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我是替身妻全文在线阅读

2017/11/8 0:52:14 来源:网络 [ ]

小说:我是替身妻

5新婚之夜

苏浅浅看着空洞洞的天花板,豪华的水晶吊灯,散发着璀璨夺目的光泽,刺痛了苏浅浅的双眼。163生活网

苏云兮——

究竟嫁了一个什么样的男人,居然在新婚之夜,他们的婚床上,和别的女人鬼混!

苏云兮似乎是预见了自己婚姻的不幸,才逃婚的吗!

但是,如果,苏云兮不愿意嫁给这个男人,为什么不拒绝呢!

苏浅浅想的脑子很乱。

那个男人虽然是好看,但是——

却像是一头种猪!

昏昏沉沉的,苏浅浅竟然觉得自己的眼皮格外沉重。

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脑海里,都是今天的一幕幕。

今天的苏浅浅,披着白色的嫁纱,秀丽的眉头锁紧。

即使是在华贵,在奢侈的结婚礼服,也无法掩盖苏浅浅眉头之间缱绻的那一道哀伤。

看着自己面前的苏立冬,一言不发。163生活网

“浅浅啊,爸知道你很恨爸爸,可是……爸爸不能看着云兮做她不愿意做的事情啊!”

苏浅浅忽然间觉得很可笑。

“爸,您是不是忘记,我也是您的女儿,您不愿意云兮做她不愿意做的事情,那我呢!这么多年,您想过我和苏溪的感受吗?”

苏浅浅的明眸里,荡满的淡淡的忧伤,都到了这样的时候,苏立冬就连一句“孩子,都是爸不好,委屈你了——”

都不肯说。

苏立冬——

真的就那么讨厌自己吗!

苏浅浅忽然间觉得自己的人生——

竟然是如此的悲诞。

苏立冬看着苏浅浅平静的面庞,竟然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

这个女孩儿,似乎比自己想象的要倔强。

忽然间,苏立冬的手机响起。

看见电话的显示,苏立冬的脸上,瞬间雀跃着惊喜。163生活网

“宝贝啊,你可算是给爸爸打电话了,你到底在哪里——爸担心死了!”

看着和之前判若两人的苏立冬,苏浅浅知道,电话,是苏云兮打过来的。

只有苏云兮,才是苏立冬的“宝贝”。

她和苏溪——

都不是。

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苏浅浅一把夺过苏立冬手里的电话,情绪激动的说道:“姐……你把苏溪带到了哪里……姐……”

苏浅浅的眼睛里,都是焦急和愤怒。

电话的那一端,许久,才传来苏云兮高傲的声音。

“苏浅浅——你很聪明,知道该怎么做!”

“我知道,我已经替你嫁了……”

“不,我说的不是这个……”苏云兮打断了苏浅浅的话“我说的是苏氏!”

“姐,不管你要我做什么,我都答应你,姐,苏溪在哪里?他怕黑……他不能一个人在一个空间里……”

苏浅浅越是说着,越是急切。

“住口!”苏云兮不耐烦的打断“苏浅浅,你现在大概还没有弄不清楚自己的位置,我会好好照顾苏溪,你的任务——就是要那个男人注资苏氏,苏氏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

“所以呢……”

苏浅浅紧紧的咬住自己的下唇,粉嫩的唇瓣几乎就要出血。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我要你帮苏氏度过难关,慕连城有这个能力让苏氏起死回生!”

“姐……苏溪……”

“按我说的做,苏溪会平安无事!但是,如果有什么纰漏,这一辈子,你都休想再见到苏溪!”

苏云兮的声音很好听,但是却那么的决绝,无情。

苏浅浅原本一脸的愤怒,瞬间垮了下来。

哀伤的说道:“姐……”

苏浅浅焦急的想要再说些什么,电话却已经挂断。

发出“嘟嘟嘟”的忙音。

望着话筒,苏浅浅绝望了,泪水顺着削尖的下巴滚落。

苏立冬看着苏浅浅那副模样,竟然有一丝心疼。

“浅浅……我……”

苏立冬看着有一些情绪崩溃的苏浅浅,不知道什么才好。版权163shenghuo.com

原就是自己对不住苏浅浅和苏溪啊!

