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小说毒妇驯夫录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1/1 20:42:45 来源:网络 [ ]
小说:毒妇驯夫录
002 坑的就是你

“你这老货慌慌张张的跑什么?”萧芷溪瞪着眼,一步步朝着婆子走去。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没……没什么。”婆子连连摆手,身子却不住往假山石后缩。

“本小姐方才听你叫大姐姐来着,大姐姐可是在假山后面?”

“没有。”婆子飞快说着:“绝对没有,二小姐您可千万别过来。”

“是么?”萧芷溪冷笑,伸手朝着假山一角指了指:“大姐姐若是不在,那是什么?”

“这……”婆子回头瞅了一眼,腿脚一软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众女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假山石后分明露出一大块素色香菱纱。那个颜色不就是唐韵今日穿的衣裳?

萧芷溪抬脚朝着假山走去,却叫婆子一把抱住了她的腿:“大小姐真的不在那里,二小姐您可千万别过去啊!”

“滚开!”萧芷溪低头一声厉喝掩住眸中精光。163生活网缀着明珠的绣鞋将婆子狠狠踹开,飞快的冲了过去。

“你们在做什么?”

假山后传来尖利却畅快的女子声音,众女纷纷跟了上去。

“唐韵,你这贱人该得有多不要脸才能干出这事来?”

四下里一片寂静只能听到萧芷溪愤怒的声音,湖面上的风幽幽吹着。众女抬眼望去,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眼前的情形实在是……

萧芷溪闭着眼,拿帕子按着眼角:“这事既然叫大家都瞧见了,我也……没什么可说的。麻烦各位替我跟国师大人知会一声吧,我实在是没脸见人了。”

“二小姐……你是要让我们跟国师大人说什么?”

“还能是什么?”萧芷溪睁开了眼:“自然是唐韵那小贱人和……”

人呢?

萧芷溪懵了,假山石上倒是挂着巴掌大一块布片,可是……人呢?

她心中一颤,冷汗嗖一下出来了。说明163shenghuo.com

“苏妈妈,怎么……?”

“救命!”微弱的声音从湖畔传来,唐韵艰难从水中爬上了岸,后面拖着的分明是个男人。

“唐韵!”萧芷溪眼睛一亮,人已经到了湖畔:“你居然躲在了这里?”

“救……救……”唐韵松开扯着的男人:“救太子……殿下!”

纤细的身躯,一下子瘫在地上。

变化太快,萧芷溪表示脑子根本不够用,狠狠朝着唐韵踹了一脚。

“你给我起来,别以为装傻就能躲过去。分明是你跟野男人私会,不知怎的滚到水里去了,扯上太子殿下做什么?”

唐韵闷哼一声,也不知是水还是冷汗,整张脸都水淋淋的。

“二妹妹,那真是……殿下。”

“你给我住口,谁不知道,今日殿下根本就不会来?”

萧芷溪冷笑着走到男子身边,脚尖一挑。163生活网男子颀长身躯便给翻了过来。

“这根本就不是……太子?!”

萧芷溪傻了,面朝上躺着的男子眼尾斜长,即便昏迷不醒寡薄的唇瓣依旧紧紧抿着,似乎总有满腹心事不得舒展。

最醒目的却是眉心那一点朱砂艳红如火,这个绝对不是她找来的男人,而是……如假包换的太子殿下宗政玥!

她回头朝着人群中看去,说好的替身呢?身后密密匝匝一片花红柳绿,却哪里有柳明萱的影子?

“唔。”一声低吟,宗政钥眼皮动了动,醒了。

萧芷溪脑子轰的一声,眼珠飞快转了转。

今日这一局未必就会输,太子刚醒的话,刚才的事情是不是根本就不知道?他又那么讨厌唐韵,所以……该是很希望她死的吧!

差的,不过是个合适的机会。

萧芷溪咬牙,一脚将躺在地上的唐韵踹飞了出去。版权163shenghuo.com

“殿下,是这女人害你落水。”

噗通,唐韵正落在宗政钥身边。

“哦?”宗政钥皱眉:“唐韵意图谋害本宫?”

他眸色一闪,看了眼唐韵,厌恶过后便是一丝狠戾。自动将落水给改成了谋害。随后,寡薄的唇瓣扯出一抹残忍微笑:“很好!拉下去,砍了!”

