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假如爱情有来世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1/7 12:55:56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假如爱情有来世

003狼狗

“请北王恕罪。阅读http://www.163shenghuo.com/

只可惜小七温和平静的声音不仅没能打动北君默的心,反而更让他恼火。

“恕罪?你以为本王是那些个心慈手软之人吗?你既然有胆欺骗本王,那就得承受这后果……”如同恶魔一般的的语气让这极宽敞的喜房瞬间变得阴寒。

小七知道依北王在外的名声,他绝对不会如此轻易的放过他,求饶无效那就自动求罚吧,希望这样能让灾本王心情好一些:“请北王责罚。”

“责罚?”北君默听到小七的话突然哈哈一笑,面前这个女子的确聪明,而这份聪明他欣赏,率性的撩起衣袍北君默优雅的坐在刚刚小七一直坐的位置上,高高在上的看着跪在那里的小七。

“不错同,是个实时务的奴才,既然你主动求罚那本王就成全你。”无情的眼眸透着嗜血冰冷,小七转过看向北君默时就看到他嘴角那一抹嗜血的笑容,心一惊连忙低头,今日怕是不能轻易逃身了。

“来人呀”威严的声音响起,门外两个侍卫装扮的人立马走了进来,恭敬的向北君默行礼:“王爷”

北君默不带任何感情的看了地上的小七一眼,无情的下着命令:“把这女子的嫁衣给本王剥了,然后给她一把匕首把她和前日捉来的那只野狗一同关进柴房。版权163shenghuo.com

饶是再怎么冷静自持的小七这下也惊了,慌忙的抬头看像那正笑着打量她的北王,眼里有着浓浓的悲伤与恐惧,不要这样对我……

只可惜这悲伤与恐惧感动不了北君默,看着一脸吓坏的的小七他的嘴角有着戏谑的笑:“别怪本王没给你机会,给你一把匕首防身端看你与那野狗谁能活着出来了,如果是那野狗活着,那么你也别怪本王狠心,如果是你活了下来那本王也不屑杀你。”

看着小七一副惊吓下的样子,北君默甚是满足有胆欺骗他就得承受他的怒火,他北君默从来不是什么好人、君子,别说是个弱女子了就是个小孩敢对他出手他亦也不会放过。

再次求饶?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小七知,她的求饶并不会换来北王的宽容,惊吓过后她便明白自己的处进了。众容的起身不待侍卫们动手,自己主动脱下了那大红的嫁衣,她卑微弱小但却有着她的骄傲,而在脱嫁衣时小七忽然明白了,这个男人怕是看到她一身嫁衣跪在地上很是生气吧,认为她配不上这嫁衣吧。

一想到这个可能,小七骨子的执拗让她想做了个大胆的动伤,那就是将这嫁衣肆意的丢在地上,她要让北君默明白是,她小七不是不配而是不屑。可是想了一想小七又收回了那正准备丢出嫁衣的手,现在的小七根本不敢再惹怒他北君默,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还是规矩一些吧……

看着那样从容自若脱下嫁衣、放下嫁衣的小七,北君默有那么一刻觉得自己万分狼狈,好似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小孩子的游戏对她构不成任何的威胁,气恼于小七的镇定北君默再次催促:“你们还愣着干吗?没听到本王的命令吗?还不快动手。”

北君默嫌恶的挥手,他讨厌看到这个一身白色中衣明明应该狼狈万可却偏偏坦然处之的女子,他要看得是她一脸惊吓、满脸泪水苦苦求饶的样子,这样才能让他感觉折磨到了敌人。说明163shenghuo.com

两个侍卫一听立马动手将小七押了起来,其实他们刚刚真的是吓到了,王爷不是娶明珠公主的吗?怎么突然又要置这明珠公主于死地呢?

