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独宠美妻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1/8 7:47:52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独宠美妻

第3章噩耗传来

却没有想,宁浅语还没有来得及从VIP病房中搬出来,就接到了一个电话。独宠美妻小说txt全文阅读

手机铃声响起,看到是家里的电话,宁浅语的身子一怔,指尖有些颤抖地接通,“喂,妈。”

“浅语啊,我是隔壁的王婆婆,你妈心脏病发作,被送到了市三医院抢救……”

宁浅语已经听不到电话里的王婆婆后面说些什么了,她整个脑子里,都只有一个反应,她妈妈突发心脏病进医院了。

她慌张地从病床上跳下来,抓着包就往外跑。

“哎哎哎,宁小姐,您现在去哪?”护士小姐追出病房,朝着宁浅语的背后大喊,后者没有回应,反而惊动了隔壁的人,叶昔推着慕圣辰从里面出来。

这个男人长得真俊,可惜竟然是个残废。护士小姐的眼神落在慕圣辰的双腿上,一脸的惋惜。

“她人呢?”慕圣辰的眼底也幽然染上一丝不易察觉的冷意。阅读163shenghuo.com

护士小姐的眼神一缩,颤抖着指尖指着楼梯间的方向,“她往楼梯间跑了!”

“叶昔,从电梯下去。”清冷的声音中似乎没有半点的情绪,但是跟随在慕圣辰身边多年的叶昔知道,辰少这是微恼的前奏。

辰少为什么微恼?叶昔没有时间多想,赶紧推着慕圣辰进入电梯。

一直跑到医院外,宁浅语才注意到现在已经很晚,外面的冷风吹得她的身子忍不住打个寒颤,右手几乎痛得麻木。她深吸一口气,准备去医院外面打车。

突然看到一个对她来说不算太陌生也不算太熟的人,正坐在医院大门口等车。他是慕锦博的大哥,宁浅语只是见过他几次,他给她的印象是很孤僻,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独宠美妻小说txt全文阅读

“慕大少!”这么晚他怎么会来医院?

当宁浅语的眼神落在他的腿上,她也明白他出现在这里是为什么了。

慕圣辰幽沉的目光朝着宁浅语看一眼,淡漠的点了点头。

这时候叶昔开着车过来,停在医院大门口的台阶下。

叶昔从车上下来,跟宁浅语打了声招呼,“宁小姐!”然后就准备推着慕圣辰上车。

宁浅语急急地挡在慕圣辰的轮椅前,“那个……慕大少,求你帮我个忙好吗?”

“说。”轻抿的薄唇中,吐出一个字来,冰冷得几乎让人冻结。

宁浅语吞了吞口水回答,“请慕大少送我一程可好?”

说完后,宁浅语就后悔了。阅读http://www.163shenghuo.com/冷漠的慕大少,怎么会送她?何况现在她和慕锦博分手的事应该已经传进慕家大院里了,他更加不会理睬自己了。宁浅语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

却不想慕圣辰淡淡地回了声,“上车。”

宁浅语以为慕圣辰是说让他的那个贴身保镖叶昔送他上车,所以她很自觉地后退一步,却没有想到叶昔并没有动,反而是礼貌地朝着她道:“宁小姐,辰少是让你上车。”

“啊?谢谢!”宁浅语没有多想,爬上了后车座。

“宁小姐,你……”叶昔原本想说我们辰少有洁癖,请你坐副驾驶座位,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慕圣辰给打断了,“叶昔,把我推过去。”

叶昔摸了摸鼻子,乖乖地把把慕圣辰的轮椅推到后车厢车门边。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慕圣辰双手扶着轮椅的手把,把自己给撑起来,往后座上移去,突然一只纤细的手用力地撑着他的肩膀。

慕圣辰的头抬起来,就看到宁浅语正低着头,费力地想要用没有受伤的左手扶住他。

他们之间靠得很近,他的鼻息之间,满是她发丝的香味。

让他想起三年前,他在慕家大院的后花园里,因为不小心从轮椅上摔倒,也是她小跑着过来,费力地把他给扶起来。

宁浅语抬起头发现慕圣辰正出神地看着她,不知道在想什么,那迷惘的眼睛,几乎让她迷失在里面,宁浅语慌乱地松开手,也让慕圣辰回过了神。他朝着宁浅语看一眼淡淡地道:“谢谢,我可以自己来。”然后双手一用力,便坐在了宁浅语的旁边。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没事。”宁浅语微微有些尴尬,她朝着里面微微移动了一下。

