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一夜放纵》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2017/11/9 14:12:35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一夜放纵
第一章 渣男

S市。网站163shenghuo.com

绿树掩映的别墅区内,一栋并不起眼的古色古香的豪宅在曦光中慢慢显出自己的轮廓。

七级,八级,九级……张小娴刚从挚友家回来,心情不错地数着台阶上楼。

微卷的栗色长发一直垂到腰际,清纯可人的脸蛋,姣好的身材,最重要的是,她有一对及其明亮灵动的瞳仁,让周遭的一切都失了颜色。

十一级,到了。

停在二楼的卧房门前,张小娴习惯性地伸手去拧把手,门却从里面被反锁了。

窦斌他以前从来不锁门的……她心里奇怪,从手包里翻翻找找半天,终于找到了钥匙。

钥匙插进锁孔,咔哒一声,门开了。163生活网

满心欢喜的张小娴刚想抬脚进去,却被里面传来的浪言浪语生生顿住了脚步。

女人的声音媚得快要滴出水来,其中还时不时夹杂着喘息,“你带我回来,真的不会被你那个小女友发现么……啊,轻点。”

紧接着的男声几乎把张小娴冻结在原地,“她去参加朋友的聚会了,不会那么早回来。”说着好像还拍了那女人一下,“小妖精,放松点。”

然后,里面又断断续续地传出女人的娇吟和男人的低喘声……

这明显是在做晨间运动。

张小娴怔愣了好久,感觉自己的血液统统往头顶冲去。

窦斌,这个她深爱了四年,交往了四年的男人,居然出轨了?!

而且听他们的对话,这明显不是第一次了。阅读http://www.163shenghuo.com/窦斌居然丝毫没有对自己的行为感到有什么不妥。

难道先前他对她说的那些甜言蜜语,都是骗她的?

被背叛的愤怒让张小娴迈动步子向里面走去,果然看见一男一女赤 裸着身子交叠在床上,正做着让人脸红心跳的事情。

这个男人,竟然真的带外面的女人回来乱搞!

看着自己亲手洗换的床单在他们的糟蹋下被搞得惨不忍睹,张小娴的指甲深深陷入掌心,怒火濒临爆发,“你们在干什么?”

床上的女人惊呼一声,才发现房间里多了一个人,马上扯过被子盖住头。

而窦斌却仿佛没有看到张小娴一样,轻轻拍着那女人的脸,“躲什么?”说着身体也没有停止运动。

直到低吼一声,在那女人的身体里发泄出来,他才慢慢起身,毫不注意地就在张小娴面前用浴巾擦起身子来。

“你走路能不能发出点声音?我早晚会被你吓得人道不能。”窦斌满眼厌恶地抱怨。163生活网

这女人他已经玩腻了,也不用再跟她扮演什么好男人的角色。

面对窦斌一丝不挂的身体,张小娴又羞又气,转过身背对着他,“把你的衣服穿上!”

窦斌慢慢把自己的衣服一件件套上,接着慢悠悠打了个响指,直接下了最后通牒,“女人,你现在从马上我的房间里出去。我们分手了。”

“什么?”愤怒的火焰一瞬间席卷了张小娴,她抬手指着床上的女人,“你不觉得该给我个解释吗?她是谁?!”

她原本以为窦斌会跟她好好认错,告诉她这只是个意外,没想到他根本就不屑说明。

四年的感情竟然就这么说没就没了?

窦斌满眼戏谑地看了看那女人,“她?她是我的女朋友啊。”

张小娴觉得自己要被气疯了,指着自己的鼻子问他,“那我呢?”

没想到窦斌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你也是我的女朋友啊。”

“啪”的一声,清脆的耳光落在了窦斌的脸上。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渣男!”张小娴的眼里射出一把把的小刀子,几乎要将窦斌凌迟。

他竟然能同时脚踏几条船还以此为傲?张小娴顿时觉得一阵恶心的感觉涌上来。

再说,她跟那个穿着黑丝渔网袜的女人,看起来是同一个类型么?

这一巴掌丝毫没有给窦斌造成危机感,他抱着手臂好整以暇地看着张小娴,“我给你十分钟的时间收拾东西,不然我就把你的行李统统扔垃圾箱。”他看了看表,“哦,对了,把你送给我的那些破玩意也带走。”

在一起同居两年,张小娴把自己的行李都搬来了他这边。不过,他竟然说她送他的那些礼物是破玩意?

张小娴几乎被气笑了,“跟渣男一起用过的行李,我还不屑要,扔垃圾箱正好符合你的气质。”

“你!”窦斌怒气盈然,扬手就要打她。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

张小娴已经大踏步往外面走去了,“至于我送你的那些东西,交到你手上也算是垃圾了,你就自行处理吧。”

说着,把房门钥匙狠狠地掷到他脚边,“窦斌,我们最好再也不见!”

