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小说丑颜废后狠倾城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1/2 0:39:03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丑颜废后狠倾城

第八章 婚娶

“多谢贵妃娘娘关心,小妹受不起您的恭喜。说明163shenghuo.com”柳青烟把圣旨塞到袖子里,没有分毫低头的意思。

高冰姿有些惊奇,似乎是第一次看到柳青烟,“她不是疯了吗?怎么说话突然这么正常?难道一直都在装疯?不能,我在柳家潜伏这么久,她什么性子我能不知道?可是,眼前这人跟她的性格差距实在太大,还是疯病好了,反而变成这个样子了?”

柳青烟轻轻一笑,一句话打消了高冰姿的疑虑,“我还得多谢姐姐那碗汤药呢,那天我尝了点,突然头脑无比清晰,现在感觉脱胎换骨一般,身体很放松。”

高冰姿气的咬牙切齿,没想到自己找人胡乱弄得大补药竟然把她的疯子病治好了。

罢了,无论如何,柳青烟必须嫁到闲王那里,只有这样,她才有最大的几率被折磨死,这才是高冰姿想要看到的结局。

这般想象着,高冰姿的扭曲心理稍微平复,在她眼里,现在的柳青烟不过是个待宰的羔羊,跟一头畜生,没什么好计较。

“好妹妹啊,又得出嫁,当姐姐的也不能不送你点东西,呶,这块布料送你了,也算是你我姐妹一场的一点心意,你不要嫌弃埃”正说着,高冰姿从身后宫女擎拿的托盘上抓起一块满是血渍的碎布,扔给了柳青烟。

沾满血的布刚刚落入手中,柳青烟的脸色瞬间变的苍白无比,她的手紧紧攥住了血布,双眼充斥的愤怒的血液,变得通红无比。小说丑颜废后狠倾城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这熟悉的纹理还有那未散尽的气息,那与自己体内相同流淌的血液,还有带着柳字的一边,这可是父亲最爱的一件锦袍啊!那个字还是自己亲手绣上去的!

泪水悄悄涌出,打湿了沾血的锦布,心中暗暗失神,“爹爹,是女儿的错,连累了您,不过这里面是那表姐的陷害,如果不是她,我们家又怎会沦陷至此!”

有朝一日,一定为您复仇!

如果不是高冰姿,柳青烟也绝对等不到这么好的机会,她要离开冷宫,再度出嫁了!

呵呵,丧失尊严的嫁娶,若是真的是古代人,恐怕早就不堪羞辱,自杀了吧。

高冰姿期望的结果没有出现,她本想看到柳青烟失魂落魄的样子,却没想到她一直安静的站立,竟然还有几分无视自己的气度,越看越不爽,她说道:“你老实点吧,我都为你觉得丢人,我以后可不认你这丢人现眼的妹妹!”

丢人现眼?真是笑话,这是柳青烟听到的最冷的笑话,怨不得自己莫名的突然想笑,笑容肆意驰骋在脸庞,柳青烟压根就没把眼前的女人当亲人,就在自己重生那刻起,这个世界,她已经没了亲人!

这次废后下嫁,诸多达官显贵眼里,是皇帝预谋好的行为,他甚至大操大办,按照皇亲国戚的规矩来,不仅仅要在宫中瞩目,在民间更要家喻户晓!

这其中的深意,闲王知道,柳青烟当然也明白,更何况凡夫俗子们了。

皇城内,禁卫军森列两侧,八台大轿前奔驰着鲜红色的汗血宝马,柳青烟正在轿子里,不过俩周时间,她从全国二把手的丞相之女荣升为太子妃又成为皇后,然后家破人亡被打入冷宫,现在又摇身一变成了闲王妃子,真是劫数颇多,其中传奇性已经成为人人口中的奇谈。

但是在人们议论纷纷的时候,柳青烟心中的苦,恐怕没人知道。

喜袍大红色,凤冠套在头上,这是皇帝亲手带上的,其场景跟那日新婚相差无二,只不过,柳青烟的手里时刻抓紧了那块父亲的衣袍,她在努力掩饰内心的愤怒和悲哀,爹爹尸骨未寒,皇帝便逼迫她再度婚嫁,这可是不忠不孝啊,自己还要强欢颜笑,谢主隆恩。对方的算盘未免打的太妙了!

