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小说欧少溺宠闪婚妻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1/2 9:40:11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欧少溺宠闪婚妻
第二章 那个人已经结婚

城北小诊所。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

护士都已变了样,新来的小护士简单地为云逸处理伤口。

她坐在椅子上动也不动,四下打量周围,变化太大,以前候诊室是温馨的黄色,兰花窗帘和她画在墙壁上的动漫,那个时候小孩子最喜欢来候诊室玩。

现在清一色的白,白的窗、桌子、地砖也是。

她乍一恍惚,看到那个人推门进来,旋即小护士站起身子去拿酒精药水,意外喊了一声“沈医生”。

沈之城温和应着,又和小护士关照几句,目光很快转移到云逸身上。

“小丫头回来了,这么急着见七叔?”

他两指夹着一把椅子,顺势拖了过来,坐在离云逸不远不近的旁边。

有那么一刻,云逸又假想他到底是细心的,连拖椅子这么一个细节都恰到好处,不远不近,就像他们的关系。163生活网

“只是你的方法太过偏激,瞧手弄的,以后画画不影响吗?”

沈之城笑,似乎掩饰她方才不搭话的尴尬,但掩饰过了头。

云逸终于抬首,缓缓抬起裹满纱布的左手,唇际的弧度很小,刻意克制似的。

她又用手拂了拂耳边的碎发,道:“七叔,这是左手,难道你用左手为病人做手术吗?”

三年不见,开口还是那么随意。

沈之城佯装恼火的样子,打趣,“这么久不见,瞧你这舌头伶俐的,我好歹也是你七叔。”

他是七叔。永远不变的事实。

云逸本以为自己见到他会落泪,眼睛眨了很久也没有湿润,看来时间是治愈的最佳良药。163生活网

多久之前,她压抑住情窦初开的花朵,因为知道不可能。

自父亲车祸去世后就寄居在姑姑家,姑姑没有孩子,所以对她十分疼爱。

那年夏天,她十八岁,多好的年纪遇到他,他是姑父的七弟,见到他,需要脆生生喊一句“七叔”。

他们不算悖论,连一丁点血缘关系都没有,但因久住姑父家的缘故,她被当作女儿对待。

她一直都叫他七叔,现在也不会例外,甚至要多喊一个女的为七婶。

候诊室的门又开了,一个身着雪纺七分袖衬衫的女子款款进来,身上散发着书墨香。

沈之城一见到她就迎了过去,把她拉到自己方才做的椅子上。163生活网

“怎么穿这么少,多大的人了还跟小孩子似的。”他笑。

洛语也带着笑,没有睬他,看到云逸后微微一怔,试探性地问:“之城,你侄女手怎么了?”

云逸注意到,她故意喊,你侄女。

沈之城拍拍她的肩,又看向云逸,“小丫头急着来见我,非要给我送这么一个大礼。”

旁边拨弄针管的护士们也笑,“沈医生真是,人家姑娘手很疼了,你也不安慰安慰。”

沈之城不说话,云逸见此,“七叔七婶费心了。”

说完不想多呆下去,拿了药就要走。说明163shenghuo.com

沈之城夫妇挽留一番,护士又打趣,这是医院,留什么留。

洛语笑,还对不远处看药剂说明书的云逸说:“云逸,你姑父他们都很想你,有空多回家看看。”

云逸浅浅应着。

她缓缓踱到门口,一副坦然的模样,昂首挺胸,可到了门口,没有人再去注视她疯了似的逃跑。

沈之城结婚了,结婚对象是洛语,她知道这是不变的事实,但还难以接受。

若是放在三年前,他没有结婚,见到她手伤了,还会这样子吗?肯定会埋怨她,责怪她怎么那么不小心。

但都不是。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他只能当着小护士的面和她开玩笑,她不敢抬头,怕看到他眼中连最后的怜悯都没有。

云逸回家了,姑父姑妈都没有睡,在看电视连续剧。

“小云回来了……”

