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王女帝后10章

2017/11/3 11:46:59 来源:网络 [ ]

书名:王女帝后

第九章 杀我?先废了你!

紫檀木眯了眯眼睛,这一击,怕是他最后的亦是最强的一手了吧?内力近乎枯竭了。163生活网

辛逸眠在它袭来之初便知道这一击定然不是好相与的。细长的眼睛里映出呼啸而来的五道锋芒。身往后斜,单脚跟贴地,急速向后掠去。

同时,手中的软剑突然脱节,一根纤细的链子带着锋利的尖端向飞来的其中一只剑撞去。

针尖对麦芒,两只剑同时在空中静止,仅一瞬间那飞剑 便断裂成片。

这片刻的时间又让剩下的剑有所贴近。辛逸眠并没停顿,在对上第一支剑的一瞬间,他便将内力灌入细链使链子在第二支剑的位子弯曲碰撞借此错开第二支剑的位置,第三支也是在细链刚接触到第二支时就将内力打入,第四支亦是如此。163生活网然而在细链碰到第四支剑时第五支剑却已到他伸直的手上方离开细链攻击范围了,同样的方法再用不到第五支身上。

辛逸眠眼角的余光扫到斜后面茂密的草丛,没时间犹豫了,一咬牙急速后退的身体狠狠的向草丛砸下。

那第五支飞剑正从他鼻尖划过。

辛逸眠僵硬的躺在草丛里,这一次,他不会再遇到那种绿油油的东西了吧。确定身体真的没传来那种皮肤腐烂感,辛逸眠赶紧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

说起来长,这前后也不过一瞬间而已。高廖内力耗尽,又种了毒气,全靠疼痛刺激着才挺了下来。阅读163shenghuo.com见这最后一击也没有杀死目标,他这条命今天看来是丢定了。完成任务,活!任务失败,死!这是他们的规矩。

高廖看着远处的少年,又猛然记起旁边不远处还有个小少年,这小少年既然和他一起出现怕是和他是有关系的吧,虽然他们并没见到他进山。

大的对付不了,小的他还怕抓不到吗?想到这里,高廖强提起一口气向紫檀木掠去。

辛逸眠正准备追出去的脚突然顿住,衣摆在空中一个回荡,他静驻在草丛里,双眼看向高廖虎爪的方向。

高廖右手成爪直冲紫檀木喉咙。他的眼里,那孩子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王女帝后10章暗想:是吓傻了吧。

就在高廖的手快要接近喉咙之时,那孩子的手突然很慢很慢的抬起。然而就在下一刻他猛然瞪大了眼睛,五官开始扭曲。那前一刻在他看来还垂在那孩子身侧的手,明明很慢抬起的手,就在这么一瞬之间就已经准确的握住了他的手。然后他清楚的听见了骨头碎裂的声音,从骨头里传出的痛感由手臂扩展全身,他的身体开始不受控制的抖。

而那个孩子,他以为吓傻的孩子,依旧一张面无表情的脸,甚至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就那么静静的看着他。仿佛不知道他此刻的痛苦是他造成的。163生活网

紫檀木当然不会认为他的痛苦是她造成的,他不把主意打到她的头上,她自然什么都不会管。他既然敢动她,那么后果想必也做好了承担的准备了,这都是他自找的。她一向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成倍赎回!

估摸着手中的人完全脱力了,紫檀木五指散开,任那个高大威猛的身体像羔羊般脆弱的滑倒在地。

狭长的眉眼半掩着望着地上痛苦抽搐的人,辛逸眠缓步向那人走去,近了,他顿下身来略略的翻了两翻那人道:“你用的什么手法?要是纯内力压碎骨头的话对这种常年习武大伤小伤不断的人来说不至于全身抽搐面部扭曲吧?”

闲闲的玩弄着手指,紫檀木淡然道:“压云碎骨法。”

拍了拍手,他站起身来道:“他的手是铁定废了,全身筋脉也都被搅乱了,你这套手法可真是彻底。”

靠着树干,抬头看着光线从树缝中射下来,她轻声道:“人体的筋脉都是相通的,只要找到适当的方法就能让它们相互感受。”

在脑子里将他刚才的动作回放了一遍,辛逸眠看着这满地躺着的人问道:“眼下这些人怎么解决?”

“你可知道他们是什么人?”

不知他想到了什么,嘴角冷冷一勾,道:“应该是朝廷的人。王女帝后10章

紫檀木睁眼看着他,定定的道:“他们不是朝廷的。”

辛逸眠抬头看他,这么肯定?“怎么说?”

