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诡事异闻】寒月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2017/11/4 8:19:33 来源:网络 [ ]

书名:诡事异闻

作者:寒月

第二章 少年

风很柔和的抚摸着代王城这座历史悠久的小镇,两片树叶摇摇晃晃轻柔的落在了刚被雨水滋润的土地上,一双小而有神的眼睛紧紧的看着这两片叶子,稚嫩的小脸上写满疑惑。版权163shenghuo.com

  “嘿!二黑子,看什么那这么出神?”一个看起来十五六岁,身材微胖肤色微白背着背篓的少年走了过来。

  “胡道,今天恐怕是完不成爷爷交给我们的任务了。我刚刚起了一卦,小凶,本来按着本卦来说东南方位是吉位,可是咱俩偏偏来到了东西位,这样一来本卦变卦都是凶位,爷爷让咱们找的甘草怕是找不到了……” 萧寒一脸沮丧的看着胡道。

  “不是吧!那该咋办?要是找不到甘草那可就麻烦了,你可是没啥事,我又要把《清心经》抄一千遍了,快点想想办法!”胡道放下背篓,将脚下的小石子轻轻地踢了出去:“你说你没事瞎起啥卦啊,你每次算卦还都挺准,上次师傅叫咱俩去找紫苏叶你就说找不到,结果还真没找到。回到师傅那罚我抄写了三百遍,你可倒好啥事没有。上上次你……”

  “行了吧,你还抱怨上我了,我这不在想办法吗?再说了,那次罚你不都是我替你抄的,你还真好意思怪我!”萧寒看着胡道踢出的那颗小石子停在了东北的方向嘴角扬起一丝微笑:“胡道,你带钱了吗?”

  “带了啊,咋了,要钱干啥?”胡道摸了摸口袋。

  “喏,你看,今天正好是阴历四月十七,咱这赶集啊,咱去集市上看看有卖的没。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萧寒指着东北的方向。

  “可以啊,二黑子。平时看着挺老实的一个人,鬼心眼子还真多,我可就带了一块钱啊,不知道够不。”胡道担忧道。

  “够了。咱就买一株,甘草七毛钱一两,剩下的三毛钱还可以买糖。走走,别在这呆着了 ,赶紧到集市去看看还有新鲜的甘草没。【诡事异闻】寒月全文免费在线阅读”萧寒催促着胡道拿起背篓向着集市跑去。

  每逢阴历带三、五、七日子代王城镇都会赶集,附近十里八乡的人们都会来带这里赶集,热闹非凡。

  “来来看看这白菜……” “花布喽,买花布喽……”“包子,热乎儿的包子啊……”集市上各种叫卖声不断,各种商贩的摊位上人们都在找自己需要的东西。萧寒和胡道东瞅西瞧找着买药材的摊位。

  “小后生,虽然你天庭饱满,地阁方圆,将来必是国家的栋梁之材,但是你印堂发黑,最近怕是有灾祸啊。”一位身着灰衣大褂,长长的胡须耷了在胸前的老人正在为一个看起来有十五六的孩子算卦。

  “刘大爷又出来摆摊骗人啊,上一次被我家二黑子给识破,今天咋还出来骗人啊?”胡道将算卦的人让走对着那老人说道。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骗人?老夫我行走江湖这么多年何曾骗过人?你个小娃娃莫要胡说,那天你身边的小友切磋输了是有隐言的,正所谓天机不可泄露……”刘大爷说道。

  “刘先生,那天确实在让我。胡道别在这打扰了,别忘了咱们来这干啥来了?!”萧寒向刘大爷作了一个拱手礼便急忙的拉着胡道离开。

  “看破天机勿需言,来世摸寻天道机。缘起缘结一人身,为人为仙一念间。”刘大爷目光盯着远去的萧寒思索着。

  “老先生,你说我会有灾祸,有解决的办法没?”算命的孩子问道。163生活网

  “办法嘛,也不是没有只不过需要……”刘大爷回过神来,伸出右手打了个要钱的手势……

  “二黑子,为啥拉着我走啊。那个老骗子又在骗人,为啥不去阻止他?”胡道特别奇怪的看着萧寒。

  “你啊,爷爷和我说过那刘先生精通周易八卦,并不是那种一般的江湖骗子。那天和我比试绝对的是让着我的,而且我感觉他总事情没说。”萧寒想着那天的比试的情景:“那天刘先生眼睛一直盯着我,神色疑惑,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不知道他到底推演出来生什么?”

  “他有这么厉害?师傅可说过,你啊不知道为啥不能学习任何关于法门类的东西,可是在周易八卦那是天赋异禀,所以师傅没收你当弟子,只是收了我。结果一犯事我总要挨罚,你啥事没有,真是气人! ”胡道又抱怨着。163生活网

  “行了啊,别瞎抱怨了。赶紧买甘草去,不然你又要挨罚了。”萧寒说道。

  “对对,赶紧完成师傅交给的任务才是,走走干赶紧找卖药的去。”胡道说着便立即找寻卖药的……

  “这俩孩子去哪了?按着以往的时间也该回来了。”一位慈祥的老人焦急的等待着。

  “爷爷”“师傅”萧寒和胡道喊着走进了老人的家。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老人佯怒道。

