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都市妖魔传8章

2017/11/4 3:34:50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都市妖魔传

第008章:魔法字符

在大战冰雪妖怪施高丸之后,魔法少女们为了轻松一下,便到华日去野餐。都市妖魔传8章今天神君在家里好好休息,那里还有她们的事……呵呵。老妇人望着窗外的花圊微微一笑,“那些孩子就靠你了……”她对着窗外的天空自言自语地说道,好像有一个在她的身边一样。

  老太婆居然让我练什么冰龙拳,这……这根本是……是杀人啊!神君被关在一个冷冻室内已经是冻得全身发紫,那不愤愤不平的怒火却又压不过四周的寒流,我快……快不行了,臭……臭老太婆什么时候放我……放我出去啊!神君的睫毛上也凝固着一些白色的小冰晶。“救命啊……”他终于忍不一下,撕心裂肺地大叫了起来。

  “米西雅,少爷他不会有事吧?”罗丽拎着换洗的衣服正好经过,却听见这个悲惨的叫声,又看着冷冻室内的四少爷,开始有点担心。“四少爷他不会被冻死吧?”

  “罗丽!这么担心少爷啊,你不会是喜欢上了少爷吧。”米西雅是一个留着金发的少女,她坏坏地笑着,手里紧握着一个遥控器,“你放心好了,这里的温度我会控制的,少爷不会有什么事的。都市妖魔传8章

  “太好了,米西雅实在是谢谢你了,那我先走了。”罗丽点了一下头,微笑着拎着换洗的衣服离去。

  罗丽也真是的,我只能让温度下降,不能让温度回升的……所以少爷他……或许少爷他……真的不行了吧。米西雅尴尬地笑了笑,实在下敢往下想下去,透过冷冻室的玻璃见四少爷那惨样,无奈地叹道,“算了……还是别让罗丽知道好了。”

  “米……米西雅!快……快放我出去!”神君全身披着白霜,颤抖着身子悲凉地大叫着,“米西雅小姐,我不行了……冻死了……求你了放……放我……出去。”

  “……”米西雅犹豫了一会儿,又看了看冷冻室内的四少爷,叹道:“少爷!再忍耐一会儿,等练出了冰龙拳就好了。”“不可能……在练出什么冰……冰什么拳……我……我先冻死……死了……”神君坐倒在地上,呼着热气,第一次感觉到如此之绝望。163生活网“怎么办?可是这是主人的命令,不过少爷再这么下去一定……”米西雅不忍在看到四少爷的惨相,咬了咬牙决定放他出来,不管三七二十一,她使出九牛二虎之力转动着冷冻室的大阀门,门一开一股寒气就立刻迎面扑向。“加油……少爷,我现在就救你出来,请你稍等一会儿。”米西雅完全打开阀门时,神君如同冰雕一般坐在冰冷的地面。“少……少爷!”她大吃一惊,没想到四少爷会成这个样子,就拿来了几根绳子套在他的身上,把这位冻得快死的四少爷拖出了冷冻室,晒在后院。“少爷……马上就好……对不起了,四少爷。”

  小和,小兰,小英,水上,小意带着两巨袋食物来到了华日山,可是在这座山上却有一双深逐地眼睛在注视着她们,嘴角边还露着一丝阴险的笑容。“可爱的少女们,现在就是你们应该面对独立的时候了……哼哼……”

  小和感到后背一阵发凉,便警惕地东张西望起来,水上见她那个样子好奇地拍了拍地她的肩膀,一脸迷惑,“怎么了小和?有什么事情吗?”

  “我觉得好像有人在一直看着我们,不过现在这个感觉又消失了。163生活网”小和回过身说道。

  水意有点心急,那紧张的情绪又写在了脸上,“是峰吗?峰在看我们吗?”

  “等一下,水意峰到底是谁啊?他叫什么名字?”小英问道。

  “对呀!峰到度是谁,水意为何老是念到他,”小兰也掺合着,好奇地问道。

  她愣了一下,又觉得十分为难,“他是我一直等待的人,就是为了他我才从魔法界来到了人间界,他就是……一直在地狱担任队长的……王龙锋!”

  “地狱!?”水上一边放好了地毯一边又吃惊地问道,“他到底是什么人?”

