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枭雄争霸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1/2 2:01:07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枭雄争霸

第3章 桀骜之心!

“从军?”

张光启的眉毛挑了起来,显然没有料到刘如意竟然会给自己这个答案。枭雄争霸小说txt全文阅读

“如意,这是为何?可是因为你对你父亲的安排有所不满?”张光启站起身来,走到刘如意的跟前,轻轻拍了拍刘如意的肩膀,又道:“如意,我自认识你父母和你,一晃也有十多年了!你父亲虽是武人出身,但杀伐果断,义字为先,当真是我山东豪杰!但是,有一点你得明白,我大明的军籍残忍至极,一旦踏入,怕是想出来就难了!你可是想清楚了?”

大明自太祖朱元璋开国以来,对军人的限制尤为严格!

朱元璋本就是元末的流民军出身,自然是知道流民军的可怕,所以,朱元璋为了给后世子孙留下一个安稳的天下,可谓是用心良苦至极!而军户制,应运而生,这就像是一道残酷的枷锁,牢牢的卡在了所有军人的脖子上。

按照大明的例律,一人为军户,则全家世世代代都要充为军户,永世不得翻身!比所谓的商籍,乐籍,甚至娼籍还要低贱几分。

举个例子,如果一家人为军户,但其家中只有一个男丁,而且不幸在战场上战死了,这并不意味着这家人的军户生涯就此结束。反而,必须需找到一个有亲属关系的男丁,继续从事军户职业,可谓是永远没有尽头。

而且,大明对军户有诸多的限制,如科举,娶亲等等各个方面,都会受到严重的歧视,平常的民户女子,是绝技不会嫁给军户子弟的,所以,军户们之间只得互相通婚,十分凄惨。如果军户子弟参加科举,就算是考中了进士,只有做到内阁大学士这一级,才有可能摆脱军籍,否则,一切只能照旧。

从洪武元年到现在崇祯九年,大明王朝已经走过了近三百年的岁月,其内部早已经是腐朽不堪。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靠兵只能是喝兵血了!军官们层层克扣,一级压迫一级,导致底层的军户生活十分悲惨,而由这些子弟所组成的明军,战斗力可想而知。

大小凌河之战,萨尔浒之战,浑河之战,沈阳之战,一场场惨痛的失利已经为迟暮的大明帝国敲响了丧钟!

张光启此时能对刘如意说出这番话来,已经是将刘如意当做心腹子侄一般,否则,绝对不可能这般直白!

刘如意也感受到了张光启的诚意,径自跪在了张光启的面前,“元明先生,如意无礼,让您失望了!”

张光启看着刘如意年轻但又倔强的脸孔,心中也是有些苦涩,摆了摆手道:“罢了!即是如此,我也不便勉强与你!只是,你母亲现在也在这里,如意,你可否告知与我,你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选择?是张某才学不够么?”

张光启说到最后,脸上已然增添了几分怒气,语气也重了起来。

“元明先生,您误会我了!”刘如意恭恭敬敬的对着张光启磕了三个响头,又道:“元明先生,如意蒙先生厚爱,招为弟子,当真是前世修来的福分!只是,不知元明先生以为我大明眼下的局势如何?”

张光启一怔,惊讶的看了刘如意一眼,旋而深深叹息一声,“流年不利!流年不利啊!眼下我大明,内有流贼作乱,外有鞑虏虎视眈眈,在辽东,已经有近十年未曾听闻胜仗的消息!天灾人祸,饿殍满地,忆起显皇帝当年的盛世情景,当真是,当真是……”

张光启说着说着,便再也说不下去了,整个人的情绪也低落了不少,往昔看似平淡的生活,现在却只能在记忆里找寻。

前世,刘如意沉浮与商海,但在静下心来的时候,也喜欢品读一些史书演义,虽然并不精通,但是对这一些历史也稍有了解。

万历年间也可以算的上是大明的盛世年节,虽然有万历三大征,但天下总体太平,尤其是商品经济高度发达,物价低廉,百姓得以安居乐业!

而到了现在,柴米油盐,这许多食用之类,哪一样价钱不翻了十倍不止?更不要说如狼似虎的满清鞑子,和那些剿之不尽的流贼乱匪,天灾人祸,百姓焉能过活?张光启没有像那些依然沉醉在天朝上国梦想里的士大夫一样,能清醒的看清眼下的形式,就足以让人敬佩了。

“元明先生,正是因为如此,如意才想从军!”刘如意道。

张光启并没有说话,只是对着刘如意点了点头,示意刘如意继续说下去!

