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无仙12章

2017/11/3 14:58:42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无仙

第十二章 力退强贼

一声耳光脆响,众山贼只觉得眼前一花。阅读163shenghuo.com各自忙循声望去,只见二当家的手捂腮帮子在哀嚎着。随之闪过一道人影,场中多出一个十来岁的孩子。其小脸脏兮兮的,一身道袍污腻不整,十足一个小要饭的模样。

来的正是自山下跑来的小一,他见山下形势不妙,便施展御风术疾驰上山。当发现玄元观中站满了手持兵器的人,更是担心师父的安危。

小一听觉超凡,钱虎辱骂的声音都被听入耳中。他不由心中恼怒,施展御风术,如风一般从人群中掠过,狠狠的给了钱虎一耳光。版权163shenghuo.com然后身影一顿,来到青云道长身前。

“师父,您老没事吧?”小一来不及给师父行礼,忙一脸急切的问道。

青云道长也是心中诧异,见是小一,一直悬着的心也放下了许多。他脸色一缓,却随即又绷了起来,沉声说道:“竟日不见踪影,还知道回来啊?哼!为师无事,速速远去!”

小一见状,不知此时的师父为何还要发火,未及多想,他小嘴一撇,眼泪差点掉了下来,低头小声道:“我不走,我要陪师父,这儿究竟出了何事?”

青云道长见小一如此,眼光闪动,内心轻轻叹息了一声,正欲出言呵斥……“呜呜——呸!”钱虎吐出几颗碎牙,揉了揉半个红肿的脸,瞅准了这个冒出来的要饭的小子,面目狰狞的骂道:“哪里来的小杂种,敢打爷爷的耳光,爷非拆散了你不可!”

听到了钱虎叫骂声,小一顾不得向师父求饶了,他双眉一竖,满脸怒容,猛地转过身来,道袍的大袖子随之一甩,双手掐腰,昂首冲着钱虎喝道:“道爷乃玄元观弟子——林一。你个畜生敢欺辱我师父,凌辱我玄元观,该打!”

“好……好!打了老的,蹦出来个小的,今儿我就把你们两个臭道士一起收拾了!”钱虎气急败坏叫道。

青云道长上前一步,要把小一护在身后。小一见状急了,伸开双臂站立不动,一脸急切的说道:“师父,您老先歇息一番,这儿有小一呢!”。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见徒弟神情刚毅坚定,青云道长心中悲叹。想不到玄元观没落如斯,还要遭此劫难,只能让一个十来岁的孩子来支撑危局。

他无奈的摇摇头,只想着趁机调息一下,以备危急之时,也好力拼护得小一的周全。

小一瞥了一眼地上的死尸,有些迟疑的说道:“师父,小一还没杀过人呢!”

背后的青云道长沉声回道:“万事不违本心即可!”

小一闻言后,咬了咬嘴唇,暗暗点点头。看看四周明晃晃的兵器,稳稳心神,他冲钱虎抬起下巴,说道:“道爷在此,有种就过来吧!”

钱虎狞笑了一声,手持大刀迎面对小一狠狠劈了过来。 被一个孩子打碎了牙齿,对他来说乃是奇耻大辱,恨不得一刀将小一劈做两半。

小一身形一晃,便从钱虎的眼前消失,眨眼便出现在了他的身后,攥起拳头就向其腰眼砸去。版权163shenghuo.com

钱虎眼见对方没了踪影,心知不好,手腕转动,大刀卷起一片雪花护向后背。

小一见势,收起拳头又向旁边闪去。

钱虎刀上的功夫不简单,腾挪闪转,一把大刀缠头裹脑上下翻飞,团团刀影护住周身向小一碾去,后者赤手空拳,偷袭不得,只能施展御风术躲避。

场中一团刀影追逐着一道小小人影,众山贼不停在一旁叫好。而钱虎心知,这样下去,待自家力弱之时,一旦招式出现了破绽,就会输给一个十几岁的孩子,那就丢人了,还不让山寨这伙弟兄笑掉大牙。

这小要饭的身如柳絮般轻盈,根本抓不到、碰不着。如此想着,钱虎心里就有了计较。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

钱虎刷刷几刀带着风势向前砍去,小一脚尖点地向后轻掠。

小一心里也急,体内的灵气在一丝丝减少,这才察觉到,原来施展法术是要消耗灵气的,待灵气消耗完了,自己与师父也就危险了。他心里也在不停琢磨着,想去自己屋里取出青云剑。

钱虎狠狠几刀过后,突然恶笑一声,身体向后高高跃起,将刀影舞做一团向青云道长砍去。

小一见状大吃一惊,心知上当,却不及阻拦,情急之下,神识一动,一弩一箭凭空出现在手上。他双手轻拉上弦,一咬牙,抬手向钱虎射去。

随着弩弦崩响,“噗”的一声,精钢箭簇激射而出,深深钉入了钱虎的后心,后者在半空中发出一声惨呼,狠狠摔向地面……小一借机冲向自己的小屋,身形闪动之间,他已手持青云剑回到了师父面前。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

