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贞爱一生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1/1 20:13:19 来源:网络 [ ]
书名:贞爱一生
第3章冤家路窄(2)

明贞赶紧从沙发上起来跑到了凌扬跟前,打开后看到的是录取试用通知。阅读http://www.163shenghuo.com/两人再一次开心的尖叫拥抱在一起。

“等等,我的是总裁助理的职位,我没看错吧,还是他们发错了。”明贞想到那天的情形,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竟然能和总裁一起工作。

“怎么会呢,人家可是大公司哎。”凌扬如愿以偿的应聘进了设计部工作,不过要从文秘做起,但她依旧很开心,她的梦想正要一步一步的实现了。

明贞觉得还是有些不真实,不过对她来说确实是一件比较惊讶的事情。明贞托着嘴巴开始回忆那天在公司遇到的人,她脑海里似乎没有总裁的印象。版权163shenghuo.com自己那天的表现她都十分不满意,却没想到到头来竟是一件大好事。

“想什么呢你,还不睡觉?”凌扬看到明贞一直都是一副迷茫的状态。

“我在想C公司总裁是什么样子的,是什么样的人。”明贞一直都在好奇这些问题,她太想知道了。

“羊,我现在就祈祷上班不要和那个‘包青天’在一个部门,否则我会忍不住想扁他的欲望,还害得我们两个忧心忡忡。”明贞想起李晨声那天的样子就来气,尤其是觉得他虽然对她印象不好,可是总裁同意了,这更让明贞确定李晨声不过是虚张声势罢了。

“包青天”正是明贞给李晨声起的外号,因为她见到的他都是黑着脸的,从没看到脸上的哪块肌肉动过,所以觉得“包青天”这个称呼非他莫属了。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

“应该不会的,他负责面试,可能是人事部的吧。”凌扬随口应道,她倒觉得明贞有点小题大做了。

哼,最好别让我碰到,否则……,明贞心里不服气的想着。

啊……啊……嚏!正在吃饭的李晨声突然莫名其妙的打了一个喷嚏。

“你怎么了晨声哥,身体不舒服吗?”坐在对面的安雅若娇气的问道。

“没有,你吃完了吗?吃完了,我让司机送你回去,我回公司还有点事,以后吃饭这种事你还是找别人陪你吧,我工作比较忙,没时间。”李晨声说完就走了,他实在不愿意看到眼前这个过于伪装的女人,太累。版权163shenghuo.com

安雅若似乎还有话要说,而李晨声已经离开了,于是她看着李晨声的背影幽幽的说道:“真以为我非你不可吗?不过是看在你家族的面子上。”

清晨的阳光并不是太浓,穿过密集、熙攘的人群,铺满了整条马路。今天对于明贞和凌扬来说,是人生另一个起点。

明贞站在c公司门前,看着眼前的这座高楼,如梦却十分清醒。两人收起了脸上堆积的笑容,却依然遮掩不住内心的狂热和兴奋。明贞在心里默默的念到:加油,明贞,你已经离成功迈出了一步,好好工作好好努力,加油,加油,加油!

办完入职手续后,明贞和凌扬彼此拥抱了一下,以示鼓励。两人分开后,凌扬去了设计部,而明贞则需搭乘电梯去总裁办公室报道。贞爱一生小说txt全文阅读

明贞进入电梯后,按了按钮,电梯门正在关闭时,突然被一个人的手给挡了回去。明贞正在纳闷,李晨声和另外一个人一起出现在了她面前。

明贞看着李晨声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心想着不能这么倒霉吧,怎么就这么巧呢,这可是我美好的一天的开始啊,为什么要碰到“包青天”,真是冤家路窄!

“你是听不懂人话,还是不会说话。”李晨声打断了明贞的游离,因为李晨声在关电梯时问明贞去几楼,可是此时的明贞正一脸狰狞的想其他事情,完全没有听到,所以他就提高了音量,有些威严的问道明贞。

“什么,你说什么?”而此时的明贞如同一个将要爆炸的炸弹,就差这么一个导火线。“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此时李晨声身边的人正想上前与明贞理论什么,李晨声挡了过去,示意地摇了摇头。原文163shenghuo.com