可是,苏家的产业,以后自己势必要交给苏云兮打理得。

苏浅浅——

只能是苏家产业,这一场婚姻里的牺牲品了。

“不要再说了!你们……”苏浅浅修长的手指,指着苏立冬的鼻子,带着一丝绝望的说道:“你们……你们还是人吗!苏溪……他只是个孩子……爸……这么多年了,你不觉得你自己太自私了吗!”

就连患有自闭症的苏溪苏立冬和苏云兮都不放过!

简直是太可恶了。

看着一脸愤怒悲伤的苏浅浅,苏立冬有一些愧疚的说道:“可是,浅浅,爸也是不得已的,苏氏……”

“苏氏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吗?在爸的严厉,不就是只有一个女儿吗?我和苏溪到底算什么……”

苏浅浅悲愤的扯落了自己头上的白纱。

苏立冬慌忙捡起。

“浅浅,你不要闹了好不好,只要能够救了苏氏,爸一定会再联系国外的心理医生给苏溪治病,爸跟你保证!”

看着苏立冬一脸信誓旦旦的模样,苏浅浅当真觉得可笑极了。

真的没有想到,她苏浅浅居然还有这样的价值!

用她以己之身,不但可以挽救苏氏,还能够让苏立冬再一次去给苏溪治病。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

那么多年,苏立冬都已经放弃了苏溪。

不是吗!

苏浅浅觉得非常可笑,只是因为自己长了和苏云兮一样的一张脸蛋吗!

黑暗的房间里,看不出任何事物,只有萤萤点点的火苗闪烁。

淡淡的烟草味,充斥在空气里,散发着不安的气息。

慕连城赤裸着上半身,腰间裹着一条白色的浴巾,脑子里闪过的都是苏云兮的身影。

这个女人,看上去,冷傲,清高,怎么看,也不像是做出那种事的女人。

可是,慕连城宁愿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的眼睛。

也不愿意相信自己面前的苏云兮。

即使是,她在怎么样伪装,也无法掩盖住她所做过的事情。

狠狠的掐灭了手里的雪茄烟蒂。

慕连城起身。

第一次,他居然因为另外一个女人而对那种事情失去兴趣。

不管这个苏云兮究竟是什么人,慕连城都不会轻易的放过她。

他娶她,就是为了折磨她。

要为她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慕连城走进浴室里,冰冷的水流,从莲蓬头里花落,滚在慕连城肌肉结实的麦色肌肤上。

许久,才把他的yu望平息。

6一群疯子

慕连城看着床上的女人,白皙的宛如美玉一般的脸蛋上,闪烁明亮的双眼,此刻被长而浓密的睫毛覆盖住,看不出眼底里的想法,挺阔的鼻梁,小巧的嘴巴。

宛如童话里的公主一般。

但是——

她并不是善良的公主,却是蛇蝎心肠的“皇后”。

慕连城冷冷的笑了笑,桀骜不驯的脸上,带着一丝冷漠。

苏云兮——

你以后的日子,一定会像在地狱一般,一定!

嘴角上邪肆的笑意,仿若地狱里的魔鬼一般,阴森恐怖。

带着冰冷的气息。

手里的凉水,没有一丝迟疑的落到了还在熟睡的苏云兮的脸上。

苏浅浅陡然睁开眼睛,懵了。

自己明明在睡觉,怎么会有那么大的雨!

还是——自己在做梦!

睁开眼,却看着自己的面前,一张放大的面孔。

俊美的五官,原本是让人觉得心旷神怡的,但是偏偏眼底里的冷漠和无情,让人不敢靠近!

偏执而又冷漠!

这是——

苏浅浅努力在自己脑海里搜索男人的名字

,对,对对,他叫慕连城——

是苏云兮……不对,是自己的“丈夫”!

苏浅浅朦朦腾腾的坐着,但是却是睡意全无。

顺着下巴低落的水珠,提醒自己,根本不是在做梦。

苏浅浅看着自己面前,平静的不像话的男人,竟然有一种想要掐死他的冲动。

“苏云兮,你醒了!”

慕连城嘴角轻扬,弧度很好看,就连露出的几颗牙齿,都温润如玉。

但是,苏浅浅怎么看,都觉得这个男人是邪恶的。

“慕先生,您习惯用这么特别的方式对待别人吗!”

说着,苏浅浅如玉一般的小手,轻轻的在自己的脸上抹了一把,这个变态,居然大清早的用冷水泼自己!苏浅浅似乎已经意识到,自己日后和慕连城这个变态一起生活的日子,应该不会很好过。

苏浅浅的声音带着嘶哑,那是清晨里独有的睡衣朦胧的状态,但是却很好听。

那是一种甜儿不腻的声音,敲击在慕连城冰冷坚硬的心上。

那是一种异样的感觉。

“不觉得!”

