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爱你在离别时11章(第十一章阳光过后有阴云)

2017/11/3 13:23:35 来源:网络 [ ]

书名:爱你在离别时

第十一章阳光过后有阴云

转眼已经过去一个月,言清黎和夏侯谨两个人已经在同一个屋檐下待了这么久。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

言清黎一想到这个,就感到震惊。因为一开始见到夏侯谨时,她就觉得,没有人可能抓住夏侯谨的心,因为他是那么冷漠,不近人情。

再一想到夏侯谨对自己的家常饭菜百吃不厌,并且因为自己,推掉了几乎所有的饭席,更是受宠若惊一万倍。

对于变得越来越温柔,甚至有时在自己面前可以变成孩子般的夏侯谨,言清黎感到陌生,又觉得无比熟悉和亲密。

言清黎并不清楚夏侯谨的内心,她有时好想挖掘开他的胸膛,取出他的那颗心,看看到底对自己的那块是什么颜色,曾否对自己产生过一样的悸动?

言清黎不知道的是,同她的想法一样,夏侯谨也是这般时时猜度着言清黎的想法。

夏侯谨也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感受,他只是觉得家里仿佛藏着一个宝贝,就像古时候汉武帝“金屋藏娇”一般,又像地球有着地心引力,时时刻刻可能被吸引过去,并且逃不掉,甘愿被压在佛祖的五指山下,却是毫无怨言。

这样的感觉,在他的记忆里,恐怕只有在他初恋的时候存在过。来自163shenghuo.com那时候,他还是小孩子,喜欢着一个同自己一般幼小的小女孩。

女孩子天真活泼,他们每天玩耍嬉闹,他总是让着她,她也总是照顾着他,两个人亲密无间,无话不谈。

那时候,他每天都会想着她,上学下学都会拉着她一起。

那么长久的日日夜夜,让他留恋难忘。

可是故人已经不在,此刻他所留恋之人,却同那幼时的玩伴有些相象。同样的天真活泼,不谙世事,同样的性情,甚至连面貌都有些许相似。

夏侯谨怀疑,自己是不是因为这个,方才对言清黎如此留恋。阅读http://www.163shenghuo.com/

无论如何,夏侯谨都对言清黎有一种说不出的情愫存在着,他想要抹掉也抹不去。

并且,越是想要抵制对她的依恋,却越是深陷其中。

夏侯谨觉得,他已经爱上了言清黎,又不敢确定,因为他从来不知道真正的爱是怎么样的一个面孔。

如果是爱,可是为什么无论他怎样得爱着她,无论他对她有着多少的冲动和欲望,她都如铁石心肠一般,感受不到呢?爱,不应该是两个人之间的互动吗?而她,似乎对他永远敬而远之,甚至有些讨厌——因为言清黎从来不允许他碰她分毫。

夏侯谨享受这种沉沦其中,无法自拔的感觉。哪怕不是爱,他也依恋着这般母亲臂腕里似的温馨甜蜜。

夏侯谨是不善言辞的,所以他的这些感受言清黎从来都是不得知晓的。版权163shenghuo.com

两个人好像在一个迷宫里,只是听得到彼此的大声呼喊,却找不道真正的彼此。

这天,夏侯谨依旧去公司工作,在处理一份合同的时候,打算叫助理小王来商议。

秘书却说道,“总裁,您不是前天已经批准了王助理的假期申请,批准他同新婚妻子前往欧洲度蜜月了吗?”

夏侯谨这才想起来,他点点头,点了另外一个经理的名字,却若有所思。

回到家之后,在餐桌前,夏侯谨看着正狼吞虎咽的言清黎,看了许久。

言清黎被夏侯谨灼热的目光吸引,看了看自己的身上,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又注意到自己的嘴巴里那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塞了满嘴,恐怕太不雅观,于是迅速吞咽了下去,然后才小心翼翼地问道,“我哪里有不对劲吗?”

夏侯谨轻笑,移开了目光,一会儿漫不经心地说道,“等我处理好事情,咱们去一趟巴厘岛吧。”

言清黎听闻这话,猛地把刚入口的东西吞咽下去,不小心呛到了气管。

她一边捋着胸口,一边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地问道,“你再说一遍?”

