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我是替身妻全文在线阅读

2017/11/8 0:52:14 来源:网络 [ ]

小说:我是替身妻

5新婚之夜

苏浅浅看着空洞洞的天花板,豪华的水晶吊灯,散发着璀璨夺目的光泽,刺痛了苏浅浅的双眼。我是替身妻全文在线阅读

苏云兮——

究竟嫁了一个什么样的男人,居然在新婚之夜,他们的婚床上,和别的女人鬼混!

苏云兮似乎是预见了自己婚姻的不幸,才逃婚的吗!

但是,如果,苏云兮不愿意嫁给这个男人,为什么不拒绝呢!

苏浅浅想的脑子很乱。

那个男人虽然是好看,但是——

却像是一头种猪!

昏昏沉沉的,苏浅浅竟然觉得自己的眼皮格外沉重。

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脑海里,都是今天的一幕幕。

今天的苏浅浅,披着白色的嫁纱,秀丽的眉头锁紧。

即使是在华贵,在奢侈的结婚礼服,也无法掩盖苏浅浅眉头之间缱绻的那一道哀伤。

看着自己面前的苏立冬,一言不发。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

“浅浅啊,爸知道你很恨爸爸,可是……爸爸不能看着云兮做她不愿意做的事情啊!”

苏浅浅忽然间觉得很可笑。

“爸,您是不是忘记,我也是您的女儿,您不愿意云兮做她不愿意做的事情,那我呢!这么多年,您想过我和苏溪的感受吗?”

苏浅浅的明眸里,荡满的淡淡的忧伤,都到了这样的时候,苏立冬就连一句“孩子,都是爸不好,委屈你了——”

都不肯说。

苏立冬——

真的就那么讨厌自己吗!

苏浅浅忽然间觉得自己的人生——

竟然是如此的悲诞。

苏立冬看着苏浅浅平静的面庞,竟然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

这个女孩儿,似乎比自己想象的要倔强。

忽然间,苏立冬的手机响起。

看见电话的显示,苏立冬的脸上,瞬间雀跃着惊喜。163生活网

“宝贝啊,你可算是给爸爸打电话了,你到底在哪里——爸担心死了!”

看着和之前判若两人的苏立冬,苏浅浅知道,电话,是苏云兮打过来的。

只有苏云兮,才是苏立冬的“宝贝”。

她和苏溪——

都不是。

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苏浅浅一把夺过苏立冬手里的电话,情绪激动的说道:“姐……你把苏溪带到了哪里……姐……”

苏浅浅的眼睛里,都是焦急和愤怒。

电话的那一端,许久,才传来苏云兮高傲的声音。

“苏浅浅——你很聪明,知道该怎么做!”

“我知道,我已经替你嫁了……”

“不,我说的不是这个……”苏云兮打断了苏浅浅的话“我说的是苏氏!”

“姐,不管你要我做什么,我都答应你,姐,苏溪在哪里?他怕黑……他不能一个人在一个空间里……”

苏浅浅越是说着,越是急切。

“住口!”苏云兮不耐烦的打断“苏浅浅,你现在大概还没有弄不清楚自己的位置,我会好好照顾苏溪,你的任务——就是要那个男人注资苏氏,苏氏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

“所以呢……”

苏浅浅紧紧的咬住自己的下唇,粉嫩的唇瓣几乎就要出血。163生活网

“我要你帮苏氏度过难关,慕连城有这个能力让苏氏起死回生!”

“姐……苏溪……”

“按我说的做,苏溪会平安无事!但是,如果有什么纰漏,这一辈子,你都休想再见到苏溪!”

