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那一场盛世烟花2章

2017/11/3 23:47:24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那一场盛世烟花

第二章 孟漫漫(第一次出轨)

我叫孟漫漫,漫长的漫。阅读163shenghuo.com

  这世上有许多种调调,不停的唱,其实都是同一种旋律,叫生活。生活太过漫长,就如同我的名字一样,所以有些人开始渐渐的寻找寄托,否则平淡的生活就无法继续,我是就在寻找寄托的一个女子。

  你有爱情吗?我,没有。

  我的生活被安放在一个简单的格局里,曾经绚烂,如今,平淡如水。我曾有一个很爱、以及很爱我的男人,曾经以为这就是天长地久、长相思守的爱情,但是我错了。

  看过烟花吗?美,铺天盖地、恍如童话,但是那短暂的一刻过去之后就只剩下黑暗,然后延续从前。我的爱情就和烟花一样,相爱、缠绵、结婚、然后复归到平凡。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我相信这座城市里,有很多和我一样平凡的女人,平凡的夫妻,但是我们自己划的牢笼,却让思想和身体禁锢在里面,无法挣脱。

  为一个男子乖乖的坐在家里,然后洗手作羹汤,打扫房间。这就是我的生活,我的丈夫楚平,管我做的烫叫孟婆汤,我想我是真的老了,假如有一天我故去的时候,能在孟婆桥上喝一碗这样的烫,那么,淡忘前尘过往的我,就不知要与谁相遇。

  现在好多男女哭天抢地的为爱情流泪,无论哭也好、沉默也好,那都是对爱的表露方式,我在某一个角落观望街头上彼此各奔东西、头也不回的恋人时,总会为他们祝福,生活在继续,我希望爱情永远不会停站的你们能找到幸福。我并不老,刚刚26岁,可我的爱情在哪呢?

  这座城市又下雪了,铺天盖地的,我坐着公车,一班一班的换,穿越整座城,只为相见更多的人,找到我的爱情。或许我仍未走出自己的童话,我的爱情,并非要有什么结果,只希望看一眼,哪怕只看一眼也好。

  又回到原点,下了公车,我并没有找到想要的,不过还好,因为我知道还有一个男人在等我,男人叫什么我并没有记下,我只知道叫他郭老师,他的曲子弹的很好。163生活网轻快、欢腾、悲伤的音乐从他指尖里流淌出来,总会让人安静或者随着音符畅想。某个时候,我在他温柔的眼神里感觉到,他喜欢我。这是安放在我心里小小的幸福,被人爱着总是好的。

  打开车库,橙色的雪弗兰就安放在里面,我刚刚考完驾照不久,甚至还对车距有些心慌,尤其是下了雪的天,必须慢点开,害怕刹车和转弯。发了短信给楚平,告诉他我去学琴了。

  郭老师是个气质比较好的人,中年男子,喜欢穿一身黑色的礼服,很精神,衬衫的袖扣很别致,眼神深邃,我对他的印象便仅止于此,而更多的是在他悠扬而高雅的音乐上。

  今天的音乐教室里好像冷清了许多,我来的时候,只有郭老师在,他说,坐吧,大家都走的差不多了。网站163shenghuo.com我坐在一架钢琴旁,触摸着琴键,来这里,就是为了听听音乐。老实说,我不懂那些美妙的符号,只喜欢他们发出来的声音。

  郭老师说,这么大的雪冷不冷?

  我摇头。

  他说,要么,喝杯酒吧。

  我摇头。

  音乐就是在这样比较尴尬的时候想起的,黑白键在起伏中奏响古典而高雅的乐曲,我仿佛随着他们漫过过往,有小溪或者山川,还有楚平。那些温柔的轻轻流窜的音符,总像捕捉不到的美好,在转瞬间带你进到另一个世界,然后你安枕在里面,怦然心动,却触摸不到。原文163shenghuo.com

  几曲下来,将近黄昏的时候,我起身,要回家了。对他说了谢谢,他灿烂的笑了,然后说,我送你回家。

  这就是我闲暇时的生活吧,忙碌家务,然后在空闲的时候听一听曲子,我和郭老师的对话不多,而更多的时候用眼神交流,眼神能表达出很多东西,我对他的表达是谦恭与拘谨的,而他的眼神里时而闪烁着温暖。在进了电梯后,某个时候,他轻轻地牵了一下我的手,我的心猛然一紧,然后轻轻收回,不敢看他的脸,我能听到他的呼吸声,像我汹涌澎湃的心跳,淹没了几许寂静。

  我逃也似的出了电梯,听见他从后面说再见。从未想过与陌生男人的接触是突如其来的,在不经意间将思绪打乱,对他,我到底是有心还是无意呢?

