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小说绝色毒医世子妃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1/3 16:51:47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绝色毒医世子妃

第八章 腹黑世子

赢婳在输完血之后又昏迷了整整两天才有悠悠转醒的趋势,这一日锦域又背着手迈着大爷步子晃晃悠悠地来到了赢婳所住的偏房,美其名曰:“不能让自己未来的奴隶就这么死了。阅读163shenghuo.com”那语气,那神态,看得阿一和阿二捶胸顿足就恨自己不是个女人,这待遇,羡慕嫉妒恨啊!

  阳光透过薄薄的窗纸照进屋内,刺眼的光打在榻上,赢婳不适地睁开了双眼,含含糊糊地咕哝道:“唔,水。”

  一脚刚迈进房门就听赢婳喑哑地低呼声,锦域一张祸水脸瞬间沉了下来,那寒气冰冻三尺就是分分钟的事儿:“该死的女人,竟敢指使本世子!”嘴上咒骂不停,但手上却已端起了桌上的茶水,从来不懂何为怜香惜玉的锦王世子皱着眉,扶起赢婳的身子,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把茶水灌了下去。

  “咳,咳咳咳咳”若说方才赢婳只是意识朦胧还没清醒的话,这下子是彻彻底底醒了个通透,剧烈的咳嗽让赢婳肩上的伤口再次裂开,雪白的里衣渐渐渗出血色,赢婳一双大眼瞪得滚圆,狠狠地看向罪魁祸首,这一眼,赢婳蓦地一惊,这张祸水脸怎的这般眼熟?

  在哪里见过?哪里?她这三年几乎日日闷在那个小园子里,他不是丞相府的人,那是衣冠禽兽!!!

  赢婳心中大呼不妙,锦域则是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不断变化的表情,心中暗叹:都说女人翻脸跟翻书一样,今日一见,古人诚不欺我。

  “你,你你,看什么!”赢婳鼓足勇气大声吼道,没事的,没事的,那天她穿了男装这个禽兽一定认不出来的,赢婳在内心安慰自己。

  锦域挑了挑眉,冷冷地瞥了一眼赢婳肩上的血色:“小贼,伤口裂开了,不想死就别乱激动。”

  赢婳闻言一窒,此刻她很想把自己三十六号的鞋拍到这禽兽四十二码的脸上去,到底是谁害她伤口裂开的!现在还一副事不关己的无耻嘴脸。不过一想到禽兽对自己的称呼,赢婳顿时蔫儿了,天大地大债主最大,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忍!

  “看到本我,有这么悲愤麽?”锦域冷冷一哼。小说绝色毒医世子妃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赢婳一副豁出去了的样子,语气沉痛地说道:“有。”

  闻言,锦域不悦地皱了皱眉:“做贼你还有理了?”

  “好吧,我有罪。”赢婳小脸一垮,唉,被人抓住把柄真是不好受啊,何况她前世可是一位英明神武的法医,多么崇高的职业,她之前的行为显然有损她的职业操守。(o(╯□╰)o)

  “叫什么?”

  “赢婳。”赢婳面无表情地答道。

  “你就是这么对待你救命恩人的?”

  “救命恩人?你吗?”赢婳满是怀疑地打量起锦域,半晌,鄙视地看了他一眼张口:“你确定你不是为了亲自虐我麽?”

  好吧,赢婳果然够聪明。

  出乎意料地,听闻此言锦域不但没有企图用眼神杀死赢婳,反而勾唇一笑起身走到书岸前,紧接着“刷刷刷刷”潇洒地挥笔弄墨,在赢婳心中警铃大作的时候,锦域左手拿着墨迹未干的纸,右手端着一小盒朱砂信步走了过来。阅读http://www.163shenghuo.com/

  “做什么!”赢婳有种不好的预感。

  锦域眯起了似笑非笑的桃花眼,把手中的纸和朱砂往赢婳腿上一摆,漫不经心地说道:“签字画押。”

  赢婳已经完全没有余力去听宫谨湫说了什么话了,此时的她满脑子都是那纸上硕大的三个字“卖身契”!

