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小说错嫁丑妃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1/8 8:16:55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错嫁丑妃

002嫌恶

“丑女。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不同于东方宁心给雪天傲的评价,当东方宁心那半张美如皓玉的绝色面颊和半张被火烧的犹如黑炭的丑容落入雪天傲的视线时,他只平静的说出这两个字。

没有丝毫感情,纯粹是客观的评价东方宁心的相貌,只一个字:丑。

“王爷说的是,东方宁心确实是丑女。

”听到这样的评价,东方宁心并没有动气,只是低垂着头微微苦涩的说道。

冷眉微挑,雪天傲看着面前这个冷静自若的女子,欣赏的意味转瞬即逝,一想到她是因为什么而嫁给自己时,雪天傲就将这份欣赏给丢的远远的。

东方宁心是皇兄侮辱他的存在,皇兄不要的女子他雪天傲就得接手……“很有自知之名,可惜你如此容颜实在不配当本王的王妃。

”冰冷的吐出这么一句话,雪天傲丝毫不顾东方宁心此时还跪在那冰凉的地板上,大冬天这地上的冰冷可不好受,虽说不至于刺骨但跪久了也会伤身,可是这世间有人会在乎东方宁心的死活?就算有也不是眼前的雪天傲。小说错嫁丑妃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唉……”东方宁心在心底微微叹了口气。

娘亲你说女子最重要的是有才有德,容颜并不重要,可是宁心遇上的男人皆是以貌取人之辈呢,宁心没有机会表现自己的才识。

“之前被皇上嫌恶,现在又被雪亲王嫌恶,这是宁心的错吗?容颜被毁是宁心的错吗?是宁心愿意的吗?”东方宁心心里如是想着,面上却依就是那副淡定从容的神情。

“王爷说的是,如若王爷不嫌麻烦,恳请王爷休书一封,宁心甘愿就此离去。

”被休了算不得光荣,但一样可以活下去不是吗?至少不用像现在这般卑微的活下去。

娘亲说,小女子要能屈能伸,但也要活的有尊严有傲骨,她很努力的想要活下去,想要有尊严的活下去,可是好难好难呀。

在相府她是人人嫌弃的鬼面小姐,到了及笄的年龄她又成了他人嫌恶的对象,命运从不受自己主宰。小说错嫁丑妃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先皇一道遗命注定了她与皇家牵扯不清,不能成为帝王后也得成为亲王妃。

“休书?休了你?那本王岂不是成了负心薄情之人?更何况你可是皇上亲指的雪亲王妃,本王如何敢休了你?”嘴上说着不敢,但他那凌厉的语气却是不屑。

是的,雪天傲不是不敢而是不屑,皇兄把这个东方宁心嫁给他不就是为了提醒他,亲王与帝王虽是一字之差但却是天壤之别,皇兄是君而他是臣,君所授臣不可拒也。

即使娶这个全天下人人皆知的丑女,他也不能抗拒。

他无意与皇兄相争,可皇兄却从来不对他放心,娶东方宁心是他的耻辱,他会甘心吞下这份耻辱吗?不,他是雪天傲,天耀王朝的骄傲,这份耻辱他会逐步讨回……而听到雪天傲这番话的东方宁心却是静静的跪着,不喜不悲,只这样将自己的命运,交给面前这个身为她的丈夫却比陌人还不如的男子来决定,她不想如此被动的等待判决,可是她没有挣扎的权利。

“是宁心的错,请王爷责罚。

”是她东方宁心不应该毁了容,是她东方宁心不应该嫁给雪天傲,更甚者是她东方宁心不应该活下来,那场大火应该将她们母女俩都带走,娘亲不应该牺牲自己来救她,东方宁心眼眶泛红却倔强的咬着唇,她的苦涩只有她自己来背。说明163shenghuo.com

