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重生嫡女妃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2017/11/2 6:26:32 来源:网络 [ ]
书名:重生嫡女妃
011:蜕变

花老夫人一时惊讶,以往见到花栖月,这丫头定然会将一句话分成几句说来,全身都哆嗦着,仿佛她是一个吃人不吐骨的母老虎。163生活网

可是今日的花栖月落落大方,再看她眉间略有憔悴之色,老夫人想起了寒月寺发生的事,更因她一直忽略了这孙女,内心不由得对她有几分怜惜。

“月儿坐下吧,寒月寺一行,想必也惊到你了。”

花老夫人原本也是一个心性善良之人,但是骨子里的几分刻薄与偏见,也就忽略了花栖月,今日花栖月却落落大方而来,倒让她有几分惊讶几分欢喜。

“月儿让祖母担心,实是更不孝,是以,月儿在回京的路上,特意在荣福寺里买了鲜海参给祖母煲汤,据说鲜海参很难买到,荣福寺因为来了玄机大师,有了妙计方才捞到些野生鲜海参。这海参可以养血养颜,月儿见祖母为花府操劳,希望能借此野海参表一番惭愧之意。”

花栖月说得头头是道,花梦诗和花晓依听得有些呆。

她们虽然听说过,但从来没想到过要用这些海参讨好祖母。重生嫡女妃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哈哈,好懂事的孩子,来人,快将海参带下去煲汤吧,今天大家都一起吃个午饭,尝尝月儿带回来的海参汤。”

花老夫人极是高兴,没想到花栖月到外面转了一圈,竟然懂事了。

而二姨娘则走了过来,怜爱地拉住了花栖月的手左看右看,夸奖不已,又道她受惊被辱,必定很是劳累。

“谢谢二姨娘的关心,栖月没事。”她不着痕迹地抽回了自己的手,笑着对花老夫人道,“祖母,我还请玄机大师看了一下八字,他说尚好,但需要认一个养子,方可消灾养福……栖月以前的确太不懂事……”

花栖月满脸惭愧的样子,这身体的原主人虽然生性懦弱,连下人欺负也不敢反抗,更因气脉不通不能练就气术,故而废材如今花栖月智斗一寒和尚与蓝珠,一下子让百姓们对她原本的形象有些怀疑。

“所以恳请祖母……能同意月儿认个养子,以便栖月收心养性,早日体会父母苦楚,更体恤长辈,悟了女道……”

花栖月这般一说,花老夫人皱皱眉,看着她那一身半新不旧的衣裳。

这一身衣裳和花梦诗、花晓依比起来,成色差了太多。网站163shenghuo.com

“这事……既然是玄机大事提点的,那就去办吧。不过月儿,你若是再外出,应该穿些更得体的衣裳……”花老夫人也极爱面子,花府的嫡女都穿这种跟一般人家差不多的衣裳,这岂不是说明他们花府虐待嫡女吗?花栖月一听,脸上有了难色。

二姨娘一听,顿时脸色一变,连忙笑道,“是啊是啊,月儿,要是没有衣料了,姨娘可以让人送一些上好衣料给你,或者让人给你做些新衣,不要老穿这些到外面丢了花这有的脸。”

幽水冷笑一声,“老夫人,我们大小姐一个月的俸禄只有两钱银子,吃都成问题了,如何还做新的衣裳?”

在花府,嫡女的俸禄是2两,而庶女们则是一两,但是实际上原本的花栖月性格懦弱,加上老夫人也不重视,二姨娘刻意扣掉了她的俸禄,倒也无人敢张声。

幽水和绿心曾想办法要知道老夫人,但是被花栖月阻止了,生怕她们会惹到了二姨娘,惹来了杀身之祸。

二姨娘没想到这个当儿,幽水竟然大胆地说出来了,脸色煞白。

花梦诗也深知原因,不由得默默为亲娘担忧,指甲都紧张地掐到手心处,略为疼痛。重生嫡女妃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什么?只有2两?”花老夫人脸色一变,这种事传了出去,真的会让百姓笑话花府刻薄嫡女,虽然花栖月的娘亲——也就是花厉霆的大夫人早早过世,花栖月为一废材嫡女,但是也不能如此刻保

012:前夫

老夫人不重视花栖月,不代表其他人可以肆意欺负她,没想到她没关注这孙女,竟然让她过上这种苦日子,但是之前也无人告状,老夫人不知也不为奇。

一边的王嬷嬷乃是二姨娘的人,一听到这话立刻扑嗵下跪,“老夫人请饶命……是奴才贪婪,看到大小姐任人欺负,所以暗中克扣了她的月俸……奴才也刻意隐瞒着二夫人,没想到今天被揭穿了,奴才该死……”

二姨娘一听,心中一松,立刻上前面狠狠地赏了王嬷嬷一个耳光,“该死的奴才!花府嫡女岂是容你们这般欺负的么?”