苏云兮的声音很好听,但是却那么的决绝,无情。

苏浅浅原本一脸的愤怒,瞬间垮了下来。

哀伤的说道:“姐……”

苏浅浅焦急的想要再说些什么,电话却已经挂断。

发出“嘟嘟嘟”的忙音。

望着话筒,苏浅浅绝望了,泪水顺着削尖的下巴滚落。

苏立冬看着苏浅浅那副模样,竟然有一丝心疼。

“浅浅……我……”

苏立冬看着有一些情绪崩溃的苏浅浅,不知道什么才好。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原就是自己对不住苏浅浅和苏溪啊!

可是,苏家的产业,以后自己势必要交给苏云兮打理得。

苏浅浅——

只能是苏家产业,这一场婚姻里的牺牲品了。

“不要再说了!你们……”苏浅浅修长的手指,指着苏立冬的鼻子,带着一丝绝望的说道:“你们……你们还是人吗!苏溪……他只是个孩子……爸……这么多年了,你不觉得你自己太自私了吗!”

就连患有自闭症的苏溪苏立冬和苏云兮都不放过!

简直是太可恶了。

看着一脸愤怒悲伤的苏浅浅,苏立冬有一些愧疚的说道:“可是,浅浅,爸也是不得已的,苏氏……”

“苏氏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吗?在爸的严厉,不就是只有一个女儿吗?我和苏溪到底算什么……”

苏浅浅悲愤的扯落了自己头上的白纱。

苏立冬慌忙捡起。

“浅浅,你不要闹了好不好,只要能够救了苏氏,爸一定会再联系国外的心理医生给苏溪治病,爸跟你保证!”

看着苏立冬一脸信誓旦旦的模样,苏浅浅当真觉得可笑极了。

真的没有想到,她苏浅浅居然还有这样的价值!

用她以己之身,不但可以挽救苏氏,还能够让苏立冬再一次去给苏溪治病。说明163shenghuo.com

那么多年,苏立冬都已经放弃了苏溪。

不是吗!

苏浅浅觉得非常可笑,只是因为自己长了和苏云兮一样的一张脸蛋吗!

黑暗的房间里,看不出任何事物,只有萤萤点点的火苗闪烁。

淡淡的烟草味,充斥在空气里,散发着不安的气息。

慕连城赤裸着上半身,腰间裹着一条白色的浴巾,脑子里闪过的都是苏云兮的身影。

这个女人,看上去,冷傲,清高,怎么看,也不像是做出那种事的女人。

可是,慕连城宁愿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的眼睛。

也不愿意相信自己面前的苏云兮。

即使是,她在怎么样伪装,也无法掩盖住她所做过的事情。

狠狠的掐灭了手里的雪茄烟蒂。

慕连城起身。

第一次,他居然因为另外一个女人而对那种事情失去兴趣。

不管这个苏云兮究竟是什么人,慕连城都不会轻易的放过她。

他娶她,就是为了折磨她。

要为她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慕连城走进浴室里,冰冷的水流,从莲蓬头里花落,滚在慕连城肌肉结实的麦色肌肤上。

许久,才把他的yu望平息。

6一群疯子

慕连城看着床上的女人,白皙的宛如美玉一般的脸蛋上,闪烁明亮的双眼,此刻被长而浓密的睫毛覆盖住,看不出眼底里的想法,挺阔的鼻梁,小巧的嘴巴。

宛如童话里的公主一般。

但是——

她并不是善良的公主,却是蛇蝎心肠的“皇后”。

慕连城冷冷的笑了笑,桀骜不驯的脸上,带着一丝冷漠。

苏云兮——

你以后的日子,一定会像在地狱一般,一定!

嘴角上邪肆的笑意,仿若地狱里的魔鬼一般,阴森恐怖。

带着冰冷的气息。

手里的凉水,没有一丝迟疑的落到了还在熟睡的苏云兮的脸上。

苏浅浅陡然睁开眼睛,懵了。

自己明明在睡觉,怎么会有那么大的雨!

还是——自己在做梦!

睁开眼,却看着自己的面前,一张放大的面孔。

俊美的五官,原本是让人觉得心旷神怡的,但是偏偏眼底里的冷漠和无情,让人不敢靠近!