“怎么,你还想找人打我吗?果然啊,没有风度的男人怎么样都没有风度,真是白长了这么高白长了这么帅。”明贞终于逮到了讽刺他的机会,当然不会放过。

“看来你上次回去没有怎么反省啊?还是这么没礼貌。”李晨声倒显得很轻松悠闲的说道。

明贞心里一直就过意不去那件事,这下被李晨声赤裸裸的又提起来,她气愤的大步走到李晨声面前说道:“我告诉你,上次的事我就是没错,我也不用反思什么,该反思的人是你。哼,要不是上次以为你手里掌握着我的生死大权,怕连累了我的好姐妹,我早跟你理论一番了,哪由的你一派胡言。”明贞把头扭向了一边

李晨声刚要说什么,忽然明贞又扭过头说:“还有,我现在是总裁助理,总裁的助理,以后纸箱啊什么的还是你自己搬更合适,你得罪我就是得罪总裁,早点醒悟吧。”明贞在说总裁两个字的时候,明显的提高了音量。

此时电梯正好到达,明贞第一个气哄哄的冲了出去,但是相比之前心情已经好很多了,毕竟那些气都撒了出来。

李晨声站在电梯里笑了一下,似乎并不在意明贞的那些话,他心里有更多的计划在盘算着。

明贞找到总裁的办公室后,敲了几下门,没有人应,于是打开门发现房间里没人。明贞进去后总觉得有些熟悉,可是又想不起来哪熟悉。总裁办公室很大,工作室的旁边分割开了一间小房子,好像放了些资料之类的杂乱东西。明贞正观察的入迷时,门开了,明贞想着是总裁来了,赶紧整理下自己的妆容和衣服,转过身刚想说话,却看到了李晨声的站在自己面前。

明贞很有意味的笑了一下,看着李晨声说道:“看来我小看你了是吗?这么快就来向总裁打小报告啊,不过你来的可真不巧,总裁还没到呢。”

李晨声倒也不理明贞,自顾自地往前走,然后做在了总裁的办公椅上。然后伸进手向办公桌里找东西。

“喂,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这样,这是随便坐的吗?你还准备偷东西,当心我打电话报警,叫保安了啊。你听……”明贞突然戛然而止,眼睛瞪的超级圆,看着李晨声摆在桌子上的座位铭牌:总裁——李晨声。

李晨声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切,得意的抬头看着明贞惊慌失措的样子。而明贞看了看铭牌,又看了看李晨声,心里已经默念了一百多遍佛祖、苍天和命运,现在她的大脑一片乱码,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是这样,为什么就这样了?

明贞看着李晨声得意的表情,她似乎已经能想到她的好日子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怎么,还准备叫警察和保安吗?要不我帮你打怎么样?”李晨声看到被自己成功吓到的明贞,还是不忘继续调侃她。

“老……老板,我刚刚是开玩笑的,呵……呵呵,我这个人最喜欢开玩笑了,不要记得我说过的话,那是玩笑,笑一笑就过去了。”明贞一直在理大脑里的毛线团,语无伦次的表达着,却又语塞的说不出话来。

“是吗?呵呵,我可没觉得有那么好笑。可能是口渴了吧,没有水喝,笑不出来。”李晨声故意反驳着明贞说道。

“我来,老板,我去给你倒水。”明贞拿出自己的招牌微笑,拿着杯子麻溜的消失了。留下李晨声得意的笑了起来。

明贞一路都在想,怎么会这样,太巧了吧。但后来转念一想才知道,并不是太巧了,而且李晨声早就有预谋的,她一直纳闷自己面试当天被警告了,却还是应聘到了总裁助理的职位,原来是李晨声想公报私仇,原来是这样,明贞不由的背后飘过一阵凉风。难道真被自己说中了,地狱的生活,要降临到她头上了吗?羊,救我啊!

此时的凌扬已经开始坐在了自己的办公桌前,但是却没有人理她,她像个空气般一直被忽略着。对于她的自己我介绍,虽然精彩丰富,她却发现根本就没有人听她在讲什么。

凌扬本来准备去找设计总监安排些工作,却发现根本就没有人在,问其他的人要么是不知道,要么是摇头不语,凌扬才知道大公司的工作原来这么的紧张。每个人都在不停的做事,好像被鹰追逐的小鸡,如果这一秒停了下来,下一秒就从族群里给剥离了。不过这样才有动力,加油吧。凌扬边鼓励自己,边自己找了些资料来学习。

明贞把茶水端进去后,李晨声似乎并没有之前描述的那么渴,他让明贞把水放到了一边,然后就再没碰过。明贞心想这下完了,果然证实了自己的猜想,阴险小人啊!

