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妃本倾城:浮生一世芳华4章

2017/11/4 1:10:00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妃本倾城:浮生一世芳华

第四章 突来的“软禁”

我随便编了理由,早晚都得练舞,所以就不回去了,姐姐没有多问便允了。阅读163shenghuo.com

  回舞坊的路上,总感觉有双眼睛在身后,街上行人渐渐少去,那感觉越发明显。心里慎人得慌。越是害怕,步子就迈得越大,三五步已走到舞坊门前,喘着粗气,顾不上敲门,又慌忙的向四周张望。没发现什么可疑之处,我方才松了口气,一松懈身子就软,拖着身子爬上石阶,拉门环的右手也是有气无力。后来记忆有些模糊,好不容易睁开眼,小兆正端着茶壶。“你醒啦!”小兆倒了杯茶水递给我,苦荞香入鼻。“我让李大哥做了点心。妃本倾城:浮生一世芳华4章你昏睡了一天一夜,肯定饿了,一会儿我让他端来。你可把樱娘急坏了,吩咐我在这儿守着等你醒来。你先躺着休息,我去瞧瞧李大哥弄好了没。”小兆懂得体贴人,她接过我手中的茶杯欲要离去,刚起身,顿了顿又说:“大夫说你气血虚,虽是不少运动,过量也不行,你要多注意些,以后偶尔偷些懒樱娘也不会责怪。”小兆关心的握着我的手。

  我吃力的笑了笑:“身子虚,更应当多动。再说我若偷懒,也会拖延大家排练的进度,更对不住樱娘的照顾。说明163shenghuo.com

  小兆无奈的摇摇头,怜悯的看着我又似乎想起什么:“蓉儿也真是的,对你不但一句道谢的话也没有,还总是避着你,怎么可以这样?若不是当天,你……”

  “小兆!”我打断她欲要出口的话,“我知道你的心意,感激你如此待我,这些话在我这里说说便罢了,可别传到他人耳里,叫人听见又得生事端。同是舞坊人,我们就当睁一眼,闭一眼,他人也不笨,人情世故我两人有所不及,你我顺其自然,这件事也给了我些教训,以后定会三思而后行。”

  小兆点点头:“那你好生休息,我先出去了。”

  目送倩影离去,心中又是感慨,又是欣慰。恍惚间,姐姐的面容从眼前即离。小时体弱多病,没想到现在有时气血虚,这些年的运动难道白费了?又不住轻叹着气。

  溪水朦胧,仿如磨光的铜镜,又如美人遮上面纱的脸庞,白色地毯,几处暗斑,黑白相间化作灰,再无其他色彩。163生活网本来烦闷,此景更显压抑,踏着厚重白沙正要回去,远处一抹粉红越来越近,雾气正浓,那粉红走进,原来是樱娘着急的样子。

  “坏了!坏了!”她上气不接下气,我连忙拍她背:“樱娘怎么了,别急,慢慢说!”她深呼一口气,却被寒气呛着,又是一阵猛咳。等她缓了些才道:“不好了,王爷要见你!”我倒吸一口冷气,心一沉。王爷要见我?难不成这事传到王爷那去了,难道他要沾这淌浑水?难道他是巨人帮后面的人?但是……

  “还愣着干嘛!快走啊!”由不得我多想,就被樱娘拖着跑去。

  王府专程派来接我们的马车已在坊前等候,可想事态紧迫。樱娘来不及对下面吩咐,便拉着我匆匆上了马车。

  王府坐落于锦城南部,不一会儿便到了,我焦虑不安,心急如焚。163生活网不知待会儿如何应对。他会问什么?我如何回答?只知为我们引路的是一位年纪较长的老者。我们紧随其后,生怕迷了路。王府极大,许久后老者才停下脚步。一段迷宫似的路程总算行完。眼前一间木屋与四周建筑格格不入,不协调,但也算别致。路途中依稀只记得长廊与楼阁。原文163shenghuo.com

  “请问哪位是洛雪姑娘?”我与樱娘相互一视,她脸色不太好,缓和了些,故作镇定,一脸惧色难掩,握住我的手点点头。

  “我是!”老者看了看我说:“姑娘,请进吧!”

  每走一步心便沉下一截,额上直冒冷汗。管他地狱天堂,本姑娘跟你拼了!

  木屋俱静,可见度极低,给人一种暗流涌动的错觉。这种压抑反而使我紧绷着的心绪松了不少。忽闻一连“丝丝”声,机关暗启,整个木屋逐渐明朗。一眼望见一位身着青衣的男子端坐于我对面正中央,左右手搭放于红木花藤靠椅两侧藤首的扶手上,俊美容颜仿若仙人。而平静得却似拒人于千里之外。红润嘴角微微起伏,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自己太久没见着可与段大哥容貌一比的男子,居然过于专注,发现自己的失态,慌忙行跪拜礼:“民女洛雪,叩见王爷。”