外面的叶昔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刚才慕圣辰和宁浅语之间的诡异气氛,他把轮椅折叠好,送到后备箱后,才上了驾驶室。

“宁小姐,请问你要去哪?”叶昔回过头来问宁浅语。

宁浅语这才想起母亲的事来,“市三医院,麻烦你了。”

见到宁浅语很着急,叶昔也没有多问。

奥迪开出第一人民医院的停车场,往第三人民医院而去。

宁浅语靠在后座上,因为担心母亲,眼神都有些迷蒙。

突然一道温暖盖在她身上,她才回过神,然后就看到慕圣辰的西装,正盖在她身上。

“慕大少,我不用。”

“穿上!”慕圣辰冷硬的剑眉微微地皱了起来。

叶昔虽然觉得今日的辰少很奇怪,却依旧目不斜视地开着他的车。

车刚停在第三人民医院,宁浅语来不及跟慕圣辰道谢,便急匆匆地下车跑进了医院。

“辰少,天凉,我们先回去吧。”叶昔回头看向后座的慕圣辰。

“跟进去。”慕圣辰的语气中带着毋庸置疑。

第4章拒绝他的提议

A市第一人民医院病房外,宁浅语趴在玻璃窗上,看着病房里面医生正在对病床上的人进行抢救。她的身子往下滑,最后跌坐在地上,脸上布满泪水。

“浅语啊,医生还在为你妈妈抢救,你先别着急。”旁边一个大妈安慰着宁浅语,后者却一动都不动。

突然间病房开了,宁浅语立即爬起来,抓住医生的衣服激动地问。

“医生,我妈她怎么样?”

注意到宁浅语的右手还打着石膏,医生也不敢拉开她,只得道:“你母亲心脏病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再加上长时间的忧思过虑,这次受了刺激,才会导致心脏出现骤停,还好送过来及时,病情暂时控制住了,不过……”

“不过怎么样?”宁浅语激动地问。

“她心脏部位功能受损严重,需要尽快安排手术。”

“麻烦医生尽快安排手术。”宁浅语的语气满是焦灼。

“先办住院手续,待情况稳定,便会安排专家会诊。”

“好的,谢谢你,医生。”

医生离开之后,宁浅语就被护士带着去缴费去了。

“麻烦你,心内科,宁淑君女士缴费。”宁浅语从兜里掏出银行卡来。

“宁淑君女士两万八千!请问现金还是刷卡?”

“刷卡!”

“不好意思,您卡上余额不足。”

宁浅语的脸上闪过一道尴尬,“我能不能先把住院手续办了,其他的明天再来交?”

对方朝着她看一眼,然后开始进行清算。

缴费后,宁浅语垂头丧气地坐在病床边,望着眼睛紧闭的母亲。

听医生说,母亲一直有心脏病,身为她的女儿,却一点都不知道,自己还真的不合格。而她现在竟然连母亲的手术费都交不起。

原本宁浅语身为外科医生的工资算已经不算低了,只是这三年来,她和慕锦博谈恋爱,因为慕锦博家境的原因,她并不想示弱,所以她从来都不会占慕锦博半点的便宜,两个人吃饭、买东西什么的,一向都是AA制。有时候她给慕锦博买的衣服,几乎花掉她一个月的工资,宁浅语原本存款就不多,再交掉医院VIP病房的费用和母亲的住院费后,她的存款已经所剩无几了。

病床上的人缓缓地睁开眼睛,宁浅语立即收拾好心情站了起来,“妈,您醒了?”

宁淑君眼神在爱女的脸上扫一圈,最后落在她打着石膏的右手上,“浅语,你手怎么了?”

宁浅语低头看一眼自己的脸,露出勉强的笑,“妈,我手不小心脱臼了。”她不敢跟妈妈说她的手断了,怕妈妈担心。

“浅语,你怎么这么不小心?你是神经外科医生,手是有多重要,你不知道啊!”宁淑君嘴上责怪着女儿,眼神中却是带着宠爱。女儿因为那个男人,一直都跟她有隔阂,她们母女俩,多久没有这么面对面坐着了?

