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承影8章

2017/11/4 3:27:53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承影

第八章 业力

幽幽的睁开眼,落入眼中的是一座古朴的屋顶,几根柱子错落有致,撑起了顶棚,林言缓缓侧起身来,却见那名叫兮儿的女子依然身着先前的鹅黄色宫装,映红的血迹任然淌在宫裙上!林言自嘲的笑了笑,随即用手不自觉的抚摸起兮儿乌黑的长发,眼中带着点点思恋。承影8章

  “啊!”兮儿惊呼一声,从睡梦中醒来,抬起头,看见已经醒来的林言,哦,不,谁去管那林言了?兮儿反握住陈离的手,温柔的看着他,樱唇轻起,道:“陈离,你终于回来了!你知道吗?兮儿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你。”陈离无言以对,只能默默地看着她,心中的异样,让他的双眼充满了爱怜。“陈离,昨天岳伯父已经来过了,他对我都说了你在战场的故事!”兮儿的脸靠在陈离的手背上,感受着温暖,陈离心中苦楚,随着这几天的昏迷,脑海中的记忆已经渐渐融入了陈离的心中,一切的一切在陈离的心中,都是那么的刻骨铭心!

  不错,他是一名先锋,岳飞帐下的一名先锋,这次在颍昌府的大战,让他一举成名,二十二岁的虎将陈离纵剑纵马,率领八百名背嵬骑士,首先驰击金军。步兵也展开严整的队列继进,翼蔽马军,与敌军左、右拐子马搏战。一方面依仗兵多势大,另一方面凭借士气勇锐,愈斗愈烈。两军苦战了整整几十个回合,依然难分高低胜负。陈离前后十多次出入敌阵,身受百余处创伤。163生活网很多步兵和骑兵也杀得“人为血人,马为血马”。在最艰难的时刻,连宿将王贵也不免有些气馁怯战,陈离以自己的坚定,制止了王贵的动摇,终于使全军“无一人肯回顾者”。到了正午,守城的董先和胡清分别率领踏白军和选锋军两支生力军,出城增援,战局才很快得以扭转。完颜兀术(宗弼)全军溃败。

  颍昌大捷战果辉煌,岳家军杀敌五千多人,俘敌二干多人,马三千多匹、金、鼓、旗、枪、器甲之类更是多得不计其数。完颜兀术的女婿、统军使、金吾卫上将军夏姓万夫长当阵被杀。副统军粘汗孛堇身受重伤,抬到开封府后死去。163生活网岳家军还杀死金军千夫长五人,活捉渤海、汉儿都提点、千夫长王松寿,女真、汉儿都提点、千夫长张来孙,千夫长阿黎不,左班祗候承制田瓘等七十八名敌将!

  陈离揉了揉脑袋,让自己有点昏的头脑清醒了一下,看着兮儿,对她说道:“兮儿,你,你能帮我到点水吗?”兮儿温顺的点了点头,轻轻走了出去。陈离望着兮儿离去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丝迷茫,随即又恢复了正常,用力支撑了一下疲惫的身体,从床上起身。下了床,陈离望了望,陈离叹了口气,正要低下头去穿鞋子,眼前忽然一道紫光闪过!猛地抬头,陈离脑袋“轰”的炸开了!只见一把做工精美,锋利无比的剑正挂在墙上,剑身呈紫色,不知是什么材料做成,隐隐带着肃杀之气!为什么?为什么这把剑会在这里?我,我是谁?陈离痛苦的抱住了头,不断地摇头,眼中迷茫之色更胜!正在陈离痛苦之时,身着鹅黄宫装的兮儿端着茶走了进来。看见眼前的情景,兮儿心中惊慌失措,随手将茶放在桌子上,跑上来搂住陈离,疾呼道:“陈离!陈离,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对了,我得急忙找大夫来!”

