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执念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1/8 7:55:44 来源:网络 [ ]

小说:执念

第三章 疯狂的事情

舒软的大床上,两具身体,相拥相抱,贴的很近,很近。网站163shenghuo.com

唐小染紧紧环住沈慕衍的脖颈:“快点,再快点。”这种话,是她七年来从没有如此放荡说出口的。

如今……她睫毛轻眨。

男人在上,闻言,身子一顿,但随即,猛然重重压住身下女人纤小的双肩,薄唇轻扯一道讽刺,“沈太太,你……真贱。”

伴随这句话,男人劲瘦的腰部重重的一撞,“不过……如你所愿。”话落时,猛然速度加快。

唐小染睫毛眨了眨,仿若未闻,只勾着沈慕衍脖颈的双手,更加的用力攀住他,仿佛海中一叶扁舟,摇曳得好似随时都会翻到水中去。163生活网

“沈慕衍,抱我……抱我……抱我!”床上的女人仿佛疯了一般:“沈慕衍!抱我!抱我!抱我抱我抱我……!”

无数声的“抱我”,那张苍白的唇,因为他,染上了艳红,不知是不是被女人无数声的“抱我”,激荡得男人也加入了这场疯狂的情爱中,沈慕衍只觉得这身下的女人,今日无比的不同寻常,从未如此的热情和……疯狂!

突然,身下的女人攀住他脖子的手臂压了下来,将他的脑袋拉近她,“沈慕衍,我爱你。”

“沈慕衍,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她嘶吼,大声的呐喊,嗓子都沙哑了。

今日的唐小染太热情,太奔放,太疯狂!

全然不像是七年间的她,此刻的她绚烂灿烂,就像是要用尽最后一丝力气,也要将这一身的热情燃烧殆尽。

飞蛾扑火,不足以形容!

沈慕衍劲瘦的腰依旧卖力的动,脸上却只剩下漠然。

唐小染咬唇,她环住沈慕衍:“沈慕衍!说爱我!”她眼中湿漉漉,却含着期望望着他。

“呵……”男人轻笑一声,不置可否。

突然,唐小染够着脑袋,埋在他的脖颈,张口,用力咬下去:“说爱我!”今日的她,除了无比的疯狂,还无比的执着!

沈慕衍猛然抬头:“你疯了吗!”他目光幽冷。版权163shenghuo.com

唐小染却不管,张嘴又是一咬,抬起头红着眼看他,眼底近乎偏执的执着:“说爱我!”

她就是疯了!疯了的才会做出那样的决定,疯了的才选择……

“适可而止。”

又是一咬:“说!说爱我!”

沈慕衍拧眉躲开。

“不许躲!”唐小染伸手,力气无比之大的,死死扣住身上男人的脖子:“你别忘记,七年前,我们除了领证,也还签了那份契约书。你,沈慕衍,对我,唐小染的要求,有求必应!”

七年来第一次,唐小染拿那份只有他们两人知道的契约书,威胁沈慕衍。

沈慕衍漠然地扫了她一眼,果然不再躲了。

“说爱我,沈慕衍,说爱我。”唐小染执着着,睫毛轻眨,既然……既然那份该死的契约书,对他那么重要,被他那么看重,呵~她嘴里一阵发苦,却抬头,狠狠咬牙道:“这也是我的要求,沈慕衍,说爱我!契约书要求,你沈慕衍,对我唐小染的要求,有求必应!”

男人猛然双手握住她的腰,劲腰狠狠一用力!

他在用行动告诉她:别做梦了。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

唐小染眼睛更红,张口狠狠撕咬他的脖子:“说!说啊!”

身上的男人,不断的加快速度,任由她撕咬他的脖子,从他拧着的眉头可以看出,唐小染咬痛了他,他却不躲不避。

一股不甘,一股愤懑,一股迫切的想要从他那里听到那句话的信念……又是一咬!

“说!说爱我!你说啊!”

回应他的是男人不闪不避的任由她撕咬,以及更加粗暴的占有!

“沈慕衍,说爱我……”女人的声音弱了下去,“求你……谎话也好啊……”唐小染声音颤抖无力地说道。

不知过去多久,在女人喘息声中的逼迫声,终于渐渐停住……唐小染望着面前染血的脖子,那上面布满她的牙印,嘴里的血腥味,也在在提醒着她,身上的男人,连骗,也不愿意骗她一次。

即使拼着脖子被咬受伤,即使搬出那份契约书,她唐小染恐怕终其一生,也无法从他嘴里听到那句话……哪怕,只是一句谎话,他也吝啬施舍。

事了,男人从她身上翻身下床,站在床侧,侧目勾唇一笑:“沈太太的要求,我沈慕衍向来有求必应,这场欢爱,不知沈某人可有服侍得沈太太舒服欢快?”话毕,眼底滑过轻嘲,转身进了浴室。

花洒的声音,从浴室里传了出来,唐小染面色惨白一片!

