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腹黑王爷俏王妃10章

2017/11/4 4:42:39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腹黑王爷俏王妃

第010章:来了个趁火打劫的

一转眼水涟漪已在水木山庄住了半月,在这期间,大部分时间都是林啸风陪她在山庄中游逛,偶尔林啸风有事走不开,便嘱咐春梅秋月好好伺候水涟漪。网站163shenghuo.com水涟漪闲着无事,有时就教春梅秋月唱几首流行歌曲,或者说些在她们看来稀奇古怪的事给她们听,春梅秋月便当作听故事般瞪大眼睛极有兴趣的听着。

  水涟漪又活泼又和气,没有一点小姐的架子,总是拉着春梅秋月同起同坐,甚至同吃同睡,有时三个人说唱的高兴了便在床上又打又闹,任谁也看不出谁是主子谁是仆人,弄得林啸风也常常嫉妒春梅秋月二人。而且受水涟漪的影响,林啸风对下人的态度也和气了许多,那些仆人丫头都对水涟漪感激不尽,越发喜欢接近她。整个水木山庄突然多了许多的欢声笑语,当然徐映雪和魏之杰的别院除外,林夫人也依然清高严肃如故。

  在这期间,水涟漪曾到林夫人的房里向林氏夫妇问过几次安,林若谷总是笑脸相迎,十分和气,林夫人虽然也是客客气气的,但是水涟漪在她面前总有些拘束。

  有一次,林啸风拉着水涟漪来给林氏夫妇问安,正巧遇上徐映雪和魏之杰也在,水涟漪见二人对自己冷冷淡淡的,并不以为然,以为仍是为了自己弄坏了徐映雪的秋千一事,只好抱歉的对她们笑一笑。

  大家闲谈了几句,林夫人突然说道:“雪儿,小杰,水姑娘,今天你们三个都在,我可要嘱咐你们几句,今后大家在一起要相互体谅,和睦相处,不能闹别扭,要知道家和万事兴……”徐映雪和魏之杰都躬身答是,水涟漪却听得糊里糊涂,不知道该如何对答。163生活网

  “娘,你别乱说话,你忘了我们早约定好了的事了?”林啸风听出了母亲的意图,咳嗽一声,出言阻止,然后不待林夫人的下文,拉起水涟漪的手,说道:“我们出去走走!”拉着水涟漪转身出来,一直走到花园里才止步。

  “喂,你娘说话你都不听吗?你们约定什么啦?”水涟漪觉得林啸风的举动有些唐突,对其言行十分不解。

  “没什么,我娘岁数大了,总是爱絮絮叨叨的,以后她乱说话你别往心里去!”林啸风不想让水涟漪知道真相,能瞒一时是一时。

  “怎么会呢?你娘又年轻又漂亮,你居然这样说她,让她听到的话,不知道会有多伤心呢!”水涟漪觉得林啸风对林夫人的评价十分不妥,好笑起来。

  “你呀,真是很傻!有一天被人卖了恐怕还帮人数钱呢!”林啸风见她毫无心机,又怜又爱,伸手捏一捏她的鼻子。

  “你干嘛老捏人家的鼻子?总有一天会把我的鼻子捏的变形的!”水涟漪打掉他的手,大叫起来。

  “是吗?让我看看尖了没有?”林啸风凑到近前。推荐163shenghuo.com

  “不用了,不用了!”水涟漪慌忙躲开他。

  二人正在逗趣,远远的一个仆人跑过来,叫道:“公子,来客人了!老爷让你接待客人!”

  林啸风“喔”了一声,拍一拍水涟漪的脸,说:“你自己回房去吧,等一会儿我再去找你!”

  “你去忙你的吧,不用管我了,你怕我丢了吗?”水涟漪蹦蹦跳跳的跑到一旁去玩了,林啸风看着她的背影,无奈的摇摇头,“傻丫头,你真是长不大!”

  水涟漪自己在花园中乱走了一会,觉得累了,便回到房间,春梅秋月和几个其他房的丫头仆妇正在一起说笑,看见水涟漪回来了,忙拉着她坐下,让她说故事听。

  水涟漪故意叹一口气,说道:“既然你们这样好学,等哪一天我心血来潮,一定要为你们办一座女子学校,让你们都学会读书写字,将来嫁个好人家,去当夫人太太的!”

  春梅秋月和其他几个丫头登时红了脸,一起把水涟漪围住搔她的痒,水涟漪咯咯笑起来,手忙脚乱的回击众人,大家闹做一团。

  闹了一会儿,只听一个丫头奔过来说道:“水姑娘,不好了,公子和人吵起来了!”