  具体内容如下:

  我赢婳于半月前偷了锦域纹银一百二十一两,祖传龙纹玉佩一枚,两日前被锦域所救,而后取其血无数,故此甘愿为奴五年以还其大恩。

  元乾年六月二十三日。

  见鬼的卖身契,谁要卖身给他!落到这个衣冠禽兽手里她还能有好日子过?!她可不想被万恶的旧社会折磨。

  这个时候赢婳能意识到这个关键的问题,证明她觉悟还是很高的。

  想到此处,赢婳对锦域大声吼道:“我不同意,凭什么要我签卖身契!”

  “凭你是个毛贼。小说绝色毒医世子妃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我那时候不知道你是锦王世子!”赢婳有些抓狂,若是知道他是锦域,就是送上门来她也不会招惹,倒不是欺软怕硬,她是真的不想跟这些背景复杂的人扯上一毛钱的关系。

  锦域不急不缓地抿了一口杯中茶,随即悠悠开口说道:“本世子是通知你,不是征得你的同意,第一你偷了本世子的东西,第二你欠本世子一条命,就这两点卖了你都还不起,你有什么资格说‘不同意’?”

  “我,我”赢婳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什么可以反驳的话,一时之间只能支支吾吾地“我”了个半天。

  “我什么我?”

  “我可以还你钱!”在锦域强大的压力下,赢婳想都没想脱口而出。

  还没等赢婳来得及反悔呢,锦域便嗤嗤一笑,轻蔑地打量了赢婳一眼,不屑地撇了撇嘴:“还钱?那本世子就成全你”,说着不知道从哪搞出来个小算盘噼里啪啦”地拨弄起来,“纹银一百二十一两就算你一百二十两,玉佩是锦王府一脉单传的无价之宝,但是可怜可怜你算你十万两黄金,你的伤是女神医寒潇湘亲自医治的,算你纹银一万两,还有你身体里本世子的血,算你十万两黄金,一共是黄金二十万两,白银一万零一百二十两,你这些日子的药费食宿费本世子给你免了。好了,还钱吧。”说罢,手中的算盘“啪”地往桌上一拍,好整以暇地等着看赢婳的笑话。

  “你,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赢婳倔强地不肯服输。163生活网

  似是早就猜到她不会束手就擒一般,锦域淡淡的开口:“你可以去问你的侍女,如果本世子言不符实,随你处置。”

  “不签!”赢婳厚脸皮地别过头。

  锦域挑了挑眉:“那就还钱。”

  “没钱。”赢婳无赖地撇了撇嘴。

  锦域脸上露出薄怒之色:冷冷的说道:“二选一!”

  “不签,没钱”赢婳搬出对付腹黑男三大法则,第一,坚持,第二,不要脸,第三,坚持不要脸。

  闻言,锦域的脸色彻底黑了下来,凶狠地瞪着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看你能把我怎么样的赢婳,沉声说道:“那本世子就派人把你送到青楼,安排你日日接客直到赚够了钱为止。网站163shenghuo.com

  “下流!”赢婳忍不住怒骂。

  锦域斜睨了炸毛的赢婳一眼,沉声唤道:“阿一进来。”

  阿一闻言一只脚刚跨过门槛,另一只脚还没来得及提起来,就听屋里赢婳一声尖叫:“我签!”

  随即锦域的怒斥声响起:“滚出去!”

  阿一瞬间石化,一时间头顶乌鸦乱窜,他这是招谁惹谁了?

