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轻笑天下终为泪13章(第十一章)

2017/11/4 8:40:44 来源:网络 [ ]
小说:轻笑天下终为泪
第十一章

一向温和有礼的人竟在一瞬间化身为冷血无情的人,后怕的望着倒下的那两具尸体,翔润森然的眼神看的让几人的后背泛起阵阵寒意。说明163shenghuo.com何曾见过三王爷这般杀人,出手的速度、下手得很绝无一不让几人胆寒心颤。

  都说当今皇上杀兄弑父,可如今看来这三王爷也是一个狠角色,骨子里流的血液也不见得比女帝温热到哪去。

  “本王不想杀人,可是若你们···”

  迅速伸手抓住一人的脖颈正想用力捏断一声大喝阻住了他。

  “住手!你如果杀了他下一个倒下的便是本宫。”惠妃在一群宫女的围拥下匆匆赶到这里。头戴金丝八宝玉步摇,绾着朝阳五凤珠挂拆,身上穿着金凤盘飞锦大衣,远远地凝视着他。“本宫不允许你在任性妄为下去!”

  前是生母后是犹如生母,翔润看着惠妃脖颈上的那把剑犹豫了,他心中明白惠妃说得对如果今天他去了婚宴必定会出手抢婚铸成大错,可是今儿成亲的是若水啊!是他心爱的女人啊!之前因为他的患得患失俩人错失了太多机会、太多感情,如今好不容易下定了决心,怎可能还会眼睁睁的看着她嫁与他人。轻笑天下终为泪13章(第十一章)

  经过三天前的夜晚他终于抑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情感,经过长时间压抑的情感就犹如出闸的洪水,一泻千里。任凭人力在怎么拦截也拦不住。

  握紧双拳,拦在面前的人突然齐齐倒下,他撩起衣袍跨国身前的尸体笔直的走向浓妆艳抹的惠妃。

  “今儿是孩儿最后的机会了,孩儿不想后悔一生。请母后让开。”决绝的神情跃然脸上,看的惠妃心中一窒。

  她握紧手中已然放松的剑柄,将剑刃靠向脖颈旁的动脉之上。轻笑天下终为泪13章(第十一章)

  “如果你今儿要是离开这宁寿宫半步,本宫就死在你面前。”

  前进的脚步停滞了下来,复杂的眼光在眼眶中流转。那眼神里包含了太多的情绪,痛苦、激动、伤心,更多的还是愤怒。只是一个眼神就让惠妃僵在了原地。

  她的儿子···竟然对她露出了愤怒的神情···

  复杂的眼神落在了她手中的剑,刀面折射出五彩缤纷的色彩宛如他此时的心情,五味杂陈。

  快步上前一掌握住了剑刃,逸显和逸楚同时从惠妃的身后飞跃出来擒住他的肩膀。

  “三哥!不可动手!”

  看了一眼擒住右臂的逸显。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三哥,你不可以去。她是一国之君,万万不可这样做啊!”

  “三哥,往常你都说我不知轻重,可今儿你怎么也不知轻重!你这一去会成为天下人的笑柄。”逸楚焦急的看着他。

  四人对峙良久,视线移向那摊血迹,刚硬的手臂忽然就软了下来,垂在身侧,腥红的鲜血顺着指尖滴落在地,绽开朵朵红莲,仰头望向蔚蓝的天空,几朵白云缓慢的飘散着,微风吹动着他的发丝,眼眶中是慢慢消逝的温情。

  “今儿是个好日子啊。”

  一只鸟儿跃进他的眼帘,它骄傲的挥动双翅翱翔在广阔的天空里,翅上的羽毛随着空气的流动而震动。有双自由的翅膀是奢望吗···

  浑厚的内劲将将俩人一震,后退了三大步。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三哥!”

  翔润垂下了头,转身满步蹒跚地想屋内走去。“来不及了···”

  轻音徘徊在偌大冷清的宁寿宫,似说给旁人听得更似是说给他自己听得。话音刚落宫外便传来了炮竹声。已是午时了,该是拜堂的时间了。

  “若水的生命一直都在你的操控中,你认为对她公平吗?或许···这世上本就没有公平。”

  逸显活动着手指,手臂弯曲在背后。眼底是惆怅的情愫。163生活网对于天罡北斗阵他也是最近才知道的,若不是上次在门外偷听到惠妃和他的谈话,只怕他到现在也不知道这个内幕。

  “公平?她杀了父皇和大哥就是公平?”逸楚提高了嗓门,“三哥,你别被她迷晕了头!这个女人蛇蝎心肠。”

  “那么她付出的生命找谁要?”