第四章 送你一份礼物

月光透着大片的落地窗,洒了进来,唐小染没有睡,听着身旁平稳的呼吸声,趁着月光,唐小染看了过去,只看到一片精硕性感的背……七年来,同床而眠,睁开眼时,要么空无一人,要么只有这背影留给她。

她很想告诉沈慕衍,七年前,他找到她拜托她为沈芯然捐献造血干细胞的时候,当时在得知沈芯然患了白血病。163生活网

而很巧合的,她曾做过志愿者留在血库的配型,与沈芯然配型成功,得知这件事的时候,她第一个反应就是毫不犹豫的答应救助。

但约莫,就算告诉他,他也不会相信吧。

那时候,突然脑海里闪过那样的想法,鬼使神差的,被心里的执念驱使着,她大着胆子,提出那样的要求:“签了契约,和我结婚,我就救她。”她太想要太想要沈慕衍这个人了,她太渴望太渴望这个人的爱了。

她那时候想着的是,能够呆在他的身边,与他朝夕相处,日久总能生情,等婚后她用真心相待,人心总不是石头做的,总有能够修成正果的时候吧。

她那时候想的那么天真那么美好……她想到了所有,好的坏的,却绝没有想到过,沈慕衍打从心里厌恶她憎恶她。

她更没有想到,沈慕衍一直戴在右手尾指上的那一枚尾戒的来由!

她看过那尾戒的第一感觉,就是觉得那尾戒的款式偏柔,像是一枚戴在女人中指上的女款镶钻指环,戴在沈慕衍的小指上,不显得突兀违和,反而有一种诡异的契合感。163生活网

七年来,沈慕衍常常喜欢摩挲这枚尾戒,唐小染没往深处想,只当是这人的习惯。

直到一个星期前,收到的那一封电子邮件……

原来,自己的执着,那么可笑!

自己的爱情,显得多余……

她爱沈慕衍,很爱很爱,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却已经久到忘记了。

孩提时候单纯的喜欢一个人的感情,随着时间的积累,非但没有减退,还一发不可收拾。

可惜的是,她把沈慕衍放在第一位,沈慕衍却对她的这种喜欢,不以为然,甚至十分厌恶。

沈慕衍厌恶她,七年来,这厌恶越来越深。

唐小染不是没有看清,只是她执着的认为,只要再坚持坚持,就能够看到曙光,直到那一封电子邮件的出现……哈哈,唐小染,这世上你最可笑!

侧躺在床上,望着面前的背影,那么熟悉,拒人于千里之外。

唐小染缓缓伸出了手,由身后,环住了男人劲硕的腰,她把脸贴了上去……“很快,你就自由了……我知道,你那么的想要摆脱我,就……送你最后一份礼物吧。”

她闭上眼。

翌日清晨

“沈慕衍,我们一起有七年了吧。”唐小染拦住了正要出门的男人,突兀地开口问道。

男人面无表情:“沈太太,请让让,今日我要去普罗旺斯。”言下之意是说,现在没空跟她废话。

在听到普罗旺斯四个字的时候,唐小染肩膀颤了一下,但随即恢复自然,拦住了沈慕衍:“我有话对你说。”

男人抬手看了一眼腕表,眉心有一丝不耐烦。

“不耽搁你多少时间。”她说:“沈慕衍,七年了,我想送你一份礼物。”

男人眼底越发不耐,抬脚就走:“沈太太愿意浪费时间浪费金钱,那就看着办。”他走出别墅大门,在院子里突然转过身看了她一眼,轻笑:“沈太太送的礼物,我沈某人可有收过?”

