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小说绝世医生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1/1 19:53:39 来源:网络 [ ]

小说:绝世医生

第8章当务之急

“她也会?”

“嗯,可好吃了,那天可是把我和允舒都吃撑了。推荐163shenghuo.com”小翠又开始把那天苏晓悦小姐给她和允舒弄吃的事儿津津有味的给七皇子讲了一遍。

七皇子差点听得连肚子都感觉不到饿了。

两人就这么样聊着,才发觉天色已经渐渐的暗下来了,已经到了黄昏的时候。小翠这才惊觉说:“看我,主子,我这立刻就给你去做吃的,苏晓悦小姐的,以后你再吃吧。”

现在洛轩皇子倒不是很在乎吃了,怎么样才能见苏晓悦小姐一面才是当务之急。

父皇跟自己下了命令,说不许我出去,那么,要看苏晓悦小姐的话,那就只有让她来这里了。找个什么样的借口呢?

没有别的办法可想,只能找小翠帮忙了,虽然感觉有点不好意思。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

一边吃着小翠捧来的美食,一边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小翠。

“主子,你就老实跟我说好了,你是不是想要看看苏晓悦小姐?”所谓的人小鬼大讲的就是像小翠这样的人的。

她居然也看出了洛轩心底里面的那点秘密。

咳,其实,还真的算不上是什么秘密的啦。小翠虽然年纪不大,但是,正是那种对爱情最为敏感的十五六岁,虽然跟自己的主子问这个有点不好意思,但为了这么好的主子的幸福,小翠也豁出去了。

洛轩既不点头,也不摇头,继续着刚才看小翠的样子。

“不想让苏晓悦小姐知道,我帮你想想办法。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小翠低头凝神思考了一下,“嘿,有了,我就说我看见我们园子里有种很特别的植物,可以当药物的,央求苏晓悦小姐过来,主子,你就可以好好的看啦。”

这个办法实在是太好了。洛轩连忙点了点头,“快去。”

小翠用一种带着点鄙视的眼神看了主子一眼,嘴里还嘟嚷着说:“想要见苏晓悦小姐就不能直接说吗?”

不过,这句嘟嚷的话偏偏让洛轩皇子听见了。

“回来。”洛轩皇子厉声喝道。

“干……干嘛?”刚才还好好的主子,这是要翻脸了吗?小翠心里想,都怪自己这么久没见他,居然忘了自己还是奴婢了,叽里呱啦说了这么一大堆的话。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要是苏晓悦小姐知道我回来,我就把你的皮给扒下来。”说完,还用快要杀死人的目光看了小翠一眼。

“好,我明白了,主子。”小翠回答的声音中多了几分害怕,就连眼神也没有了刚才的明亮。

看来,往常姐妹们经常讲的伴君如伴虎就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听小翠说刚刚发现了一株草药,苏晓悦当然是不怕天快要黑也要赶过来的。

允舒当然也是要跟过来的。原文163shenghuo.com她最近跟小翠打的火热。特别是小翠和苏晓悦姐姐那次回村子看病之后,觉得小翠是一个信得过的人,两人的关系也就更近一步了。

“你怎么这么晚才来告诉我们呀?”允舒首先开腔问道。

“我这不是一发现就来找你们来了吗?不说苏晓悦姐姐这种对医药有特别研究的人感兴趣,最近跟你们呆在一起的时间多了,我对这些特别一点的植物,也是情有独钟呢。”小翠巧妙的解释着。

“是呀,是呀,我也是跟苏晓悦姐姐在一块儿多了,每次看到一些平时不是很懂的植物,就要想想,这是不是一种我们不认识的草药呢?”允舒很有同感的附和说。

苏晓悦在旁边听了,很有成就感的点了点头,“你们能够这么做就对了,告诉你们,这当医生的,首先要培养的就是观察能力,不仅要观察我们需要的草药,还要观察病人的细微变化,明白了吗?”