不过不得不感慨一下这明珠公主不愧为是皇家公主呀,这气度这风华真是让人折服,这要是换着一般的女子,哦不即使是个大男人在面对他们王爷的怒火时也会吓的三魂没了七魄。

相想到这里两份个侍卫眼带同情的看向小七,唉,这样一个女子怎么好好得就惹怒了王爷呢?要知道王爷说的那只野狗可是凶猛的狼狗,这样一个娇嫡嫡的公主和那狼狗关在起怕是只有死路一条了。

小七很配合侍卫的动作任侍卫扣着她的双手,在在侍卫的带领下没有丝毫的挣扎就这么一步步朝那死亡之地走去。

原本还以为从冷宫出来她能得到一丝自由和生存的空间的,原来这一切都是奢望呢,娘亲,对不起,看样子小七没法完成您的心愿了。

小七也想好好活下的可是真的很难呀!不过,娘亲你放心不论前面有多难小七都不会放弃,会努力的活下去,因为小七不仅只是小七一个人的还是娘的小七。

小七一路从新房走向柴房,短短的一条路却引来无数人的侧目,但小七却是丝毫不在意,对于众人的眼神全部无神,她有在意的资格吗?

北王府很大走了大约一刻钟的样子,小七才听到前面那破旧的小屋传来狗叫声,而这声音让小七明白那小屋里关的狗约对是一条饿狗,而她将是这饿狗的食物……

“公主,请。”左边那个黑黑瘦瘦的侍卫递了一把短刀给小七,同时投来一个同情的眼神。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小七清然的一笑,从容不迫的接过那匕首,同时轻轻点头对那侍卫说道:“谢谢。”

这一声谢让两个侍卫同时抬头看像她,这个什么明珠公主的不会是疯了吧,这个时候还能笑着道谢,不过这些他们也不着了,无论他们多么同情面前这个女子,他们都不能做什么……

小七才不管这两个侍卫如何想的,将匕首在手上掂了掂量,然后扫了一眼周围那些个不知发生什么事却围着看热闹的人群,既无悲亦无苦的转身就朝那关着野狗的小木屋走去。娘亲,保佑小七……

“公主您请放心,那狗有条长链子锁着他只能在屋内走动。”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在她往内走时那递给她匕首的侍卫悄悄在她耳边说了这么一句,轻音不大只够小七能听到。

小七微微点头一笑多看了那人一眼,她很高兴这个时候还有这么一个人给她帮助。这一刻她又有了勇气面对任何的危险,深吸了一口气小七在众人期待亦不解的眼光下,从容的走进来那木房。刚一踏入那木门就在她身上关上了,这一刻她没有回头因为她面前正有一只双眼闪着绿光的狼狗盯着她。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

呃,这链子还真是够长的呀,长到她只能贴在门上一动也不有动,而她只要往前走一步就必葬身在这畜牲的口中,贴着木板小七看着眼前这不停的留着口水把她当成一顿美食的狼狗,眼里第一次升起杀意。小七闭上眼在心中默念着:娘亲,请保佑女儿,不然女儿就无法完成你的遗愿得提前去陪您了。

再次睁开眼,小七已经将心中的恐惧了压了下去,看着这野狗脑子非快的转着,她得快快想法子不然那野狗的力气那么大,恐怕不要几下就能挣开这束着的它铁链了。

看着那不这个的嚎叫的野外,小七心中很快就有了主意,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将手中的匕首拿了下起对着自己的左臂……

“碍…”小七痛叫了一声,原来她既然用这匕首把自己自己左手臂上的肉给狠狠的割下了一块,左手臂上的整块肉被小七给削了下来,小七强忍着痛用完好的右手将这块肉给取了直来,血不停的往外流,这血腥味的刺激让那野狗加快的跳起来的动作……

而小七等的就是这一刻,她明白这狼狗饿了这般久怕是看到肉就会向前扑,然后忘了她这个活生生的人。她自认不是什么善良之人也不是什么娇嫡嫡的弱女子,为了活下去她必须自救……

04活着

忍着挖心般的疼,小七将那块刚刚从自己手臂上割下来的肉放到左手上,不过疼痛强制抬刚自己受伤的左手而右手则紧紧握着那把匕首,她在审势着哪个角度胜算最大……

就在那野狗忍不住拼尽全力往前一跃准备吞下小七时,小七冷静的将手中的肉放在左手边一百三十五度的方向。那野狗一看到有肉果然不管小七径直改变方向朝那肉的位置扑去,可就在它跳起来扑向小七手中的肉时它的死穴也爆露在小七的面胶了。电光火石间,那野狗堪堪咬住了小七左手上的肉而小七右手上的匕首也狠狠的刺向那狼狗的颈项,一刀将野狗的颈子割掉,小七的手在颤抖但却没有丝毫的手软,一手软死的就是她了……

