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三国吕布全文在线阅读

2017/11/1 22:23:19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三国吕布

第五章  火烧匈奴

第五章火烧匈奴

等到吕布一家来到土墙上的时候,村里的人都已经来到了土墙之上。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而这时候,土墙外两箭之地的地方,已经布满了匈奴铁骑。

“这么多的匈奴人,怕是有上千人吧?”一个村民,不无担心的说道。

“这时匈奴人的一个千人队,看来是来宝昨天的一箭之仇了。”吕布的父亲肯定的说道。

“这么多的匈奴人,我们怎么办呢?投降了吧。”有些胆小的村民提议道。

“你现在就想死的话,就试试吧。阅读http://www.163shenghuo.com/我们杀了那么多匈奴士兵,匈奴人是不会放过我们的。不如就这样和他们拼了。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转一个。”有些热血的村民,也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这时候,村长颤微微地走上前来,对大家说道:“我看这样吧,愿意留下的,就留下来守城,愿意走的,就马上准备好,一有机会就离开吧。我们总要给我们村子留下些香火。我年纪大了,这把老骨头,就不用在到外面去流浪了,实在打不过,我就点了我的屋子,去见先人们,不管怎么样,我也是喝过胡虏血的人了。版权163shenghuo.com

听了老村长的话,大家都很有感触。是啊大家都喝了匈奴人的血,怎么还能指望投降呢。这么一来,摆在大家面前的路,便只有两条:要么留在村子里和匈奴人做最后的拼杀;要么趁乱的时候杀出重围。前一条路是死路,后一条路九死一生。

吕布的父亲转过头来,看了看自己的妻子。两个人很有默契的点了点头。接着吕布的父亲问吕布道:“我早晨交给你的,方天画戟的戟法,你都记住了吗?”

到了这种时候,吕布已经被这残酷的战斗,打磨出了血性。163生活网全身上下充满了,杀身成仁的豪情。率不想自己的父亲点了点头道:“父亲放心,这戟法孩儿练的虽然不太纯熟,但是绝不会辱没了我们吕家的姓氏。”

听了吕布的话,吕布的父亲笑了笑道:“我和你娘已经决定,要一起留在村子里。可是你还小,你的人生才刚开始。所以你要活下去,离开这里,拿着昨天我给你的信,去河内找你丁原伯父,他见了信,会替我们好好照顾你的。”

说着,吕布的父亲伸手摸了摸,吕布的脑袋。

这时,吕布的母亲已经泪流满面。网站163shenghuo.com只见吕布的母亲,从怀里拿出几个干粮,塞到吕布的怀里,颤声说道:“孩子以后你要照顾好自己,不要惦记着报仇,只要你能好好活下去,母亲就放心了。”

说着,吕布的母亲已经泣不成声。此时吕布的眼中也含满了泪水。虽然吕布只给这对夫妻,做了一天的儿子。可是吕布已经无法舍弃这一份感情了。只听吕布动情地说道:“父亲,母亲,我们一起离开吧。孩儿一定会打出一片天下,让你们安享晚年的。三国吕布全文在线阅读

此时的吕布,是真的想为这对夫妻做点什么。想要竭尽全力去保全这对夫妻。

此时,吕布的父亲潇洒的一笑道:“孩子你有这份孝心,我们就知足了。做父母的最大的心愿,就是能让自己的孩子们过的好。”

说着,吕布的父亲转眼向四周看去。果然四周都是父母,要送自己的孩子走的。

回过头来,吕布的父亲接着交代吕布道:“把眼泪搽干,你要记住:男儿流血不流泪,你是草原上的布,是我们吕家的布。吕家没有孬种,没有在空难面前掉泪的男人。”

说着,吕布的父亲就给了吕布,一个坚定的眼神。

在吕家作出决定之后,几乎其他人也都做出了决定。大家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了,让自己的孩子离开。而把自己留下来,为孩子们阻挡匈奴人。

经过一番商议,最后决定:在村口的背面挖出一个洞,等匈奴人进攻的时候,让孩子们从村后的洞里逃走。

当然面对死亡,并不是所有人都很决然,也有几个人想要和孩子们一起离去的。不过要是大家一起逃的话,那肯定是谁也无法逃掉。

就在大家思量未定的时候,匈奴人得进攻已经开始了。

首先从匈奴军队的阵营后面,推出了五十多个被控绑起来的匈奴士兵。一看这些被捆绑起来的匈奴士兵,正是昨天退去的那五十多名匈奴士兵。

一个军官摸样的匈奴人,站在这些被绑起来的匈奴士兵面前。大声道:“你们这群猪猡,竟然连一个小小的汉人村庄都打不下来,简直丢尽了,我们匈奴人的脸。现在再给你们一次机会,要是还攻不进去,老子就砍了你们的脑袋。”

说完,这军官一挥手,便有士兵上来帮这些人,结下了捆绑的绳子,并将一把把战刀,丢到了这些士兵面前。

这些士兵彼此相视了一眼,便捡起地上的战刀,嘶吼着向对面的村庄冲了过去。

这时候,那军官嘴角露出一丝邪恶的怒容,对身边的小校道:“传令大军压上,等这些逃兵打开了缺口,我们就一起冲进去。将里面的人全部斩杀,一个不留。这个村里的汉人,竟然敢喝我们匈奴人的血,这简直太可恶了。要是让这件事情,传扬出去,以后我们匈奴还怎么在草原上立足。”

“是。”那小校说着就要领命去了。

吕布站在土墙上,看着昨天逃走的那五十来个匈奴士兵,凶神恶煞般的冲了过来,就要搭弓射箭,确实被自己的父亲阻止了。

只听吕布的父亲,对一边的村长说道:“要想让孩子们逃出去,就要把匈奴人引到村子里来。只有匈奴人进了村子,孩子们才能趁着混乱的时候,逃的出去村子。如果我们不让匈奴人进村,匈奴人只要一把火,就可以把村子烧个净光,到时候我们怕是一个都逃不了。”

村长一听吕布父亲说的有道理,便道:“这些事情,你看着办吧。我这把老骨头已经决定埋在这里了,也就不操那份心了。”说着老人便缓步回家去了。

这时候,吕布的父亲看了看乡亲们说道:“乡亲们,今天就让我们让匈奴人知道知道,我们汉家男儿的厉害。”

于是吕布的父亲,让乡亲们用柴草堵塞了各处道路。然后让大家从土墙上撤下来,将村口的大门打开,之后藏身到隐蔽的地方。

只等匈奴人全部进了村子,再一把火将整个村子点着。这样匈奴人就会处在一片混乱之中。而这时候,要离开的人,就可以趁着混乱,从村后挖好的洞里逃走。

就这样,当昨天败走的那五十多个匈奴士兵,狂吼着冲到村口的时候,看到了奇怪的一幕。这村子的大门,竟然大开着。而那两人高的土墙上,竟然一个人也没有。

这些匈奴士兵虽然有些狐疑,但是军令如山,也只好硬着头皮往上赶。

当这些匈奴士兵,进了村子之后。居然一个人也没有看到,只是到处都堆满了柴草。这些匈奴人,本来就对这些细枝末节不慎在意。哪里会在意这些。于是当这些匈奴士兵到处搜刮后,依然没有见到一个人。 便赶紧派人向后面的军官禀报。

只见就在那五十多个匈奴士兵,进村后不久,便有一个匈奴士兵,喜滋滋的出来,向外面的军官禀报道:“启禀将军,我们已经攻下了村子。请将军视察。”

这军官一听,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奶奶的怎么回事?里面的人哪里去了?”