  水涟漪和众丫头忙停了手,把那个报信的丫头叫过来,仔细询问。

  “我刚才到前厅去送茶,听见公子正在和客人争吵,很大声呢!说的事好像和水姑娘有关系,我听他们都提到水姑娘了!”那名丫头口齿倒是很清楚。

  “什么?和我有关?来的究竟是谁?他认识我吗?”水涟漪大吃一惊,放眼东晋和前秦,认识自己的人恐怕太少了!得赶紧去看看,不会是老爸找来了吧?

  水涟漪跳起来,来不及和众人打招呼,一阵风般的冲到前厅去了。

  一直到前厅门外,也没有听到一点动静,水涟漪越发好奇,放轻脚步走进去。网站163shenghuo.com厅里静悄悄的,难道客人走了吗?水涟漪正在奇怪,猛一抬头,却发现有两双眼睛正在盯着自己,不由“呀”的大叫一声。只见林啸风坐在左边的椅子上,在他的对面坐着的那个高大异常的人,不是魏之豪又有谁?

  “吓我一跳,你们两个怎么不说话?魏将军,原来是你来了!”水涟漪如同见到熟人一般跑过去,伸出手去要和魏之豪握手,同时十分高兴的和他打招呼。

  魏之豪被水涟漪的动作吓了一跳,愣了一愣后,忙十分热情的回应她,把她两只手都握住,大笑道:“水姑娘,难得你一直记着我!我们看来缘分不浅啊!”

  水涟漪的手在他的宽大的手掌中挣扎几下,可惜挣不出来。林啸风站了起来,十分客气的伸出手,也要和魏之豪握一握。魏之豪只好放开水涟漪,去应承林啸风,谁知林啸风的手只伸出一半,见他已放开水涟漪,蓦地又把手缩回去,就势揽住水涟漪,把她拉到自己身旁坐下。

  “林师弟,我又上了你的当了!”魏之豪不无遗憾的说道。

  “哪里哪里,魏大哥见机行事,机会把握得不错哦!”林啸风话里有话,虽然说得客气,但语气里夹枪带棒,恨不得把他打晕才好。来自163shenghuo.com

  水涟漪听出二人的口气不对,吃惊的望着他们两个。“你们两个不是好兄弟吗?为什么吵架?”

  二人都不回答。又等了一刻,魏之豪才说道:“水姑娘,在水木山庄住得惯吗?若是住不习惯,就到我的府里去住几天,我那里虽然没有什么好景致,但人多热闹!”

  还没等水涟漪答话,林啸风抢先说道:“你那里那么热闹,那么好,为什么小杰不肯待在那儿?别骗人了!”

  “小杰?小杰还不是为了你么?”魏之豪颇不服气,“若不是因为你小子,小杰会跑到这个荒无人烟的地方来?可惜你小子一点也不珍惜她,竟然想要三妻四妾,家里有了两个美女还不死心,愣是留住水姑娘不放!”

  魏之豪的这几句话,说得水涟漪目瞪口呆。林啸风一拍椅子扶手,严肃的说道:“魏大哥,话可不能乱说!谁想要三妻四妾了?我早就告诉你了,我把雪儿和小杰都当成亲妹妹看待,你胡说些什么?”

  魏之豪用鼻子哼道:“鬼才信呢!”转头对水涟漪说道:“水姑娘,你别信这小子的花言巧语,他仗着模样英俊,到处骗女孩子,不知有多少人上当呢,你不会真想嫁给他做小妾吧?”嘴里说着,心里暗笑,“林师弟,别以为我总是吃亏,今天也让你尝尝跳进黄河洗不清的滋味儿!”

  果然,林啸风被他这几句话气得差点吐血,百口莫辩,只是指着魏之豪怒道:“你,你,你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骗过女孩子?你血口喷人!”

  魏之豪却是得意非凡,笑吟吟的看着几乎要气疯了的林啸风,随他怎么说,也不与他争辩,一副黑就是黑,白就是白的模样。

  水涟漪被他们两个言来语去,吵得头昏脑胀,虽然对魏之豪的话并不全信,但心里也是酸溜溜的,十分不舒服。此刻见他们二人如此模样,忙定下心神,装出一副事不关己的姿态,淡淡然的对魏之豪说道:“魏将军,你误会了!我不过是在水木山庄小住几日,从来也没想过要嫁人,更别说做小妾了!你和魏姑娘放心好了!”