  兮儿话刚刚说完,便预急匆匆的出去叫大夫,陈离忽的一把手抓住了兮儿,忍着痛苦,小声问道:“为什么?为什么这把剑会在这里?”兮儿一愣,顺着陈离的手指看去,却见那把紫色的长剑挂在墙上,心中顿时充满了疑惑,捂住小嘴惊讶的回答道:“我也不知道,我没见过这把剑!”陈离闻言,心中更是苦楚,“嘿嘿”的低笑了一声,嘴角尽是苦涩。你将我送回这里,为何还要紧追着我不放!“走,兮儿,咱们走。我不想在来到这里!”陈离忽的抬起头,鞋也顾不上穿,拉住兮儿,转身就要走!兮儿还没站稳,便被陈离那双有力的臂膀搂了起来,眼看就要走到门口,陈离忽然感到一阵眩晕,转过头来,却见兮儿眼神惊恐,嘴不断地张着。兮儿,兮儿!陈离心中大急,墙上紫色的长剑却是毫不留情的紫光大放!“轰隆!”如一道巨雷炸响,林言心中一惊,却见周围的一切都开始变得虚幻,包括自己手中拉住的兮儿!“不···················”

  承影空间内,承影幻化的老人正皱着眉头,看着眼前倒在地上,正传出剧烈的咳嗽声的虚幻,“怎么啦?你怎么遭到反噬了?居然还这么严重!”虚幻缓缓的浮了起来,从镜子中传出声音:“邪门!真邪门,这小子以前也不知道干什么的,居然有这么重的业力!害老子差点魂飞魄散了!”承影闻言,吃惊的看了一眼脚下躺着的林言,对着虚幻这面镜子道:“看来,我的决定还不一定正确啊!业力这么重,这,这不怎么符合优雅之剑的称呼吧!”

  “嘿嘿,你不承认了,老子倒还承认了,这小子虽然业力重了点,但却非杀孽,而是情孽!这次算我倒霉,但这小子灵魂倒是不弱,居然在这么重的反噬之下还没有出事,只是受到一些震荡!”承影闻言,哑然失笑,摇着头道:“怪事,怪事,你居然还会认栽!哈哈哈,反正也难得等到下一任,索性就传他承影剑!”承影幻化的老人看了一眼虚幻,“哈哈”大笑。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虚幻这面镜子在半空中急跳,大叫道:“你老小子什么意思!”······

  商城南门外的一处平原。一所茅草正矗立在此,周围倒算得上风景秀丽,但让人更是奇怪的是:这茅草屋旁边的一堆绿茵茵的草丛内,不断有紫色的烟雾冒出!林兮此时正在屋内,透过窗子,看着眼前的紫光,一个人静静的发呆。两年过去了,包裹林言的那团紫气从未消散过。这两年里,林兮也发生了一些变化,慢慢变得成熟,而且,也由原先的普通少女变为了一名见习的魔法师!

  在这两年里,黎叔与他们的关系缓和了,每天傍晚,黎叔任就来看看林言的情况,但总是叹着气回去,原本就有些少许白发,在这期间居然全白了!当然了,在此期间,刘老和黎叔也想过一些办法,但无一被那紫色的雾气给弹了回去,后来,刘老想到了剑宗中那名号称无往不破的剑神,由此,在商量过后,刘老带着刘牛,以碰运气的心态,决定上剑宗,碰碰运气!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转眼间,四年已经过去,林兮还是一如既往的冥想完后,独自坐在距那团紫气不远处坐着,静静的凝望着,只希望林言忽然从中走出来,可惜········“唉!林言哥,你到底什么时候会出来啊!兮儿好想你。”一滴清泪从眼角滑落,顺着如凝脂般的脸上滑下,留下淡淡的泪痕。

  “小兮儿,哈哈,看看为师把水叫来了!哈哈。”忽然听到了刘老兴高采烈的声音传来,林兮慌忙的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站起身,转过头去,看见刘老拉着已经八岁的刘牛正在向她招手,而且,刘老背后还跟着一名白发苍苍,却很年轻的人!林兮对此心中一喜,暗道:师父终于找到了!

  原来,在两年前,刘老便决定去找当世唯一的一名剑神,于是便上了剑宗,可惜天不从人愿,刘老并没有找到,于是,刘老决定四处寻找,带着年弱的刘牛,在大陆上四处打听消息,留林兮一个人在家,也由此,林兮这两年止步不前,仅仅是两年前的境界,但却打好了雄厚的基底!皇天不负有心人,刘老四处打听任没结果准备放弃时,抱着侥幸心理,再一次登上了仙鹤峰!