“发什么呆呢,你现在开始干活吧。”李晨声发现盯着他被子发呆的明贞,似乎想到了她在想些什么。

“干活?干什么活,老板?”明贞现在就怕听到李晨声发派“工作”.

“这里,这里以后就是你工作的地方,你是我的助理,要对我随叫随到。你现在把这里收拾干净,打扫一下,但是注意不要把灰尘散播到我这边。”李晨声指着自己隔壁的工作室,他准备把明贞放到方便安排工作的地方,这样既省时又省力,一举多得。

第4章折磨你是我的乐趣(1)

明贞看着放资料的小房间,虽然资料不多,可是重量是可以目睹的。李晨声到底安的什么心啊,离他这么近,以后会不会发生什么事啊,毕竟现在猥琐的男上司太多了,而且自己也不差,身材也发育的这么好,明贞边想边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领口和胸部。

李晨声看到明贞的这一动作,轻笑了一下说:“捂那么严实干嘛,你还不至于让我把眼睛停留在你身上。人有时别对自己太有自信了,过头了,就变成自作多情了。我让你在这里工作,是方便日后客户的接待和我的安排。”

明贞听到李晨声这么一说,立马心虚的把手放下,扯了扯自己的衣服说:“我……才没有想那些事情,我现在就收拾。”明贞心里却想的是:不这么犀利会死啊。

李晨声看着明贞认真的整理资料,一趟趟的搬资料,虽然脸上看到了些许不耐烦,但是每次她知道看到李晨声时就会漏出招牌式的微笑,李晨声明知道她的笑是敷衍,心里却依旧很开心。

经过数不清的来来回回和不朽的奔跑与整理,明贞的小工作室干净的呈现在眼前。看着这个成果,明贞还是比较满意的。明贞走到办公桌前,刚坐在椅子上享受一下自己的劳动成果,就被李晨声叫了过去。

“水凉了,我不喝凉水,帮我换杯热的。”李晨声低头看着资料说。

“可是老板……,我现在就去换。”明贞想到李晨声根本就不渴,刚想辩驳,就被李晨声犀利的眼神给电了回去,立马挂上自己的微笑,唯命是从的答道。

明贞在接水的时候很不服气的在心里想,反正以后来日方长,等你慢慢信任我后,我再让你措手不及。

“明贞?真的是你亲爱的。”凌扬和明贞虽不在同一楼层,但两人只相隔一层,有些压抑的凌扬出来走动正好看到明贞,凌扬一下抱住明贞,如同在冬天冰冻三尺之时,一个暖宝宝出现在她手里。

“羊,你怎么了?第一天上班不是很高兴吗?”明贞看到凌扬失落的表情,感觉她有什么心事。

“唉,你别说了,一两句根本就说不清楚,等回家我再跟你说。对了,你怎么样啊,总裁帅不帅,人好不好啊?”凌扬说到明贞的事反倒来了兴趣,不断地用胳膊揉蹭明贞。

“更别提我了,羊我告诉你,你知不知道总裁是谁?”明贞看到凌扬淡然的摇头,反倒更激动的说:“是‘包青天’,‘包青天’——李晨声啊!”

“啊!”凌扬不由的大叫一声,此刻由之前的淡然变成了激动和不解,一个劲的问明贞到底怎么回事。

“现在别说了,我在给他沏茶,等回去再说,反正就是这么冤家路窄,我也不知道命运是不是打瞌睡了,才会这样安排。我要回去工作了,不说了,晚了又不知道怎么折磨我呢。”明贞抱了凌扬一下端着茶就走了。

凌扬对着墙壁无奈的叹了口气也回去了。

一天的忙碌下来,下班的时刻对于明贞和凌扬来说是最好的解脱。两人在楼下碰面后,彼此都显得比较疲惫,但是依旧不忘好好补偿自己。明贞厨艺比较好,所以两人准备买些菜自己做来吃,也算是庆祝第一天的上班。

