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魔后无双:逆天元灵师》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2017/11/3 17:28:42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魔后无双:逆天元灵师
001 苍虞仙道

初入夏日的一声惊雷炸响时,西苑的一间房中,也传来了什么东西打碎的声音。版权163shenghuo.com

  床榻上的李氏手指一僵,紧张的望向正在收拾屋子的女儿。

  收拾屋子的女孩子大约十二三岁的模样,闻声立马转过头,那张已经渐渐看得出艳光的脸上没有意思多余的表情,唯有那秀美微微蹙起。

  李氏似乎有些不知所措,在少女过来捡那些碎片时哑声道:“阿娆,娘……娘只是被吓到了……”

  方才慕清娆要给她喂药,她却不想让女儿觉得自己是个什么事情都做不了的废物,原想着自己有力气喝药能让女儿放心些,却不想不过是一个雷自己就松了手……

  一想到炎热的夏日,女儿身为侯府的小姐,却要亲自守在药炉前熬药,每每熬上一副,衣裳都要汗湿,她便愧疚不已……

  慕清娆利落的捡起了碎片用一方手绢兜好,对着李氏淡淡道:“无妨,方才那道雷女儿也被吓到了,娘你先等一等,我再去煎药。”

  李氏拦住她,皱眉道:“阿娆,你不要再忙了……娘……娘觉得这两日好像好些了,喝不喝药……都无所谓。”

  慕清娆只是浅浅一笑:“既然感觉好些了,那就更应该多喝药,这样就会好的快些。娘,你等一等我……”

  说完这番话,慕清娆立马出了房间去了药炉。

  专门给西苑这位开出来的药炉,其实只是一个柴房里多起了一个炉灶。163生活网慕清娆从橱柜里拿出了药草重新煎药,可才将将烧开,门外已经冲进来一个憋着鼻子的丫鬟。

  “你到底是在做什么?整日整日的熬药,你是不晓得这大夏天味道散的快么!我们小姐都快被这臭味熏死了!”慕映蓉身边的丫鬟趾高气昂,眼看着慕清娆没有动静,直接上前来一把握住了药壶。

  然而同一时刻,慕清娆也紧紧地抓住了丫鬟的手,目光冰寒:“别动我的药。”

  丫鬟猛地瞪眼珠子,抬手就对着慕清娆一巴掌!

  啪的一声,扇的响亮。

  “你这侯府的扫把星!莫要把晦气过给我!”

  慕清娆死死的握住药壶,紧抿着唇:“我会将门关好了再煎药。”

  丫鬟瞪了她一眼,冷哼一声扭头走掉了。

  慕清娆垂着眼,关好了门窗,转身回来继续煎药。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然而,当慕清娆端着药回到西苑的时候,却意外地发现已经有人来了。

  男人的声音低沉而无情:“你这样……只会拖累她。”

  然后,是妇人的咳嗽声。

  慕清娆目光一寒,冲进了屋里。只见慕天远负手而立,神情淡漠的站在李氏的床前。慕清娆重重的放下药碗,冲到了李氏面前,见李氏咳嗽不停,转而望向慕天远:“你给我娘吃了什么!?说了什么!?”

  慕天远神色淡漠,没有回应。

  李氏焦急的抓住慕清娆的手:“阿娆!不是的……不是这样的,天远是来给我送药……是上等的好药!他没说什么,你不要胡思乱想!”

  慕天远淡淡的看了一眼慕清娆,“收拾一下,祖父接到皇命,我们全家都需得进宫。推荐163shenghuo.com

  慕清娆目光冷了几分:“我不去,我要照顾我娘。”

  慕天远冷笑:“不去?不去便是抗旨!你想让我们全家都因你受牵连吗?”

  李氏抓住慕清娆的手:“阿娆!不要耍性子,娘现在感觉很好,你快梳洗一番跟着出门吧。娘是身子下不了床,否则也会去的。”

  慕清娆看了一眼李氏,李氏却是宠着她柔柔一笑:“我喝了药总是要睡觉的,你守着我又有什么意思呢?”

  然而就在她说这番话的时候,目光却落在了慕清娆的一侧脸上,以及……那脸上若隐若现的指印……

  又是谁欺负她了?

  李氏掩了心里的心疼,强撑着笑道:“阿娆乖,跟着去吧。若是瞧见什么好吃的,给娘带回来也好。”

  慕清娆默了默,终是点点头。

  李氏卧病在床,慕清娆只想快去快回,然而当她来到前院时,才发现这一次的阵仗当真是大,除了李氏,基本上都出来了。说明163shenghuo.com

  很快慕清娆便晓得,今日设立在宫中的宫宴乃是为了凯旋而归的战士以及在战场上助阵的来自苍虞山的仙道。因为打了胜仗,皇帝大喜,这才命文武百官皆携全部家眷出席,为表隆重,还要记下出席名单,以免有人敷衍了事。

  苍虞山是什么地方?

  如今的世道,战祸连连,民不聊生。想要求生,要么能有一个强大的靠山,要么便是上苍虞山,拜入苍虞门下,走上修道之路,自强求生。

  可是苍虞山这样的地方,又岂会是谁都能进的?听闻仅仅是苍虞山外的九九八十一个阵法就足以让人迷失于其中,而苍虞山方圆百里,皆是仙气凛然,若是有仙缘的生灵,在那里呆上一阵子,都能增益元灵。

  而此次七位仙道助阵缙军后跟着一同回朝,乃是因为受缙王所托,于缙国的王室贵中选取根骨上等之人一同前往苍虞山修行!