  是不是再大胆一点就能走进新一轮的爱情?

  可我想起了楚平,我的丈夫。他在某家广告公司做客户经理,很辛苦,为家、为我,我怎能伤害和背离他。163生活网

  我开始给楚平做饭,柴米油盐翻腾在几平方米的厨房。我有些紧张,如果说到背叛,我今天就已然有了一次精神上出轨。那个男人,会是我婚后宿命里的结吗?我不知道,只在短暂一刹那感到恶心和陌生,但是,是不是要突破这一点才能迈出婚姻,以及无聊得将近平淡的生活?

  楚平终于回来了,我整个白日的寂寞都为等待他的晚归,可是毫无激情。

  他看到我笑了,脱下西服,坐在自己的餐桌旁,吃晚饭时,他忽然说,漫漫,咱们要个孩子吧。

  吃在嘴里的饭菜停在咽喉,险些哽住了我,我没打算要孩子,要了孩子是不是就老了?我不敢想。

  一起看电视,我躺在他的臂弯里,我们只是盯着电视屏幕愣愣的发呆,他从不将工作上的事讲给我听,如果我对他说,下雪了,之类的话题,他又会说我多愁善感。

  楚平爱我吗?我想他是爱着的,因为他的胸膛依旧温暖的贴着我的脸颊,只是我对他仅有的是种习惯,这习惯已然安然如水,此时的我在想另一个男人,一个脸庞棱角分明,会弹钢琴的男人,这样的男人并不是十分吸引我,可我又为什么又会忽然想起他?想起他在琴键上的手指和陶醉的表情,以及他看我时温柔的眼神。这眼神楚平也有,只是我没有了悸动和不安分那种感觉。

  晚上,楚平趴在我的身上,想要我,我翻过身去当作不知道,他又将我搬过来。没有前戏,没有抚摸,只那么硬挺挺的进入,我不知道即使他抚摸了,我会不会湿润,爱到了这种地步,我感到疲惫,或者真是天荒地老了。然后在疲倦中睡去。他大概是累了吧,睡得和婴儿一样,他是个好男人,可我,怎么就不是个好妻子呢?我偷偷的服下我早已准备好的药片,忽然又觉得对不起他。

  早上,做好早餐,唤他起床,他在慵懒中看了看床头上的表,然后不情愿的披上衣服,进卫生间洗漱,出来,喝一杯豆浆和少许的米汤,然后换上鞋子出门,转身时吻了吻我,说,漫漫,在家好好照顾自己。他笑的很温暖,可他终究要消失一天,剩余的时间我独自一人在空旷的大房子里转,看我们结婚时的照片,大幅的婚纱挂在墙上,然后我拭去上面的灰尘,看到3年前灿烂的笑脸,会心的笑,说,楚平,你要好好的。

  闺蜜说,女人结婚几许,大概都会有这样的毛病,贪恋新的生活和刺激。但我不是,我不想伤害任何人,何况楚平。我只是想挣脱这种生活,这样疲惫的生活。

  我约了郭老师,在一家咖啡店,我想知道他在琴键以外的生活,当曼特宁柔滑的润过喉咙时,他终于来了,装束改了些,却依然那么正统,他说,让你久等了。

  可我还是改不了我的毛病,依旧顺着音乐的话题聊,或许我和他只有音乐可谈。

  邻桌的是一对情侣,男孩喂女孩咖啡,一口一口的,女孩的手腕上有着五彩斑斓的小手链,他们爱情或许就如我和楚平那时一样,天真无邪,挽着手过马路。

  再回头看眼前的这个男子,他好像从我的走神中看出了什么,不过我忽然觉得全天下都很陌生,或许我期待的不是这样的一个男人吧,尽管他是学识渊博的海归音乐家。但我对他不了解、不抵触也不喜欢。

  我们在这样铺着大雪的街头,在某个转角他牵我的手,我说,我有丈夫了。

  他说,他知道。

  我说,我们打算要孩子。他说他知道。

  背弃自己的丈夫是什么滋味?可能所有出轨的女人都不会像我这么无味,可能很大一部分是因为寂寞或者是欲望,只有我,为一份不搭调的爱情,可这爱情怎么说呢,此时我却没有喜欢牵着我手的男子,只是喜欢他的音乐。