  “他不会已经……”小英讲得有点直接了当,用魔法点着篝火边的木柴。

  “阿美你是不是讲得太直接了一点……”水上靠着她的耳根轻声地说道。

  正在四人争吵之际,小和见地上一个影子一直在移动,便蹲子,仔细打量着那个影子,可是小和却没有料到那个影子没等她完全蹲下来就将小和拖入那影之中。“主人已经捉到一名魔法少女了。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那个黑影也渐渐淡了下去,然后完全失望于无形。

  小兰吵了一会儿总觉得少了一个人,便向四周一望,见风小和早已不见了,便对众人叫道:“大家别吵了,小和不见了。”

  可是小英与水上完全没有听见她的话,还是一直拉着水意的玉手,“怎么了?他长得帅,已经回来了吧……为什么不出来呢?”小兰深深吸了一口气,又放声大喝道:“别!吵!了!”

  “怎么了?小兰你叫什么呀?”水上盯着花之兰问道。

  “你们不要吵了,小和不见了。”小兰气急地叫道,“她不见了!”

  “放心吧。或许她去捡柴了,也许先回家了一会儿也说不定。”小英唐塞了一句。163生活网

  水意默默地用空间移动先回了家,只见到神君如同冰雕一样站在后院里,五六个佣人正急忙用开水冲化四少爷身上的冰霜,她整个别墅大概逛了一圈后,也没见到小和,也有点不安起来。“小和不在家?那她在哪儿去了?“水意又用空间移动之术回到华日山。

  小英见水意回来就上前问道:“她在家吗?怎么没和你一起来呀?”

  水意没有作声,无奈地摇摇了头。

  “怎么可能,我刚才与小兰也找了整个林间就是没有小和的踪影,不会是遇上了什么事吧。”水上的长发上长夹杂着一两片枯叶,看上去有点狼狈,她忐忑不安地说:“小和从来不会这么长时间不回来的,难不成说明她出事了?!”

  小兰想来了一下,又理智地说:“大家不要吵了,先去找小和要紧,分头去寻找。”

  “那就听小兰吧。”水意也同意点了点头,然后四人便向不同方向找去,寻找那个突然不见的风之少女。小和躺在阴黑的一个山洞里,这里很静很也干燥不像别的山洞,她身边的岩石上坐了一个灰色的衣服的少女,一头灰色的长发扎着两条粗粗的辫子,手里玩弄着一根玉笛,她微微一笑,打量着这个昏迷的女孩,“风之少女?今天就来见识一下你成长了多少,我木之少女爱利斯一定会让你很开心的,就让长老们看看我与你的能力到底差别有多大吧。”

  小和被那冰冷地岩地冻的干咳了几声,她从地上爬了起来,看着那阴暗的石洞一脸惊恐,“这里是……”

  “小和好久没见了,这里是明华洞。岩壁居有让魔法无效的能力!“爱利斯跳到她的面前,一脸不怀好意的样子。

  “爱……爱利斯?你来这里干什么呀?不会也被捉来了吧!?”小和又惊又恐没想到身为魔法界的木之少女也会在这个洞内,还以为同样是被那个黑影所捉来的。

  木之少女摇了摇头,皱着眉头拍着她的肩膀道:“小和你依旧如此天真,你不会忘记今天是什么时候……嗯?”

  她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又如梦初醒地大叫了起来,“对了!……今天是野餐的时候,我要快回去才行啊!”

  爱利斯实在是忍不住大叫道,“不对!今天考试呀!魔法考试呀!”她一动怒那两条辫子也同样跟着翘了起来。

  “考试!?对!今天我要成为风之少女中级的时候了,我怎么忘记了!”小和敲着额头道。爱利斯退后了十几步,中间便出现了一个白色的魔法阵,“打赢三个魔法少女你才可成为魔法界的中级魔法师!”爱利斯一边说一边吹响玉笛,“你要有所觉悟,我的笛子一响你就要小心了!”她胸有成竹地说道。

  “放心我也不会输的!”小和走进了那个魔法阵,也有着舍我其谁的气势,今天一定要努力我会成为中级魔法师的。

  “我来了……”爱利斯跳到小和的上空,吹起了一段温柔的曲子,地面就忽然裂开,从下面升出两条树根紧紧绑住了她的双脚,怎么回事?地下钻出的树根?小和已全身被绑了起来,无法动弹。

  “风小和,我可以操控一切树木来为我做事,所以你要小心了。”爱利斯停下了曲子,对全身被树根绑住的小和冷冷笑道,然后又吹起了曲子。可是,小和却用空间移动逃离了树根,站在半空中。“魔法——风月刀!”小和两手一挥,树根就被切成了数十段。