花栖月冷眼看着这一切,王嬷嬷敢克扣她的月俸,只不过是因为二姨娘的受意罢了。

这个王嬷嬷还真的很忠心,看来要对二姨娘下手,先要将这个王嬷嬷除掉,或者将她变成自己的人。

“这等该死的奴才,竟然如此大胆妄主!不过念在你为花府操劳多年,罚二十大板,扣半年俸禄!”

花老夫人冷冷地喝道,二姨娘一听,顿时松了一口气。

花梦诗掐入手心的指甲也松了下来,暗中恨恨地看了花栖月一眼。花晓依依着三姨娘,有些看不过眼,但是被三姨娘按住了。

这种于三姨娘不利的情况,要是被花晓依又捣乱一番,只怕她也会被牵扯入内。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花老夫人这么一怒,对花栖月原本还不屑的下人们再也不敢轻易造次,她们隐隐地觉得,大小姐去了寒月寺一趟后,好象已与众不同了。

回到院子里,绿心有些不满了,“小姐,那个嬷嬷那么可恶,让我们过着的都是苦日子,连奴才都不如,可是却只打二十大板,真的不公平!”

“是啊,小姐,你怎么不找人查查,到底是不是二姨娘指使她的?还有那个蓝珠,都快被二小姐打死了,说不定二小姐就是主谋,怕蓝珠泄露真相才狠心将她打死的!”幽水也非常不悦。

花栖月浅浅一笑,转动着手中的那杯铁观音,“恶人自然要慢慢治,一下子将她们治死了,那里痛快了,你们说是不是?”

幽水和绿心听罢,眼中都大发光芒。

这些年来她们受到的欺压太多太多了,想到那些贱人就要被小姐责罚,真的很爽呢。

这两天以来,花栖月夜里进入绿玉葫芦修炼气术,白天和侍女在一起,在后院的空地上开辟一些土地,种上了一些奇怪的种子。

并且绿心和幽水更惊讶的是,小姐不知道哪里弄来的几包红土,那些奇怪的种子种上之后,一夜之间,竟然发芽长枝,短短半点,竟然长得跟葱一样高了。

那些奇怪的植物,散发着淡淡的香味。来自163shenghuo.com

绿心和幽水都没有见过名贵的药草,自然不认识那是整个长京都难以寻求到的药草千日红,它只有在武林宗门才有寥寥无几的几支。

千日红,养颜蓄气,滋肝滋肺,延年益寿。如果修炼所述的人喝下它煲的汤的话,更会令得灵气大增,将会暴晋两级,乃是气术师的神药之一!

千日红的种子,是从天辟那里得到的。而这些红土,自然是从绿玉葫芦中取出,因为花栖月以后得靠药草致富,是以必须光明正大,如果只在玉葫芦里种植的话,有心人追究起来就座麻烦了。

所以花栖月干脆将里面的红土移到这里来,种上了名贵的药草。

得了花老夫人的允许,花栖月开始让家丁将写好的红榜贴到了京城各个告示处。

花栖月要收养子的事,更是轰动全城,所有名门闺秀都极为不屑,她们认为花栖月只不过受到某人的指点,想要将身上的污点洗擦掉了。

在她们的眼里,麻雀依旧是麻雀,不会因为洗擦污点而变成美丽的孔雀的。

不过花府的名气极大,花厉霆在二十岁的时候就一直打赢仗,得到皇上的赏识,名声显赫。

虽然花将军已阵守边关,但是总的来说,每一年皇上有什么宴会或者活动之际,花府都会特别被关照,每一年的赏赐亦极多。

所以如果攀上了花府,无疑是脸上添光,前途无量,于是很多平常百姓家也将自己的庶子什么的都送去应征。

对于平常百姓家,儿子多的人家有的是,庶子本来就不受宠,如果被花栖月领养,那么还真是两全其美——既可为庶子谋前途,亦可光耀门楣,实是一举两得。

红榜刚刚贴上,一个上午就收到了三百个男童报名。

整个长京城都热闹不堪。

就连太后与皇上,听闻这一事,都不由觉得这一次花栖月好象太高调了,不过这种事也没有损害他们的利益,倒是不用多理会。

京城南部的东海酒楼,容栖月的前夫周智成正在看着账本,突然一阵香风来袭,熟悉的脚步声传来,帘子一掀,便露出一张绝色惊华的脸。

013:狗男女

“公主……你又来了?”