小不忍则乱大谋,柳青烟摸到了怀中的玉玺,悄悄把玉玺包在了血袍内,这大良玉玺,狗皇帝别想再得到了!

出了皇城,两边的百姓们翘首以待,御林军们分列两侧,阻挡着好奇的人们,柳青烟已经听到了无数惋惜与讥讽的话语,但她权当没有听见,毕竟,外面的空气与热闹驱散了她心中的阴霾,这里比冷宫是强了一万倍。

当然,柳青烟的眼神一直留意着在前方身前挂着红花,却是一身白色素衣的闲王爷,在这样的场合,身为新郎的他居然还穿着几乎是孝服的衣裳,真是不辜负他那荒诞不经的名声。小说丑颜废后狠倾城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抵达了闲王府,里面基本没有布置,根本不入外面那般招摇,看来这闲王心里也并不情愿。

柳青烟倒是没什么感觉,本来就是没有感情的两个人,现在的自己还算平安已经是万幸,她已经在考虑下一步自己该怎样对付这神秘莫测的闲王爷了,希望他不会像皇帝那样心狠手辣。

看热闹的人中,柳青烟突然感到后面似乎有人用仇视的目光盯视着自己,凭借自己现在的道行,当然感觉的到那目光的火辣嫉恨,她微微皱眉,这种如同芒刺穿身的感觉是她所厌恶的。

可是,还有人会羡慕?因为羡慕而嫉恨自己,不会吧!

玲珑正在人群中隐匿,她的牙齿咬的格格作响,望着那个任何人眼中都掉价的女人,她的内心在燃烧起愤怒的火焰,不公平,太不公平,像主子这样神圣的男人怎能被一个二手货玷污?在玲珑眼中,闲王就像是神一般被自己供奉着,现如今,神突然又了妻子,还是一个被世人嘲笑的女子,她玲珑不答应,她甚至质疑这个女人为什么还配活在世上!

“我们要看新娘子,看看新娘子。”不知是谁在起哄,似乎有意要把事态扩大化。

柳青烟自然听到了,她的唇在轻蔑的笑,想看笑话,呵呵,得看看谁有这胆量!

闲王突然感觉到手中拽着新娘手掌的长绳忽然紧了几分,眼中荡过几分精光,他也不喜欢喧闹,正是因为尊重柳青烟的父亲,所以才这么高调的出场,他当然知道柳青烟是传说中的丑八怪,若是被别人看了去,丢人现眼的并非是柳青烟,而是自己这个闲王!

柳青烟做好了充分的准备,谁想看,她都不怕,要看热闹就看,要笑就笑,反正自己真正的美艳都在这丑陋的伪装后。

身边突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好听的声音在耳畔荡漾,“我闲王的女人,岂能是谁想看就能看的?难道你们眼里把我当戏子了?还是把我的女人当戏子了!”

只要进了闲王府,一切都好说,可是不偏不倚,高冰姿突然从人群让开的小径中闪出,御林军护卫左右,她笑意浓浓的对着闲王说道:“闲王此言差矣,久闻闲王妃出身望门,定然貌美如花,本宫也心奇无比,大家一片好意,闲王不要扫了兴致,难不成闲王爷小气舍不得给人看?”

柳青烟听到高冰姿的声音,有种想吐的感觉,这个女人真的是阴魂不散,什么事情她也要插上一腿,恶心!

高冰姿自持是皇上身边的宠妃,自然对闲王并不畏惧,但是却没有料到闲王的声音突然变得冷飒,“本王的女人,就是王妃,王妃的身份岂能随便个人就能看,就像是我一样,难道你们随便就能看我不成?”

此言既出,闹腾的场面有些僵了。推荐163shenghuo.com

这是什么意思,皇上赐予的婚娶,在闲王接受之后的确是他自己说了算,但是反驳了高冰姿,在这么多人面前不给她面子,她的脸瞬间黑了。

而闲王的丫鬟玲珑更是难解奇意,主人娶了她难道不是当个摆设么,不会是突然动了真情吧。说出这种话,就没有退路了,难道他真的爱上了这个女人!不,不会是真的!

高冰姿不愧是脸皮第一厚,脸上突然转喜,“闲王说笑话呢,不让看就不看呗,现在本宫帮你们主持一下,怎样?”

闲王还未开口,却被柳青烟抢先一步,“不行!”