  从未想过一个男人的手会那样光洁,比女子的手还要细致几分。我左右环顾来往的行人,怕有人认出我们。他仿佛看出了我的担心,他说去他家吧。

  我期待走进一个人的生活,走进另一个世界,我的世界好像太窄了,每天围着一个人转,没感觉。

  但当他牵着我手的时候,我忽然觉得没来由的心动,心里颤颤的,仿佛是种不安,他们一直催促着我仓皇逃窜。但是我最终还是跟着他去了他的家。

  本以为他会弹一首钢琴曲给我的,然后聊聊人生,聊聊他的事,但是他没有,刚刚进他的家门,就被他抱住,然后听他说,漫漫,我喜欢你。

  我在他深邃的眼神里闭上眼镜,他的嘴压过来,我无法喘息,所有的心跳不可抑制的在一瞬间变得紧锣密鼓,我忽然想挣脱,却感觉他的舌头,强而有力的顶开我的牙齿。

  我忽然感觉到一种恶心,胃里翻江倒海。尽管那种刺激让人颤抖,但是,陌生,一个陌生的男人忽然毫无征兆的闯进你的世界,你怎么接受?

  他的手猛然的抚上我的胸,我大力的推开他,却忽然感觉失陷了什么,这不是我想要的爱情。我想要的爱情,即使没有风花雪月般的浪漫,也要有心思如水般的交流,这种行径让我感觉龌龊,我奔出门去,任凭他如何的喊。

  我无法讲述我这段遭遇,或者与许多人不同的遭遇,世界永远这么凶险难测,别人想的,可能永远和你想的不相交。走到外面的时候忽然看到零星的雪花,屈辱让我在恍恍惚惚中掉眼泪,我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肮脏和不快乐,他们不间断的袭来,任漫天风雪无法洗礼。感觉自己就像很多交付第一次的女孩一样,只是想尝试一下,这种傻原来换回的不是快乐,而是痛苦。我感觉我背叛了楚平,这场出轨不是我想要的,却怎么偏偏如此不如人愿的做了。我在满街的游荡,不知道该去哪,更不想回家。

那一场盛世烟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那一场盛世烟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美图V6纪实摄影:成都深山制古琴老人的传承之美

    最近,一位摄影师带着美图V6手机记录了一位在成都深山隐居三年做古琴的老人,老人对古琴制作的制作与精细,对传承中华古典文化的精神,深深打动了许多网友,今天,我们也来听听他的故事。观望美图V6手机已经很久了,从发布到现在,经常在网上看到美图V6的测评图片。也很期待体验美图手机的拍摄性能。作为摄影记者,一机(佳能1Dx)、两镜(16-35的广角,70-200长焦)、一闪光灯,这个是我每天的标配,背在肩上每天压的好重。配备高像素、快速对焦和防抖镜头才能应对新闻采访中各种复杂光线与昏暗的拍摄环境。恰恰在美

  • 【《家乡》杂志初审稿件·诗歌】北方的语言(外十二首)丨老彦娟

    北方的语言(外十二首)文丨老彦娟(河南固始)“用不朽的黑暗,去抚摸那几片稚嫩的月光吧”我们系着神的化身,依靠在刚刚洗去贪婪的颂经台分辨从北方吹过来的没有因为贫穷而忘了行善的语言它们活得比我们好,尽管一只讨厌的乌鸦将它们发声的咽喉用尖锐的爪子,揉来揉去哦,我们身下的火始终不敢扔下羞愧的计算方式走到它们的正面,它们的正面所排列的说辞毕竟有别于神的道具【善】你都不知去向了,我的苦枝随手扔掉它吧,给你的负累已经太久黄鹂看管螳螂与蝉的时候你祈祷着我的懵懂初来不至大错特错替我遮盖好略带怀疑的眼神那样,允许杀

  • 【《家乡》杂志有奖征集“家乡寄语”来稿选登】文丨痴迷文学

    《家乡》杂志有奖征集“家乡寄语”来稿选登【家乡寄语】家乡是一坛陈酿的老酒,越品味越浓。弥漫着整座乡村。醉了我的心田。家乡夏夜里的流星、炊烟,曾勾起我童年温暖的回忆。家乡的红土地散发出醉人的清香、庄稼的甘甜。家乡的风俗人情,家乡人的音容相貌,魂牵梦绕,耳熟能详。家乡,我几回梦里把你呼唤。这是我童年时代的缩影。新时代的家乡,是农民的娱乐舞台,尽情抒写乡情华章。我的精神生活上有一本叫作《家乡》的杂志,她精彩纷呈。欣赏着《家乡》里的四季美景,闻着鸟语花香,陶冶情操。有《家乡》相伴,踏歌而来,迈向希望的田