雪天傲的嘴角勾起一抹残酷笑意:““到底是个识时务的,既然如此本王也就不与你计较。

”雪天傲微低着头,轻轻的捏着东方宁心的下巴,让东方宁心与自己平视着,让东方宁心可以清楚的看到他雪天傲眼中的嫌恶。

看似轻柔的动作,却让东方宁心痛的直掉眼泪,雪天傲可是习武之人,这轻轻一动足已让东方宁心的下巴都淤青了,可她却连动也不敢一动,只能任由雪天傲捏着,如同捏着一蚂蚁一般。

她东方宁心的命在雪天傲眼中真如同是只蝼蚁,只要他想,可以轻易的捏死……“可惜如此容颜实在难入本王之眼,你这般丑陋的女子只适合与牲口为伍,那就请你入住本王的马厩吧”“砰……”毫不留情的将面前的女子甩开,东方宁心的额头正好撞到梁柱上,血顺着额头汩汩而流,本就不美的脸此时更显狰狞凄厉……“好痛。

”东方宁心摇摇晃晃着站起身来,粘稠的血液令人头晕,但她此时却顾不得自己有多么的难受,自己的脸在烛光下会有多么的骇人。

雪天傲的话太让人不敢置信了,带血的脸、迷蒙的眼神,悲痛欲绝的望向雪天傲,这个男人怎么可以如此践踏别人的尊严……可是撞进那冰冷而嘲讽的眼眸,东方宁心明白他说的是真的,不容更改。

003耻辱

“怎么?不满吗?”雪天傲冷冷的看着在烛光下更显狰狞的东方宁心,看着她颤颤巍巍的站着。版权163shenghuo.com

他的眼里没有丝毫的怜惜,毫不客气的锁定着面前的女子,似乎她只消说出一句不满的话,他就有理由将她碎尸万断。

“宁心不敢。

”垂眉敛目,任血水和着泪水往下掉,额头上的伤很痛,东方宁心的心更痛,那种被人将尊严放在脚底任意践踏的痛,水人能忍?不满,她当然不满了,可是她又能如何?马厩?她怎么都没想到面前的男人会是如此的嫌恶她,嫌恶到让她与牲口为伍,这样的折辱她的骄傲,她要如何承受?可她偏偏没有拒绝的权利。

“来人呀……”雪天傲无情的声音再度响起。

随着他的发令,门外传来护卫的脚步声:“王爷!”“没听到本王的爱妃说要去马厩吗,还不快送王妃过去。

”雪天傲冷眼斜睨东方宁心,丝毫不将这带血的容颜看在眼里,这天下没有谁能污辱了他雪天傲而不付出代价。

“啊……是……”两个护卫闻言吓了一跳,好在他们平日里训练有素,对雪天傲惟命是从。推荐163shenghuo.com

两个护卫看到东方宁心那一脸的血迹和狰狞,原本还有几分同情,可一想到这样的女子居然嫁给了他们王爷,那份同情也就远赴九霄了。

皇上太过份了,居然让他们王爷娶这样一个女人,这不是打雪亲王府的脸吗?同情心收起,护卫恭敬却冷漠的说道:“王妃请……”东方宁心再次望向雪天傲,惟愿这男人能稍微心软那么一下下,至少不要如此的折辱她,可是她失望了。

此时的雪天傲双手环抱,一双黑眸似笑非笑的剜着她,眼神中除了凌厉嗜血,再也没有其他。

对于雪天傲来说,东方宁心是他不得不娶的人,他娶了不代表他就得善待,娶不过是做给皇兄看,做给天下人看……“带路吧。

”东方宁心闭上眼皮,那漂亮的双眸中只余死寂与平静,既然无法改变现状,那就认命的活下去吧,然后努力改变……娘亲,宁心相信你的话,只要我努力了哪怕我顶着一张丑颜也照样可以得到他人的认可和尊重。