闲王的眼中掠过一丝赞许的神色,果然不出他所料,他没有制止柳青烟。

高冰姿的脸色更为阴森了,堂堂贵妃之躯为他们主持大局,她一个废后还敢拒绝,更重要的是,闲王居然不给自己面子,袖手旁观,纯碎是看自己热闹,都反了!

“闲王是先皇亲生儿子,你只不过是一介女流,算个同辈吧,难道你想替代先皇之尊?”柳青烟不愠不火的说着,却丝毫不掩饰对高冰姿的不满,现在是冷宫外,她高冰姿奈何不了自己!

“很好!”闲王乐哉乐哉的拍手,似乎很满意柳青烟的说辞,但是突然间对柳青烟又产生了好奇心,她不是别人说的那种愚笨疯癫,倒是蛮有智慧的女子。

高冰姿的脸色已经比铁锅还清,她没想到柳青烟疯癫病好了后这般能言善辩,而且闲王分明就是向着她,丝毫没有厌恶的意思,难道自己的如意算盘打错了?心知再斗下去对自己不利,高冰姿跺跺脚,说道:“既然闲王与废后大喜,那我就不打搅了,祝你们新婚快乐,呵呵,回宫!”但是她的心里已经发了狠,“柳青烟要死,这闲王爷别想有什么好下场!”

第九章 新的危机

柳青烟有些纠结,犹豫中,她还是拉扯了一下身边那闲王爷的衣裳,似乎是要他下命令。

闲王的身体顿了顿,看起来他并不习惯被女子碰触,柳青烟突然觉得,难道他真的有断臂之爱?还是别人传闻都是假的,他根本就没有那么荒淫混乱。

欠欠身体,歪着头,犹如清泉般的声音流过耳畔,柳青烟听到他的话忽然产生了想要依偎他的感觉,“爱妃,要本王把碍眼的人都轰出去吗?”他竟然护着她!

柳青烟抿着嘴,考虑一番后说道,“我想把这块血巾放置在高处。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她知道这样的要求在这个场合提出来非常过分,但是他不能做个不孝的女人,良心若是不安,婚娶又有什么意义,虽然犹豫至极,她还是把话说了出来。

闲王似乎没有料及柳青烟会说出这样的话,他对柳青烟的看法再次刷新,暖馨的话从嘴中再度流泻出来,划过柳青烟的心头,“没有问题,本王不在乎这些,我还考虑给你父亲做个牌位,正好想问问你有什么信物,你不会是跟我心有灵犀吧。”

闲王爷伸出双手,郑重的接过那块包着玉玺的残布,也没有询问内置何物,亲手放在了高堂上,眼神中透漏出凝重的神色,举止文雅,似乎对柳丞相极为尊敬。

简单的仪式一如既往,拜天地拜高堂之后,入洞房。

贴满纸裁大红喜字的房间内,柳青烟平静的端坐,心里无喜无忧,她有些疑惑,甚至撕扯下了遮盖头的红绸,“闲王葫芦里卖了什么药,为什么对我这样友善。”

柳青烟相信闲王爷并不知道自己的真实容颜,细细想来,总有几分不对劲的地方,“难道他不知道我传闻中的相貌非常恐怖吗?他为什么答应了我的要求,难道说他也是个无厘头不走常规路?可是,为什么我总感觉心里暖暖的。”

那清泉般的声线,让柳青烟严重怀疑,他绝对不会是传闻中那种龌龊的人,可是,这传闻既然存在,必然拥有存在的理由,他是堂堂闲王爷,一般也没人敢得罪,难道说,在他的背后,也有潜在的敌人,刻意诽谤?这些问题,柳青烟暂且无法理顺,这闲王府在她眼中充满了神秘的色彩,看来得到夜半三更,好好的查上一查。版权163shenghuo.com

肚子突然叫了,柳青烟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一天一夜没有吃饭了,桌上摆放的美食正散发出诱人的香味,还等什么,管他三七二十一的,可劲儿吃吧。

美酒半斤下肚,鸡鸭鱼肉通吃,美美的大快朵颐,柳青烟已经好久没吃过这么丰盛的晚餐了。

门被推开了,鹅黄色的薄衫裹着玲珑翩然而来,一个丫鬟,竟然擅自闯入主人的新房,意欲何为?柳青烟并不在意,毕竟这里是闲王的府上,她对玲珑也有着深深的提防,当她看到玲珑的第一眼,便明白,这一定不是个一般的女孩。

玲珑走入屋内,却没想到看到了极为令自己作呕的一幕,新娘竟然满脸胭脂水粉不顾形象的在大快朵颐,吃了满脸是油,那华丽凤冠下的乱发飞舞,那鼓鼓的塞满肉的腮帮,看起来与街头要饭的没有差别。

怒火蓦然冲上心头,玲珑斥责道:“身为曾经的皇后,你难道不知道礼义廉耻吗?你就是个疯婆娘,闲王爷竟然要你,你知道他承受了多大的委屈吗?”

