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小说逆天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1/1 18:39:41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逆天

第8章凶兽

郑启铭冷眼看着郑榆,道“畜生,不知从哪来了点本事,也来卖弄。版权163shenghuo.com”有转身看向郑启英,云哲宗主点了点头。

郑启铭转身向身后命令道,“去给我好好的搜”以郑琦为首的少年弟子们一窝蜂的冲进郑榆的小屋,郑榆听得自己屋内丁丁当当的响着,双眼好像要冒火一样,可是刚要说话就被旁边人捆了两个巴掌,话也说不出来了。

郑琦等人将院内细细搜查了一番,自然是什么都没找到,只得悻悻的回到郑启铭身后。眼神仍是狠狠的看着郑榆。

此时郑启铭身后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说道“总管,既然人没找到,事情也怪不到郑榆,还请总管饶了他吧。”郑榆仔细一看,发现正是在云哲派中唯一关心自己的老人,吴伯。

”老东西,用不着你给这个魔种求情。163生活网”郑琦也不忌讳,全都说出来,郑启英却一皱眉,伸手拦住郑琦,也不愿多说,只是一挥袖,转身走了,其他人见宗主走了,自然也全力跟上。郑琦却走在最后,朝仍在地上躺着的的郑榆呸了一口,转身走了。

只剩下郑榆,孤独的躺在地上。双眼流下的泪,带着磕破眼角的鲜血,分不清楚。

自己竟然被这样的欺负,他们完全不曾理会自己,完全不当自己是个人,好在,唐彩儿真的不在这里,她逃离出了这个地方。

不知道过了多久,郑榆才自己爬起来,这是他第一次和人过招,以前都是自己被动的挨打。虽然自己只是胡乱的出手,可是毕竟对方是真正的高手,这种感觉让郑榆难受之余多了一丝憧憬,自己终究要打败他们,打败看不起自己的人,打败这个折磨自己的贼老天。网站163shenghuo.com

自己该怎么办,郑榆自己问着自己,唐彩儿虽然不曾落入郑家,可是自己以后,是否还能再见她呢?不过既然身体终于可以修炼,郑榆也就不再去想更多,默默地回了屋子,收拾起被打落的物件。其实他的小屋简朴的什么都没有,可是仅有的几件家具仍是被打碎拆烂了,郑榆叹一口气,虽然自己心里狠得要命,却一直到现在凭自己万万不行,只能隐忍下去。

簌簌,一阵脚步声再次响起,见到吴伯出现在门口,郑榆连忙迎下去,他知道眼前的老人为自己说一句话需要多大勇气,吴伯却做手势不让他说话,只是急急忙忙给他一张纸,说了一声,彩儿小姐让你去这里。然后就转身离开了。

郑榆看着手心的这张纸,上明华的很明显是后山的地图,里面却标着一个山洞,莫非,姐姐她留了什么东西给我么。

他没见到的是,外面的阴影处,一个身影冷冷的看着吴伯离开。

郑琦看着里面的郑榆看了看字条,然后回了房间,自己冷笑一下,心道,你们到底逃不脱我的手里。小说逆天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原来,本来唐彩儿昨晚与郑琦吵过,心里仍然放心不下郑榆,于是便去郑榆房间想找他说一会话,可是却发现郑榆已经不在,心下不禁一惊。本来他只想让郑榆过得好一点才甘心嫁给郑琦,如今怎么着都不得见,心下一惊,便朝向悬崖信步走去,她修道已成,只是定睛一看,便知悬崖之上已有人滑落下去,心里自然知道那个人是谁。不想自己本是好心,却害了自己关心的人一条性命,当即回身云哲,收拾行装,自己山门的招呼也不打,就要离开云哲走了。

正巧唐彩儿将要离开之时,却被郑琦截住,唐彩儿含怒之下,全力出手击退郑琦,闪身不见。与此才惹出郑琦引众人搜查郑榆屋内之事。可是郑琦不知道事情经过,只道是郑榆藏起唐彩儿,所以一身怒气都发在郑榆身上。

搜不到人,其他人自然都回去了,可是郑琦却不死心,蹲守在郑榆院外,果然见到吴伯送来东西,自己推测便是那唐彩儿的藏身之处,不禁暗喜道,到时候抓你们人赃并获,看你们还有什么好狡辩的,唐彩儿啊唐彩儿,叫你对郑榆这个废物如此上心,我便让你身败名裂。说明163shenghuo.com当即打定主意,要跟在郑榆身后,抓住两人,一洗自己被人逃婚之耻。