“妈,我知道,没事的。”宁浅语安慰着母亲,“妈,你可有哪里不舒服?我去把医生叫过来。”说着宁浅语就要起身,却被宁淑君给拉住了,“语儿,我没事,来让妈看看你……”

“妈妈,对不起,之前都是我的不对。”宁浅语坐在床边,低声认错。

“浅语,是妈不对,是妈一意孤行。只要你喜欢他,只要你过得好,妈妈同意你和他的事。”宁淑君说着哭了起来。

“妈,我知道。”宁浅语扑倒在母亲的怀里,她以前怎么那么不孝,竟然为了那么个男人跟母亲差点断绝关系……不过,以后就好了。等妈妈的手术做完,她就好好地照顾着她,一直守在她的身边。

跟母亲聊了很久,一直到母亲疲倦地睡着了,宁浅语才轻手轻脚地从病房中走出来。

宁浅语咬紧下嘴唇,静静地在长廊上坐下来。

突然她的面前出现一双昂贵的意大利手工皮鞋,抬起头,果然看到慕圣辰坐在她对面。

“慕大少!”这么晚了,他竟然还没有回去!宁浅语偏头才注意到她的身上还穿着他的外套,赶紧起身脱下来。

这个时候宁浅语才发现外套早就沾上了些灰尘。她的脸上有些尴尬,“慕大少,外套我明天送洗后,再还给你。”

“我可以给你母亲最好的治疗和恢复,并让你的手恢复如初。”男人的声音如沐春风,但他所说的每句话,都刺进宁浅语的心里。

很显然,他已经把她给调查得彻底。

宁浅语的脸上闪过被人洞悉的狼狈,她深吸一口气道:“慕大少说笑了。”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这个道理谁都明白,所以宁浅语自然不会傻到以为慕大少是施恩不望保的慈善家。而她很清楚,有钱人的游戏,她玩不起。

“你想清楚后,可以联系叶昔。”慕圣辰的声音淡淡的,旁边的叶昔立即取出一张名片递给宁浅语,然后才推着慕圣辰离开。

宁浅语全身虚软地滑坐在地,幽暗的灯光,把她孤独的剪影拖得很长很长。

第5章慕大少的条件

第二天上午。

紧急的呼叫铃、凌乱的脚步声回荡在病房之中,紧接着慌张的宁浅语被护士给推出病房。

她焦急地在病房前踱来踱去,眼神瞟着病房的方向。

早上母亲还好好的,等她端着早餐进来,却叫不醒她了。

“不会有事的,不会的!”宁浅语反复地安慰着自己。

一个小时后,医生才从病房中出来。

“医生,我妈她怎么样了?”

“宁小姐,病情恶化,必须尽快手术,你去缴费,我来安排手术。”说完医生转身就走。

却被宁浅语给叫住了,“医生,手术费需要多少?”

“二十五万!”

“这么多!”宁浅语低呼着。她真的没想到妈妈的手术费这么贵。

“宁小姐,我们市三医院是坚决按照国家的标准收费的,你母亲这个手术二十五万不算多。”医生看了宁浅语一眼,语气冷了几分。

“是,我会尽快交齐手术费。”宁浅语低头回答。

“哼,连手术费都交不上,还想着尽快手术呢!”医生嘀咕一声,转身就走了。

宁浅语咬着下嘴唇,返回了病房,看着床上戴着氧气罩的母亲,良久后她才离开。

“请问是叶助理吗?我是宁浅语,我想找一下慕大少!”

宁浅语依照约定的时间,来到叶昔电话中所说的地点。

那是同样位于豪苑小区,不过却不是和慕锦博同一栋,而是在另外一栋。

望着小区的大门,宁浅语深吸一口气,踏进小区。

来到公寓前,宁浅语按下门铃,很快叶昔便打开了门。

“宁小姐,不好意思,你这么忙,还让你跑一趟的。”

“没事。”本来就是她有求于人,上门也是应该的。宁浅语跟着叶昔走进去。

整个客厅的是偏冷的色系,跟慕大少的性格很符合。一直跟着叶昔来到书房前,叶昔打开门让宁浅语自己进去,便离开了。

宁浅语朝着里面看过去。

办公桌前,男人正在低头忙碌。他的侧脸深邃立体,原本淡漠、冷清的眸子染上了沉思,连她走进书房都没有注意到。

“咳咳……”一直到一阵剧咳嗽声,才让宁浅语回过神。

他病了?她这才注意到,他身上盖着厚厚的毯子。

“慕大少!”

“恩,你来了。”慕圣辰把手上的资料放下,揉了揉眉心。

“慕大少,你真的可以让我母亲接受最好的治疗?”