  苍虞山三年才会选拔一次,如今能凭借王侯将相的身份开一道后门,简直就是天大的好机会!

002 宫宴

今日的盛宴乃是为了凯旋而归的战士和皇帝也要亲迎的苍虞山仙道,不知是不是因为受到打了胜仗的影响,今日的皇宫看起来都格外的喜庆。宴席自然是按照男女之别以及等级分为来区分,而七位道长与征战将领的位置,自然是离皇帝最近的地方。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缙国尚武,男女皆习武,是以民风也十分的开放,女子并不拘泥于闺阁之中。但是想这样大的宴席,男女皆有,长长列开的场面,却并不多。

  七位道人皆是身着雪白道袍,举止投足间都带着一股超脱十丈红尘的仙气,旁人饮的是酒水,唯有他们是上好的茶水。宴席过半,皇帝再一次提起了收徒之事。

  “久闻苍虞山乃是凡界仙山,各位道长更是本领超凡,今我大缙国的好儿女皆在于此,道长可有和得眼缘的,想要试探试探根骨?”皇帝喝的开心,话也说得随意。

  云清并未当真,但也十分给面子的扫了扫眼前的一桌桌酒席,然而,当他的目光触及到一个凉凉的目光时,不由得一怔。

  慕清娆从容的收回目光,含了一口清水。云清看着那个别开目光的女子,一时间竟没能移开目光。

  随着云清的目光,大家都望向了武阳侯府那一桌,连带武阳候自己都有些受宠若惊!

  就在这时,坐在慕清娆身边慕映蓉忽然起身,对着那道长拱手一拜:“道长,小女子武阳侯府慕映蓉,请道长赐教。”

  果真是巾帼不让须眉,慕映蓉今日打扮了一番,显得娇羞美艳,然而举止投足间英气十足,到更加显得英姿勃发,因为她的主动起身,自然而然的干扰到了云清的视线,一旁的师妹云月发现了他的不寻常,微微皱了皱眉:“师兄!”

  云月的提示点到即止,好在云清很快回过神来,他看了一眼那站起来的妙龄少女,微微一颔首:“赐教不敢当……”

  敢情皇帝方才不是在开玩笑,云清自知这一番“赐教”难以推脱,踌躇片刻,索性大大方方的起身离席。

  这下子热闹了,宴席才过半,殿外已经腾出一块地方用来给两人较量。

  皇帝带着臣子们一同步向殿外,还忍不住打趣:“瞧瞧!这武阳候府中果真是人才辈出!”

  武阳侯府的人自然都出去了。唯独剩下一个慕清娆,在殿门口拥堵着一堆人时,不声不响的从自己带来的一个小包袱里摸出了一只碗。

  “你是当真想让侯府蒙羞么。”一个冷冷的声音自身边响起。慕天远也没有跟出去,他一把握住了慕清娆的手腕:“堂堂一个武阳侯府家的小姐,做出这样是有格调之事,你将侯府的颜面放在何处?”

  慕清娆挣开她的手:“我给我娘带些好吃的,有什么可丢脸的?”

  慕天远气结,一张俊脸越发沉冷。在有人注意过来之前,他一把夺过慕清娆手中的碗:“莫要在这里丢人!映真是亲封的皇贵妃,是你的姐姐,你要让旁人都觉得皇贵妃家中苛待子女么?”

  慕清娆神色不变,漠然的看着慕天远。

  慕天远轻叹一声:“你好好吃你的宴席,这件事情交给我。我自会让人多为四婶准备一份。”

  有了这番话,慕清娆才松了手。

  而就在他们说话的功夫,外面猛地传来了一阵阵喝彩声。慕映蓉已经于那云清道人交上了手,武阳侯府的儿女自小习武,慕映蓉几个漂亮的剑花与惊若翩鸿的身姿自然引来阵阵喝彩声,成功的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慕清娆看了一眼外面的方向,嘴角竟然弯起一个嘲讽的笑容:“我想给我娘装一些吃食是丢脸,那这样像个杂耍艺人般令人围观呼和,就是给侯府长脸了么?大哥评判事情的标准总是让阿娆无话可说。不过既然大哥要帮忙,就索性记好,我娘不喜重口食物,这些菜色请再做的清淡些。”

  说完,她以一个标准的礼仪行了一礼:“有劳大哥了。”

  这样一幅淡漠的模样,哪里有真的感谢?慕天远沉沉的看着她,没有发话。

  外面的比试是点到即止的,最终,云清一扫拂尘,绊住了慕映蓉的脚踝,眼看着慕映蓉要摔倒,云清的拂尘忽然变得十丈之长,缠于慕映蓉腰间,将她稳住!

  衣裙纷飞,落地的那一刻,慕映蓉的脸上没有半点慌张,反倒像是九天仙子下凡一般!

  “好!”皇帝目光一亮,带头拍了掌。皇帝都说好了,还有谁敢不买账?一时间所有人的赞美声都冲向了慕映蓉一人。

  “让道长见笑了!”慕映蓉红着脸朝云清一拜。年轻俊朗的道人回了一礼:“小姐亦是好身手。”

  皇帝大笑:“道长,这武阳侯府的千金可得有些根骨吧?”