“小姐,你明白的道理多,我们都听你的。网站163shenghuo.com”允舒点点头,“我要是有苏晓悦姐姐你的一半知识,我就知足啦。”

“去,你的要求可真低。按你现在这样的能力,不认真学习的话,或许连我的一半知识都得不到,要是很努力很努力的话,或许不用半年,你都超过我了。”一说这个,苏晓悦就有一种隐隐的不安从心底下浮泛起来,允舒真是自己心头的一块病啊。

苏晓悦自己也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儿,怎么天天都有种不属于这个陈国的下意识存在。

是因为自己没有真正可以依靠的人吗?还是自己的骨子里头总想着回去?……反正现在还想不明白。

“小姐,我为什么要超过你呢?”允舒说着,然后走到了小翠的旁边,用自己的胳膊捅了一下她,“小翠,我们跟着主子一起生活就好了,反正有主子吃的,我们当然也饿不着,是不是?”

“是啊,是啊。”小翠笑嘻嘻的回答,然后勾肩搭背的在晓悦的面前扭着屁股往前面走去。

“越来越没个正形了。”苏晓悦在后面嘀咕说,不过,看见如此融洽的两个人,她心里还是很高兴的,毕竟这皇宫里面,能够有这样关系的人,并不多啊。

哈哈,看来我苏晓悦的功劳还是大大的。

去到小翠所说的什么特别的植物的地儿,当小翠指着那棵所谓的特别植物时,苏晓悦差点就要骂起娘来。

“你个好小翠,这不是很平常的车前草吗?”

“这是车前草啊?”小翠装着一副吃惊的样子,“可能我记错地儿了,现在天又快黑了,我都忘了究竟是哪里了?”

小翠带苏晓悦到的那个地方,刚好就是洛轩皇子可以从窗户里一览无遗的好处所。

洛轩皇子看见苏晓悦跟允舒和小翠两个嘻嘻哈哈的走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想条被拉紧了的橡皮一样,屏着呼吸从窗户往外看去。

好像苏晓悦小姐瘦了点,但是,看她的精神却是很愉快。等苏晓悦越走越近的时候,洛轩皇子不得不稍稍的侧了一下身子,他真担心苏晓悦小姐会不经意的往自己的窗户里看过来。

也幸亏他藏得快,当苏晓悦发觉自己看到的并不是珍稀的植物之后,她真的抬头往洛轩皇子的窗户里看了一眼,然后还低声的跟小翠说着什么。

洛轩真希望苏晓悦小姐问的就是自己的情况,但是,他有害怕她问小翠的就是自己的情况,因为小翠这个丫头,说话经常不经大脑的,要是不小心把自己回来的消息透露了出去,那可怎么办?

苏晓悦小姐一定又要跟我赌气了吧?起码现在洛轩知道的,是苏晓悦小姐在后方还是很想念自己的,至于在允舒给易岭的信里面所说的话,洛轩想好了,那就相当于苏晓悦小姐跟自己撒娇,只不过是想要引起自己的注意一般。

看过了苏晓悦,洛轩皇子的心也放下了不少。第二天一早,他就自个儿再次飞速往五陵赶去。

看见主子回来,易岭当然是想问问允舒有没有给自己点什么带过来。

“什么?你说你根本没有看到苏晓悦和允舒?”听见七皇子说没有看苏晓悦和允舒,这不是撒弥天大谎吗?

洛轩皇子点点头,对易岭的惊诧没有理会。

“那也就是说,你根本就没有回到皇宫里去喽?”要是洛轩回到皇宫里面的话,怎么可能连苏晓悦的面都不见?他不就是明明赶回去看苏晓悦是否安全的吗?

“明天我们向边疆进发。”洛轩根本不想回答易岭的问题,反正现在他知道了,苏晓悦不但安全得很,就是自己送的那支笔,现在也在她的手中好好的藏着。

知道了这些,这就够了。

虽然易岭还有千万个问题想要问主子,可是,看见他好像并不想过多的谈回去的这件事,只好把所有的问题都压到了心底,好吧,现在就先好好的做到边疆去的准备吧。

苏晓悦自从把小翠村里的人治好病之后,慕名而找小翠父母的人真是越来越多了。

这让小翠每次回家去,都得口干舌燥的解释一番,说苏晓悦小姐给村里人治病,只不过是因为她当时心肠好,刚好又空着。

可是现在因为皇宫里面的事情太多了,所以,她现在是没法再给病人看病啦。

看着那些来找苏晓悦小姐的人失望而走,小翠在这一次回去之后,终于忍不住跟苏晓悦小姐说了起来。

“小姐,你的医术实在是太高明了,你不知道,到我们家里来的人,都快要踏破门槛啦。”