谁也未看清对方从何处拿出的弩箭,这可是杀人利器,防不胜防。转眼间,情势逆转,贼人大乱。

钱虎被一群山贼护在当间,只见一只精钢箭杆深深透出了前胸,他大口大口吐着鲜血,面如酱紫,直翻白眼。

大伙儿随二当家一起前来,现如今二当家若是死在这里,回去大当家一定会对兄弟们怒火加身的,这可如何是好?众人心里七上八下,一个个你看看我,我瞅瞅你,茫然无措。

几个心有不甘的山贼,手持兵器恨恨的瞪着小一,摆出跃跃欲试的架势。

小一长剑在手,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撇了撇嘴,喝道:“哼!想送死的,尽管来试试!”说着,他不由得手上用力,一丝灵气透过手臂涌入青云剑,“嗡”一声炸响,寸长剑芒出现在剑刃之上。

小一被自己吓一跳,赶忙收回灵力,心想可别毁坏了师父的宝剑。

玄元观的庭院中,就这么大的一点地方,还站满了人,小一长剑上的动静,还是让这伙山贼吓坏了。这是真气外放才有的剑芒?传说江湖绝顶高手才能使出剑芒,这小孩不会是高手吧?可那一身令人匪夷所思的轻功,不是高手又是什么!

大半的山贼顿时熄了拿这个小要饭回去顶罪的念头。

此时,原先被钱虎骂过的那个清瘦汉子,越众而出,向前走了两步,对青云道长和小一深施一礼道:“我等只是听命前来,方才多有失礼之处,在下代兄弟们给道长赔罪了!现二当家已是如此模样,此事暂且作罢,不知道长意下如何?”

青云道长双目微阖,手扶长须,不置可否。

小一回头看了师父一眼,手腕一转将宝剑掩在身后,挺起胸脯,一本正经对着这位汉子说道:“尔等无故欺我山门,辱我师父,本不该就此作罢。念及顽凶已受重创,也算是有了小小的惩戒。罢了!诸位还是速速离开此地,从此不得再来骚扰!”

他嘴里如此说着,却也是见到哪个被弩箭射中的贼人命不保夕,心中难免有些慌乱,兀自口气强硬着。

那汉子心里暗道,杀了人还只是小小的惩戒,这叫花子般的小道士哪里像个小孩子啊!可情势比人强,谁让自己理亏,且那剑芒也太骇人,二当家都折在此处,还是先回去如实向大当家禀报吧!

那汉子忙又躬身说道:“多谢道长大人大量!我等这就离开。”说着对众人一挥手,抬了死伤者就欲下山。

谁想小一又说道:“慢着!”众人心里一阵嘀咕,这小道士变卦了不成?“那枝弩箭给我留下。”小一说完看着山贼众人不解的神情,又揉了揉鼻子,低头翻眼道:“这箭矢来之不易,不容遗失!”

众贼人望向那个清瘦汉子,后者摇了摇头,走向几人抬着的钱虎,手扶伤处,掌力一吐,“噗”的一声,箭矢带着一条血线喷出来,掉在院内地上。

钱虎身子猛烈抖动了一下,而那汉子犹如未见一般,冲小一点点头,便率众人向山下退去。

小一满意的咧咧嘴,上前拾起箭矢,低头仔细擦去血迹,回转过来向师父走去。

才走了两步,抬起头来的林一面色大变,喊道:“师父……师父您怎么了?”

无仙》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无仙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阿富汗】被虐待,当性奴...揭秘“童戏”男孩们的悲惨生活

    被虐待、当性奴在大众眼中通常是发生在女人身上的不幸但是殊不知在阿富汗这个看似保守自我约束非常严格的国家却存在一些很违和、很辣眼睛的现象阿富汗是一个父权社会在这里家庭经济都依赖男性男孩可以赚钱养家,可以继承遗产人们视男孩为支柱,女孩为负担女人的社会地位十分低下女性被禁止在公众场所抛头露面禁止接受高等教育在这种男尊女卑的制度下滋生了两种社会形态有些家庭为了提升社会地位从小让女孩“女扮男装”成为儿子当男孩子一样教导,像男孩子一样长大还有一些男孩为了生计“男扮女装”成为“童戏”他们被打扮成女孩模样,身着

  • 汪曾祺:人得有点业余爱好

    人得有点业余爱好汪曾祺丨文一个人不能从早写到晚,那样就成了一架写作机器,总得岔乎岔乎,找点事情消遣消遣,通常说,得有点业余爱好。这些年来我的业余爱好,只有:写写字、画画画、做做菜。孙犁同志说写作是他的最好的休息。是这样。一个人在写作的时候是最充实的时候,也是最快乐的时候。凝眸既久(我在构思一篇作品时,我的孩子都说我在翻白眼),欣然命笔,人在一种甜美的兴奋和平时没有的敏锐之中,这样的时候,真是虽南面王不与易也。写成之后,觉得不错,提刀却立,四顾踌躇,对自己说:“你小子还真有两下子!”此乐非局外人所