慕连城状似不经意的放下手里的水杯,大手直接拉起还穿着睡衣的苏浅浅,没有任何的怜香惜玉,粗鲁的很。

“慕先生,如果没什么事情,请您出去!”

对于这个陌生男人的碰触,苏浅浅相当的排斥,除了夏沐阳,自己还没有和哪个男生有过亲密接触。

慕连城的手,温热,但是却刺痛了苏浅浅的手心。

“这恐怕办不到!”

慕连城几乎是拉一条流浪狗一般,把苏浅浅拖着朝楼下走。

苏浅浅看着自己面前的男人,186的傲人身高,对于苏浅浅来说,也是“巨人”了,即使是苏浅浅有着164的身高。

苏浅浅一把拽住光洁的大理石楼梯扶手。

“慕先生,请您松开手!”

声音听上去特别有豪气,但是尾音里的颤抖,泄露了苏浅浅的心虚和害怕。

慕连城回过头,浓密的剑眉缱绻。

大手几乎是用掰的,把苏浅浅死死拽着楼梯扶手的手掰开,“拖”到了楼下。

眼前的一幕,让苏浅浅有一些不知所措,但是有着良好家教的苏浅浅,学会了在任何事情面前,都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

大厅里,女佣,家丁浩浩荡荡的分成了两行,穿着统一的黑白制服,带着白色的绒布手套。

苏浅浅心里默默的咒骂。

腐败,奢侈的家伙。

7一群疯子

苏浅浅不明所以的看着自己身后的男人。

女佣前面胖胖的一位中年妇女开口说道:“太太,您好,我是刘婶,慕家的管家,以后,我会负责照顾太太生活的巨细!”

苏浅浅看着刘婶,肉嘟嘟的脸上,没有一丝多余的表情,除了僵硬,还是僵硬,仿佛一块被风干的咸猪肉,看上去,严肃,冷冽,甚至没有一丝人情味。

苏浅浅淡淡点了点头。

慕连城的眸子里闪烁着如同狐狸一般狡黠的光芒。

不知道为什么,苏浅浅看了觉得心里很不舒服,他——慕连城——就像一只老谋深算的狐狸。

没等苏浅浅说什么,慕连城已经朝玄关处走去,临走还丢下了一句话。

“照顾好太太!”

“是,先生!”

刘婶一脸恭敬,谦卑的说道,然后弯腰,目送慕连城离开。

苏浅浅觉得,这个刘婶,真的是太狗腿了。

转过脸,刘婶冷漠的看着苏浅浅,带着一丝端详。

苏浅浅白皙的皮肤,是她身上的两点,白的映衬着她黑色的瞳仁儿,就像一颗玻璃球一般,闪耀着光泽。

血红的嘴唇,即使是没有唇膏的点缀,也红润的迷人,但是太瘦。

看着苏浅浅身上干巴巴的没有几两肉的样子,嘴角甚至有一丝鄙夷的浅笑。

这样的女人,怎么配做慕连城的太太!

“太太,先生吩咐,现在这个时间,您应该吃早餐,然后学习花艺!”

苏浅浅瞪大冰眸,看了看豪华的客厅里,墙壁上的壁钟。

天啊——

现在也不过六点而已!

她这个少奶奶未免当的也太辛苦了吧!

不悦的蹙紧眉头。

“抱歉,刘婶,对于你说的花艺,我没有兴趣!”

和苏云兮不同,苏浅浅还是在校学生。

从小,苏云兮接受的都是关于管理,金融方面的教育,而苏浅浅,则落得清闲,普通的上国小,国高,就连大学,也只不过是上流大学。

所有人眼里,苏云兮才是苏家闪耀的小公主,而苏浅浅,永远都是角落里的灰姑娘。

灰头土脸,无法见人。

苏云兮回国管理苏氏的时候,苏浅浅还在念大学,只不过是大四。

刘婶对于苏浅浅的拒绝,似乎是早有所准备一般,脸上,依旧是不变的石化表情。

“抱歉,太太!先生发吩咐,您最好还是照做!不然,倒霉的不只是您自己还有照顾你的一干人!”