雪天傲,你是我的夫君,你是我东方宁心这一生的依靠,那么请你日后睁大双眼,我东方宁心定要让你明白,哪怕没有倾国倾城的容颜,我也有我的色彩。

一步一步满是屈辱,东方宁心依就一身大红的嫁衣,走出了雪亲王府的新房。

艳丽的红色烘衬下,那被火纹的脸颊更是明显,脸上的血迹因着天气寒冷,居然凝固了起来,那样子就更恐怖了……“这是谁呀,一脸的血好吓人……”今天是雪亲王雪天傲的大婚之日,即使是夜晚,雪亲王府依旧灯火通明,热闹非凡。

仆人们你来我往的,当东方宁心被护卫“护送”着走出来时,看到者一个个停下脚步,停下手中的活计,议论纷纷。

这也是雪天傲故意的,任东方宁心在今天出丑,任东方宁心从此在雪亲王府没有丝毫地位,任所有人都知道东方宁心是怎样的不得宠……“笨蛋,你没看到她一身嫁衣吗,今天敢在王府穿嫁衣的,你说会是谁?”某仆人自以为聪明的说着。

“好可怜哦,堂堂王妃新婚之夜居然破相还被赶出新房……”某下人似乎嫌东方宁心还不够凄惨,凉凉的说道。

“啊,你们看她的脸!”“天哪,好丑啊!”“难怪皇上不要她,硬塞给我们王爷,真的好丑哦!”“活该,这样的女人也敢高攀我们王爷。

”“她这是要被带去哪呀?”“不知道啊。

004马厩

“王妃,到了……”指了指面前那臭味难掩的马厩,护卫的语气不无嘲讽,对于东方宁心脸上的伤他们权当没看到,反正看看又死不了人。


“天哪,堂堂王妃居然要与牲口为伍。


”“哇,王爷好酷哦!”“你看,她的脸还在流血,会不会就此死掉啊?”“死了也不错嘛,早死早超生。


”……耳边再次传来议论纷纷的声音,嘲讽的,同情的,支持的,可是这些都与东方宁心无关。


淡默的将那些声音排除耳外,东方宁心摇晃着脑袋,试图让自己清醒几分,让自己清醒的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宁心,宁心,心宁自然静,东方宁心告诉自己,忍……“多谢两位大哥。


”即使狼狈至此,即使落魄至此,东方宁心依旧落落大方,表现出了她身为东方家大小姐的涵养。


这样的人当年不论是什么原因被先帝看上,都不得不说她值得……“呃,王妃请……”两个护卫原本也是轻视她的,但是看到东方宁心如此举动,不知为何,他们这一刻看不到这个女子脸上的伤与丑,他们看到的只是她那从容自若的气质,端庄而美丽。


轻轻点头,东方宁心毫不挣扎的走进马厩,她并不是丑的不堪入目,她只是毁了容,左脸被一巴掌大的略显暗沉的色泽遮了罢了,但此时众人看到的确是丑,因为那一脸的血。


可当她如此轻轻一笑时,众人那嘲讽与同情的神色,便情不自禁的收了起来,似乎嘲笑与同情用在她身上很不合适,因为……她丝毫不受外界的影响。


可事实却不是这样的,东方宁心其实有点怕马,或者说怕这种高大凶猛的生物,只是她知道她没有改变的权利,所以她接受,以最乐观的心态接受。


强忍着害怕与恐怖,东方宁心看似大方实则一步一艰难的踏入那肮脏凌乱饱含耻辱的马厩。


刺鼻的气息不是最骇人的,最为骇人的是在夜色下,那更显得可怕的马头与孔武的马腿,牲口是没有人性的,它不会看你瘦弱就不欺负你……静静的,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东方宁心挑了距离马厩最远的角落站了过去,而这个角落平时是用来放马料的,一身的血就这么的站在马厩里,丝毫不受影响。