畜牲就是畜牲,即使自己遭到了致命的攻击第一反应也不是躲避和反攻,反倒是将嘴里的食物吃尽,也正是因为如此小七才有了第二次机会,小七用力将匕首拔出再次狠狠的往狼狗的脖子处划去……

也许是那匕首太锋利,也许是小七太用力,这一下那野狗睁着那幽绿的眼睛不甘的往后倒下,但嘴里的肉也没有松开。假如爱情有来世小说txt全文阅读

看着倒了下去的狼狗,一直绷紧着神经的小七才松了一口气,此时她才发现自己刚刚有多么的害怕,而手上的伤有多么的疼、身上的衣服又有多么的脏。那一身的血她已分不出是那只狗的还是她的,泪想要从眼眶里留出小七却倔强的仰起头让它们全部流回眼眶,她活下来了,她应该高兴她不哭……

半响后小七才恢复了过来,转身拍着门板:“开门,开门,那野狗死了。”

而在这完这话后她整个人就趴在了门板了再也无法动弹了,失血过多、精神紧绷的她这一终于是放松了……

木门被幽幽打开,随着门扉慢慢开启,众人也看到刚刚那一身白色中衣的女子此时一身是红的朝门外的方向摔了下去。幸好一旁的护卫眼明手快,伸手拉住了小七一把,但正是这一拉让小七那原本就血流不止的左手再次受到重伤。

“碍…”原本昏过去的小七又被痛醒了,痛苦的叫了一声,可却又再次的陷入了昏迷之中,这一战耗尽的不是仅是体力还是精神。

看到小七左边衣服上的血以及那不停的从左手滴下来的血,两个护卫明白了这公主左手受伤了,于是乎站在右边的那护卫连忙接了过去扶住了小七,就这么一小小的举动却让小七舒展了眉头。

“快去,禀报王爷看现在要如何处理。”其实对于眼前的状况大家都是有些不知所措的,因为他们一至认为在这小木房里,死的必定是这个公主殿下,即使这个公主殿下不死那么也是伤痕累累经一番苦战后才能出来的,可不晓才不过一个转身的功夫这公主就出来了,虽然也是一身的血但却和伤痕累累挂不上。

刚刚拉着小七左手的那护卫飞快的穿过围观的人群,向北王的书房跑去。

而周围围观的人亦在那指指点点,无不谈论着小七的事,有人联想力丰富的想着,这个陌生的女子不会是王爷今天娶的那个明珠公主吧?

这一个假设得到了大多数人的认可,因为王爷为了娶那个明珠公主可是把府上的姬妾都遣散了,府里已没有别的女子,这个陌生的女子不是公主?然不成是宫女?可这女子眉眼间的傲气,又不像是一个宫女会有的,还有身上那丝制的中衣也不是宫女能穿的。

“不是吧,王爷不是很想娶这个天下第一美人吗?”

“就是呀,王爷不是说这天下只有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倾城绝色的明珠公主配得上他吗?为啥才刚娶来,就显些把公主置于死地呀。”

“这你们就不懂了吧,王爷才不会真的想让公主死呢,不过是给公主一个下马威,让她日后在府上记着自己不在是东方王朝的公主,而是北王府的王妃了。”

“是吗?但这样,会不会太冒险了点呀,这万一一个不小心把公主那张脸给毁了怎么办呀,或者公主残废了呢?到时候要如何像皇上交待呀。”

“你们看,你们看,传说中明珠公主不是美貌绝伦吗?可她好像不像是美貌绝伦的呀。”

“是呀,看上去也没有皇室的尊贵之气呀,而且王爷也没在这身边,就派两个普通护卫来了,难道……”

有人接口了:“不会是假的吧,不会这个是冒牌货吧。”

“肯定是个冒牌货了,要不是冒牌的以王爷的为人怎么可能会如此苛待一个弱女子呢。”

此人话一出众人哑口无言了,眼光同时刷刷的看向刚刚说话的男子,王爷的为人?唉,还有比他们更了解王爷的为人的吗,以王爷的为人对个弱女子如此有啥好了不起的。

“新来的吧。”

那刚刚说话的人木然的点了点头,他们怎么知道他是新来的呀,这王府仆人这般多难道他们都认识?