他眼底的轻嘲,唐小染看得一清二楚,心脏涩涩的发疼,忍着那疼,她嘴角扬起笑容,笃定地说道:“不,这一次,你一定会收。”

沈慕衍撇撇唇,不置可否,转身背对着她,不太在意的挥了挥手,彷如驱赶蚊蝇一般。

那枚尾戒,在阳光下,闪了闪,闪花了唐小染的眼。

怔然目送那人的座驾,轻快地驶离而去,唐小染转身,回了卧室,在梳妆台上留下一封信,用笔压着,封皮上娟秀的字体写着——TO:沈慕衍。

这信封里,一张七年前签订的契约书,一张离婚协议书,还有一张书信。

两个小时后,她送走了之前请来的家政公司和搬家公司的工作人员,环视这住了七年的“家”,已然没有了一丝一毫属于她的痕迹。

“沈慕衍,你自由了。”睁着眼,眼泪却淌出眼眶,顺着脸庞滑落,湿了衣襟。

最后再看一眼这七年的“家”,唐小染转身,离开了这里。

……

远离明珠市的X市,这海边公寓,面朝大海,温馨美好。

盥洗室的浴缸里,躺着一个女人,浴缸里的水,有些满,滴答滴答地溢出了浴缸外,流到了地上,浸湿了落在地上的水果刀。

靠窗的浴缸,百褶窗帘的缝隙里,透过的光,射在满浴缸的水上,鲜红如血!

浴缸里的女人,安静地躺着,瞳孔越来越涣散,浴缸里的水,也越来越鲜红。

滴答,滴答……赤红的水,流到了地上,染红了地砖,这红色,刺眼无比!

对不起啊,沈慕衍,我不知我的执念会伤人……

对不起啊,沈慕衍,你给的喜怒哀乐痛,我都接下,只要这些都是你给的,可我才知,我的爱情,如此多余和可笑……

对不起啊,沈慕衍,你的厌恶你的憎恶你反感你恶心,我都懂,我都明白,七年来,我装作不知,以为可以蒙混过关,可真实的事实,却打了我一巴掌……

我不知她的存在,我不知你已有心头所爱,我不是故意拆散……可我还是伤了无辜的人,对不起啊,我把自由还给你了,

可我执念深种,如果我活着,却不能够拥抱你,却不能够再去爱你,我会疯的……

对不起啊,沈慕衍……你自由了,我轻松了……

浴缸里,女人的瞳孔越来越散,一缸的水,也越来越红。

失血的唇瓣,牵出一丝满足的笑,弥留之际,唐小染心想:终于可以停止这执念停止去爱了……真好……

好累啊……

第五章 终于摆脱了她

明珠市

一架私人飞机,停在了飞机场,机舱门打开,走下一个浑身透着冷漠气息的男人。

“Boss,回‘浅安里’的住宅吗?”早已等候的司机,在男人上了车之后问道。

男人在听到“浅安里”三个字的时候,眉宇之间闪过一丝浓浓的厌恶。

“不必,先回公司。”冷漠的声音,从薄唇中吐出,司机原本想要张嘴说什么,但从后视镜中看了一眼后车座的男人,闭上了嘴,缄默不语。

夫人那么好的女人,Boss怎么就是不珍惜。司机心里替女主人一阵惋惜,但终究只敢在心里想一想。

摇摇头,这些大人物的家事,他们这些给人打工的小人物掺和不起。

车子停在了沈氏大楼楼下,“车子留下,你先回去,晚上我自己开车。”

沈慕衍毫不赘言,就跟他这个人一样,惜字如金。

手机打开,有七通未接电话,其中三通都是那个女人的,沈慕衍薄唇满是冷漠,眼底闪过厌恶……对那女人,他只有数不尽的厌烦。

他这辈子,就没被人威胁胁迫过,那女人是个例外。

在夏若的生死面前,她是第一个威胁他的人,她成功了。

沈太太?

她想要,他给她就是。

只是……沈慕衍薄唇勾着冷笑。

23点,沈慕衍走出沈氏大楼,驾车往“浅安里”的住宅开去。

当初与那女人签订协议的时候,有一条就是,只要他人在明珠市,那么每晚务必要回家。

家?

那个地方算是“家”?

不过他沈慕衍答应的事情,那就会做到。

只是沈慕衍十分厌恶那个“家”,每每都是要到凌晨才会驱车回到那个“家”。

车子驶入一个高端别墅群,在一栋法式小洋楼前停了下来。

远远不见那个建筑里亮着灯光,沈慕衍微微挑了挑半侧眉,唇瓣勾勒出一丝嘲弄……五年来,那女人无论他回来多晚,都会窝在客厅的沙发上等着他回“家”,今日倒是有趣,他唇瓣不太在意的扯了扯。

自顾自按下密码锁,推开门,走了进去。

“咔擦”一声,墙壁上的电灯开关摁了下去,一室明亮。

沈慕衍清冷的凤眼,随意扫了一眼沙发,往常时候,那女人都爱窝在那里抱着毛毯看着电视,等着他。

今日不见踪影。

空气中一股死寂的气息,少了一丝人味儿。

沈慕衍微微蹙了一下眉。

也不逗留,直接往二楼去,卧室的壁灯打开,他看到空无一人的房间,皱了皱眉。眼角余光随意一扫,扫到梳妆台上有一封信,那娟秀的字体,写着——TO:沈慕衍。

他向来记性挺好,那女人的字,还是认识的。

手里拿着信封,沈慕衍沉思了一会儿,轻笑一声,“刺啦”一声,打开了信封,抽出信纸,半挑着眉头瞅了一会儿叠得工工整整的信纸……那女人,又想出什么新花招?

