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假如爱情有来世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2017/11/7 12:59:07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假如爱情有来世

11琴宵

第二天,即使再累,也不得不起来,因为,门外那两个婆子又来了,这次,递给她另一套粗布黑衣便转身离去。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捧着粗布黑衣,小七苦笑,这北王还真是爱上了粗布黑衣不成,昨天一套,今天又一套,明日想必也是一样的吧。

唉,女仆生涯不是梦呀,小七强打精神,换好衣服,便准备出门,而出门时,她又遇到了林熙源,或者说,林熙源在她门口等她。

她一出门,林熙源便递给她一个纸包的东西。“拿着,偷得闲,便吃一个,免得饿坏自己。”

经过昨夜,小七也不矫情,伸手就接了过来。两个粗馒头,不是什么好东西,但却很经饱,正适合她吃。

“谢谢。原文163shenghuo.com”昨天的一切,还有今天的一切,谢谢,如果不是他,她今日怕是起不来了。

林熙源只是笑了笑,什么也没有说,便转身离去了。

看着林熙源离去的背影,小七比刚刚多了一份朝气,小七,看到没,你不是一个人哦,在天上,有温柔的娘,在这里,有善良的熙源,无论前面有什么,都不可以打败你的。

接下来的日子,无论北君默如何羞辱,如何给她难堪,她都毫不在意的受着,不被打倒,亦不反驳,只如此残喘的活着。

觉得委屈,觉得难堪时,就想一想,娘那温柔的怀抱,和每晚给她送饭送菜的林熙源,因关他们,她觉得自己是无敌女超人,北君默打不倒她,亦没法折损她的骄傲与尊严,因为那些,她都毫不在意,不在意,一点也不在意。

日子就这么不咸不淡的过了三个月,其实除了最初一个月,后面北君默已没那么多心思放在她身上了,只是天天让她跟着,偶尔让她难堪一下,其他的倒还好。

如果日子就这么一直不咸不淡的过下去,小七倒觉得还好,如此下来,那个北君默早晚会对她失了兴趣,这样的话,她应该还有得到自由的可能,可这一切,都因为那个男子到来而打碎。假如爱情有来世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琴宵,琴庄庄主,北君默为数不多的好友之一。

那一天,如同以往,北君默小小的折辱了一小七一番后,便去书房批阅公文,而小七也如同以往一般,研着磨,当柱子一般的站着。

就在小七数着手指等着时间流逝的那一刻,一道白光,如同极地之光般闪入了小七的眼睛内,等她回神看来,只看见一个一身白衣,温文尔雅,潇洒倜傥的男子,迈着优雅的步子走进书房。

那一刻小七看呆了,这世间,竟然,竟然有这般美丽的男子,那一身白衣,那一纸折扇,那一抹笑容,真真是风华绝代,这男子,一举一动,一笑一颦竟是那样的诱惑人。

小七不自觉得随着他的走动的方向而移动着眼眸,这男子真真是天生的焦点,天生的女子杀手。

北君默本已是俊美无比,贵气十足,让女子倾心不已,但站在这男子身边,却有着几分失色,这白衣男子的美,是那种如同天使般温柔的,是如同春日般让人欢喜的。

“小七,没看到客人来了吗,还不奉茶”琴宵的魅力他是知晓的,但对于小七看他看到失神还是让他还不满的,在他眼里,小七是他的所有物,他是小七的主人,小七眼中应该只能有他一个。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是”小七回神,收起眼光,一边暗怪自己,太没用了,居然被男色迷了双眼。

对于北君默的怒意,白衣男子也就是琴宵,毫不在意,痞痞一笑,优雅入座。

“我说,君默,你怎么还是这么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你就不能有点人气吗。”

“有事?”