偏执而又冷漠!

这是——

苏浅浅努力在自己脑海里搜索男人的名字

,对,对对,他叫慕连城——

是苏云兮……不对,是自己的“丈夫”!

苏浅浅朦朦腾腾的坐着,但是却是睡意全无。

顺着下巴低落的水珠,提醒自己,根本不是在做梦。

苏浅浅看着自己面前,平静的不像话的男人,竟然有一种想要掐死他的冲动。

“苏云兮,你醒了!”

慕连城嘴角轻扬,弧度很好看,就连露出的几颗牙齿,都温润如玉。

但是,苏浅浅怎么看,都觉得这个男人是邪恶的。

“慕先生,您习惯用这么特别的方式对待别人吗!”

说着,苏浅浅如玉一般的小手,轻轻的在自己的脸上抹了一把,这个变态,居然大清早的用冷水泼自己!苏浅浅似乎已经意识到,自己日后和慕连城这个变态一起生活的日子,应该不会很好过。

苏浅浅的声音带着嘶哑,那是清晨里独有的睡衣朦胧的状态,但是却很好听。

那是一种甜儿不腻的声音,敲击在慕连城冰冷坚硬的心上。

那是一种异样的感觉。

“不觉得!”

慕连城状似不经意的放下手里的水杯,大手直接拉起还穿着睡衣的苏浅浅,没有任何的怜香惜玉,粗鲁的很。

“慕先生,如果没什么事情,请您出去!”

对于这个陌生男人的碰触,苏浅浅相当的排斥,除了夏沐阳,自己还没有和哪个男生有过亲密接触。

慕连城的手,温热,但是却刺痛了苏浅浅的手心。

“这恐怕办不到!”

慕连城几乎是拉一条流浪狗一般,把苏浅浅拖着朝楼下走。

苏浅浅看着自己面前的男人,186的傲人身高,对于苏浅浅来说,也是“巨人”了,即使是苏浅浅有着164的身高。

苏浅浅一把拽住光洁的大理石楼梯扶手。

“慕先生,请您松开手!”

声音听上去特别有豪气,但是尾音里的颤抖,泄露了苏浅浅的心虚和害怕。

慕连城回过头,浓密的剑眉缱绻。

大手几乎是用掰的,把苏浅浅死死拽着楼梯扶手的手掰开,“拖”到了楼下。

眼前的一幕,让苏浅浅有一些不知所措,但是有着良好家教的苏浅浅,学会了在任何事情面前,都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

大厅里,女佣,家丁浩浩荡荡的分成了两行,穿着统一的黑白制服,带着白色的绒布手套。

苏浅浅心里默默的咒骂。

腐败,奢侈的家伙。

7一群疯子

苏浅浅不明所以的看着自己身后的男人。

女佣前面胖胖的一位中年妇女开口说道:“太太,您好,我是刘婶,慕家的管家,以后,我会负责照顾太太生活的巨细!”

苏浅浅看着刘婶,肉嘟嘟的脸上,没有一丝多余的表情,除了僵硬,还是僵硬,仿佛一块被风干的咸猪肉,看上去,严肃,冷冽,甚至没有一丝人情味。

苏浅浅淡淡点了点头。

慕连城的眸子里闪烁着如同狐狸一般狡黠的光芒。

不知道为什么,苏浅浅看了觉得心里很不舒服,他——慕连城——就像一只老谋深算的狐狸。

没等苏浅浅说什么,慕连城已经朝玄关处走去,临走还丢下了一句话。

“照顾好太太!”

“是,先生!”