那出来禀报的的士兵一脸无奈的说道:“将军小人们,确实没有发现什么人埃是不是听说将军要来,都给吓跑了。”

听到这话,这军官一脸的不高兴道:“派出斥候去侦察,我就不信他们能飞了不成。”

说完这将军将马鞭一挥,接着道:“大军进村休息,等有了消息再追。”

于是便带着手下近千号人马,浩浩荡荡的,向着村里开去。

而此时一名小校,来到了刚才禀报的那位匈奴士兵面前道:“告诉你们头,让他带着你们分十路,去侦察那些汉狗逃走的方向。要是找不到线索,小心他的脑袋。”

说完这小校,就扬长而去。

而那士兵,只好强低着头,去找自己的头去了。

等到这一千匈奴士兵都进了村的时候。吕布的父亲便第一个点起了火。

看到村子里突然火气,匈奴人先是以为,是那个家伙吃肉的时候不小心,走了水。可是紧接着,村庄各处便接连起火,还隐隐有刀兵之声传来。一时间,匈奴士兵乱成里一锅粥。

这些匈奴人平时在草原上野惯了。他们虽然羡慕汉人的文化,羡慕汉人的山河。却是受不了拘束。而现在整个不大的村子,却有一千匈奴士兵驻扎,四面都是两人高的土墙,眼见得到处火起,人吼马鸣。这匈奴人哪里有不乱的道理。

更有甚者互相践踏,死伤在所难免。再加上村民们人趁乱滋事,只是不大的功夫,匈奴士兵就乱成了一片。

此时的吕布,手腕长弓,站在一处残缺的墙壁上,正在弯弓向不远处一名匈奴士兵,射去那致命的一击。

吕布一箭射出,那匈奴士兵音声便停止了呼吸。吕布便从身后再抽出一支箭,趁着大火的掩护,向着另一边闪身而去。

第六章  战场寻亲

第六章战场寻亲

吕布在趁乱阻击了几个匈奴士兵之后,便来到了村子后面那隐蔽的小洞口。这时候,这里已经聚集了许多,想要离开村子逃命的村民。

必定是老百姓啊,想着在自己的家乡葬身火海的人,必定是少数。多数人还是希望,能够离开这个战乱的村子。到其它地方,去过宁静的生活。

看着村里人三三两两的,从那小洞里离开,吕布却是怎么也等不到自己的父亲。

这时候有一个乡亲,对吕布说道:“快走吧,再不走,要是被匈奴人回过神来。在想走可就没有机会了。”

吕布虽然也很想,跟着其他人一起离开。可是一想起来,自己那便宜父母还在村里,就有些不忍。吕不觉得自己上辈子做人,就够平凡,就够一般的了。难道这辈子做了吕布,还要苟且的活着么?吕布凄然一笑,暗道:“奶奶的,拼了。最多老子再死一回罢了,既然决定了要做英雄,怎么能走回头路呢?”

想到这里,吕布便抓起弓箭,别着把弯刀,向着自己家的方向,窜了过去。

等吕布回到家的时候,原本吕布家的房子,已经变成了一片火海。吕布拐到后院,拨开地窖,确实没有见到有人。

这时候吕布突然听到墙外,有打斗的声音。吕布便向着打斗的方向跑了过去。正好看见两个匈奴士兵,围着一个小姑娘,淫笑着。

吕布看那姑娘,却正是昨天和自己在一起的小姑娘。吕布抓起一支利箭,猛的就向着其中一个匈奴士兵的后心射了过去。

只听“扑哧”一声,那利箭便贯穿了,一个匈奴士兵的胸口。吕布正要再射一箭,那剩下的一个匈奴士兵。那匈奴士兵却抓起一把弯刀,向着吕布冲了过来。

此时吕布要是在拉弓,很可能会被冲上来的匈奴士兵砍断手臂。无奈吕布只得后退,吕布带着那冲过来的匈奴士兵,来到自家后院。抽出弯刀与那匈奴士兵对砍起来,说是对砍,其实以吕布现在的的武力,也只能是强自支撑着。

不过吕布已经想好了退路,那就是自家的地窖。这地窖口十分隐秘,吕布稍作退却,就将那匈奴士兵引到了地窖附近。

这时候,吕布向后一退,绕过了地窖的入口。那匈奴人倒是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上前一步,挥刀就砍了下来。

吕布稍一闪神,那匈奴士兵就一个趔趄,趴在了地上。只见那匈奴士兵,一只脚还在地上,另一只脚却已经踏入了地窖之中。整个身子都前倾着趴在了地上。

这时候,吕布急步上前,一脚便踩在了那匈奴士兵的背上,挥刀就将那匈奴士兵的脑袋斩了下来。

看着那匈奴士兵滚落在地的的脑袋,和那还在流血不止的脖颈。吕布觉得,这大概就是那所谓的碗大的疤吧。

吕布随意的踢开那匈奴人的脑袋。此时,旁边已经多出了一个正在哭泣的身影,正是吕布昨天认识的那小女孩。

这小女孩哭泣着,对吕布说道:“大哥哥,我家的人都被匈奴人杀死了,你能带我离开这里么?”

吕布伸手帮小女孩差干了眼泪,这时的吕布多么想对小女孩说“能”啊,可是吕布却真的不能说,因为吕布知道,自己的家人还在大火中,吕布还要去找自己的父母。

半响,吕布只得轻轻推开小女孩的手道:“你赶快去村后吧,那里有很多乡亲们,他们会照顾你的。我还要去寻找我的父母。”

见吕布推开了自己的手,小女孩的眼泪扑梭梭的流了下来。浑身颤抖着,已经泣不成声。吕布的心里也不好受,可是吕布一直牢记着父亲的话,男儿流血不流泪。吕布怕自己再呆下去,就无法抑制住自己,带着小女孩离开的冲动。这的猛的摇了摇头,向着院门外走去。

吕布刚走出院门,从门里便传出了,小女孩哭泣的声音:“大哥哥,你会回来找我么?”

