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男神鬼夫夜夜撩10章

2017/11/3 11:40:52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男神鬼夫夜夜撩

第十章:学长没死?

廖天真笑得很得意,那些蛇里掺有一些她让人放进去的剧毒的蛇,要是被咬上一口,我就会立马留在这个乱葬岗里。网站163shenghuo.com

大厅就这么点地,现在大半的地方都游走着蛇,我实在没有路可以退了,我怕得浑身颤抖。

眼看着离得最近的一条花条纹的蛇就要靠近我的脚了,我绝望地闭上了双眼。

“哗啦——”是玻璃碎裂的声音,然后是人群的惊呼声。

我睁开眼,一个黑影从天而降,落在我的身边。

是岳一唯!

他看起来有些憔悴,颧骨有点突了,散开的有点长的黑发遮住了眼睛但是可以清楚地看到有浓重的黑眼圈和眼袋,下巴还有胡茬,穿着的是一整套黑色的运动服。

他蹲下来缓冲下落的冲击力,然后在我的身边站起来了。

岳一唯很高,这样站起来就挡住了四面来的光。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我呆呆得抬头,仰视的角度让岳一唯显得高大强壮得像是超人,逆着光,我看不清他的脸。

“岳一唯,你果然还是来了。”廖天真并不意外地看着从天而降的岳一唯,“看来我没有押错注埃”

岳一唯真的没有死!这次他出现了,还在众人的面前出现了,这是真的!

我已经顾不上蛇和害怕了,拿手撑着地就要站起来。岳一唯正与廖天真对视,他眼球充血,里边全是血丝。

那个推我的黑袍子男人上前来就要给岳一唯一拳,我还来不及喊出一声“小心”。

岳一唯长腿一抬,一个漂亮的回旋踢把那个壮实的男人踢得滚出去好远,直接滚进了那片蛇群里。立马就有蛇把他缠起来,他的惨叫声很快就停息了。阅读http://www.163shenghuo.com/

“岳一唯,你就是这么对我的吗!”廖天真看都没看那个被蛇团起来的男人,她只在乎岳一唯。

“你疯了吗!”岳一唯愤怒地吐出几个字。

“哈哈,疯了?我是疯了!既然费了好大力气才让你出来,今天你就别想回去了!”廖天真捂住胸口,笑得很凄厉,“大门已经被我锁上了,别以为还会和上次一样留着你!”

走廊上的那些壮汉门冲出来,从后边逼上来,前边是那一片浩荡的蛇。

岳一唯不去看廖天真,他环顾一圈,然后揽着我的腰,低头在我的耳边说:“不要怕,抱紧我。”|

岳一唯的声音很低沉,充满了磁性,就好像是喝了一杯定神的酒,我狂躁的内心立刻平静下来。

岳一唯在我的身边……他说不要怕,那就不要怕就好了,全身心地,无条件地去相信他就好了。

“嗯。网站163shenghuo.com”我低低回应一声,想要去抱他,但是岳一唯皱着眉看着我身上的红色袍子,二话不说,扯住领口一使劲,直接给撕开了扔在一边。那群蛇里有一半立马就调转方向跟着那团红色去了。

身后的人群冲上来,跃跃欲试,但是谁第都不敢先动手。岳一唯抬起手腕,那上边有一个金属的护腕,他抬腕对准天花板的某个位置,启动开关,一枚小小的箭头牵动着细细的弦就发射出去了。眼见着岳一唯和我就要逃走了,廖天真急得大喊。周围的人也开始往上来阻止我们。

岳一唯的身手很好,即使怀里还护着一个我,应付起来还是得心应手。网站163shenghuo.com

我抱着岳一唯的腰不敢松手,他身上有很奇怪的味道,浓烈的薄荷气息夹杂着淡淡的汗味,但是仔细一闻,这薄荷味似乎是为了掩盖一种稍微有些刺鼻的味道,有些熟悉,但我一时没有想起来。

隔着运动服,仍能感觉到岳一唯的身上很冷,寒气一丝一丝地渗出来,冻得我掌心有点发麻。心里隐约有一点点不好的念头,我不敢去确认自己的猜测。

岳一唯把离得最近的那个人给踹回去,又把要靠近我的蛇给踢掉,然后他紧紧揽着我,就这样顺着那条细细的坚韧的线腾空而起!