郑琦整理好身上法宝,心知郑榆虽是个废物,唐彩儿却手段高强,自己恐怕无法胜过她,要找个好帮手才行。转念一想,今日郑榆与自己二叔动手,虽未伤了二叔,终究让他颜面有伤,想自己这个二叔平日最好面子,受了这一口气,必然要报,于是打定主意要找他一起,便走向自己二叔的房间去。

当下郑琦来到郑启铭房外,不曾敲门进去,却听到门内两个人声音传出,两个声音自己都熟悉异常,一个自然是二叔郑启铭,另一个却是自己父亲郑启英。本来这两个人说话,自己没什么好避讳的,可是两人说话声音小的异常,令郑琦心下起了好奇心,不敲屋门,只是附身听去。

却说房内正是郑启英郑启铭这对兄弟,两人本在商量要事,可是两人是何等能耐,郑琦不过蓝光等阶,发出声响怎能瞒过两人,只是两人知道门外是自己宠爱之人,也就不叫破,只说一些琐事,郑琦在门外听了半天不得其门路,只得悻悻离开,盘算着盯紧郑榆,找机会叫上二叔去捉两人。

郑启铭听得门外无人,这才转向自己的大哥,面像森然道“大哥,那小畜生是不是要现在就除去,以免后患?”

郑启英默默想了一会,摇一摇头道“此事不急,虽说不知因为什么那小畜生可以修炼,可是看他能耐不过尔尔,应该只是偶然而已,与魔宗无关。阅读http://www.163shenghuo.com/这些日子不少暗潮涌动,唐彩儿逃婚更是让我们云哲大折脸面,这样下去误了魔尊的大事,死都不足以谢罪。”

这郑启英身为正道大豪,竟然在为着魔道做事,口称魔尊。而郑启铭也好像习惯一样,根本不曾在意。

云哲这两大巨头,竟然是魔道中人!

“也好,是我冲动了。”郑启铭一躬身,面上道了个歉,心里却道“你不让我去除了那个畜生,我这口气便自己报了,你也怪不得我。”

两人就在房中再度商议他事,不多时郑启英离去,郑启铭正要出去转上一圈,却看到郑琦迎面而来,显然有事找他。

郑琦见了郑启铭过来,心中大喜,刚刚郑榆出了门朝后山去了,显然是去找唐彩儿那小贱人,自己急忙跑来找二叔相助,却正好碰上,岂不是天助我也。

当下郑琦来到二叔旁边,道“二叔,我已经知道那两个人的去处了。”

郑启铭愣了一下,自己已被郑琦带错了一次,失了颜面,如今郑琦再提,不禁心里不满,问道“你这消息到底准是不准,我可不想再白跑一趟。”

郑琦当下将自己所见之事一一细说,郑启铭不禁颔首道,正是这样了,事不宜迟,现在就走。

于是二人也不通知别人,郑琦想亲手羞辱两人,郑启铭更是要报丢了脸面之仇,两人都不想太多人知道,所以立即出发,随郑榆前行。

而此时的郑榆正在前往后山的路上,冥思苦想到底山洞之中究竟有些什么。

郑榆走进山洞,静静看着黑漆的洞顶和那些水汽,不仅惊讶竟然这后山还有这样的地方,自己往来多次却从未见过。

唐彩儿的地图里注明了,要自己来这里取东西,真不知道她怎么会知道这里的。

郑榆催动身体的玄气,灌入佛珠之中,一阵清白的光芒闪现出来。郑榆发现这佛珠之内蕴藏着不知多大的能量,自己可以从中吸取,而且催动时只用一点点玄气即可。

佛珠慢慢升到郑榆头上,青光照亮四周,郑榆信步朝前走去,山洞不大,里面也不算潮湿,郑榆慢慢朝里面走去,想着到底唐彩儿留了什么给自己。

可是不想自己走出好远,山洞却迷乱无踪,也不知道怎么走才是对的,慢慢竟然迷失了方向。

吱吱,一只小东西从里面跑出来。郑榆仔细一看,惊讶认出这东西竟是一只罕见的灵狐。

郑榆平时身子弱,虽然热衷修炼身体却不堪重负,所以空闲时间只能看些书籍,因此他知道眼前这东西名为七巧灵狐,通体雪白,头生四耳,有名的聪明伶俐,悟性极高,大半都可以向人类一样修炼得道。

郑榆仔细看向眼前的灵狐,却发现这灵狐颇为慌张的奔跑过来。本来灵狐生性胆小,见人疾走,不想这一只竟然一下钻进他后面,两只爪子紧抓着郑榆裤脚,吱吱哀叫着。

第9章战斗!战斗!