  “那个,我的手暂时写不了字,等几天可以不?”赢婳不甘心地临死挣扎一下。

  闻言,锦域薄唇轻抿极力忍着笑,打开小小的朱砂盒怒了努嘴:“不用写字,按个手印就行。”

  尼玛还能再腹黑点麽!赢婳在心中咆哮。

  “要本世子动手?”锦域不怀好意地勾起了唇角。

  赢婳暗骂锦域混蛋王八蛋,眼一闭心一横在纸上摁了个手印。

  锦域掩起眸中的笑意,清了清嗓子道:“其实本世子的人待遇还不错。”

  “所以呢?”赢婳毫不吝啬地赏了他一记大白眼,没好气地接下话来。

  “所以,你的表情可以不用那么的,视死如归。”

  “”她的表情已经那么悲愤了麽。

  “好好休息两日,本世子自然会送你回秦府。”留下这么一句话,锦域轻轻的走了,不带走一片云彩。

  锦域人已经消失在赢婳的视线内,赢婳才反应过来他走前的那句话,秦府?他帮她?为什么?

第九章 深夜刺客

正在赢婳百思不得其解之时,柳叶略带惊喜的声音将她的思绪拉了回来:“小姐,你可算醒了,奴婢以为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赢婳抬眼便见到哭的跟个泪人儿似的柳叶,轻轻拉过柳叶的手,赢婳刚想开口却猛的停住,把柳叶的手心翻过来,看到那深深浅浅的淤血心中不由得抽痛:“柳叶,对不起,害你受苦了。”

  柳叶手上和膝盖上的伤寒潇湘已经为她上了药,看上去没有原来那般凄惨可怖了,可免不了地还是会有些疼,此时一听赢婳如此说,忙慌张的抽回手,“小姐,都是奴婢没用保护不了你,你没事奴婢就放心了,说起来这次多亏了世子爷,你失血过多,世子爷二话不说就让神医取自己的血度给你,世子爷因为这也在床上躺了两天呢。”

  赢婳闻言微怔,对柳叶她自然是深信不疑的,那,这么说那个禽兽也没有那么坏,那,她刚才对他是不是凶了点。赢婳心中小小的愧疚起来,下次见到他对他好些就是了,嗯,就这样。赢婳暗下决定。

  可怜的赢婳完全不知道,柳叶说的都是阿二在某个无良主子的示意下“不经意间”说给她听的,只是这个“不经意”的次数太频繁了一些。

  锦域怀揣着赢婳的卖身契眉宇间是不加掩饰的恣意风流,这一幕正巧让准备去给赢婳换药的寒潇湘看到,寒潇湘一时没忍住轻叹出声:“千年铁树要开花啊!”

  锦域冷眼一扫,寒潇湘连忙捂紧嘴巴,讪讪地朝他笑了笑然后飞一般地逃离现场,锦域冷冷一哼走了出去。待锦域的身影完全消失之后,不远处的大树上“蹭”地跳下来两个人。

  “潇湘说的没错。””千年铁树真要开花了。”

  两人对视一眼,想起今个儿早晨与主子的一番对话。

  “以后你们两个就留在医馆。”

  “属下必须保护主子的安全。”

  “本世子的安全还用你们两个保护?”锦域挑眉。

  “这”阿一和阿二犹豫。

  “你们两个跟本世子这么久,就当作休假了。”

  阿一和阿二正感动着。

  “但是不许离开这个院子一步。”锦域潇洒地加了一句,潇洒地离去。

  阿一:“”

  阿二:“”

  目的能不这么明显麽,阿一和阿二欲哭无泪,您要是不放心倒是自己搁这儿守着啊。

  此时,寒潇湘给赢婳换好了药两女聊了一会儿天色就暗了下来。

  寒潇湘已经离开了,柳叶也被赢婳强制命令回去养伤。

  仔细捋着这几天的变故,赢婳不由得感叹果然是世事无常。

  正在这时,隔着门窗外面忽然传来兵刃相接的打斗声,“乒乒乓乓”地响了几声,赢婳便听到门口一名男子的声音传了进来:“小姐,属下有事求见。”

  赢婳缓缓开口:“进来吧。”

  话音一落,便见两个锦衣男子手里拎着一人走了进来,目光在两人脸上稍作停留,赢婳恍然大悟:“是你们。”这两人不就是她做贼那日跟在禽兽身边的那两个。

  阿一和阿二恭敬地颔了颔首,沉声说道:“这人意欲行刺,请小姐处置。”