一片哗然。

唐韵抿唇,淡然盯着阴冷暴怒边缘的宗政钥,勾唇一笑。

“这里可不是太子殿下的东宫,要杀人什么的,您不该知会下国师大人么?”

宗政钥冷哼:“他若来了,你只能死的更惨!”

“本尊在太子心目中竟是如此不堪?”

嘈杂的声音淹没在仙乐般柔美动听的男子声线当中,华丽中透着一片奢靡。说明163shenghuo.com

这声音才一响起,院子里的气息便是一冷。有人直接就坐在了地上,身子不住打着颤。连宗政钥一张面孔也变了颜色,唐韵分明看到,他藏在袖中的拳头紧紧攥了起来。

她飞快的抬眼看去,月洞门那边来了不少人,一眼望过去却只有个高高在上的软榻,和踩在软榻上乌黑发亮的一截厚底官靴。

“跪!”尖细的嗓音响了起来,简单直接没给人留半点思考的余地。

众人这才如梦方醒,迅速整理好了衣衫。唐韵低着头也随着所有人跪了下去:“参见国师大人(太傅)(驸马)(宣王殿下)。”

“噗通!”

几声巨响过后,院子里除了宗政钥,所有人都跪了下去。

院子里静了半晌,没有半点声息。众人只觉得胸口憋闷的连气都喘不上来,更不敢动弹一下。

“国师。”良久,终于听到宗政钥冷冷的唤了一声。

乐正容休的声音很是低沉:“太子始终跟本尊不够亲近,你该称呼本尊为太傅,姑父或是宣王叔!”

宗政钥低头掩住眸中冷厉,指节却泛着青白:“太傅!”

“恩。”软榻上的人淡淡哼了一声:“都起吧。”

这声音悠扬,华丽带着几分飘渺,仙乐一般。

怎么听都该是极其醉人的,却不知为何叫人听在耳朵里只觉得半边身子都是冷的,就仿佛有人正拿着细若游丝的琴弦在你脖颈上慢悠悠的划过。

虽然不疼不痒,却会随时毙命。哪里能生出享受的心思来?

“谢国师大人。”众人起身,院子里的温度似乎又冷了几分

唐韵却长长舒了口气,乐正容休终于来了,今日的一切总算没有白费!

斜刺里一道凌厉目光袭来,唐韵抬头。乐正容休正眯着狭长明媚的一双眼冲着她笑了一笑。

她飞快侧过头,根本不敢仔细的打量高高在上那人,那样的目光……

“怎么回事?”

“这女人意图谋害本宫。”宗政钥皱着眉,脸上没有半丝笑容。

“哦?”乐正容休挑眉:“这可是大逆不道的事情,砍了不是太便宜了?”

“丫头,你觉得本尊将你的皮剥下来做成鼓,天天叫人来敲。能不能教化世人?”

唐韵:“……”她听到了什么?

乐正容休的声音稍稍停了停,继续说道:“还是你更喜欢将脸皮剥下来做成美人图?”

唐韵:“……”这么恶心的话题您是怎么说的这么和颜悦色的?

乐正容休修长白皙的手指敲了敲软榻,人群中立刻滚出个穿着锦衣的小童,低眉顺眼匍匐了下去。

黑色的厚底官靴踩在小童背上下了地。一个浑身包裹着薄薄轻纱的妙曼美人走了出来,盈盈跪在他脚边,粉颈低垂波涛汹涌,将白玉般一截粉嫩光滑的玉背朝上露了出来。

乐正容休满意的一撩衣摆款款坐了下去。

“这张脸还能看,就剥下来做美人图吧,动手!”

“慢!”

唐韵一阵恶寒飞快抬眼看向乐正容休,她千辛万苦引着他出现可不是让自己作死的!

这一看却愣了。眼前那是怎样一张脸?

传闻中乐正容休今日该是刚好满二十七岁,怎的看起来却未及弱冠?

极长的一头乌发并未挽起,瀑布般随意披在肩上。五官难以想象的精致,一双眼眸大而媚,眼尾却高高挑着。只消一丝眼风,便能勾了人的魂魄。

而他的眼眸却与北齐所有人都不同,深黑中带着一丝暗红,如西域进贡的瑰丽的葡萄酒。原本是极美的颜色,却不见半丝温情,无端端的便觉得那暗红的颜色如同地狱中浓烈的血,鲜艳却诡异。

他的肤色比女子还要白皙,透着晶莹的玉色,显得一张唇艳红如妖。却仍旧是那鲜血般浓烈的色泽。本是倾城倾国的好颜色,却根本叫人不敢直视。

美的动魄却阴冷的只叫人觉得心惊!