听到这里,吕布心下一软,又回到了院中。辅助小女孩的双肩说道:“你先和乡亲们离开。我吕布向你发誓,只要我吕布还活着,纵然到了天涯海角,我也会去找你的。”

说完,吕布暗自有些无奈。不是吕布要哄骗这个小女孩,只是人要在这乱世中活下去,总要有所寄托。那么就让吕布成为小女孩的寄托吧,希望这小女孩有了这戏寄托,能在这乱世中生存下去。

吕布把小女孩送到村后,和乡亲们团聚后。 便又一次踏上了寻找父母的路。

这一次,吕布并没有沿着先前的路继续找。而是换了个方向,向着村口的方向找了过去。这一路上,吕布看到了许多的尸首,有村民的,有匈奴人的,杂乱的摆在一起。这时候吕布才发现,原来不论是汉人还是匈奴人,死了以后并没有什么区别。

吕布正向前走着,突然看见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手持一把长刀,拦下了五六个匈奴士兵。

这老人站在那里,犹如一座高山,竟然就那样将那五六个匈奴士兵,硬生生的挡了下来。老人的脚下,竟然已经躺下了三五个匈奴人得尸体。

只见这老人,提刀指着那群匈奴人道:“汝等不服王化,屡犯我大汉边疆,难道真的以为我大汉没有人了么?今天老夫就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叫做大汉武人。”

说完,这老人便将一把大刀挥舞了起来。吕布仔细观察着,只见这大刀挥舞的是极有气势,犹如泰山压顶,却似力贯长虹,每一招每一式,都透漏出玄奥至极的法门。

吕布虽然上一世是个武学白痴,可是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两天来,吕布用生命感悟着武学,从在死亡线上的挣扎,到学习自家的方天画戟戟法,再到看了这老人的刀法。吕不觉得自己的武功得到了飞速的提升,可是对于武学的了解,却是越来越模糊了。这也许就是人们说的,知道的越多,就越知道自己的不足吧。现在的吕布就是这样,队伍学的了解越多,渴求也就越高,也越觉得自己武功低微。

吕布正看得起劲,那老人手中的长刀已经停止了舞动。而刚才换站立的那五六个匈奴士兵,已经躺在地上,一命呜呼了。

此时,那老人才转过身来,这时候吕布才看清楚,原来这老头,竟然就是那弱不禁风的村长。只听那老人,向着吕布藏身的方向道:“什么人?出来。”

吕布看看左右无人,便走了上去,向老人拱手道:“村长好刀法,小子在这里有礼了。”说着吕布便向下拜了拜。

当老人看清楚是吕布的时候,老人这才松了口气。老人将手中的刀放在一边,向吕布招了招手。从怀里取出一本褶皱的小书递给吕布道:“你我也算有缘,这个就送给你吧。”

吕布见到小书,不觉得一惊,难道自己得到了什么惊世秘诀?忙要打开去看。却是被老人阻止了。

只听老人说道:“不要忙,等你你以后有时间,再去看吧。现在早点离开吧。”

吕布一想也是,现在真在打仗,哪有时间研究秘籍呢。 便把小书装进了怀里。

吕布刚把小书收进怀里,正要想老人家道谢。只是这话还没有出口,只听“嗖”的一声,一支羽箭便从老人的后背射入,一支箭头,已经穿出了老人的胸膛,差点连吕布也串在了一起。

吕布见状大惊,就要上前去扶住老人。却又一次被老人阻止了。只听老人幽幽地道:“我看见你的父亲,向村口方向去了。你快去找你父亲吧,有他在,一定可以保你平安离开了。”说着老人便一把推开吕布,转身提起刀,向着身后的突厥人杀了过去。

吕布看着老人远去的背影,只得无奈的转身,想这村口而去。虽然吕布很想帮老人杀敌,可是吕布知道,那老人中了一箭,已经没救了。那老人只不过是用最后的一口气,在为自己争取时间而已。

想到这里,吕布不得不自我安慰道:“如果自己不能好好利用,老人为自己争取的时间。那岂不是让老人的一番好意白白浪费了。”

第七章  深入草原

第七章深入草原

等吕布来到村子门口的时候。却见到一男一女两个人,正骑马立在村子门内,阻挡着企图从村口离开的匈奴人,那男的身高八尺,手中一柄方天画戟,正是吕布的父亲。女的头戴方巾,手持双剑,却正是吕布的母亲。这两个人策马立在村门口,犹如两宗门神,将那些想要村门口而出的匈奴士兵,全都阻拦在了门内。他们的脚下已经堆满了匈奴士兵的尸首。

这时候,突然风气,村里的火势随着风一吹,更加的旺盛了起来。匈奴士兵被大火困住,烧死了无数。

这时那些到达了村口的匈奴士兵,更加疯狂的向着两个人进攻了起来。有些匈奴士兵看到火势蔓延,村口的道路一时无法打开,竟然丢弃了自己的马匹,冲上土墙,从土墙上跳到了村外。

吕布趁乱上了一匹战马,将自己藏在马腹下,打马向前冲,便来到了自己的父母身边。

“父亲,母亲孩儿终于找到你们了,村里人都已经从后面离开了,我们也走吧。”

看见吕布过来,吕布的父母忙将吕布让到身后。这时吕布的母亲才关切的问道:“你这孩子怎么来了?不是叫你早点走么。”

这时吕布的父亲像是下了什么决定,对着吕布的母亲说道:“看来你我夫妻,今天是没有办法一起战死了,你带着孩子先走。”

“不父亲,我们一家人一起走吧。”吕布看着自己这个,不过只认识了一天的父亲,满脸诚意的说道。

吕布的父亲却慈祥的看了看吕布道:“我们家的布儿,已经长大了,以后要好好照顾自己。”说完,吕布的父亲,就冲着自己的妻子点了点头。

这时候吕布的母亲看了看吕布,又看了看身边的丈夫。有些无奈的哀叹了一声,对自己的丈夫道:“我去送送孩子,等孩子安全了,我就来陪你。”

说完,吕布的母亲便拨转马头,抓了吕布的马缰绳,大吼一声“驾”。

就这样,吕布的母亲带着吕布离开了村口,向着南边赶去。一边赶路,一边还回头看着逐渐远离的村口。

吕布有些不忍的看着自己的父亲,吕布明白:如果自己的父亲想走,怕是很容易就能脱身。可是面对匈奴人的骑兵,那些从村子后面逃出来的村民们,怕是就不会有什么好的下场了。吕布的父亲这是在用自己的生命,保护那些无助的民众埃