郑榆正迷惑之间,突然感觉到一阵强大气息传来,一股暴虐的感觉好像从心里传出一样,几乎要引得他仰天长啸,正在他气血翻涌的时候,那小灵狐忽地窜上郑榆身上,朝着郑榆脖子狠咬一口,郑榆一痛,心神也清醒过来。

而同时头上的佛珠也发出白光,沐浴之下的郑榆只觉灵台一阵清明,仔细想想,知道自己刚刚竟被这一声嘶吼引得气血上涌,如非灵狐及佛珠,恐怕现在已经爆体而亡了。

而对面究竟是何等凶物,仅仅一声嘶吼就险些断送自己姓名。想来这灵狐也是被那凶物逼过来的。当下郑榆心头一阵害怕,毕竟此等凶物已非人力所能顽抗了。

可是唐彩儿留给自己的东西尚在前面。郑榆自己鼓了鼓勇气,仍旧向前走去,那七巧灵狐就趴在他身上,也不下来,全身颤抖的躲在他的身上。

才走几步,前面一个拐角出现,而凶物嘶吼之声忽然转大,其中更是夹杂着人类呼喊之声。郑榆忙忙走过拐角,只见一片空场只见,一只凶兽与一个人类对持着,两个生物身上都是红光闪烁,映得洞中妖艳异常。

郑榆乍见那凶物,不禁惊得长大了嘴巴,这东西吼声慑人,不想长得也是如此恐怖。那凶兽是四肢着地的物种,长的灵师一般,可是身上长满的不是柔顺的鬃毛而是倒刺。脖颈以上竟然长着两个头颅,四只铜铃般的大眼,两张血盆大口不停嘶吼着,每个头嘴角都是满满的口水滴到地上,周身暗红色,看着就令人厌恶的样子。饶是郑榆读过的书籍丰富,却也叫不出这东西的名字。而身上的灵狐一见这东西,马上蜷缩到郑榆衣领之中,抖着不敢出来。

而与凶兽对峙那人郑榆自然也认得,正是刚刚与自己动过手的云哲派大总管,郑启铭。

这一人一兽互相打量对方,都知道碰上了平生罕见的对手,一时间身心注意都在对方身上,都没注意到郑榆的出现。

那怪兽见眼前人类许久没有动静,嘶吼一声,左边的头颅一张嘴,竟打出一道闪电过来。郑启铭吃了一惊,冷喝一声“好畜生”双手结一个道印,道一声开,自双手之间竟然凭空出现一柄折扇,折扇在胸前缓缓打开,那闪电来势迅速,在折扇之前却被牢牢困住,不得前进一步。

原来那折扇乃是郑启铭自己修炼的法宝,不必随身携带,已是融入身体之中,用时也是得心应手。

当下郑启铭见挡住进攻,得理不饶人,伸手抓住扇柄,大喊一声着,将那折扇掷了过去,可是怪兽全然不怕,四足用力,跃在空中一个翻身躲开,两个头颅一起向郑启铭撕咬过来。

可是郑启铭身为云哲总管,一身道法已入化境,当下默念道法,那飞出折扇直转而来,比去时还快,而自己双臂向上一架,两道红光直冲凶兽,那折扇带起破空之声,自凶兽腹部划出一道大口子来,怪物吃痛,急急跃下,摆好防御样子,不敢轻易试探。