在生活上面,一个人的生活确实没有两个人来的有活力,尤其是两个最纯洁的最友好的闺蜜在一起时,没一个动作、话语、兴趣和爱好,都是让彼此开口大笑的最简单的理由。

经过厨房乒乒乓乓的一阵响声过后,四菜一汤。两素、两荤外加一个莲子猪心汤,为了缓解第一天上班的坏心情,荤菜其中有一个炸鸡。明贞最近看教授都上瘾了,所以为了第一天的庆祝,她们俩也来了一次炸鸡配啤酒。

女人在一起最不怕没有话题说,哪怕只有一个也可以谈到盘古开天时,更别说明贞和凌扬今天在公司遇到的这些事,尤其是明贞的“奇遇”,简直让两个人一惊一乍,又气又笑。

两人就这么诉说着第一天上班就闹心的事,与她们毕业时想象的完全不同,难怪老师总是说社会才是一所大学校。

“羊,我们……一定要努力!我……一定要努力,让‘包青天’不敢再欺负我!”明贞显然已经有些醉了,说话已经开始结巴了。

“对,亲爱的,不能……不能让别人忽略了我们,欺负他,欺负‘包青天’。”凌扬虽然也醉了,但是也不忘随着明贞一起坚定梦想。

两人就这样呢喃着一句又一句的话语,一会高喊一声,一会软绵绵的随一句。黑夜终于在慢慢安静的房间里开始肆无忌惮的充斥进来,直到一切变为香甜的鼾声时,庆祝也划上了句号。

叮……叮……叮……,闹铃声把明贞吵醒了,她闭着眼睛摸索闹钟,并且毫不犹豫的关掉了闹钟。但是下一秒,明贞大叫了一声,如同一根针扎在了食指上面。

“羊,别睡了,快醒醒,要迟到了我们,快点。”明贞一面努力使自己清醒,一面拼命的摇晃凌扬。看着地上的啤酒罐,明贞想起昨晚似快乐又头痛。

当两人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公司时,上班的时间恰好在那一刻停止,明贞大呼了一口气,没有迟到,真是万幸。明贞在心里侥幸的想着。

“老板!”明贞进办公室后,发现李晨声已经来上班了。

“你不知道几点上班吗?”李晨声也抬起头看着明贞,似乎有一点严肃,看明贞刚想说话,他又接着说到:“你是我的助理,至少要比我提前到,帮我整理好一切上班需要的东西,而不是我把一切准备好,等着你。”

明贞本来想辩解什么,但后来觉得李晨声说的也对,毕竟是自己昨天喝酒太马虎了,于是很真诚的对李晨声说:“对不起,老板,我以后记住了。”对明贞来说,退一步海阔天空。

李晨声似乎对明贞这么唯唯是从倒有些不自在了,因为他已经准备好明贞的“攻击”,却没想到明贞的态度一下子变的这么真诚。

“行了,我一会有个会议要开,这是内容,你先熟悉一下,待会和我一起去开会。”李晨声把资料给了明贞后就出去了,留下明贞还在慢慢回味。

明贞其实以前不喜欢有的同学犹犹豫豫、拖拖拉拉的性格,而现在对比于李晨声的超快超冷的语速,明贞的大脑却跟不上道了,他已经到达了山顶,而她还在回忆着地图一点一点往前走。

让明贞吃不消的不仅有李晨声的语速,还有李晨声走路的速度。在去会议室的路上,明贞几乎快用跑的脚步才能刚刚跟上李晨声,明贞在心里埋怨着李晨声,毕竟自己是穿的高跟鞋,他竟然一点都不懂得体贴,果然是有钱人无心。

虽然总裁助理的工作让明贞有些怨气,但是在工作上面,她觉得自己还是很幸运的。因为很多事李晨声都会让她去接触,开会也会有意无意的告诉她一些经验和注意事项,虽然语气相差了很远很远。

日子在一天天的过去,慢慢李晨声让明贞觉得头疼的事,她也开始慢慢适应了下来,但对李晨声的看法在心里却一点都没有减少。

李晨声天天看到被自己“折磨”的明贞他有时会低头轻笑,更多的不是笑明贞的狼狈,而是她的单纯和可爱。

“明贞,再过几天我们的试用期就到了,不知道能不能通过。”凌扬和明贞躺在沙发上,因为今天周日,不用上班,却又想起上班的事。

“我听说你现在在设计部已经开始参加设计的研究会了,你现在不是也经常去我们那个楼层探讨一些工作吗,所以羊你不用担心,你是可以过的。至于我的试用期,我倒没有太大的信心,你知道那个‘包青天’让我做的都是什么事啊,不让我过我还高兴呢,省得伺候了他。”明贞每每想起李晨声让她做的事,就堵心。