吕布看着自己父亲高大的背影,渐渐远去。此时的吕布心中有些恍惚,这就是那个尔虞我诈的三国么?这个时代,怎么也会有这样无私的英雄。

看到吕布和吕布的母亲,骑马出了村子,刚才跳墙出来的匈奴士兵,有的已经提起手中的刀,想要上去砍杀一番,可是现在这些匈奴士兵,没有了马匹,已经变成了地地道道的步兵,这步兵没有阵型。又哪里敢和骑在马上的吕布母子抗衡。

吕布母子只是一个冲锋,就将这些匈奴步兵冲了个七零八落。在收割了几条人命之后,吕布母子渐渐远去了。

吕布母子刚刚离开不久,就听到身后“轰卤一声,再回头看时,原来是吕布的父亲见吕布母子离开,便用手中的方天画戟,破坏了村口的门洞,让门洞上面的土石塌陷了下来,彻底阻断了匈奴人离开村子的通道。

吕布知道,这是父亲怕匈奴人会来追击自己,所以才这样做的。此时吕布母子两行热泪,已经从眼眶中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吕布的母亲含着热泪,平复了一下自己自己,想要冲回去的冲动。又看了看吕布道:“走吧,别让你父亲白死了。”

只是,这吕布母子骑着马,还没有跑出多远。就见到前方烟尘弥漫。居然是匈奴人派出去的斥候,此时回来了。

此时吕布的母亲凄美的一笑,将吕布的缰绳丢给吕布。道:“孩子你怕不怕?”

吕布见母亲把马缰绳给了自己,便冲着母亲笑了笑道:“母亲不用担心,孩儿武艺虽然差点,但是也不会轻易地死去,我可是布埃”

听了吕布的话,吕布的母亲笑着点了点头,对吕布道:“好孩子,以后就靠你自己了。”说完,吕布的母亲便在吕布的后脑,轻轻一计手刀,将吕布打昏了过去。

只见吕布直挺挺的便倒在了马上,然后吕布的母亲提起剑,在吕布的马屁股上刺了一剑。吕布的坐骑吃痛,一声嘶鸣,仰头便向着远方蹦了过去。

而这时吕布的母亲,看着自己的孩子远去。眼中透漏出了无尽的母爱。轻声道:“孩子,以后母亲不在身边,你要照顾好自己。”

说完,吕布的母亲一转马头,提起双剑,一催座下战马,便向着那些匈奴斥候杀了过去。一边冲杀,一边回望着村口方向,道:“孩子他爹,等我,我一会儿就来找你了。”

等到吕布悠悠转醒的时候,吕布已经身处在一片陌生的树林之中。在吕布的身下一批马正在哀鸣,这马儿吃了吕布母亲一剑后,就拼命的奔跑,这一路而来这马儿已经脱了力,再加上一路上流血不止,这马儿看来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吕布看了看胯下的马儿。晃了晃还有点眩晕的脑袋。 便想起了自己的父母。

吕布站起山来,向着村子的方向跪下拜倒道:“父亲,母亲虽然我们只做了一天的家人,但是你们放心,我一定会为你们报仇,杀光那些可恶的匈奴人的。”

说完,吕布便郑重的拜了三拜。

吕布正要起身离去,却猛然站住了,自言自语道:“我父母战死沙场,怎么能连个收拾的人也没有呢?”

想到这里,吕布又转过身来,向着村子的方向而去。

两天后,吕布跪在一座新立的坟墓前,那坟墓的墓碑上写着:“贤伉俪吕氏夫妇之墓-不孝子吕布拜上。”

两天前,吕布一路步行回到了村子,一路上也遇到了不少的匈奴人。吕布看见有大队的匈奴人,就悄悄地躲起来。看见有落单的匈奴人,就悄悄潜过去,将敌人杀死。

两天来,吕布已经记不起,自己究竟杀死了多少匈奴人了。可是杀戮并没有减轻吕布内心的伤痛。

“父亲,对不起,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找到我家的方天画戟,不过请父亲放心,从明天起我就一路向北,到匈奴人的腹地去。布儿在这里发誓,找不回方天画戟,绝不回来中原。”

说完,吕布便提起背包,系着短剑,挽起长弓,跨上不知从哪个倒霉的匈奴人那里,抢来的战马。向着北方的草原奔驰而去。

第八章  饿狼传说

第八章饿狼传说数天后,在北方东部鲜卑部落附近的草原上,一个瘦弱的少年,正骑着一匹同样瘦弱的战马,在草原奔驰,在少年身后不远处,十几匹恶狼正在尾随二来。少年不是的弯弓搭箭,向着那些尾随的饿狼射去,随着少年手中的羽箭射出,就有一匹饿狼倒下。

而这时候,其他的饿狼,就会暂时放弃追逐少年。转而向那匹被少年射死的饿狼扑去,不一会儿,就将那刚才的同伴分食了干净。

吃完了同伴的饿狼们,仰天一阵嚎叫,又转而远远地掉在了少年身后不远的地方。

此时这少年,已经显得有些精疲力尽了。少年轻轻扬起头,这才让人看清楚,原来这少年就是吕布。

吕布自从离开父母的坟墓后,一路向北,寻找那个杀死了自己父母的匈奴千人队的下落。可是三天前却碰到了一群饿狼。

从此以后的三天中,这批饿狼就一直尾随着吕布。当这群饿狼饿了的时候,就会充着吕布包围过来。每当这个时候,吕布只要杀死这些恶狼其中的一匹,其他的饿狼们就会马上放弃吕布,转而将他们那死去的同伴分食掉。可是饿狼虽然解决了暂时的温饱,却并不离开,只是远远的掉在吕布后面,等待下一次饥饿的来临。好像吕布就是他们的存粮一般。

三天来,吕布为了躲避这群饿狼,一直在草原上奔走,已经将自己仅有的粮食吃了个干净。

这没有粮食,人还能坚持几天,可是没有水却是怎么办呢?有时候吕布都希望自己是匹马,只要在草原上吃吃草,喝喝露水就能生活下去。

吕布看着远远掉在自己身后的饿狼。终于下定了决心。要将这些饿狼消灭。吕布心了明白,在这草原上,只有将敌人杀死,自己才能得到活着的权利。

于是吕布停下战马,从自己的战马上跳了下来。用手摸着这马儿的头说道:“小马儿,你我主仆一场,看来今天我们的情分就要结束了。你就在这里安息吧,这里水草丰美倒是挺适合你的。”

说完,吕布抽搐短剑冲着战马的脖颈就是一剑。一阵凄厉的嘶鸣传来,原本站立的战马,打了个寒颤,慢慢的倒下了。随着战马的倒下,一股浓郁的血腥从战马的脖颈间流淌出来。

吕布张开嘴,在战马的脖颈上猛吸了一口。一簇燥热的血腥之味,便从吕布的嘴里一直传到心间。

这时候,不远处闻到血腥味的十几匹恶狼,瞪大了一双双幽绿的,慢慢地向着吕布这边靠拢了过来。

吕布等待的就是这个机会。吕布就是要让这群饿狼赶过来,然后把它们屠杀干净。只见吕布斜倚在马后,单膝跪地,拉起长弓,向着那些饿狼发出了一只只要命的羽箭。

“嗖嗖嗖”吕布三箭射出,就有三匹饿狼,应声而倒。出乎吕布意料的是,这次其它的饿狼,并没有赶上去分食那倒下的饿狼。而是鼓起勇气,向着吕布这边冲了过来。吕布一看这些恶狼来势汹汹。 便一手抓起箭壶,背在背上,向着不远处的小山包跑去。吕布一边跑,还一边回头向那群饿狼,射出一支支羽箭。

等吕布来到小山包的时候,那些饿狼又被吕布射倒了三匹,看着其余的七匹饿狼,向着吕布冲过来。吕布一阵恼怒。“奶奶的怎么会这样,老子难到就要交待在这里了么?”