这边的郑启铭也吃不得好,只是一架,顿时蹬蹬蹬倒退三步,口中一甜,一口血喷了出来。

第一番交手下来,两者都吃了一些亏,可是那凶兽只是慢慢踱了几步,也不管伤口撕裂的痛楚,竟然再度扑上,右边头颅竟然喷出赤红火焰来。直冲郑启铭而来。

这边郑启铭心下一惊,不想眼前这东西如此凶悍,自己气息不稳,再硬拼难免吃亏,可是闪躲几下,就知道自己选择错了。那怪物动作敏捷异常,自己仗着云哲独家的游云身法才勉强闪躲,可是眼见那凶兽一下比一下悍勇,郑启铭心下大怒,自己竟是被一个畜生玩弄到这种地步。把心一横,周身红光不要命似的冒出来,当下打开距离,一声暴喝,张嘴咬破左手虎口,就将鲜血然在那折扇之上。折扇受了这一激,嗡嗡直响,那郑启铭身体缓缓飘起,双目之中仿佛怒火燃烧,“孽畜,受死!”

郑启铭单臂上指,然后瞬间滑下,一道火焰随之直冲怪物,却被怪物躲开了。郑启铭嘴中喝道“赤炎之沙,幽梦寒骨,御我所欲,杀我所杀!”言罢,又一口鲜血喷在折扇上,折扇受了鲜血刺激,竟然变了形状,整个扇面消失不见,剩下的十二支扇骨在郑启铭周身环绕着,随着他的剑指引动,从四面八方砸向眼前的凶兽。

那凶兽一直到这一招霸道之极,虽然自身凶悍也不敢托大,就地翻滚跳跃,躲避着寒铁扇骨的追杀,可是这一招乃是郑启铭修炼数十载的杀招,岂是轻易就可躲开的。怪兽腾挪数下,最终被那一支扇骨自肩膀打穿,随后的四只扇骨全部没入腹中,那怪物大吼一声,躺在地上抽动片刻,终是不动了。

郑启铭见终于击倒这怪物,心下大喜,他知道这等修炼得法的凶兽都有一颗内丹,得之可得极高修为,眼前这凶兽手段差自己不多,想来内丹也一定不差,自己得了一定能突破驻足好久的瓶颈。想到这里,郑启铭心血翻飞,稳一稳翻腾的气血,走向怪兽,反手握住一支扇骨,就要剖开凶兽的头颅。

却说正在郑启铭以为自己大获全胜,手臂伸出去剖那凶兽的头颅,不料一声吼叫震破耳膜,那凶兽翻身而起,左边头颅一口咬下郑启铭伸出的左臂,当下巨齿合起,整条左臂被它硬生生撕了下来。

啊。那郑启铭不防此变,被凶兽摆了一道,失了一条臂膀,可是他也是成名人物,心思果决,当下忍着剧痛,翻滚到一旁,哪里还有半点平日里的大高手形象,断臂出鲜血喷涌而出,沾得衣衫脸上皆是,疼痛使他一张脸好像恶鬼一般骇人,不复平日里的模样。

此时的郑启铭已经陷入疯狂,自他出道以来,凭着云哲的威名,自身可怕的实力,在哪里不是听他的被他耍弄,可是如今自己竟然被一只畜生算计还失了一条臂膀,要知道这对重面子的他来讲是多大的侮辱。他已经不再考虑着自己的死活,唯一想做的,就是杀了这个东西。

郑启铭一脸阴沉的爬起来,双眼冒出的不再是红光,而是妖绿色的光芒,他默念着一段模模糊糊的咒语,明显已经不是云哲的功法了。刹那间,周身红光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竟然是妖异的绿光,而断臂处流出的,也已经不是赤红的鲜血,同样便成了绿色。而他已经感觉不到疼痛,反而和眼前野兽一样,嘴角流出口水,也在不断的嘶吼着。

就算郑榆没有修炼过云哲的高级功法,也知道现在的郑启铭用的,绝不是云哲道法,甚至不是正道的功法,那是邪术!

郑启铭阴森森的开口说道“冥冥阴途,令处鬼至。魔宠升天,魔宗现行。弟子恭请魔宗上身!”妖绿色的郑启铭,马上就要入魔,他已经变的疯狂,而身体处处液流出那种绿色的液体,令人恶心而害怕。

郑榆知道,郑启铭无论输赢都活不成了。

郑榆惊讶的看着眼前的妖魔之战,眼前的郑启铭已经不能算是人了,云哲派,究竟还有多少自己不知道的秘密?