“没事就不能来找你吗?”语气有些无辜,好似北君默说出不能,就是欺负人一般。

“哼”

小七奉上茶,然后退下,嘴角有丝笑意,因为她刚刚听到这个风华满天的男子孩子气的话。

“咦,你什么时候开始用侍女了”

“前不久……”

“哦,对了,嫂夫人呢?把你那天下第一美女的王妃介绍着给本公子认识一下如何,让公子看看,是本公子美,还是那天下第一美人美。”没有一丝矫情,也没有那种臭美的姿态,这叫琴宵的男子说的坦然。假如爱情有来世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你故意的吗?”琴庄庄主会连点消息都没收到。

“不就逗你玩玩吗,何必当真。”拿起一旁的茶喝了起来,不就是没娶到吗,有什么关系,第一美女,有什么了不起的呀,他还是东方王朝第一美男子呢。

“你这侍女不错哦,泡的茶很好喝。”他知道的还很多呢,比如,这个代嫁过来的小姑娘,这个比男子更心狠更冷静的小姑娘,不错,眉眼的坚强让人喜欢。

琴宵那肆无忌惮打量的眼神让北君默有些不满。“本王的脚有些疼,还不过来给本王捏捏。假如爱情有来世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是”又来了,才平静几天呀,小七走上前,半跪在北君默的面前,轻轻的给他的小腿捏了起来。

“君默,女子是用来疼的,不是像你这样欺负的。”虽嘴上说着心疼,但那眼眸却有着那种小孩子看到玩具时闪亮的光茫,而小七无意的一个抬头,便捕捉到了这一闪而逝的亮光,心有那一刻的不舒服,原来,这如同天人一般的男子,也是视人命如草芥的,想来也是的,能和北王交得上朋友的人能善良的到哪里去呢,原来,她也会被人的外表给欺骗了。

“是呀,只可惜,她是本王的婢女,而不是琴庄主你的,本王可不是一个怜香惜玉之人。”说完,伸出右腿,踢在小七的身上。

毫无防备的小七,因着北君默的力道而往后滚了几圈,直到靠到门板,才停了下来,抚着有些泛疼的胸口,小七暗叹,怕是内伤了,而且这伤恐怕不轻,好不容易,左手的伤好了,这下又有新伤,她还真是天生的伤员命,只可惜没有养伤的命。

“王爷恕罪。”这就是做侍女的悲哀,此时,她能做的不是反击也不是去疗伤,而是求饶。至此,她已不敢说自己还有骄傲与尊严了,她现在有的只是隐藏在最深处的那一丝不服气而已了。

“滚。”

12赌注

蹒跚的走到自己的小屋里,她从不奢望有人能帮她一把,在这王府,除了林熙源,没有人会帮助她,也没有人敢帮助她。

忍着痛,打来热水,一个人关上房门,拧着热毛巾自己行敷在那受伤的地方,同时也不忘揉一揉,好把那淤血揉散,很痛,但却没有她的心痛。

而书房里,小七走后,两个男子依就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君默,我说你这是何苦呢,想报仇,如此折磨仇人有什么意思呢,伤的不过是身罢了。”拿起茶,再喝了一口茶,君默家的茶叶真是不错,极品呀。

“那你说,要怎么才能有意思呢。”

“攻人攻心,折磨人当然也是攻心为上了,这样倔傲的女子,当然是把她的倔傲毁了。”优雅的笑,温和的眸子,却说着如此冷血的话。

北君默有时候都感慨了,琴宵,明明比他还冷血,可为什么,他还能有一双如此清明的双眸呢,难道是因为他的冷血在骨子里,或者说他的冷血是不见血的原因。

“你不认为我正在做吗?”

看北君默的称呼中,就能明白他与琴宵的关系了,他在琴宵面前从不称本王。

琴宵摇了摇头。“不,不,不,你那种太低级了,要伤也只是伤了表面,这种伤,只要过了这期间就能恢复了,要伤,就得伤得她一生都恢复不了。”

难怪君默的冷血之名传满东方的,唉,这法子也太直接了,折磨人的最高境界便是折磨人心,这样才能做到伤人于无形,而且也才能保持温雅的君子形象。

“一生都恢复不了,你有好法子。”摧毁那个女子的坚强,好像很值得人期待。女子本就该柔弱的等人保护,坚强,不需要,那是男人才需要的。

琴宵神秘一笑。“君默,我们来打个赌如何?”

“可以,赌注,你家那个战龙名剑。”无论打什么赌,他都必胜。

“你连赌什么都不知道,就开口定赌注吗?”