正当她们聊的火热的时候,明贞的手机响了起来,明贞拿起手机看到李晨声的来电后,就苦恼的说道:“真是说曹操,曹操到。”

“喂,明贞,到公司来一趟,现在。”李晨声的声音干净利落。

“现在,可是今天……”还没等明贞说完,李晨声就把电话挂掉了,于是明贞对着已经挂了线的电话吼道:“没有礼貌的家伙!”

凌扬被吓了一跳,看明贞的反应一定没什么好事,听明贞说后也觉得有些郁闷,但是作为总裁的话,谁又敢违抗呢。

“老板,这么着急叫我来有什么事吗?”明贞走进办公室后,发现李晨声在看一些资料。

“嗯,帮我把昨天的茶水换新的。”李晨声头也不抬的说。

“啊?”明贞似乎没有听懂什么意思。

李晨声抬头看了看明贞,又一字一句的说:“我现在在工作,所以作为总裁在助理也要工作,不是说你就代表总裁吗?”

明贞似乎听出了些味道,尤其是最后一句,想不到“包青天”还是这么个小肚鸡肠,爱记仇的人。关键是今天是周日,你上班就也要必须要求我吗,又没有加班费,凭什么啊?虽然心里百般不愿,但实际上她早已面露微笑开始执行他的命令了。

第5章折磨你是我的乐趣(2)

其实叫明贞来没有什么事做,不过是李晨声觉得一个人比较无聊而已,然后想到作为助理的明贞,当然为首选人物了。

周日就这样被李晨声指使来指使去慢慢度过了,在明贞看来李晨声不过是矫情,让她做的这些事他一个人完全可以做的来,还绰绰有余,哼,我一定也要让你尝到苦头,什么时候可以结束,肚子饿了。

“走吧。”明贞的报复突然被李晨声打断了。

“走?去哪里?”明贞以为可以回家了,竟然有些开心,毕竟天都已经黑了,凌扬都发了好几个信息来。

“老板是你还是我?想听我一一汇报还是列个表给你?”李晨声看着明贞说道。

明贞哪敢还再多问,对着李晨声傻笑了一秒后就低着头默默无语的跟在李晨声的后面。

坐在车上,明贞看到外面的一切,看着行走的人群,奔弛的车辆。生活就是一种不断忙碌和不断擦肩的循环,有酸甜有苦辣,但是即使一直是低坡,明贞相信,只要一直向前走,总有一天会站在最高顶的。

“到了,下车。”李晨声看见发呆的明贞,虽然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但应该不是什么坏事,因为看到她嘴角轻轻的上扬,在夜色中别有一番味道。

明贞下车后,才发现这里是她和凌扬经常过来吃饭的火锅店,难道“包青天”也要在这里吃……!?

“老板,我们来这里干吗?是要在这里吃饭吗?”明贞小心翼翼的问道,因为作为总裁的李晨声,让明贞觉得自己的猜想太不可能,但又想不通他来这里的理由。

“不然呢,你准备来这里洗澡吗?”李晨声很幽默的回了一句,却没想到这句话竟让明贞禁不住的笑了出来,后来自己想想也有些好笑,只有赶紧走在前面露出个明贞看不到的微笑。

一个人在家的凌扬看着夜幕慢慢降临,想着明贞一直发信息说在忙,但是现在已经天黑了,怎么还没有忙完,改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凌扬越想越觉得害怕,于是找出手机赶紧拨了明贞的电话。

“亲爱的,你忙完了吗?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去接你,太晚了,你自己不安全。”接通了电话,至少让凌扬放心多了。

“喂,羊。”明贞用手捂着电话,但是李晨声还是听到了而且看着特别暧昧“我再过会就回去了,你别担心我了。”

挂了电话后,明贞笑了笑,李晨声已经开始吃起来了。

“你男朋友?”李晨声想起明贞打电话的谨慎和温柔模样。

“啊,不是,我还是单身贵族一枚呢。是凌扬啦,就是上次和我一起面试的女孩子,你应该记得吧。在学校时她有个外号‘羚羊’,我就直接叫羊。”明贞突然发现她和李晨声的距离好像并没有那么远,也许是因为这次火锅吧。“老板,你觉得好吃吗?”