姑妈见到她后眼泪瞬间掉了下来,三年来的第一面,她知道云逸回来了,但延迟几天才见到面。

云逸不是故意的,她只是怕回到姑妈家会见到沈之城,可是缘分这东西,到底让她见到了他。

姑父的话依然不多,先问了吃饭没。

云逸摇头,说自己吃过点心了。

她坐在沙发上和他们唠嗑,说说三年来自己的生活状况,以前也有发电子邮件,但越来越忙,随着时间的过去,她发问候的次数越来越少。

说了不知多久,云逸又给自己妈妈打电话,说了情况,挂了电话后才觉得自己有多疲 惫。

姑妈见她打哈欠,绽开舒心的笑:“你的房间还空着呢,要是无聊的话这里有杂志,随意看看。”

云逸不好不应,她简单道了晚安,便踏着拖鞋上去了,随手把几本杂志扔床上,洗漱后去衣柜里找睡衣。

一切都没有变,仿佛还是三年前。

衣柜上没有灰层,床上的被子还有阳光的味道,东西还和原来一样。

她鼻子泛酸,姑妈一直为她留着房间,隔一段时间就打扫一遍。

把自己缩在被子里,橘黄色的灯照在鲜明的杂志上,很快听到一阵敲门声。

是姑妈,她送来了牛奶。云逸笑,姑妈还知道自己睡前有喝牛奶的习惯。

这习惯什么时候养的,是沈之城告诉她,女孩子睡前要喝一杯牛奶。

门被轻轻合上,云逸目不转睛看着牛奶杯,浅浅啜了一口,无趣之下翻到了杂志的首页。

几个大字赫然:欧氏集团欲投资长坤画展。

她起了兴趣,一页一页地翻,却发现并没有和画展有关的东西,大部分都是前面的欧氏集团,记者写报道着实会抓重点。

欧氏集团欧南的绯闻……

和女星、模特的各种艳照……

云逸无奈地翻了翻白眼,这新闻标题党太厉害,和画展有关系吗?前面一对部分是某男的照片,倒是这欧总颇让人熟悉。

她没有多想,一目十行,不想再看这些舆论八卦新闻,她要看的是实质性的,比如长坤老师的画展进行得怎么样了。

在最后的几行小字中她总算找到自己想看的东西,长坤老师已经来到了烟城,只是因为资金原因,人生中最大的画展还没有办成。

想来他一个搞艺术的并不会拘泥于这些杂志小新闻,但迫于无奈,同欧氏集团联合,接受投资。

云逸心存疑惑,见到下面的记者名字:惠兰。

是她的好损友,正是把世俗男说成结婚好男人介绍给她的损友。

她扔了杂志,拨了号码打过去,时间虽晚,她相信这家伙不会那么快睡觉的。

果然,很快接通了。

云逸听出来那边的慵懒,便开门见山:“长坤画展那篇报道是你写的吧,我颇为好奇,长坤老师真的缺钱了吗,要和企业合作?”

惠兰正喝着咖啡补稿子,听她这么一说,索性夸夸其谈:“画家怎么会缺钱,尤其像长坤那样的画家,我好不容易从主编那里抢到的采访机会,这事你算是问对人了。”

云逸不说话,她知道惠兰一旦这样子,八成是要侃到半夜。

“长坤他一个知名画家,有没有投资都没关系,但所谓名人炒作,就是互相炒作,他的名气,加上欧氏集团的名气,两方都会爆红。”

“我只听重点的,你既然见到长坤老师,知道他的情况怎样吗?”云逸累了一天,想尽快结束话题睡觉。

“还好啊,和欧总谈笑风生的,你不在烟城肯定不知道吧,欧氏集团大BOSS欧南,我昨天竟然借长坤的光采访到他,这还得多亏于你,长坤竟然认得我,说我是你闺蜜……”

“能不能挑重点地说?”云逸手握着杯子,把手机摁了免提。

“哎好吧,我就知道你对什么总裁豪门没兴趣,整天就知道画画的……”

蕙兰不满意地嘟囔句,“一点少女情怀都没有。”

“我已经二十四岁,要现实些,像你说的欧总,表面风光背地里指不定是个花心萝卜。”

她摁了摁眉心,发觉困意,便挂了电话,听到那边最后的音节:“那也总比你七叔强,明知道不可能当年还吊着你的胃口。”