  闻言,赢婳心中一动,按柳叶所说,这个院子除了自己其他人都已经搬出去了,说是为了让她安静养伤,那这个男子深夜闯入,目的不言而喻,是冲着她来的。”放了他。”赢婳面无表情地开口,对阿一和阿二点了下头。

  阿一和阿二会意,飞起一脚便将男子踹了出去,随即两人也悄悄地退了出去将门关好。

  赢婳勾起唇角,俏脸上浮起一抹冷笑,王氏,你且趁现在好好蹦跶一会儿吧。

  此时秦府一个奢华的园中灯火通明。

  “啪!”屋内传来一个响亮的耳光声。

  “废物!这点儿小事儿都办不好!”一个女子尖声叫道:“滚!滚!都给我滚出去!”

  一群丫鬟婆子战战兢兢地推门走了出来,最后出来了一个男子,此人正是去潇湘医馆行刺的那人。

  偌大的房间内只余下一个中年妇人,妇人目露凶光,恶狠狠地咒骂道:“贱人!根本就是个丧门星!”

  此时这个满脸狰狞的妇人可不正是王氏。

  这一夜,王氏的院落里不停地传出“砰砰”重物落地的声响。

  日子就这么安安静静地过了两日。

  这日晌午,刚才下过小雨,院中的芭蕉叶上还挂着晶亮的水珠,天微微放晴,赢婳正坐在院中摆弄着凝满雨珠的蕉叶,忽然手指一顿,抬头向门口看去。

  只见锦域慵懒地斜倚在长廊的柱子旁,偏着头微微扬起下颌静静地与她对视。

  他站在那里多久了?赢婳暗自猜测,还没等她继续往下想,锦域不悦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小贼,你就那么坐着让主子站着?”

  赢婳气结,想也没想就回击道:“院子里没你坐的位置吗?你自己要站着关我什么事?”

  “看来你还没搞清楚自己的身份。”说着,锦域从袖中取出一张纸潇洒地一抖,瞬间露出那明晃晃的三个大字“卖身契”,不出意外地看见赢婳一下子黑下来的小脸,锦域心情大好地踱着步子走到赢婳面前,居高临下地开口:“见到本世子要叫‘爷’,奴才就要有奴才的规矩,爷吃着你看着,爷坐着你站着,爷说东你就不能往西,爷指南你就不许打北,听清楚了吗?“

  赢婳深深地,深深地,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最后强忍住咬他一口的冲动咬牙说道:“是,‘奴婢’知道了!”

  锦域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听到赢婳刻意咬重的“奴婢”两个字,没来由地一阵气闷,随即沉声道:“你就是个小贼,别平白地糟蹋了‘奴婢’两个字。”

  “禽兽!”赢婳大怒,蹭地一下站了起来朝着锦域的胸口用力一拳,可惜,没打到。

  锦域紧紧地抓着赢婳的手腕,挑了挑眉轻蔑地说道:“就你这三脚猫的功夫老鼠都打不死!”说罢丢垃圾一样甩开赢婳的手大步离去,走到长廊处锦域顿了顿沉声呵斥道:“傻站着做什么,给爷滚过来!”

  “能不能不要一口一个‘本世子’,一口一个‘爷’的,说‘我’不好么。”赢婳不情不愿地踩着小步子不急不缓地挪了过去,锦域见状上前两步一把拎起赢婳的后领像拎小鸡一样一路拎着她出了潇湘医馆,一开始赢婳还会挣扎两下,到了后来连话都懒得跟他说就随便他怎么样了。

  在一干医工震惊的目光下,赢婳被锦域丢上了马车。

  “柳叶,你怎么也在?”赢婳看着车内战战兢兢的柳叶不由得惊疑出声。

  柳叶小心湫湫地瞄了一眼锦域怕怕地回答道:“世子爷说小姐今天一定想回丞相府,要奴婢陪着你。”

  闻言赢婳有些吃惊地回头看了眼不发一言的锦域:“你怎么知道?”