  爱利斯冷笑了一下,把曲子吹到了最,整个地面完全裂开,只有那个白色的魔法阵没事外,整个地面完全都陷了下去,数几根树根不断从那坑里钻了出来,向小和袭去。对不起了,小和你要输了,在这个地方你不可以再用空间移动了!“轰隆”树根穿进岩壁,震起的灰尘让能见度快降到零。灰尘渐渐消失,爱利斯也同时停下了曲子,“结束了,风之少女不合格。”

  “谁说的!”小和站在木之少女的上空,微笑道:“因为树根不会从下攻击你的,所以在你的上空就是最安全的,这场比赛是我赢了,沉睡!”小和一挥手,一阵紫光射向爱利斯,她只觉得两眼一沉,身子小不自觉得往下落,小和急忙用空间移动接住那个女孩,并将她安放在一个大树根上,便离开了月华洞。

  小兰走到一棵大树旁,挥了挥额头的大汗,还没反应过来就一个移动的黑影带走了。水上与水意也不知情地被拖入黑影之中,小英却与黑影斗了起来,是上是一个个火焰的焦坑,“火之雨!”小英双手全十,指尖出现了一颗小火球,可是魔法还没有完成一半之时就被那个黑影带走。

  “欢迎风之少女光临生千洞,我是龙之少女——龙琴,恭候多时了。”龙琴是一个梳着长辫子,系着一根钢丝,一张秀气的脸上透露着淡淡的杀气。“龙之少女,龙琴!?”小和大吃一惊,在魔法界龙琴也算得上是一个十分了得的魔法师,如果是独自对战是毫无胜算。

  龙琴没在意她那吃惊的表情,只顾自己解开系在辫子上的钢丝,“当心了,风小和我这钢丝可不是一般的钢丝,它叫龙鸣,会自行穿透对手的身体,直到杀死对方为止!”龙之少女用龙鸣穿进岩层形成了一下四方形的阵围住了小和。“龙之魔法,沙龙阵!”她话音一落,那根钢丝就发出一条条粉色的光,相互连接,形成了一个双圆的魔法阵,里面还有一条红色的龙卧在其中。

  小兰也爬了起来,眼前站了一位帅气的男生,身穿一套灰色的法师服,手上捏着一根法杖,“你醒了花之兰,我是金之魔法师,马洛斯达!”那男生用手杖轻轻敲击着地面,一个黄色的魔法阵渐渐浮现在小兰的面前。

  “你是马洛斯达!?”小兰有些不敢相信,心里开始发慌,魔法界内中等魔法师,难道今天是考试的日子,怎么那么倒霉,第一个对手就是有名的马洛斯达……小兰有些悲哀,报怨着自己的运气实在不好。

  “金之魔法,幻光!”马洛斯达的法杖顶部的一颗蓝宝石显露出来,从中散发出五颜六色的光芒,“被这种魔法攻击到的人立刻就会站立不稳,全身无力的!”那少年将五色光芒朝小兰射去,她被这话吓得不行了,赶忙用空间移动躲避,可是却出不了山洞。怎么一回事?用魔法无法穿过山洞?!

  “水之魔法!结!”水意突然出现在在小兰的面前,用水的结界挡下了那束幻光。“小兰,今天好象是考试的日子吧,我们好好合作一下。”

  “水……水意!太谢谢你了。”小兰一见到好似见到黎明的署光,让她觉得安心了不少。

  “你就是让长老最头痛的水之魔法少女……留薪水意!?”马洛斯达惊了下道。

  “龙之魔法,伴龙二重音!”龙琴在那四条钢丝上一边弹一边用空间移动来增加速度,一阵阵音波在如同剑气,割裂了小和的衣服与短裙,“你的速度再快也超不过音速的。”龙琴微微冷笑,脸上凝出一股寒冷的杀气。

  怎么办?这样下去我一定会不合格的。小和抱着自己跪坐在地上,只能承受伴龙二重音的音波攻击,“大家……大家快来帮帮我呀……”

  龙琴胜利在望地笑了笑,“最后一击,龙之魔法,音龙四震!”龙琴将自己化成四个人,同时拉住那四根钢丝,“对不起了,你不合格……”正在龙琴说着的时候,一阵冻气将龙鸣冰了起来,而龙琴那么一拉也反而拉断了龙鸣。

  “好久不见了!龙琴!”水上从洞口走了进来,笑着对她说道,“我魔法界你好像就有与水意有误解吧,而且听说还看不惯我……既然是敌对的话,就有我来打倒你……水上英鸟来打倒你!”