  云清淡淡一笑:“身强体健,身手不凡只是凡人用来强身健体,若要修行,更要修心。慕姑娘身手不凡,若是能真正通过苍虞的考验,自然是我苍虞的新晋弟子。”

  慕映蓉目光灼灼:“道长,您就等着让映蓉唤你一声师兄吧!”

  云清不置可否,与大众人回到了自己的席位。

  这一次宫宴,武阳侯府算是出了大风头,宫宴结束后,七位道人留在了宫中,文武百官则是各自离去。只是在这回去的路上,几乎没有人不在想着如何将自家的孩子送到苍虞去。

  上车之前,慕天远依言给了她一个食盒,里面都是美食。慕映蓉瞪了慕清娆一眼,兀自上车。

  侯府的马车上,侯爷与夫人坐在前头,慕映蓉轻蔑的看了慕清娆一眼,马车中只有她们两个侯府小姐,慕映蓉冷笑道:“像你这种整日只有一股药臭味道的人,还是老老实实的呆在家里不要乱跑,你可没瞧见今日那一桌子,一个个瞧着你跟见了鬼似的,你这一身药味儿只怕洗也洗不掉,知道的你是给你娘熬药,不知道的还以为你生了什么怪病!”

  慕清娆垂着眼,并不回击。

  慕映蓉见她不回应,更是生气,抬脚就往她腿上踹了一脚,慕清娆吃痛,却依旧冷静。

  “你装什么死?我的话你没听懂吗?老老实实的呆在侯府,尚且有钱你给你那个死鬼娘抓药吊命,别整日想要卖弄自己的可怜让大哥怜悯你的贱样子!苍虞的选拔你也别放在心上,这与你没有半点干系!”

  慕清娆别说回击,她连脸色都没有变一下。唯有藏在袖中的那一双手,仅仅握成拳,可是即便是这样,她依旧要忍耐。

  回到侯府,慕清娆请了一个丫头给自己搭把手,现在天气渐热,李氏每日都得沐浴更衣,可是她一个人忙不过来。

  谁料,当西苑卧房的门推开的那一刻,丫鬟面色惊恐,凄厉的叫出声,飞快的逃走了。

  推门而入的横梁上,三尺白绫显得刺眼,李氏还穿着一身惨白的中衣,自尽了。

003 剧变

丫鬟的嘶喊声很快惊动了侯府所有人,当大家看到上吊自尽的李氏时,武阳候脸色一变,立马叫人处理了尸体。

  也是同一时间,天边一道闪电滑过,惊雷再次炸响,白日里没有下下来的雨,在这一刻,倾盆而下!

  西苑人行匆匆,其他三方的人都披着披风站在不远处看着那个凌乱的房间方向。

  所有人中,唯有慕清娆的一张脸比纸还白,整个人仿佛被抽空了一般,即便李氏已经被取下来,她还是呆呆的看着空中那个位置。

  有匆忙出入的下人撞到她,使得她踉跄几步,没入了暴雨之中。

  单薄的衣裳瞬间被淋湿,她就那样呆呆的看着,毫无反应。

  大雨之中,一直有力的手握住了她的胳膊,将她拉入了伞下,慕天远寒着脸看着她:“你清醒一些!”

  可是慕清娆没有丝毫反应,一直死死的盯着李氏上吊的位置,不言不语。

  李氏的尸体很快就放入了临时买来的棺木中,可是因为时间仓促,最终棺木还是放到了西苑李氏的房中。死一个李氏,没有人会在意。

  很快,西苑重新恢复了宁静。有些人,甚至是带着笑走的。

  是啊,一个在侯府苟延残喘了十三年的药罐子,任谁都觉得,死了才是省了口粮药材!

  李氏的屋子还点着灯。慕清娆关上门,坐在李氏躺过的床边,盯着那空空的枕头。

  忽然间,她目光动了动,在枕头边发现了一封书信的一角。

  这是李氏留给她的信。

  只有一句话的信。

  【阿娆,娘想看你好好活着。】

  那一刻,慕清娆有些晃神,仿佛回到了很久以前,她刚刚懂事的时候。

  武阳候年轻的时候,曾纳过一个小妾,而后小妾产下一子,便无辜丧命。这一子,便是慕清娆的父亲,李氏的丈夫。因为小妾之死,这一子被记在了正妻侯夫人的名下,可是这么多年,他们这一房从未得到过应有的关爱与尊重。

  慕清娆出生那一天,从郊外赶回来的父亲竟坠马身亡。自此,慕清娆背上了克亲之名,连带她的名字,也并未记入族谱,承下族谱上的辈分名。

  八年前,一直体弱多病的李氏一病不起,她的克亲之名再一次落实。

  从那一日开始,她每日唯一放在心上的,就是为娘亲熬药,再看着她喝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有时候也会被慕映蓉可以找麻烦,会被侯夫人刁难,可是只要她和李氏还在侯府一天,就一天都是侯府的人,就算再多的苛刻,她终究还是能弄到药材,为娘亲续命。

  有丫鬟笑她不过是怕自己是天降灾星的衰名传的更远,所以拼死拼活要吊着李氏的命,却不知道,李氏作为唯一的亲人,就是她的命。

  当年所有人说她是灾星的时候,是李氏这个亲娘顶着所有的压力,将她照顾的无微不至。而今,她只想娘亲健康长寿,不再受病痛折磨。

  回宫的时候,慕天远给她的美食早就在刚才掉落泼洒,即便再次被慕映蓉讥诮,也不觉得有什么难为情,可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再回到侯府,娘亲已经再没有办法吃下那些美食……