紫檀木弯腰捡起高廖剑的其中一支递给辛逸眠,并对他指了指刀刃上凹下去的一个像火鸟一样的图文,这才道:“我记得《兵行》里面有记载,这种火鸟图文是莫炎家族的族徽,这个家族以贩卖兵器战马为生,曾经还养过一支不小的私军。十几年前,这消息不知怎么传了出去,私军可是皇族最不能忍的东西,就算皇帝文弱这样的事情也是不可能放任的。放在私下里养着有那么点关系的朝臣也不会说什么,可是这样的事一旦传了出去,就算有些有想法的人也断然不敢在朝堂上保它。这其中,大将军力挺皇上剿了这私军。莫炎家族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为,后将这私军交给了朝廷。即使这样了,莫炎家族毕竟是实力雄厚的大家族,加上很多朝臣力保,它的其他方面并没变。可不知为何莫炎家族却从此后慢慢消失了。”

他先前一直忙于和高廖过招,这图文他并没有注意到。此刻他眼神锋利的看着她:“为什么这些人不会是莫炎家族上交朝廷的那些人呢?”

“朝廷有特制的兵器,专门为离国提供兵器的是肇东潮家。私军虽以前是莫炎家族的,可上交朝廷了自然就是离国的士兵,从服装到武器都必须要按朝廷的要求。”言辞凿凿,她沉着分析道。

辛逸眠眼光几转,初知道千年烟花的时候他心中愤恨便认定了是皇族动的手脚,可如今被这一说他反而感觉出某些不对来。皇权本就弱,朝臣大多不太听使唤,可是他们一向以王为尊,皇帝要是动他们不是自砍手臂吗?他狭长眉眼静敛,喃喃道:“莫炎家族图纹再现,是复出了吗?当年的事情,这是,报复。”

恍若不闻他的自言自语,紫檀木看着他脚下道:“他死了”。

辛逸眠低头看去,果然见高廖已经断气了,他皱眉问道:“什么时候?”

“在我们说话的时候他已经咬舌自尽了”

她知道却没有阻止,辛逸眠却也不反对:“这样的人留下来必然也问不出什么。”

看了看满场昏迷的人,紫檀木不由的赞道:“原来我无回山这块招牌这么好用,这些人都觉得那是块死地了,否者必不会那么掉以轻心,让我们有机可乘。轻敌,有时候和找死无异。”

辛逸眠无异议,这些人要不是断定他不能活着从无回山出来,结局怕又是不一样了。摸了摸怀里的枯叶草,他道:“我们尽快赶路吧。”

“去那里?”她不甚在意的问。

“远亦城。”他简洁明了的答。

两人麻利的收拾了一堆昏迷者,又在无回山下的无回镇中购了两匹快马以及一些吃食,一路快马加鞭向远亦城赶去。

王女帝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王女帝后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妻不可少:恶少求放过3章(第三章 看望母亲)

    原标题:妻不可少:恶少求放过3章(第三章看望母亲)小说名字:妻不可少:恶少求放过第三章看望母亲挂上电话,将那尘封了多年的记忆轻轻合上,肖梓童的眼角还残存着思念和痛苦的泪水。到达市中心的高档百货商场时,肖梓童离大家约定的时间已经迟到了半个小时。三个女孩在商场逛了大半天,最后还是咬着牙用了自己大半个月的收入买了条上等的翡翠珠串。摸着空空如也的钱包,肖梓童有些懊悔,刚刚替母亲交了医药费,这仅有的二千块钱,是她留给自己的家用,却不想用在了这种无聊的应酬上。但抱怨归抱怨,她总不能每回都以‘家里有事’为借口

  • 盛宠豪门落魄妻3章(第3章 误会)

    原标题:盛宠豪门落魄妻3章(第3章误会)小说:盛宠豪门落魄妻第3章误会白沐冰听见了,每个字都听得清清楚楚。果然人不可貌相,面前这个人生得白白净净,放在古代大概可以算是个文弱书生,没想到也是个色胚。也是,来这种地方的,还能是什么正人君子不成?她心里逐渐泛上一股冷意,咬咬牙,勉强将杯子凑了过去。谁知,杯子还没碰到云飞的嘴,他忽然伸出手来想抓她的手腕。白沐冰条件反射地要躲,杯子里的红色液体洒出来一些,洒到了云飞的白色衬衫上。完了!白沐冰心里一紧,慌张地抬头去看云飞。第一天上班就犯了这样的错误,如果这个

  • 爱上你爱上寂寞3章(第3章 身死)