“怎么,我没说清楚吗?”夏侯谨自顾自咀嚼着东西,一点也不顾忌言清黎的惊慌失措。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

“不是……你是说去巴厘岛吗?你,和我两个人?”言清黎指了指夏侯谨,又指了指自己。

夏侯谨沉默不语,算是默认。

“好吧。”言清黎努力镇定自己,却无论如何都是疑虑重重。

她在心里有另外一个声音,“他真的把我当成爱人了吗?他真的爱上我了吗?如果是这样,那我该怎么办?”

想到一个“爱”字,蓦地,一颗心猛烈地跳动起来。言清黎感觉到自己的脸庞都有些发烧了。

实在忍不住,言清黎那张大嘴巴又问道,“为什么?能告诉我理由吗?”

夏侯谨感到好笑,“需要理由吗?”

“当然!”言清黎毫不犹豫地道,“巴厘岛可是情人的度假天堂!我们两个人……为什么要去那种地方?”

“因为我们两个是夫妻埃”夏侯谨不急不缓地答道。爱你在离别时11章(第十一章阳光过后有阴云)

“看吧,要说到重点了!”那个声音再次响起来,让言清黎更加坐立不宁。

“可是我们两个是形式上的夫妻呢。”言清黎还是要搞明白,否则她这颗心是不会平复的了。

“好吧,我郑重地告诉你理由。”夏侯谨放下碗筷,收起餐巾,“我夏侯谨身为堂堂夏氏集团的总裁,婚礼简单点也就罢了,可是度蜜月的事情可是马虎不得,否则让人听闻你我连蜜月都没有之后,觉得你我之间的关系很是不好,久而久之不就有人疑虑了吗?”