  “师傅,这不能怨我。都怪二黑子,非要和那个算命的骗子聊天,结果就回来晚了。”胡道看着萧寒使了个眼色,心想道:二黑子,今天这事你得扛下子,不然罚我,你又得抄写经文了。

  “对不起,爷爷。我和胡道采完甘草看时间还早就去集市玩了会儿,看见刘先生在摆摊算卦就聊了几句,所以回来晚了。”萧寒瞅了眼胡道和舅姑爷爷承认错误。

  “这样啊,那个老东西和你说什么没有?胡道,把甘草给我看看。”

  “没有,只是闲聊了几句。”萧寒答道。

  胡道放下背篓,将在集市上买的甘草递给了舅姑爷爷。

  “胡道,这株甘草是你们自己采得吗?”舅姑爷爷拿着甘草仔细看了看。

  “是啊,就在南边的虎头山那采得。”胡道答道。

  “是吗?那你和我说说为什么刚才的甘草居然一点泥土都没有,而且我教给你的忘了吗?新鲜的甘草它的颜色是淡紫色的,气味要淡些,你看看你这株深紫色,气味重,就算是骗我去集市上买也要买新鲜的把,我教你的东西都白教了吗?”舅姑父质问着胡道。

  “师傅……我是在集市买的,二黑子,你不是说这株甘草能瞒过师傅的吗?”胡道微怒地看着萧寒。

  “ 这个,爷爷,我们在虎头山找了半天都没有找到。我又起了一卦,卦象显示小凶所以只好去集市买上一株来您这交差了……是我们错了。”萧寒说道。

  “好啊,你俩现在可以了啊!胡道你去把《太上感应篇》抄五百遍,抄不完今天不许回家!萧寒,我不是说过平时不要卜卦的吗?你去把《道德经》抄五百遍!”舅姑爷爷气愤的让二人去抄写经文。

  太阳已经回到了扶桑树上,月亮皎洁的挂在空中。时至春末,气候已经变的温暖,微风徐徐,两个孩子在院子里抄写着经文。

  “二黑子,你还做那个梦吗?”胡道放下手中的笔望着散发着冷辉的月亮。

  “做啊,自从那回爷爷帮我做法事消灾,这几年时不时的就梦到那个女人,梦到同样的场景,每次想要看清她的脸的时候都不看不清。”萧寒写经文里的最后一个字,站起来伸了伸腰。

  “啧啧,你小子真是个色胚子,打小就惦记人家姑娘。”胡道一脸嫌弃的看着萧寒。

  “一边儿去,还说我那,也不知道是谁,天天的盯着班里的王晶看,眼珠子都快看掉了,嘴里还留着哈喇子,还真 有脸说我。”萧寒学着胡道样子。

  “小子,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是吧,看招无敌痒痒手。”说着二人便扭打在一块儿,院子里充斥嘻嘻哈哈的笑声,两个无忧无虑的少年尽情的享受着他们自己最美好的时光……

  时间飞逝,当初的两个少年也都已经十八岁了,两个一起长大的发小又不幸的考入了同一所大学,开启了他们自己也未知的生活!

第三章 大学

“叮咚,各位旅客请注意开往F市的列车马上就要到站了,请乘务员做好迎客准备,叮咚……”

     “寒寒在外面照顾好自己。胡道啊,我家寒寒就拜托给你了。”妈妈叮嘱道。

     “没事,阿姨,有我那,肯定把萧寒照顾好。”胡道答道。

     “胡道你爸妈那?怎么没来?”萧寒问道。

     “噢,他们工作忙没时间来。”胡道淡然的说道。

     “这样啊,也是你爸妈在县城里经营珠宝店确实挺忙的。爸妈我俩上车了,不用担心我,我照顾好自己的,您们也要照顾好自己啊!”说着二人便拉着行李上了火车。

     “寒寒到了后要经常给家里来个电话啊。没钱了,就和家里要知道吗?你俩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啊。”爸爸说道。

     “嗯,知道了,爸妈再见!”萧寒在火车上挥着和父母告别。

  “咔擦咔擦”说着火车便开动了。 

     “都多大的人了还哭。”爸爸轻柔的擦掉妈妈脸上的泪说道。

     “这是寒寒第一次离开家,不知道能照顾好自己不。哎,我就是担心啊。” 

     “嗯,我也担心啊。不过男孩子嘛,总是要离开在 咱们的。没事的天这么大,孩子们总是要出去闯荡的,不能总在咱们的庇护活着。”爸爸看着那远去的火车说道。

     “F市马上就要到了,请给位旅客做好准备下车,F市是本次的终点站,它有着……” 

     “胡道,走吧下车,我记得通知书上面写着会有学校派来的车来接咱们的。”胡道对萧寒说道。 

     “嗯,拿好行李,下车时候注意别被人群挤散了。”二人拿着行李便下了车。

     今天是新生报到的日子,人自然要比以往的时候要多些。

     “二黑子,跟紧我,别被这人群挤撒了。 ”

     “对不起,借过,胡道你慢点,等等我!”