若是生在太平盛世,读书,科举,考功名,闲来无事招上三两好友吟诗作赋,再养上几个俏丽的小丫鬟,花前月下,美酒佳人,刘如意自是也十分向往!但可惜的是,现在已经是崇祯九年,满清鞑子的八旗铁骑马上就要席卷这万里河山,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文,或许可以安邦,但在满清鞑子粗暴野蛮,又残忍血腥的绝对武力面前,一切都是显得那么苍白!更何况,刘如意来自后世,历史的血泪已经证明了一切!

太祖有句话说的好,“枪杆子里出政权!”什么都是假的,只有强兵在手,自己将自己的命运握在手中,这才是最可靠的保障!

深深吸了一口凉气,刘如意努力使自己的意识更加清明,缓缓道:“元明先生,如意虽然读书不多,但也知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的道理!如今天下世事纷乱,百姓流离失所,苦不堪言!虽如意尚且年幼,气力微薄,但也想效仿先贤,提刀上马,为我大明尽一点绵薄之力!”

张光启微微一怔,只是看向刘如意的眼神却有了一丝变化!

刘如意挺直了胸膛,目光中掩饰不住的露出了几分桀骜之色,又道:“先生,不说别处,就说咱们山东,这些年来,流贼乱匪还少了?我们刘家大宅,就曾经被乱匪攻打过几次,好在都被父亲抵挡住了!退一万步讲,刀枪在手,就算是真的有恶人来了,至少也有拼命的本钱啊!”

张光启长叹一声,苦笑道:“话虽粗,但是理却不粗!夫人,刘家有后啊!”

“那,那元明先生,如意,如意他……”邹氏纠结道。来自163shenghuo.com

“呵呵,夫人,不必忧心!此子不同寻常啊!他日必非池中之物!”说完,张光启又对刘如意道:“如意,闲暇之时,你可愿到我这小院里,听我唠叨几句诗文典籍?”

刘如意还未答话,邹氏便已经抢先道:“如意,还不快给先生磕头?”

“是!先生,请受弟子刘如意一拜!”刘如意也反应了过来,恭恭敬敬的对着张光启磕了几个响头,行了拜师之礼!

阴霾散去,张光启的心情也好了不少,又吩咐一个小厮去他的书房中取来几本书,递到了刘如意手中,“如意,你虽然在为师这里住了两月有余,但碍于你有身体有异,为师并没有教给你什么学问。这几本书,有几本是为师看书的一些心得,还有一些诗文杂记,你虽意向从军,但是圣人教诲却是不得不看!”

顿了一顿,张光启又道:“如意,为师看得出你是个有志向的孩子,以后还要好自为之才是!”

张光启说的十分诚恳,刘如意也是十分感动!

“先生,如意定当谨记先生的教诲!”

……………………吃过晚饭,已经是戌时初刻,大约是后世七八点钟的样子,夜色已浓,而淅淅沥沥的秋雨却是停了下来。

邹氏婉拒了张光启留宿的好意,带着刘如意,登上马车,一行人借着夜色,朝着十几里外的刘家大宅而去。

马车里的空间并不大,约莫只有六七个平方,而且光线十分昏暗,只在车厢的一角处点了一盏油灯。

两个丫鬟坐在车厢前侧,默默不语,而刘如意则是和母亲邹氏坐在稍微宽敞的车厢中央。马上就要入冬了,天气已经十分寒冷,不过车厢里铺着几层柔软的羊皮毯子,还有一床丝质的棉被,邹氏将棉被盖在刘如意的身上,眼神中却是流露出一丝抹不去的忧色。

若是换做以前的刘如意,肯定不能体会母亲邹氏的用心良苦,而现在,刘如意却是多少有些了解!

在这个时代,文贵武贱,读书,科举,考功名,这才是人们眼中的正道!

邹氏也知道刘虎恐怕是真的醒不过来了,如果要是再去跟齐氏和刘建武母子争权,恐怕真的会死无葬身之地了!所以,未雨绸缪,邹氏这才费尽心机,让刘如意拜在章丘大文士张光启的门下,为自己母子二人留一条后路!