线快速地收缩,我们也很快地向房顶靠拢。这种悬空的感觉让我很不安,但是岳一唯紧紧地扣住我,又让我很放心。我的头贴在他的胸口,能感受到他冰冷又紧实的肌肉,但是我并没有听见应该有的声音,岳一唯他,没有心跳!

我们很快地就靠近了房顶上刚才岳一唯闯进来时撞开的大洞。他单手抓住那些参差不齐的玻璃的边缘,向上一翻,就带着我翻出来了。男神鬼夫夜夜撩10章

夜风很大,夹杂着这一片粗颗的风沙,打在脸上涩涩地疼。透过玻璃的天花板,可以看见灯火通明的大厅里一片狼藉,廖天真指挥着剩下的人去打开大门追。

岳一唯没有多作停留,他扶起蹲缩成一坨的我,柔声说道:“吓坏了吧,我们还有一段路呢。”

“你到底是什么?”我控制住有点发软的腿,直视岳一唯。

岳一唯的眼睛藏在长发下边,他微微低头,身后是璀璨的星空。岳一唯没有回答我,只是又把我往背上一揽,示意我趴上去。

现在还是逃命要紧吧,我也没有多想,就还是趴上去,抱住岳一唯。

岳一唯转身抓着房檐就翻下这个像棺材一样的红房子。大门那边已经打开,人群冲出来,就要撵上来了。岳一唯大步跨出去,抓住栅栏两步就翻上去,一个漂亮的转身就跳下来,他矫捷得像一只猴子,对于这样耳朵动作熟练得就像是本能一样。

栅栏下边停着一辆出租车,后座的车门已经拉开了。岳一唯把我往里边一塞,自己紧跟着就坐进来,司机一个油门就冲出去老远。

“哟,挺快啊!”司机一边把着方向盘,回头问着岳一唯,“都还顺利吧?”秃顶的头,即使不笑那一双眼睛小得也只像是开了一条缝。

“嗯,还好。”岳一唯从裤脚边抓出一条蛇来,麻利地降下车窗扔出去。

“哟,金环蛇,那个廖天真还真是没留一点情埃”司机瞟了一眼那条蛇,“被咬了?没事儿吧?你现在的身体可不能……”

“没事儿,这是被处理了的,卡瑟可能早就知道了吧。”岳一唯打断司机的话。

“卡瑟?那个小兔子啊,他倒是挺会做好人。”司机把车速开到最大,整辆车有种要飞起来的错觉,很开就把后边追来的车甩开了。

我有很多话想要问岳一唯,这么久以来,积攒在我心里的疑问都快要把我淹没了。

“季叔,待会儿甩掉他们去学校。”岳一唯简单说道,季叔嗯了一声就当是听见了。

“岳一唯你……”我刚斟酌着要开口。

岳一唯抓过我的手,这个突然的动作让我一时忘了刚才想问的话。岳一唯微微偏一偏头,让眼睛露出来,他的瞳孔是青灰色的,深邃得让人一被注视,就像是要掉进去了一样。

“你很累了,你需要一个充分的睡眠。”岳一唯缓缓地轻轻地说,他的声音直接穿过我的耳朵,撞进了我的大脑里。

碍…好像是很困了啊,今天发生的一切都消耗尽我的体力了……眼皮好重碍…我想要好好地睡一觉……视野模糊起来,我的眼皮慢慢地合上……

在完全的黑暗之前,我看见岳一唯在我的额上落下轻柔得像羽毛轻抚过一样的一个冰冷的吻……

不知过了多久,我才睁开眼睛,眼球里干涩的疼,太阳穴突突地跳动着,一动,额头上搭着的冰袋就掉下来了。

“诶,你醒了。”床边趴着的是冯晴,她睡眼朦胧地站起身来把冰袋给我扶正了,“要喝点水吗?”

