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火葬场诡事1章(第一章    白斑)

2017/11/2 13:13:16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火葬场诡事

第一章    白斑

我叫王杰,一名普通的大四本科应届毕业生。版权163shenghuo.com

在学校学的是金融专业,按理说就业应该不是问题,就算去不了银行工作,去个证券公司至少也能混口饭吃。当然这些都是我最初的单纯想法,或者说是单蠢。

现在我已经二十二岁了,一个挺二的但又一个风华正茂的年纪。

迫于生活的压力,我找了一份火葬场的工作。

第一天报道,接待我的不是火葬场的厂长,而是火化机的操作工老李。

老李四十多岁的年纪,却看起来像是五十多的,身体干瘦,脸色蜡黄,走起路上摇摇晃晃,不夸张的说简直是刚从死人堆里爬起来的,整个人给人一种很惊悚的感觉。

老李跟我说既然我到了这里,那我以后就是他的人了,以后多做事,少说话,又叮嘱我说以后路过陈尸间,不管看见什么,听见什么,一个字都不能说,一步也不能停。阅读163shenghuo.com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响起了汽车尖锐的刹车声。

“跟我来。”

我顿时打起了精神,心中也不是激动而是害怕,毕竟第一次火化尸体。

很快,尸体推了进来。

是一具女尸,二十左右的模样,一张苍白的脸扭曲变形得厉害,像是死前遭受了极大的痛苦。

填完了单子,我和老李合力把尸体放进了火化机。接触到尸体的时候,我感觉到了一点残留的体温,我莫名的觉得她还没死。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火化机中很快烧了起来,老李是个经验丰富的人,动作很熟练,渐渐的,我脸色变得自然了许多,心中的恐惧也小了不少,但就是不敢看火化机里年轻女子的尸体。

咔嚓!

突然,一声脆响非常突兀的响起,像是老鼠啃咬骨头的声音,让原本就神经敏感的我吓得浑身猛的一哆嗦,我呼吸急促,艰难的扭过头去,刚好又听到了咔嚓咔嚓的声音,不过声音却是从火化机中传出的。

“他妈的,真是自己吓自己,一具尸体有什么好怕的。”我壮着胆子嘟囔了一句,算是给自己壮壮胆。

紧接着,双眼不可避免的看到了年轻女子的尸体。

“年纪轻轻的就死了,怪可惜的。”我喃喃自语道,这个时候锅炉中再次传来咔嚓咔嚓的声音,我下意识的过去一看,打算看看是什么发出的声音……

“难道真没死?”我心里直犯嘀咕。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忽然,我后背被人使劲全力的推了一把,我的身体顿时失去了平衡,脑袋朝着火化机的入口撞去。

我惊恐的大叫了一声,就在这个魂飞魄散的时候,我前倾的身体不可思议停止了下来,随后我被一只手用力的拉了回去。

“老李,你搞什么鬼,这玩笑开的太大了,差点害死我!”我惊魂未定的转过身,当看到站在后面老李的时候,我顿时火冒三丈,认为是老李在开玩笑,故意吓唬我。

老李表情很严肃,沉声的说:“小子,不是我,我看到你自己要进火化机,这才出手拉了你一把。”

听到老李的话,我彻底傻了眼,看他的样子不像是在开玩笑。

七十八号火葬场只有老李和我两个人,不是老李还能有谁,难不成是……

想到这里,我心中恐惧到极点。

“小子,记住,这里是火葬场,不是你家。163生活网”老李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说完干瘦的身躯哆嗦了几下,老李仰头猛灌了两口二锅头,似乎在刻意的掩饰着什么。

我惊魂未定的点点头,但我心中仍然不明白老李话中的深意。

好痒!

就在这个时候,我手背忽然奇痒难耐,痒的我有种想将手背抓烂的冲动。

我使劲的挠了挠,谁知道越挠越痒,我好像是挠破皮了,手背上有明显的红印,右手指甲上粘了不少粘乎乎的液体,我以为是血,拿了纸巾正要准备擦掉,但当我看清楚粘在手上的液体后,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那确实是血,但我却在我血淋淋的左手背上看到了一张女人的脸!