“嗯,味道还不错,难怪你们吃的那么开心。”李晨声想起上次在路上看到明贞和凌扬她们吃火锅时开心的模样。但让李晨声更开心的是,明贞没有男朋友,还是单身。

“我们?你说什么?”明贞因为太饿,而且嘴巴里塞的太多,说话都有些不清晰了。

“没什么。”李晨声抬起头正好看到明贞被塞的鼓鼓的嘴巴,突然把头扭向一边笑了起来。

李晨声虽然避开了正面的微笑,但是侧脸还是那么完美,灯光柔弱的撒在了他完美的脸庞上,那笑容和平日里的他完全不相称,很温柔,很阳光。看傻的明贞想着真是千年铁树开花啊,“包青天”也有这么销魂的时候。

但是李晨声突然一下子就收住了笑容,又是一脸严肃准备吃饭。这下他的举动倒是把明贞逗乐了,最可悲的是明贞嘴巴里的嚼碎的肉丸竟然径直向李晨声的方向喷出了三分之一。

这下两个人都傻了,愣了几秒钟,却都又忍不住笑了起来。明贞边笑边用纸巾擦落在他衣服上的肉丸粒,嘴巴里还一直含糊不清的说着:“对不起,老板,对不起……”,虽说着抱歉,笑声却一点没减,衣服上,头发上,明贞都一一仔细的替他摘取,生怕待会和谐的背后有更大的暴风雨。

他们的这一幕,其实不过是再平常不过,也没有任何杂念,但是却被开车停留等红灯的安雅若看到了。她还记得上次李晨声说以后不让她去找他吃饭,因为他工作很忙,没想到原来他是为了别的女人,而且他们吃饭,李晨声从来都没有笑过,而现在,他竟然这么开心的对着另外一个女人,她才是他的未婚妻!

安雅若越看越生气,差点冲过去质问他,但又怕自己的冲动会惹到李晨声,她很了解他对她的态度,她可不想适得其反。但是她一定要弄清楚李晨声对面的那个女人的底细,她太不甘心,但她此刻也只能选择沉默。

吃完饭后,明贞要求自己回家,李晨声不同意,坚持要送明贞。但明着发现经过这次吃饭,李晨声在她心中的似乎并不是那么可恶了。

“我到了,老板,谢谢你了。”明贞说完后,下了车站在路边,摆了摆手,目送李晨声离去后,蹦跳着回了家。

“呦,我说怎么不让我接呢,敢情有大帅哥相陪左右啊。”凌扬正好在窗户前看到了那一幕,难免要调侃一下明贞。“亲爱的,快说说,你们今天都干了什么?”

“能不能不这么八卦,能干什么呀,就是他上班,也要求我上班,关键是我上班是给他端茶送水找资料。不过今天我们去吃了火锅,就是我们俩经常去的,没想到他也会去。”明贞看到凌扬在胡思乱想,于是赶紧解释清楚。

“我看可不那么简单吧,你今天都没用形容词来修饰他的变态行为,怎么对他改观了?”凌扬故意不让步的说道。

明贞被凌扬这话说的又气又想笑,拿起了抱枕就要打凌扬。

夜晚躺在床上的明贞,想着晚上吃饭时的情景,原来“包青天”也有很人性的一面,也并不是那么奢华高调和蛮不讲理的啊。

李晨声站在房间的玻璃前,他发现今晚的月亮格外的亮,不知是月亮映衬了心情,还是心情衬托了月亮,总之今晚的一切他发现都是美好的,就像……明贞那可爱又单纯的模样。

过了试用期的两个人工作也越来越顺手,尤其是凌扬,开始接手的工作已经同总裁会面对面的商议了。偶尔也会和明贞“眉来眼去”。

这天凌扬正在向李晨声汇报工作,门突然开了,接着就听到一声矫情的声音,如同身体里有数条蛇爬来爬去。

晨声哥!