“真的假的?”听到小翠这么半是表扬,半是夸奖的话,苏晓悦就觉得自己前期干的这事情,应该是起到了广告的好作用了。

“是真的呀。前几次我还能找各种各样借口,可昨天回去,又有不少的人过来问我,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们了。”小翠有点无奈的摇了摇头,想起那些人一直追问自己苏晓悦小姐什么时候再有空过来看病的七嘴八舌的样子,她就觉得有点可怕。

“怎么到现在才告诉我呢。”苏晓悦拍了一下小翠的胳膊,“你都不知道,我早就想了解一下我那次给你们看病的结果了。”

第9章印证

苏晓悦其实是想再次印证一下,她本来已经知道了大概的情况,不过,现在有了小翠的这个消息,她就更加的能够确定自己开药店的决心了。

小翠真的是个机灵的丫头,一听苏晓悦小姐这么说,就问道:“小姐,你是不是有什么打算啊?”

“嗯。”苏晓悦点了点头,“我就想和允舒一起开一间药店来着。”

听见苏晓悦小姐这么说,小翠连连的拍手叫好。

“小姐,太好了,太好了,你赶紧开起来,免得我每次回家都那么多人找我。”

“什么太好了?”正捧着一盆水从外面进来的允舒,听到小翠那雀跃的声音,连忙着急的问。

“跟你没有关系。”小翠吐了下舌头,然后对苏晓悦眨眨眼,似乎她和苏晓悦小姐之间有着天大的秘密一样。

“算了,你不说就不说。”允舒白了眼小翠,“等会我可要好好的审问一下你。”

“我又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哪怕你审问我?”小翠理直气壮的回答允舒说。

“小姐,过来敷脚啦。”虽然苏晓悦的脚早就可以行动自如了,可是,允舒就是怕她有什么后遗症,从被扭伤一直到现在,每天都尽心尽力的为小姐敷脚。

她对苏晓悦小姐的那片真心,真的让苏晓悦常常有种恍惚的觉得,她的前世,是不是自己就是允舒的女儿,然后,今生两个人就这样成为姐妹在一起,然后互相照顾的。

“好,来了,来了。”晓悦的答应声,一串接一串的,这种享受温馨的一刻,她其实也是乐在其中的。

“好,你们好好的聊聊,我走啦。”看见自己已经没有什么事儿,更何况,小翠今天的工作都还没做呢。她赶紧的就告辞出去了。

“哎,你先别走,我有事情要问你。”允舒看看苏晓悦,又看看小翠,那眼神中,明明带着一种责备的神情。

“有什么事儿?”小翠奇怪的问,允舒跟自己,好像还没正经到这个份上来谈什么的地步吧?

“等会我给苏晓悦姐姐敷完脚就问你。”这一句话的语气就更不一样了,似乎小翠犯了什么错误一样,她现在就是要对小翠兴师问罪的。

小翠奇怪的看了眼允舒,然后解释说:“你要问我可以,但你到我们那边问吧,我现在还要回去干活呢。”

允舒想了想,嗯,苏晓悦姐姐在这儿,自己想问这个问题,好像也不太合适,那好吧,就到阿哥房那边问好了。

点了点头,然后转过身,对苏晓悦姐姐说:“小翠这丫头,我们也不要全信。”

“发生了什么事儿?”苏晓悦奇怪的看着允舒,难道小翠做了什么对不起允舒的事儿吗?

难道小翠看上易岭了?然后从中作梗?

苏晓悦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无端的就想起了这么一个理由。

着急的问了句:“允舒,小翠对你和易岭怎么样了吗?”