周智成抬头看到来人,连忙微笑着放下了手中的账本。

来人是惠真公主与她的侍女翠莲。

惠真公主情许周智成,无奈他已有正妻,所以皇上迟迟不肯首肯他们的婚事,当然也因为周智成的家族太过于单薄,不是官僚人家。

尽管周智成长得英武俊逸,惠真一见倾心,但是不入皇帝眼,这一桩婚事迟迟未成,就算周智成的夫人容栖月被贼人杀死,皇帝也不曾有过松动的意思。

“智成,我来可是告诉你一件好事的!”惠真公主笑盈盈地答道,周智成连忙扶她坐下,两个人早就勾搭成奸,世俗中的男女授受不亲之说在他们的眼里简直如废话。

翠莲低垂着眉目,不敢看他们一眼。

“会有什么好事呢?惠真公主,在下真是失败,竟然入不得皇上的眼,让你空待了年华,是在下的错……”周智成一副内疚的样子,轻轻地拉起了惠真那双柔软的手,用力地紧握着。

感受到他的柔情温暖,惠真咯咯地笑了起来,“你呀,大概是三日不出门了吧?其实我是来告诉你,花府的嫡女花栖月收养子,不如将你那哑巴儿子送给花府养算了。这样和花府搭上了关系,说不定皇上会大展龙颜,答应我们的婚事呢!”

周智成眼前一亮,但想到了什么,脸色便沉了下来。

容栖月死后,儿子天赐被惠真公主毒哑,天天过着非人的生活。

这样的天赐带出去,必定会被人传说周家虐待嫡子的。

更重要的是,周智成留着天赐,就是为了等那个神秘人的归来,天赐是他和容栖月之子,总有一天他会回来的。

一个男人最痛恨的就是被人戴上绿帽,周智成这一生的愿望只有两个,一个是能娶到惠真公主,第二个便是能亲手将那个夺去容栖月初夜的男人千刀万剐!

“你不舍得天赐?哼,周智成,我就知道你念旧!”看到周智成的脸色阴晴不定,惠真生气地甩开了他的手。

周智成连忙赔笑着,“公主,你误会在下了,在下怎么会不舍得那贱种呢?”

“瞧你,叫我惠真吧,还有不要跟我口口声声说在下,私底下可以随和一些。”惠真公主笑了笑,见周智成连忙辩白,不由得一阵甜蜜。

“是!在下……我恭敬不如从命!留着那贱种,我只是想让那奸夫亲自来寻而已。”

“智成,若是那小贱种给了花家领养,只要我们买通府里的一个丫头不就好了?以后谁会来找那小贱种认亲,我们还是知道的。”惠真公主淡淡地抿了一口茶。

周智成猛然拍拍脑袋,“瞧我,真是不及惠真聪明,竟然没有想到这一点,那好,我让他的奶娘领着去报名吧。”

惠真公主一听,满意地颔首,她找如意郎君,并非找最才华毕露的那种,而是找像周智成这种俊逸又体贴、又会顺从她的男人。

惠真公主从小在宫中长大,性子骄横刁钻,一些名门弟子暗中看不顺亦不喜这样的女子,而周智成却恰恰对她一片情深。

惠真在周智成的身上得到了那种被真正尊重被爱的感觉,是以,不惜杀死容栖月来夺正妻之位。

其实不管怎么样,她乃是堂堂一国公主,想要什么样的夫君都可以,然而要找个真心相待的还真的不容易。

周智成立刻让管家回去,命令奶娘带着小天赐去报名,当然身上的伤痕得掩饰一下,如果真的被选中了的话,那么便可以用其他借口掩饰过去。

小天赐身上的伤痕,可以说成请了一个恶毒的婢女,婢女趁无人注意虐待小天赐。

周智成暗暗祈祷着花栖月能看上小天赐,这样周家就攀上了花府,要与公主结亲,那就容易得多了。

——花府。

“啪!”的一声,几张信笺被花栖月重重地拍到了书桌上,一边的幽水和家丁都吓了一大跳。

014:儿子近况!