苏浅浅看着刘婶的脸,一抖一抖,仿佛可以抖下一层厚厚的粉。

眼底里闪过一丝厌烦。

“刘婶,我想,我还是有自己的人身自由吧!我对什么花艺,没兴趣!”

说完,苏浅浅上楼。

望着苏浅浅倔强的背影,刘婶几乎就要气疯了。

苏浅浅似乎太桀骜不驯了,看样子,以后,他们免不了跟着一起吃些苦头。

苏浅浅有一些不悦的上楼,换掉了自己身上湿漉漉的衣服,躺在自己之前睡的客房里,翻来覆去,却怎么也睡不着。

不知道苏云兮带着苏溪现在在哪里。

那个傻瓜,不知道有没有好好吃饭!

苏云兮是不是又吼他!

苏溪——

是苏浅浅生命里最重要的人。

想起自己以后将要面对着未知的人和事物,苏浅浅觉得很忐忑。

8一群疯子

咚——咚——咚

门外的敲门声再一次响起,苏浅浅不耐发的拿起薄被蒙在了自己的头上。

没想到,脱离了苏家,在慕家,依旧是这样的人生。

苏浅浅顿时觉得,自己的不幸,似乎一开始就被预见了。

门锁响动的声音。

门被打开。

刘婶身后带着两名穿着制服的女佣走进苏浅浅的房间里。

既然先生吩咐过,要看紧太太,注意他的一举一动。

而且,不用太客气。

刘婶在慕家那么多年,自然会审时度势,这个突然间来到慕家的“太太”,并不是先生深爱的女人。

也就是说,苏云兮作为慕家的女主人,有多少时日,很难说说不定,只要慕连城对她失去兴趣或者耐心,分分钟就可以把她扫地出门。

这种悲惨的女人,刘婶在慕连城身边见多了。

“太太,先生说过,您必须六点钟就要起床,吃早餐,六点半学习花艺,然后每个时间段都会有不同的事情要做!”

刘婶的脸,持续的抖着,不带一丝表情。

苏浅浅陡然掀开被子,有一些不满意的说道:“我知道了,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没有了,我现在,只是提醒太太起床!”

“那你已经提醒过了,就请出去吧!”苏浅浅的眉头微微蹙紧,嘴里却依旧保持着客气。

刘婶似乎并没有要走的意思,对着自己身后的两名女佣,冷漠的说道:“看来,太太需要你们服侍,帮太太换衣服!”

“是!”

“是!”

两名女佣异口同声,说完,便来掀苏浅浅身上的薄毯。

苏浅浅原本粉嫩的脸颊上,瞬间腾起一抹红晕。

“你们别过来…啊…”苏浅浅的惨叫声,在两名女佣迅速的动作之中此起彼伏。

苏浅浅不敢相信,这刘婶,居然真的让女佣扒光了自己的的睡衣,给她换衣服!

对于倔强而高傲的苏浅浅来说,这无异于一种屈辱。

苏浅浅奋力的推开给自己穿衣服的两名女佣,羞愧的拿起薄毯,遮住自己几斤全。裸的身体!

女佣都没有想到苏浅浅居然会有那么大的力气,看着刘婶,不知道该怎么做。

在慕家,不止慕连城变态,刘婶也变态,就连他们家的女佣都变态!

苏浅浅尖叫:“滚开,不要碰我——”

这样子的事情,苏浅浅第一次遇见,这简直就是一群疯子!

刘婶看见苏浅浅如此过激的反应,咸猪肉一般的脸上,依旧是僵硬冰冷的表情。

“太太,是您不愿意起床,身为慕家的太太,您不遵守慕家的规则,本就是您不对,身为慕家的管家,我有义务帮助您改掉您不良好的生活习惯,让您配得上先生!”

刘婶的嘴巴,一张一合,仿佛是机械人一般。

苏浅浅真的是愤怒了。

明明就是侵犯自己的人权,还说的那么好听!

简直就是一群疯子。

“身为慕家的管家,就可以不把我这个太太放眼里吗!”

苏浅浅的声音,冰冷,颤抖,带着愤怒。

刘婶的嘴角,忽然间露出一抹若有似无的微笑。

“太太,既然您觉得自己是慕家的太太,就不要做出让先生蒙羞的事情!所以,现在,换衣服——起床——吃早饭——学习花艺!”