毕竟,张光启名满齐鲁之地,交游广阔,他日若是齐氏刘建武母子真要动手,怕是也要有所顾忌,可以放过刘如意一命!而对邹氏自己而言,只要能保全自己的儿子,还有什么是割舍不下的呢?“娘,是不是有心事?”刘如意握了握邹氏的手,轻声道。枭雄争霸小说txt全文阅读

邹氏微微一怔,轻轻叹了口气,转过身来,对着两个丫鬟道:“秀儿,春桃,你们去外面看看到哪里了?”

两个丫鬟虽然极不情愿,却是不得不钻到车厢外面,将空间留给刘如意母子二人。

看到两人离开,邹氏这才将刘如意拉到车厢后面,小声道:“如意,你长大了,娘真的很高兴!只是如意,你爹他……所以,如意,咱们娘俩和你大娘之间……”

“娘,我省的的!那本来就是属于大哥的东西,我不会在动那份心思,放心吧!”刘如意看着邹氏的眼睛,轻声道。

邹氏猛的松了一口气,“如意,你能明白就好,你能明白就好……”

掀开车厢一侧的窗帘,刘如意深深呼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心中却是暗暗道:‘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现在放弃,真的有用么?’…………

第4章 大母齐氏!

刘府大宅并不在章丘城内,而是位于章丘城东南方十里处,距离张光启的丘池别院仅有十多里的路程,这也是邹氏为何要将刘如意安置到那里疗养的原因。 毕竟,儿子能离得自己近一些,邹氏心中也能稍有心安。

整个刘府大宅,主体架构与两座小山之间,中间有一条小河穿行而过,占地约有五十亩左右,碧瓦青砖,气派异常!

自崇祯五年孔有德在登莱作乱以来,整个山东之地,无论是政治、经济、人口等等各个方面都受到了沉重的打击。叛军过处,如蝼蚁过境,百姓苦不堪言。虽然叛乱已经过去了两年多,但眼下朝廷除了对一些大城市还可以掌握之外,山野之间,流贼乱匪四起,他们烧杀抢掠,恶事做尽,以至于许多乡绅豪强纷纷筑堡招兵,保卫自己的家财田产,而刘府也只是其中一个。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

刘虎本就是军人出身,曾经多次参与过剿匪平叛,对这些乱匪的危害有着更直观的认识,所以对刘府的防御工作,刘虎也是格外的小心。

现在,经过了刘虎几年辛苦经营,刘府外院的堡墙高十丈有余,宽且厚实,而且,在堡墙的四周,还挖了宽十丈深不见底的护城河,进出府外,只有正门处一条道路可以出行,当真如同一个小型军事要塞一般。

这还仅仅是表面,除却在刘府中看家护院的两百多号精壮的庄丁之外,刘如意却是知道,刘虎还利用职务之便,花费了重金,私自豢养了一批约莫五十来人的精锐骑兵,由刘如意大母齐氏的族弟齐猛,亲自统领!这些骑兵大多是出身于济阳的齐氏子弟,装备精良,训练有素,战力十分彪悍,这也是齐氏和刘建武母子赖以依仗的根本!

说来也是可笑,齐氏的祖父曾经是山东一带最大的马贼头子,只是后来不知什么原因,齐氏的祖父放弃了自己的基业,接受了朝廷的招安,回到老家济阳做起了富家翁!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齐氏家族的男丁个个骑术精湛,武艺过人,这也是刘虎最可靠的兵源!

虽然养活这些人,会消耗掉刘府大量的钱粮,但是钱粮和性命想比,到底是后者更重要一些!况且刘家生意很广,进账不少,这些精锐骑兵虽然会难养,还不至于使刘府内揭不开锅!

如此一来,就算真的是有流贼乱匪来袭,怕是没有个几千人,绝对攻不下这固若金汤的刘府!

此时,刘如意母子的马车穿过城门处的吊桥,静静的来到了刘府后院的一间小院之内。

小院并不算大,但是收拾的十分精致,周围种满了各种各样清香的花草,而在院子中间,还有一座不大的假山,隐隐可以听到上面传来滴水的声音。在刘如意离开的这段日子,这带有丝丝江南水乡的风景,便是母亲邹氏唯一的寄托罢了。

“如意,你的屋子来时我已经吩咐丫鬟收拾过了,好好睡一觉吧!明日,咱们再去看望你爹!”邹氏轻轻整了整刘如意的衣衫,柔声道。

“恩,娘,现在时辰也不早了,您也早点休息吧!”刘如意也知道母亲经过了这一趟折腾,身体已经十分疲 惫,转身便欲离去。网站163shenghuo.com

可刘如意还没踏出门口,一个约莫五十出头的老仆慌慌张张的小跑了过来。刘如意知道,这老仆名叫孙福,刘如意唤他福伯,是刘府后院的管家之一,也是母亲的心腹。

“福伯,出什么事了?”刘如意不动声色的问了一句。

“啊!小少爷,您,您真的回来了?”福伯脸上一惊,四下打量一下,发现并没有外人,这才道:“小少爷,您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呢?哎!这真是!小夫人呢?”