柳青烟有些疑惑,按道理,一个丫鬟不该有这般大的火气,况且自己的前身并不低微,能让一个王爷家的丫鬟这般朝自己指手画脚。

柳青烟当然不知道玲珑的身份,在玲珑布满妒意与怒气的眼中,她看到了几分张扬,还有非下人那种骄傲感,如果说闲王在这里是最大,那么这个年轻的丫鬟或许是第二大!

当然,虽然身在闲王府,但是柳青烟并不畏惧,她不慌不忙的又撕咬了一块鸡腿肉,大口吞下一口酒,才缓缓说道:“你还知道我的身份啊,那为什么不按照规矩来,见了本王妃都不拜礼,成何体统?”

“扯!别把自己真的当成是闲王妃!痴心妄想!”玲珑不屑的冷笑几声,看起来根本不把柳青烟放在眼中,丢下一句,“王爷让我来传话,今晚你自己睡!”

掷地有声的丢下这样一番话后,玲珑重重的把门带上,头也不回离开了。

嘴角留下了一个诱人的弧度,柳青烟望着摇摆不定的木门,猜测的果然不假,闲王不会与自己同房的,可是闲王府上的丫头片子到底凭什么对自己耍架子,难道这贴身丫头跟闲王有苟且?可就算是玲珑与闲王真的有一腿,她的身份也不过是个丫鬟而已,到底有什么原因让玲珑能毫不客气的对待自己这个王妃?突然轻轻嗤笑出声,柳青烟自言自语道:“我怎么了,难道我真的入戏了,我可不是真的闲王妃啊,这里不过是个暂时的避险居所,找对时机,一定要找到属于我柳青烟的地方。”

在房间内稍微梳洗一下,柳青烟终于冲掉了粘在脸上那些让人作呕的脂粉,长发终于流畅的挥洒成舒服的马尾,那绝美的容颜再度裸露出来,她脱掉衣服,黑色的紧身服早已套好。

脚下轻轻发力,下一刻,窗户微微摆动,柳青烟已经从屋子里消失了。

稀疏的倒影横斜在浅浅的庭院水塘,闲王府内的夜景也别有风雅韵味,高高的大红灯笼悬挂在屋檐下,倒影着偌大的宅子里绿竹幻美,带来别致的高雅气息。

没有皇家那种巡视的兵勇,也没有宾朋满座的喧哗,这个夜晚宁静无比,柳青烟依稀记得,拜堂之后闲王府便没有客人了,此时此刻,静的出奇。

纵深翻跃到房屋上方,目视着闲王府的周边地形,柳青烟看到了大片的竹海,隐约中,他看到了一个尖顶阁楼藏匿在深处,看起来像是禁地,难道这闲王府里还有什么秘密?凭借前世的经验,这类隐蔽地点,必有玄机存在,莫过于奇珍异宝或者私密禁室。

既然这闲王府藏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柳青烟是一定要探上一探,心动意动,双脚擦过屋脊,柳青烟飞掠到了竹林当中。

深邃的竹林在夜风吹袭下奏出好听的音律,带有淡淡的竹香,让人忍不住痴醉。

闲王府中其它地带皆可一眼观览,唯独这片竹林纵深,那独蕴的气息,让柳青烟的第六感空前高涨,那里一定有秘密,她的好奇心被最大程度的勾起,必须去探。

只不过踏了几步而已,突然传来女子的厉喝:“什么人,胆敢私闯王府重地!”重地?柳青烟就是为了重地才前来探个究竟,岂能离开?“呵呵,我想去哪谁也拦不住!”柳青烟霸气外漏,毫不客气的向前冲去。

那女子的声音突然出现了犹疑,似乎感觉不可思议,“你是王妃?”

巡视竹林的女子正是小悦,虽然眼前这身材窈窕的女人蒙面看不清模样,但那刘海,还有那眼神,那气势,与白天那王妃相差无二!