     “快点啊二黑子,跟上我。”

     “等等我,你这快要去赶着投胎啊,等等我。我去,等下我系个鞋带。”说着萧寒蹲下身去系鞋带,系完鞋带后起身一看那里还有胡道的影子。 

     “额,这货真的赶着去投胎啊,这么会儿的功夫连个人影都没了。车上还说着不要被挤散,真是神嘴啊,算了先到出站口给他打个电话吧。”说着萧寒向出站口走去。 

     “借过,借过,呼,终于到了,给胡道打个电话吧。”萧寒拿出手机一看,“我靠,没,没电了,额,无语了,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倒霉透了,现在只好找来接新生的车了。”

      找了一会儿萧寒便听到“E大学的新生报到专属车这里,E大学新生报到的车这里……”循着声音萧寒望过去,看见一条鲜艳的红色条幅上面有着黄颜色的字“欢迎新生来E大学报到”。

     “总算找到亲人了!”萧寒喜兴高采烈地拉着行李终于坐上了去学校的的车。

     “各位同学欢迎你们来到E大,在这里开始你们愉快的大学生活吧!下车后,学校里有指示牌按上面的指示去报到的地方。”司机将车缓缓的停下后说道。 

    萧寒下车后按着指示牌要去艺术三楼报到,虽然是个不入流的大学但是学校还挺大,萧寒走了大概十分钟左右的路程才到了艺术二楼。就在萧寒快要走过二楼的时候,突然听到身后“咚”的一声,扭头一看发现一个女孩子已经躺在在血泊之中,而且就在离萧寒不到两米远的地方,萧寒看着这个场景楞在了原地。

    周围的人聚集了过来,学校的保安赶了过来。保安看着发愣的萧寒问道:“同学,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吗?”

    “不,不,不知道啊,我听到声音回头一看就发现这人已经躺在这里了。”萧寒回过神来回道。

    “我们来到这时候就看见那个女孩躺在地上,男孩子就在边上。”人群不知道谁说了一句。

    “同学你真的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吗?”保安又向萧寒问道。

    “警察叔叔,我真的不知道发生什么了,我听到声音回头一看她就已经躺在那里了。” 

    “ 我不是警察叔叔,只是这的保安。不过已经报了警,等警察来了你在再和警察说吧。好了,好了大家都散了吧,等警察来处理。大家不要在这把这个地方给破坏了,好了,都散了吧…”

    大概有两分钟的时间,警察来了,保安和警察说了一下大概的情况。“同学你好,我是炎警官,大概情况我已经了解,但是需要你到警局和我们做个笔录。”一位英姿飒爽的女警官来到萧寒面前。

    “警察阿姨,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什么坏事都没干,真的警察阿姨。”萧寒急忙地和炎警官解释着。 

    “没事同学,只是带你作个笔录放心啊,我相信你没做坏事,走吧。”说着炎警官带着战战兢兢的萧寒回了警局。

      萧寒坐在审讯室里忐忑不安的等了大概有20分钟,“吱呀”炎警官推开门走了进来。 

     “警察阿姨,我在真的没做坏事,我.……”看见炎警官进来,萧寒站起身来尽力地向炎警官解释着。

     “没事了,事情已经调查清楚了,这件事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你叫萧寒对吧。”炎警官看着身体还在微微发抖的萧寒。

     “嗯,警察阿姨,我真的没做坏事……”萧寒声音略带着微微哭腔。

     “别老阿姨阿姨的叫,叫姐姐,我看起来还没那么老把,赶紧坐下吧”炎警官微笑地看着萧寒。

  “嗯,警察姐姐。”萧寒看着微笑地炎警官心里顿时放松了不少,一下子摊坐在椅子上。

  炎警官看到萧寒的样子,便把一个档案袋递给了萧寒:“算了,给你看看这个东西吧,不然在你的心里留下阴影就不好了,本来这个东西是不应该给你看的。”

     “这是什么?”萧寒拿起档案袋打开取出了里面的东西。

     “这是……”萧寒看着自己手里的档案页内容,脸上充满疑惑。

   档案的右上角贴着一张照片,照片里一个长发穿着淡蓝色连衣裙十分漂亮的女孩开心的笑着。

     “对,她就是你今天看到躺在地上的那个孩子,漂亮吧,这么好看的女孩子我还没见过几个,可惜了。唉……”炎警官满脸惋惜。

     “段新月,死因:跳楼自…自杀?!”萧寒接着往下看,满是惊讶。

  “嗯,到现在自杀原因还不明确,我们还会继续调查的,不过真是可惜了,多么好看的女孩子啊!正值花季,有什么想不开的立连命都不要了。”炎警官拿过萧寒手里的档案,看着照片里笑着的女孩。

     “是,是啊,警察姐姐,你是没看到当时的情况,一扭头就发现距离自己不到两米的地方有个…呼,那个场景真是可怕,当时我就懵了,现在我都没缓劲来。”萧寒坐起身来深呼吸平稳自己的心情。

  “嗯,没事了,毕竟你是第一次看见这样场景,自己回去看看心理医生别留下阴影。以后有事找姐姐我,我叫炎香香,看这天色也不早了,走姐姐送你回学校。”炎警官看着审讯室的窗外已经天黑。

    “还是坐警车吗? ”萧寒小心谨慎看着炎警官那样子生怕她说出警车二字。

    “不是啦,瞧给你吓得。再怎么说你也是个男的的吧,胆子是有多小啊!是我自己的车,不是警车,行了,走吧。”