  吧嗒。

  迟来的眼泪以一个无声的姿势滴落在那张遗言上,一滴接着一滴,等到慕清娆回过神来,想要擦掉纸上的眼泪时,那短短的一行墨迹早就被沁开,唯独剩下两个字,清晰而刺目。

  【活着】

  这一夜,雨一直下着。

  第二日一早,当武阳候穿戴整齐打开房门的那一刻,见到的却是不知什么时候跪在门口的慕清娆。

  她的衣裳还是昨天的,浑身上下都被雨水浸湿。发丝贴在脸颊上,一张脸惨白无血色。

  她静静地看着已经年迈的武阳候,语调沁凉:“祖父,阿娆从小到大从未求过祖父半件事,如今请祖父念在阿娆死去的父母份上,答应阿娆的一个请求。”

  侯夫人也出来了,她淡漠的看着这个府上唯一一个多余的人,淡淡道:“你这模样,未免也狼狈了些,有什么事情何必急于现在,还是先回去整理整理自己,安顿好你娘的后事再说。”

  显然,侯夫人并不准备允她这个方便。

  可慕清娆忽然双手奉上一枚发簪:“请祖父听阿娆一言。”

  武阳候见到那发簪,身子微微一僵。

  这是他那短命的小妾所有之物。自从那小妾去世后,府里所有的东西都已经销毁干净。却不知道她还留了这个,竟被传到了慕清娆的手上。

  侯夫人的脸色已经极尽难看,可是武阳候并没有看到。他已经有些苍老的手接过了那发簪,摩裟片刻,道:“你有什么,说吧。”

  慕清娆抬起头,目光依旧是那番淡漠:“请祖父答应让阿娆去参加苍虞山的甄选,倘若阿娆过了所有的考验,便让阿娆上苍虞山……”

004 考试

慕清娆忽然要去参加苍虞的选拔,任谁都会联想到她刚刚死去的母亲。

  可是去苍虞的机会等于一个长生不老的机会,谁愿意放过!?

  侯夫人原本看到那簪子后,眼中便生出了怨毒,更是不希望侯爷与这贱人的孩子有任何纠葛,然而当她听到慕清娆的请求后,原本紧皱的眉头竟然松懈了几分。

  武阳候沉默了片刻,接下了那簪子。意思,大概是允了。

  去偏厅时,武阳候夫人身边的老奴不解:“夫人,您不是厌恶那小蹄子么,怎的也不阻止侯爷……”

  侯夫人抬手理了理自己的头发,忽然冷笑一声:“你以为,苍虞的选拔是说着玩玩的么?我早就听人说过,修道修的是人心,那小蹄子一看便是心术不正,想过苍虞的甄选,本夫人倒是想看看她要怎么亲自送掉自己的小命!”

  老奴立即明白,这样一来,就算这小蹄子死了,也是她咎由自取,夫人还少了麻烦!

  因着苍虞山来得七位道人并不能逗留太久,是以选拔的日子隔日便开始了。

  皇帝为此特地命人建了高台,远远看着像是擂台一般,专门用于此次的甄选。

  因为这样的盛事难得一见,是以甄选的这一日,如同宫宴那一日般,几乎是所有的王孙贵胄都进了宫,围着那神圣不可侵犯的高台依次坐开。

  台上的云清道人乃是七人之首,此番他负手而立,白衣道袍衣袂纷飞。云清对着皇帝微微颔首,上前一步:“贫道众师兄妹已经向师尊请示,如今天下大乱,民不聊生,若是诸位当真有一心想道之心,苍虞愿意大开方便之门,格外招收弟子。”

  下一刻,云清一翻掌,掌上便浮起了一团浊气,然而浊气周遭又还有荧光缠绕,似是将它束缚了一般。

  云清继续道:“然既有修道之心却并不够,苍虞乃是仙山福地,选取的弟子也应当是有慧根之人。苍虞虽愿意破例,然弟子的选拔却不得马虎。此番吾等选取新晋弟子,就靠这噬灵魔来决定。”

  噬灵魔?

  魔!?

  云清一番话出来,饶是修养再好,众人也是一惊。再看云清手中的那一团浊气,平白就觉得多了几分恐怖。

  缙王皱了皱眉,道:“道长,这噬灵魔是什么东西?”

  云清淡淡一笑,道:“各位,苍虞的选拔远远比你们想象的要严格,也要更为险难。须知人有三魂七魄,而凡人若是要修道,需得从养灵开始。有了自己的灵识,方能进一步强大,直至最后的历劫飞升。这当中的任何一步都是性命攸关的大劫,是以云清在此将话说明白。”

  云清抬了抬手中的浊气,只见那浊气似乎又狰狞了几分,围在练武台周遭的人忍不住往后靠了靠。

  云清面不改色,继续道:“这噬灵魔乃是来自魔界的魔灵,魔修魔性,其魔灵是凭靠吸收灵识来修炼。贫道会释放出噬灵魔的魔障,想要成为苍虞山的弟子,需得进入魔障之中,一盏茶的时间后能安然无恙的出来,便是我苍虞的新晋弟子。”

  魔、魔障!?