乐正容休皱着眉,明媚的凤眸一分分暗了下去,显然对唐韵这样毫不避讳的目光感到非常不满:“你不愿意?”

唐韵深深吸口气:“她说什么您都信?君子当明察秋毫,国师大人不知?”

乐正容休不动声色看了她半晌,却突然勾唇一笑。唐韵瞬间打了个哆嗦,明明是明媚绝艳的笑容,却叫她觉得不寒而栗。

乐正容休如玉长指缓缓摩挲着大拇指上青翠欲滴的扳指,轻柔的说道:“你认为本尊是君子?”

“额?”唐韵:“……”

这人的关注点是不是有问题,重点是那个么?

“本尊今日心情好,便来做一回君子。都来说说,方才发生了什么?”

“启禀大人。”

萧芷溪终于等到了机会,将身边的婆子一把扯了过来扬声说道:“方才的事情小女身边的苏妈妈都看见了。”

“是唐韵那贱人将殿下给骗到了荷花池,然后假装落水。殿下仁善想将她救起,她却将殿下也一起给拖了下去。”

乐正容休完美白皙的指尖仍旧摩挲着自己的扳指,一张脸上不辨喜怒。

唐韵看向萧芷:“你说完了?”

“没有。”萧芷溪挺了挺胸膛:“你以为你打什么主意没人知道,你不就是想叫大家都看看你跟殿下有了……之亲?你以为这样殿下就能娶你了?你做梦!”

唐韵气定神闲:“还有么?”

萧芷溪冷哼:“没了。”

“既然你说完了,那便轮到我了!”

003 死妖人,大变态

唐韵微笑着看向苏妈妈:“你亲眼看到我故意落水,太子想要救我,被我拉了下去?”

苏妈妈垂首:“老奴未曾瞧见。”

萧芷溪瞬间炸了毛,手掌高高扬起:“你这老货找死么?”

唐韵将她手腕一把攥住大力一甩,萧芷溪身子晃了几晃险些跌倒。

“苏妈妈说没瞧见,那是谁看见了?国师大人面前也容你随便撒谎?”

那样大喇喇的目光,叫萧芷溪吓了一跳,忍不住再度回头观望,却仍旧没有看到柳明萱。于是,抿了抿唇。

“就是有人看到了,怎么着?”

唐韵点了点头,萧芷溪如今也只剩下色厉内荏了。

“你觉得,太子殿下喜欢我么?”

萧芷溪冷笑:“整个京都谁不知道,殿下最讨厌的就是你这个不学无术的废物草包。”

“那就对了。”唐韵拍了拍手:“他那么讨厌我,自然恨不得将我淹死。看我落了水,会亲自来救?”

“他明明讨厌我,会与我单独出现在湖边?若真想救我,他身边那么多侍从,需要亲自下水?何况他一个男子,会被我一个女子给拉着一起落了水?”

“我……”。

“你是想说殿下对我情深意重,看到我落水所以忍不住来救。还是说殿下实际上也是个废物,居然能叫我这废物草包给设计的一起掉在了湖里?”

萧芷溪一翻白眼,她说?她能说什么?

乐正容休手指一顿,眼眸幽幽扫向唐韵,再没有移开。

唐韵满意转身,看向宗政钥:“殿下怎么说?您也认为是被我蓄意陷害了么?”

唐韵挑眉,有本事你承认啊!

只要你敢点头,自此以后,你就是比京都第一草包还要草包的废物!

宗政钥脸色一黑:“本宫今日不舒服,不小心自己掉在了湖里。”

“就这样?”刚才是谁想杀了她?别以为这么随随便便就完了!

“是大小姐看到本宫落水,所以好心来救!”

“原来如此。”乐正容休懒洋洋说道:“大小姐实际上是救了太子的功臣,那人刚才是随意攀诬?”