带着三分好奇,三分轻视,四份厌恶,沈慕衍摊开信纸。

“慕衍,请允许我这么亲密地称呼你一声‘慕衍’,这是最后一次,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逾越。”沈慕衍冷眼闪过轻嘲,不太在意地往下看:

“七年前的那个傍晚,在沙滩上,你找到我,跟我说起让我救芯然的时候,那时候,我本不该卑鄙的威胁你,提出那样的要求。

我不知道我那时候怎么了,鬼使神差的,我强烈的想要有一个堂堂正正可以站在你身边的机会。

于是,我威胁你娶我,我救芯然的交换条件。

慕衍,不管你信不信,就算你不答应我那要求,我也会救芯然。本就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我只是没有想到,你会答应。

慕衍,最后要对你说一句话:慕衍,你自由了。”

沈慕衍眼神莫测,拧着眉……这女人,又在玩儿什么新花招?

牛皮信封里好像还有些东西,沈慕衍又抽出来一张纸,狭长的眼睛,顿时眯起:离婚协议书?

他将手上这张离婚协议书内容飞快穿梭一遍,视线定格在女方的签字上,“唐小染”三个字,安安静静地在上面。

又抽出一张纸……七年前的契约书?

沈慕衍眼中闪过一丝诧异,没想到,这一次,这个女人连离婚协议都签了,把契约书留给了他……到底又在玩儿什么花招?

虽有狐疑,但随即,他薄唇微微一勾……管她玩儿什么花招,总之,七年的时间了,他,终于解脱了,终于,摆脱那女人的纠缠了。

“呼~”轻吐出一口浊气,沈慕衍整个人都松快了,从西装口袋里掏出签字笔,飞快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下他“沈慕衍”三个字。

连同那封信,沈慕衍把离婚协议书一起重新塞回牛皮信封里,这期间,眼角余光扫到信封右下角有一行小字,写着:这就是我送给你的最后一份礼物——唐小染

沈慕衍没太在意,自然更没有注意到这句话中的深意。

站起身,飞快走出这间别墅,坐进了驾驶座里,手中的信封袋,随意地往车子里一丢。

他竟是没有看出今日别墅里微妙的不同——他们生活了七年的地方,再也找不多那女人一丝一毫存在过的痕迹。

脚下油门一踩,车子轰鸣出数十米,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个他视之为耻辱的“家”,这个让他从一开始厌恶,到后来越老越厌恶的地方。

眼角余光扫到后视镜里左耳上的一枚耳钉,那是那女人强迫自己戴上的,她以为这样就可以接近他了吗?殊不知,在沈慕衍心中,这枚耳钉代表着他被威胁强迫的事实。这是一种来自内心深处的厌恶反感。

放下车窗,薄唇微勾,戴了七年的耳钉,这耻辱的象征,他单手从耳朵上摘了下来,手一扬,那耳钉就从车窗里飞了出去,不知落到哪里了。

心情,大好。

执念》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西柚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西柚文学)或者(xiy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执念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少欲知足真快乐

    在我们的生活中,经常有很多快乐的感受。例如功成名就时,别人对我们的称赞;或是当生活安定,看着孩子一天天长大成人时,也会觉得很满足、很幸福。无论在家庭、事业或社会环境上,我们都会有许多快乐的想法或感受。生活中这些快乐的感受,的确不容否认,但如果仔细深究,却不难发现,我们的生命其实是苦乐交错的,而且苦多乐少。时常我们所感受到的快乐,其实是忍受痛苦后的结果,而快乐本身,最后也会变成痛苦的原因。所以从佛法的观点来看,「乐」是「苦」的开始,通常也是「苦」的结果。例如辛辛苦苦工作、赚钱,努力了好长一段日子之