“哦,那你考虑的可真是周到!”言清黎的一颗提起的心瞬间沉落下来,她不知道这是舒心,还是失落。

“果然,我和他只是场误会而已。”那个声音恹恹地嘀咕道。

不过,巴厘岛毕竟是好玩的地方,那里有大海,可以扬帆出海,可以享受日落……言清黎的心情又好了起来。

“我们什么时候去呢?”言清黎期待地问道。

“等我处理好事情,大概一个星期左右就可以了吧。”夏侯谨擦擦嘴巴,径直走开,不理睬对面女人的兴奋难抑之情。

言清黎却是自顾自憧憬着。

为了这场旅行,当天晚上,言清黎便开始了行李的收拾,她要穿着最美丽的衣服出现在那个神奇的岛屿上。

过了两日,言清黎前往夏老家中探望。却在夏老家的大厅中,一言见到了久别的林涵音。

林涵音依旧是那么温柔优雅,一言一举不失大家闺秀的气质和风范。在她旁边,有她的表妹林涵宁,这次,她们两个是一同回国的,并且打算长祝

言清黎和林涵音在自己的婚礼上见过一次,并且很是聊得来,两个人又是立即谈笑风生起来。

不过,林涵宁却是莫名其妙摆着一副臭脸,连正眼也不瞧言清黎,并且在言清黎向她问好的时候,只是漫不经心地“恩”了一声,便又扭头同两老谈话去了。

言清黎不明所以,不过她可不会把这事放在心上,因为自从嫁给夏侯谨后,如此对待自己的人多了去了,她早已经习惯成自然,不会让自己因为这些人心累。

最起码林涵音很是喜欢她,言清黎也就缠住了林涵音聊个不停,听她讲国外的风土人情,两个人也似乎有着聊不完的话语。

“我怎么觉得你们俩有些相象呢!”夏母突然来了一句。

“您是说我和林姐姐吗?”言清黎惊诧地问道。

“对啊,你看那个鼻子那个嘴巴,甚至眼睛和额头——都有点异曲同工之妙呢!”夏母指着两人,打趣似的说道。

两个人只当是说笑而已,并不十分在意。

“上帝造人可真有点捉摸不透,把美丽和聪慧全部集中在同一个模子里头!”夏母继续说着,两个人都觉得得到了无上的殊荣,不好意思地相视而笑。

“我只觉得言妹妹亲切,我们两个长得相象,也是场缘分吧。”林涵音说道。

畅聊了一下午,回到家中,估摸着夏侯谨就要下班回家,言清黎匆忙准备好饭菜。

可是,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之后,夏侯谨都没有回家。

言清黎有些急了,她想,夏侯谨不要出什么事情才好!因为往常,夏侯谨都是一如既往很准时地到家,用她做的晚餐。

言清黎也没有胃口吃饭了,回书房画图纸,却是盯着纸张,脑子里空空荡荡。

“少夫人,少爷回来了。”李妈打开书房的门,通报言清黎。

言清黎兴奋地窜下楼去,见到安然无恙的夏侯谨,差点要扑到他的怀里。

不过看他眉头紧蹙,似乎被什么烦心事所困扰。

“怎么了?看你紧张兮兮的样子。”夏侯谨安安稳稳坐在沙发上,看到言清黎,眉头方才舒展了些。

“怎么今天回来这么晚?饭菜早就凉了!”言清黎不好意思地笑着,“等等,我再去给你热。”

正要转身,夏侯谨叫住她,说道,“不用了,我已经吃过晚饭了。”

这句话浅浅淡淡,却在言清黎听起来很是沉重。夏侯谨开始不爱吃自己做的饭菜了吗?自己是不是就此失宠了?心中那个声音又开始嘀咕起来。

“哦……那我自己去吃好了。”说完,言清黎头也不回地,去了餐厅。

吃饭的时候,夏侯谨也没有像往前一样前来陪她,他似乎有着重重的心事,不像往常那般轻松。

大概是出了什么事情了吧,言清黎猜测着。

晚上临睡前,沉沉的夜幕中,床的那头传来夏侯谨虚无缥渺的声音,“我最近有点公事要处理,恐怕去巴厘岛的行程要延期了。”

“哦……”一股混杂的滋味猛地袭上言清黎的胸口,她有种想要哭的感觉。自己的行李已然准备妥当,夏侯谨却在临出发前一晚,告诉她此次行程泡汤了。

言清黎的憧憬全部成了空纸一谈。

不过,她告诉自己,也许是夏侯谨真的有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处理妥当,他会带自己前去的。

从来乐观的言清黎,还是征服了自己的猜疑之心,像个无忧无虑的孩子般安然入睡。

爱你在离别时》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爱你在离别时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妃非善类:冷王,请自重2章

    原标题:妃非善类:冷王,请自重2章小说书名:妃非善类:冷王,请自重第二章一巴掌打在谁脸上清风拂过窗子,青草香混着袅袅檀香,香味怡人。门帘上的铃铛伶仃作响,伴着微风飘动。床上躺着的女子眉目如画般眷美,纤密长睫阖着,肌肤晶透,只是有些血色苍白。忽然,她的睫毛动了下,下一瞬,一双美眸睁开,那眼底深恶痛绝的憎恨惊人的强烈,可逐渐的,被惊诧,茫然代替。她不是死了么?眼前的景象为什么会如此的熟悉?凤凉玥胸口噗通通的猛跳,她坐起来看着屋子内曾经无比熟悉的布置,这是镇国公府,她未出阁时的房间!而重叠的记忆正处于

  • 诱妻入怀:总裁老公有点坏2章

    原标题:诱妻入怀:总裁老公有点坏2章小说书名:诱妻入怀:总裁老公有点坏裸男出浴一个月前,唐珊在遭遇了双重背叛之后,一怒之下去酒吧发泄,她忘记了怎么惹上了卫西城,只知道醒来时,被自家老爷子捉奸在房。对的,是在房,不是在床。她发誓绝对没有和卫西城发生什么,可是这个该死的混蛋,居然当着老爷子的面黑她,当时他那副样子,她能记一辈子,不,能记两辈子……“你睡了我,要对我负责,”当时卫西城这个堂堂七尺男儿,居然弱弱的咬着手指控诉她。她唐珊自然不会认帐,双手叉腰,“我睡过吗?有证据么?”可是他居然无耻的说道,

  • 邪王夜宠小毒妃2章

    原标题:邪王夜宠小毒妃2章小说书名:邪王夜宠小毒妃寒毒发作时此刻男子清冷的眼眸幽暗中扫向她,剑眉微挑,里面的凌厉如数释放,若他能动,冷幽月说不准这一刻就是一具死尸了!磁性的嗓音在冷幽月耳边环绕,被骂她一点都不恼,反而是笑得极其随意。“皮肤真是好啊,你继续你的,我继续我的,互不耽误!”唇间冰凉的触感让她直接舔了舔男子的唇瓣。男子眼中怒火燃烧。冷幽月看他目光要杀人的样子,顿时不服气了,呦呵,自己都这德行了,还瞪呢?紧接着冷幽月点意犹未尽的,又舔了几下。来呀,有能耐你还回来呀。她笑呵呵离开男子唇瓣,丝