“难怪的。”众人移开视线不在理那个呆头呆脑的小子继续看着戏。

而满身怒气离开新房来到书房的北君默在王府谋士林熙源分析下,已稍稍平复了心情,必境他不是个儿女情长之人,之所以要娶明珠公主不过是因为她的身份与才貌罢了。

他的情绪已从那个假王妃中万利了过来,但刚刚听到这护卫的话却让他的情绪再次波动,什么?那个女子居然活了下来,而且如此短的时间内就解决了那只狗,要杀那条狗可是连个大男人也不一定办得到。

“有人帮忙?”冷若冰霜的眼神看像跪在那里的侍卫。

侍卫吓了一跳战战兢兢的回着:“回王爷的话,当时众多的奴仆在外观看,属下以性命保证无人帮助。”

北君默略一思考便动侍卫吩咐:“安置到厢房,请大夫诊治。”

既然没死那就留着慢慢调教吧,虽说现在的怒气已经平复许多但被人欺骗的事实依就存在。既然身边有个玩具供他消气那他就毫不客气,闲时逗弄一番也是不错的,如果能将那个女子脸上的冷静打破想必更是有意思的。

“是。”侍卫连忙离开。

“熙源,代本王看看那个代嫁的女子伤势如何。”其实这话是要去查清小七是如何在如此短时间内杀死那凶恶的狼狗活下来的。

“属下遵命。”林熙源快速起身转身离去,他也很想知道那个女子如何逃生的,还有依王爷的形容那个女子的胆色似乎不错值得好好的探究一番。

05坚忍

林熙源来到厢房时大夫才刚刚坐下,所以他看到的还是那个未曾未收拾过一身是血的小七。

“大夫,请……”林熙源仔细打量了一下,这女子看不出哪里受了伤为何一身是血。

老大夫上前搭着小七的脉搏,而随着时间越久这老大夫脸上神色越发的凝重,半响收回搭着小七脉搏的手,凝重说着:“这位姑娘失血过多身体极弱,想必之前遇到过什么事情让她精神绷紧极度不安。”

“请大夫先为她清理伤口止血吧。”其实林熙源是想知道这女子的伤在哪里。

老大夫皱眉仔细打量一番小七身上的血迹,这个女子貌似左手臂那边血色较新,而且也没有凝固难道伤在那里?不管了先赌一把吧。

“请林公子安排个丫鬟替这个女子翻个身吧,那伤该是在左手臂上。”其实他是想让个丫鬟进来检查一下伤是不是在那里,小七的衣服完好的没有丝毫的破损身上又到处是血,一时间还真不好下决定。

“好。”

不一会儿一个身着碧绿色的布衣的小丫鬟就走了进来,在林熙源的吩咐下小心的挪着小七的身体,但即使再小心小七那张清秀的脸也痛到皱眉。小七这样子这让老大夫与林熙源都在想这女子到底伤的多重,如此深度晕迷下依早会觉得疼.

在老大夫的指引下小丫鬟轻轻的抛起小七左手边的衣服。“碍…”不知见了什么小丫鬟吓的大叫一声然后跌坐在地,林熙源立马上前,大夫也赶紧上前同时看到……

天呀,难怪那个小丫鬟吓成那个样子,这即使是个男子突然看到这样的伤品也会吓到罢,这伤口实在上让人心疼。

在老大夫与林熙源的面前是一血肉模糊、深到见骨的大伤口,这伤口他们很轻易的就看出来这是自己用刀割下的,左手臂整块肉被连皮一声剥了下来。

林熙源忍着欲叫出来的声音,颤抖的对老大夫说。“快,快清理,止血。”

在林熙源的提醒下老大夫才回神,慌忙的拿起一旁的药箱手竟有些颤抖。天呀!造孽呀!这是谁对这样一个姑娘下如此重的手呀,好好的一只手臂只剩森森白骨了,这日后即使长好了怕也是会留下极丑的疤痕呀。

老大夫没敢先清洗因为这伤口血流得太快了,再不止住这血只怕这女子救不了,老大夫直接就将整瓶金创药倒在这伤口上。先给给这伤口止血待止往血后再慢慢清洗。

当金创药与小七的伤口碰触的那一刹那,林熙源看到小七的额头上不停的冒着冷汗直,眼角亦有丝丝的泪水顺着脸颊滑落,第一次林熙源心痛了、觉得北君默的手段太过残忍。

当小七的伤口处理好,林熙源回到书房向北君默汇报时,已没了在小七床前的不满,只不过脸色稍稍凝重了几分,林熙源还没有说话北君默就先问道:“怎么了,死了?”