“没有,我就是想问一下她一些事情。”允舒含糊其辞的说,而且,刚才还一脸坦诚的目光,现在也变得有点犹疑和闪烁了。

“要是她敢做对不起你和易岭的事情,你就告诉我,看我不狠狠的削死她。”苏晓悦一边说,一边做着削的动作,看来,她对别人抢了允舒的男朋友这种事情,还真的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主子。

“快点洗吧,我也好去问个明白。”允舒并没有正面的回答苏晓悦,也没有反对苏晓悦的这种说法,在苏晓悦看来,或许小翠就是看上了易岭了。

殊不知,苏晓悦是接到了易岭的信了,信里说洛轩皇子回皇宫里了,问她有没有看见呢?

可是,允舒从洛轩皇子巡边出去到现在,都没有见过洛轩皇子的影子,这洛轩皇子是真的回来了吗?

要是回来的话,怎么可能连苏晓悦小姐和我都不见一下呢?那小翠也是差不多每天都往水月轩跑,当然,除了她回家之外。

那也就是说,洛轩皇子可能还在路上?

但是,那天小翠在傍晚时候来叫姐姐和自己到阿哥房去的时候,实在是太过奇怪了。

明明是一种很平常的植物,但小翠却说自己看到了很不一样的草药,更奇怪的是,那个时候,竟然还是傍晚时分。

把这么多事情联系起来,允舒就觉得小翠肯定是知道了点什么,但是,却没有告诉自己。

还有另一点,那就是或许洛轩皇子是真的回来过了。可是,究竟是为什么回来,易岭的信里面没有说,难道是边关有了什么变化?所以急急忙忙回来,然后跟皇上商量出兵的事情?

反正允舒想了好久都想不明白这件事,所以,她才那么久迟才把苏晓悦小姐的敷脚水端进来的。

没有什么结论的事,允舒也想好了,暂时先不要告诉苏晓悦姐姐。

等把小姐的脚伺候好,允舒跟苏晓悦道了个别,就往阿哥房走去。

去到那里,小翠刚好给洛轩皇子的房间进行打扫,本来是不想进去的,可是小翠说,一边工作一边谈论事情,这就相当于是享受啦。

允舒就干脆走了进去。

“我还以为皇子的房间会很大的呢?没想到也就跟我和苏晓悦姐姐住的房间差不多呀?”允舒从来没见过皇子的房间,好奇的打量起来。

“不过,他这床倒是比我们的大很多。”允舒一边看,一边到处摸摸,然后装着不经意的样子问:“这房间好像都好久没有人住了,嗯,七皇子他们出去都快要有二十天了吧?”

“哪有呀,这不前几天皇子还住着呢。”小翠脱口而出的说。

等她说完了,才发觉自己说漏嘴了。

所以说,人不能随便撒谎,当自己撒了第一个谎之后,那就要用更多的谎言来掩饰第一个谎言。

你看,现在小翠就是这样了。知道自己说漏嘴后,连忙撒了个谎补充说:“你看我这记性,是呀,七皇子出去都快一个月了。”

从刚才小翠的话里,允舒在心里暗暗的点了点头,看来易岭说的话没错儿,皇子确实是回来过了。

她聪明的走到了房间里面的窗户旁,“呀,洛轩皇子这房间的窗户开得可真合适,你看,从这儿往外看,景色真是一览无余啊!”

“那是,我们主子是什么样的人,你不知道,当成建这房子的时候,这里可没有窗户,后来洛轩皇子叫那些泥瓦匠重新帮他给开的这个窗户,我都觉得开了这个窗户后,这个房间比原来要敞亮多了。”

“嗯,你看,从这里可以看到那天我们看你那说的什么车前草的那个位置呢?”

“真的吗?”小翠虽然心里一惊,但是装着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慢悠悠的问道。

“你来这里看看。”允舒向小翠招了招手,然后指着外面那天晚上自己站的地方,“你看看,这里是不是能够非常清楚的看见?”

小翠假装着凑了上去,然后还特意搬来了一把椅子,站到椅子上,伸出头看外面。

她也在尝试看看那天晚上洛轩皇子看到的景色和苏晓悦呢。

等她站到了椅子上,感觉自己的这个高度好像比洛轩皇子要稍稍高了点,然后,她又弯了一下身子,“哟,是啊,刚好可以看见那天我们站的地方呢。”

“我就说嘛,那天晚上你怎么那么热情,天都快黑了还叫我和姐姐过来看什么草药。”允舒带着一种有点不屑的口吻说。

等看见小翠扭头看了她一下的时候,她才重新凑到了小翠的身边,装着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慢条斯理的说:“告诉我吧,那天为什么在傍晚时候还叫我和苏晓悦姐姐来这里?”