  “哦?”魏之豪对水涟漪的这一席话可是大感意外,“水姑娘说的是真的吗?我还以为水姑娘已被他骗到手了。可是水姑娘,你的年纪也不小了,也该考虑一下终身大事了吧?”魏之豪见有机可乘,又想乘虚而入。网站163shenghuo.com

  “我有男朋友了,不劳魏将军费心!”水涟漪干脆把话说绝,让他死心。

  “是吗?他是谁?人在哪里?”魏之豪追问道。一旁的林啸风也不再冲着魏之豪运气,把视线转到水涟漪身上。

  “他叫孙明轩,是个,是个——捕快!”水涟漪思索着能让他们听懂的词语,一边在心里向孙明轩和他的女友抱歉,情不得已,只好暂借一下孙大哥的名头了!我这次可不是故意要占便宜的哦!

  “喔!既然这样,我就不强求了!”魏之豪倒是拿得起放得下,轻轻松松的就解脱了。

  “你说的是真的?你为什么不早说?”林啸风脸色铁青,两眼射出寒光。

  水涟漪忙心虚的避开他的视线,嗫嚅道:“你从来也没问过呀!”

  林啸风“哼”了一声,突然转身走出去,把水涟漪和魏之豪扔在客厅里,不管他们了。

  “哎!主人生气了!不管咱们了!”魏之豪摊开两手,无奈的笑一笑。

  水涟漪看着林啸风负气而走,只觉心里沉甸甸的,泪水禁不住模糊了双眼。

  “水姑娘,水姑娘!”魏之豪连叫了水涟漪几声,水涟漪才惊觉过来。忙偷偷的用衣袖抹掉眼泪,装出一副轻松的样子,转头问道:“魏将军有事吗?”

  “水姑娘每日在水木山庄做些什么?不觉无趣吗?”魏之豪和她聊起天来。

  “每天在府里游游逛逛,我都快闷死了,可是他不肯让我出去玩,说是怕有危险。哎!”水涟漪叹口气,一副无聊死了的样子。

  “水姑娘,我带你出去骑马好不好?青山绿水,纵马狂奔,那种感觉可是胜过神仙了!”见她如此可怜,魏之豪忍不住替她出个主意。

  “好啊!好啊!”听到骑马,水涟漪来了兴致,方才的坏心情也暂时抛到脑后,“可是我没有马啊!”

  “战马咱们有的是!走,我们这就去骑马!”魏之豪是个直脾气,说骑马就骑马,一会儿也等待不得。

 

腹黑王爷俏王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腹黑王爷俏王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孔寨公社: “绿周末”为孩子们点亮绿色梦想

    河北头条哥全媒体讯(记者:河北头条哥)第48个世界地球日(4月22日),第23个世界读书日(4月23日)相约而至。这是世界定期的呼唤,提醒我们应该有个仪式,应该做点什么。4月21日、22日,燕赵晚报为家长和孩子们特别定制了一次“绿周末”——约“绘”春天、绿色“悦”读亲子公益活动。100组晚报亲子家庭响应这个呼唤,在孔寨公社·农业美学基地,共同感受农业之美,发现藏书之趣,体会阅读之乐。“花木含甘露,岂非时节好。”周末一场暮春的雨带来了另一种美。雨生百谷,滋养万物,在满满地泛着耀眼的绿的天地间,寻找

  • 生意人办公室挂什么装饰画 生意人办公室挂画有什么讲究

    在商业界,生意人是最在乎办公室的风水的,办公室的风水极大程度的影响着生意的好坏,要想拥有好的办公室风水,一幅好的装饰画是不能缺少的,可是什么样的字画装饰生意人办公室合适呢?懂风水的生意人都会在办公室装饰一幅风水山水画。山水画是描绘山川自然景物的绘画,清雅别致,极具自然美,装饰办公室可以给公司带来自然的气息,并且山水画中蕴含着极好的风水寓意,山管人丁、水管财禄,就是说山水画中有着兴人丁、旺财运的功效,用作装饰生意人办公室极合适!泰山日出宋唐风水靠山图作品《江山千秋图》这幅宋唐老师的泰山题材山水画,

  • 紫檀、紫檀木、小叶紫檀,这三者的区别你知道多少?

