

陈楚在村外溜达了十几分钟,邵晓东电话又打了过来。

“楚哥,我都问妥了。”

“这么回事?”陈楚看着北面高起来的山岗,像是一具横着卧在那的长龙,一眼望不到边际,上面树木依稀,再往北,便是连绵的,如同海浪一般的丘陵地带……

邵晓东咳咳一声说:“楚哥,要是你的事儿,咱们管管,至于是村民的事儿,我感觉犯不上,我一个哥们说,青山镇那一带有好几伙驴马烂子,他们有些是吃生米的,从内蒙那边过来的,有些是本土的驴马烂子,以前这两伙儿人一见面就打架,这两年不知道咋回事,和好了,有时候一起做生意,而且青山镇派出所也被他们给整明白了,按月上供,反正就是有人去告,派出所象征性的出警抓抓人,但警察在出警之前,都先给驴马烂子报信,驴马烂子跑没了,他们再出警,就这么点事儿。”

“呼呼……”陈楚挠挠头,眼睛眯缝着:“晓东,那你感觉这件事怎么办好?”

“嗯……楚哥,我觉得吧,咱们犯不上跟驴马烂子较劲,那些人不同于小混混,他们……他们是真砍真杀的,那些人生性,当然,咱们也不是好惹的,主要是事情不大,一个牲口就几千块钱,我看谈判算了,把那伙人找出来,咱们谈一谈,卖个面子,把牲口要出来,这件事不就解决了么?”

陈楚呼出口气,有句话叫强龙不压地头蛇,驴马烂子势力也不小,再者,也的确没多大的事儿。

揉了揉额头,陈楚想了想笑道:“好吧,晓东你那个朋友能联系到那货驴马烂子的么?就是抢了杨柳村村支书夏跃进二哥家牲口的那伙人。”

邵晓东嗯嗯两声,翻出一支笔记着:“楚哥,你放心吧,一般驴马烂子抢了谁家的牲口,他们都有记录,也都会摸清那家的底细的,这是他们那行祖辈传流的规矩。”

陈楚不禁哑然失笑,规矩?是啊,哪一行都有哪一行的规矩啊。

快到中午的时候,邵晓东打过来电话:“楚哥,联系上了。”

陈楚嗯嗯了两声,从村部走到外面:“说吧。”

“那伙人为首的叫李国强。”邵晓东咳咳了一声说:“这李国强他爷爷以前就是响马,他爸建国的时候当过土匪,他是家里的小儿子,三年前进过监狱,他还认识你们小杨树村的闫三,以前好像是狱友。”

陈楚嗯嗯两声:“他犯什么事儿进去的?”

“不是抢劫,就是重伤害,反正他犯的事儿多了,要是判刑能无期,很多是没有证据,没办法立案,还有人说他杀过人,在内蒙那一片,但有时候几百里没有人家,杀一个人往坑里一埋,只要自己不往外说,谁也查不出来。楚哥,这小子挺横的。”

陈楚点点头,要是不横,也不能吃这碗饭了。

“在哪见面?”陈楚问。

邵晓东道:“我想把他约到市里来,这毕竟是咱的地盘,但那小子好像不来,咱只能去他那了。”

“行,你告诉我地址,我去一趟。”

邵晓东苦笑一声:“楚哥,这事儿也有我的份儿,我带上兄弟们一起去。”

“算了,咱去谈事儿的,又不是去打架,你说的对,这东西也没多少钱,只要把牲口要回来,咱和他们井水不犯河水。”

邵晓东点点头:“哪行,楚哥我,加上严子,咱三个去。”

“行吧。”陈楚答应了一声。

邵晓东又道:“我现在开车过去,大概……半个多小时能到你们村,你在那等着我就行了。”

挂了电话没多久,夏跃进打来电话。

“陈村长,回家吃饭吧,小杏和小桃现在正包饺子哪。”

“老夏啊,不用客气,我现在不饿,晚上回去吃吧。”

夏跃进还想说什么,但忍住了。

陈楚在村部待了一阵子,外面传来停车的咯吱声。

一辆别克轿车停在村部边上,邵晓东跟长得粗-壮的严子下车走了进来。

陈楚笑了笑:“来,坐吧。”

邵晓东扯了一把椅子坐了下去,严子也憨厚的坐到一旁。

邵晓东四外看了看,摇摇头:“楚哥,你就在这当村长啊?这……这也太寒酸了吧,你说你图意个啥啊?”

“呵呵……好玩吧。”陈楚笑了笑。

邵晓东冲他眨了眨眼:“楚哥,你不会是……想在农村找处、女吧?哈哈……肯定是,城里女人处-女比大熊猫都少,还是农村的纯正,而且农村小姑娘还好骗,看见你这么年轻就是村长了,半夜肯定一堆一堆的往你被窝里钻,对不对?你说,你昨天晚上搞了几个处、女?”