  炎香香带着萧寒回了学校。

第四章 晚饭

 “怎么到现在还联系不上啊!这货去哪了,不会是被人贩子给带走了吧?吗的,还答师父和他家人要照顾好他的,这开学的第一天就把这货给丢了。打电话还关机,听说今天还死了个人,这货别和这事有啥关系。次,这地方我也是第一次来人生地不熟的,出去我也不知道到哪去找,再等等不行我就报警了。”胡道拿着手在宿舍里焦急来回踱着步子。

    “咋了,老胡,出啥事了?瞅把你给急的。”刚回宿舍的贾思鸥问道。

    “我的一个老乡到现在还没回来,和我一块上的火车。结果下了火车被挤散了,真担心这货出啥事啊。”胡道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没事,老胡,你不是看了宿舍安排表了吗?到你老乡在的宿舍去看看没准已经回来了。”贾思鸥提议道。

    “对啊,咱班就俩宿舍,我去那个看看去啊。”话音还未落胡道开门急忙的去另一个宿舍去了。

    “咚咚 ……”一阵急切的敲门声。

  “谁啊?”屋里的人问道。

    “我老胡。”

    “咋了老胡,有啥事啊?”一个瘦高带着浓重的东北口音的人说着打开了门。

    “伟哥,有一个人叫萧寒的回来过没?”胡道问道。

    “没啊,你说的是这宿舍的还没露面的那哥们吧。你看,这不哥五个都在这打牌那。”说着便把胡道让了进来,屋里几个人正打着牌。

    “咋了,胡哥?”一个带着南方口音干净的人问道。

    “也没啥事,我老乡萧寒到现在还没回来,他也是这宿舍的。”

    “噢,这样啊,走吧要不咱哥几个帮忙出去找找。”伟哥提议道。

    “行,走吧。”众人同意道。

    “谢谢哥几个了。”胡道感激道。

    “你这就见外了啊,他也是咱未来几年的兄弟咱哥几个不帮谁帮啊走吧。”伟哥说道。

  一行人刚走到宿舍楼门口就看到一辆银白色的噢迪停在了门口,萧寒和一个穿着警服的女警官下了车。

    “喂,二黑子,出啥事了?咋和警察一块回来的?”胡道三步并两步的跑到萧寒的面前急切的问道。

    “没啥事,今天学校有个人跳楼自杀我是第一个看到的就被到警局做了个笔录。”

    “好了,萧寒同学我该回去了,把你送到我也就放心了,诺!这是你的行李。”炎香香说着便行李递给了萧寒。

    “谢谢炎姐姐。”萧寒道谢道。

    “没事,以后有啥事可以来找我,走了啊。”炎香香转身上车发动后引擎开车驶出了学校。 

    “没事吧,二黑子,你他吗的今天可是把我给急坏了,说说到底咋回事?”胡道问道。

    “先等等,这几位是?”还没等胡道问完,萧寒看着随后到来的几人问道。

    “这几位就是你未来要共同生活四年的舍友,听说你还没回来就一起和我出来找你胡道答道。

    “噢,这样啊,对不起麻烦大家了啊。”萧寒向众人抱歉道。

    “没事,都是兄弟。正好,咱几个都凑到一块了,叫上另一个宿舍那几个哥们咱一块出去撮顿去。”伟哥带着那浓重的东北口音说道。

    “走,出去吃饭了……”众人帮着萧寒把行李放到宿舍,叫上了另一个宿舍的人找了个餐馆大伙一块吃饭。

       “对了,我还不认识大家那。”萧寒说道。

     “来来,我来给你介绍,那个瘦高说话带东北口音的叫张伟。那个说话带点南方口音的叫司马君。那个看起来比较呆萌的叫明智。接下来依次是秦浩,阴辉这都你们一个宿舍的。剩下的贾思鸥,陈鑫,何家,赵志和我是一个宿舍的。”胡道一一的把大伙介绍给萧寒道。大伙也同萧寒打招呼。

     “大家好,我是萧寒,和胡道来自同一个地方,今天谢谢大家,让大家费心了,以后还请大家多多关照。”说完拿起杯子,就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好,来来,大家把自己的杯子拿起来,咱们班就咱十个男的,可算是十全十美男了,以后大家都是兄弟,来,干了这杯。”张伟说罢众人也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哈哈,来来都在满上,对了,萧寒,今天的到底是咋回事,给大家伙说说。”张伟说道。“嗯,今天我……”萧寒把自己今天遇到的事从到到尾的说了一遍。大家听后唏嘘不已,都感觉萧寒的经历很是新奇。

  正当大家讨论这件事的时候,胡道手机铃响了。“对不起啊。我出去接个电话去。”

  “没事,去吧。”大伙对胡道说道。

  “喂,是胡道吗? 萧寒你你俩到学校了吗?”电话传来了萧寒妈妈的声音。

  “噢,阿姨啊,萧寒啊,在那,等下啊,我给阿姨叫他,萧寒,萧寒你妈妈的电话。”说着胡道餐馆里喊就把萧寒给叫了出来。

  “喂,妈。”萧寒接过手机。“到学校了吗?给你打电话你的手机关机,把我和你爸可急死了。”妈妈关怀的问道。

  “到了,妈,没事,妈一切都挺顺利就是手机没电了,所以没给家里打电话,放心吧。”萧寒安慰道。

  “那就好,那没事妈就先挂了啊,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啊。”