那凶兽也打起十二分的精神,看着生平不曾遇过的劲敌,四只眼睛滴溜溜的转着。

郑启铭诡异的一笑,现在的他,半点宗师模样也没有,浑身绿气直冒,张嘴一吐,一颗丧门钉带着一片绿色邪光打向凶兽,那凶兽双头一起怒号,竟也同时张嘴,吐出一金一红两道光束,那两道光融在一起,同时抵住郑启铭的绿光,两者一齐用力,山洞之中各种光芒闪烁着,噼啪之声不绝于耳。

郑榆知道,如今两人双双拼尽全力,两道光束纠缠在一起,互相倾轧着,这两道光就是他们本体真元,只消一方稍有后退,就会被另一个的本体能量打的神魂俱灭。

郑榆也不知自己应该如何去做,他对云哲已经失去信心,自然不会有相助郑启铭的想法,可是身为修道人,眼前凶兽自然也不可相帮,所以郑榆选择了在一旁静静观看。

就在他思考这一刻,场上局面再次转折,眼见郑启铭的绿光逐渐压过凶兽,那凶兽破釜沉舟的怒吼一声,左边头颅竟然突然爆裂开来,一颗泛着红光的珠子从中飞出,正是这妖兽的内丹!

那内丹被凶兽生生逼出体内,妖红色的光芒越闪越亮,在半空中滴溜溜转着,凶兽收回仅剩的光束,全力催动着内丹。

砰地一声,内丹竟然也爆开来,顿时,一股剧烈的震荡向四方传播开来,近处的郑启铭被猛烈一冲,倒飞出去,那凶兽虽然失去一颗头颅,痛得要命,亦知道关键时刻马虎不得,当下直扑郑启铭,郑启铭尽全力躲避,仍然被撞到,顿时一股大力真冲四肢百骸,浑身绿光竟然被打的消散,跌倒在地上,脸色也变为正常,倒在地上不断咳血,虽然不死,却也被破了邪法,一时无法战斗了。

而郑榆本来只想在一旁看着,不想两者激斗至此,竟然逼得那妖兽自爆内丹,一时自己也躲避不开,他修炼功法浅薄,挡不住这股冲击,也被击倒在地,那灵狐自他衣领中被甩出,不禁吱吱叫着。

逆天》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逆天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过期不候,前夫请自重8章

    原标题:过期不候,前夫请自重8章小说名字:过期不候,前夫请自重第八章带点感情说原来是刘韵发过邮件后没收到她的回应,所以特地打电话过来确认。骆荨表示已经收到,并且跟许风传说过原因后便提着包包外出了,目标自然是梧桐巷112号。悦安街梧桐巷属于滨城越城区,是历史比较久远的一个区了。近几年滨城发展迅猛,一些旧区改造就势在必行,但梧桐巷不但没有因为历史久远而被改造,反而因为以前的城市设计师规划的当得以保存了下来,成为了滨城的一大特色,连房价都翻了好几倍!一路匆匆赶到越城区,驻足在梧桐巷112号前,骆荨才清

  • 完美宠婚:国民影帝是女生8章

    原标题:完美宠婚:国民影帝是女生8章小说:完美宠婚:国民影帝是女生第八章沈爷怒怼萧爷,老子不爽就针对你沈爷暴怒,后果很严重。十分钟后。铂金帝宫整片区域电脑全部瘫痪,包括保安系统,所有的电脑屏幕只有一只猪在那里扭着屁股。一只猪……扭屁股……这种东西在平日里,萧爷怎么会放在眼里。今天!他似乎感觉到对方在提醒他今天被扒裤的事。修长的手指一下一下的敲击着鼠标,那脸上阴晴不定,嘴角的笑容令人恐慌。整个房间空气瞬间暴跌20度,萧莫言站在门口都冷得不由的打了个哆嗦。“立刻安排人去调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 独宠豪门契约妻8章

    原标题:独宠豪门契约妻8章小说:独宠豪门契约妻第8章你身上还有钱吗?病房中的墙特别白,是一种灰白,一种惨白,这种白就如同一种虚假的纯洁,一种虚假的安慰一般!米妈坐在病床旁边的小凳子上!米苏在一旁忙碌个不停!米诺终于忍不住了在一旁皱着鼻子道:“我先回学校了!”从爸爸进了病房,米诺就一直在病房中喊着什么病房中有味道,什么都没有给帮上一点忙不说,反倒一直在那里嫌这嫌那,看她的样子,着实像一个在宾馆中挑剔自己房间的房客!米苏看了一眼米诺没有说话,妈妈在一旁看着米诺心中虽然不悦但是最终还是对女儿的不舍占了