苏浅浅咬了咬嘴唇,眼眶里充斥着一股热流。

“滚——”

刘婶对着两个女佣使了个眼色,女佣识趣的把衣服放在了苏浅浅的脚下。

然后跟着刘婶一起走出苏浅浅的房间。

9她对种猪没兴趣

苏浅浅的唇,几乎就要被自己咬破。

泪水忍不住夺眶而出。

怪不得,苏云兮在结婚前夕要逃婚。

原来,慕家,就连佣人都包括在内,都是神经不正常的。

苏浅浅的泪水肆无忌惮的落下。

想到苏溪现在,苏溪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如果自己抗拒慕连城,抗拒慕家的任何人,苏氏的问题,就得不到解决,苏溪——

这一辈子自己都不要想再见到。

可是——

苏溪对于自己来说那么的重要啊!自从妈妈过世以后,在这个世界上,自己唯一亲近的人就只有苏溪了。

想到这些,苏浅浅就觉得特别无助,蜷缩起双腿,把自己的头埋在了膝盖之间,双肩轻轻的颤抖。

嗡——

手机震动的声音。

过了许久,苏浅浅才抬头,拿起手机,翻开了讯息。

“小不点,我就要回国了!八小时后见!”

发件人—夏沐阳。

看见夏沐阳的名字,苏浅浅含满泪水的眸子里,瞬间多了一丝温柔。

对,她还有夏沐阳!

这个世界上,唯一对她好的人。

苏浅浅小手按着手机,回复“那我去接你!”

“好啊,准备了礼物送给你和苏溪!”

“谢谢!”

苏浅浅面无表情的吃着饭,苏家的餐桌礼仪一向很好,尤其是,自己和苏溪在苏家如同小丑一般的存在,让苏浅浅早就学会了隐忍。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看见刘婶和站在自己身后的一排女佣,苏浅浅就觉得气不打一处来。

喝汤故意发出很大的声响,甚至很不优雅的吧唧嘴。

刘婶皱起眉头。

“太太,苏家没有教过您餐桌礼仪吗!”

苏浅浅含糊的喝了一口牛奶,待不及吞咽干净,含糊的说道:“我在苏家的餐桌礼仪就是这个样子……”

那挑衅的小眼神儿,仿佛是是在说:你能拿我怎么着!

刘婶冷冰冰的看着苏浅浅,面无表情的说道:“苏家的餐桌礼仪,实在是让人不敢恭维!不过没有关系,既然太太的餐桌礼仪不符合慕家,那么我们就从头开始——从明天开始,慕家的礼仪老师,会专门的教给太太餐桌礼仪!”

苏浅浅不高兴的丢下手里的刀叉,金属和瓷器碰触,撞击,发出的声音清脆而悦耳。

但是却是那么的不合时宜。

刘婶的眉头微微蹙紧,真的是不明白,先生为什么要娶这样一个女人!

毫无规矩,毫无礼貌,除了对人冷冰冰的,真的是——

哪里都配不上他们先生!

“我吃饱了——”

苏浅浅把擦拭完嘴巴的纸巾丢在了餐桌上准备上楼。

“等等……”刘婶的口气依旧的冷漠。

苏浅浅翻了翻白眼,转过头,看着刘婶,一言不发。

空气里,流动着电流噼啪的声音。

“太太,吃过早饭,先生给您安排的时间就是学习花艺!先生喜欢优雅的女人!”

苏浅浅美丽的脸蛋上,多了一丝鄙夷。

哼!

慕连城喜欢优雅的女人吗?还是说他喜欢放,荡的女人。

昨天晚上的那个女人不就是最好的证明!

反正,他喜欢什么样的女人,都跟自己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苏浅浅也对那种种猪一般的男人,没有丝毫的兴趣。

010高级女佣

隔着宽厚的玻璃,刘婶看着大厅里,半跪在柔软的羊绒地毯上,把客厅糟蹋的一片狼藉的苏浅浅,皱起眉头。

“刘婶,你说先生为什么要跟苏小姐结婚!”

女佣看着苏浅浅,除了漂亮,冷傲,身材好,就再没有其他的了。

性格差,粗鲁。

真的是不明白,他们家先生那么优秀的男人,怎么会娶这个女人!

刘婶冷冷的斥责道:“先生的事情,也是你们可以随便插嘴的吗!赶紧去,把这些花给太太搬进去,让她继续联系!”

小女佣看着刘婶一脸要爆发的样子随即抱起那一大束花,给苏浅浅送进去。

照着苏小姐这样的插花方法,估计要有所造诣,真的不知道要浪费多少鲜花呢!