“母亲在里面,到底出什么事了?”刘如意又道。

福伯凑到刘如意耳边小声道:“小少爷,大夫人那里刚刚派人传过话来,让您和小夫人现在就去见她!”

“什么?”刘如意也是一惊,自己这才刚刚到家,齐氏哪里竟然已经得到了消息,看来母亲身边也不安生埃

“现在去见她?”邹氏也从房内走了出来,脸上隐隐现出惧色。

“小夫人,是大夫人的贴身丫鬟春娥传来的话,她还在院子门口候着呢。”福伯也是忧心忡忡的道。

“这?这该如何是好?”邹氏紧张的看着眼前的儿子,双手更是纠结在一起,显然,齐氏在邹氏的心中留下了很深的阴影。

刘如意沉思片刻,缓缓道:“娘,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况且,爹爹尚在,她应该不敢把我们怎么样!有些话说开了反而亮堂!”

邹氏轻轻点了点头,虽然心中恐惧,但看了看一旁的刘如意,邹氏心中又充满了无尽的勇气。

…………齐氏的宅院在刘府后院的正中,是刘府内最好的位置,院子很大,中间有一块四方形的池塘,里面种满了荷叶,所以又叫“荷园”。

此时夜色已深,但齐氏却并没有任何睡意,因为刚刚一个丫鬟传来消息,老爷最宠的那个孽子居然回来了,这让齐氏心中有着一种强烈的不安。

齐氏今年年不过四十,保养的也是相当不错,只是她颧骨凹出,嘴唇很薄,一双丹凤眼又细又长,从相貌上看,就给人一种很刻薄的感觉。而且,随着年龄增大,齐氏的身子也有些微微发福,与充满了江南灵秀之气的邹氏相比,当真是差了一大截。

虽然已经掌握了刘府内大部分的权利,又有娘家坚硬的后盾,但齐氏却仍然有些不放心。她是一个极为小气的女人,刘虎当年对邹氏的宠爱,以及对自己的冷淡,在齐氏的心中留下了深深的阴影。

刘虎以前曾经当着齐氏的面,不止一次的说过,“吾儿如意,乃上天赐我刘家之宝!”这就像是一根毒刺,在齐氏的心中慢慢生根发芽,不知不觉中,已然长成了参天大树。

“贱人,贱种,居然还敢回来!看来需要提早些动手了!”齐氏心中恨恨道。

…………片刻,刘如意母子在那个换做“春娥”的丫鬟带领下,走进了大母齐氏的院子。刘建武已经成家,并不和齐氏住在一块,所以偌大的院子中,只有一些婆子丫鬟,稍稍显得有些冷清。

“小妹见过大姐!”邹氏恭恭敬敬的对着齐氏行了一礼。

而刘如意则是跪倒在地,对着齐氏磕了几个头,“如意见过大娘!”

齐氏看着刘如意母子态度十分恭敬,心中的阴郁稍稍散去了一些,鼻孔朝天,淡淡道:“起来吧!如意,听说今晚你回来了,我还有些不放心,怎么样?身体现在好些了么?”

“劳大娘挂念了,如意的身体已经好了很多,只要在休养些时日,应该就可痊愈了!”刘如意不卑不亢的应道。

“呵呵,那我就放心了!”齐氏微微一笑,又对邹氏道:“妹妹啊,按说咱们都是一家人,出了这样的事情,我也是很伤心啊!要知道刀枪可是无眼啊,要是下一次,恐怕如意就没有这样的好运气了!”

