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浮生若梦13章(第十二章  顾虑渐消)

2017/11/4 6:42:20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浮生若梦
第十二章  顾虑渐消

应珙虽感疑惑,却还是笑着说道:“珙儿当然明白。浮生若梦13章(第十二章  顾虑渐消) 表姐虽是郡主,深得太后喜爱,可今日对待珙儿却是万般照顾,一点架子都没有摆。 表姐如此热情,珙儿怎么会不自在呢!”

谢雪臣十分感动,鼻子一酸,眼眶泛红,“自我九岁成为温硕郡主,许多以前来往甚密的好朋友都不愿和我来往了,想必是忌惮我了吧。就算偶而有友人上门,她们都对我毕恭毕敬,全然没有朋友之间的亲近,也就只有表妹你愿意与我推心置腹了。”

应珙淡然一笑,第一次明白,当一个人总是被他人戒备的时候,难得遇上一个真心靠近的人是多么温暖。她微笑着道:“表姐不要再哭了,再哭就不漂亮了。不是说有礼物要送给珙儿吗?”

谢雪臣破涕为笑:“对对对!是有礼物呢!来,表姐给你看!”

谢雪臣几乎是小跑着,拉着应珙到了暖阁。谢雪臣从紫檀木制作的高柜子中拿出了一个锦盒,激动地呈给了应珙。版权163shenghuo.com应珙回给了她一个甜美的笑容,随后轻轻打开了锦盒。

色泽柔润,通透无瑕,锦盒里面的竟然是一块上好的羊脂白玉!应珙微微惊讶出声,抬头疑惑地望着谢雪臣。

谢雪臣却不以为意地道:“表妹不用如此吃惊,谢家既然是送礼,自然不会送些普通的。 表妹不要觉得贵重不收,这个是表姐代表谢家上下送给你的。我们很少见你,但心中时时刻刻都记得有你这个表妹。只不过我们不知道你喜欢些什么,讨厌些什么,只好送你一块未经雕琢的白玉,希望你知道谢家人心中有你。”

应珙感动得眼泛泪光,一时不知道说些什么去感谢谢雪臣好。163生活网谢雪臣却话锋一转,似乎有帮她解围的意味,“好了,表妹。 表姐给你看看太后给我的一些精致玩意吧……”

玩乐的时光过得特别快,不久之后,晚膳的时辰到了。

谢家上下很是团结,少有嫡庶之争。谢裘的长子谢丛只有一位妻子,夫妻和睦,子女孝顺。二子谢尊的原配董氏因为身体虚弱不适合怀孕,于是董氏为谢尊娶了一位妾侍王氏,谢雪艺与谢辕便是王氏所出。然而董氏与王氏和睦相处,情同姐妹,董氏更是把雪艺姐弟当做亲生的孩子对待。这样团结和睦的家庭是贵族里面十分难得的。阅读163shenghuo.com

因为大哥谢丛常年在任上,谢家当家一位就由谢尊担任,董氏更是作为当家夫人。这几年,谢家上下事务都是井井有条,合情合理,谢家每一文钱都是用在对的地方。谢家的人全都不开私灶,就是要让家人之间一起吃饭,增添凝聚力。

这一晚,董氏知道自己的小姑和外甥女来了,自己特意到半山腰上的耕地去亲自挑选食材,所以才错过了上午与谢薇母女的碰面。

晚膳都已经准备好了,董氏派下人把谢家的人逐个逐个叫到饭厅里面去。人还没有到齐,谢尊也从商店里回来了。

谢薇在房间中整理好了衣冠,携应珙双双来到饭厅。163生活网一见到谢尊,谢薇难以自抑地喊道:“二哥!”

谢尊一听,身体一震,不胜欢喜道:“妹妹!好久没有见到你了!”

兄妹俩又激动地说了好一会儿话才肯落座。谢雪臣笑道:“今天真是高兴,难得姑姑带着表妹到谢家来了!表妹荣升婉美人,二叔又刚刚谈好一笔大生意,我们谢家真是双喜临门呢!”