“无论赌什么,我都必胜。”

“是吗,好吧,既然君默你如此有自信,宵也不多说什么了,行,赌注,我家那把战龙名剑了,你赢了,剑 便是你的,但如果你输了……”

“我不会输。”

“我不是说了如果吗,如果你输了,我要你那把上邪的古琴。”那把琴,他可是想了很久的,那么一把好琴,放在这粗人手中真真是浪费呀。

“好,一言为定。”战龙那把剑,他可是想要很久了,不论拿什么,琴宵都不肯换,如果能赢来那战龙,定能让他的功力再添上三分以上。

“那,接下来,我们谈谈赌什么吧。”

“赌什么?”

“赌,三个月内,你让那女子爱上你。”哈哈哈哈,上当了,上当了,君默你上当了吧,以你这段时间的作为,想让那女子爱上你,想必是不可能的吧。

“爱上我?我还以为,你要赌,我让那女子的坚强破碎呢。”北君默勾起一抹笑,三个月吗?让一个女子爱上他有何难,即使那个女子是小七。

“一样,她爱上你了,就注定心碎,坚强不在了。”啪的一声,打开折扇,笑的好不狐狸。

“真不明白,那些人怎么会被你的外表所骗,觉得你是个善良单纯的二世祖。”北君默拿起茶杯喝了一口,然后摇了摇头,这样一个男子,奸诈无比,心机深沉,为达目的不折手段,怎么会是个单纯好欺的二世祖。

“这说明,本公子为人太成功了,知道不……”才不像你这个暴力男,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也不在意一下别人的看法,对了,他是北王不用在意别人的评价,可自己不一样呀,自己不过是个小小琴庄庄主,怎么能不低调做人呢。

北君默懒得再理这个自恋狂。“三个月后,准备好战龙,我亲自去龋”

“君默,做人不要太自信,过份的自信就是狂妄了,你还是准备好上邪吧,本公子三个月后,也亲自来取,如何?”据他刚刚的观察,这女子可不是什么随便哄哄就会傻傻交心的笨女子,君默,想得这女子的心怕是不易哦,哈哈,也就是因为不易他才会赌的不是吗?

“是吗?那三个月后,我们走着瞧,看鹿死谁死。”如果连个女子都搞不定,他北君默还要不要混了。

……

坐在房间里,小心的敷着伤品的小七不知,接下来的三个月,她将活在梦幻的世界里,而这梦幻的世界却不是她的终点,而是另一个起罢了。

13诧异

琴宵如同来时一般没有任何预兆的突然的又走了,如果不是小七在书房见到他,还真不知道王府来过这号人物。

第二天起来,虽然那被北君默踢到的地方还是很疼,但小七却顾不得那么多了,如同以往的一般起身前往北君默的房间,开始一整天的侍女工作。

原本以为今天的北君默心情也会好不到哪里去的,哪知道今日平常的紧。不,也不平常,因为小七突然觉得这房间的气氛万分的诡异。

比如眼前这个冷漠无比、冷血冷情的北王居然会用关心的眼神看着她,这让她万分不安,他又想做什么?

这段时间她做的还不够吗?她已经很努力的装出一副小媳妇的样子了,已经很努力的摆出一付奴颜媚主的样子了,还不能让这男人相信她放下了骄傲放下了尊严了吗?

是的,这些时间小七在隐忍,这一切小七都是装的,装出一副奴才相、装出一副失了骄傲的样子,因为从林熙源若有似无的提醒中,她知道了北王如此待她是因为她的骄傲、她的倔强让北君默讨厌。

既然知道了原因那就对症下药好了,北君默觉得她放不下她的倔强与骄傲,却不知为了安稳的活下去,她能做到可不只这些,隐忍她比任何一个男子都做的好。

小七摇了摇头不在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现在还不是她能放松的时候,现在她必须打起精神来,应付眼前这怪怪的北王最重要。

要知道她现在的工作是北王的侍女,既然是侍女她就得学会做个合格的侍女,不然她所谓的隐忍便会成为镜中月水中花。

“王爷,请用膳。”她自认今天表现的比以往都好,北君默应该没有借口再刁难她了吧,而且除了昨日这北王发了一通脾气踢了他一脚,这段时间好似都还可以呢,没有做什么所谓折损她尊严的事了。

“恩,小七你还没吃吧,一起用吧。”说完不等小七拒绝便对门外叫着:“来人呀,添一副碗筷。”

这什么局势?小七有点摸不着北了,北君默他不会昨天遇到鬼了撞邪了吧。

在小七发愣期间仆人已添上碗筷退了出去,而北君默看着还在发愣的小七,突然觉得这个女子平时精明的紧,但也有可爱的时候.