不知是围观的人太多还是其他,原本安静的马匹此刻变得暴躁起来,东方宁心有些害怕,再加上额头上的伤让她身躯不稳,整个人更加用力的往角落里走去,然后闭上眼眸独自承受着这份煎熬和痛楚……原本围在这里准备看东方宁心笑话的人,待看到这个一身大红嫁衣、一脸血迹的女子,身处马厩却如同闲庭信步,般,顿时一个个目瞪口呆,在确定无热闹可看时,一个个便没好气的离开了,至于东方宁心的伤……自然是再次被众人忽视。


夜更深,露更重,天气更加阴冷。


东方宁心即使躲在角落里也承受不住,,而额头上的伤也让她有些昏昏沉沉的。


染血的手,紧紧地扯着好看却不实用的嫁衣,东方宁心确定四下无人后,这才睁开眼来,任由恐惧袭上心头……泪,缓缓而下,贴着腮逶迤漫延,她好害怕,真的好害怕,在东方府时,她虽然因为容颜毁了,并不吃香,可有先帝的命令在,她从来没有遭受过这样的耻辱。


耳边传来马匹粗嘎的呼吸声,身边冷风环绕,锥心刺骨,东方宁心再一次的想着自己这样到底值不值得,她是不是应该随娘亲一同葬身在那场大火中。


错嫁丑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西柚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西柚文学)或者(xiyouwenxue),关注后回复 错嫁丑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锦绣凰途6章

    原标题:锦绣凰途6章小说书名:锦绣凰途第6章大小姐变了沈婉瑜靠在大迎枕上,看着撩开帘子走进来的两个少女。一个身穿宝蓝色纱裙,容貌清秀看起来十分的伶俐。另一个穿着淡粉色纱裙,容貌比较普通却让人有一种很朴实憨厚的感觉。夏菊和冬梅看向沈婉瑜,大小姐不说话他们也不敢说。只能闭着嘴站在一边等着主子开口。淡淡的幽香在房间里飘散,沈婉瑜抬起头目光落在檀木雕刻着海棠花的梳妆台上。房间里寂静无声,仿佛一根针掉到地上都能够听的真切。秋竹四人额头上已经冒出冷汗,这样不说话的大小姐给他们的感觉太过于压迫。“秋竹,将梳妆

  • 宫心谋:欲孽红鸾6章

    原标题:宫心谋:欲孽红鸾6章小说名:宫心谋:欲孽红鸾第六章进宫面圣“朕听闻,今日选秀之时大秀才艺,想必才艺非凡朕想看看是否属实。”皇帝微微放松露出一丝期待。这··楚雨馨愣住了,才艺?啥时候的事情为什么她不知道?她什么时候秀过?难道是今天和四皇子对联?“臣……”“来人赐文房四宝。”还没容得楚雨馨拒绝,皇上快先一步叫下人拿上文房四宝来。“额……怎么是你?”楚雨馨一眼认出拿文房四宝的宫女。不就是刚刚进宫时候,看见角落里和太监暧昧不堪的小宫女吗?这么快就回来了?动作还是挺快的。“你们相识?”皇帝有点疑惑

  • 未燃尽的篇章6章

    原标题:未燃尽的篇章6章小说名字:未燃尽的篇章S005圣都的回忆-2S005圣都的回忆-2运油马车驶入主道越走越快,破败的街道很快就被甩在了后面。路上两旁的行人逐渐变多,两位老人的谈话也越来越少。马车穿过熙攘的街道笔直的下年,马车上了几个斜坡随后到达了中心广场。广场的地面是由洁白的大理石铺成,周围用草墙做成围墙,几位辛勤的花匠正在修建枝条。空旷的广场里有七个人,其中三个穿青袍的正在埋头用大刷子清洗理石地面,另外四个则站在远处的台阶上眺望。他们其中三个是身着灰色麻布的少年,他们刚刚入学还没有资格穿