萧芷溪一下子瘫在了地上。

唐韵点点头:“大约就是这样。”

“很好。”

乐正容休脸上笑容一顿,凤眸中骤然翻滚出一片猩红杀气,酒色的瞳仁漩涡一般幽深。

“将那个攀诬太子恩人的给拉下去,剥皮拆骨,做成人皮鼓送回到她本家宗祠里去好好供着。”

萧芷溪打了个哆嗦,慌了。

“我没有说谎。”她飞快说着:“今天这事根本不是这样。”

“哎。”唐韵叹口气:“二妹妹的性子最是纯良,绝对做不出构陷嫡姐的事情来。我想,一定是受了什么人的……蛊惑?”

萧芷溪眼睛一亮:“是安荣郡主……”

“萧芷溪。”人群后传来淡然微冷的女子声音:“本郡主怎么了?”

柳明萱一步步缓缓自人群中走出,清冷的眼风淡淡扫一眼萧芷溪,似带着点点疑惑。

“郡主你要救我。你明明和我说过,今天这一局万无一失,怎么……”

“萧芷溪!”

柳明萱眼中飞快的闪过一丝冷戾!

若不是为了弄死唐韵又不在太子面前损了自己的名声,她会选这个蠢货合作?

蠢货就是蠢货,半点都靠不住!三言两语便叫人挑唆的,想将她也拖下水?

“你是吓糊涂了么?我今日分明一直与自己丫鬟在一起,何曾单独见过你?”

“郡主……”

“聒噪!”

乐正容休皱眉,艳紫衣袖微微一甩,萧芷溪飞了。

“噗。”

鲜红血线飚出,萧芷溪烂泥样瘫在了地上,再说不出半个字。唯有喉咙里面咯咯响个不停,气息一点点弱了下去。

唐韵眸光一闪,不是要做人皮鼓么,那滋味定然妙不可言。这时候就叫萧芷溪死了,不是太便宜了?

于是,她朝着乐正容休福了福身子,唇畔带着温雅无害的笑容:“韵儿与二妹妹一场姐妹,可否让韵儿跟她说几句话?”

乐正容休眯着眼,微微点了点头:“准了。”

唐韵蹲下身子,将萧芷溪揽在自己怀中,掏出块手帕小心擦拭着她唇角的血迹,温柔可亲。

“二妹妹。”略显苍白的唇瓣凑在萧芷溪耳边,唐韵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优雅说道。

“原本今日是你乳母该来给我下药,可惜她昨日吃坏了肚子,才不得不换了我身边的苏妈妈。而你乳母之所以会坏了肚子,是因为苏妈妈在她茶水中放了巴豆,才能得来个机会陷害我。苏妈妈之所以这么做,却是我吩咐的。”

萧芷溪突然瞪大了眼,连疼都忘了。唐韵神色越发温柔,开始慢条斯理整理起萧芷溪散乱的头发。

“你真以为柳明萱给你出这主意是为你好么?你可真是太天真了。”

清冷的少女勾唇一笑。

“嫡女淫,荡,庶女落井下石,这得是多好的家教才能养出这么一群女儿来?私德有亏的女子,莫说是入宫嫁给太子殿下,即便是稍微有些脸面的贵人都不会求娶的吧。二妹妹,你可是把咱们萧王府的姐妹们都给害惨了。”

唐韵叹了口气:“幸好我千辛万苦成了殿下的救命恩人,才挽回了咱们萧王府的声誉。你可不要……太感谢我。”

“呜呜……”

萧芷溪瞪着眼,浑身上下抖得筛糠一般,越来越多的鲜血从口中涌了出来。伸手便想要去扯唐韵的衣襟。

唐韵款款起了身,萧芷溪的手便抓了个空。唯有不甘的使劲瞪着她,眼角都几乎要撑破了。

“多谢大人成全,二妹妹已然知道错了。这个样子分明是羞愧的狠了呢。”

她拿帕子按了按眼角,乐正容休唇畔带着意味不明的笑容眨也不眨盯着她,便如同强大的猛兽突然瞅见了有趣的猎物。

唐韵心中一颤,这个眼神……她刚才说话声音那么小,他该是听不到吧!

“既然萧大小姐与她这般姐妹情深,本尊也不好妄作小人。便将人皮鼓改做人皮扇吧。”柔糜的声音流水一般缓缓说道:“只取她背上一点皮子就够了,人可得好好活着。免得大小姐痛失姐妹伤心欲绝。”

唐韵整个人都给惊着了,呆愣愣盯着下人将萧芷溪给拖走。

“小东西?”乐正容休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她面前,如玉长指一勾挑起她的下颚:“本尊这样处置,可还满意?”