    很多人在收藏紫檀工艺品的时候,经常会听到紫檀、紫檀木、小叶紫檀这样的名称。三个名字里面都有紫檀,于是有人就分不清楚了,这三者不一样吗?有什么区别吗?紫檀一般我们所说的紫檀就是小叶紫檀。但是很多叫“xx紫檀”的,虽然也叫紫檀,但并不是小叶紫檀。有很多与小叶紫檀外观非常相近的木材,为了方便区分,都是地区+紫檀这样来称呼。比如说:尼泊尔紫檀、非洲紫檀、赞比亚紫檀、安哥拉紫檀等,这些虽然也都叫做“紫檀”,但是并不是属于紫檀木类,所以与小叶紫檀也有很大的差距。其次还有大叶紫檀、鸟足紫檀、刺猬紫檀等等,虽然

  • 抱歉唯独对于感情这回事,我宁愿独善其身,也不愿意颠沛流离

    不是我不敢接受感情的失败,而是从一开始向死而生的我就没考虑过失败。。。如果结局不是我想要的那么我宁愿一开始就不去参与这个过程我有我的骄傲凭什么为了你去卑微自己在你的全世界扮演那个哗众取宠的龙套我没你想象中的没那么无私我也没你想象中的那么无所畏惧尤其是对于一段需要用生命来捍卫的感情我远远比你想象中的更要小心谨慎不是因为我不敢开始也不是因为我不能接受失败的结局更不是因为我讳疾忌医甚至不敢参与仅仅只是因为我对感情这件事比这世间的一切都要认真要么不爱要爱就要爱的轰轰烈烈地久天长除此之外的任何选择那都是失

  • “奇楠基因”创始人刘之强:什么才是好沉香,如何区分真假沉香

    说起香文化,汉时通西域开海路大规模的促进了中西文化的发展,才有了后来香在唐代的专香专用,除了富庶人事的喜爱还影响了当时的文人雅士,闻香品茶、吟诗作赋,论画逐意。据史实记载,中国关注沉香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到了宋时,香文化发展至顶峰,素有“一两沉一两金”之称,而奇楠沉香尤为神秘,被列为“香中上品”。人们熟知的宋代名画“清明上河图”中都暗藏了香坊店铺的影子,由此可知,沉香在中国古代的地位可见一斑,不仅是真正地位与财富的象征,同时用香习惯也已走入寻常百姓家。记者有幸采访到奇楠基因创始合伙人刘之强先

  • 从整体生命心理学谈觉悟与自性化丨吴怡

    本文为吴怡教授在第八届心理分析与中国文化国际论坛上的主题演讲《假如我遇到荣格》的后半部分。文章经作者授权刊出,欢迎分享转发。如需转载,请联系微信公众号后台或在文末留言。点击文字查看前半部分:假如我遇到荣格《我与心——整体生命心理学》本书是我从哲学跨入心理学的唯一较系统的著作,由于它对应了这次的主题:觉悟与自性化,所以我把它的一些观点提出来讨论。我在整体生命哲学中,用了一个等边三角形的三个角,上方是道,左下方角是理或理论,右下方角是用,包括运用、实践等。而在整体生命心理学中,把心分成四个层次,即躯

  • 【专题报道】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优秀艺术家作品展—田儒书

    艺术简介:田儒书,男,1957年3月出生。贵州印江人,中学高级教师,贵州省书法家协会会员,三秦书画院书法理事,云山书画院艺术顾问。中学时开始爱好书法,曾临著名书法家周慧珺行书字帖,以后不断从传统书法中吸取精髓,广览近、现代名家墨迹。精研笔意,博采众长,成为自己独特的风格。2004年参加中国书法家协会梵净山书法培训班学习,得到了白煦、周俊杰等专家的亲自辅导和指点,受益匪浅。其书法作品在国际”金鹅杯“书画大赛中获三等奖,97”屈原杯“国际名人书画大赛中获铜奖,庆香港回归东方文学创作交流展获铜奖,全国

  • 画语人生

    《梵高·画语人生》是一部需要安静观看的电影,这份安静情境下的震撼,一如很久以前在美术书里看到梵高的向日葵、鸢尾花、星空、自画像时产生的心灵脉动。梵高的一生,孤独、苦难、艰辛而不乏趣味,正是这样一种情形,最易让人心底止不住升起丝丝缕缕莫名的忧伤。静谧的氛围,流动的时间,火车开过田埂的隆隆声,梵高坐在靠窗的座位上眺望窗外湛蓝的天空。好几个镜头,他默默地坐在火车车厢内,前往下一个作画的地方,直至走到人生的尽头。长期衣食无着的生活,让他变得抑郁而疯狂,而这种抑郁和疯狂,却掩蔽着属于他的无人理解却能穿越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