  “什么生命?”逸楚迷糊了。

  “三哥!”逸显赫然打断了他的话。逸楚的性子太毛躁,不能让他知道这些事情。

  翔润回身望着俩人,视线又调向他们身后的人。

  “今天开始我会做好三王爷,属于朝廷的三王爷,而惠妃的儿子···就当死了。”说完转身回屋,“萧丞相的女儿萧玲珑我会娶,将来的福晋位子我也会给她,但她永远也别想有我的孩子。”

  “咣当。”惠妃手中的剑骤然落地,脸上的浓妆艳抹也掩不住她的苍白脸色。她的儿子···她的儿子没了。从他平波无澜的神情她读出了她的儿子没了,那个对她笑、对她关心的儿子没了。茫然的站在原地,她现在竟不知站在这里还有何用,她的儿子。

  茫然若失的神情看在逸显的眼里,敛下心神向她拱手行礼,道:“微臣和逸楚先行告退。以后微臣和八弟不在参与朝廷政事,请两位太后自行珍重。”说完便拽着逸楚离开了宁寿宫。

  这皇宫就是个大泥潭,凡是踏足此地的人没有一个全身而退的。若水一个人能走到今日···这背后付出的代价真是令人触目惊心,三哥,我们欠若水的只怕是这一辈子都换不清了。

  若水单手支额,玩转着手中的奏章,低眉略过俯首跪地的大臣们。慑人的视线掠过每一个人的头顶,没一会众人的额头就布满了汗珠,冷汗直流,有的人已经拿出丝帕拭汗了。

  “这就是你们今日上呈的奏章?”眼神微眯,利刃的目光射向众人。这些个老狐狸,以为她大婚的几日就会对朝政有所倦怠吗?

  “愚蠢!”

  大手横扫,瞬间地上都是凌乱不堪的奏章,跪在地上的人开始瑟瑟发抖,侍候的宫人也是浑身一抖连忙跪了下来。

  “请皇上息怒。”

  “息怒?”反问的语气让大臣们更绷紧了心思。似笑非笑的脸宛如一个深潭,吞噬着他们的心肺。“吏部长大人?”

  人群里一个人影赶紧爬到案下,颤抖的身子连带说话的嗓音都带着颤音。

  “臣···臣在。”

  “抬起头来。”

  颤抖的人慢慢抬首,惊恐的看着女帝手中的奏章和银锭。若水斜睨,满是意味的眼神让他的开始发颤。“知道朕为什么叫你吗?”

  “臣···臣不知。”

  “不知?”反问的语气充满了危险的气息。“那朕就告诉你!”声音陡然拔尖,让下面人的心脏骤然抽搐。

  横臂一甩,一本奏章狠狠地砸在了他的官帽上。“你自己看看吧。”

  他手忙脚乱的捡起奏章,越看额角的汗珠越多,看完之后整个人无力的瘫痪在地,手中的奏章早已掉落在地。

  “杀害忠良,与抢匪联合抢劫官银,多次出入烟花之地,贿赂官员。张大人,您这个官当得可比朕这个皇帝可精彩多了啊!”

  “皇上···”

  身子匍匐在案前。“你好像是朕在城外殿试选的官员吧?”

  “是。”

  支起身躯,睫毛轻轻颤动。“既然如此那你就更该知道朕的规矩了。”单手支额,闭目养神,纤指敲动。“那朕今儿就开一次杀戒,人都说大喜之日不宜见红,可朕认为红色为锦上添花。”突地睁开双目,心狠辣意瞬间展现。“来人,拖出去杖毙。你放心,你的家人也会在不久的将来跟你团聚,你不会走的太寂寞。”

  “皇上饶命啊!微臣犯的错与妻小无关啊,请皇上高抬贵手!”