“我……不就是看见了一种新药物,很兴奋吗?”小翠看了允舒一眼,该不会是允舒已经知道了点什么了吧?

哼,知道就知道吧,反正我是绝对不会把真相告诉她的。

允舒看了眼小翠,从对方的脸上,好像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不过,也就是这么看着,好像允舒就已经找到了答案。想必那天就是洛轩皇子在房间里看苏晓悦的一天,所以,小翠才会在傍晚的时候还匆匆忙忙的叫自己和苏晓悦姐姐来看什么鬼草药。

“你不说我也知道了。”允舒拉着小翠来到了外面那天看车前草的地方,“来,老实告诉我,洛轩皇子是不是回来了。而且,那天从刚才他房子的窗户看我们家小姐了?”

小翠一听,心怦怦的跳了起来,这件事儿做得怎么的隐秘,允舒是怎么推断出来的呢?

“唔唔唔。怎么会?”虽然心里带着点惊慌,但小翠还是拼命的摇头,然后本来看中允舒的眼睛,也挪移到了另一个角落,“要是洛轩皇子回来,怎么可能不去看你和苏晓悦小姐呢?”

“好吧,既然你不愿意承认也算了,反正我说的准没错儿。”允舒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不再跟小翠纠缠,就回到了水月轩去了。

看见允舒回来,苏晓悦抬头看了她一眼,用一种带着揶揄的口吻问道:“怎么?和小翠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而且,还瞒着我?是给小翠介绍相公吗?”

绝世医生》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绝世医生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冷王榻上妃11章(第六章 病)

    原标题:冷王榻上妃11章(第六章病)小说书名:冷王榻上妃第六章病皇后见她突然就来精神一副神采奕奕的模样,心中含着的那些担忧便没有再说出口,只轻轻的点了点头,柔声说道:“瑶儿,此事你不要想的太简单了,那赫荣涑怎么会轻易与你解除婚约?不若你就安心嫁过去,你们二人各过各的就好。”慕千瑶微微一愣,神色略有些复杂的看向皇后,她只感到一股暖流慢慢的涌向她的心间,她自然是明白这古代对女子的规矩之多、束缚之深,却没有想到她的母后却还是为这她着想,知道既然避免不了与赫荣涑成婚,那就不要委屈了自己。皇后见她面容有几

  • 邪帝狂妻:医妃倾天下11章(第六章:暧昧互动)

    原标题:邪帝狂妻:医妃倾天下11章(第六章:暧昧互动)小说名:邪帝狂妻:医妃倾天下第六章:暧昧互动“烦请金先生仔细帮在下瞧瞧,可否伤着要害之处了?”在一个小房间中,闻智赤着上身,让我瞧他腹部一道很是细小的伤口。我在看伤口的时候,忍不住看了看他精壮的上身,委实是有穿衣有肉,脱衣显瘦的意思。可怎的胆子这么小?我瞅着那个比水果刀割伤还小的伤口,笑道:“公子多虑了,这样一道伤口是上不到要紧之处的。”“金先生此言差矣,同为男子,先生该是知道这男根的重要之处。还请先生好好诊治,这诊金在下自是不会少了先生的。

  • 锦绣田园11章(第六章 英雄救美)

    原标题:锦绣田园11章(第六章英雄救美)小说名:锦绣田园第六章英雄救美“就是,就是,我娘身上的伤可比婶婶严重的多,都没有看郎中。”姚静芳站起来,附和着。姚新月才不相信陈氏没看郎中,她看着姚静芳,小手紧紧握起。姚静芳被她看的发怵,脚底有些发软,跌坐在椅子上。“爷爷,你说这事怎么办?”姚新月知道李氏和大房的人是绝对不会把银子拿出来的了,把唯一一丝的希望寄托在姚老头身上。姚老头闻言,错愕的抬头,深邃的眼眸看着姚新月,见她眼底满满的希翼,动了动嘴唇说道:“既然你娘伤的重,婆娘你看看……”他的话还没说完,

