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小说毒妃攻心计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1/2 0:07:46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毒妃攻心计

第8章:王妃是豺狼

已是初夏,正午阳光有些刺眼,并不舒服,沈漓信步走着,唇角浮现笑意,微微叹了一口气。163生活网

妈妈说她怎么会这样随遇而安,那无奈的眼神仿佛就在眼前,而现在——也已是不得不安!

脚步蓦的停了下来,望着长廊另一头走来的玄色身影,想了想,她站在原地,等人影渐渐近了,才弯起眉眼对他露出笑容。

“王爷怎么出来了?”

司马凌晨也停了步伐,负手站在不远处,袍子在稀稀疏疏的金色日光下泛起柔和的光华。

“找你。”

南宫云不禁抬头凝望,好奇的问:“找我何事?在侯府王爷莫非还担心我迷路不成。”

司马凌晨拿奇怪的眼神打量她,眼里怀疑的意味很明显,缓缓说道:“不是你与本王说过要在晚膳后回府,如今已经过两个时辰,今日是要在此留宿?”

“啊!”南宫云恍然大悟,抓着司马凌晨的手臂就要将人拖走。

“咳咳……咳咳……”他脚步不稳,险些踉跄的被拽着摔在地上。

“都说南宫家女子知书达理,温柔贤惠,你可半点不沾边。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

南宫云放轻动作,改为扶着他走,嘴上的反驳却丝毫不含糊:“哼,耳朵当眼,传言皆不可信,否则你这残破躯体岂能苟延残喘活到今日?”

司马凌晨不由一惊,难道她已经怀疑自己的病?“走快些,办正事。”南宫云粗鲁的动作将他思绪打乱,只能深深的叹气,然后随她折腾。

她并不打算在侯府留宿,恨不得搬了金银珠宝坐火箭离开,可眼下却不得不慢吞吞的等待着。

司马凌晨的身体是最好的借口,待用过晚膳后,众人都还留在前厅,司马凌晨身份最为尊贵,他不发话谁都不敢离开。

也就是借着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南宫云视线扫了一眼周围,最后落在刘玉琴身上,笑眯眯的开口道:“二娘,一会儿我们就要回府了,这趁着大家都在这里,我就把话说了吧。”

刘玉琴不知她要说的是何事,只能虚伪的做着表面功夫,亲热的拉着南宫云的手。

“云儿嫁过去后二娘还真是不习惯,二娘也没什么丰厚的嫁妆能够给你,倒是委屈你了。说明163shenghuo.com

南宫云忍着推开她爪子的冲动,笑眯眯道:“怎会,二娘真是言重了,我娘还帮我准备了一大笔嫁妆不是么?”

刘玉琴的笑意顿时僵在唇边,几乎伪装不下去,手上的动作也变得无比僵硬。

这个死丫头是如此知晓此事?那女人娘家富足,临死前确实留了一大笔嫁妆,但这些都被她隐瞒下去,收买了当时的下人,此事便是南宫清也不知情。

她此刻提起,莫非是想要回那一笔嫁妆?“云儿说的是啊,那些都在出嫁时一同随着送亲队伍送过去了。”刘玉琴又道。

南宫云勾唇,摇了摇头:“二娘真是贵人多忘事啊,不过毕竟当时太过匆忙,府中大小事务又样样要你打点,如此遗漏了什么也是无可厚非。”

刘玉琴脸色变了几变,才道:“云儿作何解释?”

她料定南宫云柔弱的性子不会反抗,才胆敢如此,而她此刻的话分明就是要自己将私吞的钱财吐出来的意思。

“二娘,云儿就是想要将娘临终前留下的那些东西带走,毕竟她也说了这些是我成亲的嫁妆,可不能辜负了娘亲的心愿。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

“什么嫁妆?”这话是南宫清问的,该陪嫁的都已经的送过去了,为何今日回门女儿去突然提起此事。

司马凌晨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切,并不插话,他的爱妃可真是好手段,玩弄起心术来是游刃有余,当然也将他利用了个透。

然而南宫云听见爹的话是一脸的不解,故作疑问道:“爹莫非不知?娘临走时给我留下了一笔嫁妆,可出嫁当日二娘说了太过匆忙没来得及准备。”

南宫清一听就明白过来了,定是这妇人贪得无厌,将他过世夫人的钱财都占为己有,想到司马凌晨还在这里,顿时有些下不来台,狠狠的怒瞪着刘玉琴。

“可有此事?”