  “皇上饶命啊!皇上~!说着那人就开始磕头,不一会额角便渗出点点血迹。

  听到硬物碰撞地面清脆的声音,柳眉微蹙,食指并拢靠在薄唇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别大吵大嚷的,吓坏了其它大臣怎么办。朕还指望这些大臣帮朕治理江山呢。”

  唇角勾起,在唇畔的那仙女之姿魅惑着男人们的心。话锋一转,冰血的词语自她唇中飘出,为那娇柔的媚态又增添了狠辣。

  “还不拖下去!别忘了堵上这张嘴,朕不想再听见鬼哭狼嚎的声音。”

  很快人就被殿堂侍卫架住拖出了殿外,娇媚的眼光徘徊在跪满一地的人群,忽然叹了口气。

  “朕也不想动杀念,可是没办法,刚出头的钉子要磨平,斩草要除根。小顺子,拿朕的腰牌去张大人的府上,无论长幼全部就地正法,不允许有任何一个遗漏,明白了吗?”

  “奴才明白。”双手接过金制的腰牌,甩动拂尘,阔步走出大殿。伸手招来几名侍卫便向目的地出发。

  真是可怜了张大人5岁的孩子啊!

  大殿内一片寂静,呼吸声此起彼伏,谁也不敢轻易出声。生怕这个女人下一个对付的便是自己,连自己一手提拔的人都能狠下杀意,更何况是旁人?顿时大殿内人人自危,紧张的气氛弥漫在空中,平日里与张大人来往甚密的官员们个个脸色发青,埋首于地。

  “朕今日只是给你们提个醒,以后该怎么做想必你们心中有数了吧,其实朕也不想动粗,可是呢偏偏有人自不量力,要跟朕对着来。”说着眼神飘向了位于百官之首的丞相萧华。

  萧华面如常色的迎视,面上毫无畏惧之意。

  若水抿唇一笑。“张大人的事情就到此为止。素日里张大人赠与格纹大人的银两朕以为国库才是它们的栖身之所,丞相,你说朕说的对吗?”

轻笑天下终为泪》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轻笑天下终为泪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看淡人生情无悔9章(第9章 又一次打击)

    原标题:看淡人生情无悔9章(第9章又一次打击)书名:看淡人生情无悔第9章又一次打击沈相宜精心打扮了一番。这三年来,贺少琛从没带她出去过,很多时候,她都是一个人待在家,像只永不疲倦的飞娥一样,默默的守着他。也正是因为如此,沈相宜才觉得忐忑又紧张。而到达珠宝店后,沈相宜才知道贺少琛带她来这儿的原因。沈相宜想,她永远都无法忘记那种从天堂坠到地狱的冰凉。“倾倾的生日快到了,你和她是姐妹,最知道她会喜欢什么珠宝,挑一个她最喜欢的,不用管价格,天价都买下来。”贺少琛搂着许瑶,语气冰冷的命令她道。沈相宜觉得自

  • 隐婚蜜爱,老公大人晚上见9章(第9章 走投无路)

    原标题:隐婚蜜爱,老公大人晚上见9章(第9章走投无路)小说名称:隐婚蜜爱,老公大人晚上见第9章走投无路苏清婉推开一拥而上的同事们,只敷衍几句就离开了喧嚷的人群,她想起自己可怜的孩子,心情跌入谷底,根本无心更无力去应付八卦的众人。同事们看着她有些踉跄孤寂的背影,面面相觑。“清婉她……怎么了?”“不知道啊……”苏清婉无暇顾及众人的诧异,她勉力支持着自己沉重的身体,只想找个地方,好好整理自己复杂难言的心绪。她扶着墙壁,漫无目的地向前方走去,她无法忘却那天,那些道貌岸然的畜生对她,对她未出世的孩子所做的

  • 你是我的执迷不悟9章(第009章 他的温柔与残忍)

    原标题:你是我的执迷不悟9章(第009章他的温柔与残忍)小说:你是我的执迷不悟第009章他的温柔与残忍我的心居然就奇异般的安稳了下来。“大家都是朋友,何必撕破脸面你说是吧。”白发男子终于有了回应,他挥挥手,他的手下将枪收起。“这女人怎么玩不是玩,我就当送给顾少了。”他走到我身边,将绑在转盘上的我用力一转,我立马感受到了一种天地都在旋转的晕眩。我索性闭上眼睛,那种像是处在深渊中,不能自己的惶恐。耳边是呼呼的风声,可是我却一喜能辨别那熟悉的沉稳有力的步伐,正在慢慢的向着我走来。转盘一顿,晃了晃,就此