齐氏说完直勾勾的盯着邹氏的眼睛,威胁之意溢于言表。

“是,是!大姐说的是!妹妹以后一定好好管教如意,定然不会让他在乱来。”邹氏连忙保证道,“大姐,我已经让如意拜在了大文士元明先生的门下,以后如意定然会潜心读书,考取功名,家里的事情不会再过问半分。”

“嗯?”齐氏闻言问问一怔,心中却是有了几分吃味。当初,齐氏也曾想让刘建武拜在张光启的门下,挂个名头,谁知张光启对残忍暴虐的刘建武没有半分好感,将齐氏送去的财物,原数送回,根本不买齐氏这个面子,这也让齐氏恼火万分,不经意间,已经将张光启恨上了。

“如意,你也是这么想的么?”齐氏的嘴角抽动了一下,不咸不淡的问道。

“是,大娘!经过这段日子在元明先生家中的修养,如意也想明白了很多事情。父亲的基业有大哥就足够了,大哥文才武略,尽得父亲真传,而如意武艺低微,不及大哥万分之一,所以,如意决定潜心苦读,争取可以早日考取功名,可以在济南府里谋份差事,早日成家立业,也好让娘亲安心。”刘如意恭敬道。

“你能这么想,倒是不错!”齐氏点了点头,心中却是有几分得意,看来这贱种当真是被自己儿子的那一刀给劈傻了,早知道如此,当初就应该对他们更狠一点。

“今天就这样吧,我也有些乏了!”齐氏见已经问不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便不耐烦的摆了摆手。

刘如意也受不了齐氏阴霾的目光,拉着母亲的手,便想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但邹氏却轻轻拉住了刘如意,又对齐氏行了一礼,恭敬道:“大姐,如意已经离家两月,明日我想带如意去看看他的父亲,不知可否?”

齐氏原本舒缓的神经猛然紧绷了起来,“腾”的站起身来,大声怒喝道:“这绝对不行!老爷大病缠身,正需要休息,不能见客!”

“是,是!那如意和母亲明日就去庙里烧香,为爹爹祈福!”邹氏还想说些什么,却已经被刘如意强拉着拽出了门外。

看着刘如意母子二人离去,齐氏愤恨的将桌上一个茶杯狠狠的摔在了地上,“贱人,贱种,我还当你们真的转了性子,本想留你们一条狗命,谁知你们竟然如此不知好歹!那可就别怪老娘心狠手辣了!”

第5章 注定!

“娘,刚才为何不走?为何还要说最后那番话?”走出齐氏的院门,刘如意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如意,娘,娘只是想让你能再见到你爹爹最后一面!”邹氏说着说着眼睛又红了起来,泪水也忍不住的掉了下来。

看到母亲无助的样子,刘如意心中也是十分心疼,“娘,你也不用自责!该来的迟早回来的,就算现在咱们母子跪下讨饶,她也是绝对不会放过咱们的!您还是保重身体才是,以后的事情,我自有计较!”

邹氏默默点了点头,母子二人朝着来路缓缓的返了回去——

接下来半个月的时间,风平浪静,齐氏并没有再派人来,仿佛彻底忘记了刘如意母子二人一般,不过,这也使得刘如意母子得以安静的渡过了一些时日。

可能是当日心力憔悴,再加上染了风寒,邹氏自那日回来之后便一直卧病在床,好在儿子刘如意一直陪伴在邹氏身边,邹氏的心情也渐渐好了一些,身子虽是还有些弱,但是已经没有什么大碍。

在这个时代,医学并不发达,加之受小冰河气候的影响,天气十分寒冷。放在后世最普通的轻微感冒,在这个时候,或许就可以轻易的夺走人的性命。所以,母亲生病之后,刘如意悉心照料,不敢有半点大意。

好在,齐氏虽然对刘如意母子恨之入骨,但是毕竟现在没有彻底撕破脸,该有的月钱和食物药材之类,都能按时送到邹氏的小院中。

这些日子,刘如意每天天不亮就起床,绕着小院跑跑步,习练几套父亲刘虎传下来的拳法,精心打熬着身体。中午则是读读张光启赠与的诗集,与母亲聊聊天,日子颇有些波澜不惊。

“小少爷,你说,这地球真的是圆的么?那咱们站在顶上怎么不会掉下去?”一个身高体壮,脸孔却是十分稚嫩的少年,崇拜的看着刘如意,瓮声瓮气的问道。

这少年名叫小六,是福伯的养子,虽然只有十五岁,但个子却是比刘如意还要高出半个头去,足有一米九几。小六家原本是南山里的猎户,只是十几年前,家中遭了灾祸,父母和上面的五个兄弟都被饿死了,只留下三岁的小六活了下来。福伯那时正好去南山中采办货物皮毛,见小六儿可怜,便将他收养了下来。