刘玉琴不敢看南宫清的脸色,慌忙点头:“是……确有此事。”南宫清一下子就皱起眉头,转脸朝司马凌晨道歉。

司马凌晨见南宫云眼里满是笑意,才明白她今日让自己带人来是狐假虎威了。说明163shenghuo.com

“既然如此,本王也正好带了人过来,还有一辆马车在外头,让他们替夫人整理吧,爱妃你随他们去如何?本王就在这里陪侯爷下盘棋。”

这么上道,南宫云简直忍不住要扑过去狠狠给她一个大熊抱,太特么懂事了我滴乖乖。

第9章:掠夺一空

“娘,姐姐这话是何意呢?早日你不是已经吩咐人将那份嫁妆都一并随出嫁队伍送过去了么,为何今日回门姐姐竟还会问起此事?”

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了南宫月的身上,南宫清恨不得扇一巴掌过去,司马凌晨就在这里,他既出言维护南宫云,便不会轻易罢休,她竟然在此刻发难,当真不懂事。

“妹妹你可是看清楚了?我娘留下的东西可有完整的记录呢,我在王府已经查看过一遍了,可是并没有发现里头有我娘留下的。”

“这……”刘玉琴有些慌乱的看着司马凌晨,不知该如何开口。

内心却恨不得将南宫云撕成两半,这个贱人,那些嫁妆如果她都带走,她这些年辛苦的一切都白费了。

“爱妃既然知道,就带去随夫人去准备吧,相信夫人一定有为你好好保管的,对么夫人?”司马凌晨望了南宫云一眼,笑意柔软。小说毒妃攻心计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自然,二娘这些年来为了我可是费尽心思,如此可好,那些东西二娘保管了这么些年,一定也有了感情,若是舍不得的,就留下。”说到这里,故意停顿了几下,眼角余光瞥见刘玉琴露出的笑容。

然而还不等她的兴奋落入心底,又继续道:“留下的部分,换成银子或者金条都可。”

“……”刘玉琴差点吐出一口老血,许多东西都被她挥霍了,还有一些送去笼络人心,今日南宫云是打定主意不放过她,这一下子可是要将她掏空还不死心。

“娘……”南宫月气得咬牙,急忙过去扶住刘玉琴。

南宫清一腔怒意堵在胸膛,厉声道:“还不快下去准备。”

事情就此尘埃落地,南宫云临走的时候,几乎将整个侯府搬空,气得刘玉琴三天三夜睡不了觉,据说最后卧病在床躺了老久。

身心舒爽的南宫云开始将王府转遍后就打起了外面的主意,整日里闭门不出,女红刺绣可是她的死穴。

“秋香,咱们出去转转吧。”

不过半天的功夫,已经闲不住了,在家里呆着钱是不会送上门来的,还不如出去寻找看看有什么商机才是。

“小姐,这里可是景王府,我们没有王爷的同意是不能随便出去的。”秋香无奈的看着南宫云,知道她家小姐的坏心思又在转悠了。

“还要他同意?”南宫云一下子怒了。

“王爷毕竟是一家之主,王妃若是出去最好还是跟王爷说一声。”

“哼哼,好你个司马凌晨。”

南宫云二话不说,直奔司马凌晨的院子,司马凌晨当时正在泡药浴,杨风又刚走开,南宫云是个横冲直撞的主,一进门就哇的闹了个大红脸。

她转过身去捂住眼睛,高声道:“大白天的你怎么不穿衣服呢,你露体妄想症埃”

她好像还没意识到是自己没敲门闯入了某人的房间。

司马凌晨皱着眉,忍住拍死她的冲动。

“是爱妃自己进来不敲门,又如何能责怪本王呢?更何况我们不是夫妻么,爱妃在介意什么呢?”