唐韵:“……”死妖人,大变态!她满意个鬼啊!

不是说好了做人皮鼓的么?怎么就成了人皮扇?

她要是知道萧芷溪还能活着,疯了才会跟她说那么多!

乐正容休一双酒瞳深邃如同两汪漩涡,将一张红艳的唇贴在她耳边:“小东西,怎的不说话?可是……欢喜的傻了?”

“……”打死他会不会被剥皮拆骨?好想晕倒啊!

冷风吹来,湿透了的衣裳吹了个透心凉。

唐韵打了个哆嗦,终于如愿的……晕倒了!

004 你算哪一个

“小姐,您可算醒了。”

唐韵睁开眼,丫鬟秋晚正一脸担忧看着她。见她起身,伸手来扶。

“什么时辰了?”唐韵扭头朝着床帐外面看去,只觉得满眼都是昏黑。

“都快亥时末了,小姐您可真吓人!”秋晚声音中隐隐带着哭腔。

唐韵皱眉:“我怎么回来的?”

她晕倒的时候毫无征兆根本来不及应对。今天白日里那一出,乐正容休就那样认了?

“是王爷吩咐苏妈妈送您回来的,您都不知道那个阵仗大的。”秋晚咂了咂嘴:“光郎中就请了好几拨,连宫里的太医都给惊动来了。”

“哦?”

唐韵眸光微闪,她那个父王能给她请郎中?还惊动了太医?这是说笑么?

“居然还来了太医?”

“来是来了。”秋晚叹口气:“偏巧林侧妃病的厉害,王爷直接将人给请去了桂园。”

“林侧妃……病了?”

秋晚眼睛一亮,整个人都仿佛活了过来,连珠炮般说道。

“她能不病么?王爷才叫人送了小姐回来,那一头二小姐就叫人从国师府里也给抬回来了。国师大人还送了件礼物过去说是要叫二小姐日日带着呢。王爷见了,便叫人直接将昏迷不醒的二小姐给送到庄子里去了。小姐可知道那礼物是什么?”

唐韵唇角一勾,冷幽幽说道:“人,皮,扇!”

“啊,您知道啊。”

她能不知道么?这里面她的功劳可大了。

“二妹妹可是送走了?”

“恩。”秋晚点头:“天还没黑就给送走了,王爷这次是真的动了肝火,谁都不敢劝。”

唐韵眸光一闪:“桂园那边什么动静?”

“没有动静。”

“没动静?”怎么可能?!

萧芷溪是林侧妃的长女,平日里疼的眼珠子一般,不然也不会给养成了那么一个嚣张跋扈又没脑子的性子。

今日在自己手里吃了那么大的亏,能这么善罢甘休?

秋晚朝着桂园那边努了努嘴:“听说是病的狠了,一直没能完全清醒过来,直嚷嚷着说有人要害她。王爷过去没多久,便吩咐了府里护院都去守着桂园。”

这么说,如今府里连个值守的人都没有?

唐韵略一沉吟,翻身下床:“给我拿件披风来。”

“小姐要去哪?”秋晚一愣:“您前些日子就不大好,白日里又落水受了寒,如今深更半夜的出去着了风可怎么得了?”

唐韵吸了口气,眼底带出一丝凄婉:“今日是祖父头七,我……怎么能不去烧张纸?”

“可是,王爷说过不许您去。”

“我必须去!”她要让祖父知道,从今天起她再不是从前那个唐韵!

……

“唐韵,你终于来了!”低沉的一道女声响起,昏暗的院子里骤然间灯火通明。

“小姐……”秋晚吓的小脸雪白,向唐韵凑了凑。

唐韵只管将手中元宝丢入火盆。

“本妃等你许久了!”

尖利的声音带着豪不掩饰的怨恨,女子将带着护甲的手指朝着唐韵点了点:“来人,拿下!”

“小姐怎么办?林侧妃叫人堵死了门,咱们出不去了。”

唐韵默默盯着元宝的最后一丝火星灭了,方才掸了掸膝盖上的灰,起身。

森冷的杀气迎头压了过来,唐韵皱眉,居然是王府隐卫?

祖父训练出这只隐卫什么时候居然是用来……对付她?

“林侧妃,这里是祖父的灵堂!”唐韵眸中带着几分寒气,直直迎上林氏。

这女人已然是徐娘半老,面容却仍旧艳若桃花。加上这些年掌管着整个王府,浑身的气度风华将她雕琢的明珠一般耀眼。

病的狠了?下不来床?真是笑话!