吕布环顾四周,心里那个气埃这茫茫的草原上,什么都好,就是数太少埃要是有棵树让吕布靠着,不至于四面受敌,那么吕布面对这七匹恶狼还是有一拼之力的,可是现在这样,让七匹饿狼围攻,吕布确实没有什么把握可以活着了。

然而,越是到了危险的时候,吕布的血液就越是容易沸腾。看着七匹恶狼袭来,吕布又射出了一支羽箭,结束了一只恶狼的生命。此时的吕布嘴角上翘,竟然感觉到了一丝游离在生死之间的快感。

只见吕布扔掉长弓,一手抓起自己的短剑,另一只手抓住一支羽箭,便就地一滚,向着对面的狼群逆袭了过去。

这狼群追上吕布后,猛的向上一扑。 本来吕布要是继续向后逃的话,正好会被狼群扑倒。可是狼群没有想到吕布回你袭而来,却堪堪的从吕布的头顶扑了过去。

说时迟那时快,吕布在狼群从自己头顶越过的瞬间,高举起手中的羽箭和短剑,这羽箭和短剑,分别从两匹狼最薄弱的腹部插了进进去。

等到狼群和吕布再次分开的时候,吕布手中的羽箭已经折断。而原本冲上来的的六匹恶狼,已经一死一伤。死的饿狼自然是被短剑破开了腹部,露出一地的肠子,只来得及哀嚎两声,便再也没有了生命气息。至于那受伤的饿狼,则是被羽箭的尖端插入了咽喉。此时那饿狼略一哀嚎,就从咽喉处,有大量带血的气泡涌出。看来也是命不久矣的样子。

吕布将手中依然还抓着的半只羽箭丢在地上,双手紧捂着短剑向着狼群逼近。现在的吕布面对剩下的四匹恶狼已经,已经没有了一丝的惧怕,有的只是在杀死恶狼时,所体验到的快感。

只见吕布双眼血红,嘴角略微上翘,露出一丝残酷的笑容。

此时的饿狼们,也被吕布的表现震惊了。可是草原上的饿狼是骄傲的种族,怎么可以畏惧生死。

此时剩下的四匹恶狼,略一迟钝,便开始仰天发出一阵狼嚎。分散开来向吕布的四周包围而去。

吕布眼见得饿狼们想要包围自己,便暴起一声怒喝,就向着距离子自己最近的饿狼冲了过去。那饿狼见吕布冲了过来,也不躲闪,一仰头就冲着吕布的脖颈咬了过去。

吕布见饿狼要想自己的脖颈,露出了一个残酷的笑容。一抬手就将自己的短剑,递进了饿狼的嘴里,紧接着,吕布用短剑在饿狼的嘴里一觉。那饿狼边吃痛把头像一边扬起。吕布哪里会放弃这样好的机会,一扬脖子便一口咬在了饿狼的脖颈上。

那饿狼被吕布咬住了脖子,吃痛不已,两只前抓在吕布的胸口狂抓不已。但是无论饿狼如何挣扎,吕布都没有放过饿狼的意思。

只见吕布的嘴咬在饿狼的脖颈上,一只手紧紧地搂住饿狼,另一手上的短剑上下翻飞,在饿狼的身体上留下了无数的伤痕。

远远看去,只见一人一狼扭打在一起,在地上滚来滚去,都出都是鲜血淋漓。不过奇怪的是,当吕布用嘴撕破那饿狼的喉咙,身上沾满狼血的时候。其余三只饿狼,只是呆在一边,并没有丝毫要上来帮忙的意思。

只到吕布终于将那只饿狼杀死的时候,其余三只饿狼才慢慢的向吕布围了过来。

看着围过来的三匹饿狼,吕布露出了一丝苦笑,现在的吕布,胸口被刚才那只饿狼抓出了一道道伤口,鲜红的鲜血从那一道道血口中,慢慢的渗出来。吕不觉得浑身乏力,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是不出来了。

吕布想:就这样结束吧,就这样结束自己这段三国旅程吧。时间虽然短暂了些,必定自己率性而为,像一个英雄使得活过了。

吕布眼前一阵模糊,这几天,被这些饿狼搞的,吕布已经精神过度透支了。吕布多想好好睡一觉埃弥留之际,吕布似乎看到:那剩下的三批饿狼来到了吕布身边,还拖动着吕布的身体。

第九章  新收的小弟

第九章新收的小弟

等吕布悠悠转醒的时候,吕布发现自己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可怎么看这里也不像是地狱埃反而像是吕布上一世,所见到过的蒙古的毡包。

这是怎么回事呢?吕布明明记得自己被三匹恶狼拖走了,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是自己又走狗屎运,再一次穿越了?吕布略微一胡思乱想,就觉得脑袋生痛,又一次昏了过去。

模糊间,吕布觉得有人轻轻拨开了自己的嘴,将一股带着浓郁味道的马奶,灌进了吕布的嘴里。

吕布悠悠睁开眼睛,眼前一个俏丽的少女正在喂自己喝马奶。这少女见吕布醒来,先是一惊而后就露出了笑容,甜甜一笑道:“你醒了,觉得好点了没?”

吕布见少女相问,忙答道:“我已经好多了,多谢姑娘相救。”

说着吕布就要起身相谢。这姑娘见吕布就要爬起来,忙道:“你失血过多,还是多休息一下吧。”

吕布也觉得浑身酸痛就没有怎么起身,只是口头称谢。不过转念又问道:“请问姑娘,是谁将在下从狼口中就下的?”