握手机的云逸静静地闭上眼睛,液体从面上滑过。

第三章 谢欧总关心

早上很早就起来,把自己埋在画中,一画就是一上午。

云逸揉着眼睛出来,把早饭当作午饭一起吃了,姑妈在擦桌子,见她下来笑道:“小云,今天中午老宅子有聚会,你也一同去吧。”

“不用了,我昨晚没睡好,还想继续睡。”

姑妈动作没停,头也不抬,“你呀,昨晚肯定又睡迟了,但这聚会图的就是大家一起聚聚,你刚回来就不去,有些不好吧。”

云逸不说话,单是咬着嘴唇。

姑父在一旁看报纸,知她的难处,便插上一嘴:“不去就不去,听说那个什么老师要开画展了,小云要去帮忙,是吧。”

“是呀。”云逸笑。

当初不知洛语看出来她和沈之城之间的小爱恋,姑父和几个叔叔都知道,只有姑妈不晓得。

甚至把那边家里老婆子和老爷子都气出病来,她才迫不得已离开,一走就是三年。

两人始终无法在一起的,一个被称作七叔,一个被称小丫头,他们之间的距离太远,如此注重辈分的家庭怎么容忍呢。

除非,她不住在姑妈家,同姑妈姑父淡关系——怎么会,他们把她当女儿养。

所以她走了,所以他也同别人结婚了。

她回来,也尽量不去看他和七婶,这个聚会,不是摆明要他们见面吗?

姑妈还想说什么,云逸的电话响了,简单的说几句她就换衣服出门了。

出了门说话也就直白许多,云逸性子清冷,说话直白:“胡惠兰我真的对你彻底无语,你去采访就采访,为何要拉着我?”

“好云逸嘛,我,我也是迫不得已,刚才去找欧总,被前台小姐拦住,还说没有预约!”

“那就不采访。”

“可是,我上次把主编的爱疯六摔了,他说我要是拿到独家专访就不用赔……”

云逸扯了下嘴角,这算不上一个好理由,胡乱骂了她几句就答应陪她一同前往。

惠兰早就闺蜜的性子,好事多磨。

并不代表云逸去就能见到所谓的欧氏总裁,而要多请一个人,就是云逸的长坤老师。

云逸联系上老师后又多说了几句,作为一个学生的礼貌,她清楚地记得,自己曾掀翻长坤的桌子,然后哭骂。

师生关系很微妙。

像是知道云逸要打电话给自己,长坤很快答应,开着自己的宾利去公交车站接云逸,来到欧氏最大公司的门前。

惠兰正无趣地坐在精雕玉琢的花坛前数蚂蚁,看到云逸一身随意的打扮,忙耷拉着小脸。

“我的姑奶奶,你同我去见欧总就穿这个吗?”

人与人之间的审美不同,云逸昨天相亲搭配的衣服还是惠兰选的,但今天惠兰显然太急些,忘记关照她穿衣服要正装!

云逸不以为意,“我今天又不是相亲。”

她穿了红蓝格子的流苏短大衣,民国复古式的矮跟小皮鞋,长发中随意别了一个玫红簪花。

大方又恰到好处,这身打扮在韩式风衣、英伦牛仔裤中还是显得与众不同。

旁边的长坤很绅士笑着,“小云就是这样的打扮。”

对于艺术家来说,这些搭配美到极端。

计算着时间快到了,惠兰慌不择路地要去采访欧总,鹅黄色的针织裙随风摇摆,云逸淡淡笑着,拒绝了长坤伸出的手。

他们很顺利的去了总裁办公室,从工作人员的态度来看,欧氏集团很注重这次画展。

云逸忽然觉得这里其实并没有自己什么事,长坤是来谈事情的,惠兰打算采访,那自己来当花瓶?

“请坐吧。”

欧南礼貌地说着,叫人侍茶,淡淡扫了一眼来的三个人,最后把目光投向云逸。

又是她。

“先生真是准时,我约在的十点半,你恰好在十点二十九来了。”

欧南似是不经意道,移了目光,专注于手中精致的青瓷杯。

长坤笑,“欧总说笑了,十点二十九正是我的一幅画的名字。”

云逸在一旁极不自在,冷冷地观看,不经意间用胳膊捅了旁边的惠兰。

原来都是约好的,那喊她来干什么?

