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采药弟子修仙路4章

2017/11/2 21:25:30 来源:网络 [ ]

书名:采药弟子修仙路

第4章 交出魂血!

一夜之间,练气二层!

叶凌惊喜过后,随即想到一旦心神退出仙府玉佩,魂魄归体,就会立刻散发出练气二层的强大气息!

“如此惊世骇俗的修炼速度,足以震惊整个药谷宗!但如今我正处在危机之中,必须得隐藏好修为。163生活网如果使用一阶隐修符或学会隐修术,骗得过同阶修士,但是骗不过门派里的筑基长老,逃不过周冲那老狐狸的眼神的,除非......”

忽然间,叶凌脑海中灵光一闪,蹦出了个绝妙的主意!

“平时可以把大部分心神都浸入在玉佩中的东皇仙府摘星崖,使得魂魄之体一分为二!余下的少部分心神随着分魂归入体内,保持着练气一层的样子。任由是谁,也不会看出我的真实修为!这个法子,比隐修符、隐修术高明多了。”

想到这里,叶凌试了几次,果不其然!随着心念动处,心神一分,魂魄一分为二,一个分魂留在仙府里,一个分魂入体,妙不可言。

此夜,叶凌注定难眠。

好容易捱到第二天一大早,天蒙蒙亮,叶凌翻身跃起,轻手轻脚的推开房门,悄然出了清竹院,直奔门派传送阵。

枫桥镇南城坊市,朱雀大街的尽头,传送阵的光华一阵闪烁,现出了叶凌的身影。

叶凌总算长出了一口气,仿佛在枫桥镇里要比在药谷安全多了,不必时刻提防着外门执事弟子李保的暗算。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

吴国枫桥镇地处本地修仙界的中心,北有隶属五行仙门的御虚宗,南有金阁仙门下的南圣宗,西为药谷宗,西北就是云苍宗。而在云苍宗的西北,是隶属幽月仙门的凤池宗。枫桥镇东边,是一望无际的东灵泽,没有练气后期的实力,谁也不敢去轻易涉险。

枫桥镇上的坊市自然而然的成了本地修仙中,最繁华、最热闹的所在。满大街到处都可以见到练气修士的身影,甚至还有为数不多的筑基修士,也来坊市活动。

叶凌是枫桥镇本地人,在没有拜入药谷宗前,住在枫桥镇南的枫桥桥洞,对坊市十分熟络。

南城坊市多药铺,主卖丹药,兼收药草。采药弟子修仙路4章

叶凌走街串巷,只逛小药铺和沿街的摊位,兜售一阶极品回神草。以每株三百灵石左右的价格,迅速的出手。

不大会儿的工夫,叶凌的储物袋里装满了四千多块灵石,此外更有几块中品灵石,都被叶凌浸入心神,存进了仙府玉佩。

叶凌在南城坊市逗留了片刻,买了几瓶极品回神丹,然后就绕向西城坊市,去买灵符。

他穿过了两条大街,轻车熟路的钻进一处不起眼的小巷,身影靠在门首暗处,轻叩门环。

过了半晌,院中传来脚步声,有个年老的声音痰嗽一声,招呼道:“哪位?不走正门,来老夫神符坊的后门做甚?”

“是老主顾!快开门,有大买卖上门!”

叶凌压低了声音,背对着门环,微微探出头来,警惕的目光留意着巷子口。

后门吱呀一声开了,咣当又闭上!

“老夫还当是谁?原来是你小子!老主顾?笑话!你倒是老来,老是空手就来。网站163shenghuo.com 别处去吧,老夫的灵符是再也赊不起了!”

“张伯!果然有好买卖,莫误了我大事,快开门!”

“说好听的没用!除非先还了上回赊烈焰符的钱,否则要进我老人家的神符坊,没门儿!”

叶凌无奈,索性从储物袋中抓出一大把灵石,碰撞的叮呤当啷乱响。

“三百灵石送上!要三十张一阶上品灵符!”

神符坊的后门猛地大敞开!反倒把叶凌吓了一跳。

一个满面红光的老头,沧老的双眼紧盯着闪闪发光的灵石,终于笑容可掬的朝叶凌拱了拱手:“叶公子大驾光临,令寒舍蓬荜生辉,小老儿不胜荣幸之至!快,里边请!”