“回王爷的话,那个女子并没有死只不过受了伤。”

“哦,是吗?那熙源你可查清她是如何杀死那狼狗的。”比起小七的生死他更关心这个。

北君默的话让林熙源的脑海里再次闪过那个女子手臂上那血肉相连的伤,眼底有着一丝怜惜但却有更多的赞赏。

“王爷,那女子以自身之肉为饵,诱那狼狗再借机杀之。”短短一句话却道出了小七的聪慧与坚忍。

林熙源的话引起来北君默的好奇:“以自身之肉为饵,有意思,怎么个为饵法?”

“那个女子用刀割下自己左手臂整块肉诱狼狗进食。”那该是多大的决心呀!在那种情况她居然能想到,不仅能想到她还下得了手,那有多痛呢?切肤之痛想必就是如此吧,给他一把刀,必他也下不了这个手。

“如此胆识、如此狠心饶是男子也比不上,皇后会让她代嫁想必也是有原因的吧。”北君默的脑子里永远不会有儿女私情,他想到的就是家国天下……

林熙源不语,对于小七他不要要如何评价,那样的女子大多数男子都会欣赏,即使不欣赏亦不会为难。但这大多数男子中不包括他们家王爷,王爷遇到这样的人遇到那般的女子怕是只会想着如此将这人的坚忍毁了、灭了。

“既然皇后知晓本王无聊,送上一个如此有趣的玩具那本王也就不好辜负皇后的一片用心了。”

笑的嗜血、笑的残忍,这笑也让林熙源只能在心底默默为小祈祷,希望她要么一如既往的命大要么早早的死了好,免得活着受罪。

“吩咐下去好生给本王照料着,千万别把人弄死了,要是死了就让所有人照顾她的陪葬。”好久都没有遇到能引发他噬血渴望的人。

“王爷,难道不觉得这个女子可能是被逼的。”唉,林熙源也不知为何,只是觉得那样的一个女子如果折损掉了实在一种损失,所以忍不住为她求情。

“那又如何,一个女子而已本王何需在意。”北君默的语气有些不满。

“可……”

“熙源,守好你的本份。”

假如爱情有来世》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假如爱情有来世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爱你,是个错误的开始15章(第15章 不认识)

    原标题:爱你,是个错误的开始15章(第15章不认识)小说名:爱你,是个错误的开始第15章不认识“是你么?”她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床边的男人,不知道他的名字,看不见他的长相,唯一有印象的就是他宽阔的大手,和低沉嘶哑的声音。“谢谢你救了我。”再次听到秦世欢道谢,杨笙心中满是苦涩,面露讽刺,如果开车撞上的人不是他,如果秦世欢没有失明,她还能如此坦然地对他说出这三个字么?答案不言而喻。病房里一度诡异地沉默着,秦世欢手指在被子里惴惴不安地打着转,无法用眼神与人交流是一件令人很痛苦的事情,更何况她已经两年没有

  • 借你心尖缓缓归15章(第15章 妈妈)

    原标题:借你心尖缓缓归15章(第15章妈妈)小说书名:借你心尖缓缓归第15章妈妈我看着放在沙发上的报纸,报纸上面那两个熟悉的面孔徒然放大在我的眼前,我的心都被揪起来。我支撑着虚弱地身体,缓缓地爬起来,由于很多天没有进食,身子弱的仿佛能被风吹翻。我咬着牙,努力让自己站起来,飘飘地,一步一步地走向那张报纸。从病床到沙发短短的一截路,我感觉自己仿佛走了一个世纪那么长,满脑子都是对蒋宸和薛敏的恨意。若不是这恨意,也许我都不能支撑着自己走到沙发。我颓然地坠倒在沙发上,虚弱的身体让我不得不喘气来缓解疲劳。我

  • 至死不渝只爱你15章(第15章 取悦我)

    原标题:至死不渝只爱你15章(第15章取悦我)书名:至死不渝只爱你第15章取悦我当薄宁川看到地上蜷缩成一团,不断发抖的女孩子,很快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顿时目眦yu裂。“都给我滚!”薄宁川朝后面一起寻找的兄弟吼了一句,然后脱下自己的外套,蹲在女孩子旁边,想要替她披上。但是安以若对他的触碰非常抵触,似乎还沉浸在那场噩梦里,身子避开他的手,嘴里不停说着,“走开,你不要碰我,求求你,放开我。”薄宁川看着这样的安以若,心里懊悔又自责,要不是自己非要来这个酒吧庆祝,就会被人算计。要不是自己给安以若打电话,