“你……”南宫云想继续开骂,被他的话一噎,顿时底气没了。

“那个,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出去走走,可是他们说要你同意才行,所以才……那个……你给我令牌,我马上走。”南宫云背对着他伸出手,一鼓作气说完。

“爱妃想去哪里呢?”

“那个……就随便……随便走走。”

“府里不好么?有什么缺的让下人买就是,何必亲自出去抛头露脸。”他不紧不慢说完哗一声从水里站起身来。

南宫云听到身后动静,又不敢回过头去。

“那个……你究竟准不准?”

司马凌晨扯过布巾擦拭着身上水迹,继续用那虚弱的声音道:“准,爱妃对本王情深意重,这点小小的要求本王怎么可能会不准呢?爱妃你说是吗?”最后几个字,他几乎是咬碎了牙齿说出来。

“嘿嘿,王爷过奖了。”好吧,适可而止这个道理她还是懂的。

得了令牌南宫云像一只被放出笼子的雀,急急忙忙朝着天空飞奔,临走她可没忘记拿上那堆战利品,至于做什么,嘿嘿,自然是变卖成银子了。

“王妃,我们不是来买首饰的吗?怎么变成来卖了呢?”秋香无奈看着自家主子拿出那一堆价值不菲的首饰来。

老板倒是个老实人,给的价钱也公道,南宫云向来讲就互惠互利,和气生财,很快两人达成交易,以一万两的价钱出售手上的“战利品”。此事被司马凌晨知道估计得气得吐血。

出了首饰店,南宫云春风满面,斜了一眼旁边的秋香:“行了,别吱吱喳喳,他们不知道我将东西拿出去卖的,再说放着有什么用,又不会生金子,投资才会升值,懂么?投资埃”

“可是王妃,那些可是皇上跟太后……”

“再说我将你嫁给街上卖猪肉的王五。”南宫云威胁道。

秋香脸色一白,立马乖乖闭嘴,人如其名,那王五长得跟熊似的,胖得像猪,力大无穷,手起刀落,哗啦一声骨头就变成肉碎。

毒妃攻心计》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毒妃攻心计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艺术品会越来越贵吗?

    ID:18682079637关注艺术品市场时间越久,越会对拍卖市场里的高价习以为常,因为无论怎样的年景,总会不时出现几个拍卖新纪录。在过去一年里,艺术品拍卖最高价格已经大大超越了此前多年的范畴,进入了一个全新的也是未知的领域,它让人们不由产生疑问:艺术品会越来越贵吗?高价拍品现象频出中国艺术品市场的发展虽然还处在调整的过程中,但整个行业的发展,从市场规模、市场结构及新业态的不断生发等方面,可以说是广受世人关注。整体上说,中国艺术品市场的总规模已经达到了接近4000亿元的水平,拍卖市场的整体规模也

  • 老父化作大树,庇护孤儿一路富贵,菜市口前,他却恨说爹你害了我

    古时,东村有个叫李二的人,因自小父母双亡,常受村人欺凌。每有委屈难以宣泄之时,便会跑到后山河边的一棵大柳树旁倾吐心声,这柳树是他父亲当年亲手栽下,如今人已不在,它却越来越粗壮。这棵柳树长得也甚是奇怪,树干自底下分开三道,在一人多高处又分横枝,似一张床一样,李二哭累了,便蜷在这儿小憩一番。清风拂来,柳条似无数只手轻拂着他。等到一觉醒来,便觉得神清气爽了。这日,李二见村中有人在贴告示,一群人在围观。他不识得字,便问了村里唯一的秀才李东郎。李东郎将告示读了出来。原来,乡里张员外近日屡屡梦见过去早逝的儿