惠兰这家伙再一次把她卖掉了。

她不想再和长坤多纠缠什么,她想起一个同学说的话,六十亿人口不能谈对象的有三种人,亲戚、老板、老师。

很不幸,她喜欢上了七叔。又很不幸,她的指导老师过于关切自己。

惠兰知道自己卖了云逸,但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长坤本答应带她来采访,但前提要把云逸喊着。

为了一次报道,她算是豁出去了。

话不知谈到哪里,长坤忽然把云逸介绍给欧南:“这是我最得意的弟子,名为张云逸,小云,这是欧总。”

“有幸相识,我叫欧南。”

欧南唇际弯了一个合适的弧度,主动走向云逸面前,向她伸出了手。

“你好。张云逸。”她站起身子,比较僵硬,回答也简便。

他温润一笑,嗓音低醇性感,“这次画展是个难得展示自己的机会,不如你也一起加入,结识更多的名人?”

云逸摇头,垂下眼眸:“不了,我更喜欢当一个儿童画师。”

长身如玉的男人微微一震,第一次见过这样打扮成熟凝重的姑娘,梦想却只当个儿童画师,那种为幼儿园画墙纸的工作。

“既然如此,那就在这次画展中多加一点儿童画元素,长坤老师意下如何?”

虽说是疑问,却含了不容拒绝的成分,云逸不可思议地直视欧南,她心里隐约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三年来她同长坤办画展,浏览各处画展,几乎没有看到有儿童画的成分。

因为,太幼稚,太简单,没有一点考验的成分。

就连幼儿园小朋友用蜡笔都能画出来的画,为何要画家们去精心调色构思呢?

“好,欧总建议不错。”长坤笑得勉强。

接下来便是惠兰采访他们的时间,顺便把儿童画插入画展的内容也记在脑海里,准备动笔写进去。

云逸有些难以置信,她竟然如此快地就能实现儿童画放入画展中的梦想。

以前她去奥地利以及各个地方,画展气氛极其安静,虽说艺术气息荡漾,但是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如今真的可以把自己的梦幻童话画放在画展中,她心中有说不出来的兴奋。

这一切都要感谢眼前这个男人,她总算拿正眼看着他。

大约二十七八岁的年纪,白衬衫的领口微微敞开,衬衫袖口卷到手臂中间,露出小麦色的皮肤,鼻梁高挺,长而微卷的睫毛下,每一记眼神深邃如井。

大概察觉到自己在看他,欧南竟然朝她望来,微微抿起的薄唇漾着笑意。

正是这个镜头,被惠兰拍了下来,她兴奋地叫了一声:“欧总居然笑了。”

照片中的男人眼睛看似望着茶几上的紫砂壶,而云逸知道,他是在看自己。

采访完毕,欧南安排了酒店,邀同一起吃饭,旁边的助理在他耳边轻道:“总裁,黎小姐和您约好了……”

欧南没有说话,斜眼睨着他,助理心神理会,不再多言。

公司门口,云逸和惠兰站在一块,看似和谐,背地的动作却很能折腾,云逸重重地在她腰上掐了下,“出卖朋友,你胆子越来越肥了。”

“别动,痒!”惠兰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你不来的话长坤老师也不来,我还怎么采访他们。”

敢情长坤是拿她作为威胁了。

她冷笑,板着的脸对谁都一样,长坤朝她笑着更加不予理会。

欧南下了三阶阶梯,听到云逸的声音。

“我就不吃了,早上起得迟,饭刚吃过。”

云逸尽量使自己保持着微笑,语气却是冷漠至极。她不再像大学时优柔寡断,因为一篇论文去敬老师的酒。

这三年她对于自己不想做的事都拒之,所以才敢当众掀长坤的桌子。

“张小姐这样作息习惯不好。”欧南走到她旁边,并不指望她能抬头看自己一眼。

他修长的手正想拂过她的碎发,云逸已躲闪到一旁,垂下眼眸道:“谢欧总关心,我先走一步。”

欧南轻笑,想来还没有哪个女人会拒绝他,更何况只是一顿饭,她如此不给颜面,倒让人生了兴趣。

云逸一走,三人的气氛变得紧张,长坤想去开车送她,又不能薄了欧总的颜面,而惠兰顿时觉得自己的存在是个多余,也找个理由撤了。

反正采访已完毕,下次估计要等画展开放那天。

惠兰来到公交车站,一下子就看到云逸,她知道云逸的步子很快,但定会在马路边逗留的。

“你还没有忘记他吗?”