“还愣着干吗,快吃呀,要本王等你不成.。”此时的北君默居然有些宠溺的对小七说着,这更让小七莫名其妙了,这人真撞邪了呀。

但不管如何,子都吱了好几声了,她再不配合就不是一个合格的侍女了,主子要她干吗就得干吗,这才是侍女该做的不是吗?既然主子要她同桌吃饭,那她也就不必客气,坐下来拿着碗筷毫不客气的吃了起来。

她都快三个月没吃早餐了,每天都是上午或者下午找借口出恭,然后找个地方啃着冷馒头的,今天突然吃到热食,小七觉得身体都是暖暖。

有一碗热饭吃的感觉真好呀,这个时候她能理解,无极里面那句:“跟着你,有肉吃”的心情了。

14温情

接下来的日子她过了有史以来最最平静与幸福的日子,这些日子小七虽然还做着侍女的活,但却和以前大大不一样了。

比如早上她一去北王他已经穿好了衣服等她一起用早膳,再比如她现在不用穿那粗布黑衣了,因为北王大人说看着碍眼,就让府上的给她换了平常的锦衣了;比如她现在不仅不用当凳子让北王踩着上马车,还在北王的体恤下和他一同坐在马车上;比如下午她可以自由活动了北王不用她伺侯了,她只需要陪他陪吃完午膳就可以做自己的事,而且北王还吩咐管家好了照顾她说是她最近瘦了要好好补。

想到北君默吃到一半突然说着。“小七你最近很憔悴,是没有睡好还是没有吃好?”

那关心的语气与那关心的眼神无不百分百的完美,要不是小七够清醒她肯定立马认为这北王对她是有意。可她是小七,从小看人冷眼长大的小七,她比任何都明白没有一个人会无缘无故的对任何一个人好,即使待她那般好的林熙源她亦有着几分防备之心。

因为她是小七,所以她听到这话不是感动而是无聊的分析着,北王这表演完全可以拿奥斯卡最佳男主角了。

可惜她除了是小七还是一个侍女,所以她得扮好侍女的角色,听到北君默的的话小七站起身来一脸慌恐与感动:“奴婢谢王爷关心。”

她也应该可以拿奥斯卡最佳女主了,看样子他们俩还挺配的都是演戏高手了。

“小七坐下吧。”北君默点了点头,然后对侯在一旁的管家道:

“吩咐厨房做几道小七爱吃的补品,好好给她补上一补,小七大病初愈你们得用心伺侯,把小七的身体调养好。”

“是”

诡异呀,万分的诡异呀,这北王是哪根弦搭错了吗,还是有人易容冒充北王呢?可看面前这男子这样子好像又不像不是假冒的呀。

北君默根本不给小七太多思考的时间,指了指餐桌:“小七坐下来吃饭吧,饭菜都要凉了。”

“谢王爷。”老天呀谁来救救她,对于那个冷血的王爷她已经习惯了也知道如何做对自己有益了,但对于这个奇怪的王爷她真不知要如何做才好呀。

小七飞快的吃完碗中的饭菜然后恭敬的起身。“王爷,奴婢吃完了,先行退下了。”

她要下回去好好想想,想着这王爷到底在搞什么?