听了吕布一问,这姑娘也是一脸疑惑的道:“怎么你不是自己从狼嘴里逃出来的么?那天早晨我去湖边找水的时候,发现你躺在那里,身上还有很多被狼爪过的痕迹。我还以为是你自己从狼嘴里逃出来的呢?原来不是埃”

说这小姑娘又像是想起了什么,接着道:“怪不得这几天附近总有狼群出没,原来是来找你的埃”

吕布一听,自己竟然引来了狼群,有些不好意思。

见到吕布的表情,小姑娘嫣然一笑道:“呵呵你不用担心了,我是不会把你交给狼群的。”数说着,这小姑娘就露出了调皮的笑容。

吕布一阵无语,吕布正有些无奈。只听那小姑娘说道:“我叫拓跋无双,是这里的公主。既然我救了你,以后你就做我的奴隶吧。”

说完这话,小姑娘一阵嬉笑。好想能给她做奴隶,是很有面子的事似的。

只是听话的吕布一阵气结。奶奶的虽然救命是大恩,但是也不能要求别人,给自己做奴隶吧。

吕布只能郁闷的说道:“你杀了我吧,我就是死也不会给别人做奴隶的。”

听了吕布的话,拓跋无双显得十分惊讶。

“怎么?做我的奴隶还委屈你了?告诉你别人想做我还不要呢。可恶的汉人。”

说完,拓跋无双就气哼哼的走了。

吕布也是摇摇头,毫不在意。暗自肺腑道:“怎么说我吕布也是三国第一武将,怎么能给一个小丫头做奴隶呢/?这事儿要是成了,我吕布还不得找片草地撞死埃”

吕布强撑起身子,从床上爬了起来,走出了帐篷。

这时候,吕布才看清楚。吕布所处的是一个不大的营地。这营地只搭起了四五十做帐篷,而且住在这里的大多都是些老弱妇孺。并没有见到有强壮的男人。

吕布正在四处闲逛,正好遇见了,又回转过来的拓跋无双。只是这时候的拓跋无双身后,还带着一个长的十分结实的小跟班。

看见吕布过来,这拓跋无双双手叉腰,指了指吕布又指了指身后的结实少年,对吕布说道:“我身后的这个人,就是我先前所收的奴隶,叫步度根。告诉你吧,他可是我们鲜卑一个小部族首领的儿子。你这渺小汉人,应该能为成为我的奴隶而荣幸才是。”说着,那拓跋无双便显露出一脸的高傲。

吕布像堪傻子一样,瞧了瞧拓跋无双和她身后的鲜卑少年。一扭头向着营地外面走去。

吕布这一走,拓跋无双就想泄了气的皮球,一下子蔫了下去。不过拓跋无双并不死心,又跑上前去,挡住吕布说道:“这样吧,你要是能够战胜我的这个奴隶,以后我就不再难为你了。可是你要是打不过我的这个奴隶,那你就要成为我的奴隶。”

说完,拓跋无双眨了眨眼睛道:“你这汉人是不是怕了?”

吕布一听这话,便掉转过头来,对拓跋无双说道:“我堂堂大汉男儿,儿么会怕你这小小的鲜卑人。只是你的方法实在是不怎么公平。这样吧,如果我输了,我就做你的奴隶。”

说着吕布指了指步度根道:“如果他输了,那么从今以后他就是我的奴隶了,和你在没有什么关系。”

说完,吕布看着拓跋无双的俏脸。只见拓跋无双俏脸一笑道:“好啊,不过你可说好里,你要是输了,就一定要做我的奴隶呕。”

在拓跋无双想来,眼前这汉人虽然看上去很是勇武,可惜必定受了伤,又哪里会是步度根的对手呢?步度根虽然年纪不大,但也已经是方圆几十里出了名的力气大了。

只见吕布伸手向步度根招了招手,道:“怎么样?你敢不敢一试,要是你输了,就要一辈子做我的奴隶。”

只见步度根上前一步道:“我们草原上的男人说话算话,从不反悔。我要是输了,要是输了以后就是你的奴隶了。不过你要是输了,你有就要叫我大哥。”

听步度根这么说,吕布笑着点了点头。突然间,吕布脸上寒光一闪,本来无精打采的眼神一下子变得冰冷,充满了寒意,一股股嗜血的杀意,从吕布的身体散发出来。

只见吕布上前一步,伸手向着步度根的胸口,就是一拳祭出。步度根没有想到,吕布这么快就会出手。忙向后退出一步,双手抱拳击了出来。可是当步度根的拳头击出,就要和吕布的拳头碰在一起的时候。

吕布的手腕突然一抖,一柄短剑就出现在吕布手中,这短剑正是吕布常用的那把短剑。

看着短剑上闪烁的寒光,步度根一阵心结,那里还敢用拳头去接,连忙收回拳头,再向后退去。

只是,吕布哪里会这么容易的放过他。只见吕布向前的步子,略微一赶,手中的短剑,便已经架在了步度根的脖子上。

吕布将短剑一转,便用剑 柄,在步度根的脖颈上划过一道横线。步度根只觉得,脖颈间一凉,小腿一软,一个趔趄,便倒在了草地上。脸色变得苍白之极。

步度根被刚才的一幕吓坏了,他有生以来头一次感觉到,死亡距离他是那么的近。这些年来步度根也和不少的人战斗过,可是步度根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感觉到无力,感觉到可怕。特别是吕布刚才一霎那间的眼神,另步度根内心十分不安。步度根记得这种眼神,那是草原上的狼才有的,嗜血的眼神。更让步度根赶到可怕的是,吕布身体上所散发出来的冰冷的气息,那是一种只有久经沙场得人,才能有的杀气。

当步度根倒在地上,再看想吕布的时候。

这时,吕布已经换了一副和煦的面容。一脸嬉笑的对步度根说道:“怎么样,你输了。现在你已经是我的奴隶了。”

步度根看着眼前细小的吕布,一脸的差异,难道刚才自己那是错觉么?见步度根不说话,一边的拓跋无双撅着个小嘴,说道:“不算,不算,刚才是你偷袭,怎么能算呢?你们应该好好地再比试一常”

吕布斜着眼睛,看了看拓跋无双说道:“刚才如果我用剑刃划过他的脖子的话,现在他已经死了。请问一个死人还怎么和我比武呢?”

说完,吕布有脸色一寒,对着步度根道:“我叫吕布,以后就是你的主人了。”

听吕布这么一说,步度根连忙站了起来道:“是,我的主人。”

见步度根并没有什么一见,吕布转身便向着营帐外走了过去。

第十章  野狼王吕布

第十章野狼王吕布

等吕布来到营帐外的时候,看见不远处的一座土堆上,一只恶狼正懒懒的蹲在那里,远远地看着营地这边。

这恶狼一见到吕布出现,便马上来了精神。只见这恶狼伸长了脖子,冲着天空一阵长鸣。之后就从土堆的附近,走出了一匹又一匹的恶狼来。

随后赶来的步度根,看到这么多的狼,显示吓了一跳,紧接着就吹响了随身的号角。

“呜。。。”一声凄厉的号角声向着大营传去。大营中很快就就有人声传来。只见一些老老少少的鲜卑人,手里带着简易的武器,来到大营这边,和狼群对峙了起来。

只见那些恶狼一匹一匹的走出来,边走边叫,很快狼嚎的声音,就在整个草原上此起彼伏。

众狼以那土堆为中心,分散开来。远远看去,却是有着上百只恶狼。但见这些饿狼只是呆在那边,并没有一丝进攻的样子。

吕布看着这些恶狼的举动,向一边的步度根问道:“这些狼想做什么?”