不到一炷香的工夫,叶凌还从神符坊的后门出来,怀揣着两千多灵石买来的一大叠一阶上品符咒甚至极品符咒。各种各样的都有,如攻击用烈焰符、寒冰符、破魔符,埋伏用流沙符、封咒符,甚至有逃跑用神行符。

除了这些之外,还有几张一阶极品水隐符。据神符坊主张老头说,用此符咒,足可以在练气中期修士的眼皮底下隐身,用来隐匿、躲藏和暗算别人,最好不过!

通常情况下,极品灵符的价钱是上品的十倍!威力也大的多,叶凌不惜花大价钱买来,就是为了针对李保!

来到西城坊市,叶凌进了一处中等商会飞星阁,买了一阶极品赤火刃和极品冰弦剑。

每一柄极品法器,价钱都是当初五灵石买的初品火灵刀的数十倍!另外叶凌特意买了一身锦缎极品法衣,暗地里套在了月白缎长衫下。采药弟子修仙路4章

“极品丹药、法器法衣、灵符,都准备好了!本应该去北城坊市逛逛,顺道儿买些道术的,但一来灵石花掉了大半儿,二来也没有时间挑选道术,要是回去的迟了,难免又惹得周长老和李保起疑。得速速回药谷,领取今天的外门杂役任务。”

想到这里,叶凌直接赶奔西城坊市尽头,通过传送阵,回到了药谷。

果然,叶凌刚回了药谷宗清竹院,就见孟昌气喘吁吁的跑来送信,皱着眉头叹道:“叶兄!快去外门执事大殿领门派任务。李保那厮欺人太甚,特地点名要叶兄亲自去一趟,我们不能代你领任务。”

“李保是在作死,我这就去成全他!”

叶凌双眸中泛出寒光,冷冷的道。心中却一阵冷笑:“果不其然,这厮处处与我作对,都是因为背后有周冲那老狐狸之故!”

到了外门执事大殿,叶凌的神色早已恢复了镇定淡然,见李保居中半躺半坐,身边还有几个练气一层的女修服侍着揉肩捶背,简直比外门长老还要气派。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李保斜瞪着眼,轻蔑的瞥了一眼叶凌,就像审问犯人似的,傲慢的道:“天到巳时,你都不曾来点卯!该当何罪?”

叶凌淡淡的道:“一时睡过了头,大不了领一个繁重些的杂役任务而已。嘿嘿,每天巳时不到的人多了,你又能奈我何?”

李保气的浑身发抖,整个药谷宗外门,还没几个人敢直面挑战他的权威!李保啪的一拍桌案,强压住怒火,推过最繁重、最劳累的杂役任务玉简来,沉声道:“你只能从这几个里面选!”

叶凌淡然一笑,不跟他争辩,神识扫过,心中一动,领了个后山砍柴的门派任务,地方偏僻之极。

领过任务,扛起斧头,叶凌转身就走,扬长而去,仿佛根本没把李保放在眼里。

一路上,叶凌心中暗笑:“李保啊李保,你奉了周冲之命,无非是要监视我。但愿你气的发疯,能暗地里跟来。哈哈!不来是你的便宜,来,就是你的晦气!”

如今叶凌虽然只有练气一层的修为,但掌握着那么多张上品乃至极品灵符,足以灭杀李保十几回!

到了后山,叶凌在必经之路上,暗地里布置下符阵陷阱,还在各种符箓上打下了神识烙印,一旦有人经过,叶凌会立刻察觉,启动符阵。

叶凌转过山坳,扔下了斧头,开始静静的等待,左手里攥着一大叠极品灵符,右手按在储物袋上,随时可以拍出一阶极品法器赤火刃。

猛然间,叶凌的神识感应到有人闯进符阵,正是那干瘦的跟猴子似的李保!

“符阵开启!”

叶凌的目光中闪出凌冽的杀机!符阵陷阱登时开启,与此同时,叶凌捏碎了水隐符,进入了隐身状态。

狭窄的山道上,极品流沙符最先被触发,就听得李保哎呦一声惊呼,顿时陷入流沙中。

紧接着,埋在流沙中的极品封咒符立刻开启,刹那间封住了李保的肉身!

然后李保的噩梦还没有结束!

从山道两侧暴起两道寒光,赫然是两张极品寒冰符!

“不!”

李保大吼一声,憋红了脸,不惜消耗练气三层的大半法力,挣脱了封咒符的束缚,立刻拍出一阶上品土灵盾,挡住左边极品寒冰符,并且极力的躲闪,试图躲开右边寒冰符的袭击。

喀喇喇!

一阵冰冻的声音,冻住了李保的右肩,仿佛在他身上覆盖了一层冰甲。

“该死!”