  “嗯,爸妈也要照顾好自己,拜拜。”说完萧寒便把电话挂了。

  “行啊!长大了,以前在高中的时候一有事就找自己的爸爸妈妈说,现在可以啊!今天遇到的事居然没和阿姨说。”胡道调侃道。

  “切,谁都有个长大的时候,和他们说了他们又该担心了。对了,还有个事和你说下,今天在死的那个女孩旁边我看见有一个模糊的影子,你说会不会是…”萧寒有些疑惑的说道。 

  “别管闲事了,你忘了,咱俩出门的时候我师父大德道人说的,要咱俩安心读书,别管其他的事,这事咱就不管了。”

  “也是,好了,就这样吧,其实今天把我吓得够呛,走吧回去接着喝酒去,正好也压压惊。”

  “嗯,走。”说着二人便回到酒桌上和大家喝酒。

     菜过五味,酒过三巡,大家都喝的差不多了,便回到宿舍倒头就睡。夜已经佷深了,呼噜声磨牙声充斥着男生的宿舍楼,萧寒和大家在自己各自的床位上佷踏实的睡着,外面的皎洁的月光洒进了宿舍里面,一个模糊不清的人影静静站在萧寒的床铺前……

第五章 军训和第二次接触

 “嘟……”一声哨响打破了凌晨五点的寂静。

    “都快起来了,今天是开学的第一天,我给你们五分钟的时间,穿好好自己的衣服,马上到宿舍楼前面集合!快点!都起来了,快点!你们只有五分钟的时间,快点……”一位穿着军官服的人在楼道里喊道。

    “嗯?谁他吗的在楼道里喊啊!这他吗的才几点就叫人起床。”张伟边骂着边看手机道。

  “今天 就要开始军训了,肯定要比其他的学校的严格。好了,哥几个都快起来了,不然下去晚了还不知道会有啥事那。”阴辉已经穿好衣服向其他人喊道。

    “嗯?还要喝酒吗?不了,不了,我的酒量真的不行,别让我喝酒了……”明智揉着眼睛打着哈欠道。

    “说啥胡话那,快醒醒!要去集合了。喂!司马君,秦浩,萧寒,别睡了!快醒醒,集合了。都别睡了!!”张伟正在穿着自己的衣服叫道其他三人。

    “啊?要集合了啊,我还以为还要喝酒那。梦里伟哥正给我灌酒那,就听到有人在喊集合 ,那我得赶紧穿衣服了。”说着明智忙慌的找自己的衣服穿。

    “这小子,迷迷瞪瞪的,能长这么大也是不易啊。”秦浩看着明智穿着衣服笑着说道,而司马君一言不发的穿好了衣服。

    “萧寒?喂,萧寒醒醒了,要集合了。”阴辉看到萧寒还躺在床上说着就向萧寒的床位走了过去。在经过萧寒床头的位置时阴辉突然向前滑了一下,幸好眼疾手快抓住了床的护栏。

    “怎么了?阴辉?"萧寒被床的晃动弄醒了问道。

    “咋回事啊?阴辉,昨天的酒还没醒那。你可是第一个起来的,我还心说你小子的酒量可以啊,我这东北的起来还感觉头有点疼那。”张伟是萧寒的上铺,刚才经过全部看见了。

    “噢,没事,可能是昨天的酒没醒吧,脚滑了一下。快起来吧,萧寒,一会要集合的。”阴辉一边看着宿舍门口一边和萧寒说道。

    “你看啥那?阴辉,门上有啥东西吗?”萧寒穿着衣服问道阴辉。

    “没啥,你赶快穿衣服吧,我去看看胡道那几个哥们去。”正当阴辉要起身的时候,宿舍门就被敲响了。

  “咚咚”,“二黑子,伟哥,哥几个快点!”胡道在门外喊道。

  “好的,好的马上。”屋里的人边答应着边加快速度。

  “稍息,立正!嗯,不错,比我想象的要好。看来今年的新生素质还不错。嗯!那个自我介绍下,我叫严明,担任你们这次军训的总教官。这次军训正如我的名字一样,会非常的严厉。”刚才在楼道里穿着军官服的人说道。

  “呵呵,明明叫严明,还说严厉,这教官的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把。”话音还未落集合的队伍中就传出奚落教官的是声音。

  “谁在说话,出列!”严教官大声喊道。

  队伍中就站出一个人来。“好,很好,本来在队伍中窃窃私语是要罚你做200个蹲起的。但是鉴于你敢做敢当,那么就罚你做100个,还有我的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因为我是在偏远地区读的书,我的老师语文、数学、英语……所有学科都是他一个人教的。别以为你说话的声音小我就听不见。”严教官看着他得意的说道。

  “其他的人现在马上去操场跑五圈,五圈后还来这集合。你在这做完蹲起再去自己跑五圈,还有你们这群小孩大部分没有受到过这种强度训练,所以给们你四十分钟的时间跑完五圈,期间我会让其他教官看着你们,如果谁敢偷懒或者说话那么将会有非常严厉的惩罚。现在的时间是五点七分,五点四十七的时候在这里集合。好了,全体向左转,跑步走。”严教官的一声令下,队伍向着操场跑去。

     操场和在高中时候的一样,一圈一千米。“一二一……一二一……”大家按着教官喊的口号跑着。“好了,全体向右转,五圈已经跑完,现在跑着回到刚才集合地方。”说罢队伍又向刚才集合的地方跑去。