老李一口二锅头直接喷在了我的左手背上,痛得我浑身发抖。但那张脸却消失了,我刚松了一口气,却又听见咔嚓咔嚓的声音,抬起头,却被火化机内的景象吓得愣在了原地。

刚才被我亲手送进火化机的女人竟然站了起来,此时正安静的站在火化机里,一声不吭,头发将脸遮住了,跟个孤魂野鬼似的。阅读163shenghuo.com

我注意着她的一举一动,她撩起一半的头发,露出半张脸来,眼里像是留着血,直勾勾的看着我。忽然,她像是疯了一样,疯狂的敲打火化机的门,嘴里一只发出一些低吼和咔嚓咔嚓的磨牙声。

火化机中不断的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随后一股烤肉烧焦怪异的味道从中传出,老李拉着惊魂失措的我退到了一旁,老李浑身刺鼻酒味掩盖了这种味道,而我眼前的景象忽然又不见了。

我下意识的揉了揉眼睛,左手背上干干净净的,光滑平整,那张脸消失了,却多了一块白斑, 虽然不是那么明显,却还是被我发现了。

我当时并没有在意,觉得可能是刚才留下的,一会儿也就该散了。

老李仰头猛的又灌了两口二锅头,醉醺醺的坐在了墙角处。

“小子,在外面饭不能乱吃,在这里话不能乱说,眼不能乱看,今天你的运气好,不然的话说不定明天会火化你的尸体。”老李断断续续的说,听起来说的像是醉话,但之前的经历让我明白老李不是在危言耸听。

我深吸一口气,稍微平静点后来到老李面前,我忽然回想起他之前的叮嘱,顿时一个寒颤,他没开玩笑。老李将二锅头递给我,让我喝两口,压压惊。

体会着喉咙里的火辣,我整个人绷紧的神经也渐渐的放松了不少。

老李又喝了两口,随后靠在墙角睡了过去,样子看上去很落寞,浑身酒气,看样子是醉了。

我回想起刚才的一幕幕,从有人推我,到我手背的奇痒,再到我看见火化机里的景象,一股凉意自后背直接凉到后脑勺,我隐约明白了其中的一切。

我看了不该看的,听到了不该听的。

第二天,火葬场的烟囱堵住了,请人疏通的时候,清洁工人在烟囱中发现了一个人,正是火葬场的的一个工人。

这人被卡在烟囱中似乎没多久,浑身漆黑,嘴里、鼻子里都是灰尘,最诡异的是双手上举,一张脸扭曲变形,似乎一直在挣扎着往上爬,却最终困死在了烟囱中。

法医解刨的时候这人肺里全是灰尘,至于为什么会被困在了烟囱中,警方也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

我倒吸了一口冷气,双眼惊恐的望着老李,因为这个被困死在烟囱的人与我的经历太像了。我昨天也是差点就进了火化机里面,现在想想又是另一番滋味。

警方怀疑是谋杀,将我们都带去警察局问话,但还是没问出什么来。整个火葬场的工作都停了下来,所有准备要火化的尸体都被带到了陈尸房里面。

晚上,我跟老李在宿舍里喝酒,我看他心情不太好,问他怎么了,他却一只不肯说,越来越喝越多,一小箱子的二两一瓶的二锅头,被我们足足喝掉了一半。

他的嘴也开始松了。

“今天的事,我也经历过,从那以后我再也不敢看火化机里的人了,我只有喝酒,喝醉了,眼睛是花的,看不清,这样才活了下来。”老李陷入了回忆里,我看他的手有点抖,酒也跟着洒了出来。

“你怎么没死?”我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我?我没死?我还活着?哈哈,我早就半生不死了。”

我手里的二锅头瓶子一滑,“啪哒”一声掉到地上,摔个粉碎,老李是活人还是死人?

可能是听到酒瓶碎了的声音,老李原本闭上了的双眼忽然睁开了,他看了看我,又笑了笑,手在身上一阵乱摸,胡乱的将衣服撩开。

一团团被火烧伤的疤痕遍布老李的全身,同时我也注意到,老李的左手小指竟然是缺失的。我惊吓得不知所措,猛的抢过老李手里的酒,灌了两口,脑袋昏昏沉沉的就回了自己的宿舍。

第三天,警察弄的封锁线还在,我们依旧没有开工,但老李却还是到了火化机那里,我跟在后面。他跟我说这火化机的温度可以上千度,又说这火化机是烧柴油的,不过是轻柴油,而且火花过后的尸体是会剩下很多骨头的。

这一点我倒是知道,不过他又叮嘱我说清扫火化机的时候,拿那些骨头一定要带上手套,不是烫,而是怕沾上不干净的东西,具体是什么,他也没说。

火葬场诡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火葬场诡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汉巴宝”汉语桥秀才艺