  皇帝脸色变了变:“道长,若是支持不住……”

  云清坦言:“此行必有风险,是以贫道认为,考虑完全后,各位再决定是否要参加这一次的甄选。”

  慕映蓉跃跃欲试,然而在她起身以前,忽然被人按住。

  “道长,本候有一问。”

  发话之人,乃是武阳侯。

  武阳候发话的那一刻,目光不自觉得看了一眼坐在后头低着头的慕清娆。同一时间,慕天远微微皱眉,顺着武阳候的目光望向了慕清娆,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一般,脸色大变。

  云清微一抬手:“侯爷请问。”

  武阳候捻了捻胡须,道:“道长所说的风险,乃是什么风险?”

  武阳候的疑问,自然也是许多人的疑问。

  慕清娆的目光从武阳候身上转到了那个道人身上,云清正欲回话,忽然敏感的感觉到了武阳侯府的人中有一道凉凉的目光传来。他敛了敛眉,对上了慕清娆的目光。

  云清忽然望过来,慕清娆几乎是同一时刻移开了目光。

  云清看着那微微别过脸的女子,不由得一怔。

  “师兄!”云清很少失态,如今却迟迟不回话,云月不免提醒了一句。

  云清回过神来,很快就恢复正常,立马道:“贫道已经说过,魔修魔性,诸位乃是受真龙天子任用的王侯将相,身上或多或少沾有龙气或是带有贵气,这些于魔的修行是十分有益的,若是心中魔性甚重,在魔障之中必然会被噬灵魔吞噬。轻则痴傻癫狂,重则小命不保。”

  云清一番话,在场皆是倒抽一口冷气……

  竟……竟然会这般危险!?

  原本以为能进入苍虞乃是人生的大福气,却没想到要成为苍虞的弟子,竟然这般困难。若是为此赔上一条命,才是真正的不值得!

  原本一个个皆是跃跃欲试,却因为这个说法望而止步。然而又有多少人能真正就此退出!?若是因为这个原因而退出,不正是明明白白的告诉旁人,自己心魔甚重!?

  原本是一件好事,到了最后,无端端的让人心生了几分忧虑。就连已经做好准备的慕映蓉,都面色一白。

  仿佛是感到了众人的心理变化,台上的云清道人与师妹云月对视一眼,又与其他的师兄弟对了对目光,大家心中都对这个局势明白了然。

  “启禀皇上,臣愿意一试!”就在大家都没了声音之时,一个清朗的声音响起。

005 恐惧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此次战役的副将刘庆主动站了出来。面对这样的危险,大致只有上过战场杀过敌的勇将有这个胆量吧。

  皇帝望向这位刘副将的目光都多了几分赞许。

  云清蹙眉:“这位将军果真是但是过人,但贫道还要再说一遍,此魔灵乃是贫道的师尊一同擒获,如今捆绑着这魔灵的结界,亦是师尊们设下,若是魔灵猖狂,即便是合我七人之力,也未必能降服。是以,若是将军因心魔太重而被吞噬,吾等也无能为力。”

  刘副将是砍了脑袋也当凳子坐的勇将,冷哼一声:“本将一心为国,不曾有过什么心魔,今日愿上苍虞,也是为了他日学成归国,能继续为我大缙效力!”

  云清似乎还想说什么,皇帝已经抬手制止:“道长,就让刘副将试一试吧。”

  皇帝都这么说,云清不再阻止,他抬起手,那魔障便缓缓升起,落于高台中央,他默念口诀,喊了一声“开”,顷刻间,浊气轰的一声炸开,当真裂出了一道浑浊的门。

  刘副将理了理自己的衣裳,阔步上台,对着云清拱了拱手,步入了魔障之中。

  与此同时,云月一挥袖袍,半空中忽然显出一面水镜,水镜中正是已经走进去的刘副将。

  原本以为那瘴气之中应当是暗无天日令人窒息,却没想到刘副将周围,竟是一片空旷的地段,忽的,只听到一阵阵从远而近的“杀啊——”

  霎那间,两边不知何时多出了数以万计的士兵们,两方交战,刘副将眼看着那些士兵冲破了自己的身体,开始相互厮杀。

  手起刀落,一道鲜血溅在了刘副将的脸上,那一刻,一直威风八面的刘副将,竟然露出了惊恐的神色!

  “不……不要找我!不要来找我!不!”他慌张的抬手后退,周围是厮杀的士兵,他们一个个的穿过他的身体,令他越发的惊恐。

  “不!我不想!我不想杀人!”渐渐癫狂的刘副将紧紧抓住了自己的头发,开始发狂。

  主将镇远将军脸色一变,上前质问:“这是为何!他为何会变成这样!”

  云清早已无奈的摇摇头:“将军是战场上的猛将,这一点不假。然而没有人是生下来便会上阵杀敌。刘副将看似英勇无敌,但早年第一次杀敌给他带来的恐惧一直潜藏在心中,进入幻境,便被放大,进而陷入无限恐惧与无措之中。”

  皇帝脸色大变:“请道长救他!”

  云清叹息:“晚了。”话毕,他微一抬手,似是抓住了什么,往后一收,那刘副将猛地从幻景中被拽了出来,直直的跌落在高台之上。

  他眼神涣散,浑身抽搐,与进入时全然不同。

  周围一片噤若寒蝉,唯有镇远将军上前扶起了刘副将,拼命的喊他的名字。

  云月见状,立马上前为刘副将调息,她食指与中指并拢,点了刘副将的几道大学,总算令刘副将渐渐安静下来,只是那眼神依旧涣散。

  云清虽惋惜,但该说的还是要说:“诸位,修行之路并没有那么简单。今日刘副将尚未开始修行,遇到心魔被催动已经如此下场,倘若真的带着心魔修行,若是无法战胜,每每历劫之时,便都有可能是灰飞烟灭之日,下场要比这样更糟糕!此时并非云清恐吓,还请诸位想清楚。”

  有刘副将一个,足以令所有人退却了。

  皇帝的脸色极其难看。

  他想让苍虞开后门带人回去修行,乃是因为这一次的战役让他看到了仙术道法的好处!若是他缙国的将领全都这般有本事,别说是抵御外敌,即便是统一天下都指日可待!