董氏微笑着接过她的话:“难得我们一家人今日聚首了,各位定要开怀品尝!”又朝谢薇和应珙道:“二嫂记得妹妹爱喝山药茯苓乳鸽汤,这些食材都是今日二嫂亲自去挑选的。”她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只不过……舅母不清楚珙儿的口味如何,只准备了一些清淡小炒,希望珙儿喜欢吧。”

谢薇发自内心的笑浮现在脸上久久消散不去。应珙回答董氏道:“珙儿多谢舅母疼爱。”

席间,谢雪臣又开始与谢轲打趣起来,谢薇与谢尊也畅谈甚欢。应珙看到今天的一幕幕,暖在心头,无论世事如何变幻莫测,只要有家人在身边陪伴着就不会孤单无助。来自163shenghuo.com她想着,要是父亲与哥哥也在就好了。

用过晚膳之后,谢尊见几个年轻人年龄相仿,于是提议谢雪臣与谢轲带着应珙明早一起去浯河游船赏花。谢雪艺与谢辕姐弟俩自然也嚷着要一起去。

应珙用眼神询问着谢薇,谢薇却道:“明日娘与你二舅舅和二舅母要在一起说话,珙儿若想去便去吧!”言下之意是将决定权交予应珙了。

应珙此时却犹豫了。阮祺萱见她面有难色,想到她可能是还没有与谢雪臣他们完全亲近,所以仍然有些腼腆,但这次谢薇显然是有意锻炼应珙。于是她低声地在应珙耳边劝说道:“珙儿,想去就去吧。自己想做的事情,不需要顾虑太多的。”

应珙听后一愣,最终下定决心道:“好吧,那明天一早珙儿就跟着表哥表姐去游河。”

谢雪臣高兴地对她点了点头。方才她注意到应珙的面上略有尴尬之色,可是阮祺萱跟她耳语了几句,应珙就舒展眉头,答应了他们的邀请。不知道为什么,谢雪臣心里总觉得这个婢女绝非池中之物。

天色已经全黑了,谢薇和应珙回到自己的厢房准备就寝。应珙朝谢薇福身后正准备离开,谢薇叫住了她:“珙儿,先来陪母亲说说话。”

“珙儿,今日过得还高兴吗?”谢薇握着应珙的手,关切地问道。

应珙粲然一笑,笑容甜美,“母亲,珙儿与舅舅,表姐他们相处得很好。”

“那就好……”谢薇不断地点头,又向应珙说道,眼里有几分不易察觉的心疼,“珙儿,你从小到大,一切事情都是由母亲替你安排好。母亲也不知道这样对你到底是好是坏……但是母亲只希望你平安快乐。未来的路途,母亲不可能在你身边看着你了,你要懂得自己为自己打算,好好照顾自己……”

应珙垂眸,想要稍微遮掩一下自己的情绪,“母亲,其实珙儿明白母亲的苦心。人生数十载,说短不短说长不长,珙儿总是要学会自己解决问题的。”

谢薇只是苦笑。

应珙继续说道:“自从珙儿从皇宫里回来,父亲和母亲,还有哥哥和姐姐就一直担心着珙儿,珙儿实在不孝。进宫一事珙儿已经释怀,世间虽险恶,但类似的事情未必是会终日发生的。皇宫里面都是戒备森严的,又有上次的景锐侯这样智破奇案的能人,必定不会让类似的事情再次发生。”

谢薇拍了拍她的手,微笑道:“你若是真是想通便好……”

方才阮祺萱见谢薇招了应珙说话,想到可能是母女俩之间说的体己话,自己在旁边听也没什么意思,于是便回避了。谢薇看了,也没有劝留。

谢雪臣很贴心地派了六个丫头来伺候。谢家上下只有谢裘和谢尊、董氏三人知道阮祺萱的真实身份,所以在厢房范围之内,阮祺萱还是不能露出半点马脚。倒不是说不想让谢雪臣他们知道,只是这样的事情总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阮祺萱一个人低眉顺目地走回到应珙的房里去等她,一路上谢雪臣派来的婢女都朝她微笑着打招呼,她也都一一微笑回应。

她刚在房里收拾了一下应珙与自己的衣衫,应珙就回来了,神色轻松,想必已经释怀了之前的不快吧。

第二日,应珙早早就起来了。她与阮祺萱按照约定的时间来到了谢府的大厅,谢雪臣与谢轲已经在那里等候着了。

“还是表妹有分寸,这样早就到了。雪艺和辕儿姐弟两个估计还没起来呢!”谢轲没好气地说道,神情上却是宠溺之色。

经过昨晚一夜,应珙给自己不断打气,现在已经大胆了不少了。她鼓起勇气柔柔地说道:“雪艺他们年纪还小,自然会贪睡一点的……”

话音刚落,大厅那头就传来嘻嘻哈哈的笑声,谢雪艺和谢辕蹦蹦跳跳地出现了。谢雪艺虽然已是十二岁,可以说已经是大孩子了,可是还是非常地贪玩。

谢雪艺牵着弟弟谢辕蹦跳着到了应珙他们面前,两个人甜甜地叫人:“二哥、长姐、表姐早上好!”