“你也知道是你祖父的灵堂?”林氏冷冷站在门口,妆容精致的面孔上带着毫不掩饰的杀气。

“老王爷久经沙场,若不是为了分心护着你这个废物,谁能伤的了他?”

唐韵抿唇,清眸中闪过一丝冷然:“我只是来烧张纸。”

林氏狠狠啐了一口:“你拿什么脸来烧纸?萧王府里你算哪一个?”

“自然是祖父的孙女。”

“呵呵。”林氏讥笑道:“说这话你也好意思?谁不知道你就是个野种?若不然,老王爷的子孙姓的都是萧,你怎么就能跟你那个不要脸的娘一起姓了唐?”

唐韵握拳,萧王府嫡女姓唐,这几乎成了她人生最大的耻辱。

祖父宠了她一辈子,不肯人说她一个不字,在这件事情上却选择了默许。这,到底是为的什么?

“我们小姐自然是萧王府嫡女,唯一的。”秋晚挺了挺胸脯,将呆愣中的唐韵给护在了身后。

“管她姓什么她都是萧王府的嫡女,这可是上了圣旨的。况且,我们小姐可是未来的……”

“轰,噗。”

秋晚瘦弱的小身子风筝一般飞了出去,狠狠撞上了灵堂正中素白的奠字,蜿蜒出一抹殷红。

“林柔。”唐韵高声喝道:“祖父还在呢!”

“都给我听着,今日老王爷头七。恰逢本妃病重府里守卫空虚,有贼人趁乱混入府中行窃,被隐卫发现,就地正法!”林氏咬牙,神色渐渐狠戾。

唐韵心中发冷,所有护院都调去守着桂园了?分明就是这女人设的毒计!

明知是诱杀!

但,她能不来么?不能!

“唐韵。”林氏冷笑道:“你若是一直如从前那般浑浑噩噩本妃不介意让你在萧王府活到老。可是,你居然能设计将我的溪儿害的那么惨?那便怪不得本妃不给你留活路。”

唐韵挑眉,林氏要杀她不是为了萧芷溪,竟是因为她突然长了脑?

这女人以一个陪嫁媵妾的身份成了萧王府的掌家侧妃,若非祖父这些年一直压着不许萧广安休弃了唐氏,正妃早就是她了。

所以,她比谁都精明!

若她真是个有脑子的,那便,还有机会!

毒妇驯夫录》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毒妇驯夫录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佟丽娅:余生很长,别忘了对自己好一点

    今天微博上有个话题#佟丽娅打雷佳音耳光到脸肿#上了热搜,这是电影《超时空同居》中的片段。在电影中,佟丽娅饰演的女主角谷小焦,性格直接、爽快,做事雷厉风行。佟丽娅说,这才是她原本的性格,毕竟是吃鹿肉喝鹿血酒长大的新疆妹子。在这部戏中,佟丽娅不再是以往温柔可人的形象,跟老搭档雷佳音该吵就吵,该动手时,大嘴巴就直接扇上去了。有人说:一个女人放下他人给自己贴上的标签,懂得取悦自己,活出自我时,才是最美的开始。我想,现在的佟丽娅就是自己最美的开始。曾经那个看似“小鸟依人”的姑娘,如今气场全开,活得越发闪亮

  • 为什么学楷书进步很慢呢?

    我们学习书法,进步很慢就对了,进步快了往往不真实,事实上,学习书法,进步是不能突飞猛进的,书法的进步是日积月累的点滴进步。练书法好比学武术,楷书是基础,就像武术中的练马步、劈叉、压腿、练气等等基本的功夫,不是一天半天就能练好的,需要不断的勤学苦练,持之以恒。行草和武术中的各种精妙的招式差不多,但必须以那些马步、气功为基础,否则就是花拳绣腿,在行家面前,一戳就倒,是花把式。楷书就是行草的基础,楷书写不好就专学行草,只能写出一些丑书,破绽百出,令人惨不忍睹。只有楷书写好了,再写行草,博采众长,自成一

  • 王三虎专栏|古城赞

    古城赞读写人家作者:王三虎小城故事多古今全囊括保境英雄筑石砦抗金有奇勋清初设立三岔厅古韵牌坊是见证野鹤峰端有庙观释道和谐香火绵水陆寺、春台观城隍大庙阎王殿火神庙、文昌宫管窥先民文根深吴璘吴玠正史铭闫晋气节亦英雄地方史志载奇人亦仙亦人有王文高景山、成九龄赵贵登科缑良忠百姓口碑赞不停今朝贤哲遍地生政商农文领风骚激励我辈多用功齐心协力建家园弘扬精粹做传人

  • 满儿手作—兼具实用与美观的纽扣结!老一辈的口中的疙瘩扣!

