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轻笑天下终为泪13章(第十一章)

2017/11/4 8:40:44 来源:网络 [ ]
小说:轻笑天下终为泪
第十一章

一向温和有礼的人竟在一瞬间化身为冷血无情的人,后怕的望着倒下的那两具尸体,翔润森然的眼神看的让几人的后背泛起阵阵寒意。推荐163shenghuo.com何曾见过三王爷这般杀人,出手的速度、下手得很绝无一不让几人胆寒心颤。

  都说当今皇上杀兄弑父,可如今看来这三王爷也是一个狠角色,骨子里流的血液也不见得比女帝温热到哪去。

  “本王不想杀人,可是若你们···”

  迅速伸手抓住一人的脖颈正想用力捏断一声大喝阻住了他。

  “住手!你如果杀了他下一个倒下的便是本宫。”惠妃在一群宫女的围拥下匆匆赶到这里。头戴金丝八宝玉步摇,绾着朝阳五凤珠挂拆,身上穿着金凤盘飞锦大衣,远远地凝视着他。“本宫不允许你在任性妄为下去!”

  前是生母后是犹如生母,翔润看着惠妃脖颈上的那把剑犹豫了,他心中明白惠妃说得对如果今天他去了婚宴必定会出手抢婚铸成大错,可是今儿成亲的是若水啊!是他心爱的女人啊!之前因为他的患得患失俩人错失了太多机会、太多感情,如今好不容易下定了决心,怎可能还会眼睁睁的看着她嫁与他人。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

  经过三天前的夜晚他终于抑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情感,经过长时间压抑的情感就犹如出闸的洪水,一泻千里。任凭人力在怎么拦截也拦不住。

  握紧双拳,拦在面前的人突然齐齐倒下,他撩起衣袍跨国身前的尸体笔直的走向浓妆艳抹的惠妃。

  “今儿是孩儿最后的机会了,孩儿不想后悔一生。请母后让开。”决绝的神情跃然脸上,看的惠妃心中一窒。

  她握紧手中已然放松的剑柄,将剑刃靠向脖颈旁的动脉之上。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

  “如果你今儿要是离开这宁寿宫半步,本宫就死在你面前。”

  前进的脚步停滞了下来,复杂的眼光在眼眶中流转。那眼神里包含了太多的情绪,痛苦、激动、伤心,更多的还是愤怒。只是一个眼神就让惠妃僵在了原地。

  她的儿子···竟然对她露出了愤怒的神情···

  复杂的眼神落在了她手中的剑,刀面折射出五彩缤纷的色彩宛如他此时的心情,五味杂陈。

  快步上前一掌握住了剑刃,逸显和逸楚同时从惠妃的身后飞跃出来擒住他的肩膀。

  “三哥!不可动手!”

  看了一眼擒住右臂的逸显。版权163shenghuo.com“三哥,你不可以去。她是一国之君,万万不可这样做啊!”

  “三哥,往常你都说我不知轻重,可今儿你怎么也不知轻重!你这一去会成为天下人的笑柄。”逸楚焦急的看着他。

  四人对峙良久,视线移向那摊血迹,刚硬的手臂忽然就软了下来,垂在身侧,腥红的鲜血顺着指尖滴落在地,绽开朵朵红莲,仰头望向蔚蓝的天空,几朵白云缓慢的飘散着,微风吹动着他的发丝,眼眶中是慢慢消逝的温情。

  “今儿是个好日子啊。”

  一只鸟儿跃进他的眼帘,它骄傲的挥动双翅翱翔在广阔的天空里,翅上的羽毛随着空气的流动而震动。有双自由的翅膀是奢望吗···

  浑厚的内劲将将俩人一震,后退了三大步。版权163shenghuo.com“三哥!”

  翔润垂下了头,转身满步蹒跚地想屋内走去。“来不及了···”

  轻音徘徊在偌大冷清的宁寿宫,似说给旁人听得更似是说给他自己听得。话音刚落宫外便传来了炮竹声。已是午时了,该是拜堂的时间了。

  “若水的生命一直都在你的操控中,你认为对她公平吗?或许···这世上本就没有公平。”

  逸显活动着手指,手臂弯曲在背后。眼底是惆怅的情愫。推荐163shenghuo.com对于天罡北斗阵他也是最近才知道的,若不是上次在门外偷听到惠妃和他的谈话,只怕他到现在也不知道这个内幕。

  “公平?她杀了父皇和大哥就是公平?”逸楚提高了嗓门,“三哥,你别被她迷晕了头!这个女人蛇蝎心肠。”

  “那么她付出的生命找谁要?”