刘婶看着苏浅浅,脸上的表情,越发的僵硬,阴沉。

这个女人,真的妄想做慕家的太太吗!

简直就是可笑!

慕连城看着视频里,一直半跪在地上,已经接近半个小时的苏浅浅,脸上依旧是铁青的。

镜头里的女人,似乎很专注,拿着剪刀粗鲁的修剪着一朵红玫瑰的枝叶,随即,眉头一皱,苏浅浅停下手里的动作,看着自己的手指头,嫣红的血液,在苏浅浅白皙的手指上仿佛是玫瑰花一般的妖艳。

苏浅浅气愤的丢掉了手里的玫瑰花,嚷道:“所有人都欺负我,就连你们也欺负我——”

那模样,就像是饱受委屈的小孩子一样!

看着画面里的苏云兮,慕连城的心里有一丝复杂。

这个女人,真的是那个狠毒的女人吗!

也许她就是用这样的外表,才欺骗了所有人的吧!

虚伪的嘴脸!

苏云兮——

早晚有一天,我会揭穿你丑恶的嘴脸!

折腾了大半个上午,花也不知道被苏浅浅糟蹋了多少,最后,终于,插出来一瓶勉强还算凑合可以看的“成品”。

苏浅浅非常满意,嘴角不自觉的扬起一抹好看的笑容。

“老大,要去暗夜了!”

阿铁看着自己腕间的手表,提醒道。

慕连城系好自己的西装纽扣,霸气瞬间外露。

“走吧!”

阿铁紧跟在慕连城的身后,走出了办公室。

苏浅浅觉得自己从来都没有那么累过。

躺在床上,觉得自己的全身好像是散了架一样。

以前看苏云兮插花,自己还觉得挺优雅的,可是真的轮到自己的时候苏浅浅才觉得,自己这样,挺好的!

苏云兮——

虽然一直在苏立冬的庇护下长大,也不一定跟自己一样,那么自在。

忽然间想到了什么,苏浅浅拿出自己的手机看了看。

距离夏沐阳的飞机落地的时间还有四个小时。

这四个小时里,自己应该好好的收拾一下,到时候可以精神饱满的去见夏沐阳。

盘算好了,苏浅浅,打起精神,从床上爬起来。

咚——咚——咚

门又响起。

苏浅浅再一次蹙紧眉头。

女佣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太太,现在到了学习做菜的时间了,刘婶请您下楼!”

苏浅浅脾气很不好的说道:“我是慕家的太太,不是慕家的佣人!做饭这样的事情,需要我亲自学习吗!”

苏浅浅甚至怀疑,自己来慕家,真的是来做什么慕家的太太吗!

简直就是慕家的高级女佣!

我是替身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西柚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西柚文学)或者(xiy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我是替身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年味满满】黄村镇村民们收到的这些春联可不简单!

    速读一幅幅承载美好祝福的对联,在三九寒冬的天气里,为黄村镇后辛庄的村民带来了浓浓的暖意。近日,由黄村镇组织书法爱好者们开展的"迎新春送春联送福字进万家"主题活动第一站在后辛庄村拉开序幕。这些书法爱好者来自大兴区老年大学黄村镇分校的师生们。他们中有的人已经坚持练习书法十余年,挥毫泼墨,龙飞凤舞,有的经过十个月的培训,一开笔,书法有章,象模象样。寓意吉祥,承载着美好祝福的对联,一“出品”,就遭到了村民的“哄抢”,让他们体验了一把“明星”般的待遇。村民拿到喜气盈盈、写满了吉祥话儿的对联,乐得合不拢嘴。

  • 时代肖像丨以“肖像”观当代中国精神:中央美院百年校庆重要篇章“时代肖像”于太庙艺术馆开幕

    来源:中央美院艺讯网“肖像”题材创作一直以来都是艺术表现最为重要的课题,从古代的墓室壁画、帝王功臣、宗教供养、文人高士到当代多元的人物画创作,“肖像”都承载着一个历史时代的道德礼仪规制、审美取向、文化表征以及社会主题,观一件肖像创作,不仅是认识一个特定的人物形象,更是洞察人物所处时代、空间的精神面貌,肖像更是时代精神的一面镜子。百年艺术学府中央美术学院在从中西交融到全球视野的历史进程中,肖像艺术一直都是造型学科的优长项目,在教学和创作中留下一大批经典肖像艺术作品,这些作品一方面体现出水墨、油画、