  • 疼妻入骨:腹黑总裁深深宠9章(第9章 陆少祁给的温暖)

    原标题:疼妻入骨:腹黑总裁深深宠9章(第9章陆少祁给的温暖)小说书名:疼妻入骨:腹黑总裁深深宠第9章陆少祁给的温暖每天早上七点钟,她就要准时起床给陆少成擦身按摩,他睡觉都的时候自己还要在一旁扇扇子或按摩头部,紧接着是做早餐和干家务,陆家的佣人被下了命令一个都不许帮她,这样忙忙碌碌到晚上后,还要在陆少成以及那些轻佻女人讥讽的笑意中铺床叠被,然后才能去睡觉。如果光是身体劳累也就算了,最要命的是陆夫人和陆少成那无时无刻无处不在的谩骂和羞辱。“我这是真丝衣服,你的眼睛长到狗身上去了么?!”“摆着一张哭丧

  • 上位9章(第9章 漫长的夜晚)

    原标题:上位9章(第9章漫长的夜晚)小说书名:上位第9章漫长的夜晚王建才抬手看了看手边,拿起了桌上的电话。“喂,钟站长啊,你好你好!我,王建才。你好你好!吃过早饭了吧,嗯,对对,他来了。不好意思麻烦你了,到了你的手下,可要给我好好锻炼锻炼他啊,今后他听不听话就看你的了!哈哈哈,好,一会儿我让小吴送他过去。唉,这边忙,上午八点半有个会,不然我就自己送他过去了!好,再见!”王建才挂了电话,看着朱大云说:“你个臭小子,到了辅导站可得跟着钟站长好好干啊,再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你就等着被开除吧!一会儿让司

  • 漂亮女领导9章(第9章 你要干什么)

    原标题:漂亮女领导9章(第9章你要干什么)小说名称:漂亮女领导第9章你要干什么看上去她确实是一个很温柔的女人,并没有刚才从宝马走出来的那种强势。她的脚步有些摇晃,在这个大半夜的我想着既然送到这里了也不在乎把她送到家,常言道,送佛送到西,毕竟她在这个时候也并不那么的行动自如。我快速上前把她扶好,她给了我一个很浅的微笑,我在想她刚才喃喃自语的那句话应该是让我扶她上去。她的身体依然的柔软,这一路上的她都借力于我的身体上,这个女人有一种让人无法抵抗的美丽与气质。直到在那栋写着a1的小洋楼停下来的时候,她

  • 村色佳人9章(第九章 心乱如麻秦玉莲)

    原标题:村色佳人9章(第九章心乱如麻秦玉莲)书名:村色佳人第九章心乱如麻秦玉莲我连忙跑回秦玉莲的身旁,告诉了秦玉莲小护士出去了的事情。秦玉莲的脸色一下子就苦了起来,说那就先等等吧。但是。等了差不多十多分钟也没有等回来了小护士周萍,而秦玉莲的脸色已经别扭到了极致。我见状,不由一阵古怪的笑意。秦玉莲见了,狠狠的横了我一眼。骂我小没良心的,我大呼冤枉。“姐,要不我陪你去吧?”“你瞎说什么呢?”秦玉莲脸腾腾的就红了起来。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我苦笑:“姐,诊所里面有马桶,我背对着帮你拿点滴,还不行吗?要不

  • 乡衣9章(第009章去王姐家睡)

    原标题:乡衣9章(第009章去王姐家睡)小说书名:乡衣第009章去王姐家睡只是闻一闻,刘旭就有些受不了了,所以他就将之套在了作案工具上,随后就开始快速撸着。由于太兴奋,刘旭五分钟后就缴械了,还弄得玉嫂的内裤上都是白色液体。怕玉嫂察觉,刘旭就急忙洗了下,随后就丢到台子上,接着就继续洗澡。洗完澡后,刘旭就去房间穿衣服,再之后就接过玉嫂递来的电吹风。这夏天雨都是有一阵没一阵的,所以见又出了太阳的玉嫂就将湿哒哒的被子拿出去晒,但她知道就算晒到日落,被子也不可能干,所以刘旭晚上睡哪儿还真让她为难。这会儿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