  • 【《家乡》杂志初审稿件·小小说】空位丨马建忠

    空位文丨马建忠(河北秦皇岛)老富家的儿子娶媳妇,快点去,晚了就没有坐着吃饭的地方啦。去往富家庄最东头超级大院的村民人头簇动。你们吃席去,拉着我干啥呀,人家又没给信儿。小李子,这次你回娘家算是赶上了,弄好喽没准还能赚点路费。吃席都随份子,还能赚钱?真没碰见过结婚做慈善的。张婶说的没错,一个胖女人扭着身子呼哧呼哧说。日头已经越过屋檐,大院里的人额头冒着璀璨的光亮,几只灰喜鹊在树杈上叽叽喳喳蹦来蹦去,热腾腾的流水席散发出诱人的香味,胖女人眼睛放光疾步走到院门口冲着新郎说了句,早生贵子。帅气的新郎眼神有

  • 【《家乡》杂志初审稿件·诗歌】秋日回乡(组诗)丨王凤国

    秋日回乡(组诗)文丨王凤国[回族](宁夏灵武)【田垄上】我又一次看到这闪着青光的铁器我又一次倾听到这嚯嚯的声音我感觉好像有一种力量向我袭来我心里一惊,站在田边默默无语这是一把父亲手中磨过多年的镰刀每一次收割,我都想这镰刀能收割来富有吗可是父亲从那条坡地走过,步履蹒跚来不及停住,就让自己的年龄顺势下滑如今,父亲老了,下不了地,只能磨磨刀我看着这把刀,像一场凌厉的风掠过心里波浪滚滚,却不见庄稼我的收成在哪里?我不停地在问自己我也在顺着一条斜坡向下滑啊我也停不住脚步,一路风尘我看不清风景,我也不明白方

  • 2017中国好人榜 符良玲

    人物故事:人物简介:符良玲,女,汉族,1968年4月出生,大专文化,中共党员,海口市美兰区海甸街道禁毒办副主任。事迹简介:2017年5月8日下午,符良玲在与社区戒毒对象做思想工作过程中突发消化道出血,病倒在办公室,被同事紧急送往医院。六年多来,她投身于社区戒毒(康复)人员的走访帮教、就业安置、低保办理等工作,在许多帮教对象的心里,她好似一位慈爱的母亲,或是犹如一位知心的姐姐,温柔抚慰着每一位帮教对象脆弱不堪的心。在社区戒毒(康复)人员的帮教工作上,她紧紧把握全、异、情、诚、实、新“六字真经”,把

  • 福建浙江两地符氏企业家交流活动

    福建符氏企业家一行考察台州符氏宗亲企业记文交天下--符斌应浙江台州符氏宗亲企业家的邀请,世界符氏商会福建联络处近期组织部分在福建的符氏宗亲企业家前往浙江台州考察当地的符氏宗亲企业和符氏宗亲文化。元月17日,18日福建符氏宗亲企业代表分别从福建厦门,福州,泉州等地启程前往浙江台州。这次福建符氏宗亲台州考察由厦门知名企业家符海军牵头。福建符氏宗亲抵到浙江台州后,受到台州符氏宗亲的烈欢迎和盛情款待。根据行程安排,元月18日,福建符氏宗亲走访浙江台州亲多婴儿用品有限公司。台州亲多婴儿用品有限公司是一家长

  • 符日兰:坚守土法制陶技艺70年

    ■编者按每一件为人类带来美好体验的产品,背后一定有一个或一群严谨求实、精益求精的“匠人”。他们挚爱业务、默默无闻,不怕苦不畏难,不好高骛远、不轻言放弃,用寂寞的坚守换来技能的高超和文化的传承。在三亚,同样有这样一群人,他们用高超的技能,或守护着大国重器的深海装备,或传承着黎锦苗绣的传统文化;或精于根雕,或巧于制陶;或修补渔船、创新素斋、致力园林……他们在城市的角落忙碌着,却一直在人们的视野之外。本报今起推出系列报道,聚焦三亚工匠,并以此为窗口,帮助读者了解三亚的独特文化元素。见习记者张慧膑/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