“去吧……”挥手示意小七退下,那语气和动作都有着平日不常见的温柔。

但这温柔却在小七转身的那一刻消失了,眼里只有看待猎物时的冷酷,小七你可得继续表现你的识实务,本王的耐心可是有限的别逼本王直接杀了你。

快步走着的小七突然觉得身上一冷,拉了拉身上的衣服就朝院外走去,北王现在很诡异就连他这个院子都诡异的紧。

“管家,去库房寻几颗极品黑珍珠出来。”女人这段时间的温情举动该是够了吧,接下来就是名贵的珠宝了,你小七再怎么骄傲也是个一直困苦的女子,面对如此大的诱惑你能守得住那颗不值钱的心。

015告白

015告白

北王这怪异的举动不仅没有结束反而越演越剧,接下来的日子那种所谓的温情更是充斥在小七的周围,她现在不是北王的侍女了而是北王府的娇客了,北王还直接给了她四个侍女照顾她,她现在不用担心朝不保夕了,因为她现在天天锦衣玉食、华服珠宝的享受着这世间娇娇女应该享受的一切。

她一面假装高兴的收着一面努力的保持着心中的清明,心里琢磨着现在的一切会不会与那个白衣男子有关呢?好似从他来了之后北王才转变了对她的态度的。

前段时间当林熙源还能来找她时曾告诫过她要小心些,北王最近的举动有些怪异,他也不明白北王到底要做什么。

谨慎的点了点头即使林熙源不提醒她也会注意的,不过对于林熙源的提醒她还是很高兴的,这说明他应该没有别的目的吧。

“姑娘,王爷派人给您送来了一串深海珍珠项链,你看这一颗一颗光泽圆润的,真美呀。”北王派来的四个丫鬟之一捧着一个精美的盒子像献宝似的放在她面前。

而小七亦非常配合的装出一份万分高兴的样子:“真漂亮,我从没见过这么大一颗而且大小一样的珍珠项链。给我带上瞧瞧。”

小七觉得这种日子真真让她身心俱疲,原本她还可以有放下面具的时间。可现在呢?她得时时带着面具,因为这四个丫鬟明着是来服侍她但她更相这个四丫鬟是来监视她或者什么的。

那些个华服珠宝刚开始她还觉得新鲜,但这么多天下来她已经对它们没劲到极点,再美又如何不过是死物一堆。

以前她当北王的侍女是身体失去了自由,可现在呢?她越来越觉得她的心也快要被闷死了,她就像一只养在笼子里的金丝雀了。

“哇,姑娘这珍珠配你刚刚好呢,你看看多美呀。”

没什么精神的看了一眼镜子,原本她就知道自己长得不差,因为她有个很美的母亲,虽然这几年因着严重的营养不浪、体力透支而面黄肌瘦,但却隐隐有美人的胚子。这两个月在这北王府被那北君默调养一番后,倒真真给她争气的长出一副美人相来了,虽然离那个变态的琴宵还差一截,但对于世人来说已是足够了。

想着北君默第一次踏进这个院子看到盛装打扮的她,似乎有那一瞬间的失神,想到那一刻小七就觉得好笑,原来她小七也有如此有震撼力的一天呀。

“姑娘,王爷对你可真好呀。”

“是呀,王爷对我真好,王爷对我的好我永远都会记得的。”只是不会记在心上而是记在嘴上。

“姑娘,姑娘。”另一个丫鬟极速的跑了进来,气喘吁吁的样子。

“小蓝,缓过口气再说。”小七看着一脸急切的小丫鬟,平静的说说。

“姑娘,天大的喜事呀。”叫小蓝的丫鬟根本静不下去,喘了口气就道。

听到这丫鬟的话小七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这天大的喜事应该与那个什么北君默有关了。

“什么事?”

“王爷,王爷刚刚派人来传话说今晚要来陪姑娘用膳呢。”

“是吗?”在这个地方住了一个多月了,那主人终于要再次露面了吗?今晚应该会发生些什么吧。

看着一脸平静的小七,小蓝小心意意的寻问:“姑娘,你不高兴吗?”

笑,此时的小七脸上挂着一个大大的笑容,只是眼里没有笑意:“高兴,我当然高兴了,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吗,没听说王爷要来吗,我们还不快去准备……”

看着一个个飞快离去忙得热火朝天的丫鬟,小七感慨了,她什么时候才能做真正做她自己?这样的日子好累……

晚上,在侍女的精心装扮下她一身华服、满身珠宝的坐在饭厅等着,等着那个给她身上这一切东西的男人。

“王爷……”远远看到他进来小七便起身行礼。

北君默伸手去牵小七的手,却不想小七假装一个起身后退了一步,然后又装作不知给北王带起路来:“王爷请。”

她不想与这个男人有肢体上的的接触,让她害怕……

北君默的眼里有一丝的不悦但很快便消失了,快得没让小七看到,在小七的引领下北君默在主位上坐了下来:“小七,你也坐。”

“谢王爷”

接下来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吃着,大多数是北君默在问而小七回答。

“小七,喜欢住在这里吗?”