桃色乡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桃色乡野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我的绝品校花4章

    原标题:我的绝品校花4章小说名:我的绝品校花第4章狭路相逢晚上自习课前,聂飞早早就来到了高一、三班的教室,在最后面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看着教室里窗明几净,教室外鸟语花香的,不禁回想以前在乡下上学的情景,那时候的教室风扇都没有一个,更别说空调了。此时教室里空调的温度却调得刚刚好,不冷不热的,真他妈的享受。见教室里只有几个男同学坐在边上吹牛,刘强又在寝室洗他那几件旧得不行的破衣服,于是只好独自一人先来到了教室,最初的想法是多认识几个漂亮的MM,以后好作为重点对像,但一想到美女,聂飞就又想起下

  • 亿万圣修武神4章

    原标题:亿万圣修武神4章小说名字:亿万圣修武神第4章星技短时间内,要将星法提升上去,无疑是难如登天,不过要融汇一套星技,对叶无极来讲却颇为简单。赵聪那家伙迟早要来报复的,虽说,那等货色完全入不了叶无极的眼,但他身后的赵孽,却是一名地地道道的星修,不得不防!基于这个原因,融汇一两门星技护身,就变得尤为重要了。“指法、爪法深奥难懂,颇为难练,就算了。”叶无极心里隐隐有了目标,掌法不是他的喜好,因此也放弃掉,至于剑法以外的兵刃星技,一律无视。那么最后就剩下拳法、剑法和身法三样选择。拳法类,自然选择最为

  • 不朽传道奇人4章

    原标题:不朽传道奇人4章小说书名:不朽传道奇人第4章显露点真本事半夜!叶芷函又睡下了,并非她贪睡,而是之前的她一直很忙碌,难得今天能有机会多睡一下。到了明天集团又会有一堆事情,并且还要补上今天没完成的,很多人都羡慕总裁权力大又有钱,可其中的艰难谁又能体会得到?林辰回房了也并未睡觉,他盘腿坐在地上,双手犹如打太极一般缓慢的挥舞着!“圣武真经!”林辰默念了声!他身上一直带着个锦囊,是阿诗最后留给他的,里面装着一张巴掌大的白绸,上面正是记载着林辰炼的圣武真经,虽只有上半部分,但已经让他受益匪浅了。那组

  • 戎马半生为君颜4章

    原标题:戎马半生为君颜4章小说名字:戎马半生为君颜第四章儿戏“稹皇帝那叫一个难过啊,几乎没哭断肝肠!在灵堂上口里不断喊着,‘早知如此’‘早知如此’。”“稹皇帝要是早知柳娘娘会命断京都,怕是宁愿再忍十年相思之苦,也不会催着柳娘娘回京吧?”“一代奇女子,一代奇皇后……”说书人的故事在叹息里终止,赋雪在整个后半程故事里眼底都波澜不惊,她只是安静听故事,安静的听周围此起彼伏的感慨,安静的一口一口啜着冷茶默默无语。世人心中的故事……世人心中的自己……居然这么可悲可怜吗……究竟是谁,允许你们用这样充满同情的

  • 灿烂笑颜为君开4章

    原标题:灿烂笑颜为君开4章小说名:灿烂笑颜为君开第4章不正经明月花园是陆氏和鸿升共同开发的一个高档小区,正是黎曼负责的案子。没想到她突然提起这个,大家都愣了神,陆景杼有些意外的看了她一眼。陈经理打着哈哈道,“case的事回公司再谈,饭桌上我们不提公事……”“那不行,”黎曼笑道,“刚才王总还说是谈生意呢,这谈生意就得有个谈生意的样子吧?”“况且鸿升这次是占大头,我们陆氏并不是做地产生意的,这次完全是看了王总的面子才投的资,一应的设计加宣传都是我们包了,再要两个百分点的利,并不多,您说是吧,王总?”

  • 横推仙道4章

    原标题:横推仙道4章小说名字:横推仙道第四章丹殿第四章丹殿“听说叶家的那位三少爷逃出来了?怪事,好好的少爷不做,难道想自立门户?”“老兄,这你就孤陋寡闻了,叶家的三少爷那是叶天醉酒后和一个奴婢生下来的种,在府里一直不受待见,这种时刻受到百般欺凌的日子,换我我也不乐意。”“啊?不可能啊,我记得叶家的老主人可是最喜欢这个老三的,小时候还抱着他逛街呢。”“这都什么年代了,叶老爷去世后叶天成为家主,他那种尖酸刻薄唯利是图的小人谁人不晓?”叶凡的出逃成为了不少路人茶余饭后的谈资,这两人的身边本来无精打采眯

  • 怀念的那件白衬衫4章

    原标题:怀念的那件白衬衫4章小说:怀念的那件白衬衫第4章共同进餐白柯寒看着身旁专注地开车的殷子琛,目光有些复杂,他的侧脸仍旧完美到无可挑剔,绝对有着让女人为之沉迷的资本,也难怪姐姐当年会对他那么死心塌地。似乎是察觉到了她的目光,殷子琛冷淡地目光有些探寻地向她看来,她却收回了目光,看着窗外的风景,不再看向他。一路上很是沉默,黑色的轿车无声地以完美的动作停在她家楼下,白柯寒解开身上的安全带,看也不看身旁的殷子琛一眼,低声说了句,“谢谢。”然后不等殷子琛开口,便迅速地打开车门离开了。看着白柯寒离开的身

  • 危险人物4章

    原标题:危险人物4章书名:危险人物第4章:电话叶千走了出去,来到外面看着眼前的这些繁华的都市,内心不禁一阵感叹。原本他是要去警察局报道执行那个上面派的任务的,但是现在老爹的事情出现了,只有把那个任务先放放了。不过,叶千也是知道,自己现在这个样子直接去找哪些政府官员或者房地产的老板张行理论的话,恐怕人家还不一定会鸟自己。如果直接来硬的,叶千当然不会在乎,一个堂堂兵王哪里会畏惧这样的小人物,但是,他不敢,他怕引起对方的报复,自己倒是不怕,怕就怕这些垃圾对黄伯他们这些老人下手。于是,想想下硬的不行,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