李保咬牙切齿的忍受着,只觉得彻骨的寒冷从右肩开始蔓延,不得不消耗体内的法力,来延缓冰冻的效果。

轰!

山道上以李保为中心,就好像爆开了一团红云,飞腾出无数烈焰,瞬间把李保吞入火舌中。

这是符阵陷阱的群攻杀招!叶凌足足在此埋伏了十几张上品烈焰符。

霎时间,李保惨叫连连,好容易从烈焰中连滚带爬的跳出来,上品法衣早已化为灰烬!浑身上下就跟个墨猴儿似的。

正在李保暗自庆幸大难不死时,一阵幽蓝色的水纹,在他身后波动!

唰的一道红芒斩来!

李保察觉到这股危险的气息,下意识的举起土灵盾回身抵挡。

咔嚓!

土灵盾的黄色光纹不稳,碎裂成好几块!

叶凌持着极品赤火刃,如天神下凡一般,凭空闪现,冷冷的盯着他。

“叶凌!是你!这不可能!你只是练气一层,怎会斩碎我的护盾!”

李保垂着右肩,连连倒退,一脸的骇然和不信,还妄想拍出一柄金灵剑来,与叶凌抗衡。

忽然间,一股练气二层的强横气息,从叶凌身上轰然爆发!

这股强横的灵压足以压制住受了重伤的李保!令他心神巨震!

叶凌冷冷的道:“李保!前后左右,都是我布置的符阵,你跑不了!动一动,就是死!”

李保惊疑不定,紧紧的握住金灵剑,额头上冷汗涔涔而下,连干瘦的脸都剧烈的扭曲着。

为了让他彻底绝望,叶凌一翻手腕,现出一大叠极品灵符!

李保惊的魂不附体!倒抽了一口冷气,心神震撼至极,接近了崩溃的边缘!他两腿发软,左手却颤抖着摸向了储物袋,仿佛想要捞取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做最后一搏。

叶凌冷哼一声,飞射出数张极品寒冰符,一大团冰雪飞舞,笼罩住李保,登时把他冻成了一座冰雕!

在李保恐惧和绝望的眼神中,叶凌用极品赤火刃融开了他头上的冰封,随即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叶、叶道友饶命!不不,是叶师兄、叶大爷、叶祖宗!小孙孙实在是被逼无奈,迫不得已,恳请老祖宗大发慈悲,饶过孙儿一命!”

李保见叶凌没有直接杀了他,心中燃起一线希望,赶忙语无伦次的拼命讨好!

谁知叶凌另有打算,丝毫不为所动。叶凌目中泛出寒意,赤火刃往前一递,冷酷的道:“交出魂血!认我为主。不然的话,死!”

采药弟子修仙路》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采药弟子修仙路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英雄联盟之娱乐王者14章

    原标题:英雄联盟之娱乐王者14章小说书名:英雄联盟之娱乐王者第一卷梦中套路第14章V10?疯起来自己都打“观众朋友们,或许有人会疑惑没有大招的大发明家要怎样拿峡谷先锋,毕竟峡谷先锋的伤害不低,就算换一个脆一点的打野来帮忙也不一定打得过,那么现在我跟大家说说没有大招时打峡谷先锋的细节,首先现在河道蓝方野区蓝爸爸路口处插上一个眼,而后直接在大龙洞穴右下角放三个炮台,这个时候就要注意了,在炮台放下的瞬间,我们就上去扛峡谷先锋的伤害。”说到这里,余乐已经插好眼,按下炮台开始打起了峡谷先锋起来。“当然也不

  • 修仙强少在校园14章

    原标题:修仙强少在校园14章小说名称:修仙强少在校园第14章害群之马余默来到学校,宛如一滴水汇入江河,融入人海之中,并没有惊起一朵浪花。他把妹妹留在旅馆,独自来学校请假,他必须尽快找到房子,安顿好妹妹,才能安心上学。啪!他的肩膀被人重重地拍了一下,一张笑脸凑到了他面前,爽朗的笑声响了起来。“哈哈哈,余默,逮到你小子了。”余默不用看,光听声音就知道来人是谁。唐京!他唯一的朋友,一个小胖子。余默虽然名列倒数,但也有朋友,那就是与他不相上下的唐京,一直牢牢捍卫全班第一名。当然,是倒数第一名,替余默守住