算起来,小六儿也算是跟刘如意一起长大,虽然名为主仆,但是感情却是十分深厚,是刘如意为数不多的可以信任之人。 别看小六儿虽然年幼,但其不仅力气大的惊人,箭法更是超群,在刘家大宅这几百庄丁当中,小六儿绝对是可以排在前头的好猎手。

不过,上天是公平的,给你打开一扇窗户的同时,也会为你关上一扇门。小六儿小时候生过一场大病,把脑子烧坏了,虽然已经十五岁了,但是他的智商,却只是同七八岁的小儿一样。

但话说回来,痴人必有痴福,小六儿虽然脑子不好,但平生就跟刘如意对脾气,是刘如意最忠实的保镖兼小弟,所以,在这个大部分人都吃不饱饭的年代,由于刘如意的庇护,小六儿不仅吃得饱穿得暖,个子更是曾曾往上长,刘如意甚至估摸着,他能长过两米大关,在这个时代,绝对是不可想象的。

当日,刘如意与刘建武发生冲突之时,小六儿由于上山打猎,并没有陪在刘如意的身边,这才使得刘建武得逞,否则,谁胜谁败,还真的有些难以预料。

“这是因为地心引力!就像苹果从树上掉下来,为什么不掉到左边,不掉到右边,偏偏掉到下边呢?这就是因为地心引力!”刘如意笑着对小六儿解释道。

小六儿虽然喜欢听刘如意讲故事,但说到这些专业的术语,小六儿却是一脸茫然,直如同听天书一般。

刘如意心中也是有些苦涩,除了娘亲邹氏,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真的一无所有,所以在小六儿的跟前,刘如意才会袒露心扉。

“对了,小六儿,咱们不说这些了!你这几天打猎都是去过那里?”

听到这个,小六儿来了精神,“小少爷,我这几天听你吩咐,都是往南边去。前天下午,我还在山中碰到了一只大虫,足有牛犊子那么大!本来我还想将他射死,扛回来给小少爷打打牙祭,可谁知道后来又来了一只母的,我见敌不过,这才跑了回来,就猎到了几只野兔。”小六儿说完,愤恨的指着院子里丢着的几只野兔,显然还有些不甘心。

“呵呵!六儿,大虫打不到,咱们可以等下一次,只是,对于南边的地形,你现在熟悉一些了么?”刘如意不经意的道。

“哦!那里的山都是一个样的!不过出了府门,径直往南走三十里地,有一条小河,那边有个村子,我听村里的老人说,顺着小河一路朝西,再翻过十几座山,那边好像是有一个小镇子。”小六儿憨声道。

刘如意点了点头,前世刘如意的家乡离这里并不是太远,对这边的地形也有些了解。

章丘城位于鲁中平原,济南府东侧,这里地势平坦,土地肥沃,后世人口密集,但在这个时代,天灾人祸,人烟并不兴旺。

刘如意知道,齐氏已经对自己母子二人动了杀心,现在不肯动手,只是因为刘虎尚在罢了!倘若刘虎一旦仙去,她定然不会心慈手软!

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刘如意现在虽然式微,但并不意味着就会任齐氏和刘建武宰割,这些时日,刘如意一直都在精心安排退路。 毕竟,刘家大宅附近都是一马平川,想要逃过齐猛的骑兵追捕,一定需要另辟蹊径。

从刘府大宅往西直走便是济南城,往东则是新城,往北那是章丘城,只有往南,逃到茫茫群山里,这才是刘如意母子唯一的生路。

事实上,刘如意也同母亲提过,想要提早离开这里,但是邹氏挂念着刘虎的身体,不忍心连他的最后一面也见不到,所以,一定要等到最后一刻。

山东之地,孔孟之乡,礼义廉耻,孝字为先,对这些更是极为重视!刘如意虽然对自己那便宜老爹,并没有什么感情,但毕竟占据了他最疼爱的儿子的身体,于情于理,都应该陪伴在父亲身前,陪他走完这最后一程。虽然这样会平添许多危险,但事已至此,刘如意已经没有了选择——

天空中飘起了细碎的雪花,眨眼之间,萧瑟的秋季已经过去,冬天悄无声息的来到了人们身边。

刘虎最终没有熬过寒冷和病痛的双重折磨,崇祯九年十一月初,刘虎撒手人寰,只留下了这偌大的基业。

府内的各个角落,都被系上了白布,而宽大的主厅内,黑白映衬,已经被布置成了灵堂的模样。

“娘,爹爹已经去了,您还是要保重自己的身体才是啊!”刘如意扶着母亲邹氏跪在一侧的草席旁,轻声劝慰道。

“如意,你爹他,他真的去了么?”邹氏紧紧抓着刘如意的手,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这句话,仿佛不敢接受这个事实一样。