  可他没有想到的是,想要踏入修行之路,会有这样一个可怕的门槛!

  慕映蓉秀美紧蹙。这……和她原先想的,似乎有些不一样。

  然而就在这时候,一个带着嘲讽的声音传了过来。

  “你不是很想上去吗?现在没有人跟你抢,怎么又不去了?”

  慕映蓉的目光蓦地一紧,恨恨地望向坐在一旁的慕清娆。她说这话时,甚至都没有看她,而是直直的望向台子的方向。

  此处人多,慕映蓉根本无法恶狠狠的回击,而一贯总是沉默忍让的慕清娆,这一次竟将那嘲讽之意显露的十分明显:“还是……不敢了?”

  慕映蓉气红了脸:“你给我闭嘴!”

  慕清娆笑了,那笑容,冰凉彻骨,还透着狠意:“你要是不去,我可就去了。”

  就在慕映蓉怔愣间,慕清娆已经缓缓起身。

  “启禀圣上,武阳侯府之女慕清娆,愿意一试。”

  声音响起,全场哗然!

  所有人都望向武阳候府的方向,只见一个素衣少女站在那里,目光坚定的望向了高台之上的人。

  也是在同一时间,慕天远跟着一起站了起来,冷色看着她:“你疯了吗!?坐下!”

  复又向皇帝道:“皇上,微臣三妹只是因为一时丧母之痛,还请皇上莫要任由她送命!”

  丧母之痛!?

  云清望向那个神色淡漠的女子。

  她虽冷冷淡淡,但那目光之中却并未有什么痛苦之色。

  在慕天远说话间,慕清娆已经走了出来,慕天远想拦,却被侯夫人呵斥住:“殿前纠缠,成何体统!?”

  慕天远的母亲许氏脸色一变,也呵斥起来:“远儿,莫要多管闲事!”

  多管闲事。

  慕清娆淡淡的看了许氏一眼,唇角微翘。

  许氏平白因为这个目光而打了个冷战。

  因为阻拦不及,慕清娆已经从容的上了高台,对着云清微微一施礼:“有劳道长……”

006 噬灵魔境

如果在刘副将之前有这样一个女子出列,大家倒不会有多么的惊讶。然而连刘副将那样的铁汉都禁受不住多年前的恐惧,这样一个小女子能做些什么!?

  慕天远面寒如冰,哪怕侯夫人已经表现出了极大的不满,他依旧起身出列跪下:“皇上!舍妹有丧母之痛,莫说心魔,便是不进入这个魔境,她亦难承受丧母之痛!舍妹此举根本是意识不清,要做傻事!还请圣上收回成命,救舍妹一条性命!”

  慕清娆这个侯府小姐,在侯府这么多年,除开能得到给李氏的的药,其他方面,甚至一个丫鬟看起来都要比她更加光彩照人,饶是慕清娆一张稚气未脱的脸上隐隐能看出绽放的艳光,却也因为苍白之色掩盖了不少。

  此刻,慕清娆背脊挺拔的站在台上,静静地看了一眼跪在下面的慕天远,唇角忽然溢出了一丝笑容,目光转向皇帝和云清,淡淡道:“道长说过,人若是有心魔,即便开启了灵识,入了苍虞,也过不了后面的劫难,轻则遁入魔道,重则灰飞烟灭。阿娆是真心想要入苍虞,即便有心魔,也是抱着将其克服的心态。”

  “阿娆并不愿意活在过往之中,母亲不在,阿娆的确难过,却也不能因为母亲不在了,便草草的去过往后的生活……”

  “这位姑娘。”仿佛是看到了慕天远眼中的不赞同,云清忍不住道:“姑娘看起来脸色并不好,依贫道看,姑娘还是放弃吧。”

  皇帝坐在上头,原本只是随意的看了慕清娆一眼,可不知为何,看着看着,他忽然皱起了眉头,对于慕清娆究竟该不该入魔境,好像全然不在意。

  慕清娆淡淡的看了云清一眼,道:“我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道长不是说这些是自愿的么?连阿娆都不担心,道长在担心什么?”

  云清:“这……”

  云月上前一步,语气有些凌厉:“我师兄是念及你身体不适,为你着想。你家人似乎也并不同意你做这件事情,既然是千金小姐,就该有千金小姐的生活,你还是回家好好过日子吧。”

  慕清娆浅浅一笑:“多谢这位仙姑的好意。可是对于阿娆来说,去到苍虞才是真正的新生活,阿娆丧母不假,回到府中,才会总是不断地想起伤心的事情。”收到这里,慕清娆双膝跪下,坚定道:“还请各位道长成全。”

  慕天远还想阻止,云清也尚有犹豫,云月却有些不耐烦,爽快应下:“好!就给你这个机会!”

  慕天远脸色剧变:“仙道!”

  云清也不赞同:“师妹!”