小悦呆愣住了,甚至忘记了隐蔽,整个人完全暴漏在柳青烟身前。

与玲珑相同的衣着打扮,柳青烟突然想起了对自己恨的咬牙的玲珑,不由得对小悦产生了警惕,“她会不会在这里,对我……”

却没想到,小悦的表现是较为客气的,“王妃,这里是王爷安设的私人禁地,得不到王爷首肯,进去的人只能是一具尸体!”她深知这禁地内的凶险,甚至自己与玲珑都不敢贸然闯入,更不用她看到的这个脆弱的柳青烟了。

毫无搭腔的意思,柳青烟行事从不废话,她的身体突然前冲,在小悦眨眼的刹那竟然荡过她的头顶,瞬间消失在竹林深处。

好快的速度!小悦回望着沙沙作响的竹林,困惑不已,“这个女人,是王妃吗?”

柳青烟已经打足了十分的警惕,因为她发现小悦没有说谎,这里的确是禁地,单纯那诡异的令人窒息的气势,就足以证明这里凶险万分!

联想起了阵法,柳青烟默默念叨着,“左一进二,右三退一,开门在北,生门西开!”

这个夜晚,闲王轩辕逸尘手持着书卷,思想却泛起了柳青烟的声音,那带着几分孤傲的声音,还有那掩饰不住的忧伤气息,她的身上究竟深藏了多首仇恨,他都体会到了。

思绪突然中断,因为身边闪出的明黄色衣裳的男子,他似乎是隐藏在暗处保护王爷的侍卫,话语犀利简单:“王爷,有人私闯禁地!”

“是嘛?”轩辕逸尘不以为意,他优雅的笑着,这竹林深处的秘密在普天之下,恐怕没人比自己更清楚,这里埋葬的闯入者没有一百也有九十,他毫不担心。

“王爷,小悦她……”侍卫第一次犹豫了,不是他不想说,而是他听到的消息连自己都难以相信,更不敢贸然对闲王说出口。

“说!”轩辕逸尘明显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手中的书卷陡然合闭,整个人的气势突然上涌,带来一股惊人的王者霸气。

那人眼神游离,不敢逼视轩辕逸尘,退后一步,俯身说道:“王爷,小悦传信,王妃闯阵!”

丑颜废后狠倾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丑颜废后狠倾城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田园有喜:贤夫养成计划8章

    原标题:田园有喜:贤夫养成计划8章小说名字:田园有喜:贤夫养成计划第8章恶劣的富家公子带着几个狂奴,当街调戏良家妇女……“你们想干什么啊?”茉莉有点心虚,初来乍到,一个铜板没有赚到,就遇见了这样的一群“匪类”,真的是太背了,看来,今天出门没有看黄历,真的是大错而特错。“干什么?你到这里来摆摊卖东西,知道不知道这里是谁的地盘啊?”“谁的地盘?这里不是公共场合吗?自然是百姓的了。”茉莉暗暗想着,完蛋了,真的是遇见地头蛇了,肯定是要来收保护费的。但是,真的想不通啊,这个有钱人家的少爷,生得这么人模狗样

  • 霹雳嫡女之狠妃归来8章

    原标题:霹雳嫡女之狠妃归来8章小说:霹雳嫡女之狠妃归来第8章幽兰林振云点点头,说道:“你去休息吧。”“是,爹。”林清荷优雅转身,身上带着一抹淡淡的兰花清香,那种淡淡的味道在夜色中静静绽放。而此刻的她,就像是一株幽兰,并不妖艳,却是朦胧的烛光下,最美的一道风景,美得几乎让人窒息。林振云看着她的背影,慢慢从房间里面消失,幽幽一声叹息,仿佛听云又回到了他的身边。听云,曾经美丽得跟云朵一样的女子,也跟云朵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却在他的心里面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记忆。翌日清晨。梳好妆,丁香去准备早膳,林清荷随手

  • 不伦之恋8章

    原标题:不伦之恋8章小说名称:不伦之恋第8章陪他去相亲到了快要下班的时候,我收拾着东西准备回去,秦烽就突然站在我的办公桌前。“晚上跟我回去叔叔那里吃饭,别想着拒绝我,拒绝我的后果你应该承担不起。”“呵,回去就回去,我还怕你不成。”说完,我把我最后一份整理出来的资料放在公文包里,晚上回家还要继续接着做。自从秦烽入狱之后,我就再也没有来过这里,一直都跟着我妈妈住。晚上饭桌上的时候,我和我爸爸面对面的坐着,两人大眼瞪着小眼,愣是一句话都没有交流,坐在他旁边的裴淑敏似乎还没有气消,吃饭的时候一直瞪着我。