  “起来吧!”声音空灵,甚为咄咄逼人。我缓缓起身,低头不敢再看。

  “坐!”我以为听错了,立着没动,随即又听见一声:“站着不累吗?坐吧!”我这才小心翼翼的走到他左前方的木椅坐下。

  ”我有呢么可怕吗?当日你撞到皮二时的胆子去哪儿了?”他微笑着看着我。我紧拉衣袖不答话,眼睛盯着地面隐约的纹饰。

  “这里只有你我,你用不惧怕,其实舞坊是我暗中经营的,容儿也是我的人。”冷哼一声:“你不过是我计划中的突发状况,让我没料到的是这件事居然成了提速剂。为了不让那伙人查出端疑,保全起见,虽说是你一不小心,我不想伤及无辜,你明白吗?”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地面,超乎预料的事情接踵而至,之前应付樱娘的说辞过了脑子无数次。容儿之所以什么也不说,这层原由我怎么都不可能想到,有这样的一棵大树的依仗,也可看似无风无波的逃过一劫。只怕巨人帮在明,王府在暗。

  “舞坊那儿不安全你就在王府住下,这里是极好的避风港,等风波停你再离开。”

  避风港,我冷笑,说的多好听,可容不得我多说半句,安全只是相对的,没有后路,与其说是避风,不如说是“软禁”。转念一想问道:“我姐姐”

  ”这个你不用担心,樱娘自会全全处理。”

  ”果然,几天时日,我穷尽所能,各种逃离的方法都用上了,偶尔刚有一线生机,四处巡逻铁皮盔甲给拽了回来。我被限制于一个不大的庭院,五间屋舍,有三间都空着,俩丫头住我隔壁,是王爷吩咐她两侍奉我,还不如说是监视。从进王府起,这都十来日了,除了送水送饭的侍候丫鬟和那些盔甲,我连只苍蝇都没见着。

  一次又一次的以失败而告终的“逃狱”,我已心灰意冷,拿它没辙了。跑也不是,闲来无趣,时儿观赏院中风光,时儿与那两个丫头说说话。一个叫岑欢,一个叫汐玲,她俩年龄相仿,十三十四岁。汐玲面貌一般,沉默少言,心思却格外紧密,懂得人心,处事得体;相反的岑欢眉清目秀,活泼泼的美人胚子,性情外向,美中不足的是较为固执。做事通常不会三思后行,汐玲时常提醒她注意言语,她也装作没听见。我这个身份更不好说什么,也只是听着。

  已过半月,天气逐渐寒冷,意外的是大雪迟迟未起。汐玲又拿了些暖炭。院内依旧平静。

  “洛姑娘,陈叔来了!”汐玲在外喊着。

  进屋的是我刚来王府那位为我们带路的老者.”洛姑娘,这天呀是越来越冷了,老朽给姑娘带了些衣裳、几床棉被还有些常用的东西,若还需要什么就尽管告诉岑欢和汐玲。”三四个面生的丫头将东西搁在相应的地方便出去了。

  “多谢陈叔!”

  “不用,这些都是王爷吩咐过的。对了,王爷已经收回监查院内的命令,你可以自由出入,不过府内戒备森严,姑娘你还是打消逃出去的念头吧!”

  早知道一切瞒不过王爷,这算是给我的警示,我无奈的笑着说:“多谢陈叔提醒,我尝试过逃跑,却无济于事,早就放弃,况且在王府做一只折翅的小鸟也不错,衣食住行无忧,我已经很知足了!您让王爷大可放宽心吧。”

   送走陈叔,天色也暗了下来。汐玲将灯烛点上。岑欢则负责关好门窗。三人围坐一旁悠闲的聊起天来。 

  “洛姑娘,明日我们姐妹俩带你在府走走,看你这些日子在这巴掌大的庭院憋着难受,我们看着都替你难过。这下你终于可以的在王府内光明正大的游晃了!”岑欢笑嘻嘻的说着。

  “是啊,再不出去,会憋坏的!早些休息,明日整装待发!”我也有些兴奋。睡意浓烈,久久的重意络得一身轻,尽管自己尚未是自由之躯,也算被卸下枷锁。

妃本倾城:浮生一世芳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妃本倾城 或 浮生一世芳华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真正的好家庭,一定是拼妈的!

    我曾经花费了很多时间,去研究早教知识和孩子的吃穿用度。应该说,随着时代的发展进步,当今社会对早期教育的重视被拔高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发达的网络和物流也让孩子成了世界宝宝,可以随时用到来自各国的最优产品。我身边很多人都在说:现在的孩子太幸福了,要什么有什么。我也这么认为,当我给孩子买很贵的用品和玩具的时候,我还觉得自己是个很不错的妈妈,顶着生活压力给孩子提供了我所能给的全部。但是我又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我们这么重视早期教育,那为什么,这个时代多的是工匠,而非大师?多的是明星,而非恒星?多的是巨富

  • 张大千:今人画画,全无精神之托,可笑!