刘婶一脸恭敬,谦卑的说道,然后弯腰,目送慕连城离开。

苏浅浅觉得,这个刘婶,真的是太狗腿了。

转过脸,刘婶冷漠的看着苏浅浅,带着一丝端详。

苏浅浅白皙的皮肤,是她身上的两点,白的映衬着她黑色的瞳仁儿,就像一颗玻璃球一般,闪耀着光泽。

血红的嘴唇,即使是没有唇膏的点缀,也红润的迷人,但是太瘦。

看着苏浅浅身上干巴巴的没有几两肉的样子,嘴角甚至有一丝鄙夷的浅笑。

这样的女人,怎么配做慕连城的太太!

“太太,先生吩咐,现在这个时间,您应该吃早餐,然后学习花艺!”

苏浅浅瞪大冰眸,看了看豪华的客厅里,墙壁上的壁钟。

天啊——

现在也不过六点而已!

她这个少奶奶未免当的也太辛苦了吧!

不悦的蹙紧眉头。

“抱歉,刘婶,对于你说的花艺,我没有兴趣!”

和苏云兮不同,苏浅浅还是在校学生。

从小,苏云兮接受的都是关于管理,金融方面的教育,而苏浅浅,则落得清闲,普通的上国小,国高,就连大学,也只不过是上流大学。

所有人眼里,苏云兮才是苏家闪耀的小公主,而苏浅浅,永远都是角落里的灰姑娘。

灰头土脸,无法见人。

苏云兮回国管理苏氏的时候,苏浅浅还在念大学,只不过是大四。

刘婶对于苏浅浅的拒绝,似乎是早有所准备一般,脸上,依旧是不变的石化表情。

“抱歉,太太!先生发吩咐,您最好还是照做!不然,倒霉的不只是您自己还有照顾你的一干人!”

苏浅浅看着刘婶的脸,一抖一抖,仿佛可以抖下一层厚厚的粉。

眼底里闪过一丝厌烦。

“刘婶,我想,我还是有自己的人身自由吧!我对什么花艺,没兴趣!”

说完,苏浅浅上楼。

望着苏浅浅倔强的背影,刘婶几乎就要气疯了。

苏浅浅似乎太桀骜不驯了,看样子,以后,他们免不了跟着一起吃些苦头。

苏浅浅有一些不悦的上楼,换掉了自己身上湿漉漉的衣服,躺在自己之前睡的客房里,翻来覆去,却怎么也睡不着。

不知道苏云兮带着苏溪现在在哪里。

那个傻瓜,不知道有没有好好吃饭!

苏云兮是不是又吼他!

苏溪——

是苏浅浅生命里最重要的人。

想起自己以后将要面对着未知的人和事物,苏浅浅觉得很忐忑。

8一群疯子

咚——咚——咚

门外的敲门声再一次响起,苏浅浅不耐发的拿起薄被蒙在了自己的头上。

没想到,脱离了苏家,在慕家,依旧是这样的人生。

苏浅浅顿时觉得,自己的不幸,似乎一开始就被预见了。

门锁响动的声音。

门被打开。

刘婶身后带着两名穿着制服的女佣走进苏浅浅的房间里。

既然先生吩咐过,要看紧太太,注意他的一举一动。

而且,不用太客气。

刘婶在慕家那么多年,自然会审时度势,这个突然间来到慕家的“太太”,并不是先生深爱的女人。

也就是说,苏云兮作为慕家的女主人,有多少时日,很难说说不定,只要慕连城对她失去兴趣或者耐心,分分钟就可以把她扫地出门。

这种悲惨的女人,刘婶在慕连城身边见多了。

“太太,先生说过,您必须六点钟就要起床,吃早餐,六点半学习花艺,然后每个时间段都会有不同的事情要做!”

刘婶的脸,持续的抖着,不带一丝表情。

苏浅浅陡然掀开被子,有一些不满意的说道:“我知道了,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没有了,我现在,只是提醒太太起床!”

“那你已经提醒过了,就请出去吧!”苏浅浅的眉头微微蹙紧,嘴里却依旧保持着客气。

刘婶似乎并没有要走的意思,对着自己身后的两名女佣,冷漠的说道:“看来,太太需要你们服侍,帮太太换衣服!”