  这次,刘老如愿以偿的见到了诸葛剑神!由于刘老本身就极具盛名,诸葛玄并没有为难,而是热情的将刘老请上山,于是,在刘老的细说之下,诸葛玄对林言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当即决定跟着刘老下上,来看看这名奇特的少年。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师父,您找到了!”林兮快步走到刘老跟前,欣喜的问道。然后用眼睛瞄了瞄刘老身后的人。刘老咧着嘴,“嘿嘿”笑道:“你也不看看你师父是什么人?哈哈,这老小子终于让我找到了。

  “来来来,师父为你介绍下,”刘老拉着林兮,指着诸葛玄,继续说:“这位,就是当世唯一的剑神——诸葛玄,你可以叫他诸葛前辈!”林兮奇怪的看着眼前这名明明很年轻,却长着满头白发的剑神,做了个万福,喊道:“林兮见过诸葛前辈!”诸葛玄笑着点了点头,对刘老说:“刘兄,这位就是你的嫡传弟子吧!”刘老点了点头,问了句:“怎么样?老刘我眼光不错吧!”诸葛玄笑着点点头,赞扬道:“确实不错,小小年纪就能达到魔法师的境界,而且精神饱满,不是一般的魔法师可以相比的,刘兄你倒是捡了个宝啊!”

  刘老听得红光满面,“嘿嘿”笑了两声,凑到诸葛玄耳边,小声问:“以宗主你的眼光看,兮儿最终能达到那个境界吗?”诸葛玄闻言一愣,随即笑道:“你老兄也别太心急,要达到大魔导师的境界,不仅仅是靠天赋的,也是要看机遇的,你以为寒奴那家伙到达这个境界仅仅是靠修炼吗?”刘老“哈哈”一笑,摆了摆手,没有再说话,只是看着一脸莫名其妙的林兮,拍了拍她的肩,大叫一声:“走,咱们去看看小林子去!顺便让宗主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诸葛玄闻言,眼前一亮,而林兮早就雀跃着上前了。

  三人来到林言所在的地方,远远便看到草丛中的紫气不断的翻腾!诸葛玄见状,顿时心惊,喃喃道:“天啊!这么密集的剑气!怎么可能?”林兮与刘老闻言,都是一惊,刘牛茫然的摸了摸脑袋,看了看爷爷。

  “难怪我们总是近不了他的身。版权163shenghuo.com”林兮低声道,随即盯着诸葛玄,希望在他眼中看到自己希望的。不过,马上让她失望了,诸葛玄想也没想,摇了摇头,对刘老说:“刘兄,看样子,要让你失望了!我恐怕不能破除这个结界!”

  刘老当听到这些紫气是由剑气组成时,就已经猜到自己可能白忙活了两年,所以,当亲耳听诸葛玄这么说时,倒也没有什么惊讶!林兮也不是当年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小丫头了,知道这个结界的危险,也并没有强求诸葛玄冒险一试。不错,此时,诸葛玄心中也实在不想因此而受伤,眼看着三大帝国的战争已经要打响了,为了剑宗的安全,他实在没有必要为一名素不相识的小子受伤,但自己又却是好奇,于是,看着失落的两人,哎哎的说了句:“诸葛玄虽然帮不上什么忙,但我对这小子实在好奇的很,如果不介意的话,诸葛玄希望能暂住贵处!”

  刘老收起了失落的心情,微微笑道:“没什么,只要宗主不嫌弃,尽管住在这里,倒是委屈了宗主!”诸葛玄笑着还了还礼,没有再说话,只是盯着那团紫气,双眼露出奇特的目光。林兮没有说话,看了一眼紫气,默默地转过身,向茅草屋走去,刘老看着失落的林兮,哀叹了口气,双眼看向了碧蓝的天空。远远地天空,碧蓝而清澈,几只不知名的鸟儿在天空中不断地飞着,一派祥和之景!只不过,那遥远的天空,却总是让人感到近在咫尺··············