  “什么生命?”逸楚迷糊了。

  “三哥!”逸显赫然打断了他的话。逸楚的性子太毛躁,不能让他知道这些事情。

  翔润回身望着俩人,视线又调向他们身后的人。

  “今天开始我会做好三王爷,属于朝廷的三王爷,而惠妃的儿子···就当死了。”说完转身回屋,“萧丞相的女儿萧玲珑我会娶,将来的福晋位子我也会给她,但她永远也别想有我的孩子。”

  “咣当。”惠妃手中的剑骤然落地,脸上的浓妆艳抹也掩不住她的苍白脸色。她的儿子···她的儿子没了。从他平波无澜的神情她读出了她的儿子没了,那个对她笑、对她关心的儿子没了。茫然的站在原地,她现在竟不知站在这里还有何用,她的儿子。

  茫然若失的神情看在逸显的眼里,敛下心神向她拱手行礼,道:“微臣和逸楚先行告退。以后微臣和八弟不在参与朝廷政事,请两位太后自行珍重。”说完便拽着逸楚离开了宁寿宫。

  这皇宫就是个大泥潭,凡是踏足此地的人没有一个全身而退的。若水一个人能走到今日···这背后付出的代价真是令人触目惊心,三哥,我们欠若水的只怕是这一辈子都换不清了。

  若水单手支额,玩转着手中的奏章,低眉略过俯首跪地的大臣们。慑人的视线掠过每一个人的头顶,没一会众人的额头就布满了汗珠,冷汗直流,有的人已经拿出丝帕拭汗了。

  “这就是你们今日上呈的奏章?”眼神微眯,利刃的目光射向众人。这些个老狐狸,以为她大婚的几日就会对朝政有所倦怠吗?

  “愚蠢!”

  大手横扫,瞬间地上都是凌乱不堪的奏章,跪在地上的人开始瑟瑟发抖,侍候的宫人也是浑身一抖连忙跪了下来。

  “请皇上息怒。”

  “息怒?”反问的语气让大臣们更绷紧了心思。似笑非笑的脸宛如一个深潭,吞噬着他们的心肺。“吏部长大人?”

  人群里一个人影赶紧爬到案下,颤抖的身子连带说话的嗓音都带着颤音。

  “臣···臣在。”

  “抬起头来。”

  颤抖的人慢慢抬首,惊恐的看着女帝手中的奏章和银锭。若水斜睨,满是意味的眼神让他的开始发颤。“知道朕为什么叫你吗?”

  “臣···臣不知。”

  “不知?”反问的语气充满了危险的气息。“那朕就告诉你!”声音陡然拔尖,让下面人的心脏骤然抽搐。

  横臂一甩,一本奏章狠狠地砸在了他的官帽上。“你自己看看吧。”

  他手忙脚乱的捡起奏章,越看额角的汗珠越多,看完之后整个人无力的瘫痪在地,手中的奏章早已掉落在地。

  “杀害忠良,与抢匪联合抢劫官银,多次出入烟花之地,贿赂官员。张大人,您这个官当得可比朕这个皇帝可精彩多了啊!”

  “皇上···”

  身子匍匐在案前。“你好像是朕在城外殿试选的官员吧?”

  “是。”

  支起身躯,睫毛轻轻颤动。“既然如此那你就更该知道朕的规矩了。”单手支额,闭目养神,纤指敲动。“那朕今儿就开一次杀戒,人都说大喜之日不宜见红,可朕认为红色为锦上添花。”突地睁开双目,心狠辣意瞬间展现。“来人,拖出去杖毙。你放心,你的家人也会在不久的将来跟你团聚,你不会走的太寂寞。”

  “皇上饶命啊!微臣犯的错与妻小无关啊,请皇上高抬贵手!”