“是!”

“是!”

两名女佣异口同声,说完,便来掀苏浅浅身上的薄毯。

苏浅浅原本粉嫩的脸颊上,瞬间腾起一抹红晕。

“你们别过来…啊…”苏浅浅的惨叫声,在两名女佣迅速的动作之中此起彼伏。

苏浅浅不敢相信,这刘婶,居然真的让女佣扒光了自己的的睡衣,给她换衣服!

对于倔强而高傲的苏浅浅来说,这无异于一种屈辱。

苏浅浅奋力的推开给自己穿衣服的两名女佣,羞愧的拿起薄毯,遮住自己几斤全。裸的身体!

女佣都没有想到苏浅浅居然会有那么大的力气,看着刘婶,不知道该怎么做。

在慕家,不止慕连城变态,刘婶也变态,就连他们家的女佣都变态!

苏浅浅尖叫:“滚开,不要碰我——”

这样子的事情,苏浅浅第一次遇见,这简直就是一群疯子!

刘婶看见苏浅浅如此过激的反应,咸猪肉一般的脸上,依旧是僵硬冰冷的表情。

“太太,是您不愿意起床,身为慕家的太太,您不遵守慕家的规则,本就是您不对,身为慕家的管家,我有义务帮助您改掉您不良好的生活习惯,让您配得上先生!”

刘婶的嘴巴,一张一合,仿佛是机械人一般。

苏浅浅真的是愤怒了。

明明就是侵犯自己的人权,还说的那么好听!

简直就是一群疯子。

“身为慕家的管家,就可以不把我这个太太放眼里吗!”

苏浅浅的声音,冰冷,颤抖,带着愤怒。

刘婶的嘴角,忽然间露出一抹若有似无的微笑。

“太太,既然您觉得自己是慕家的太太,就不要做出让先生蒙羞的事情!所以,现在,换衣服——起床——吃早饭——学习花艺!”

苏浅浅咬了咬嘴唇,眼眶里充斥着一股热流。

“滚——”

刘婶对着两个女佣使了个眼色,女佣识趣的把衣服放在了苏浅浅的脚下。

然后跟着刘婶一起走出苏浅浅的房间。

9她对种猪没兴趣

苏浅浅的唇,几乎就要被自己咬破。

泪水忍不住夺眶而出。

怪不得,苏云兮在结婚前夕要逃婚。

原来,慕家,就连佣人都包括在内,都是神经不正常的。

苏浅浅的泪水肆无忌惮的落下。

想到苏溪现在,苏溪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如果自己抗拒慕连城,抗拒慕家的任何人,苏氏的问题,就得不到解决,苏溪——

这一辈子自己都不要想再见到。

可是——

苏溪对于自己来说那么的重要啊!自从妈妈过世以后,在这个世界上,自己唯一亲近的人就只有苏溪了。

想到这些,苏浅浅就觉得特别无助,蜷缩起双腿,把自己的头埋在了膝盖之间,双肩轻轻的颤抖。

嗡——

手机震动的声音。

过了许久,苏浅浅才抬头,拿起手机,翻开了讯息。

“小不点,我就要回国了!八小时后见!”

发件人—夏沐阳。

看见夏沐阳的名字,苏浅浅含满泪水的眸子里,瞬间多了一丝温柔。

对,她还有夏沐阳!

这个世界上,唯一对她好的人。

苏浅浅小手按着手机,回复“那我去接你!”

“好啊,准备了礼物送给你和苏溪!”

“谢谢!”

苏浅浅面无表情的吃着饭,苏家的餐桌礼仪一向很好,尤其是,自己和苏溪在苏家如同小丑一般的存在,让苏浅浅早就学会了隐忍。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看见刘婶和站在自己身后的一排女佣,苏浅浅就觉得气不打一处来。

喝汤故意发出很大的声响,甚至很不优雅的吧唧嘴。

刘婶皱起眉头。

“太太,苏家没有教过您餐桌礼仪吗!”