“很喜欢,谢王爷费心了”

“那喜欢本王送你的礼物吗?”

“很喜欢,王爷费心了。”

……

不论北君默问什么,小七总是低眉顺眼顺着回答,这样的小七让北君默觉得很是不满,因为太假了,但碍于现在的局面北君默又不能说些什么,只能慢慢的继续闲扯着。

看着一身华丽珠宝的小七,北君默相信他的那些攻势绝对打动了这个女子的心,毕竟从未享受过这些荣华的女子一旦享受了是离不开的。

“小七,本王今日这一杯酒是向你道歉的,为本王昔日做的那些伤害小七的事。”说完便仰头喝了下去。

“王爷严重了。”

北君默一脸苦闷与后悔的样子:“本王深知伤小七你至深,所以本王一直不敢肯求你的原谅,因为回首往昔本王都无法原谅自己的行为,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耻辱,但小七无论如何请你相信,本王真的有悔过之心。”

“小七,对不起,对不起,本王知道不论本王现在做再多也无法弥补当初对你的伤害,本王不求原谅只求你能看到本王的用心。”满眼的真诚、满眼的懊诲,小七看不出这是真是假。

看到还处在迷茫中的小七北君默再加把劲的说着:“小七,你知道吗?在不经意间你入了本王的眼,你的骄傲、你的微笑、你的一切一切本王都放在心上。当时本王很傻的以为那是讨厌你,所以总想着折损你的骄傲、折损你飞翔的翅膀,却不知本王当初所做的一切不过是想把你留住而已,因为本王总是觉得只要你失了骄傲与自尊,你这一生就一定得呆在本王身边。”

此时的北君默脸上有着深情、有着懊诲、有着很多很多,多让小七迷了眼看不真切……

假如爱情有来世》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假如爱情有来世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薛传鹏原创五进官场的陶渊明

    五进官场的陶渊明原创薛传鹏奇才怪杰的诞生,需要两个条件:不平静的时代和不平凡的人生。和平时代,普通人生,不会有多余的意识,来反观生命本身。你饭后上学去,我早起上班去,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感到的只是乏味和平庸。愤怒才会出诗人,痛苦才会出哲人。晋哀帝兴宁三年(365年)六月十五,陶渊明出生在七里山安成,就是现在的江西省宜丰县澄塘镇新安村安成自然村,因为他父亲在这儿做官。他老家是柴桑,在今天的江西省九江市西南,七里山安成与柴桑相距五百多里。陶渊明在七里山生活了二十多年,这是他的另一个故乡。陶渊明降世之

  • 八风吹不动 一屁过江来

    今天是正月初四,恰逢佛印禅师殊胜纪念日,献上一则祖师公案趣闻,与大家同沾禅悦。佛印禅师(1031~1098),名了元,字觉老。江西人,俗家姓林,童真入道,在宝积寺出家。佛印禅师能诗文、善言辩,禅法成就高深莫测。哲宗元符元年正月四日,自在谈话告别大众,一笑而化。世寿六十七,为僧五十二载。苏东坡在江北瓜州任职时,和一江之隔的金山寺住持佛印禅师是至交,两人经常谈禅论道。一日,东坡居士自觉修持有得,即撰诗一首:稽首天中天,毫光照大千。八风吹不动,端坐紫金莲。诗成后遣书童递过江,送给佛印禅师品赏。禅师看后