  • 虚云老和尚:行解相应就是说得到行得到

    云居山方便开示四月初九日(1955年5月30日)达摩祖师曰:“明佛心宗,行解相应,名之曰祖。”行解相应就是说得到行得到。古人有说得到行不到的,亦有行得到说不到的。说属于般若慧解,行属于实相理体,二者圆融无碍,就是行说俱到。小乘守偏空见法身,行人惑未破尽,理未打开,所以说不到五品位后,讲得天花乱坠,行不到,不能断惑证真。而今我们说的多,行的少,这就为难了。说的是文字般若,从凡夫位说到佛位,如何断惑证真,怎样超凡入圣,都分得开,临到弄上自己分下,就行持不了。这是能说不能行。《沩山警策》说“若有中流之

  • 夫妻18年,牵个手都很勉强,女儿说:离婚吧,你们一起我很担心

    孙光阳和顾言结婚十八年,感情其实早就破裂了,只不过为了女儿小琪,一直勉强支撑着。小时候,小琪不懂事,说你们怎么不像别人的爸爸妈妈那样,走路都牵着手呀。两人一商量,于是以后在她面前都牵着手走路,但她一走开,两人就都会恶心地摆脱对方。说不上他们的感情是什么时候没的,感情破裂之前其实两人都没出轨,也没做过对不起彼此的事,但就是对对方不感兴趣。两人有时候一分析,觉得他们结婚时本来就没有感情,只不过碍于父母之命和年龄关系,不得不结婚,于是就凑在了一起过日子。他们原本以为会像父母那样,既然没有爱情,总可以转

  • 王家训:我要做的是把画儿画好

    作为新时代的人物画家,王家训的作品大多以古典题材为载体,以现代人的情怀为内蕴,其作品在把握传统的同时体现出了一种厚重的文化含量和清新的现代感。作为当代写意人物画的中坚力量,他致力于将笔墨情趣同民风、民俗相结合,在继承传统文脉中形成了特定的文化品格,开创了当代人物画的新面貌。其艺术语言拙巧兼备,表现形式清新率真,意境气象酣畅淋漓,可谓传统写意人物画的成功典范。从他的作品题材到形式都不难理出文化传承的清晰脉络。魏晋风度的洒脱超逸,唐宋诗篇的烂漫诗情,明清文化的世俗情态,都不同程度地隐现在他的作品中,

  • 酒与故事,我与你

    无意间看见的一条新闻让我心中一动,据美国《华盛顿邮报》报道,汇丰银行近日公布的“最吸引外籍人士居住的国家、地区”排名中,中国排名第三,而其经济状况领域的总体排名也位列到了第三,它以自己巨大的经济吸引力将美国和英国甩在了身后,超过了多数发达国家,仅仅次于瑞士和新加坡。这则消息着实让我感到了无限的骄傲与自豪,但却不是很让我意外。事实上,在我的印象当中中国一直在飞速发展着,早已不是当年的羸弱姿态,它在腾飞、它也在崛起,属于东方的这只雄狮已经从百年的沉睡中清醒过来了。在孩提时期,不知为何我就特别喜爱听我

  • 春字写不好?来听欧体大师兄叶克勤讲解

  • 老婆婆天天来买菜,小老板次次找错钱,半年后有个老汉代她来道谢

    每天清晨六七点钟,是菜市场最繁忙的时候。卖菜的人往往都练成了可以同时跟好几个人说话、还不影响算账的本事。李东的摊点在菜市场的后边,市口不好,相对来说生意要差一些。不过这样也好,人一多他还应付不过来。他之前骑摩托车出过车祸,治好之后,反应就要比别人慢两拍,每次出摊,妻子小芸总要让他带上一个盒子,里面像是超市的收银台一样,各种面值的钱分格摆好,要不然他会弄混的。有时候某个面值的零钱用完了,他会算上半天,才用其他的面值凑上。一些急性子的顾客看到他算账都急死了,但是也有些人喜欢在他这儿买,经常在他算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