信笺上面,是关于天赐的一切,信上写着他的娘亲容栖月被贼人入室杀死,手段残忍。而小天赐则被毒哑,还被侍女虐待过。

想到自己死后,在赶回来的短短几天,那个凶残的惠真公主竟然真的对天赐下了手!

花栖月眼中冒出一团猛烈的火来,绿心在一边亦噤声,不敢语言。

“老王……你先退下吧。”花栖月声音略沙,因为这几晚都在夜里进入绿玉葫芦修炼气术,她拼命至极,连那神秘美男天辟都对她惊叹不已。

对于花栖月来说,强大再强大,才可以保护儿子,才可以为父母报仇雪恨!

“小姐……”绿心轻声地叫了一下,花栖月回过神来,眼中那一缕戾气渐渐地消失了,被沉静所代替。

“那个贼人……真的太残忍了,可惜了这个孩子。”花栖月眼眶发红,绿心和幽水以为小姐心软,心痛着那个受其的孩子,不由得连忙轻声安慰。

“小姐,事情已发生了,再生气也是无用之事,难道小姐喜欢上这个孩子吗?”绿心轻声道。

幽水也点头,“这孩子我见过,虽然瘦弱了胆怯了一些,可是模样清秀,极是好看。 被毒哑了也很可怜,小姐如果喜欢,领来养也不错。”

花栖月强忍着想哭的冲动,她时刻得谨记自己是花栖月,不是容栖月。

“嗯,那就这个孩子吧,派人送上收养之礼,今天就将那孩子接回来。”花栖月淡淡地说。

幽水略有惊讶,没想到小姐之前看了三四百个孩子都不满意,没想到这么一个孩子出来,立刻就拍板要定了。

也许是孩子的身世太可怜了,所以小姐喜欢吧?幽水连忙让人准备一下收养之礼,在长京国,收养子必须给主人家一笔感谢的收养之礼,一般都是以一百两银子,一百匹布,一百斤大米,一百斤肉为谢礼。

可是幽水又犯愁了,花栖月一直被王嬷嬷克扣银两,虽然老夫人让二姨娘补齐了被克扣下来的银两,但是依旧是不够。

因为二姨娘竟然让人亲自给大小姐做衣服,然后从那些银子扣了一大笔费用。

花栖月倒是隐忍不发,先等她好好享受一段好日子再说吧。

所以,现在的银两只有159两,根本就不够买谢礼埃

“大小姐……我们的银两不够……”绿心也知道了幽水为这个为难,连忙低声地道。

花栖月淡淡一笑,指了指窗外的那些开着艳丽花朵的千日红。

“拨一棵,交给管家去药材店卖了。”

绿心和幽水都瞪大眼睛,管家老王可是王嬷嬷的夫君,可以说得上和花栖月成为了仇人了,可是为什么大小姐还要让管家去卖千日红?“小姐,王管家可是王嬷嬷的夫君!”幽水提醒花栖月。

花栖月淡定如常,眉宇间一缕寒芒掠过,“我知道,所以我才会让他去卖药草的,绿心,依我的说法去做吧。”

绿心无奈,只好拨了一棵千日红交给了王管家让他代小姐去药材店卖掉。

王管家自然也听说花栖月从寒月寺回来之后,在后院那里天辟土地种了一些奇怪的东西,如今竟然让他亲自去卖掉那颗奇怪的花草,更是迷惑不已。

王管家表面尊敬顺从,但是却在绿心离开之后,拿着那支药草给二姨娘亲自过目。

二姨娘看着那枝长得跟人似的千日红,迷茫地摇头,“我也不认识这种药,那贱人是吧里得来的?难道就是前两天她在院子种的?”

015:神药千日红

“按理说应该是的,小的也很久没踏入过大小姐的院子。但是种子是前天才种下的,怎么可能一下子长了出来?”