  • 平家滩的来历

    到过淮南的朋友们在去往潘集,途经淮南平圩淮河大桥时,都会发现在大桥右侧的河中央,有一块很大的陆地,这是怎么回事呢?据传说,在古时候,淮河北岸的村子里居住着一位平善人,他乐善好施,深得百姓敬重。一天晚上,他突然做了个梦。梦见一位白胡子的仙人对他说:“你平时长做好事,所以天帝要奖赏你。在本月的月圆之夜,在淮河中会给你送来一船财富。但是,要切忌不能惊动拉船的,否则你什么也得不到。”转眼之间,到了月圆之夜。平善人早早地来到河边等待着。不久,在雾蒙蒙的河中驶来一艘大船,船身吃水很深,看样子装了不少东西。平

  • 大桥上的中国|百年铁桥见证越来越开放的兰州

    新华社推出四集微视频《大桥上的中国》。新华社兰州2月17日电在马汀的记忆中,黄河上的中山桥是跟祖父联系在一起的。和所有兰州人一样,他称中山桥为“铁桥”。小时候,他去黄河北岸的祖父家,都要坐公交车过铁桥。“爷爷开着一家牛肉面馆,每天骑车去店里都要经过铁桥。”40岁的马汀回忆说。牛肉面和中山桥都是兰州的标志。航拍的兰州中山桥。新华社记者辛悦卫摄永久的桥中山桥始建于1906年,是黄河上唯一留存的近代桥梁,被称为“天下黄河第一桥”。“兰州地理位置非常重要,是古丝绸之路中线上的重镇,中原文化通过这里向西传

  • 春节老照片,太珍贵了!

    来源:壹号收藏(ID:www1shoucangcom)中国的年,不管怎么变,都藏着中国人一份浓得难以化开的情,一种经年酿造的淳厚的味。年,是一种融入了文化的意境、是文化的象征。今天给大家带来一些旧时春节老照片,尝尝那时简单而幸福的年滋味儿,追回纯真年代那些过年的美好记忆……五十年代,离现在也有六十多年了。那个时候,物质还没有现在这么富足,人们是这样欢度春节的。▼1950年,北京过了新中国的第一个春节,那年毛主席年画,非常受欢迎。▼有点文化的人,就帮大家写写对子,虽然不是什么书法家,但一笔一墨地也

  • 【@鹰城·过大年】大年初三,这些平顶山人这样过

    春节是回家团圆、走亲访友的日子,大家都是怎么过年的?来看看这些平顶山人是怎么度过大年初三的2月18日(正月初三)上午9点,在市区矿工路与新华路交叉口东50米路南人行道上,6名身穿橙色工作服的施工人员手握风镐、铁铲锹等工具,对一块四五平方米的盲道进行整修。市政维修队工作人员刘勇指挥工友将十多块下沉的盲道砖撬起,垫上沙灰后用震板机将地面碾压瓷实,最后把盲道砖重新盖好。刘勇说,他从事道路维护工作20多个年头,全年没有节假日,每天与沙土砖石为伴,今年春节假期,他仍旧和工友们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他的新年愿

  • 董卿春晚被替,真正的原因是~

    本文授权转载自公众号:德国优才计划ID:ToGermany春晚结束了,可董卿居然不在,网友们炸了:“没有董卿的春晚不圆满”“没有董卿陪我们一起,进行新年倒计时,真不习惯”“为什么没有董卿?不想再看春晚了!”……说起董卿,可谓家喻户晓,她是当之无愧的央视一姐,谈吐大方,灵活机敏,笑容亲切,曾13次登上春晚舞台,也陪伴了我们13个除夕夜。可今年,她却缺席了......1973年,她出生于上海,父母都是从复旦大学毕业的,爸爸董善祥是报社总编辑,妈妈金路德是大学物理系教授。她也先后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1

  • 老外总是用如此逼真的超写实刺激我们的感官

    法国画家休伯特·德·拉帝格(HubertDeLartigue)的超写实油画作品,画中的女人像天使一样可爱,诱惑着每一位欣赏者,给人美的视觉享受。HubertDeLartigue,法国画家,出生于1963年,1988年从图形艺术专业毕业后,在一家包装设计工作室工作,后逐渐转向他更感兴趣的领域——绘画,现在他每年大约绘制10幅作品。以“光”为主题他曾说:我认为我们不能继续只是描绘十九世纪的女性身体。我的绘画风格是永恒的,很少或没有衣服,化妆品和褶皱面料的相同。对于裸体本身,她可能是很纯洁的,也可以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