  • 人体的奥秘,居然隐藏一个沟通宇宙信息通道

    根据古代的医书记载,人头顶上的百会穴是非常关键的。百会,经穴名。出《针灸甲乙经》。别名“三阳五会”。属督脉。在背部,后发际正中上7寸,当两耳尖直上,头顶正中。位于帽状腱膜中;有左右颞浅动、静脉吻合网;布有枕大神经及额神经分支。主治头痛、目眩、鼻塞、耳鸣、中风、失语、脱肛、阴挺、久泻久痢等。平刺0.5~0.8寸,可灸。拍打百会穴有这样的功效,开窍醒脑、回阳固脱。人在想一件事,苦思冥想很久,突然间想起来,豁然开朗,就会拍下自己的百会穴或者后脑勺或者前额,表明自己开窍了,往往是一种下意识的动作。这是否

  • 小茶馆做大事!

    2018.4.14晚上,坐落在重庆黄桷坪街道的交通茶馆宾朋满座,灯火辉煌,来自祖国各地艺术家和新闻媒体记者和摄影爱好者欢聚一堂,《见证交通茶馆——陈安健个人作品展》开幕式在此隆重举行。一个一百多平米的小茶馆,汇集了二、三百人,真是不可思议!黄伦斌陈安健1959年生于重庆,他毕业于在中国当代艺术史上最负盛名的四川美院油画系77、78级。采访中,问及陈安健创作茶馆系列的缘起,他说,“作为川美77、78级油画的一员,我经历和见证了中国当代油画的发展历程。我画过农村,也画过藏民和彝族,也画过街上市景,经

  • 江苏国画院副院长薛亮:赵永君山水画出心底的清灵

    赵永君,山东淄博人,2005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获硕士学位。后师从薛亮,荣获现中国艺术研究院山水画创作方向博士,其作品着力描绘湖山景色,高人隐士、山涧垂钓等阔远的景观。技法上力追传统,细致刻画山、石、树木。所形成的图式同时带有“抽象美”和“具象美”的因素。赵永君秉承师训努力追求线与线之间的和谐,如线的虚实、疏密。在用色上,为了增强画面色墨晕染的效果,赋予作品深远的意境。现为山东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山水画艺术院研究员,中国书画艺术研究院理事。淄博美协理事。2014年作品《奇峰秀色》入选山东省第四

  • 上海美尊品牌策划公司 - iPhone的产品策略和市场定位

    上海美尊品牌策划有限公司www.hvren.com用紧缩型战略坚守住最后一块阵地1997年,在苹果公司亏损达到10亿美元的时候,乔布斯又加入了公司,之后他为公司赚取了1.06亿美元的利润——有38%以上的产品销往美国华尔街。作为处于经营困难、业务萎缩中的苹果公司,乔布斯许多成功的实践均来自于很简单的创意,例如让电脑换一种颜色等。乔布斯明确指出:“苹果电脑是个人电脑,而不是办公电脑,世界上不需要再多一家戴尔或康柏”。于是,苹果电脑迅速开通了面向普通用户的移动电脑、台式电脑以及面向专业用户的lapt

  • 隋 《张盈夫妇墓志铭并序》翻墨本

    隋《张盈夫妇墓志铭并序》

  • 地球,很可能是一座牢笼,走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

    走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来自: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此两句为佛教用语,原句应为:超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是完整的话,没有下一句。三界:指的是欲界、色界、无色界。“五行”原是中国古代的哲学概念,指构造物质世界的五大元素:金、木、水、火、土。据中国佛教文化研究所编写的《俗语佛源》解释,“超出三界外”就是超出生死轮回,“不在五行中”就是不受物质的障碍。三界,也有这样的解释,指人鬼神三界。也有说是人鬼兽三界,还有六道轮回的说法。自古以来,在世界各地都流传着这样一个秘密,就是超越,就是解脱。关于解脱这会

  • 衢城故事|衢州哪几条巷称作“酸、甜、苦、辣、软、硬、阔、狭”

    ☆《衢城的一百个故事》第一集☆视频时长4:20I请在wifi情况下观看哦点击立即播放衢州古城街道井然,里巷深幽,像个棋盘。古人有记:“一邑风景,万井人烟”。历来有三十六条街,七十二条巷,48坊,九楼八阁十三厅之说。而古城实际上小巷和弄堂加起来有一百四五十条之多。衢州小巷趣事多,典故、奇事、怪事俯拾皆是。小巷“金、木、水、火、土”的巧合。金是警钟巷;木是皂木巷;水是取水巷;火是火龙巷;土是土地巷......衢州本地原创探秘类视频节目《衢城的一百个故事》由衢州包打听联合南孔爷爷的书房联合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