    “稍息,立正。”随着口令的下达,大家做出相应的动作。“嗯,很好,你们这批学生的素质确实不出,比我给出的时间提前了七分钟。你们可能不知道,在部队,当兵的跑五公里27 分钟为及格,21分钟是优秀。虽然你们只是比我给你们的提前了七分钟,但是对于你们而言已经不错了。一会解散后去吃饭洗漱,换上已经放在你们宿舍里的迷彩装,然后六点四十到各班集合,那里会有带领你们军训的教官。现在,解散。”队伍哄散开来。

    “呼呼累死我了,也不看看我这身肉,来伟哥,借兄弟个肩膀歇会。”秦浩喘着粗气和张伟说道。

    “去你的,就你那身肥肉,一座大山给你靠都能靠倒了。还有,你看看你,你那流的那是汗啊,都是油啊!”张伟看着秦浩嫌弃道。

    “是啊,秦浩你看看你流的那油,赶紧回宿舍洗洗吧。”司马君也说道。

    “对啊。”“走大家赶紧给秦浩洗油去了。”“走走洗油去了。”大家调侃着秦浩向宿舍走去。 

    “你们……你们这帮禽兽,等等我啊!”秦浩拖着那肥胖的身体喊着向大家追去。

    洗漱完吃完饭后,大家就来到了自己的班里。“人都到齐了吗?”讲台上严教官问道。

    “到齐了。”一个带着黄色眼睛框短发齐肩的女生回答道。

    “嗯,你叫什么名字?这次军训就当个代理班长吧,因为你们班男生太少了,女生较多。这样也好管理些。”严教官对女生说道。

    “我叫伊雯。”女生答道。

    “那个,我再介绍下自己,虽然班里的男生已经认识我了,但是女生们还不认识我。我叫严明,是这次的你们军训的教官。今天上午咱们的主要任务就是站军姿,现在去图书馆前面的广场集合。” 严教官其他的没说,雷厉风行的让班里的人去广场集合。

    广场上,已经集合了许多队伍。“好了,现在大家一米间隔,成体操队形站好。”严教官说道。

    “稍息,立正!大家记住了,站军姿的时候一定要保持不能动,干任何事情前要马上打报告。听明白了吗?”严教官大声的问道。

    “听明白了。”众人答道。

    大概过了五分钟,萧寒觉得有点痒,正准备打报告的时候,就看一个白色的影子飘到了自己身后。“扑通”一声,萧寒便坐到了 地上。

    “怎么回事?”严教官听到声音跑到了萧寒面前。

    “教官,我被一个白色影子给压到了。”萧寒回答道。

   “什么白色的影子,萧寒同学累了就打报告说,别找这种奇怪的理由。现在马上站起来。”严教官看着萧寒背后结果什么也没有。

    “不是,教官,我真的被一个白色影子压住了站不起来。”萧寒试着站起来。

    “什么?哪有白色的影子?你这同学编的什么蹩脚的理由,想偷懒的话用一个好点的,你这种的我还真是第一次见,现在马上起来!在不起来,全班陪你在原有的时间上多站半个小时!”严教官严厉的说道。

    “教官,我是真站不起来。” 萧寒努力的向往起站可就是站不起来。

    “好,那大家……” “等等。”就在严教官话音未落的时候,一个声音插了进来。

第六章 女鬼

胡道从队列中走出来:“等等!严教官这小子昨天晚上看恐怖片看多了,而且还喝了点酒可能出现幻觉了,对不起啊!”眼睛紧紧的盯着萧寒身后那白色影子。

  “胡道,谁允许你走出来了?报告你打了吗?回去!”严警官厉声喝责:“好啊!我之前说的都白说了吗?这虽然是军训,但是也是有纪律的非要我拿出军队那套来管理你们?!”严教官怫然不悦,黝黑的脸显得更加的黑了。

  “抱歉啊!严教官昨天宿舍的几个出去喝了点酒,回到宿舍又看了会恐怖片,这小子可能是还没缓过那。萧寒,还赶紧给严教官道歉?”胡道拍了一下萧寒的肩膀。

  “报告!是啊,教官,昨天我们几个男的在一喝酒来的,回到宿舍看了恐怖片折腾到十二点才睡。秦浩,昨天看的那个片子叫啥来的?”张伟向秦浩挤眉弄眼道。

  秦浩摸着自己的胸脯 :“对,昨天看那是欧美的,好像是叫《死神来了》啧啧,现在回想起来吓得我这小心脏哟。”

  “严教官,对不起,昨天喝了点酒,看了恐怖片。可能是酒劲又反了上来,眼睛花了。”萧寒努力想要站起来:“对不起,我现在感觉双脚还是有点发软。”

  “来,我来扶你。”胡道往起扶萧寒可是感觉重如泰山,眼睛死死的盯着那道白色影子。正当胡道要结手印的时候,突然感觉如释重负将萧寒扶了起来。

  “说了你的酒量不行,非要逞能。”胡道扶着萧寒:“还能坚持吗?用去医务室看看不?”