    有人以为画画是很艰难的,又说要生来有绘画的天才。我觉得不然。我以为只要自己有兴趣,找到一条正路,又肯用功,自然而然就会成功的。从前的人说,“三分人事七分天”,这句话我却绝端反对。我以为应该反过来说“七分人事三分天”才对;就是说任你天分如何好,不用功是不行的。世上所谓神童,大概到了成年就默默无闻了。这是什么缘故呢?只因大家一捧,加之父母一宠,便忘乎其形,自以为了不起,从此再不用功。不进则退,这是自然趋势,你叫他如何得成功呢?在我个人的意思,要画画首先要从勾摹古人的名迹入手,把线条练习好(写字也是一

  • 关于春节的冷知识,你知道几个?

    你对“春节”了解多少呢?看完下面关于春节的冷知识估计你会惊讶的合不拢嘴了!1、春节从前不叫“春节”正月初一在古代不叫春节,而叫元旦。辛亥革命后采用公历记年,遂称公历1月1日为元旦,农历正月初一为春节。2、“春节”从前不是节日中国历史上的“春节”一词,不是节日,而是特指二十四节气中的“立春”。《后汉书·杨震传》中有载:“春节未雨,百僚焦心,而缮修不止,诚致旱之征也。”到南北朝时,“春节”是泛指整个春季。3、春节有狭义、广义之分现今狭义的春节一般指中国农历年的岁首,即农历正月初一。民间广义的春节是指

  • 中国千古对联大全,大智慧!

    对联,汉族的传统文化之一,又称楹联或对子,是写在纸、布上或刻在竹子、木头、柱子上的对偶语句。对联对仗工整,平仄协调,是一字一音的中华语言独特的艺术形式,更是中国汉族传统文化瑰宝。对联起源对联相传起于五代后蜀主孟昶。据《宋史蜀世家》记载,孟昶“每岁除,命学士为词,题桃符,置寝门左右。末年(公元九六四年),学士幸寅逊撰词,昶以其非工,自命笔题云:新年纳余庆,嘉节号长春。”孟昶在除夕让学士在桃木板上写的这两句,成了中国最早出现的一副春联。历史趣对小故事1、纪晓岚和乾隆的妙对纪晓岚在乾隆十九年中进士后当

  • 新版《红楼梦》署名“曹雪芹著,无名氏续”,“高鹗”去哪儿了?

    《红楼梦》是中国古典小说的巅峰之作,自诞生后经历了曲折的版本流传。出版“四大名著”至今已有60多年历史的人民文学出版社,日前推出“四大名著珍藏版”,其中《红楼梦》署名为“曹雪芹著,无名氏续”,引发读者关注。四大名著珍藏版——《红楼梦》为何不再是“曹雪芹著,高鹗续”?《红楼梦》经历了怎样的出版历程?专家和出版人道出了背后的故事。中央民族大学教授傅承洲说,“四大名著”名称的来源与人民文学出版社有密切的关系。上世纪五十年代,人民文学出版社建社之初,即着手整理出版了《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和《红

  • 男人就要有担当

    不是很多,很少吧!在人生低谷,或者负债累累,抛下老婆孩子,净身出户,那不叫抛下吧。是保护,爱护。在人生巅峰抛下老婆孩子的男人,倒大有人在。我们来探讨一下,男人高峰与低谷,如何对待老婆孩子:一、一个男人事业的成功,的确能给家庭带来幸福感。但这个男人,要有足够的智慧,足够的自制力。懂得事物的因果发展,事业家庭两不误,是可以做到的。二、事业有成,但也不能保证一路顺风,总会有风雨坎坷。那么此时此刻,老婆孩子,能够深明大义,不抱怨,不抛弃,不放弃,给予支持,和鼓励。东山再起,指日可待。三、作为男人,任何时

  • 天水C大调文化艺术中心2018新年音乐会盛况

    九州日月开春景,四海笙歌颂狗年。在新春佳节即将到来之际,一场由C大调文化艺术中心举办的2018年新年音乐会在天水嘉孚宾馆演出大厅隆重拉开了帷幕。这是一场音乐小童子们的节日盛会,也是C大调文化艺术中心钢琴音乐演绎的精彩展示会,现场300多位家长、音乐爱好者,媒体人士等聆听了音乐会。活动中,为钢琴考级的郎卓朗等20多名同学颁发了证书。今年的音乐会设有走红地毯签名环节,下午1时,随着欢快的音乐,小选手们一个个心高彩烈地迈过红地毯,并手执彩笔在签名墙上认真地写上自己名字。“今天,我们欢聚一堂,用优美的琴

  • 常与高人相会,闲与雅人相聚,每与亲人相伴

    常与高人相会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行万里路,不如阅人无数;阅人无数,不如贵人相助;贵人相助,不如高人指路。高人看事情的高度,永远在普通人之上,因为站的高度不一样,普通人看到的是一个“点”,而高人看到的是整个“面”。在生活中,你和谁在一起的确很重要,甚至能改变你的成长轨迹,决定你的人生成败。与凤凰同飞,必是俊鸟;与虎狼同行,必是猛兽!一根稻草丢在大街上是垃圾,绑在大白菜上可以卖白菜的价格,绑在大闸蟹上就是大闸蟹的价格。和什么样的人在一起,就会有什么样的人生。人抬人,抬出伟人;僧抬僧,抬出高僧!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