身后想起惠兰的声音,云逸没有回头,专注于路中央来回行驶的车辆,良久才缓缓道:“惠兰,他结婚了。”

“嗯,前些天我去过城北诊所,看到你七叔的妻子,长得很漂亮,但没你有气质。”

虽说云逸的打扮和现在流行的韩风不同,但她整个人散发的艺术气息不是那些女人能比的。

惠兰说话何等小心,她平时大大方方的,和云逸谈起那个人时一定要字字斟酌。

“三年了,我怎么会忘不掉他,我甚至忘记要把他忘掉这件事情,只是有些习惯还改不过来。”

“比如,过马路。”

惠兰笑,牵起她的手,拍拍胸脯:“我带你吧。”

她们去了一家甜点店,安静的轻音乐,浓咖啡和清茶都有,午时来这里的人少,更显得静谧。

这里的老板娘很文艺,墙上贴着便利贴,都是情侣来这里写的愿望,有的被撕下扔掉,但有的还在。

云逸不饿,点了一份香芋奶茶,静静地看着窗外。

惠兰比较闹腾,先是拾起沙发上的杂志,翻了翻扔到桌子上,在云逸眼前晃了晃:“大小姐,今天我的豪华午餐被你弄没了,你知不知道能被欧总请吃饭是件多么荣幸的事情。”

“那个欧南?”云逸不屑,“看你问他话时紧张兮兮的样子,别人还以为你是实习记者呢。”

“拜托,他的那种气场,我们一般人见了都要抖上一抖,说真的,你难道没有感觉?”

“有埃”

惠兰一脸希冀,“什么感觉?是不是觉得很帅?”

“这倒不是,我只是挺感谢他给我一次展现儿童画的机会。”

惠兰无奈地努努嘴,云逸太死脑筋,儿童画有什么用,大人画和小孩子画有什么区别。

她兴致勃勃地给云逸介绍起来,“我跟你说啊,欧南这个人有多厉害,先不提他是欧家长子,就说他十八岁精通意、俄、英法等各国语言,二十二岁回国打理家业,本来就是练手的,没想到一下子旺盛起来,他……”

“有人来了。”

云逸的视线忽然移开,定在一对佳人身上。

第四章 见几次面就说结婚

惠兰“氨了声,不解地看着她,再把目光转向她所看的落地窗,沈之城正和洛语向甜点店走来。

果然是,天涯何处不相逢。

云逸苦笑一声,烟城是有多小,让他们总是偶然相遇。

“想必他们是买些甜点送给老太太的,之城的母亲一把年纪还喜欢吃甜的。”她装作不经心的样子,和惠兰换了一个位置,留一个模糊的背影给前台。

惠兰笑,目不转睛代替她看向那对夫妇,两人相拥,画面和谐,沈之城很快就选中一些做好的点心,低头对怀中的洛语说些什么。

云逸一直低着头,不想被认出来,见惠兰不再伸出脖子张望,而是专注于手机,不免叹息:“现在的社会,大家都喜欢抱着手机玩。”

惠兰没有理睬,大概是太专注了,云逸便不再多说,心不在焉摆弄手中的杂志。

这些八卦杂志每一期都有欧南,不得不说他是养眼的,每一个侧脸和正脸拍得英气十足,她甚至都怀疑根本就不用PS。

“云逸,你盯着人家欧总的照片看什么,难不成你对他有意思?”

惠兰鬼头鬼脑坐到她身边,嚼了舌根。

云逸无奈,“他不正经,绯闻太多,我可没时间对付那些情人。”

话刚说完,温雅的男声响起,“小丫头,你要对付什么情人?”

到底还是被发现了,云逸转过头,沈之城已带着洛语在她对面坐了下来,那一刻云逸有一种想杀了惠兰的冲动。

都怪她跑到自己这里,云逸抓了一下惠兰惹人眼目的红裙子,面上则带着微笑:“七叔和七婶啊,你们不是去吃饭吗?”