  • 诱宠成婚:总裁溺爱小萌妻14章

    原标题:诱宠成婚:总裁溺爱小萌妻14章小说书名:诱宠成婚:总裁溺爱小萌妻第14章这绝对是圈套乔伟森清了清嗓子,“好了,大家也累了一天了,都回去休息吧!萱萱,你先跟我到书房来一下。一茹,你也来一下。”书房里。乔伟森问了林萱一大堆莫名其妙的问题,可是林萱一个都答不上来。最后,乔伟森也只能叹气作罢,“行了,我已经给你办了转学,明天开始你跟露娜上同一所学校!”一听要换学校,林萱瞬间愣住,还是在林一茹的提醒下才说了一句,“谢谢叔叔!”乔伟森点头,“时间不早了,你先回去休息吧!”林萱离开后,林一茹问:“老公

  • 既见君子,何必矜持14章

    原标题:既见君子,何必矜持14章小说名称:既见君子,何必矜持第一卷猫一样的男人第14章远留,远留辛云一时也想不到更好的称呼,闻言便顺从的说:“好的,姐姐。”她本来对季染的好感度就很高,现在知道她是季川的姐姐,更觉美人果然都是一国的,她对季家的美人真是一点免疫力都没有。季川看了看时间,关切的问道:“你是不是要带小麒去医院了?我送你们过去。”季染眼望着季川,颇为责怪的蹙了眉头,小声说:“辛云都等了你这么久了,你应该陪她啊。”“可是小麒……”季川的话还没说话,季染的手机就“叮咚”了一声,她滑开短信看了

  • 我用系统娶仙女14章

    原标题:我用系统娶仙女14章小说名字:我用系统娶仙女第14章再次升级丹药:归魂丹。功效:可以让已经死去的人,再次复活,一次性道具,威力强大,逆天改命。“好东西啊!”林朗看见归魂丹的功效之后,他也是知道这玩意是好东西,可以说这绝对是可以堪比神级丹药存在。“轰隆隆!”当林朗刚刚查看完归魂丹完的一瞬间,一直包裹着混世魔猿的光茧,也是砰砰的作响着。一道道破裂的声音不断从蚕茧传出。不到一分钟,整个巨大光茧就完全破裂开来,一束刺眼的光芒从其中爆发出现。“砰!”光茧完全破碎,刺眼的光芒也是消失不见。林朗慢慢的

  • 地府通行证14章

    原标题:地府通行证14章小说名称:地府通行证第14章意外来客“东东?”母亲担心的看过来。“妈,没事,我就跟万涛谈点事,已经谈完了。”岳东笑着安抚道,然后问万涛:“吃了没有,要不要坐下来一起吃?”虽然已经收服了万涛,但岳东并不想让太多人知道,说话的语气也很平静,并没有那种主人命令奴仆的感觉。“岳……额,东哥,不用了,我已经吃过了。”万涛原本称呼岳东先生的,但是觉得这样不合适,叫主人,就更不行了,索性改口叫他东哥。在旁人眼里,他不管是地位还是年龄,这称呼都不合适。可对万涛来说,叫岳东一声东哥,他可是

  • 绝色美女的贴身兵王14章

    原标题:绝色美女的贴身兵王14章小说名:绝色美女的贴身兵王第14章流氓代言人嘀嘀嘀。冷艳美女摁起了喇叭。“姐夫,人家都摁喇叭了,你还愣着干什么!”从来不嫌事大的小姨子急道。“你想怎么样?”“当然是跟她死磕到底,难道你还怕了?”“这可是你说的,出了事我可不管。”韩东懒洋洋的道。“出了事我扛!”话音刚落,韩东一拉排挡杆,一脚踹下油门,车子猛地窜了出去。幸好那个冷艳美女也车技了得,眼看两车就要相撞,猛地一打方向,避开了刮擦的车灯。宝马mini的左车灯几乎贴着那辆车的车灯呼啸而过。“姐夫,你真棒!”车子

  • 最强屠龙系统14章

    原标题:最强屠龙系统14章小说名称:最强屠龙系统第14章召唤吕布申屠颜儿对宁洪都的了解极深,毕竟十几年的夫妻了,见到宁洪都这般脸色,她不由得皱眉道:“不会是龙儿又跟谁比斗,受伤了吧?”申屠风呵呵笑道:“大好男儿受点伤又如何,表妹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想来也无法隐瞒,宁洪都一咬牙,道:“龙儿死了。”“什么?”申屠颜儿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当她看见宁洪都那副愧疚中又带着咬牙切齿的表情后,她尖声利叫起来:“龙儿死了?”申屠风大吃一惊,随后一股怒气涌现:“是谁杀了他,我要把他碎尸万段!”淡紫色的斗气从他身体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