  云月微微抬起下巴,并不示弱:“师兄,这位姑娘自己都愿意,师兄顾虑什么?”继而又望向武阳侯府的方向:“既然这位姑娘已经做了决定,即便你们是亲人,也不应当一而再再而三的阻挠。若是她有什么不对劲,我与师兄们定会将她救出!”

  话毕,云月再也不废话,手结伽印,打开了噬灵魔境,对着慕清娆道:“请吧。”

  墨黑的浊气展开成了一道门,浊气的那一头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慕清娆几乎是毫不犹豫,抬脚便迈了进去……

  “阿娆!”慕天远一声大喊,但并没有拦下慕清娆的脚步声。

  “远儿!你回来!”许氏顶不住侯夫人的目光,终于忍不住呵斥。

  慕天远却再也顾不上这些,大步上了擂台,就等在那道大门之外。

  云清袖袍一挥,空中又反浮出了画面,这一次,是慕清娆心中的画面。

  没有马革裹尸,更没有并戈铁马。

  画面出现时,是一个光线不好的药炉。

  炎炎夏日,衣衫已经洗的发白的少女手中拿着一把蒲扇,站在火炉前不断地扇风。而那个少女,赫然与一旁站着的慕清娆一模一样。

  那少女认真的煎好药,端着药出去了。出门的那一瞬间,身体穿透了站在门口的慕清娆。慕清娆微微一怔,转身跟了上去。

  房间里,不仅仅只有卧病在床的李氏,还有扶手站在一旁的慕天远。

  李氏对着那个和慕清娆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姑娘笑着说:“阿娆乖,跟着去吧。若是瞧见什么好吃的,给娘带回来也好。”慕清娆走到那两个幻影边,眼中终于浮现出了痛色。

  慕天远脸色一白:“这是……”

  “是悔意。”云清一语道破。

  慕天远不解:“悔意!?”

  “是。”云清注视着画面中的一切动静:“慕姑娘的心魔,是悔意……”

  悔意,后悔没有一早看出母亲的用意,更后悔当母亲让她离开时,她真的就离开了……

  慕天远立马道:“她……她为何会置身于这样的幻境!?”

  这一次回答的是云月:“也许……她母亲离开的那一刻,她没能看到最后一眼,所以……”

  所以她入了魔境,心魔随着她心中所想,为她制出了这个幻境……

  画面中,和慕清娆一模一样的幻影与慕天远一起离开。房间中,只剩下一个李氏和进入这个环境的慕清娆。她呆呆的站在一旁,看着母亲的一双眼渐渐地红了起来……

  见到女儿离开,李氏忽然撑着身子下了床,咳嗽着走到破旧的梳妆镜边,从里面拿出了一张信笺,放到了自己的枕头下面。

  那一刻,慕清娆的脸色剧变,她冲上前去,却直直的冲过了幻影的身体!

  李氏将那封书信放置好,找出了一早就藏好的白绫,她的手在发抖,那是她对死的最后一丝敬畏,可是片刻后,她依旧将白绫抛上衡量!

  “不——”慕清娆忽然喊出声来,对着那个她根本无法触碰到的幻影直直的跪了下来……

  和过去发生的一样,李氏撑着摇摇欲坠的身子,艰难的站上了凳子,扶住了垂下的白绫……

  “不要……不要丢下我……”事情发生后,一直都处于异常冷静中的慕清娆忽然间激动起来,她跪着膝行到李氏的幻影面前,仰起头时,眼泪从眼角滑下……

  “不要丢下我……我可以照顾你……多少天……多少年我都能照顾你……不要丢下我……娘……不要丢下我……”慕清娆哭喊着,通红的双眼因为声嘶力竭而布满了红色的血丝,那伸出的双手却无论如何也抓不住幻影。

  咚的一声……立脚的凳子被李氏绝然的踢开,被吊起来的那一刻,李氏脸上的痛苦显然而易见……

  “不——”竭尽力气嘶喊出来的那一声,竟然令所有看着这画面的人觉得耳膜生疼!

  只见云清脸色一变:“不好!”

魔后无双:逆天元灵师》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魔后无双 或 逆天元灵师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亿万大亨独家爱:霸占纯情妻11章(第11章 收下他的金卡)

    原标题:亿万大亨独家爱:霸占纯情妻11章(第11章收下他的金卡)小说:亿万大亨独家爱:霸占纯情妻第11章收下他的金卡颜锦辰这半辈子,从没有觉得自己哪一次的抉择是错误的。而今晚,他大意失荆州,错的脸红了。凌安雅没有走。在他说不让她走后,她就留下来了。还不知道洛衍凡有没有辞退自己,今晚就在这儿享受一下总统套房的待遇吧。“颜锦辰,陈若琳今晚不来陪你睡觉吗?”凌安雅直接往卧室走去。颜锦辰跟着她走过去,对于她乖巧的样子,十分喜欢。“有的女朋友是用来亲热的,有的女朋友,只是拿来做做样子的……别忘了我的职业。

  • 亿万萌宝:帝少宠妻无上限11章(第11章 无耻一把给她看)

    原标题:亿万萌宝:帝少宠妻无上限11章(第11章无耻一把给她看)小说名称:亿万萌宝:帝少宠妻无上限第11章无耻一把给她看菜上齐了,服务员们自觉地退了出去,替他们拉上了门。乔以恩缩在他的身下,盯着他那张没有表情却美得过分的俊脸,在触上那双危险意味十足的眼睛时,令她不由得呼吸一窒。她忍不住将身子往椅靠上缩去,缩了一下之后才发现根本就没有位置可以再缩了,看着他,小声地问道:“你想做什么?”如果,早知道他这么危险,她一定不会那样骂他的……不,应该说早知道他这么危险,她一定不会答应跟他扯证的!白季寒看着那