  “皇上饶命啊!皇上~!说着那人就开始磕头,不一会额角便渗出点点血迹。

  听到硬物碰撞地面清脆的声音,柳眉微蹙,食指并拢靠在薄唇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别大吵大嚷的,吓坏了其它大臣怎么办。朕还指望这些大臣帮朕治理江山呢。”

  唇角勾起,在唇畔的那仙女之姿魅惑着男人们的心。话锋一转,冰血的词语自她唇中飘出,为那娇柔的媚态又增添了狠辣。

  “还不拖下去!别忘了堵上这张嘴,朕不想再听见鬼哭狼嚎的声音。”

  很快人就被殿堂侍卫架住拖出了殿外,娇媚的眼光徘徊在跪满一地的人群,忽然叹了口气。

  “朕也不想动杀念,可是没办法,刚出头的钉子要磨平,斩草要除根。小顺子,拿朕的腰牌去张大人的府上,无论长幼全部就地正法,不允许有任何一个遗漏,明白了吗?”

  “奴才明白。”双手接过金制的腰牌,甩动拂尘,阔步走出大殿。伸手招来几名侍卫便向目的地出发。

  真是可怜了张大人5岁的孩子啊!

  大殿内一片寂静,呼吸声此起彼伏,谁也不敢轻易出声。生怕这个女人下一个对付的便是自己,连自己一手提拔的人都能狠下杀意,更何况是旁人?顿时大殿内人人自危,紧张的气氛弥漫在空中,平日里与张大人来往甚密的官员们个个脸色发青,埋首于地。

  “朕今日只是给你们提个醒,以后该怎么做想必你们心中有数了吧,其实朕也不想动粗,可是呢偏偏有人自不量力,要跟朕对着来。”说着眼神飘向了位于百官之首的丞相萧华。

  萧华面如常色的迎视,面上毫无畏惧之意。

  若水抿唇一笑。“张大人的事情就到此为止。素日里张大人赠与格纹大人的银两朕以为国库才是它们的栖身之所,丞相,你说朕说的对吗?”

轻笑天下终为泪》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轻笑天下终为泪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贵州锦屏:摆古欢庆“六月六”

    7月18日,锦屏县彦洞乡瑶白村村民在吹芦笙迎接宾客。当日是农历六月初六,贵州省锦屏县彦洞乡瑶白村村民身着盛装,汇聚于寨中的戏楼前,摆起长桌盛宴,举办摆古活动,欢庆“六月六”。摆古是一种反映该地区侗族迁徙历史的口头文学,是融歌、舞、戏、演说等表演艺术于一体的民俗盛会。7月18日,锦屏县彦洞乡瑶白村村民身着盛装前往寨中戏楼摆古。7月18日,锦屏县彦洞乡瑶白村村民身着盛装前往寨中戏楼摆古。7月18日,锦屏县彦洞乡瑶白村村民向远道而来的客人献上拦门酒。7月18日,锦屏县彦洞乡瑶白村村民敲锣打鼓欢庆“六月

  • 《肇论疏(陈)——又肇法师答刘隐士书》疏引(六)

    原文第三重。請詰下。遣言表理。有三師。一反釋。亦是非相對也。智之生也極於相內者。智生於相。相生於封。有相智生其中也。法本無相聖智何知者。異於世知秤無知也。世秤無知者。異於木石秤為知也。二。且無知下。就智體遣知無知。無知生於知。知無故無知亦無也。無有知也謂之非有。無無知也謂之非無。此句所遣知無知。即非有非無也。所以虗不失照照不失虗。此句明忘懷也。泊爾永寂下。體非閡礙。故不能使生有無也。此中明義。上十釋九難義無異途。故安法師波若略云。夫波若之為經也。文句累疊。義理重複。或難同而答異。或殊問而報同。難

  • 少年版《红楼梦》电影、电视及舞台剧小演员海选拉开序幕

    据【美联社讯】由好莱坞电影学院及世界青少年文联主办的少年版《红楼梦》昨日召开海选新闻发布会。活动目的是为了培养青少年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热爱,在海外传承和传播中国传统文化,为青少年提供学习中国戏曲、舞蹈、歌唱、和舞台、电影表演艺术的机会,美国阳光教育学院、美国好莱坞电影学院和世界青少年文学艺术联合会将联合主办《少年红楼梦》舞台剧、电影的小演员海选培训活动。本次少年版《红楼梦》形体指导老师迪拉热上台讲话。她说到,我是阳光学院的舞蹈老师是本次的活动的形体指导与编舞,我希望通过本次少年红楼梦歌舞剧让我们在