刘如意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只是紧紧的握紧了母亲邹氏的手。

这已经是第三天了,过了今夜,到明天中午,刘虎就要下葬。三天以来,刘如意的大母齐氏和大哥刘建武只在头一天的时候露了一面,其余的时间,则都是安排刘如意母子看护在灵堂之前。

接连跪了三天,刘如意的双膝已经不听使唤,但看到母亲邹氏哀切的神情,刘如意只得硬生生的咬牙坚持着。

“如意,你知道么?你刚刚出生的时候,你爹他真的好高兴!从见到你第一眼开始,你爹就把你抱在怀中,整整一天啊,你爹饭都顾不上吃,一直抱着你!那时候,娘真的好开心,有了夫君,有了儿子,娘简直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可是,你爹他,他怎么就忍心抛下咱们母子……”

天若有情天亦老,刘如意深深叹了一口气,泪水却是止不住的涌了出来——

与此同时,在齐氏的院子中,齐氏正悉心叮嘱着刘建武,“武儿,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眼下那贱人和那贱种,已经失去了最后的依仗,明日发丧之时,便是咱们动手之时,你切不可大意,定要准备妥当!”

刘建武却是有些不屑的道:“娘,至于么?那小杂种已经被我一刀劈破了胆子,还能掀起什么风浪?我听说他已经拜在了张光启的门下,准备读书考功名,应该对咱们没有什么威胁了吧?再说,我爹刚去,我和他也算是兄弟,这样是不是,是不是有点……”

刘建武虽然有些暴虐,但毕竟是刘虎的种,骨子里面还稍稍留恋那一丝手足之情,只想给刘如意母子一点教训,让他们知难而退,而并不愿意下那狠手。

“哼,你懂什么!”齐氏狠狠的瞪了刘建武一眼,“为娘做的这一切还不都是因为你么?你以为要是那贱人母子得逞了,咱们娘俩还有活路么?不要在多说了,就按为娘吩咐的去办!”

“是,是!”刘建武不敢在多说什么,只是重重的点头应是。

枭雄争霸》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枭雄争霸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爱你,是个错误的开始15章(第15章 不认识)

    原标题:爱你,是个错误的开始15章(第15章不认识)小说名:爱你,是个错误的开始第15章不认识“是你么?”她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床边的男人,不知道他的名字,看不见他的长相,唯一有印象的就是他宽阔的大手,和低沉嘶哑的声音。“谢谢你救了我。”再次听到秦世欢道谢,杨笙心中满是苦涩,面露讽刺,如果开车撞上的人不是他,如果秦世欢没有失明,她还能如此坦然地对他说出这三个字么?答案不言而喻。病房里一度诡异地沉默着,秦世欢手指在被子里惴惴不安地打着转,无法用眼神与人交流是一件令人很痛苦的事情,更何况她已经两年没有

  • 借你心尖缓缓归15章(第15章 妈妈)

    原标题:借你心尖缓缓归15章(第15章妈妈)小说书名:借你心尖缓缓归第15章妈妈我看着放在沙发上的报纸,报纸上面那两个熟悉的面孔徒然放大在我的眼前,我的心都被揪起来。我支撑着虚弱地身体,缓缓地爬起来,由于很多天没有进食,身子弱的仿佛能被风吹翻。我咬着牙,努力让自己站起来,飘飘地,一步一步地走向那张报纸。从病床到沙发短短的一截路,我感觉自己仿佛走了一个世纪那么长,满脑子都是对蒋宸和薛敏的恨意。若不是这恨意,也许我都不能支撑着自己走到沙发。我颓然地坠倒在沙发上,虚弱的身体让我不得不喘气来缓解疲劳。我

  • 至死不渝只爱你15章(第15章 取悦我)

    原标题:至死不渝只爱你15章(第15章取悦我)书名:至死不渝只爱你第15章取悦我当薄宁川看到地上蜷缩成一团,不断发抖的女孩子,很快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顿时目眦yu裂。“都给我滚!”薄宁川朝后面一起寻找的兄弟吼了一句,然后脱下自己的外套,蹲在女孩子旁边,想要替她披上。但是安以若对他的触碰非常抵触,似乎还沉浸在那场噩梦里,身子避开他的手,嘴里不停说着,“走开,你不要碰我,求求你,放开我。”薄宁川看着这样的安以若,心里懊悔又自责,要不是自己非要来这个酒吧庆祝,就会被人算计。要不是自己给安以若打电话,