  • 画荷花大家白燕君神来之笔画荷花

    白燕君,辽宁国画院院长,辽宁省政协委员,著名国画家,鉴赏家,收藏家。1949年出生于北京。世代书香门第,自幼受家庭熏陶,习熟文学,艺术,古玩字画鉴赏中文名白燕君国籍中国出生地北京职业国画家,辽宁国画院院长

  • 做一名有温度的基层党员干部——观影《邹碧华》有感

    4月13日下午,笔者有幸被组织安排观看电影《邹碧华》,繁忙的工作中有这样一次观影的机会原本心情是轻松的,可当观影的党员干部被带入时任上海市高院副院长的邹碧华充满温度的故事中时,笔者的心情慢慢变得沉重,所有人都被这个温暖的邹院长感动了。电影中有这样一个镜头:一个老伯的老母亲因居住的阁楼起火不幸身亡,老伯将物业公司告上法庭并最终败诉,不服判决的老伯走上了上访之路。邹碧华了解情况后,第一时间来到案发现场,向老伯表达了自己的同情,用口语和手语慢慢地告诉老伯案子判得没有错,老伯顿时失声痛哭。面对痛哭的老伯

  • 民间故事:算命先生初出茅庐得罪同行,师傅梦中警告,醒后大哭

    (本故事由蓝小墨原创)孟长林是个孤儿,饿得奄奄一息时,被路过的算命先生所救,收为了徒弟。先生是有真本事的人,孟长林跟着他学了不少本事,先生也赞他的确很有天赋,但是也警告他,算命是逆天行事,言语方面需要特别谨慎。孟长林年轻气盛,当时应下了,事后却是左耳进,右耳出,完全没当回事。后来先生年纪大病逝,孟长林葬了师傅,开始摆摊子给人算命。跟着师傅多年,他当起算命先生还是像模像样的,加上他算的十分灵验,生意自然越来越好。很多人听闻他的名气,不远千里过来卜算,孟长林表面严肃,心里却是有些得意。只是他生意好了

  • 民间有好酒,太白仙常下凡饮宴,竟无人能识

    章仇兼琼尚书镇守西川,经常派他的手下人察访道家术士。有一个卖酒的人,他的酒好,胜过他的同行。他又不着急用钱,所以赊欠他酒钱的人很多。经常有四个戴着纱帽拄着藜茎拐杖的人来饮酒。他们的酒量都多至几斗,积累的酒债达到十多石,就一起还给酒家。他们总是谈笑诙谐风趣,饮至尽兴而去。他们谈话喜欢谈论孙思邈,一再说这个小子会什么?有人把此事报告给章仇公。章仇公就派他的亲信役吏前去,等到他们四人喝到半醉,上前拜见说:“章仇尚书让传他的话:‘我苦心修行学习,知道仙官在这里,想在你们的身边侍候起居,不知肯屈尊应允否?

  • 陈国东:坚持雕塑,是我一生中最幸运的事│BYART X 央美百年

    陈国东的微信名很有意思,叫“老狼”。我顺藤摸瓜,找到陈国东的微博,不出所料,依然带着“老狼”二字。所以见面之前,我脑海中很自然地浮现出了一个眼神凌厉的人。直到和陈国东聊完天,某个整理采访稿的深夜,我突然想起这茬,忙微信问他:“哎,您微信名为啥叫老狼呀?”他迅速回复,“在央美读书时同学给起的外号,大概是因为我长的和狼相似吧。”“毕业的时候真有同年级的其它专业同学问我‘老狼都要毕业了,你大名叫什么啊?’”也就因为这,他微信名也就索性改成“老狼”了。这大概是我见过最温和的“狼”了。从学生时代过来的都知

  • 20世纪画坛一位功力深厚的传统型画家——吴琴木

    吴琴木(1894-1953),本名,1894年2月16日生于江苏吴江县震泽镇慎德堂,1953年8月27日卒于上海。原名桐生,后改单名桐,字琴木。吴琴木从小酷爱绘画,后在家乡做教师。他走上职业画家、鉴赏家之路,乃与邻乡著名书画鉴赏收藏家庞元济的帮助、栽培密不可分的。吴琴木是20世纪画坛一位功力深厚的传统型画家,他以山水见长,兼能花鸟、人物,其艺术道路,由师古人而师造化,由临仿而创作,由“四王”、吴恽上溯吴门画派、元四家、赵孟頫、四僧、龚半千等,综合创造,自成一格。其作品,表现出对古代文人画艺术的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