步度根挠挠脑袋,也是一副奇怪的表情,道:“我尊贵的主人,这个,我也没有见过埃”

这时候,众狼让出了一条通道。两只毛色发亮的母狼,从通道中走了出来,嘴里还叼着一支刚刚杀死的小样。

两只母狼叼着小羊,走出了通道后,却径直向着吕布这边跑了过来。

这时候以为先被老人惊讶的说道:“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狼王加冕仪式?”

吕布了有兴趣的看看,说话的那位先被老人,问道:“你说的狼王加冕仪式,是怎么回事?”

只见,那老人略微沉思道:“据说,这片草原上,每当老的狼王被杀死以后,杀死老狼王的狼,就会成为新的狼王。而狼群就要为新的狼王,组织狼族特有的加冕仪式。这加冕仪式也很简单,就是把当天打到的第一个猎物献给狼王,以此表示狼王将带领狼群,主宰整个草原上的生杀大权的意思。”

听了老人的话,无论是吕布,还是其他的鲜卑人,都显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眼神。

但是,接下来的一幕,却让众人更加觉得不可思议了。只见那两只母狼叼着小羊,来到吕布面前,将小羊一丢。 便如同两只小狗般的,蹲在吕布左右,眼巴巴的看着吕布。

吕布看到这两只母狼过来,本来还有些紧张,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可是当吕布看到这两只母狼的表现后,吕布有些明白了,这果然是那位先被老人所说的,狼王加冕仪式。只是眼前这只小羊,难道让吕布就这样吃下去么?吕布转头看了看那两头母狼,指了指地上的小羊,又指了指自己,问道:“这是给我的?”

那两头母狼见吕布和他们说话,也伸出一只前抓在小羊身上拍了拍。

吕布明白了,地上的小羊,果然是狼群孝敬自己的埃这时候的吕布也终于知道,为是么自己上次落到了三只狼嘴里,却没有死去的原因了,原来是吕布杀死了原来的狼王,成为了新的狼王,所以那三只狼才把吕布送到了拓跋部落大营附近,让大营里的人来照顾吕布。

这时候,只听吕布身后,传来一道欢笑之声。正是那拓跋无双的笑声,只听拓跋无双欢笑着说道:“吕布快吃埃这可是狼群给你的,吃了它,你就是这草原上的狼王了。”

吕布看了一眼,身后不怀好意的拓跋无双道:“奶奶的怎么又叫人茹毛饮血,难道吃点熟食就那么困难么。”

可没成想,随着拓跋无双的挑唆。吕布身后那些鲜卑人也叫嚷了起来:“吃,吃,吃。”

更有人喊道:“吃吧,野狼王。”

一听野狼王,吕布心中一动。难道吃了这羊肉,就真的可以成为野狼王么?想到这了,吕布盘膝坐在了小羊旁边,拿起短剑,从小羊身上割下一片生肉吃了起来。 边吃边道:“这味道还不错,就是血味浓了些。”

吕布刚吃下两口,搭眼却看见了两只母狼期盼的目光。吕布浑身一个颤栗,暗道:“奶奶的,这两只母狼,不是狼群给我配的王妃吧。”

想到这里,吕布就感到浑身一阵恶寒。不过还好,吕布很快就发现,这两只母狼的目光,只是盯着吕布手里的羊肉,并不是盯着吕布自己。

这时候,吕布将手中的短剑一挥,就将那只小羊分成几份。然后将这几份羊肉,丢向远处的狼群。

看见羊肉丢过来,狼群一阵纷乱。都向着羊肉扑了过去。不一会儿,就将那些许羊肉分食了个干净。

吃光了羊肉的狼群,又一次将目光看向了吕布。看着狼群投射过来的目光,吕布终于知道了,这狼王也不是好当的的埃

不过,吕布很快就想到了一个,可以让狼群袭击的对象,那就是匈奴人,只是吕布还需要,一个熟悉道路的向导。

吕布自然把目光,留在了不远处的步度根身上。

步度根看到吕布投射来的目光,先是一阵恶寒,马上又赔笑般的笑了笑。

只听吕布对步度根说道:“步度根,从现在起,我就是这草原上的‘野狼王’了,你就做我野狼王身边的第一个随从吧。”

说完这话,吕布向着狼群的方向走出几步,来带狼群面前,将头扬起冲着天空,就是一声高亢悠扬的狼嚎。随着吕布发出狼嚎后不久,众狼也学着吕布的样子,巨头向着天空嚎叫起来,这嚎叫声,此起彼伏,传向远方。

而眼前听到这嚎叫声的鲜卑族人,也都心惊不已。此时从吕布身上,一股冰冷的寒意慢慢发出。随着吕布回头望向鲜卑族的众人。众人和吕布那冰冷嗜血的目光,略一接触,就感到浑身乏力,膝盖不由自主的弯了下去,跪倒在地。

这时候不知是谁,突然叫了一声“野狼王。”

随后,哪像先被众人便不由自主的高喊道:“野狼王。”

此时的吕布也是微微一笑道:“我就是野狼王:吕布。”

吕布正在意淫,身边却是传来一个清脆可爱的声音:“吕布哥哥,你可以带我一起和狼玩么?”

吕布回头一看,说话的正是拓跋无双,吕布一阵无奈道:“狼是吃人的,和狼有什么好玩的?”