  • 温其彪 中国著名书法家

    艺术简介温其彪,字华杰,戌子年生,湖南南县人。毕业于辽宁大学,受教于书法教育家欧阳中石先生創办的书法大学。享受中国人民解放军付团职待遇,工程师。书法作品隶书六条屏诸葛亮诫子书被沈阳市美术馆收藏。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辽宁分会会员,沈阳市书法家协会理事。作品欣赏

  • 这两部剧,承包2018年的所有甜蜜

    最近的朋友圈被两个内容给刷屏了。即使没有去看,或者没有玩过,但也会听说过它们的名字——《前任3:再见前任》和《恋与制作人》《前任3:再见前任》是“前任”系列的第三部电影作品。在上映之前,没有多少人看好这部电影。但这个影片却打破了所有票房分析机构的认知,成为了2018年的第一个票房黑马,票房也已经突破了13亿。《前任3》之所以能成为爆款,在于这部电影戳中了观众的情感经验,激发出了无数观众的前任情怀。不少观众在观看电影时已是痛哭流涕。情感故事总能引发观众的共鸣。于是就不难理解《恋与制作人》这款恋爱养

  • 腊月至,欲还乡

    今天2018年1月17日丁酉年腊月初一一进腊月门便有过年来腊月是农历年中的最后一个月一进腊月“年”以倒计时的脚步临近年味儿也越来越浓辛苦工作一年的人们开始感受到家的温暖故乡的一切随风而至归心似箭这时侯冬季田事已经告竣故有“冬闲”之说农事已“闲”但人们生活的节奏并未因此而放慢而是怀着愉悦而急切的心情加快了向春节迈进的步伐腊月·由来腊者,接也新故交接故大祭以报功也自上古时起人们就在腊月祭祀祖先参拜神灵依照传统家家户户都要举行“猎祭”猎杀野兽,拜神敬祖祈福求寿,避灾迎祥“腊”,通“猎”因此“猎祭”后来

  • 意大利华商总会举行新年年会 分享“学习十九大精神”心得

    2018年1月15日,意大利华商总会在福海大酒店举行新年年会。中国驻意大利大使馆吴冬梅参赞,华商总会会长团成员及家属出席了活动。会长何焕龙致辞,秘书长陈建明主持活动。会长致辞2017年意大利华商总会在使馆的指领下,与兄弟侨团一起,做了多项实实在在的工作,特别是在维护侨胞合法权益、帮助困难侨胞等方面。去年9月,一位青田侨胞在意大利不幸溺水身亡,使馆启动领事保护机制,但还是找不到死者家属。华商总会积极协助使馆多方宣传,发动侨胞寻找,与其他兄弟侨团一起捐款,最终找到家属并助其在意大利圆满解决此事。参赞

  • 一部网络上四十年代北平中产家庭生活视频背后的故事

    在网络上看到了这个视频,很好奇,完整的看了,也深挖了一下后边的故事。发出来大家看下。这期视频被推送之后,视频中那位教授的后人,看到了久远之前家人的影像。拜他们所赐,我们得知了许多关于这个纪录短片的有趣细节。视频中出现了两位老人,被全家人谦恭地对待,也带孩子们去游园。解说称他们为孩子们的祖父祖母。实际上,这两位是他们的邻居,被临时找来扮演长辈的角色。而“祖父母”的生日,自然是配合剧组所做的演出,寿桃和长寿面,也是为拍摄而准备的。也许,导演是为了将当时中国人的衣食住行和礼节习俗都在一个影片中展现,才

  • 《无问西东》被禁六年原因,查遍网络都找不到,面壁三天悟出三条

    《无问西东》作为一部表现清华大学传承的电影,应该系上安全绳,平安落地公映才是常理,但这部电影却被封存了六年。六年有多长?电影里表现的抗日战争,按照过去的说法,也就是八年。八年抗战的一大半时间都过去了,那么,实在令人好奇,《无问西东》究竟因为什么原因而被封存了?在网上寻找原因,最后都无功而返,最常见的隐约其辞的说法,说是这个电影里有“政治敏感”的原因,而迟迟没有公映。那么这个电影里的政治敏感表现在哪里呢?查遍了网络,动用了所有搜索引擎,都找不到只言片语。无奈之中,自己来想答案吧。面壁三天,果然有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