谢雪臣被他们假正经的样子逗笑了,好不容易止住了笑,她拍拍两人的头道:“好了,咱们出发吧!”

伴随着谢雪艺和谢辕的欢呼声,五个人带着各自的随从婢女出了大门,向着浯河游船的方向而去。

一路上,几个人经过了好几个小市集,谢雪艺和谢辕高兴地转来转去,差点连谢轲都抓不住他们,足足耽误了半个时辰。沿途的年轻小姐见到风度翩翩的谢轲走在街头,都纷纷投来爱慕的目光。

应珙更是大开眼界,市集上的各种精致的小首饰、巧手制出的糖人和糕点,引得应珙不禁惊呼出声。

阮祺萱见到应珙惊喜的样子,笑着对她说道:“这些商贩买的货物,虽然大部分都只是仿造品,价格亲民,但是确实款式别致,在大街上显得琳琅满目的,就是看着也高兴。”

应珙笑着重重地点头,心情一下子雀跃起来了。

继续走了几里路,几个人来到谢轲事先租好的游船边,不疾不徐地迈步上了游船。

游船上预备了许多应季的水果还有精美的糕点,应珙见到那些糕点卖相精致独特,与二舅母昨晚亲手所做的很是相似。想必也是二舅母所准备好,让他们这些表兄妹一起吃的吧。

船渐渐地驶动了,浯河两岸的美景瞬间尽收眼底。

“今日这么热闹,不如我们来玩成语接龙的游戏吧!接不上的人就表演才艺给大家助助兴!”谢轲爽朗而笑,高兴地提议道。

谢雪艺却扁起嘴来,嗔道:“二哥这不是欺负我们吗?!二哥你精通诗词歌赋,我跟弟弟年龄还小,哪里能玩得过你呀!”

谢雪臣也开腔“欺负”起谢雪艺来:“看吧,叫你好好听先生的话学习,自己不肯学,现在技不如人,就怪不得二哥啦!”

应珙看他们挤兑谢雪艺那么开心,自己插上一嘴帮着谢雪艺道:“雪艺别怕,表姐与你一起对付他们!”

然而谢辕怀疑地望了望自己的姐姐谢雪艺,又望了望对着他似笑非笑的谢轲,一张小脸微微皱着眉头。他伸出手扑向谢雪臣的怀里撒娇道:“我要跟大姐和二哥一组,姐姐太不可靠啦!”

所有人哈哈大笑起来,就连应珙也忍俊不禁。

这一句话激起了谢雪艺的斗志,她一张小脸涨得通红,大喊道:“弟弟你怎么可以不相信你姐姐我呢!好啊,要比就比,我谢雪艺还怕你们不成!反正珙表姐是站在我这边的!”

谢轲笑个不停,好不容易喘过气来,数了数人数,说道:“咦?我们这边有三个人,可是雪艺只有两个人埃好吧,雪艺,你可以再选一个人,免得你回去跟祖父告状说我们欺负你!”

谢雪臣略有深意地看了看阮祺萱一眼,笑着跟众人说道:“不如这样吧,听说祺萱姑娘是姑父重金聘请的助手,才能出众,也算是一位贵客了。姑娘既然来了谢家,就是我们谢家的客人。不知姑娘是否赏脸一起玩这个游戏呢?”

谢雪臣经过昨日一整日的留心观察,她总觉得阮祺萱身份并不止能干的助手那么简单。姑姑谢薇和表妹应珙都无意中表现出对她的看重,甚至常常询问她的意见。若是说应珙这样还算情有可原,但是老练如姑姑也这样重视一个下人,这就真的有些蹊跷了。

成语接龙这个游戏虽然看似简单,但对游戏者的知识内涵要求甚高。借这个游戏,说不定还能探到阮祺萱的真正内涵。

阮祺萱始料未及,一时语塞。她看向应珙,应珙也向她说道:“祺萱,一起来玩吧!”

谢雪艺也兴奋地邀请道:“是啊,祺萱姐姐,来帮帮雪艺吧!”