  “昨天夜里的事阿一跟我说了。”

  “诶?”赢婳轻咦出声:“不说‘本世子’了?”

  锦域冷冷地扫了她一眼懒得理她,继续说道:“既然想清楚了就不要再妇人之仁。”

  赢婳平静地与锦域对视,轻声说道:“我本不愿搀和进这些无谓的争斗,可是即便我抽身离开,有些人还是不愿放过我,既然如此,我又何必顾念所谓旧情。”

  “我希望你记住你今天这番话。”锦域深深地看了赢婳一眼掀开车帘跳了下去。

  “小姐,您真的决定了要回去吗?”柳叶有些担忧地问道。

  赢婳唇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柳叶,我们要活得安稳,活得更好,就要踩着她们的肩膀往上爬,她们不想放过我,我就会先下手除了她们!”

  柳叶看着赢婳心底忽然泛起一丝凉意。

  “柳叶,我赢婳是死过一次的人,上一次是我大意,害了我也委屈了你,这一次,我会用我自己的力量保护好自己,保护好你。”赢婳心疼的拉起柳叶的手,看着她手心还未痊愈的伤口满是内疚。

  柳叶满脸感动,坚定地点着小脑袋说道:“小姐你做什么柳叶都会支持你的,你到哪儿柳叶就跟到哪儿,这一次柳叶也会保护好小姐的!”

  赢婳微微一笑,转而忽然想起自己签了卖身契给锦域,他怎么会这么轻易地放了自己,想到此处便对柳叶问道:“柳叶,锦域有没有对你提卖身契的事?”

  柳叶略作沉思忽然一拍脑门,“世子爷说过要奴婢告诉小姐,卖身契只管在他那儿存着,他什么时候想出要求你再去兑现就是了。”

  他会这么好心?赢婳暗自嘀咕,不过,这次那个禽兽确实帮了自己不少,若是没有他,她的这条命便真的捡不回来了,此番他又帮她回秦府,这人,究竟是好是坏,真是难捉摸,赢婳不再去想,不过,王氏,秦汉,你们,可要等着我回来。

绝色毒医世子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绝色毒医世子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严辉文评论| 李娟式细腻:精准又粗暴

    严辉文评论李娟式细腻:精准又粗暴2018-01-19严辉文为一块大地立传,是一件技术活。非大地的画师、生命的歌手,不能为也。更何况那是大漠深处的戈壁滩地,比如说一片遥远的葵花地。大漠和戈壁,总是令少数人无比神往,大多数人则永远充满理想性又空洞的想像。辽远、博大、空旷,肯定也不免空寂。我们不难相像,要为这样的大地立言,或许只适合某种宏大叙事的视角,只适合粗犷的男性作家。人类的土地上生存,也是一种不公平的命运分配。比如有些人注定要被散布在美中不足的荒漠上。这既是磨练,又是一种幸运。因为只有在这样的土

  • 倪萍现身《谢谢了,我的家》“吐槽”莫言“长得丑”?

    作为一名资深的主持人,倪萍凭借自己知性包容、幽默风趣的主持风格“霸屏”央视十几年,一度成为大家心目中的“央视一姐”,深受观众喜爱。而她的幽默不仅表现在春晚舞台上给观众带来的笑声与愉悦,也体现在她的日常生活中。平日里,倪萍就是个十分有趣的人,她时常在微博上调侃自己的体重,说自己是“幽默不分胖瘦”,被网友戏称为“一个被主持事业耽误的段子手”。近日,倪萍惊喜加盟央视中文国际频道(CCTV-4)《谢谢了,我的家》,向观众透露,自己的幽默细胞其实是遗传自姥姥。平时,倪萍就热衷于向朋友们讲述姥姥的趣事。节目

  • 为什么搞嘻哈的人,穿裤子要露半个屁股?