苏浅浅含糊的喝了一口牛奶,待不及吞咽干净,含糊的说道:“我在苏家的餐桌礼仪就是这个样子……”

那挑衅的小眼神儿,仿佛是是在说:你能拿我怎么着!

刘婶冷冰冰的看着苏浅浅,面无表情的说道:“苏家的餐桌礼仪,实在是让人不敢恭维!不过没有关系,既然太太的餐桌礼仪不符合慕家,那么我们就从头开始——从明天开始,慕家的礼仪老师,会专门的教给太太餐桌礼仪!”

苏浅浅不高兴的丢下手里的刀叉,金属和瓷器碰触,撞击,发出的声音清脆而悦耳。

但是却是那么的不合时宜。

刘婶的眉头微微蹙紧,真的是不明白,先生为什么要娶这样一个女人!

毫无规矩,毫无礼貌,除了对人冷冰冰的,真的是——

哪里都配不上他们先生!

“我吃饱了——”

苏浅浅把擦拭完嘴巴的纸巾丢在了餐桌上准备上楼。

“等等……”刘婶的口气依旧的冷漠。

苏浅浅翻了翻白眼,转过头,看着刘婶,一言不发。

空气里,流动着电流噼啪的声音。

“太太,吃过早饭,先生给您安排的时间就是学习花艺!先生喜欢优雅的女人!”

苏浅浅美丽的脸蛋上,多了一丝鄙夷。

哼!

慕连城喜欢优雅的女人吗?还是说他喜欢放,荡的女人。

昨天晚上的那个女人不就是最好的证明!

反正,他喜欢什么样的女人,都跟自己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苏浅浅也对那种种猪一般的男人,没有丝毫的兴趣。

010高级女佣

隔着宽厚的玻璃,刘婶看着大厅里,半跪在柔软的羊绒地毯上,把客厅糟蹋的一片狼藉的苏浅浅,皱起眉头。

“刘婶,你说先生为什么要跟苏小姐结婚!”

女佣看着苏浅浅,除了漂亮,冷傲,身材好,就再没有其他的了。

性格差,粗鲁。

真的是不明白,他们家先生那么优秀的男人,怎么会娶这个女人!

刘婶冷冷的斥责道:“先生的事情,也是你们可以随便插嘴的吗!赶紧去,把这些花给太太搬进去,让她继续联系!”

小女佣看着刘婶一脸要爆发的样子随即抱起那一大束花,给苏浅浅送进去。

照着苏小姐这样的插花方法,估计要有所造诣,真的不知道要浪费多少鲜花呢!

刘婶看着苏浅浅,脸上的表情,越发的僵硬,阴沉。

这个女人,真的妄想做慕家的太太吗!

简直就是可笑!

慕连城看着视频里,一直半跪在地上,已经接近半个小时的苏浅浅,脸上依旧是铁青的。

镜头里的女人,似乎很专注,拿着剪刀粗鲁的修剪着一朵红玫瑰的枝叶,随即,眉头一皱,苏浅浅停下手里的动作,看着自己的手指头,嫣红的血液,在苏浅浅白皙的手指上仿佛是玫瑰花一般的妖艳。

苏浅浅气愤的丢掉了手里的玫瑰花,嚷道:“所有人都欺负我,就连你们也欺负我——”

那模样,就像是饱受委屈的小孩子一样!

看着画面里的苏云兮,慕连城的心里有一丝复杂。

这个女人,真的是那个狠毒的女人吗!

也许她就是用这样的外表,才欺骗了所有人的吧!

虚伪的嘴脸!

苏云兮——

早晚有一天,我会揭穿你丑恶的嘴脸!