李晨声不用看,也知道是谁了,他抬起头果然安雅若浓妆艳抹的出现在他面前。他最讨厌看到女人浓妆艳抹,他也告诉她很多次,可是每次她都自以为是的认为很好看。

“我在工作,谁让你进来的?”李晨声不耐烦的说道。

“我是你未婚妻,为什么不能?”安雅若也不示弱的说道。

明贞和凌扬对视看了下,刚准备要离开,就被李晨声给制止了。

“你工作忙,我等你,你好久没陪我吃饭了,今天你下班了我们一起去吧。”安雅若今天来的目的主要就是来看看明贞,那个让他未婚夫会笑的女人是什么样的。

“你就是总裁助理明贞?我叫安雅若,晨声哥是我的未婚夫。”安雅若走到明贞面前,不屑的说:“果然,脸蛋够勾引人,身材还算有些资本,但是就是不知道工作是助理还是其他见不得人的事。”

明贞正纳闷她为何这样说自己时,就看到凌扬一个箭步站在了安雅若面前也不客气的说:“请问老板未婚妻小姐,我家明贞是哪里得罪你了吗?竟然这样说她!她的工作全都是光明磊落的,不管是曾经的平面模特,还是现在的总裁助理,全都是靠自己努力做来得。”

“呵……,模特啊,你这么一说我倒真觉得她现在又挺妖娆的呢。”安雅若轻蔑的说道。

“够了!”李晨声突然吼到,大家都吓了一大跳。“这是我工作的地方,你,出去。”

安雅若被李晨声这样斥责道觉得很委屈,但是看到李晨声生气了,她赶紧撅起嘴巴,可怜兮兮的说道:“晨声哥,为什么你能陪她吃饭就不能陪我?我才是你未婚妻啊,我都快一个月没见你了。”

明贞似乎听懂了些什么,于是忙解释道:“安小姐,那次是这样的……”

“明贞,你不用解释。”李晨声突然制止了明贞,然后看着安雅若说:“我们的事下了班再说。”

安雅若看到李晨声态度已经表明了,知道自己多留这里也不好,也许只会让他更厌烦,所以走到李晨声面前,特别温柔的说:“那我订好位置等你。”然后在李晨声脸颊旁亲了一下就走了。

明贞看到安雅若亲李晨声,突然心里竟然有些失落,但是她亲自己的未婚夫并没错啊。

李晨声被安雅若这么一亲,本能的抬起头看着明贞,似乎生怕明贞乱想些什么。

李晨声的这些一举一动都被凌扬看在眼里,她好像也明白了李晨声对明贞的心意,但是又不敢确定。

贞爱一生》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贞爱一生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私宠99次:亿万老公坏坏哒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私宠99次:亿万老公坏坏哒小说txt全文阅读书名:私宠99次:亿万老公坏坏哒目录预览:第3章狐狸精转世第4章你求我啊第5章卖女求荣第3章狐狸精转世电话那头的夏天豪听到这话,心里总算是舒坦了些,随便交代了几句之后,便直接挂断了电话。而刚刚从浴室洗完澡出来的池昱爵正好听到夏小暖刚刚说的那些话。想到昨天晚上这个女人勾引他,只不过是为了今天能让他和她一起回夏家。顿时,脸色更加的嘲讽起来,也是,这个女人一直都是这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女人,什么时候又在乎过他的想法?“怎么,勾引了我一个晚上,就只是

  • 斯德哥尔摩恋人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斯德哥尔摩恋人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斯德哥尔摩恋人目录预览:第3章来自美国的精神病学博士第4章你跟踪我第5章偶遇周承安第3章来自美国的精神病学博士结束了一天的拍摄工作,倪晴几乎累成狗,趴在桌上恨不得倒头大睡,还没完全闭眼,脑门上忽然被人重重一拍,对方嫌弃地问道:“你昨晚做贼去了吗?”“你试试踩着高跟鞋跟人陪笑一晚上?”“倪晴,喜欢钱的我见多了,可像你这么见钱眼开的还真是少见,我们要不是朋友,我一定鄙视死你。”盛薇冷哼一声,对倪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说得好像你现在没在鄙视我似的。”