    来源:壹读(yiduiread)▼托pgone的福嘻哈文化最近又火了一把因为pgone写的《圣诞夜》歌词里有很多脏话、毒品内容遭到了网友和媒体的大规模抵制而pgone辨称说这是受太多黑人嘻哈的影响但文字君觉得pgone根本没有学到黑人嘻哈文化的精(jia)髓(de)因为他平时穿裤子是这样的而那些搞嘻哈的黑人都这样的LLCoolJ这样的美国rappermeekmill和这样的美国rapperTheGames这一点pgone甚至还比不上我们贾斯汀比伯虽然我们贾斯汀比伯不是个嘻哈选手但丁日穿裤子真的比

  • 和田玉中的普通料 被无良商家加工过后 价格却堪比顶级和田玉

  • 常玉:一个人应该活得是自己并且干净

    梵高一生郁郁不得志,他的画在有生之年几乎无人问津。而常玉不同,他的穷困潦倒,很大程度都是拜个性的孤独清高所致,是他主动选择了自己的命运。常玉:一个人应该活得是自己并且干净黄永玉在书里讲过一件关于常玉的趣事:五十年代初,中国文化艺术团来巴黎,访问毕加索,也访问了常玉。那时候常玉五十多岁,已经过了声名鹊起的时期,受访的原因大概是因为二者相识。代表团中有位画家劝他回国,还可以做个美术学院的教授,不至于像现在这样住在暖气不足的阁楼,靠一年卖两三张小画勉强维生。常玉只回答说:可是我早上起不来床,也做不了早

  • 易经文化的传播者 — 郭富国

    郭富国号,龍陽散人。研习《易经》3O余年,对易学中象数、易理有独特理解和感悟。认为”易”的本质为宇宙大自然运行规律,”易“与”道“实为一体二名。深知易经阴阳、五行生克制化的哲学关系在预测中的运用。对易学术数门类的风水、奇门、命理、相术、择日、六爻、姓名学、时空数码等均有涉猎。尤善运用大、中、小风水理论之独创风水理念:“大风水必得天运之生,中风水必得龙脉之真,小风水必得地利之位”。以形势与理气为炉。融三元、三合、玄空、八宅及先后天水法等风水流派为一体。解析阴、阳宅风水,以察天然及人造环境与建筑是否

  • 腊八快到了,腊八节的来历

    在农历腊月初八这一天,是释迦摩尼佛的成佛日子,是佛教界重大的节日之一。释迦摩尼佛是印度迦毗罗卫国的太子,为了寻求人生的真谛,毅然放弃了王位,来到苦行林出家修行。经过六年苦行,经常一天只吃一麦一麻,以致身形消瘦,羸弱不堪。有一天,他忽然觉悟到,过度享受固然不易达到解脱大道,但是一味苦行,也是没有办法大彻大悟的。于是他决定重新进食。尼连河边有两个放牛女孩,一个名字叫难陀,一个名字叫波罗,经常在苦行林边上放牛。她们把挤出的牛奶蒸成了乳糜,盛了满满一钵,来到释迦摩尼佛跟前,礼拜供养给佛食用。释迦牟尼接受

  • 易得乌龙角,难逢紫马肝——紫端龙凤砚鉴赏

    砚台是中国传统的文房四宝之一,为传播中华文明作出了巨大作用。其产生发展过程充发证明砚是中华民族五千年文化发展中的奇葩,它不仅具有实用价值,更有观赏价值和经济价值。紫端龙凤砚就具备了这一特点。紫端龙凤砚,砚呈椭圆形,砚额琢龙凤呈祥纹,龙五爪,昂首,凤展翅,翱翔于祥云之中,整体构图寓意吉祥,刀工精湛。此砚厚重,材质极佳,以浮雕技法雕刻龙凤呈祥图案,构图美好,保存至今,实为不易,极具收藏价值。端砚以其“细密、坚实、细腻、稚嫩、温润如玉”的石质、一起的天然石品斑纹以及巧夺天工的技能制作,位居“四大名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