折腾了大半个上午,花也不知道被苏浅浅糟蹋了多少,最后,终于,插出来一瓶勉强还算凑合可以看的“成品”。

苏浅浅非常满意,嘴角不自觉的扬起一抹好看的笑容。

“老大,要去暗夜了!”

阿铁看着自己腕间的手表,提醒道。

慕连城系好自己的西装纽扣,霸气瞬间外露。

“走吧!”

阿铁紧跟在慕连城的身后,走出了办公室。

苏浅浅觉得自己从来都没有那么累过。

躺在床上,觉得自己的全身好像是散了架一样。

以前看苏云兮插花,自己还觉得挺优雅的,可是真的轮到自己的时候苏浅浅才觉得,自己这样,挺好的!

苏云兮——

虽然一直在苏立冬的庇护下长大,也不一定跟自己一样,那么自在。

忽然间想到了什么,苏浅浅拿出自己的手机看了看。

距离夏沐阳的飞机落地的时间还有四个小时。

这四个小时里,自己应该好好的收拾一下,到时候可以精神饱满的去见夏沐阳。

盘算好了,苏浅浅,打起精神,从床上爬起来。

咚——咚——咚

门又响起。

苏浅浅再一次蹙紧眉头。

女佣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太太,现在到了学习做菜的时间了,刘婶请您下楼!”

苏浅浅脾气很不好的说道:“我是慕家的太太,不是慕家的佣人!做饭这样的事情,需要我亲自学习吗!”

苏浅浅甚至怀疑,自己来慕家,真的是来做什么慕家的太太吗!

简直就是慕家的高级女佣!

我是替身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西柚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西柚文学)或者(xiy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我是替身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小说:爱有归期:简先生的宠妻生涯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爱有归期:简先生的宠妻生涯在线阅读小说名称:爱有归期:简先生的宠妻生涯目录预览:第三章回忆第四章初见第五章童乐第六章初来乍到第七章找茬第三章回忆“哥,你怎么了?”简凝慢步的走到二楼拐角处的房间,脑袋微微一动,便是看见屋内的主人一脸疲惫的坐在床边,一言不发。“哥,你没事吧?”简凝试探问道,随后身子走进屋内一步。简云轩坐在床上,脑子还是在回想刚才的事情,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当下便是一愣,随后笑了笑表示没有事情。简凝和自己的这个哥哥生活了二十多年的时间,彼此之间都是十分了解。几乎从她

  • 小说:倾城时光全是你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倾城时光全是你在线阅读小说名:倾城时光全是你目录预览:第3章被领养的孩子第4章我来接我老公回家第5章林小染,你去死吧第6章怎么养了你这个畜生第7章我这里好疼第3章被领养的孩子内容是一张照片,照片上林潇潇亲密的靠在陆霆辰的怀里,姿势暧昧的不得了。林小染瞬间就感觉自己的眼睛被刺伤了,显然照片是凌潇潇发的,她正打算删掉的时候,林潇潇紧接着打了电话过来。她冷着脸,犹豫了几分,最终还是接通了电话,语气冰冷得可怕,“有事么?”电话那头传来一阵轻笑,而后便是凌云林潇潇得意又柔软的声线,“哎呀,姐

  • 小说:爱过凉薄情似海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爱过凉薄情似海在线阅读小说名字:爱过凉薄情似海目录预览:第3章是他!第4章初见第5章拆穿第6章跪下第7章装!接着装!第3章是他!是他!婉宁嫁的人的是他!荣婉英只感觉脑子“轰隆”一下炸开来,五脏六腑都疼痛起来。“现在才知道害怕?婉宁,逃跑的时候怎么不知道呢?”感觉到抓着的这个人浑身都在细微的发抖,萧凌洋脸上浮起了一个有趣的笑容,就像闻道了猎物的香味一般。他第一次见“荣婉宁”脸上出现这样的表情,隐藏了很久的兴致又冉冉升起。荣婉英脑子一片空白,根本就不知道说什么,半天没有说话,就那么一脸