  • 陌路婚途11章(第6章 欢爱过后)

    原标题:陌路婚途11章(第6章欢爱过后)小说:陌路婚途第6章欢爱过后一场极致的欢爱过后,司律发根有些微湿,额头还有未擦干的汗水。身下的女人因为太过激烈的运动而陷入了昏睡之中,一张小脸红扑扑的,甚至连身体都泛着淡淡的粉色。只是白皙皮肤上面留下那些青紫色斑驳的吻痕,有些碍眼。司律已经将身上的衣服穿好,目光有些复杂的看了一眼身旁这个陌生的女人。自从当年那一件事情发生以后,他已经十年没有碰过女人了。却怎么也没有想到,因为一时动了恻隐之心,在路边捡起了一个陌生的女人,竟然破了他的功。苏叶浑身滚烫的厉害,整

  • 让爱成婚11章((6)他居然在家)

    原标题:让爱成婚11章((6)他居然在家)小说名:让爱成婚(6)他居然在家呵呵,什么情况?望着唐若曦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萧陌茫然了。要不是看在她孤儿一个,连具体落脚的地方都没有,他会好心的给她赡养费?两人结婚不到两年,连孩子都没有,去任何地方打官司她也一分钱都别想拿到。可没想到她居然不识好人心,大言不惭的说不要?到底是不要,还是嫌不够?萧陌抓起桌上的杯子,一口气喝完了里面的咖啡,然后“砰”的一下放下了杯子,紧拽起了拳头。要玩欲擒故纵是吧,好啊唐若曦,他奉陪到底!尊严是保留了,可现实唐若曦还得面对

  • 爱我就好11章(第六章:威胁)

    原标题:爱我就好11章(第六章:威胁)小说:爱我就好第六章:威胁陈星一边走,一边玩着手中的手铐,似笑非笑的神情刺痛了我的眼,就像我的隐私被人赤裸裸的放到了人前一样。“我可以不告诉我哥我发现了他的秘密,也能为今天的事保密,不过嘛……我有什么好处?”好处?我惶然的望着他,我能给他什么好处?我一穷二白,在他们家做了三年佣人和泄欲的工具,他还指望从我这里得到什么?见我不明就以的眼神,陈星把手中把玩的手铐砰的一下扔到了床上,脸上一副嫌弃的表情,转过身就把我抵到了门上。“很简单,不让我上可以,我也要玩你,在

  • 最好不过余生有你11章(第6章 买醉)

    原标题:最好不过余生有你11章(第6章买醉)小说书名:最好不过余生有你第6章买醉瘫坐在地上的庄念念失声痛哭,怎么会这样呢?到底做错了什么?庄念念为了妹妹的医药费这么努力着,父母为什么要这么对待她呢?并且与庄念念解除关系。回过神来的庄念念想不通,起身走出了这个医院。拦下出租车,去往夜寞酒吧。庄念念来到了酒吧,命令调酒师调些酒来。只见到调酒师的手上下左右舞动着,一杯蓝色的酒就放在了庄念念的面前。庄念念接过酒杯,一饮而尽。酒的滋味搭配着受到的委屈和背叛。一杯杯落肚,庄念念竟然有点晕乎乎的。林薇薇在庄念

  • 黑枭老公,霸道婚宠11章(第6章 放过)

    原标题:黑枭老公,霸道婚宠11章(第6章放过)小说书名:黑枭老公,霸道婚宠第6章放过陆景修站在一旁挑了挑眉,眸中闪过诧异之色。显然他没有想到苏向雪会没有选择报警,而是选择给那个叫柳慕的女人打电话。可是这又有什么用?陆景修眸中的诧异转而变成了嘲弄,人家明明都已经骗了她,她还傻傻的把这一通最珍贵的电话打给了那个叫柳慕的女人。这样愚蠢的做法只会让她失去唯一的逃脱机会。当然,哪怕苏向雪是打电话报警他也不会有半点害怕。既然他敢把手机给苏向雪,就有把握叫警察局的人在这件事上变成聋子和哑巴。什么也不敢听,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