他们盛情相邀,阮祺萱不好拒绝,只好落座礼貌说道:“各位小姐公子不嫌弃,祺萱自然不会拒绝。”

几个回合下来,谢轲和谢雪艺两边可以说是打成平手。阮祺萱总是在谢雪艺和应珙才思枯竭的时候,及时对上谢轲给出的成语,力挽狂澜。其余时候都是让谢雪艺和应珙去接。

谢雪臣与谢轲不约而同地看了对方一眼,都看出了同样的眼神——震惊与疑惑。

谢轲常常与几个弟妹玩这个游戏,可以说这么多年都是他大获全胜,从来没有遇到今日棋逢敌手的局面。阮祺萱总在关键时刻,在谢轲那方以为将要胜利的一刻,顺利接上自己给出的成语,却故意地将下一个成语出的更难。

谢雪臣原来只是怀疑阮祺萱的身份,到了现在她更加肯定阮祺萱大有来头。试问,若是她真的如她所说,是一个身世飘零的女子,又是怎么会有这样广博的学识?

注意到了谢雪臣和谢轲骤变的脸色,阮祺萱猛然回过神来。这时候谢轲再次出题,阮祺萱发现,这次谢轲的题隐约提高了难度。

应珙皱起柳眉,以手抵住下巴细细想着如何对答。谢雪艺也有模有样地思考起来,但终究还是毫无头绪。

阮祺萱意识到自己有点得意忘形了,对方增加难度有可能是在故意试探。于是她也做出思考状,苦苦思索着。

谢雪臣正想再多等待一下阮祺萱的答案,岂料九岁的谢辕根本没有察觉这些异样的气氛,见姐姐回答不出来,高兴地大喊:“太好了,姐姐答不出来,我们赢了!”

谢雪艺小脸羞得通红,她气不过,跑上前去捏谢辕的脸蛋。但是谢辕见来者不善,撒腿就跑。两人又开始追追打打起来,船舱里的气氛才稍微缓和了下来。

这日午后,应珙正在房间里精心包装给谢雪臣的回礼。

昨天谢雪臣送的羊脂白玉情意深重,应珙觉得应该好好答谢人家。于是应珙偷偷派人送信到应家,让应齐派人送来了她一直很钟爱的红玛瑙手钏和红珍珠,并自己亲手将它包装好。

阮祺萱坐在应珙的身边看着她包裹着两件珍宝,微笑着。

很快,应珙就细心地将礼物包裹好了,她开心地对阮祺萱说道:“祺萱,我们去见一见雪臣表姐吧。”

两人刚刚走出房间,便看到了谢薇笑盈盈地走来,“珙儿,你这是要去哪儿啊?”

应珙对两件礼物珍爱不已,一直把它们揣在怀中,就连阮祺萱想要帮她拿过她也谢绝了。她温柔地笑说:“娘,珙儿准备了一些回礼,正要拿去送与雪臣表姐呢。”

谢薇却有点为难地道:“现在就要去吗?你外祖父还想见见你呢……”

应珙笑容凝固在脸上,面容变得为难,“这样碍…”

浮生若梦》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浮生若梦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亿万甜婚:邪少的蜜恋宠妻19章(第19章 相亲相亲相亲)

    原标题:亿万甜婚:邪少的蜜恋宠妻19章(第19章相亲相亲相亲)书名:亿万甜婚:邪少的蜜恋宠妻第19章相亲相亲相亲夏天垂眸,被如此羞辱,还是第一次。心中的愤怒几乎把她整个人燃烧,她勾了勾嘴角,抬起头,美丽的脸上没有了之前的楚楚可怜,而是一副不屑高傲的样子。“夏可薇,就算攀上了黎少爷又能怎么样?如果我告诉黎少爷,你已经不干净了,你说黎少爷还会要你吗?”说完,勾唇一笑,满是讥讽的看了一眼夏可薇,随后转身离开。“把你的药拿走。”夏天的破功在夏可薇的意料之内,被人如此羞辱,夏天还不撕开面具的话,夏可薇真的

  • 阴婚难缠:鬼夫夜敲门19章(第19章 强大的力量)

    原标题:阴婚难缠:鬼夫夜敲门19章(第19章强大的力量)小说:阴婚难缠:鬼夫夜敲门第19章强大的力量唐唯一啧啧两声,正想提问,原介继续说道:“不过我刚才在上面逛了一圈下来,没有嗅到捉鬼师的气味,倒是嗅到了一股很强大的……力量?”原介挠挠脑袋,也不知道该用什么词去形容,只能用很夸张的表情表述出来。“你不知道是谁?”唐又锦盯着他问道。原介可怜兮兮的点头:“很陌生,又很熟悉,但是原介真的不知道是谁啦!”唐唯一笑了笑,朝着唐又锦道:“要不要上去看一看?”“不怕了吗?”听他这么一问,唐唯一心里又冒出一股惊

  • 倒插门女婿19章(第十九章 杜涛的要求)