我才觉得嗓子也干涩得要命,“嗯,谢谢。”我有些虚弱地开口。

“谢什么啊谢,你昨晚可把我吓坏了。”冯晴端起床头上放着的一杯水来喂我。

昨晚?昨晚!我腾地一下坐起来,昨晚的事全都想起来了,廖天真、奇怪的聚会、蛇、岳一唯……可是现在我又好好地躺在这儿,不会又是梦吧?我翻身要下床,但是右脚脚踝传来钻心的疼痛。

不是梦!伤还在!

一时间我竟然还有点庆幸,这些都是真的!那么,岳一唯也真的出现过,还把我救了出来……可是,我又想到了岳一唯冰冷的身体,和寂静的胸腔……岳一唯,到底怎么了?

“舒舒,你想什么呢?”冯晴打断走神的我。这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匪夷所思,而且我以为还没有把事情整明白,还是先不要告诉冯晴得好,免得又给她带来麻烦……

“没,没什么……”我低头喝了一口水。

“艾玛,你又整什么恶作剧啊?那个邮件吓死我了。”冯晴放下水杯就开始念叨,“昨晚我都十一点多了才看见邮箱里有这么一封信,打开一看吓得我魂都掉了,你手机也打不通,我就赶紧来你家来看看,结果你还好好地躺在床上。你说,你是不是侦探小说看多了捉弄我来了?!”冯晴半是担心但是开玩笑地就要来打我。

我笑着躲开她,问道:“那然后呢?”

“然后?然后我就看你脸通红,一直在说梦话,一摸才知道你在发烧,烧到三十九度了,折腾了一夜,凌晨才降下来。”

冯晴说着就又来摸摸我的脖子动脉处探体温,“嗯,还好,稳定了。”

“晴晴……谢谢你……”我感动得鼻翼有点发酸。大半夜的有这么一个朋友因为你一封邮件,就跑到你家里来确认你的安危,因为你发烧,就守一夜来给你降温,我真的是太幸运了才会交到冯晴这样的好朋友。

“嗨,没事儿,咱俩还用得着说这些话吗?”冯晴豪气地拍拍自己的胸脯,我被她逗笑了。

“诶,说起来,你怎么昨晚又在喊岳一唯的名字碍…不会是……你又梦见那个了吧?”冯晴笑得很贼,眉毛上挑着等我的回答。

男神鬼夫夜夜撩》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男神鬼夫夜夜撩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墨音雅韵】这个深冬依旧苍凉 主播:慈善大使 作者:梦在深巷

    这个深冬依旧苍凉梦在深巷/文雁行划过了一串省略号,延绵的一场素雪漫天飞扬,一切进入安然而庄严。冬晨的风,似乎没醒,熟睡在夜的衣袖,一丝光影吸引着雀鸟,大地黛褐的眼神,揉醒了所有的宁静。枝头的温度开始抖落,厚实的瓦砾舔舐着寒露。季节似乎开始休眠,万物寂静,静默里呼吸着缓缓蔓延的几丝凌乱野草。飘零的枫叶,支撑不住最后的婉约。被雨淋漓的几分憔悴,漠然褪去一片片殷红。总有一些别致婉约在缤纷,素袖里洒落的万朵千枝的琼绒,紧捂着裸色里的凡尘。江南的青石板多了沉寂,无法凝结的心思,依然抖落了一季忧郁。夜的鬓角

  • 什么样的壶,可以称得上是上等好壶?

    我们总结了十二大要诀:1、看堂号和名款画押通过壶身或盖子背面铸的堂号或者名款画押,可以识别该壶出自何堂、何人、何时、何地(如图07)。有著名堂号的铁壶,就像当下的名牌一样,价格会很高。也有一些很老的铁壶,在江户时期铁壶初期没有任何落款,但工艺、造型、材质也属上乘,一样是收藏佳品。2、特殊型款是精品老铁壶的独特造型,充分显示了釜师们对当代一些事物的理解、态度和心态的寄托。釜师们把壶制成房屋、井台、山水、动物、蔬果等器形,用以壶言情的表达方式,更加高深的注给壶以情感,独具灵性和美义。这类特殊器形的老

  • 那一缕醇厚的甜香:腊八节美文欣赏!