  “嗯,没事。严教官,实在对不起。是我没有遵守纪律,但是不要罚大家了,罚我自己一个人就好了。”萧寒说道。

  “你承认错误就好。”严教官缓声道:“年轻人嘛我理解,但是要适当。看你的样子还能坚持吗?不行,就按胡道同学说的去医务室看看。”

  “没事,我还能坚持,严教官接着军训吧。”萧寒摆开了胡道,站直了身子,疑惑的看着阴辉的右手。

  “好了,胡道归队!那咱们接着开始训练。从现在开始计算,大家接着站十分钟的军姿,有事情打报告!大家听明白了吗?!”

  “听明白了!”

  广场上,人声鼎沸,口令、口号响彻天际。队列横竖交替,蔚蓝的空中时不时的有直升飞机往来,青春的汗水滴落在广场的大理石上,随着时间点点的消逝已经到了中午。

  严教官看看手表:“好了,今天上午就到这里,下午两点直接到这里集合,解散。”

  “额,真累啊!”秦浩搭着张伟的肩:“伟哥,快,让朕借着你雄厚的肩膀歇会。萧寒今天你咋回事啊?”

  “去你大爷的,你还是先回去洗洗这身油吧。是啊,萧寒,哪来的白色影子啊,你是不是看见鬼了?”张伟挣脱秦浩油腻的手臂。

  “没事,可能真是昨天喝多了,看眼花了。”萧寒擦着汗:“一会赶紧回去洗一下,吃点饭好好睡个午觉就没事了。”

  “可是,我看见你确实挺难站起来的,胡道去扶你都感觉挺费劲的。”司马君看着萧寒说道。

  “噢,司马君你别看这小子不胖,但是全是实肉,不像这秦浩似的虚胖,和一只白白胖胖的仓鼠一样。”胡道接过话茬:“司马君,你小子是不是看上人家女班长了?上午一上午眼睛就没离开过她身上。”

  “切,老胡,你也别五十步笑百步,咱俩彼此彼此。”秦浩说道:“司马君,看你那品味,那个女班长要啥没啥的,还不如我的田甜那。”

  “呦,秦耗子,这么快就有目标了,要我说在等等。等军训完,才能择优而选,现在嘛,有的女孩子会被军训这玩意给埋没的。等她们都换上了自己的衣服再打扮一下,啧啧……”张伟一脸憧憬。

  “谁他吗的叫耗子?”秦浩佯怒道。

  “你啊,我觉得老胡说的不错,你瞅瞅你真的像个白耗子似的,老胡说你像仓鼠那都是给仓鼠丢脸了。”张伟搭上秦浩的肩膀:“估计你小学中学都是这个外号,所以以后就叫你耗子了,大家说对不对啊!”

  “对啊,对啊……”

  “老胡,都怨你。”秦浩一脸委屈:“吗的。本来想在大学换个外号的,哎,都怪我妈非要叫我秦浩,现在也只能与耗子为伍了。”

  “哈哈,没事,耗子。喏,你看看萧寒,二黑子这个外号也是从小叫到大的。”胡道用怪异的眼光看着萧寒:“耗子,你不觉得这小子长得就有点像狗吗?”

  “老胡,你这么一说哈,还真是有点像啊。”秦浩把张伟的手臂推开:“伟哥不是嫌我油吗?搭着我干啥?”

  张伟使劲的在秦浩的身上蹭:“当然是擦擦油了,最近你伟哥我没油水来你这抹点,回家放锅里当花生油的用。”

  “好了,都别闹了,其实今天萧寒的事确实……”阴辉刚要说话,胡道打断道:“阴辉,你小子是不是也看上人家女班长了?我可是看见你今天在人家没站稳的时候扶了一下。”

  “没有,我只是扶了一下,再说了司马君盯着人家看了一天我又不是没看见,还班长那个类型的也不是我喜欢的。我还是觉得伟哥说的对。”

  “是吧,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伟哥停止了对秦浩的动作点着头。

  “好了,咱还是赶紧回宿舍吧,看看这么多人,一会饭都没了。”萧寒说道。

  一行人,加快了脚步回到宿舍洗漱,又奔向食堂吃了午饭。

  饭后,萧寒觉得上午发生的事有点诡异便找胡道出来商量。

  “胡道,今天的事确实有点诡异啊。”萧寒扭头看着自己的身后:“那个白色的影子现在不见了,我怕是遇见了,鬼了。”

  “恩,二黑子,可能是,但是有一点挺奇怪的。一是那东西就是把你压了一下,没有对你进行任何实质的伤害。二是它为什么不见了?”胡道疑惑的看着萧寒的身后。

  “找你来就是说这个的。”萧寒继续说道:“你有没有感觉阴辉这个人有点奇怪,今天起床的时候我看见他先是滑了一脚然后又一直盯着宿舍的门看。”

  “嗯?是吗?”胡道答道。

  “嗯,其实关键的是,在你扶不起来我的时候,我看见阴辉右手结了一个手印,然后我就很轻松的站了起来。”萧寒仔细的想着。

  “什么?!”胡道惊讶道。

诡事异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诡事异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小说教授追妻:亲亲小猫咪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教授追妻:亲亲小猫咪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教授追妻:亲亲小猫咪第十五章赶猫咪上嫁大雨倾盆,两人浑身湿透的在雨里拉扯。霍晔宸连拖带拽,海小米身不由己,“霍晔宸你有病啊,我喜欢霍林,为什么就要跟嫁给你?白痴才嫁给你!”霍晔宸突然要跟她领证结婚叫海小米哭笑不得,他是吃错药了还是放弃治疗了。“你必须嫁。”霍晔宸冷着眼眸,似笑非笑的看着海小米,精致的笑脸因为慌张有些红,颇为迷人。他要定她了。“凭什么?为什么?”“凭什么?”霍晔宸嘴角似有若无的勾着,不怀好意的看着她,嚣张不羁,“就凭我很无