  • 陪吃是长情的告白6章

    原标题:陪吃是长情的告白6章小说名:陪吃是长情的告白第5章有人要见你秦如歌又接到了曹行的短信。他说他在楼下。短短几个字,表明了他的决心。秦如歌站在窗边,掀开窗帘的一角,果然看到了曹行,穿着一身运动休闲装,抱着肩,靠着身后的SUV。揉碎了的光晕,淡淡的映在他的身上。秦如歌有一刹那的失神。短信声再次响起。秦如歌别过脸,低头看着手机,“昨天你给的钱多了,我是来退钱的。”他从来都是这样不给人选择的余地么?秦如歌实在是被曹行逼到那个角落,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有些话,还是当面说清楚比较好。穿好衣服,整理好情

  • 春风不及你6章

    原标题:春风不及你6章小说书名:春风不及你第6章受虐“你要如何验证?”夏晓茉心慌的犹如兔子乱跳。“当然是以身试验!”高凌天邪气十足。夏晓茉又羞又狐疑的盯着他的腿,他都瘫痪了,还可以行驶夫妻生活?“怎么?你瞧不起我,你嫌弃我是残疾人?好,我就让你自己看看我是如何要你的!”高凌天的尊严被激怒,狂暴的脱掉了夏晓茉的衣服。“你放开我,我不要!”高凌天是她名正言顺的丈夫,她知道不应该反抗,只是以这种羞辱的方式验证,她想要死的心都有了。高凌天不管夏晓茉的反抗,将她身上的唯一遮掩物给撕烂。夏晓茉的手腕因为再次

  • 鬼夫临门6章

    原标题:鬼夫临门6章小说书名:鬼夫临门第六章难缠噩梦一夜之间我失去了爸爸,失去了一切。想着哭着竟然突然有了睡意,就在即将要睡着的时候,我好像感觉额头被什么轻轻触碰了一下,有一点点凉,像是,被人亲。接着我就大上午的去会了周公。只是,怎么我又回到了那条可怕的路上,又来到了乱坟岗中。一团团的冥火就在我的对面,对我依旧虎视眈眈,却没有任何要攻击我的意思,只是在我的前面不断徘徊。都说一团冥火代表的就是一个鬼魂,现在这么多鬼魂在我的面前,到底是要做什么?此时我已冷汗加倍,内心的恐惧让我根本无法正常思考。突然

  • 玄黄令6章

    原标题:玄黄令6章小说书名:玄黄令第6章妖皇僵帝兽尊魔祖不过,面对风族成名已久的风阵大神通,人族三老也不敢拖大,忙移形换位,将少羽护在中间,脾气火爆的巨人族首领开天更是怒吼冲天。“滚开!”随着带有雷电般的滚滚声浪响起,三老同时出手,漫天的掌影瞬间按进了旋风之中,金铁交鸣与惨呼之声也跟着响起。铿铿……哼哼!漫天狂风刹那间散去,十八道身影狼狈地倒飞而回,风族十八勇士个个仰天吐血不止,衣服破烂摔出老远。“哼!打狗还要看主人,好胆!”见自己十八护卫被人族三老击飞,风胥脸色微微一变,怒吼一声身形消失在了人

  • 宫斗这件大事6章

    原标题:宫斗这件大事6章小说:宫斗这件大事第六章:激将妙法蝉鸣此起彼伏,竟没有一丝凉风。万芊芊站在书房外一等就是一个时辰,衣裳都湿透了。“娘娘,眼看着就晌午了,咱们不如先回宫吧。”缤桃打着扇子,撑着伞,小心的劝说。万芊芊满腔怒火,较着劲:“皇上能贵步临贱地,去冷宫见她,就没功夫见我?我可还是自己送上门的!”万贵妃的脾气,缤桃最清楚不过。知道她不痛快,便不敢再多嘴。“小侯子,过来。”瞧见皇上身边的人,明媚遮掩了愠色,万芊芊温和的笑着。“奴才给贵妃娘娘请安。”小侯子机灵,快步走上前。“娘娘有何吩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