    老舍笔下的腊八在腊八那天,人家里,寺观里,都熬腊八粥。这种特制的粥是祭祖祭神的,可是细一想,它倒是农业社会的一种自傲的表现。这种粥是用各种的米,各种的豆,与各种的干果——杏仁、核桃仁、瓜子、荔枝肉、莲子、花生米、葡萄干、菱角米等熬成的。这不是粥,而是小型的农业展览会。腊八这天还要泡腊八蒜。把蒜瓣在这天放到醋里,封起来,为过年吃饺子用的。到年底,蒜泡得色如翡翠,而醋也有了些辣味,色味双美,使人要多吃几个饺子。沈从文笔下的腊八把小米,饭豆,枣,栗,白糖,花生仁儿合并拢来糊糊涂涂煮成一锅,让它在锅中叹

  • 鉴定专家王鹏飞会见释永信大师

    本报讯(记者刘军),知名瓷器杂项鉴定专家王鹏飞在郑州天下收藏会见了少林寺方丈、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河南省佛教协会会长释永信法师,并进行了亲切交谈。王鹏飞在会见时首先对释永信法师表示欢迎,祝贺少林寺武僧团事业成功,并对释永信法师发扬爱国爱教光荣传统,为传播中国传统文化做出的贡献,以及少林寺慈善福利基金会多年来积极开展资助贫困学生就学、为缺水村庄打深井、为贫困乡村卫生院捐赠药品等扶贫助困救灾活动给予高度赞扬。王鹏飞介绍了当前古玩鉴赏发展情况。释永信法师出生于佛教家庭。1981年,至嵩山礼少林寺方丈行

  • 在这个寝室生活,真是太不容易了

    智障儿童欢乐多而那段时光都和室友在一起女生宿舍:-1-我们寝室五个人,恰好都是平胸,于是别的寝室给我们寝室起名叫“AAAAA级风景区。”-2-大一时,我洗澡忘记忘带毛巾了,就喊我室友帮忙拿一下毛巾……不一会儿,她拿着一面镜子给我,我很纳闷说:“我要毛巾,你给我镜子干嘛?”室友也懵逼了,说:“我把毛巾听成了魔镜,我还纳闷你洗个澡要镜子干嘛,还是魔镜……”-3-我们宿舍经常用热得快烧水,一天晚上,舍友烧水,刚把热得快插上,听见“砰”的一声,跳闸了屋里黑了,这时舍友传来一声颤抖的声音:“我是被炸瞎了吗

  • 红酒搭配菜品的小常识

    葡萄酒在国内渐渐的流行,人们也对葡萄酒有了新的认识,也开始慢慢注意到葡萄酒和菜品之间搭配。顾名思义,一个“搭”一个“配”,也就是指的一个组合,搭配讲究的是在一起要和谐,“搭”容易,但是“配”就需要一定的经验了,酒和食物一定要和谐,不能有一方太突出。味觉我们的味觉在一方面是可以感受到很多食物的味道,其中有比较基本的就是酸、甜、苦、辣、咸五种味道,这几种感觉是相互影响的。比如说咸加强苦,酸可以暂时的掩盖苦味,加强甜味,甜味可以降低咸酸苦。色泽在葡萄酒和食物的搭配中有一个很基本的准则就是红酒要搭配红肉

  • 【生活文摘报-深度好文】成功人懂的熬,失败人懂的逃

    成功都是熬出来的为什么一个老板再难,也不会轻言放弃?而一个员工做得不顺就想逃走?为什么一对夫妻再大矛盾,也不会轻易离婚?而一对情侣常为一些很小的事就分开了?说到底,你在一件事,一段关系上投入多少,就决定你能承受多大的压力,能取得多大的成功,能坚守多长时间。成功都是熬出来的。为什么用熬?因为普通人承受不了的委屈你得承受,普通人需要别人理解安慰鼓励,但你没有,普通人用对抗消极指责来发泄情绪,但你必须看到爱和光,在任何事情上学会转化消化,普通人需要一个肩膀在脆弱的时候靠一靠,而你就是别人依靠的肩膀。孝

  • 《和我在靖江的街头走一走》,靖江警花深情演绎警察版《成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