  • 哑女惊华:鬼王逆天宠妻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哑女惊华:鬼王逆天宠妻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字:哑女惊华:鬼王逆天宠妻目录预览:第3章太惨不忍睹了,全是血第4章夜半被抓第5章流光碎玉图第3章太惨不忍睹了,全是血不过她也只能猜到一半,至于后面的事情她需要问问她的婢女或者是从别处打听到消息。然而此时另一道男声响起,却是十分的不悦耳,“老爷,老爷,这件事和小的没有关系,是,是五小姐来找小的,您饶了小的,小的只是一时色迷心窍!”求饶声无疑是在提醒众人五小姐所做的事情。苏茗这时才注意到身边的人,是个长相极为普通的男人,一眼就看出是属于下人的级

  • 小妻不乖,总裁真霸道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小妻不乖,总裁真霸道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小妻不乖,总裁真霸道目录预览:第一卷第3章撞见猛男第一卷第4章他叔叔第一卷第5章帮你第一卷第3章撞见猛男冲着跑到二楼,夏紫溪傻眼了!豪门世家最大的特点就是房间多,一间一间,等到她找到厕所,她已经失血过多挂了。正在挣扎着不知道该往哪间走,她感到她的亲戚正顺着她的腿间流了下来!身体一下子僵硬了下来,她夹紧双腿,毫不犹豫地猛冲进第一间房间……“夏夏……恩,我好想你……夏夏……”皎洁的大床上,猛男正背对着他。虽然没有经过人事,但夏紫溪也知道,现在这个男

  • 腹黑王妃本纯良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腹黑王妃本纯良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腹黑王妃本纯良目录预览:第3章给祖母请安第4章姜氏的亲昵第5章嬉闹跌落雪地第3章给祖母请安昨夜下了一夜的雪,今早的天还是雾蒙蒙的,连带着人也没有精神。奚意浓起了床,坐在梳妆台前任凭阿月在自己的头上各种的折腾。“小姐,小姐,你看这个发髻可好?”阿月转了转铜镜问道。奚意浓看了一眼铜镜,笑着说“阿月的手艺就是好。”阿月便开心的很了,跑过去给奚意浓准备衣服,若是说了不好看,这丫头大概就要梳个没完了。奚意浓坐在那里揉了揉自己的额角,一会去给祖母请安必然是要见到

  • 天后养成:男神的独家溺爱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天后养成:男神的独家溺爱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天后养成:男神的独家溺爱目录预览:第3章前方男神出没第4章编号0308第5章好好休养第3章前方男神出没这样站在大街上,过往的人有意无意往扫向她。她还在犹豫不要不听陆煜宸的话,就发现陆大少已经大步走进去了。想了想,她还是跟了上去。美衣美是国际知名品牌女装,里面的导购员小姐就跟没有看到夏初月身上的病号服一样,热情亲切地上前询问她有什么要求,不过眼神却偷偷地瞟向一进来就大刀金马往真皮沙发上坐下的陆大少身上,天啊,她今天居然看到陆大少了!夏初月还

  • 豪门蜜宠:甜心小妻抢回家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豪门蜜宠:甜心小妻抢回家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称:豪门蜜宠:甜心小妻抢回家目录预览:第3章是你毁了西小宝第4章拒之门外第5章心碎了无痕第3章是你毁了西小宝一个半裸着前胸,身披浴袍的男人从洗手间走了出来,深邃的眼眸溢满戏谑之色,他居高临下的扫了一眼顾小西,双手抱臂,语含挑衅:“昨天你主动的样子,可不像现在这么狼狈。”擦!顾小西只觉脑袋里似乎有什么被炸开一样,她狠狠的瞪着这个男人,咬牙切齿道:“你胡说八道什么!”陆子皓一脸阴霾的看着他,推开顾小西,冲上来就给他一拳,冰冷的声线说道:“王八蛋

  • 婚内有染:诱宠天价前妻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婚内有染:诱宠天价前妻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字:婚内有染:诱宠天价前妻目录预览:第3章见死不救第4章警告第5章我相信他第3章见死不救她心心念念的王子爱的是她那个永远不被外界承认的同父异母的姐姐樊心,他娶她只是因为两家家族势力的压迫,只是因为妈咪软禁了怀孕了的樊心,只是因为他那个需要大笔金钱才能安稳生活下去的妈妈。从小在蜜罐里泡大的公主哪里受得了这种屈辱,从小又被家里人惯的嚣张跋扈,所以习惯性的硬碰硬,撞的自己头破血流也撞的容浔伤的不轻,她玩命似的闹腾,闹腾的两家鸡犬不宁,闹腾的对她本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