  • 深度蜜爱:帝少的私宠暖妻2章

    原标题:深度蜜爱:帝少的私宠暖妻2章小说:深度蜜爱:帝少的私宠暖妻危险气息,神秘男人她霍地睁大眼睛,“腾”地一下坐起来。扫视四周,什么都没有看见。她扔了笔,掀开薄被单,纤白的脚踏在地上,伸手去够棒球拍。手还在半空,突然,“啪——”一声,灯灭了!霍地,一个高大的身影朝她逼近。凌薇惊悚,眼睛瞠大。突然,一只滚烫的手掌,扣住了她的手腕。“别出声!”男人嗓音低沉,一手捂住她的嘴,沉重的身子结结实实地将她压倒。烫人的鼻息喷在她的脸上。夹带着一股浓重的酒气。“唔唔——”凌薇的嘴被捂住,喊不出半个字,只能瞪大

  • 农门小辣妃2章

    原标题:农门小辣妃2章小说名:农门小辣妃因为你太弱“我什么我?我这是在帮你,想死就痛快一点,大伙都看着呢。正好可以做个证,证明是你自杀的,如果不想死,你也麻利一点,有多远滚多远。”唐悠悠打断了她的话。刘氏面子尽失,下不了台,踌躇不决。宋春华见一个小辈当着自己的面就这般嚣张,便壮着胆斥道:“唐悠悠,你这个疯女人,你眼里还有没有尊长?”“你有?”唐悠悠一脸鄙视的看着他,“要不,你的尊长借我用用?可你有那东西吗?”“你你你”宋春华被呛得一脸涨红。宋老爷子扯了下墨子安,压低声音,“子安啊,劝劝你媳妇,别

  • 入骨暖婚:总裁好好爱2章

    原标题:入骨暖婚:总裁好好爱2章小说名称:入骨暖婚:总裁好好爱这世间,真有这样美好的女子?封立昕已经开始用呼吸机了。这些天,他越发觉得自己的自主呼吸变得困难。“老金,我的并发症是不是很严重了?”他朝收拾呼吸机的专职医生老金问道。“不严重。只是肺部出现了点儿炎症。”老金隐约其辞。“行了老金,你不用跟我隐瞒了。其实死对我来说,更是一种解脱。”做为封立昕专职医生的老金,更能体会封立昕每日忍着剧痛的煎熬:他不是为自己而活,而是为了弟弟封行朗。老金叹息一声,“不仅仅是肺部,你肝脏的造血功能,你肾脏的排泄功

  • 任我行最不佩服的三个半人是谁?其实金庸早已提示,解风上榜

    文/叶七大家好,我是江湖人称“北洪七,南叶七”的七先生。本期话题我们说说《笑傲》任我行所说三个最不佩服的人,他们到底是谁呢?真的如许多网友所言,他是随口一说吗?在《笑傲》之中任我行为救女儿任盈盈在少林寺偶遇了当时的江湖几大高手,他们分别是方证、冲虚、左冷禅、岳不群、宁中则、解风、震山子、余沧海、天门道长、莫大等几人。一番谈论中,任我行道出“三个半最佩服之人”以及“三个半最不佩服之人”。使得早已入佛门数十年的方证大师亦兴趣十足,让人听着耳目一新。任我行所说的“三个半最佩服之人”,分别是东方不败、风

  • 指染成婚2章

    原标题:指染成婚2章小说书名:指染成婚帮我保管他终于说话了,声音很好听,带着天生感性的沙哑和磁性。语气并不轻.浮,反而很深沉,有种矜贵的疏离。“嗯?”炎景熙错愕的看向眼前这个男子,还没有说话,他握住了她洁白的小手。他手掌温度传入她冰冷的手上,传入她的血液。炎景熙的手指微微一颤。他拉着她的手到他皮带卡头的一侧,在凸起的地方一按,卡头松了。炎景熙诧异的看向眼前这个俊美非凡却冷酷优雅的男人,对上他深邃的如同漩涡一般的明眸。他把自己的皮带抽出来,放到了景熙的手里。“皮带先交给你保管,我现在还有事情,晚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