  承影空间内,承影静静的看着眼前正在打坐的少年,虚幻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淡淡的笑容。两年过去了,自从林言从“轮回之术”中醒来,整个人都好像变了,变得让人捉摸不透了,仿佛不再是一名少年,而是历经沧桑的老人。对于承影与虚幻的解说,也没有多少抗拒,而是欣然的接受承影的传承。自此,在这两年时间里,便开始不分昼夜的修炼起《承影诀》。事实上,在这个承影空间,也并没有昼夜之分。缓缓挣开双眼,收起了功法,入眼处,却正是承影那虚幻而祥和的面庞。“怎么样?第一层成了吗?”承影开口问道。林言没有多做表示,只是伸出右手,放出真气。承影看着林言手中那道由真气组成的短小紫剑,点点头,道:“不错,勤能补拙,你已经成就化相真如了,可以出去了!”林言闻言,冰冷的脸上淡淡的浮出一点笑容,躬身道:“谢前辈成全!”

  诸葛玄来到这里已经一个多月了,此时,他正对着那片紫气出神,眼中却浮现出一丝奇异之色。“踏踏···”背后传来一阵脚步声,诸葛玄眼中异色一闪即过,转过身,看着缓缓走来的林兮,笑着说道:“兮儿,又来看那小子啊!先前不是已经来过吗?”林兮对诸葛玄施了施礼,眼神担忧道:“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我总感到不踏实,好像有什么是要发生了一样,我怕林言哥会有事,就出来看看!”这一个月的相处,林兮发现,诸葛玄并不像表面一样,而且,好像并不怎么好相处。

  “哦~我看你是多心了,这里······嗯?怎么回事?”诸葛玄话还没说完,忽然感到剑气肆意,一道道实质性的剑气不断朝周身逼近,林兮也感到了异常,用手捂住了小嘴,眼中透露出惊讶!直直的盯着那团紫气。诸葛玄感到了林兮的异样,急忙转过身去,却见到,先前还平和的紫气,在这一刻,忽然变得暴躁不安!难道?林兮不敢多想,感到心中激动的跳动,发不出一声,连身上被剑气刮得生疼,也没有感觉到。“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远处,刘老带着惊慌,从茅草屋里沈腾而起,还没来得及欣赏眼前壮观的景象,便被突如其来的气道给撞飞了!紫气升腾!缓缓而上!如上古神龙出世!翻江倒海!“轰!”的一声巨响,仿佛什么东西被炸开了!林兮还没来得及揉开自己被沙子迷糊的双眼,便听到一声期待的叫喊:“我,我林言,终于回来了!”林言哥!他,终于回来了!林兮抚着自己的心,无比的激动。····················

承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承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薛传鹏原创李白的监狱风云

    李白的监狱风云原创薛传鹏什么?李白坐过监狱,他不是斗酒诗百篇吗?他不是天子呼来不上船吗?谪仙,诗仙,飘飘欲仙,这样一个仙人怎会进监狱?天宝十四年(公元755年)十一月初九。安禄山说,我有皇帝密诏,皇帝让我讨伐奸臣杨国忠。他率领平卢、范阳、河东三镇兵马二十五万,南下攻唐。十二月十三攻占洛阳。第二年正月,安禄山在洛阳自称大燕皇帝,建元圣武。五月,叛军攻破潼关。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年逾古稀的唐玄宗惊慌失措,六月十三,他带着杨贵妃等少数妃嫔、随臣逃出长安。六月十四,皇家逃难队伍途经马嵬驿(今

  • 2018:我们继续撸起袖子加油干!(很有深意)

    一、“撸起袖子”是一种态度。说的好不如干的好,喊破嗓子不如甩开膀子。撸起袖子是告诉自己要卖力干活,同时也告诉别人我要开工了,这是一种态度。因此,2018,不妨从新树立“撸起袖子”的态度开始!二、“撸起袖子”是一种敬重。干一行爱一行,干什么像什么。敬重自己的事业,热爱自己从事的工作,才能不断开拓前进,取得事业成功。所以,2018年,不妨从新敬重自己的职业开始!三、“撸起袖子”是一种精神。人无精神不立,国无精神不强,撸起袖子是一种实干精神。世界上的事情都是干出来的,所以,2018年,不妨从新树立一种