  • 太阳的后裔8章

    原标题:太阳的后裔8章书名:太阳的后裔第8章再好不过她的面容虽然苍白,身段却极为曼妙玲珑,晚上只是穿了一件有点低领的白色衬衣,屈身的时候,露出若有若无的光景。她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姿态,从外人看起来有多么暧昧。她微微弯下腰,樱唇微动,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看到某个座位“唰”的一下,就站起来一个高大的身影!席可然被吸引了注意,便直起身来,也就避免了刚刚弯腰的那一抹春光的泄露可能性。林子刚开始也是懵的,不明白某人好端端的怎么站起来了。很快,林子后知后觉地留意到席可然的衬衣领口,这才反应过来,暗暗唏嘘了口

  • 冷情老公,解约吧8章

    原标题:冷情老公,解约吧8章小说:冷情老公,解约吧第8章现在还误会我吗可是路勉却抢先一步,直接拽住了何扬晖的胳膊,然后稍微一用力就把何扬晖推倒在地了:“这里是宫先生的地方,由不得你胡闹!”“路勉,送客。”宫祁睿看到何扬晖已经从地上爬起来了,一副还打算为自己辩解什么的模样,于是就下了逐客令。路勉也不给何扬晖任何哀求宫祁睿的机会,拽着何扬晖的衣领,便将他拽出了宫祁睿的办公室。可何扬晖的辱骂声还是字字清晰地落入她的耳中。江玥璃失魂落魄地耷下脸去,甚至忘了,自己此刻还坐在宫祁睿的腿上。“现在还骂我吗?”

  • 婚意绵绵,男神太高冷8章

    原标题:婚意绵绵,男神太高冷8章小说名称:婚意绵绵,男神太高冷第8章被扫地出门“姜南希你不要太过分!南浩对我才是真爱,你本来就配不上他。”霍温迪有些恼怒,声音也不由自主的提高了,惊动了别墅中的霍父霍母。见是姜南希,两位长辈脸上都没有什么好脸色。不管怎么说,霍家在江宁市都是有头有脸的家族,原本好好的宴请宾客的婚礼,没想到竟闹出了那么大一出笑话,简直就是丢尽了霍家的脸。“姜南希,你还有脸回来?”程玫一开口,就是兴师问罪的架势。霍成伟虽然没有说话,但是紧抿嘴唇的表情也写满了对姜南希的不悦。姜南希知道自

  • 流年已尽爱未凉8章

    原标题:流年已尽爱未凉8章小说名:流年已尽爱未凉第8章这是个秘密“好哒。”安小贝举起刀叉,哗啦一下,鹅肝一分为二。“妈咪,你不吃吗?”吃?她哪里还有心情去吃?安雅摇头,有些焦躁不安的看了一眼时间,目光不经意的扫过桌上的小纸条。眼前龙飞凤舞的签名她曾经见过许多次——在华娱集团总裁办公室的办公桌上。想起在那张宽大的办公桌上曾经和司慕寒上演的情节,安雅脸‘唰’的一红,不自在的转开了视线。可细想一下,她心中却又陡然间滋生出那么一丝的忐忑。瞟了一眼大快朵颐的安小贝,安雅佯装做不在意的模样,试探性的凑近了问

  • 我曾深深爱过你8章

    原标题:我曾深深爱过你8章小说名:我曾深深爱过你第8章洽谈,速战速决戚晚开门见山,思维逻辑清晰明确的很,甚至没有一句废话。薄成钧的神色平静,幽邃的目光微微抬起,别有一番意味的望向戚晚,语气微扬,“话虽这么说,可你有什么自信就认为我们一定会跟你合作呢。薄氏帮助凯莎,换句话说,便是引狼入室。”“中国还有句俗话,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戚晚说着,一双清澈自信的眸子望向薄成钧。谈恰之前,自己早就把一切问题都预料到了,而此刻薄钧说的,也尽在戚晚的预料之内,“剧我分析,薄氏厚积薄发,几年之内迅速站稳商业圈首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