  “是水上呀!真的不好好打一场是不行了的!”龙琴也冷笑着,众中又拿出一几根金线,“既然是你那我就用金龙线,看看当年初级考试没有碰上你不知道是你强还是我强,今天就让我们好好比比,龙之魔法……金龙升鸣!”龙琴一松开手四根金线腾空飞起,如同一条金龙,发出狂鸣。

  “小和你用风刀阵先挡一下金龙升鸣,剩下的就交给我好了!”水上掌间吸进了一颗颗小水珠,逐渐变成一颗的掌大的水珠……冰冻!水上默默念道。

  小和倒有点不放心,不知道她们二人有过节,但是见二人都动真格了,真的为她担心了,“水上,你没有问题吧。”

  水上气急地叫道,“不要管我!快封住金龙升鸣!”

  金龙升鸣是金线所幻化而成的,像龙一样向小和与水上扑去,风之少女双掌对着金线,一阵狂风化成了一个屏障挡了下金龙升鸣,可是立刻屏障就撑不下去,开始分裂。金线将击破风刀阵,不行金龙升鸣太强了,我挡不住了。小和焦急起来。风刀阵也不出她的所料化成了碎片,狂风也消失不见了,可是金线被完全冰冻起来,水上站在金线旁边还有一丝丝的寒气从她的身上散发出来。

  “这怎么可能!水之少女能把冰之少女所运用的魔法变得这么强大?我的金龙升鸣破解了?!”龙琴依旧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水上转过身对小和轻松地笑了笑,意示她们已经过关了。

  “好棒啊!……水上居然这么强……”小和激动地叫了起来,水上会运冰魔法也在她们的意料之外,而且运用的这么强真是不敢相信。

  “我还没有输呢!”龙琴一所之下,将身后的岩壁打裂开来,额头也显现出一个“龙”字的字符。我的魔法字符,将龙的魔法的力量让我再次脱变吧……龙琴尖叫了一声,手上闪着黄色的光芒。“你们两个都不能走,还不能运

  用魔法字符的少女们……”她轻蔑地看了二少女一眼。

  “魔法字符!?”水上与小和同时吃了一惊,显然是不怎么明白。

  “对!能够再次提升魔法力量的的魔法,现在你们等于对付我的两倍或四倍的能力。”龙琴骄傲地笑道,更有胜卷在握的样子。

  马洛斯达与小兰,水意进入了最后的决斗,那少年用魔法将一些岩石注入了生命,岩石变成一个个石怪,大步向二少女走去。“压死她们我的宝贝!”马洛斯达得意地笑着。

  水意也微微一笑,“水”一个简短的字语后,地面钻出了十几条水柱,反将那些岩石冲成了碎石,然后一脚踢去又散落在地上。“什么!?不能这样啊~~~~~~”马洛斯达把头痛哭起来,“我的魔法……”

  “花眠!”小兰再一次散射出一股催眠的花香,那少年抬头看了二少女一眼,便无立倒在地上呼呼睡去,小兰此时更是激动地拉着水意的手,兴奋地说:“太谢谢你了,水意!我一个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别大意,后面还有二位魔法师在,我们走吧!”水意拉住她的手便往下一个洞走去。

  小英是一个人苦战魔法少女,“怎么了火美神英?一向脾气火爆的你怎么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啊?”一双蓝色的大眼睛,头戴一顶太阳帽,留着一头黑色的短发,那张白里透红的小脸更是格外可爱。

  小英从地上爬了起来,看上去有点狼狈,“你这个混血小姐,千暮明别以为自己已经是中等魔法师我就怕你了……哼。”

  “对对!……对呀……打败我之后你只要对付一个魔法师就可以了,要加油哦。”千暮明手里握着一条鞭子,看上去也不觉得有什么可怕,没有其他一样的杀气,“你不打赢我就没可能成为中等魔法师的!”