  • 小说:一场遥不可及的爱情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一场遥不可及的爱情在线阅读小说名:一场遥不可及的爱情目录预览:第3章等着你求我第4章取悦他们第5章老相好来了第6章认命第7章兴师问罪第3章等着你求我“我……”顾南枝欲言又止,像泄气的皮球一般,痛苦道:“不是那样的,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有我的苦衷。”“那你倒是说说你的苦衷!”严靳吼道。顾南枝闭上眼,摇头,“我不能说。”严靳一把松开顾南枝,眼里全是冷漠,“顾南枝,那你说我拿什么相信你,我只相信我看到的,你和隋辰东让我受的苦,我会让你们一点点的偿还。”顾南枝激动道:“严靳!你出事的时候,

  • 小说:最美的时光错过你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最美的时光错过你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最美的时光错过你目录预览:第3章熟人第4章我不是乔珞第5章强制的爱第6章八卦的圣地第7章羞辱第3章熟人许娇躺在地上,望着人行道两边明显闪烁着的红灯。那一刻脑袋没有想别的,就是想自己闯红灯了,怎么办?沈墨急着去公司开会,开车的时候打电话安排事宜。他抬头看到绿灯亮了没再注意,接着开车往前行驶。等看到有人出现在人行道上的时候,一脚刹车踩到底也来不及了。看到有人倒下,他立马松了安全带下车。等看到躺在地上的人时,沈墨焦虑的眼神里夹杂着丝惊喜。许娇其实没有什么

  • 小说:邂逅下一场盛景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邂逅下一场盛景在线阅读小说:邂逅下一场盛景目录预览:第3章取悦他第4章认清自己的位置第5章威胁第6章约见第7章双双失足第3章取悦他听到他那讽刺的话语,安颜低声咒骂了自己一身,便想要挣开他的怀抱。谁知傅司泽一个翻身,她被钳制在床上。他压在她的身上,薄唇轻启:“伺候我,要是我觉得舒服了,说不定可以放过你的母亲!”闻言,她挣扎的双手停在空中,她的眸子犹如受了惊吓的小鹿一般。惨白无力的嘴皮微微动了动:“真……真的吗?”“看你的表现!”傅司泽松开她,挑眉眼底写满了厌恶。她垂下眼帘,眼底写满了

  • 小说:在爱里兀自沉沦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在爱里兀自沉沦在线阅读小说名:在爱里兀自沉沦目录预览:第3章旧相识第4章求你玩我第5章你真下贱第6章诱饵第7章把她送给了别的男人第3章旧相识明明知道她的身份却故意这样问。“一个碰瓷儿的人。”聂非池不咸不淡地回到,似乎是不愿多谈。白鳕不住地上下打量着苏唯一,眼中划过了一丝轻蔑:“这种人做事,无非就是为了钱,说吧,你要多少才能不继续赖在这里?十万?二十万?你恐怕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吧?”时隔多年,他挽着新欢、喜笑晏晏,而自己形单影只、还站在原地驻足徘徊……他有了新的幸福,应该祝福他,

  • 小说:再嫁宠婚:妈咪他是谁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再嫁宠婚:妈咪他是谁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再嫁宠婚:妈咪他是谁目录预览:第三章忆第四章情人节第五章给第六章同居(1)第七章同居(2)第三章忆三年前。陆家。陆氏夫妇的20年的结婚纪念日。路澄作为陆氏养子负责整个纪念日活动。可以进入会场的嘉宾必须手持邀请卡。那天不知道怎么会混进来一个寻仇的人。正巧陆璃在庭院了坐着,就成为了对方的目标。男人拿着刀放在陆璃的脖子上,已经隐约可以看见血丝。路澄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并没有惊慌,他用自己的胳膊上的一刀就下了陆璃。陆氏夫妇自然感激,晚会的后半场就变成陆老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