    原标题:倒插门女婿19章(第十九章杜涛的要求)小说名:倒插门女婿第十九章杜涛的要求随后,我安慰了一下林玲,毕竟她一个女孩子也是被利用了,而且还是被我给上了的,所以,错不在她,皆在我自身,如果我当时不那么好色,如果当时我能控制好自己,如果......,那就不会让杜涛给抓住把柄。可这又能有什么用呢?反正事情已经发生了,那就只能采取解决的办法。安慰好林玲,我便转身上了四楼,四楼的最里面有一间房间,是老总昨天晚上叫人建的,成为了我的休息室,上面挂着五个大字“保安队长室”,刹那感觉自己的地位很是高大上,对

  • 极品上门女婿19章(第十九章 用身体来偿还)

    原标题:极品上门女婿19章(第十九章用身体来偿还)小说书名:极品上门女婿第十九章用身体来偿还俗话说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地中海看见是我,两只眼直接都绿了,估计是还记得当初我偷拍他和小婷的事,直接开口骂道:“妈的,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你个小王八蛋!怎么,就凭你也想为这个贱人出头?”说着他瞄到了我衣服上的号码牌,大笑道:“我说你个穷逼之前怎么能拿出来五十万,原来是当鸭了啊。草,一个当鸭的救一个婊子,还真是天仙配啊!”我越听越气,一时忍不住,随手抄起身边的垃圾桶,向地中海冲了过去。地中海根本没想到我会突

  • 超级经纪人19章(第0019章 命不由天)

    原标题:超级经纪人19章(第0019章命不由天)小说名:超级经纪人第0019章命不由天没有了芥蒂和试探,小菲就没有再像之前那样小心翼翼,而是直截了当,直裹黑龙。用尽浑身解数,来伺候好面前的这条威猛霸天的黑龙。还别说守着小菲这样的人在跟前,身体不好还真的扛不住。很快叶无道就进入了蓄势待发的境界,于是他就没有再保持矜持,而是是直接推开了小菲。看到叶无道如此凶猛的推开他,小菲眼睛中也瞬间闪烁起了渴望的精光,嘴角也跟着露出了渴望的笑意。叶无道一句话都没说,当就把小菲给按在了身下,疯狂展现了一个男人的强壮

  • 超级小农民19章(第十九章 男人的野心)

    原标题:超级小农民19章(第十九章男人的野心)小说书名:超级小农民第十九章男人的野心白玉龙朝我呵呵一笑:“怎么,你认识他啊?”我摇摇头,笑着说不认识,只是都姓洛,比较好奇而已。白玉龙指着对面的网吧一条街,说:“看见没,对面整个网吧一条街,三年前,都是洛乾坤一个人说了算”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整个网吧街,长几百米,有几十家网吧和小宾馆,这么大的地盘,竟然都是洛乾坤的?白玉龙拍了拍我的肩膀,嘻嘻一笑,又补充道:“人家洛乾坤那会儿,还是个学生呢”“什么?!”我有些不相信:“你是说,洛乾坤学生时代,便称霸了

  • 盛宠娇妻:老公请克制19章(第19章 周楚涵的来电)

    原标题:盛宠娇妻:老公请克制19章(第19章周楚涵的来电)小说:盛宠娇妻:老公请克制第19章周楚涵的来电“啊,你一个人居然敢住汽车旅馆,你真是疯了!”小北惊呼一声,真是被佳音要吓死了:“走,今晚去我那儿。虽然我是和一个女孩合租的房子,但是对付几晚挤一挤还是没事。等你找到房子再出去就好。”佳音见小北主动这么说,心里的感激真的不知道怎么形容。那两晚上在旅馆真的是很吓人,尤其是第二晚,隔壁一对男女肆无忌惮的声音让她难堪的半夜没有睡着。“那谢谢你,小北。我会尽快找房子的,等找到就会搬出去,不给你惹麻烦。

  • 凶猛鬼夫爱上我19章(第19章 选择)

    原标题:凶猛鬼夫爱上我19章(第19章选择)小说名:凶猛鬼夫爱上我第19章选择我只是看了它们一眼,就不敢看了,因为画面太过血腥恐怖,可我听完它们的话后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鬼魂会撒谎会吗?这个问题我并不知道答案,但是眼下一切矛头都指向宋司辕,可我直觉他应该不会这么做。不都说因果关系吗?宋司辕跟我姐母女俩又不认识,更没仇结,为什么要害死她们呢?正当我低头纠结着这些事时,听到宋司辕对我说:“如果你相信他们,我放你回去跟他们,但你日后别后悔,如果你选择相信我,我带你走。”我听得不是很懂他说的那句带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