    “今天我往台上站,各位朋友这边看。我从吉尔吉特来,名叫巴宝才艺全。”在日前举行的第十七届“汉语桥”世界大学生中文比赛巴基斯坦赛区决赛上,一位中文名叫“汉巴宝”的参赛选手身着中式传统的相声大褂,用一段别出心裁的快板表演赢得了现场观众的阵阵欢呼。随后的才艺表演环节,“汉巴宝”更是用一曲《呼儿嘿哟》将现场气氛推向高潮,朗朗上口的旋律带动现场数百名观众大合唱。“汉巴宝”本名阿扎姆·巴尔查,是巴基斯坦国立现代语言大学中文系三年级学生。“汉巴宝”的意思是“热爱汉语的巴基斯坦宝贝”,他想把对汉语的热爱放进名字

  • 87版林黛玉真实生活照,陈晓旭和安雯合影,“晴雯”的气质被压制

    陈晓旭,87版红楼梦林黛玉的扮演者陈晓旭和安雯合影,在小说中一直有“晴为黛影”的说法,就是晴雯是黛玉的影子,而陈晓旭和安雯合影,安雯的气质被陈晓旭轻松压制陈晓旭在海边,真正的美女陈晓旭青春正好的时候就非常有气质

  • 87版红楼梦罕见的试妆照,惊艳时光三十年,值得红迷珍藏

    秦可卿的试妆照薛宝钗的试妆照元春的试妆照,成梅的这一张试妆照太美了,惊艳时光三十年,值得红迷尤三姐的试妆照

  • 每日一句晚安正能量语录

    没有音乐,生活是一种遗憾,没有爱心,生命是一种多佘。我们每个人每天都同时活在兩个世界里:一个是理性的外在世界,一个是情緒的內在世界。每一分鈡你都可以选择你自己要的世界。声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 不爱理你的人就别去打扰了......

    不爱理你的人就别去打扰了,赔了笑脸丢了尊严;不合适的鞋就别去硬塞了,磨了自己的脚还落下血泡。发信息,人家不回,就不要再发了。。。。。。想理你的人在忙也会回一下。主动,是因为在乎,不联系,是因为觉得自己多余。后来有了厌倦、习惯、背弃、冷漠、绝望和冷笑有些人不必说再见,因为只是路过而已;遗忘就是我们给彼此最好的纪念。以后,只有两种人好,一种是对我好的人,一种是懂得我好的人,在这短暂的生命,一个人的温暖是有限的,一点都不能浪费。谁都希望一段感情会有结果,谁都不希望美好的爱情最后是一场痛,但是如果一开始

  • 想你,是一种流泪的幸福!

    生命中有你,那是一种幸福;回忆中有你,那是一种忧伤;失落中有你,那是一种陪伴,一生中有你,那是我最大的幸福,我们心与心连在一起,再苦也是一种快乐,再多的物质,金钱买不来真心相伴,心在一起,再冷的天也会温暖,亲爱的,我想你了!那天你用柔情将我点燃,说过今世与我为伴,好喜欢你说我笨蛋,好喜欢你为我唱的歌,你说过聚散离合随遇而安,无悔今生,想我了,就请你把我点燃,让幸福的泪缠绕在你的指尖。我一直相信缘分,可你我的缘份终将散落在滚滚红尘之中,缘来是你,我惜;缘尽你去,我放。曾经在梦境中鲜活的爱情,此时此

  • 访谈:中国当代艺术已经“心力衰竭”

    编者按:时至今日,盛极一时的中国“当代艺术”运动已经进行了近三十年了,无论是作为一种艺术潮流或艺术运动,中国“当代艺术”都有可圈可点之处,然而遗憾的是关于这一影响中国画坛三十年,必将载入艺术史的艺术潮流,除个别学者有一些各自片面的评介之外,由“当代艺术”主要参与者撰写的著作依然稀少。为弥补这个遗憾,遂由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和英盟当代艺术馆共同发起《反思絮语——关于中国当代艺术》这个出版项目,特别邀请评论家、艺术家来评述中国的“当代艺术”,冀为后人留下一份珍贵的史料,也让同时代人对此有所了解和思考。

  • 哲思:静穆的忧伤——现代艺术中的美

    经常听人们谈论说,现代艺术已经不再关心美的问题了。说这种话的人,有不少也是艺术家。还有的美学家认为,美学以往只谈美的问题,而忽视了丑的问题,所以有必要建立一门“丑学”,用来解读现代艺术。这些说法听起来似乎有理,但其实似是而非,因为他们都没有搞清一个最根本的问题:什么是美?一、什么是美?美的本质问题是一个自从古希腊以来无数哲学家和美学家都在议论纷纷而莫衷一是的问题。雅典最有智慧的哲学家苏格拉底曾经和希庇阿斯讨论什么是美的问题,希庇阿斯说,这还不知道?美就是一个漂亮的小姐。苏格拉底问,那还有其他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