“还说呢,本来就是你的迎接宴,结果小丫头你不来。”沈之城打趣一番,“甜点是给我妈的,她就爱吃甜,以前生活困苦吃不到糖。”

有那么一恍惚云逸在想,因为以前吃不到糖现在才嗜甜,那是不是因为自己从小得到应有的父爱,才会如此地依赖七叔,乃至到爱呢。

不是不可能。

本来沈之城夫妇没打算坐很久,但洛语忽然觉得胃很难受,想吐,便急匆匆向洗手间跑去。

云逸面无表情,整张桌子只剩下三个人,气氛有些诡异。

偏偏惠兰埋怨自己点的蔓越莓饼干怎么还没好,要去看看,未等云逸抓住她的手,就急匆匆溜了。

只剩下她和沈之城。

不是不可笑的。洛语刚才是想给她下马威的吧,他们八成是有孩子了,而惠兰,却不知唱的哪一出。

很快就知晓。

沈之城翻了翻杂志,看到封面俊雅的男人,随意挑了话题:“小丫头,你……完全可以拥有更好的人。”

“我知道。”

“这一次回来打算呆多久?”

“我也不知道。”云逸笑,反正不能再和长坤老师在一起了。

她望着眼前三十岁的男人,眉角生了皱纹,忽然有一阵感伤,时间真是催人老,仿佛还是很久之前,他带她来吃甜点。

那个时候多好,放着老音乐,还有一只猫伏在沙发上睡午觉,之城累的时候也趴在桌子上补睡眠,云逸偷偷把他的领子理理。

而现在,他的领子又歪了。云逸情不自禁站了起来,她没有强迫症的,但还是伸手去理理轻皱的领子。

“之城。”

冷冷的女声传来,两人同时愣住,沈之城最先反映过来,挪了位置,不自然一笑:“胃还难受吗?”

云逸那一刻算是知道,洛语一是借口摆明,她和之城有孩子了。二是想看看,他们叔侄,有没有余情。

洛语没有回答之城的话,拿冷眼看着云逸,仿佛把他们两人捉奸在床,她是最可怜的怨妇。

云逸缩回手,坦然地坐到了自己位置上,淡淡道:“七叔这人太马虎,领子总是歪,婶婶可要多照顾些。”

“张云逸,你知道他是你七叔就好,你说你年纪也不小了,怎么也不谈一个对象?”洛语话已经说得很明了。

云逸当然明白,她一向喜爱沉默是金,并非不辨,而是现在自己真的没什么好说的。

“小云,可算是找到你了。”

桌子上的沉默被打破,男人性感富有磁性的声音汲汲入耳,下一秒很自然地把云逸揽在怀中,微笑看着那对夫妇:“你们是小云的叔叔婶婶吧,我是她的男朋友,欧南。”

好在店中的人颇少,若是在周日的下午日,小女生就爱留在这里唠嗑,吃些甜点暖暖胃甜甜嘴。

若被她们听到欧南两个字,必然会尖叫的。

他颀长的身影脱颖而出,眉眼英气,浑身透发矜贵的气势。

沈之城当然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是谁,烟城出类拔萃的青年企业家,他对比一下杂志上人,还是真人更加英朗些。

惠兰出现得很是时候,夸张的叫了一声,连忙跟狗腿似的跑前跑后。

她替云逸拿包又是打圆场,“欧总,小云她刚才还说想你来着呢,没想到这么快就来了。”

“是啊,我们有心灵感应。”

欧南大大方方地低下头,下巴抵在云逸柔软的发丝中,贪恋特别的香味。

惠兰见到云逸脸上渐渐浮现厌恶,连忙推搡着两人往门口走,还不忘和后面的之城夫妇道别。

沈之城脸色不是很自然,而洛语的脸比刚才更差。

出了门,云逸被拉到副驾驶上。

惠兰识趣地要离开,临走前拽拽好闺蜜的袖子。

不好意思道:“他问我你的位置,我一个小记者还能瞒着吗。你可千万不要惹他,人家大总裁还帮你解围呢。”