  • 小说爱情医治处方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爱情医治处方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爱情医治处方第15章这礼物,扎心了打开一看,是个精美小巧的翻盖牛皮盒。顾敏鹤打开盒盖,里面躺着一本约两厘米厚的小册子。然而小册子上画着一堆乱七八糟残缺不全的数字和字母,快翻完了,终于在四分之三的地方看到册子中间被挖了个洞,里面摆放着一对别致可爱的梅花形状的猫爪袖扣。翻来覆去研究了半天,顾敏鹤都没看明白。一旁的罗耀灵机一动,“Boss,我叫Linda进来看看?”顾敏鹤微微点头,眉头轻蹙,琥珀般的浅褐色眼眸没离开过小册子。Linda本来还提心吊胆

  • 小说爱过才知情重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爱过才知情重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爱过才知情重第15章得过且过“怎么了?”他伸手擦了擦她眼角的泪水,语气轻柔,生怕惊扰了她。“我醒过来,没有看到你。”她的声音哽咽,带着浓浓的不安:“我以为你又消失不见了!”“我只是出来处理一些事,哪里也不会去!”他在她脸上亲了一口。随即搂住她的纤细的腰肢,往卧室进去。重新躺在床上,她以更加亲密的姿势躺在他的身边,清澈明亮的眸子一眨不眨的看着他。他凑上前在她眼睛处轻柔落下一吻,柔声安慰:“快睡吧,我就在这里。”她却摇了摇头,炯炯有神的看着他,好奇

  • 小说总裁乖妻不要逃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总裁乖妻不要逃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总裁乖妻不要逃第15章亲生父母养父母没有自己的孩子,只有她一个养女,对她视如己出,这些年来悉心培养,需要的东西也从来没有少了她什么,她生活的很幸福。在飞机上的时候钟念初还在想,如果她一辈子都不知道这件事儿,是不是会好一点。可现在既然知道了,那就要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毕竟是给了她生命的两个人,纵使没有感情,好歹也见个面相认一下。对于自己的亲生父母到底是什么样的人,钟念初心底还是非常好奇的。她捏着养父母给她的地址,打了一辆车,告诉司机去这里。司

  • 小说天真小妻,请签字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天真小妻,请签字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天真小妻,请签字第15章冷血无情餐桌上,慕心涵闷头吃着饭,不去理会对面的男人,气氛过于的尴尬了,不过慕心涵也没有想着要调节气氛,叫她回来吃饭的这个男人都是一台制冷机了,难不成她还要制热不成吗?吃完饭就回到了房间,这一次慕心涵没有像昨天那样了,早早的洗好澡就上床睡觉了,昨天以为锁上门陆御撤就进不来了,现在知道无论如何他都有很多种方法可以进来,她还瞎折腾什么呢,这不是自己太作了吗。慕心涵靠在枕头上,看着学校论坛里面的帖子发展到如何了,现在都是

  • 小说青春遇你,忧思难忘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青春遇你,忧思难忘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青春遇你,忧思难忘第15章所以他死了是吗苏檀被推出来的时候意识是清醒的,正好经过叶思雨病房的时候听到这句话,他的眸子瞬间眯了起来。生不同床,死不同穴?这不是他一直期待的吗?可是为什么如今从叶思雨嘴里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他会觉得特别刺耳,特别难受呢?心里好像破了一个大洞,凉飕飕的。杨靖蓉看着苏檀眉头微皱的样子,低声问道:“怎么样?苏檀,你是不是哪里还疼?”苏檀摇了摇头,然后闭上了眼睛。叶思雨被正式拘捕了,不过因为她身体的关系,看守所还是给了她

  • 小说假如你吻我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假如你吻我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假如你吻我第15章你叫我来我就来了来接我们的估计是他的助理,很死板的一个男人,不苟言笑的,甚至连视线都没在我身上多停留。殷千城先去男人的车上等我,我在他车上换好了衣服才下去。刚才感觉自己被打的挺惨的,换衣服才发现也不过淤青了几处,压根就不需要去医院。我走到车窗面前说:“我不用去医院。”他看着我,整个人都慵懒的靠在车座上,骨头都像是被抽掉了,软踏踏的。“所以呢?”他问。“所……所以……”我嗫嚅了半天也说不出点所以然来。“上车。”他丢下一句,朝一边

  • 小说契约老婆365天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契约老婆365天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契约老婆365天第18章、跟老板讨价还价路念真静静地看着对面的男人,今天自己的相亲对象。黑黑的眼镜框,本分的眼睛,本分的鼻子,本分的嘴巴,总之,一张脸,清晰地写着本分二字。简直就是电视剧中,书呆子的标准形象。路念真暗暗给男人评价。“我妈妈喜欢贤淑温柔的女孩子,最好会花艺和厨艺,另外,我妈妈不太喜欢有梦游症的女人,她说那样的女人生下的小孩不健康。还有,我妈妈说让我找一个皮肤白一些的女孩子,就像你这样的……”路念真偷偷看了下手表。天哪,二十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