王管家发出质疑的声音,花梦诗在气术上有所成就,现在都是二级即凌霄级的气术师了。她的见识会比二姨娘多一些。

但是花梦诗也对着千日红摇头,“这种草我也不认识,不如管家先拿去药材店看看,替她给卖了……等我们了解多一些之后再行动吧。”

二姨娘也觉得女儿说得有理,便让王管家速速去将那药草给卖了。

王管家怀里揣着那棵药草,越想越奇怪,为什么大小姐要让他替她卖掉药草呢?不过花家嫡女老是往外走动,倒也真的不太方便罢。

最后王管家将一万五千两银票交到了花栖月的手上,两个丫头惊得瞪大眼睛久久回不过神来。

花栖月倒只是淡淡地看了王管家一眼,再也没有说什么,然而她的眼底却闪过一缕冰冷的光芒。

就这样,花栖月解决了谢礼的钱。

花栖月倒是叮嘱她们一番,如果有人问起,就说这种子是在荣福寺的一个神秘和尚给的。

“小姐,你到底在哪里得到这种种子呀?我们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过呢?”绿心好奇地问花栖月。

花栖月将银票交给了幽水,让她和家丁去买谢礼给周家送去,“以后你们就知道了。”

幽水微微一笑,“大小姐的秘密,自然不能那么快透露的,绿心,你也不要多问了。”

绿心颔首,而花栖月则躺下来,静静地闭上了美眸,不用多久,她就可以带回自己的儿子了。

天赐,竟然被那贱妇给毒哑了,惠真公主,周智成!你们等着吧,今世重生,我不会再让你们高枕无忧了!

一个时辰之后,天赐被幽水带回来了,院门吱呀一声被推开,心神不宁的花栖月猛然回首,对上了那张熟悉的小脸。

午后的阳光毒辣地打了下来,千日红却越发的娇艳动人,琉璃碧瓦流光溢彩,可是花栖月看到那张瘦黑的满是伤痕的小脸,只觉得整个世界都如此阴沉而黑暗。

小天赐被幽水带进来,抬着头,怯怯地看了一眼花栖月,又怯怯地害怕地低下头去。

天赐的一双白嫩的小手,亦布满道道惊心触目的血痕,短短几天不见,他竟然被虐待成这个样子!

脸上的抓痕狰狞不已,将那张圆润粉嫩的小脸全部都毁掉,花栖月看着儿子那单薄得一阵风都能吹走的身子,指甲紧紧地掐入了手心里!

“大小姐,这孩子恁可怜的,叫周天赐,听说被新来的侍女虐待成这样。虽然那侍女被乱棍打死,但是这孩子的伤……”

幽水一脸惋惜,觉得小天赐的脸,好象不能恢复了。

花栖月冷冷一笑,天赐脸上的伤,是新来的侍女抓成这样?只怕这只不过是一套说辞而已!

曾可爱活泼的儿子,如今已成为了一个风中弱儿,所有的天真都不见了,脸上露出的是与年龄极不相符的惊惶与畏惧。

花栖月只觉得心一阵阵撕裂地痛起来,恨自己不够强大,没能好好保护她的天赐!

花栖月眼底波澜暗涌,爱恨交缠,绿心看到她这个样子,不由得惊心叫道,“小姐,你怎么了?”

花栖月再次回神,扯扯嘴角勉强一笑,“没什么,你……叫天赐吧?”

重生嫡女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重生嫡女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我的绝品校花4章

    原标题:我的绝品校花4章小说名:我的绝品校花第4章狭路相逢晚上自习课前,聂飞早早就来到了高一、三班的教室,在最后面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看着教室里窗明几净,教室外鸟语花香的,不禁回想以前在乡下上学的情景,那时候的教室风扇都没有一个,更别说空调了。此时教室里空调的温度却调得刚刚好,不冷不热的,真他妈的享受。见教室里只有几个男同学坐在边上吹牛,刘强又在寝室洗他那几件旧得不行的破衣服,于是只好独自一人先来到了教室,最初的想法是多认识几个漂亮的MM,以后好作为重点对像,但一想到美女,聂飞就又想起下

  • 亿万圣修武神4章

    原标题:亿万圣修武神4章小说名字:亿万圣修武神第4章星技短时间内,要将星法提升上去,无疑是难如登天,不过要融汇一套星技,对叶无极来讲却颇为简单。赵聪那家伙迟早要来报复的,虽说,那等货色完全入不了叶无极的眼,但他身后的赵孽,却是一名地地道道的星修,不得不防!基于这个原因,融汇一两门星技护身,就变得尤为重要了。“指法、爪法深奥难懂,颇为难练,就算了。”叶无极心里隐隐有了目标,掌法不是他的喜好,因此也放弃掉,至于剑法以外的兵刃星技,一律无视。那么最后就剩下拳法、剑法和身法三样选择。拳法类,自然选择最为