    原标题:爱上你爱上寂寞3章(第3章身死)小说名称:爱上你爱上寂寞第3章身死她还没有到张若惜身旁就被拦住了。“你竟然一点都不知道悔改还敢威胁若惜?”刘俊杰扬手一个嘴巴抽在苏筱筱脸上。“你……你打我?”苏筱筱气得浑身哆嗦。“刘俊杰,你混蛋!”“我再混蛋也比不上你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表面上清高装纯,暗地里却是当妇,什么要把美好留在新婚夜,我他妈的竟然相信了你!”刘俊杰血红着眼睛瞪着苏筱筱,如果能杀人,他的目光早就把苏筱筱刺了几个窟窿。“苏筱筱,我告诉你,我刘俊杰眼睛里不揉沙子,你想拖着残花败柳身子做刘

  • 因为遇见你3章(003荒唐的婚礼)

    原标题:因为遇见你3章(003荒唐的婚礼)小说名:因为遇见你003荒唐的婚礼在婚礼进行曲的萦绕中,我一步一步的走近陆正歧,心情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兴奋和幸福。我看到坐在红毯两侧的一张张陌生的面孔,脸上无不是羡慕的表情。我猜,他们大抵也像化妆师一样,觉得我一定是前世做了天大的好事,今生才能嫁给陆正歧这样的男人。我的嘴角不自觉的扯了扯,心里却感觉到更加悲凉,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因为他们永远也想象不到,就在刚刚,我曾亲眼目睹陆正歧和一个女人的情感纠葛。当我走到距离陆正歧还不到一步的距离,我的余光瞥到了几张

  • 征服冰山女总裁33章(九色骨戒凑齐)

    原标题:征服冰山女总裁33章(九色骨戒凑齐)小说名字:征服冰山女总裁3九色骨戒凑齐还魂术玉简上有说明,阴冥树树皮树干坚韧无比,沈浪不敢怠慢。“神锋剑阵!”沈浪一声低喝,八十一柄雷泽分光剑当即显形,化为了数千道剑光。他体内的灵力宛如海浪般的涌向了剑光之中,迅速将神锋剑阵催动到极致。排山倒海般的剑光冲天而起,融合成一只体长数千米的巨大雷龙,四周的阴浊之气瞬间溃散消失。“吼!!!”雷龙仰首咆哮,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阴冥树席卷而去,狂暴的剑光和金雷携着一股毁天灭地的威能!就在雷龙击出的同时,沈浪扔出了

  • 千里之外来哈尔滨20年间尚属首次丨这位“稀客” 长得像“佐罗”!

    23日,东北林业大学帽儿山鸟类环志站的工作人员在巡网回收小鸟时,发现一只浑身上下有灰、蓝两色相间,头顶带黑色眼纹好似“眼罩”的“怪鸟”挂了粘网,经专家鉴定,这是一只在哈尔滨地区十分少见的灰蓝山雀,系20年来首次出现,“稀客”的到访刷新了哈市鸟类环志历史。当天,帽儿山环志站人员在回收粘网上的小鸟时,意外惊喜地看到这只长相“与众不同”的高颜值鸟儿,它的大小与普通的山雀相差无几,但身上的“彩衣”却格外吸引眼球,尤其是那一条蓝黑色的眼纹,向后与后颈蓝黑色领环相连接,好像在头上戴了个黑“眼罩”,与“佐罗”

  • 有种爱深入骨髓3章(第3章 两根肋骨)

    原标题:有种爱深入骨髓3章(第3章两根肋骨)小说名:有种爱深入骨髓第3章两根肋骨脚步声突然离我很近,我慌慌张张的一边想把脸上的血擦干净,一边想找个地方藏起来,我脑子里想不了其他,只想着这样子的我一定不能让顾屿森看见。女为悦已者容,我这样出现在他面前算怎么回事。哦,差点忘记,顾屿森一点也不喜欢我,他不过是把我当成了顾倾儿的替身,所以才会和我相爱,我却还傻乎乎的,以为遇见了王子,遇到了全世界最好的爱情。其实,只是顾倾儿遇到,不是我。兄妹相爱,这样短短四个字,听起来却还真是轰轰烈烈,惊心动魄。顾屿森不

  • 眼前你是梦中人3章(第3章 撕碎的支票)

    原标题:眼前你是梦中人3章(第3章撕碎的支票)小说名称:眼前你是梦中人第3章撕碎的支票叶以宁说着说着看向顾西洲的眼睛,喉咙忽而哽了一下,压抑住心头那抹情不自禁就要抚上他眼角的冲动,“当然,我没想到你现在眼睛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听别人说,你换了一双新的眼角膜,怎么样,用得还习惯么?”“怎么?你后悔了?”“我们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你的眼睛好或不好,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叶以宁轻笑着掩饰喉间的那抹哽咽,突然用手勾住顾西洲的脖子,“不过既然你用一百万买了我这一晚,我也不介意和你一夜春宵,在这世上没人会和钱过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