  “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千暮明。”小英的额头闪出一个红色的字体,就觉得浑身充满了力量,双手两条火舌渐渐地越变越大。

  千暮明眨着那双蓝色的大眼睛,白色的鞭子就变成一条巨蛇向小英扑去,火之少女用空间移动去尽量避开大蛇的攻击,可是千暮明好像握住了她的动作,淡淡地笑着。“石之魔法——定石!”小英感到自己被什么东西拉住似的,动弹不得。

  “你不合格了。”她一挥手数十块石头向小英飞去,她却只能干瞪眼见那些巨石朝自己飞来。“可恶……”阿美狂叫了一声,额头闪出一个“炎”字的魔法,强行挣脱了定石之术,而且又用裂火神将巨石化成了熔岩,“这……这个力量和那时一样。”小英加想着对付施高丸时自己也有了同样惊人的能力,而现在这个力量又重新回来了。

  这个是魔法字符!千暮明大吃一惊,万万没有想到小英已经可以运用这个力量。她打开心语之术,用心似乎在对谁说着:长老,阿美她已经可能用魔法字符了,算是合格了吧……

  不行!现在还要看她的魔法字符能坚持多久,所以明,你要将火美神英的力量全都击发出来,我答应过那个人,一定要她们变强,所以担任由我来担任测试,要她们成为中等部的一级二级成员,能够自己保护自己……而不是一显身手就够了。一个苍老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

  是,长老!千暮明点了点头,额头也同样闪出一个“石”字的字符,“来好好比比你是不是真的能运用那个力量吧,小英拿出你的全力吧!”

  “放心我火之少女也不是吃素的,只有一个就结束考试了,怎么可能输在这里呢。”小英也是对自己充满了自信心。

  另一边小和与水上,龙琴也进入最后的,小和用风鞭绑住龙之少女,可是她的力量过于强大,又把那风形成的绳子用魔法硬生生弹开。“你们就赁这么一点实力是不可能有打倒我的,还是让你们不合格算了。”

  “开什么玩笑!”水上气冲冲地叫道,“我们还没有输呢。”这话一落她的额头也闪出了“淼”字的字符。“对……水上说的有道理,我们才不会输在这里。”小和也生气地叫了起来,额头隐约显现出一个“风”字的字符。“我们不会输的!”

  两个人都可以运用魔法字符!?龙琴也是大吃一惊,一对一的中等法师是有点吃力的,现在又何况是两个呢,她的心里也开始有点害怕。水上她也会运用魔法字符!?不行,我也不能输……“龙之魔法,琴龙唱!”龙琴手上化出了一把古琴,然后快速地抚起来,琴声如数十条龙同时向小和与水上扑去。

  “对不起了……龙琴,水之魔法——水龙破水。”水上一跃而起,地面出现一条S形的水龙一口小吞下了龙琴的那十几条,小和也用空间移动到了龙琴的旁边,“沉眠!”一阵紫光过后,龙之少女无声无息地倒在地上,水龙也被那数十条龙的音波震得同归于尽。

  “水上……你的额头。”小和惊讶地看着她的额头,那一个淡蓝色的“淼”字符,她用自己的手去摸去,这个字便消失,小和额头也同样那个“风”迅速消失。

  “小和最后一场考试了,一定要赢。”水上舒了一口气。

  “那当然了,不能输吗?”小和欢笑着说。

  小英的裂火神前后夹击,那条巨蛇打回了原形——鞭子。千暮明愣了一下,然后又对小英说道:“你可以过去了最后地场是硬仗哦!”

  “千暮明为什么不再打下去了,怕输给我吗?还是想放水?”小英冷笑着。

  “随你怎么说,我不想打了……”千暮明一边说一边管自己走了,“祝你好运了,火美神英……”

  “这个混血小姐也真是的!?”小英被弄得头晕目眩,算了,还是去考最后一声好了。最后一声考试也该开始,老女人人见神君已经熔化的差不多了,便叫来罗丽,“给四少爷去换一身衣服等一下再去练。”

  老太婆……想存心整死我啊!冷冻室能练出什么花头!?神君暗暗骂道,不过最后还是被女佣们带走。

  水意与小兰也结束第一场考试,来到了第二个考场,眼前坐着一对双胞胎,一头粉色的长发,穿着国中的校服,头上簪着一只蝴蝶的夹子,脖子上戴着一颗蓝色的玉坠。那对双胞胎起来道:“欢迎你们来到这里,这里是双人考场。”

  “小兰想成为中级魔法师还不容易啊。”水意叹了口气道。

  “为什么这么说?”