  • 不朽传道奇人4章

    原标题:不朽传道奇人4章小说书名:不朽传道奇人第4章显露点真本事半夜!叶芷函又睡下了,并非她贪睡,而是之前的她一直很忙碌,难得今天能有机会多睡一下。到了明天集团又会有一堆事情,并且还要补上今天没完成的,很多人都羡慕总裁权力大又有钱,可其中的艰难谁又能体会得到?林辰回房了也并未睡觉,他盘腿坐在地上,双手犹如打太极一般缓慢的挥舞着!“圣武真经!”林辰默念了声!他身上一直带着个锦囊,是阿诗最后留给他的,里面装着一张巴掌大的白绸,上面正是记载着林辰炼的圣武真经,虽只有上半部分,但已经让他受益匪浅了。那组

  • 戎马半生为君颜4章

    原标题:戎马半生为君颜4章小说名字:戎马半生为君颜第四章儿戏“稹皇帝那叫一个难过啊,几乎没哭断肝肠!在灵堂上口里不断喊着,‘早知如此’‘早知如此’。”“稹皇帝要是早知柳娘娘会命断京都,怕是宁愿再忍十年相思之苦,也不会催着柳娘娘回京吧?”“一代奇女子,一代奇皇后……”说书人的故事在叹息里终止,赋雪在整个后半程故事里眼底都波澜不惊,她只是安静听故事,安静的听周围此起彼伏的感慨,安静的一口一口啜着冷茶默默无语。世人心中的故事……世人心中的自己……居然这么可悲可怜吗……究竟是谁,允许你们用这样充满同情的

  • 灿烂笑颜为君开4章

    原标题:灿烂笑颜为君开4章小说名:灿烂笑颜为君开第4章不正经明月花园是陆氏和鸿升共同开发的一个高档小区,正是黎曼负责的案子。没想到她突然提起这个,大家都愣了神,陆景杼有些意外的看了她一眼。陈经理打着哈哈道,“case的事回公司再谈,饭桌上我们不提公事……”“那不行,”黎曼笑道,“刚才王总还说是谈生意呢,这谈生意就得有个谈生意的样子吧?”“况且鸿升这次是占大头,我们陆氏并不是做地产生意的,这次完全是看了王总的面子才投的资,一应的设计加宣传都是我们包了,再要两个百分点的利,并不多,您说是吧,王总?”

  • 横推仙道4章

    原标题:横推仙道4章小说名字:横推仙道第四章丹殿第四章丹殿“听说叶家的那位三少爷逃出来了?怪事,好好的少爷不做,难道想自立门户?”“老兄,这你就孤陋寡闻了,叶家的三少爷那是叶天醉酒后和一个奴婢生下来的种,在府里一直不受待见,这种时刻受到百般欺凌的日子,换我我也不乐意。”“啊?不可能啊,我记得叶家的老主人可是最喜欢这个老三的,小时候还抱着他逛街呢。”“这都什么年代了,叶老爷去世后叶天成为家主,他那种尖酸刻薄唯利是图的小人谁人不晓?”叶凡的出逃成为了不少路人茶余饭后的谈资,这两人的身边本来无精打采眯

  • 怀念的那件白衬衫4章

    原标题:怀念的那件白衬衫4章小说:怀念的那件白衬衫第4章共同进餐白柯寒看着身旁专注地开车的殷子琛,目光有些复杂,他的侧脸仍旧完美到无可挑剔,绝对有着让女人为之沉迷的资本,也难怪姐姐当年会对他那么死心塌地。似乎是察觉到了她的目光,殷子琛冷淡地目光有些探寻地向她看来,她却收回了目光,看着窗外的风景,不再看向他。一路上很是沉默,黑色的轿车无声地以完美的动作停在她家楼下,白柯寒解开身上的安全带,看也不看身旁的殷子琛一眼,低声说了句,“谢谢。”然后不等殷子琛开口,便迅速地打开车门离开了。看着白柯寒离开的身

  • 危险人物4章

    原标题:危险人物4章书名:危险人物第4章:电话叶千走了出去,来到外面看着眼前的这些繁华的都市,内心不禁一阵感叹。原本他是要去警察局报道执行那个上面派的任务的,但是现在老爹的事情出现了,只有把那个任务先放放了。不过,叶千也是知道,自己现在这个样子直接去找哪些政府官员或者房地产的老板张行理论的话,恐怕人家还不一定会鸟自己。如果直接来硬的,叶千当然不会在乎,一个堂堂兵王哪里会畏惧这样的小人物,但是,他不敢,他怕引起对方的报复,自己倒是不怕,怕就怕这些垃圾对黄伯他们这些老人下手。于是,想想下硬的不行,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