  • 盛世惊凰:天才召唤师11章(第11章 了不起啊)

    原标题:盛世惊凰:天才召唤师11章(第11章了不起啊)小说:盛世惊凰:天才召唤师第11章了不起啊南宫清雪被那凛冽的气势震慑,惊恐万分的抬头看着沐千凰。那张脸虽然蒙着面纱看不清样子,可是她整个人的气质却是彻底的变了,简直就像是……就像是个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虽然南宫清雪不愿意承认,可是眼前的这个少女给人的感觉太过于耀眼,耀眼的让人嫉妒。“你是……沐千凰?”跟着进门的慕容裕同样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的这个少女昂头挺胸,傲然立于骄阳之下,如同天空之中最为璀璨的恒星一般熠熠生辉。这真的是沐千凰?那个胆小

  • 辣手毒妃:邪王缠上身11章(第11章 紧紧抱你的时候)

    原标题:辣手毒妃:邪王缠上身11章(第11章紧紧抱你的时候)小说名:辣手毒妃:邪王缠上身第11章紧紧抱你的时候“每个人的通灵兽都不同,你的虽然奇怪些,也许是你的玄气还不够,不足以让它变化。”宁泽宇拿着鼎来回摆弄着,虽然这么奇怪的通灵兽他也是第一次见,可眼下也只能这样糊弄一下这样满脸失望的小丫头了。“怎么样,我帮你打开了封印,不谢谢我?”又来了又来了!沈绯玉最怕这妖孽这样冲自己笑,尤其还是这么近的距离,急忙退后几步。“你不如说说你怎么知道封印的事?”小气的丫头,宁泽宇无奈。“那日我在林中发现你身体

  • 鬼帝的十岁王妃11章(第一卷 穿越异世:洗尽退婚耻辱第11章 狗眼看人低)

    原标题:鬼帝的十岁王妃11章(第一卷穿越异世:洗尽退婚耻辱第11章狗眼看人低)小说名字:鬼帝的十岁王妃第一卷穿越异世:洗尽退婚耻辱第11章狗眼看人低很好!看来,在这个冷府中狗眼看人低的东西,还真是不少。冷无心瞥了眼那侍卫一眼,嘴角勾了一道冷厉的笑弧。不过,那抹冷厉很快就被掩饰下了。抬头,冷无心那张稚嫩苍白的脸上,已经染上了一丝虚弱的柔弱;“既然家里有贵客在,我这个样子如果被贵客看到,也确实不太雅,不过,我被人袭击受伤了,实在没有力气了走到后门去,能不能请侍卫大哥,扶我过去?”那名侍卫闻言,眉头明

  • 邪王追妻:王妃好有财11章(第11章 铁链入肌送佛到西)

    原标题:邪王追妻:王妃好有财11章(第11章铁链入肌送佛到西)小说名称:邪王追妻:王妃好有财第11章铁链入肌送佛到西洛倾城是被米粒儿带着浓浓哭腔的声音叫醒的。“娘,娘你醒醒啊!米粒儿再也不说饿了,娘你醒醒啊!”有些疲惫的睁开双眼,一入眼看见的就是米粒儿满是眼泪的小脸。一看到洛倾城醒了,米粒儿当即破涕而笑,结果鼻涕混着眼泪,喷了洛倾城一脸。“米粒儿,你好脏啊!”洛倾城一骨碌爬起来,这才注意到自己刚刚竟然是躺在地上睡着了。“娘,你醒了就好,米粒儿这就给你打水去。”米粒儿说着,拔腿就往外面跑。而洛倾城

  • 试婚:极品老公行不行11章(第一卷 合作愉快第11章 恶劣的面具男)

    原标题:试婚:极品老公行不行11章(第一卷合作愉快第11章恶劣的面具男)小说名称:试婚:极品老公行不行第一卷合作愉快第11章恶劣的面具男这几天来安小夏一直试图联系以前在英国的前男友,现在能帮她的就只有他了。可是那个电话号码却成了空号!她再也找不到那个说爱她的男人了!不过毕竟当初先说分手的人是自己,他与自己断绝联系也是无可厚非的!最后一点希望也破灭了,安小夏原本以为自己会一直被关在里面,直到宣判后被送进监狱里才能离开。但她完全没有料到的是,今日一早便有人来看守所里将她带了出来。现在她在一辆车里面,

  • 魔帝狂妻:纨绔废物小姐11章(第一卷 异世枭凰第11章 我是烨儿的人)

    原标题:魔帝狂妻:纨绔废物小姐11章(第一卷异世枭凰第11章我是烨儿的人)小说名:魔帝狂妻:纨绔废物小姐第一卷异世枭凰第11章我是烨儿的人“争霸赛?”水擎苍一直都知道昊阳帝对他心有不满,但从来没放在心上。此时听到他的话,第一次开始反省自己的所作所为。以往,他总想着自己是忠于东翔皇室的,是东翔的肱骨之臣,皇上再怎么样也不会为难他。即使明知道“君为天臣为地”,也从来没刻意收敛过自己的脾气。可是当事情涉及到水烨,他不禁有些担心,怕自己的行为连累到孙女。昊阳帝见水擎苍皱眉,唇角又往下拉了三分。“怎么,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