拓跋无双却是笑着说道:“没关系的,有你在我身边,没有狼敢欺负我的。再说我救过你,你怎么也该带我,出去玩几天吧。”

听了拓跋无双的话,吕布很是无奈。不过马上又想到了什么,笑着对拓跋无双说道:“那好啊,你帮我找三匹马来,我就带你出去。”

听到吕不答应了,拓跋无双马上让人,从马棚里牵出了三匹马。只是这马儿在距离狼群不远的地方站住了,怎么也不愿意再接近狼群。任凭钱吗的鲜卑人如何拉,如何鞭打,马儿总是和狼群保持着距离,不肯接近。

看着远远避开狼群的马儿,吕布笑着对拓跋无双说道:“看到了吧,马儿是不会和狼群一起的。你一个女孩子家,总不能跟着狼群跑吧。”

听吕布这么说,拓跋无双晃了晃脑袋,指着吕布身边的一只母狼道:“那我就骑它好了。”说着,拓跋无双就要去骑那只母狼。

吕布连忙上前阻止道:“我和这些狼也是刚认识的,你要是不怕被他们吃掉,你就自己试着骑吧。”

此话一出,拓跋无双果然停住了脚步。先露出一副小女人像。

吕布忙安慰道:“这样吧,过几天我就回来看你。到时候带礼物给你。”

听吕布说要带礼物给自己,拓跋无双终于露出了笑脸。

不久后,吕布便带着步度根和自己的狼群,离开了拓跋部落。开始了自己的‘野狼王’生涯。

三国吕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三国吕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广播精选|梦中的你眼中有湖泊

    关注微信公众号“每日豆瓣”,回复“今晚我有空”,看看大家晚上都在看什么。广播精选|梦中的你眼中有湖泊笛小P的广播:去干洗店,店员看了一眼衣服,问yangmao的吗?我一愣,这哪口音?然后答羊绒的。对方哈哈一笑,指了指上面的猫毛说,我是问,养猫的吗哈哈!我。。亲爱的桂花树的广播:我洗完澡换上超sexy的内衣走进卧室,贵泰正在下棋,一看到如此暴露的我,立刻一路小跑奔过来把毯子罩在我身上说,这次流感很严重的,千万不要感冒啊!我:(눈_눈),你看到我的内衣了吗?他:内衣有什么好看的。现在的流感太可怕了我

  • 社会学是鸡肋专业?科科,那是你不懂社会学

    社会学作为一门学科是用一套自己的方法论体系来描述与解剖社会关系的结构、作用方式与文化样式。我们一般人对于社会习以为常而往往浑然不觉,生活在社会中却很少能明白系统地理解社会,更谈不上把握能力。社会学能提供的就是这样的理解与把握能力方面的帮助。社会学还可以进一步细化为政治社会学、法律社会学、经济社会学、文化社会学、组织社会学、劳动社会学、宗教社会学、社会统计学、社会心理学、大众社会学等等。社会学不仅仅提供理论的框架,还提供大量的认识方法论。也有一批相当有影响的中国社会学家:李强、孙立平、周晓虹、王思

  • 颁奖季一到,泄露事件就多起来了

    颁奖季,各种提名候选片也被陆续爆出,这周新爆的是今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9强名单里的南非电影《伤口》;还有就是我组辛苦听译的颁奖季热门《佛罗里达乐园》(一定要看我们的版本),这部被称之为儿童版的《美国甜心》,上周我们解读过了,千万别错过这部佳作。此外还有文德斯2016年的3D文艺电影《阿兰胡埃斯的美好日子》,虽然扑街了,但也都已经煮熟可看了。Herewego——001佛罗里达乐园TheFloridaProject,2017导演:肖恩·贝克主演:布鲁克琳·普林斯/布丽娅·维纳特/威廉·达福等豆瓣:8.

  • 一个人的美术电影制片厂

    社长按:2016年我在广州方所书店看到雷磊的作品展览,名字就叫「一个人的美术电影制片厂」,很是喜欢,但我对他一无所知,当时杨城告诉我说这个人很牛逼,可以留意一下。当时我不知道杨城正在做《好极了》这个项目。直到一年后,《好极了》登上了柏林的红地毯;再一年后,这部动画易名《大世界》,登上了中国的院线。《大世界》是刘健一个人的美术电影制片厂一格格画出来的,充满了魔幻,当然也充满了现实动画的敌人是时间,一帧帧一幅幅制作,马虎不得,也不能取巧。《大世界》用了4年,1个人,40000张原稿。一个本科都念完了

  • 雪中花 雪中树「诗画共赏」(附歌)

    【歌曲欣赏】http://new-play.tudou.com/v/512745694.html?雪中莲-王菲雪花飘飘起了多少爱恋雪花飞飞起了多少情缘莲花开在雪中间多少的希望多少的心愿默默等待有情人但愿情意永不变雪花片片飞飞满天雪花飘飘起了多少爱恋雪花飞飞起了多少情缘往事如梦似云烟多少的甜蜜多少的怀念纵然相隔那么远真情永驻在心田雪花片片飞飞满天【诗画欣赏】※雪中花※《山中雪后》郑燮(清代)晨起开门雪满山,雪晴云淡日光寒。檐流未滴梅花冻,一种清孤不等闲。《菩萨蛮·水晶帘外娟娟月》杨基(明代)水晶帘

  • 姑妈乘莲而去化作一体光明,还会常常照着我们

    善终,是人生五福其一,能自然死的人不多,能好死转善道的人更少。人在临终的时候,是最危险的生死关口,这一生或几生当中所有的冤家债主现前,“百千恶道鬼神”要带你走入可怕的去处。你得人身是善因而得,曾经运很好气很旺,他(它)们无从下手,等到这一刻运势走完了,人身衰到极处,就来诱惑你,会变作你的家亲眷属,或最喜欢和在乎的人,你不拒绝跟着走就惨了。每个人都有护法神,种善因多护法神也多,不过,你欠的业力比法力大的话,护法神也无能为力。但是,护法神绝对不允许恶鬼假冒本尊,你一生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就是你的本尊

  • 该国宛如旅游处女地,艾滋病感染全球之首,国王出差王妃在家出轨

    斯威士兰位于非洲南端,是一个只有96万人口的小国。斯威士兰是非洲最后一个君主制国家,斯威士兰固有的原始和狂野吸引着世界各地游客,这里游客不多,宛如旅游的处女地。没有比这更好更合适的路线去探索和发现一个充满古代非洲传统和文化的全新国家了,但这里艾滋病感染者数量一度居世界之最。斯威士人有两大传统祭典,一是“印克瓦拉”祭典,每年12~1月间举行,即在夏至前几天。主要是向国王表示敬意,有辞旧迎新的意思。二是芦苇舞节,在每年的7~8月间举行,教导少女如何在田里做工,一般在王宫附近举行,也是国王选妃子的日子

  • 我被三十字的简历震惊了..........

    正文:这个世界上,总有很多人很自以为是地以为若是他们做不到的事情,别人做到了,必定不是什么光彩的正道,必定不是靠自己的实力。包括我。曾经看到托福GMAT拿满分的人就会想着:“怎么可能!这个人肯定是小时候在国外生活过吧!”看到保养得特别好中年女人,就会撇嘴:“肯定是花重金打玻尿酸啊这针那针啊!”看到年轻貌美的女孩开着豪车经过,就会想着:“肯定是二奶呀!”看到年纪轻轻上了富豪榜的青年才俊,就会揣测:“肯定是家族企业啊!”看到年少成名靠参加选秀红遍大江南北的歌手明星,就会怀疑人家:“估计是被潜规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