“我们可以签个协议。”宁浅语的答应似乎在慕圣辰的意料之中,声音清冷,没有起伏。

“我相信你,慕大少,说说你的条件吧。”宁浅语不知道慕圣辰到底是要她干什么,但她知道,她没得选择。

“我们协议结婚。”慕圣辰的薄唇中吐出这六个字,说得那么的轻巧、那么的随意,似乎这是在说今晚吃什么一样的简单。

“协议结婚?”宁浅语没有想到慕圣辰会提出这么一个条件,一时间傻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怎么?不同意?”慕圣辰的语气中带着淡淡的嘲讽,似乎在笑宁浅语的孝心也不过如此。

“为什么是我?”宁浅语盯着慕圣辰,如果要找个女人协议结婚,她相信只要慕大少纵臂一挥,即使他残疾了,依旧有无数女人巴上来吧?虽然说她长相还算端庄,但可别忘记了,她几天前还是他弟弟的未婚妻。

慕圣辰有些不自然地移开眼睛,淡漠地道:“似乎你并没有资格问这个问题。”

是啊!她有求于人,有什么资格问?宁浅语微微低下头,“我知道了。”

看着情绪低落的宁浅语,慕圣辰竟然觉得心中有股不舍,他甩了甩头,安慰着自己,这是计划中的一部分,那股不舍,不过是他发烧出现的错觉。

“晚点,叶昔就会去处理你母亲的事。”慕圣辰说完,朝着外面喊道:“叶昔,送客。”

叶昔很快就端着杯子进来,“辰少,该吃药……”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慕圣辰给瞪一眼。叶昔很无辜地摸了摸鼻子,把药和杯子放下,朝着宁浅语道:“宁小姐,请!”

她一路恍惚地走出慕圣辰的公寓,突然身后传来一声紧急的刹车声。

“没长眼睛啊!竟然挡在大门口!”熟悉的叫骂声从身后传来,宁浅语一回头,便看到戚雨薇正坐在兰博基尼中,指着她破口大骂。

当看到是宁浅语,戚雨薇认定宁浅语是来豪苑小区找慕锦博,她立即狰狞着一张脸,“宁浅语,你还真的不要脸,不是跟锦博说分手分得那么决绝吗?怎么现在又来纠缠他?”

小区门口的人本来就多,听到戚雨薇的话,大家立即开始围过来对着宁浅语指指点点。

“戚雨薇,你身为第三者,爬上别人未婚夫的床,到底是谁不要脸?”果然宁浅语这句话一出,大家立即掉转矛头指向戚雨薇,毕竟小三人人都喊打。

戚雨薇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她原本以为宁浅语那么爱慕锦博,不会让他丢脸的,却没有想到宁浅语这么大声宣告出来。

“戚雨薇,请你记住,就慕锦博那种人渣,别说让我宁浅语来纠缠他,就是送给我,我都不会要。我还要感谢你接手了他。”宁浅语冷笑着说完这句话,留下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戚雨薇离开了。

宁浅语转过身去的脸,已经满是泪水,从今天起,她宁浅语不再是以前的宁浅语!

独宠美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西柚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西柚文学)或者(xiyouwenxue),关注后回复 独宠美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水浒世界遇上格斗武打,会有怎样精彩的故事?

    作者:梅花照眼评论书籍:《妖怪客栈》水浒猎人,以前从未将猎人的元素带入进水浒思考。这一次,谁为猎人,谁为猎物?又或者,是相互狩猎?有人心中坚持着被奉为名著的《水浒传》。这点无可厚非。但是,要知道,就是那本流传甚广,可以说最后定型的《水浒传》,也不是最初的版本,也是经由几朝几代多少文人考诸古事、泼洒文墨而成。我们常说,对于传统,要继承,更要传承。所以,对于优秀的,在原著基础上加上个人元素和新时代元素的作品,我是乐于见到的。而那些恶俗的、以毁坏原著形象来哗众取宠的作品,才是我们应该竭力抵制的对象。那

  • 织女写申请(幽默故事)

    为什么快乐时光总是那么短?为什么幸福时刻总是那么快?站在桥端,望着牛郎慢慢远去的背影,织女不禁黯然泣下。回到家里,织女情绪十分低落。这一年一次,一次一天的探亲假不知何时有个头?试问世间谁人能解相思苦?何况两个孩子从小就跟在牛郎身边,缺乏母爱,这万一影响到孩子的身心健康怎么办?孩子今后的读书怎么办?衣食住行谁来照顾?还有分居时间太久,牛郎会不会变心?会不会有外遇?这鹊桥工程究竟何年何月才能修好?一系列的疑问如杂草一般,不断地在织女的脑海里疯长。每每想及此,织女总是感慨万千,嘘唏不已。回想着白天和牛

  • 人生不读南怀瑾,阅尽诗书也枉然!