  “你听过魔法界的双人魔法吗……丽丽与美美的事。”水意提醒了一句。

  小兰也大吃一惊,眸子中闪着惊讶,激动,“她们就是中级魔法师中,双人魔法前十位的魔法师?!……那她们做我们的对手太棒了……”她有点反常地叫了起来。

  “……”双胞胎疑惑地看了小兰一眼,又从嘴里同时说道:“考试开始!”

  “嗯!”小兰急忙点了点头,兴奋地想着,能打败丽丽美美……虽然很难……不过见到我心中的偶像了,太棒了。“等一下……谁是丽丽,谁是美美?”小兰看着那对双胞胎好一会儿,也分出什么东西南北。

  “戴白兔耳环的是姐姐丽丽,戴珍珠耳环的是妹妹美美!”水意答复到,“小兰要小心她们的双人魔法。”

  丽丽先下手为强,用空间移动到了小兰的面前,两眼散发着一阵阵乱人心智的光芒,“花之兰去对付那个水之少女,打倒她。”小兰好像换了一个人似地,点点头,转身就对着水意。

  “小兰,可恶……中了催眠术?!”水意用空间移动到了丽丽的身后,可是美美却比她快了一步,往她的后背上送了一颗光球,将她打倒在地上。

  “告诉你们,我们是光之魔法师!”那双胞胎异口同声道。

  “我不管你们是不是光,我才不是小兰,不会被你们迷住的。”水意一边说一边手上聚集了一颗水球,水之魔法——格水盾……水意脚边也转起一圈水圈,双眉这间也闪出一个“水”的符号。

  “魔法字符!?”丽丽与美美有点惊讶,不过又立刻回复了自信,“你一个人根本不可能打赢我们三个人的。”小兰依旧两眼无神地在一旁站着,好像灵魂被抽走了一般,站在二女孩旁边。

  “那你们就打错如意算盘了。”水意的水球向双胞胎射击去,她脚边流出来的水也越来越多,布满了整个场地。地上的水形成一条条水柱向二女孩扑去,当然丽丽美美也不是吃素的,她们本主就是光之魔法师,对于光类的魔法也是运用自如。“光墙!”丽丽身上的玉坠一闪,水柱像被石化一般停了下来。

  “折光反射!”美美的玉坠也同样闪着蓝色的光芒,那水柱反而向水意扑去。

  “真是两个小白!”此时此地,整个场地更像是间歇泉的一样喷出来,那二女孩还不知道已经中了水意的计,小兰不仅一开始就没有被催眠,而是配合她的戏来对付双人魔法,一片玫瑰花瓣落在水上泛起点点水花,“眠……”

  小兰从空中散一阵淡淡地香味,将毫不知情的双胞胎催眠过去。

  “怎么样?水意的演的不错。”小兰风趣地说着。

  水意点了点头,“还可以了。”

  “我用花化身成为自己,自己则用空间移动躲了起来,不错,打倒那二姐妹也就是说考试能过了。”小兰兴奋地笑着,没想到自己还可以打倒自己的偶像。

  五位少女是破关斩将终于到了第三个洞,却不知道怎么搞的都走到了一起,“阿美,你一个人打败了两个人?”小和佩服道。

  “当然我哪像你们两个人一组去考试,这样才能更看去我比你们更棒。”小英自豪地说道。此时她们眼前走来一位白发老人,戴着太阳一样的玉坠,年龄看起来有个七八十岁的样子,那长长的胡子一直拖到地上,“考试结束了……”他淡淡地说道。

  “白……白长老??等一下还有一个考试呢?那魔法字符……”小和不明白地说道。

  “你们已经不错了,所以不用再考下去了!”白长老话完,一道白光闪过就不知到哪里去了。

  “果然是这样,我就知道那个老头会这么说。”水意愤愤地说道。

  小兰则坐在一边还大哭着:“我没有……我还没有呢……怎么把我忘记了……55555”

 

都市妖魔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都市妖魔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汉巴宝”汉语桥秀才艺

    “今天我往台上站,各位朋友这边看。我从吉尔吉特来,名叫巴宝才艺全。”在日前举行的第十七届“汉语桥”世界大学生中文比赛巴基斯坦赛区决赛上,一位中文名叫“汉巴宝”的参赛选手身着中式传统的相声大褂,用一段别出心裁的快板表演赢得了现场观众的阵阵欢呼。随后的才艺表演环节,“汉巴宝”更是用一曲《呼儿嘿哟》将现场气氛推向高潮,朗朗上口的旋律带动现场数百名观众大合唱。“汉巴宝”本名阿扎姆·巴尔查,是巴基斯坦国立现代语言大学中文系三年级学生。“汉巴宝”的意思是“热爱汉语的巴基斯坦宝贝”,他想把对汉语的热爱放进名字