  • 求你别爱我15章(第15章 洛水跳楼了)

    原标题:求你别爱我15章(第15章洛水跳楼了)小说书名:求你别爱我第15章洛水跳楼了季夜寒盯着双眼泛白的洛水,那张毫无血色的脸上居然带着释然的笑意!不,不能让她死,她还得留着给幕晨晨移植眼角膜!紧扣的大手松开,洛水的身体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样掉落在地上,狼狈的趴着,脸朝下贴在医院的地板上,一股强烈的消毒水的味道扑鼻而来!空气突然钻进胸腔,她剧烈的咳嗽起来!“你连死的资格都没有!”季夜寒甩了甩手,抽出手巾擦了擦手指,仿佛碰了洛水的手指沾染了什么脏东西一样,扔了之后,他转身准备离开。“留着你给晨晨移

  • 爱如夏花般璀璨15章(第15章 亲生女儿)

    原标题:爱如夏花般璀璨15章(第15章亲生女儿)小说名字:爱如夏花般璀璨第15章亲生女儿余母脸上带着喜悦牵着余薇走进了珠宝店,四人对视。余母见到余歆檬的时候,愣在了原地。看着消瘦,剪着短发的余歆檬,她张了张口,却始终没有说出什么来。余薇见到余歆檬的时候,眼底划过一丝狠厉,很快就被她纯真的眸子掩盖了过去。她一脸愧疚的走了过去,牵起余歆檬的手:“姐姐,对不起。煜皓不该那么冲动,让你在牢里呆了三年!”“姐姐?你在叫谁?”余歆檬不动声色的把手抽回来,后退一步,眼底写满了疏离。“姐姐,对不起。对了,我马上

  • 许你凉薄不曾来15章(第15章 猩红现实)

    原标题:许你凉薄不曾来15章(第15章猩红现实)小说名:许你凉薄不曾来第15章猩红现实很快,薄煜辰额头上开始滴落着热汗,精壮的胸膛上像是蒙了一层晶莹的水雾,在白皙灯光的照耀下极其性感……可沐许凉却是越想越害怕,闷红着脸,将痛哭出声转换成默默哭泣……因为每一次的反抗与尖叫,换来的都是肉体上无情的惩罚。不知道过了多久,薄煜辰终于从沐许凉的身上翻身下来,双手捏着她的头发,讥笑着问道:“怎么?满意吗?不满意再来!”极大的羞辱感涌上脑中,让沐许凉心中的愤恨再也忍不住的倾泻出来。她双臂护胸,用力推开身上的男

  • 莫非爱情不透光15章(第15章 谁签的字?)

    原标题:莫非爱情不透光15章(第15章谁签的字?)小说书名:莫非爱情不透光第15章谁签的字?陈皓将莫小言的尸体安置好后,重新回到了医院。看到颓废坐在椅子上的宁霖川,二话不说,上去揪起他一拳砸了上去。刚好,宁霖川现在一肚子的怒火,他也没有地方发泄!就这样,两个人在医院扭打了起来,你一拳我一脚,每一个动作都格外的凶狠。他们两个从小一块长大,从未向对方动过手,而就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就为了莫小言动了两次手。“宁霖川,你让我鄙视你。当初我就不应该把小言交给你,现在呢?你怎么对她的?到死,都是死无全尸!”陈

  • 相思一场终成空15章(第15章 赶人)

    原标题:相思一场终成空15章(第15章赶人)小说:相思一场终成空第15章赶人看到那张柔弱熟悉的脸之后,脸上有一闪而过的失落,他沉声问:“你怎么会在这儿?”说罢转身,又重新坐回床上,心里走神的想着,他刚刚是在想什么?宁韵之看到他对自己视而不见的样子,手里端着白粥,咬了咬唇走到床边,轻声开口。“昨天,我一直在你家楼下等你,后来就看见尹泽扶着你回来了,看你醉成那个样子,我就留下照顾你……”“照顾我?一夜?”顾未辞的表情立即变的不太好看,这个尹泽怎么想的?居然放宁韵之进别墅照顾他一夜?“未辞,你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