  • 【转载】检察吉祥物送您过年“旺旺”锦囊

    来源:梅列区人民检察院微信公众号春节意味着幸福团圆,聚会喝酒肯定少不了,放鞭炮、搓麻将、抢红包……也是常规的娱乐项目。但是,你可能不知道,这些过年习俗中可能都潜藏着法律风险呢,今天检察君就带着吉祥物小瓜来给大家送过年锦囊来了。(文案:李寒编辑:辛苑宿广田)

  • 建瓯民间绝活“伞技”

    建瓯是闻名全国的竹子之乡。以竹制品为道具的建瓯伞技在民间有着广泛的群众基础,倍受民众喜爱。今天,小编就与大家一起来分享这项令人惊叹的民间绝活——建瓯伞技。建瓯伞技是福建省的汉族传统民俗艺术,它集杂技、舞蹈于一体。它是将道具置于伞面上,让其在旋转的伞面上飞转。这些道具主要有竹篾球,藤球,无沿帽,铁圈,火圈等。建瓯伞技表演者在操作道具的同时,还要做出各种惊险而巧妙的动作。传统的有直走、横走、旋体、跳跃、倒旋体等,如今又加上了舞蹈和武术动作,身上还增添了呼啦圈、手圈、手帕等,表演难度不断增加。因为伞技

  • 每个姓氏里,都有一句情话,你的是什么?

    【温】我姓温却不能给你稳稳的幸福【时】我姓时却不能时刻和你在一起【何】我姓何却如何都走不进你的心【易】我姓易却发现爱你不易【梁】我姓梁却能温暖你所有不安【陈】我姓陈却沉不下爱你的心。【董】我姓董却永远不懂你的心【安】我姓安却不能护你一世安详【赵】我姓赵却只照耀出你的光芒【曹】我姓曹却不能面朝你说爱你【颜】我姓颜却猜不透你的心言【沈】我姓沈却审视不清我们的未来【徐】我姓徐所以许下爱你的诺言【杨】我姓杨却洋溢不出他最爱的微笑【郭】我姓郭却过不了你这一关【任】我姓任却任你在我心中狂奔。【陆】我姓陆却路

  • 原创微耽——宝贝,我才是这个家的老大

    百变狸猫先生街道的树被呼啸着的风紧紧扼住了喉咙,无望且无助地挣扎。瓢泼的大雨打在伞上,发出坚实密集的声响,陆阳踩着泥泞,看着这让人堵得慌的天气,心情也莫名烦躁了起来。陆阳加快了步伐,只想赶紧回家躺在沙发上,开罐啤酒看球赛,这才是惬意的人生。他快步走过了一个小巷,忽的后方传来了小狗哀切的“呜呜”声,像是迷路的幼崽发出的哀鸣。“刚才一定听错了。”陆阳可不想为自己惬意的生活节外生枝,只当做是幻听,抬腿便要加快脚步。本只是断断续续的低呜,却突然拉长了音调,尖锐而悠长,刺耳地令人无法忽视。“靠。”陆阳撸了

  • 周孝枫

    简介艺人网络歌手基本资料:中文名:周孝枫艺名:周孝枫国籍:中国出生地:重庆身高:174从艺经历2012年接触另类创作,2017年开始全网发布个人作品,受到大量粉丝青睐。以其独特的嗓音,备受公司看重!并被某音乐人称为中国最具潜力的另类麦手!荣誉记录2016年在某音乐平台另类大赛获得前五名2017年某网站另类大赛获得第一名2017年签约逸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是什么偷走了我们的年味?

    明天就是初五,按照说法,初五一过,这个年也就算是过完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年味似乎是一点一点的变淡。小的时候对年有一种莫名的期待,而现在似乎是对年有一种深深的恐惧。而年之所以变淡,其实也并不是没有理由的。新年也就是春节,春节作为一个传统的节日,也是一个最为隆重和规矩最多的节日。这样的节日重在两个字,传承。传承祖宗留下来的精神,传承祖宗留下的规矩。试想一下,如果春节和平时一样,不贴春联,那么春节还是春节吗?像是贴春联,放鞭炮这是大众的,各地又会有不同的风俗。像是我们这边,大年初一这一天一大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