  • 金庸笔下美丽接地气的西域少女 非香香公主却是她

    在中国古典诗词中,有很多诸如,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这样的诗句,给后世的读者,带来很多关于边塞的风光,以及对于西域异族的遐想。大约如此,这些美丽的诗句,也影响了武侠小说作者,让他们不吝笔墨去描写西域。在侠骨柔情的世界里,不但有侠肝义胆,而且还有动人爱情,这就需要美丽的女主,哪怕是异族少女。金庸先生就是这方面的高手,在他的处女作中,就有过香香公主和霍青桐两位美女的描述,其中香香的美,让乾隆皇帝为之迷乱,美丽可想而知。事实上,在金庸的另一部作品白马啸西风中,还有一位美丽的哈萨克少女的描写,当然她没

  • 二十五史阅读笔记之汉书 |册封刘濞终导致七国之乱

    刘濞作为高帝刘邦哥哥刘仲的儿子,又能够带兵打仗,因此得到了高帝的赏识,后来被封为吴王。但是刘濞是不甘居人下之人,如高帝所言,有造反之气色,因此,高帝对刘濞的册封,就为日后的“七国之乱”埋下了祸根。刘濞造反,在客观条件上也具有优势。吴国有出产铜的矿山,铜是古代铸币之物,有了铜矿就有了铸造国家货币的原材料,而刘濞又是一个不安分之人,于是就招募天下亡命之徒偷偷铸钱,并在东边煮海水为盐。钱为国家货币,盐为国家专营,加之不向朝廷纳税,刘濞这些举动已经表明他的反叛之举拉开了序幕。刘濞造反的导火线是什么呢?太

  • 二十五史阅读笔记之汉书 |受到几代皇帝赏识的刘交

    刘交作为刘邦同父异母的小弟,追随刘邦打下了汉朝的江山,因此得到了刘邦的信任和赏识,到了“与卢绾时常侍奉皇上,出入卧室内,转达国家机要大事”的程度,可见刘邦对刘交是何等信任。刘交一向以阅读精通《诗经》而著称,如书中所言:元王喜欢《诗经》,诸子都读《诗经》。申公最初对《诗经》作注解,名为《鲁诗》。元王也跟着替《诗经》作注解,名为《元王诗》。作为一位诸侯王,能对一部书的阅读达到这种地步,实属不易。刘交还有一个特点就是礼遇臣下,书中提到一件事儿:元王尊敬并礼遇申公等,穆生不爱好喝酒,元王每次摆酒设宴,常

  • 道家姓名---十二守护神兽之(鳯冠鷄)

    酉十二守护神兽之中的“鳯冠鷄”与十二地支中的“酉”金相融合,“酉”金為寺鍾,居于西方正位,“寺”乃西方佛界聖地,佛家最高统领之人释迦摩尼所居之所。“酉”是天干“庚、辛”的底蕴根基,五行屬金,故將“酉”金歸類於寺鐘。“酉”的位置接近近“戍、亥”之地,“戍、亥”立於西北天門,當寺鍾敲之際,則響徹天門。根据五术经典“山医命卜相”的记载,古人在總結命理經驗時,凡是出生在“酉”年的人,时辰在天门初开之前的“寅”时,或者大运流年有“寅”木出现,謂之“鍾鳴山谷”,應聲響亮,人生遭逢大的机遇,不但有贵人提携,而

  • 《局面》王志安纽约专访“神秘人”自曝行踪是无谓冒险

    在自媒体的版面上看到《局面》出镜记者王志安,专程赴美国深入采访周立波事件,在对当事人之一唐爽进行专访后,接到“神秘人”电话约访,应约前往指定地点,并在自媒体上实时报道个人行踪,诸如“自由女神像正面10米”、“911纪念碑下”等。如此这般,是出于对“单刀赴会”之安全的考虑,还是故意为之以吸引自媒体读者及“吃瓜群众”的关注?不得而知,也令人费解。唐爽在纽约接受《局面》专访笔者作为做过多年媒体工作,并在美国洛杉矶中文媒体当过记者、编辑算是资深媒体人,对“王局”这种自曝行踪的冒险做法不以为然。笔者当年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