    纽扣结是一种历史悠久的中国传统手工编织工艺品,属于中国结之一。学名疙瘩扣,老一辈叫旋布扣子。纽扣结的结形如钻石,故又称钻石结,除当纽扣用,也是很漂亮的装饰结。如再与其他的装饰结相搭配。又可构成一对对美丽的盘扣。同时,通常在编制的中国结手链中也以此收尾。中国古代的服饰中,纽扣不但是为了实用,而且也是一种美丽的装饰。纽是带的交结之处,同时,结之可解者,亦谓之纽;扣则为一种可以钩结的结子;因此,纽扣应是成对,可以解开,可以钩结的。本结即是可当做纽扣之用而得名。1.准备一条编制中国结的线,长度根据自己所

  • 细思极恐!5部高智商烧脑推理剧,猜不到结果不怪你!

    艾瑞巴蒂,泥萌壕(。・ω・。)ノ♡还记得《神探夏洛克》第二季开头,Irene对卷福说:Brainyisthenewsexy.这年头帅哥美女很多,各种类型的都不少,人人都称自己是二代,各种逼邪各种媚狂各种狷……巴特!智商高又有颜值的你见过咩?本期书单,火星菌为大家带来了5本推理作品。内含各种高颜值高智商大神,想要促进大脑新陈代谢,锻炼思维的赶紧入坑哦!《猎罪者》道门老九内容简介这个世界上,每天都会有诡异的案件发生。生意最好的包子铺,它的包子馅却是用人肉做的。地段红火的豪宅,墙上汩汩流出鲜血。大学里

  • 高考阅卷再次曝光,字迹潦草将无缘大学!

    现在,越来越多的考试开始采用“电子阅卷”了,尤其是中考、高考这样的大型考试。而电子阅卷,对孩子的书写规范和答题习惯也有了更多的要求,下面我们从一个全新的角度去认识自己在考试中存在的问题。走近电子阅卷,看看试卷在阅卷人眼中呈现的样子~~~一、扫描1.如果不使用规定的2B铅笔,可能识别被误判为“空选”,造成失分。2.蓝色钢笔书写后,扫描字迹较浅,若无法辨认,容易误判或不给分。3.作图未使用规定铅笔,或下笔太轻,会造成扫描看不清楚,请慎重。4.语言表述需简明扼要,勿超出答题区域。二、阅卷1.主观题和客

  • 章继刚创意农业日记(255):全域旅游让重庆名声鹊起

    章继刚创意农业日记(255):全域旅游让重庆名声鹊起2018年5月20日星期日天气多云全域旅游让重庆名声鹊起文/章继刚重庆有渝中区、大足区、南川区、万盛经开区、巫山县、武隆县、石柱县、奉节县8个区县入选“全国全域旅游示范区”创建名单。重庆市高度重视顶层设计和具体政策的制定,相继出台《关于促进旅游业改革发展的实施意见》《关于推进文化与旅游融合发展的意见》《关于加快推进渝东北生态涵养发展区和渝东南生态保护发展区“大旅游经济”发展的实施意见》《重庆市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促进消费的意见》《关于促进旅游投资

  • 用错繁体字,书法写得再好都可能遭人笑话!

    许多书法爱好者在书法创作中繁体字、异体字一直模糊不清而每一个有志于从事书法创作的爱好者都应该对这些易混淆的字和用法有一个清晰的认识今天小编给大家整理一份《常用繁体字、异体字用法表》有了这份表以后不愁会写错繁体和异体字了繁体、异体、古今字用法﹀●並,并,併:——古代完全不通用。并,併是同义词,“兼并”的意义写作并、併,不写作並;“一起”的意义写作並,並排;很少写并、併;“依傍”的意义只写作並;“抛弃”的意义只写作并、併。●“为”统一替换为“爲”,爲、為为古异体字。●才,纔:“才能”之意,用才;“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