  • 87版林黛玉真实生活照,陈晓旭和安雯合影,“晴雯”的气质被压制

    陈晓旭,87版红楼梦林黛玉的扮演者陈晓旭和安雯合影,在小说中一直有“晴为黛影”的说法,就是晴雯是黛玉的影子,而陈晓旭和安雯合影,安雯的气质被陈晓旭轻松压制陈晓旭在海边,真正的美女陈晓旭青春正好的时候就非常有气质

  • 87版红楼梦罕见的试妆照,惊艳时光三十年,值得红迷珍藏

    秦可卿的试妆照薛宝钗的试妆照元春的试妆照,成梅的这一张试妆照太美了,惊艳时光三十年,值得红迷尤三姐的试妆照

  • 每日一句晚安正能量语录

    没有音乐,生活是一种遗憾,没有爱心,生命是一种多佘。我们每个人每天都同时活在兩个世界里:一个是理性的外在世界,一个是情緒的內在世界。每一分鈡你都可以选择你自己要的世界。声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 不爱理你的人就别去打扰了......

    不爱理你的人就别去打扰了,赔了笑脸丢了尊严;不合适的鞋就别去硬塞了,磨了自己的脚还落下血泡。发信息,人家不回,就不要再发了。。。。。。想理你的人在忙也会回一下。主动,是因为在乎,不联系,是因为觉得自己多余。后来有了厌倦、习惯、背弃、冷漠、绝望和冷笑有些人不必说再见,因为只是路过而已;遗忘就是我们给彼此最好的纪念。以后,只有两种人好,一种是对我好的人,一种是懂得我好的人,在这短暂的生命,一个人的温暖是有限的,一点都不能浪费。谁都希望一段感情会有结果,谁都不希望美好的爱情最后是一场痛,但是如果一开始

  • 想你,是一种流泪的幸福!

    生命中有你,那是一种幸福;回忆中有你,那是一种忧伤;失落中有你,那是一种陪伴,一生中有你,那是我最大的幸福,我们心与心连在一起,再苦也是一种快乐,再多的物质,金钱买不来真心相伴,心在一起,再冷的天也会温暖,亲爱的,我想你了!那天你用柔情将我点燃,说过今世与我为伴,好喜欢你说我笨蛋,好喜欢你为我唱的歌,你说过聚散离合随遇而安,无悔今生,想我了,就请你把我点燃,让幸福的泪缠绕在你的指尖。我一直相信缘分,可你我的缘份终将散落在滚滚红尘之中,缘来是你,我惜;缘尽你去,我放。曾经在梦境中鲜活的爱情,此时此

  • 访谈:中国当代艺术已经“心力衰竭”

    编者按:时至今日,盛极一时的中国“当代艺术”运动已经进行了近三十年了,无论是作为一种艺术潮流或艺术运动,中国“当代艺术”都有可圈可点之处,然而遗憾的是关于这一影响中国画坛三十年,必将载入艺术史的艺术潮流,除个别学者有一些各自片面的评介之外,由“当代艺术”主要参与者撰写的著作依然稀少。为弥补这个遗憾,遂由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和英盟当代艺术馆共同发起《反思絮语——关于中国当代艺术》这个出版项目,特别邀请评论家、艺术家来评述中国的“当代艺术”,冀为后人留下一份珍贵的史料,也让同时代人对此有所了解和思考。

  • 哲思:静穆的忧伤——现代艺术中的美

    经常听人们谈论说,现代艺术已经不再关心美的问题了。说这种话的人,有不少也是艺术家。还有的美学家认为,美学以往只谈美的问题,而忽视了丑的问题,所以有必要建立一门“丑学”,用来解读现代艺术。这些说法听起来似乎有理,但其实似是而非,因为他们都没有搞清一个最根本的问题:什么是美?一、什么是美?美的本质问题是一个自从古希腊以来无数哲学家和美学家都在议论纷纷而莫衷一是的问题。雅典最有智慧的哲学家苏格拉底曾经和希庇阿斯讨论什么是美的问题,希庇阿斯说,这还不知道?美就是一个漂亮的小姐。苏格拉底问,那还有其他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