    图文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纵观南怀瑾一生,亦儒非儒,是佛非佛,似道非道,恰是人生的大圆满。生命的本色无非就是,佛心道骨儒为表,大度看世界,从容过一生。精通佛、释、道的南怀瑾曾精辟的总结过:佛学像百货店,有钱有闲,可去逛逛,逛了买东西也可,根本不逛也可,但社会需要他;道家像药店,它包括兵家,纵横家的思想,乃至天文、地理、医药,一个国家、民族生病了非去这个药店不可;儒家的孔孟思想是粮店,是天天要吃,要深切了解中国文化历史的演变,将来怎么办,就要研究四书。1918年,南怀瑾出生于一个耕读传家的书香门

  • 浪淘沙文学社【诗歌专栏】

    【诗歌专辑】生活碎片(组诗)外一首作者:吕丽1。我,不能深切的投入你的怀抱又无法接受你的消失。也许那是种悲哀2。遗憾总是存在于开心与失落之间,日子仍在路上3。你追赶的月光,被脚印踏破静止。也许不是绝断4。生活,始终如广袤花海只因选择角度不同,而景致也不同了风景看多了,画面人物自然会渺小甚微5。深夜,我望着满天的星星发呆欣赏这张长满雀斑的脸颊,为何怅然若失偶尔,划落几颗流星……6。我在疲惫之余,想起了爸爸妈妈生活忽略了我。我却忽略了生命7。踏实地站在一处落脚,生活的空间才是自己的8。在葵花果实里,

  • 自带清冷气息的画,看得人心都平静了

    AofujiSui来自日本的绘画爱好者常用的绘画工具有水彩和数位板他的画颜色总是淡淡的多使用蓝色和灰色有种清冷的感觉深颜色也在他的笔下展现出不一样的生命力免责声明:文章内容由小编整理编辑,部分图文分享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微信告知处理。

  • 人生至简,尽享安闲之美!

    走出拥挤的人群,穿过忙碌的日常,给生命一处安详的空间。一片心绪宁静的领域,以最肃默的灵魂,独自领略喧嚣之外的风景。无限舒放的思想空间,学会欣赏生活的安闲之美;心底的每一寸柔软,都是岁月不老的传奇。生命,是一湾倒置的时光,是清澈见底的晴蓝色。迎来送往的情意,无关四季的冷暖,终被他年的记忆宽宥收容。回眸时候,思绪起落间,会一点点还原最初的美好模样。欣欣人生,怀着一颗质朴的心,微笑怒放。人生里,奔赴的路上,沿途流转不息的风景,生动又温暖。我们牵挂得起的爱,与可执手的幸福,都能多一份理解。那些天真与善良

  • 张爱玲7篇经典散文结尾

    张爱玲被誉为“民国四大才女”之一,她的文字是否曾触碰你的心灵?这7篇张爱玲经典散文结尾,你又是否品读过?天才梦生活的艺术,有一部分我不是不能领略。我懂得怎么看“七月巧云”,听苏格兰兵吹bagpipe,享受微风中的藤椅,吃盐水花生,欣赏雨夜的霓虹灯,从双层公共汽车上伸出手摘树巅的绿叶。在没有人与人交接的场合,我充满了生命的欢悦。可是我一天不能克服这种咬啮性的小烦恼,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爬满了蚤子。忘不了的画一条小路,银溪样地流去;两棵小白树,生出许多黄枝子,各各抖着,仿佛天刚亮。稍远还有两棵树,一

  • 我们所神往的是声已动,而心更远

    TOREADER一月Jan21朗读是一件幸运的事情,让我们能够用声音拥抱世界。目光如炬,用书籍丰富自己。那自信从容,是书籍赋予最好的气质。——《朗读者》昨日,“我曾经爱过你”普希金经典作品朗读比赛启动仪式在嘉定区马陆镇文体中心顺利开展。腊月的寒意并没有降低大家对于朗诵的热情,活动还没开始,现场早已坐满了前来参与活动的市民朋友。通过对经典作品的朗读,再次重温那一缕书香,感受诵读的魅力...准备开始,主持人为我们拉开了本次活动的序幕。经过一轮简单的暖场互动小游戏,首先为我们领诵的是来自嘉定人民广播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