  • 沈总,不娶别撩8章

    原标题:沈总,不娶别撩8章小说:沈总,不娶别撩第8章孩子的父亲甚至毕业了刘语乔找不到工作,都是林夕颜帮忙介绍进公司的!结果呢,如今刘语乔柔柔弱弱地靠在男友身上,突然捂着肚子流露出几分痛苦之色,身体微微弯下。“廖凡,都是我的错你别怪她,她一直追问我孩子的父亲是谁,我没忍住就告诉她了,结果她直接打了我好几巴掌,好疼,呜呜……”刘语乔的眼泪一颗颗掉下来,顿时让身旁的廖凡都急了,不知道是不是动了胎气。廖凡当即愤怒地看了林夕颜一眼,他没想到这个女友竟然如此心思歹毒,知道刘语乔怀孕了还动手打人,哪怕是得知了

  • 以我余生,换你情深8章

    原标题:以我余生,换你情深8章小说名称:以我余生,换你情深第八章你不是我老公她抱着肩膀,表示不想动。经理地中海的头皮上起了一层白毛汗,下意识地看向不远处的监控,一脸并不是我没请到的表情。凌近南阴了脸,这女人准备搞什么鬼?“你现在就跟我过来。”经理有点着急了,监控黑洞洞的仿佛boss发怒的眼睛。“不去会被开除吗?”洛惊澜察觉出他表情有点……怪异。“赶紧的!”他招呼着想要伸手上前,不想洛惊澜反应极快,一个擒拿手就抓住了,反手一拧,经理的惨叫瞬间回荡到整个大厅中。洛惊澜倏地松了手,假装这不是自己做的,

  • 泡沫之夏8章

    原标题:泡沫之夏8章小说名称:泡沫之夏第8章是不是太过恶毒?翌日,顾江澈和夏梦蓉的合照再次占满了娱乐版面。两人的婚讯快速在整座城市传播开来,甚至蹿红于网络。以至于,于凝萱一大早就在微信上知道了这件事。她把手机放到一旁,心里庆幸自己对于外界,并没有透露多少自己与顾江澈的事情。不然,哪怕她才是受害者,也定会成为被耻笑的那一个。“咚咚”的敲门声就在此时响起,她伸了个懒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开了门。门口,佣人微笑地看着她,“小姐,有客人来了。”“哦,找我的?”于凝萱疑惑。“是,是顾先生来了。”佣人有点支

  • 名门盛爱:冷少的契约情人8章

    原标题:名门盛爱:冷少的契约情人8章小说名称:名门盛爱:冷少的契约情人第八章被疯狗咬了“脸...脸皮厚总比不要脸的强。”顾婉言反驳道。江程锦没有想到顾婉言会反驳他,看向她的眸光暗了暗,“五十笑百!”说着便打开门准备回房间。顾婉言眼疾手快,伸手挡在江程锦的面前。“顾婉言,你是不是被疯狗咬了?”“对,我就是被疯狗咬了。”江程锦怎么会听不出顾婉言是意有所指,登时面上冷若冰霜。顾婉言瞅准时机,闪身挤进江程锦的卧室,“我有东西忘在里面了。”“出去!”江程锦一手插着口袋,眼光狠戾的看着顾婉言,这个女人已经多

  • 将妃在上爷在下8章

    原标题:将妃在上爷在下8章小说名字:将妃在上爷在下第八章:大表哥“表哥!大表哥!你不能丢下我!”一道惊天地泣鬼神的呼喊声在城门口猛的响起,顿时吸引了不少路人的目光。只见一个衣衫褴褛的瘦弱乞儿扑倒在一辆马车前,哭的稀里哗啦。玄衣勒停马车,一脸错愕地看着半趴在前头的那人。“公子……”玄衣艰难开口,一时不知该怎么表达他的惊愕。马车内的容沉听到动静掀帘而出,见状之后俊眉微蹙。不等反应,那地上的人儿已经哧溜一下飞身而来一把抱住了半蹲在马车上的容沉的脚。她可怜巴巴地抬起头,“大表哥,我知错了,我不该撞破你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