一个记者不可能有对一个风云人物结束的采访,云逸白了她一眼,为了独家新闻出卖朋友。

欧南开车一向很快,考虑到旁边有名女士,他主动放慢速度,而且开得极稳,问了地方,云逸说去明月出版社。

一路上两人不说话,仿佛刚才的亲密动作和没发生似的。

“你不是和长坤老师吃饭的吗?”云逸提出了疑问。

“没有女士的饭局,我可没工夫陪一个男人谈笑风生。”他把话说得很暧昧,并不特意指她。

他询问了惠兰关于云逸的位置,得知后赶来,看到她处境尴尬,便慷慨解围。

云逸笑,这样的大众情人见怪不惊了,她不是没有富家公子哥追求过,人家图的什么,就是她那个画家气质。

若不是那些公子哥受不住她冷冰冰的脸,现在估计在烟城也是一大堆。

云逸则直接开门见山,话说得极其轻浮,“你想干嘛,泡我?”

“到了。”他停了车,别过话题。

出版社门口的报亭处,两人都在吹风,望着马路上的车辆,云逸闭上眼睛,仿佛又回到父亲车祸去世的情景。

“今天谢谢你。”云逸低着头,看着方方正正的地砖,淡笑道。

欧南在说话之前已经站了好一会,知道她的事情,无非就是侄女爱上和自己没有血缘的叔叔,他倒并不是太惊讶。

他真无法想像,一个仿佛从自己画中走出来的女人,会爱上谁。

像是世俗到骨子里的张爱玲,拥有一个俗气可爱的名字,看透爱情却爱上汉奸胡兰成。

欧南沉默好一会,他看了眼云逸的手,只用简单的创口贴。

察觉到他的目光,云逸不自然把手背到后面,她手上的纱布被自己拆了,一来是怕姑妈担心,二来是她不想用城北诊所里的东西。

“我并非想泡你。”欧南难得的严肃正经,双手扶正云逸的肩膀,一字一顿:“我想同你结婚,你很合适。”

“见几次面就说结婚?”她撩起讽刺的笑,“花花公子也不至于这样。”

男人垂着眸注视温静的小脸,低低沉沉熬:“我认真的。”

家里一直在催促,如若娶一个名媛的话,天天管束着他那还真不自在。

像云逸这样的性子,清冷又带有独特的泼辣,职业是个画家,不会掌控他的经济做个女强人,所以和她结婚不是一件坏事。

欧南当时抱的就是这个心思。

云逸没有回答,自己今年二十四岁,刚回来不久就被闺蜜惠兰逼着相亲,而姑父一家对她也绝对是看管的,每天物色各种各样的男人给她。

甚至,包括沈之城,都会给她找一个相亲对象,那不是不可笑的。

她似乎是想了很久,才缓缓道:“那我们先处着试试吧。”

一个刚见面不久相处极少的男人,多少不放心。她也只想拿他当挡箭牌,仅此而已。

欧南蹙起英挺的眉头,薄唇溢出三个字:“处多久?”

“唔,一个星期,是不是太久了?”

欧南:“……是挺久的。”

欧少溺宠闪婚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欧少溺宠闪婚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语已多,情未了

    阴柔含蓄、妩媚朦胧是婉约词的审美风格,回环婉转、情景交融是婉约词的创作特征。但凡文章表达不出,诗歌抒发不尽的情感,唯有在婉约词中完全可以形容出来。1、思悠悠,恨悠悠,恨到归时方始休。月明人倚楼。2、斑竹枝,斑竹泪,泪痕点点寄相思。楚客欲听瑶瑟怨,潇湘深夜月明时。3、语已多,情未了。4、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5、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夜过也,东窗未白孤灯灭。6、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7、一场寂寞凭谁诉?算前言,总轻负。8、去年春恨却来时,落花人独立

  • 如果国宝会“卖萌”:央视新年首部纪录片,看笑了所有人!