  • 求你别爱我15章(第15章 洛水跳楼了)

    原标题:求你别爱我15章(第15章洛水跳楼了)小说书名:求你别爱我第15章洛水跳楼了季夜寒盯着双眼泛白的洛水,那张毫无血色的脸上居然带着释然的笑意!不,不能让她死,她还得留着给幕晨晨移植眼角膜!紧扣的大手松开,洛水的身体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样掉落在地上,狼狈的趴着,脸朝下贴在医院的地板上,一股强烈的消毒水的味道扑鼻而来!空气突然钻进胸腔,她剧烈的咳嗽起来!“你连死的资格都没有!”季夜寒甩了甩手,抽出手巾擦了擦手指,仿佛碰了洛水的手指沾染了什么脏东西一样,扔了之后,他转身准备离开。“留着你给晨晨移

  • 爱如夏花般璀璨15章(第15章 亲生女儿)

    原标题:爱如夏花般璀璨15章(第15章亲生女儿)小说名字:爱如夏花般璀璨第15章亲生女儿余母脸上带着喜悦牵着余薇走进了珠宝店,四人对视。余母见到余歆檬的时候,愣在了原地。看着消瘦,剪着短发的余歆檬,她张了张口,却始终没有说出什么来。余薇见到余歆檬的时候,眼底划过一丝狠厉,很快就被她纯真的眸子掩盖了过去。她一脸愧疚的走了过去,牵起余歆檬的手:“姐姐,对不起。煜皓不该那么冲动,让你在牢里呆了三年!”“姐姐?你在叫谁?”余歆檬不动声色的把手抽回来,后退一步,眼底写满了疏离。“姐姐,对不起。对了,我马上

  • 许你凉薄不曾来15章(第15章 猩红现实)

    原标题:许你凉薄不曾来15章(第15章猩红现实)小说名:许你凉薄不曾来第15章猩红现实很快,薄煜辰额头上开始滴落着热汗,精壮的胸膛上像是蒙了一层晶莹的水雾,在白皙灯光的照耀下极其性感……可沐许凉却是越想越害怕,闷红着脸,将痛哭出声转换成默默哭泣……因为每一次的反抗与尖叫,换来的都是肉体上无情的惩罚。不知道过了多久,薄煜辰终于从沐许凉的身上翻身下来,双手捏着她的头发,讥笑着问道:“怎么?满意吗?不满意再来!”极大的羞辱感涌上脑中,让沐许凉心中的愤恨再也忍不住的倾泻出来。她双臂护胸,用力推开身上的男

  • 莫非爱情不透光15章(第15章 谁签的字?)

    原标题:莫非爱情不透光15章(第15章谁签的字?)小说书名:莫非爱情不透光第15章谁签的字?陈皓将莫小言的尸体安置好后,重新回到了医院。看到颓废坐在椅子上的宁霖川,二话不说,上去揪起他一拳砸了上去。刚好,宁霖川现在一肚子的怒火,他也没有地方发泄!就这样,两个人在医院扭打了起来,你一拳我一脚,每一个动作都格外的凶狠。他们两个从小一块长大,从未向对方动过手,而就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就为了莫小言动了两次手。“宁霖川,你让我鄙视你。当初我就不应该把小言交给你,现在呢?你怎么对她的?到死,都是死无全尸!”陈

  • 相思一场终成空15章(第15章 赶人)

    原标题:相思一场终成空15章(第15章赶人)小说:相思一场终成空第15章赶人看到那张柔弱熟悉的脸之后,脸上有一闪而过的失落,他沉声问:“你怎么会在这儿?”说罢转身,又重新坐回床上,心里走神的想着,他刚刚是在想什么?宁韵之看到他对自己视而不见的样子,手里端着白粥,咬了咬唇走到床边,轻声开口。“昨天,我一直在你家楼下等你,后来就看见尹泽扶着你回来了,看你醉成那个样子,我就留下照顾你……”“照顾我?一夜?”顾未辞的表情立即变的不太好看,这个尹泽怎么想的?居然放宁韵之进别墅照顾他一夜?“未辞,你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