    本文授权转载自公众号:艺非凡(ID:efifan)如果国宝会“卖萌”年底综艺《国家宝藏》都追了吗?张国立带领全明星演绎国宝前世今生的故事不要太好看。只可惜,一个星期只讲三件文物《如果国宝会说话》海报这是一部纪录片,一部有关博物馆里文物的纪录片。跟以往同类学术型历史纪录片不同,它的特点就是“非主流”。先看看着官方卖萌图:还有这宣传文案:从1月1号首播至今,豆瓣评分从9.1飙到9.4,b站弹幕密密麻麻,画风还有点小调皮。因为这次,央视终于走“亲民”路线,把文物拍出了烟火气。《如果国宝会说话》先导片告

  • 男人越是爱你,越不理你

    昨天有个女生发胆信问我,是不是有的男人越喜欢你,就越不好意思找你啊?我男朋友说很爱我,但就是没什么时间跟我多聊天相处。微信回的很慢,总是感觉他很忙。我说怎么可能啊。是啊,怎么可能呢。世上所有的人说“我没时间”,通常意味着“这事儿不重要”。我也可以跟你说,我超忙,忙到没时间整理房间打扫卫生。但那绝对不是真的,因为要是你给我一百万让我打扫房间,我立马就去做了。这意味着,时间是选择。一个人如果在你的印象里总是很忙,那只能说明你的优先级不够。你处在他的价值序列最无关紧要那一行,所以你总是被放弃、被滞后,

  • 女性长久保持魅力的秘诀

    爱情与生活欢迎朋友们保存最触动你的文字图片分享到朋友圈~荐读

  • 正规教育对我们有多重要?

    正规教育的地位社会生活不仅和沟通完全相同,而且一切沟通(因而也就是一切真正的社会生活)都具有教育性。当一个沟通的接受者,就获得扩大的和改变的经验。一个人分享别人所想到的和所感到的东西,他自己的态度也就或多或少有所改变。实验一下把某种经验全部地、正确地传送给另一个人,如果是比较复杂的经验,你将会发现你自己对你的经验的态度也在变化;要是没有变化,你就会突然惊叫起来。要沟通经验,必须形成经验;要形成经验,就要身处经验之外,像另一个那样来看这个经验,考虑和另一个人的生活有什么联系点,以便把经验搞成这样的

  • 女方要求400万全款买房,男方哭成狗:这次我挺女方!

    内容授权自雾满拦江(ID:lwwuwuwu)(01)萧山有对情侣,托朋友公示了他们一段聊天记录。他们的理想:是自己的House,舒适体面的人居环境。他们的现实:是囊中羞涩,所以男方父母答应结婚时全款买房。——但男孩不想这么做。——不想结个婚,把爸妈一辈子积蓄掏空。真系个好孩纸。——但女孩有自己的想法:网络议论,多数力挺男孩:幸福生活要靠自己创造,啃爹妈算什么本事?但我站在女孩一方。(02)爱情只有一个要素:爱!比如电影《太太你可好》……不是,是《泰坦尼克号》中,穷画家杰克,与贵族女露丝,船沉之前

  • 人养壶三年,壶又何止养人一生!

    紫砂壶的泡养,早已成为一种养壶文化。用好壶、养好壶,是人生的一件乐事与幸事。养壶养心,在养壶过程中修身养性,亦是紫砂壶艺文化的重要内容。一、壶与人共同成长紫砂泥在陶艺人的手中成坯,经过火的煅烧与洗礼方成器。刚从窑中取出的紫砂壶,带有燥气,壶的生气未发,壶韵隐藏。当它与我们结缘的那一刻起,它便开启了全新的生命历程。在茶汤的滋养下,燥气渐去,蕴育生香,它特有的润玉光泽逐渐显现。每一次棉质细布的擦拭,每一次净手的摩挲把玩,每一次茶渣的清理、壶内外的清洁,每一次的静置干燥,我们都充满了感情。▲仿古如意泡

  • 论文案,我只服他,句句老扎心了

    下午三点半进入今天的下午茶时间前两天分享了《前任3》的台词文案之后不少人在评论区讲述关于前任、现任的故事看得m-cases也百感交集今天看到江小白借势《前任3》的文案整理出来一起分享给大家01我们的相识,是一场蓄谋已久的意外。请输入图片描述02最想说的话在眼睛里,草稿箱里,梦里,和酒里。请输入图片描述03庆幸曾经遇见你,遗憾只是遇见你。请输入图片描述04爱情不是因为所以,而是即使仍然。请输入图片描述05拥有时不懂珍惜,懂得时只剩遗憾。请输入图片描述06曾扬言陪我走完一生的人,却在半路就走丢。请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