她一直高昂着头颅,挺直脊背,直到跨出窦家大门,才放任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落在衣襟上。

怎么可能不伤心呢,那是自己付出了整整四年的男人。可是,张小娴一贯是输人不输阵的类型,打碎了牙齿也要和血吞。

她抬手招了一辆车,“离开这里,去哪都好。”

第二章 不一般的男人

市中心的一家苏格兰酒吧内,播放着布鲁斯风格的音乐。

虽然现在的时间已经指向凌晨两点,但舞池内仍然站满了跳舞的人。数不清的都市精英在这里放下了白天的伪装,做回了最真实的自己。

慢摇的节奏让人昏昏欲睡。吧台前,一个样子甜美可人的女孩拿着一杯威士忌,仰头就往嘴里灌。

她海藻般的长发一直散落到腰际,通透灵动的大眼睛里已经现了醉意,清纯的目光含烟带雾,很是勾人。

张小娴把空了的酒杯推给酒保,口齿不清地胡乱说一气,“再,再给我来一杯。”

酒保有些为难的看着她,“小姐,你已经喝了很多了。”

这位女客人显然是有什么不高兴的事情,上来就点了一杯烈酒,而且喝酒的时候一点都不知道节制,很快便醉了。

张小娴皱起眉头,反应了一会儿才明白酒保说了什么,立刻就不乐意了,“很多又怎样?凭什么你们男人可以喝酒我就不可以?凭什么你们就能随便找女人乱来,我就不可以放纵一次?”

原来又是个为情所伤的女孩。酒保了然地点点头,也不再多说,递给她注满的酒杯,还贴心地安慰了一句,“都会过去的。”

张小娴又是一饮而尽,火辣辣的感觉从喉头一直蔓延到胃部。

今天在窦斌家里看到的场景又不停地闪现在她面前,说着说着,张小娴不禁觉得鼻头有些酸涩。

他曾经说过,会一辈子对她好,可是转眼就将别的女人带回家……

她怎么又想起那个渣男了!

张小娴狠狠地甩了甩头,把那些该死的画面都赶出脑海,目光四下搜罗起来。

不就是个男人么,她就不信,没了窦斌,她还找不到别人了。

很快,大厅角落里的一个男人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那个男人坐在相对安静的小空间里,一身纯黑色的手工西装,浑身都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手里拿着一杯香槟,正有一搭没一搭地啜饮着。

张小娴被他的气场勾起了兴趣,好奇地朝他的方向走了两步,这才看清他的眉眼。

只一眼,张小娴几乎惊掉了下巴。

这世界上,竟然有这么好看的男人……

轮廓分明的脸颊,浓密的剑眉稍稍向上扬起,长而卷翘的睫毛下,是一对幽暗深邃的冰眸。硬挺的鼻梁,淡粉色的薄唇抿成一条线,整个人笼罩在一股威慑他人的王者气息里。

这个男人,绝对不是一般人!

张小娴中邪了一般端着自己的酒杯向他走去,把酒保的好言相劝都抛在身后,“小姐,那人是你绝对惹不起的啊!我看你还是别过去了。”

她已经什么都没有了,还有什么好怕的?现在她要的,不过是一夜的放纵而已。

从吧台到那边的距离算不得很长,张小娴很快就到了那男人的桌前。

她醉醺醺的把酒杯搁在男人的桌上,一屁股坐在他旁边的位置,“帅哥,你来陪我喝一杯。”

言仲洺今天心情还算不错,抬眼看了看身边醉猫一样的小女人,没什么反应。

她自认为很有气势的话语,他竟然视若无睹?这些男人,都是这么自大!

一股怒气涌上来,借着酒精的劲,张小娴一把将他刚刚放在桌上的酒杯强行塞进他手里,自顾自地跟他碰了一下,“陪我喝酒。”

说完也不等他有什么表示,自己一仰头先喝了下去。

然后她亮起杯底,挑衅地看了他一眼。

言仲洺挑眉看了看她的神色,被她莫名其妙的行为勾起了点兴趣。

平日里遇见的女人见到他都会躲得远远的,就算再喜欢他也不敢造次,这个女人居然反其道而行之?

老实说,这个欲擒故纵的把戏有点老套了,可事实是他今天心情尚佳,倒还真的蛮喜欢这个调调。

言仲洺盯着张小娴的眼睛,将杯子里的酒一寸寸饮尽。

酒吧里偷偷摸摸看着这边情况的围观人,刹那间都被他这一反转性的举动晃花了眼睛。

搞什么?他们本来以为那女人死定了,大家都抱着看好戏的心态。没想到这位言家公子,今天的表现……和平时不太一样?

张小娴见他遂了自己的意,欢喜起来,使劲一拍他的手,“这就对了嘛。”

她就说天下男人那么多,不会找不到的嘛!看,这才离开了窦斌不到一天,就让她捡到一个千年难得一遇的极品大帅哥。

酒醉中的女人控制不好力道,这一下让言仲洺有些吃疼。

他宽厚的手掌一翻转,直接将她幼白纤细的手反握在了手里,凑近她的脖间,语气里尽是邪魅,“女人,够了,你已经成功勾起了我的兴趣,不需要再演戏了。”

第三章 一夜放纵

温热的呼吸喷在张小娴脖子处敏感的皮肤上,让她微微一个瑟缩。

酒精让身体的热度慢慢高起来,她呼吸转为轻微的急促,“你,你在说什么?”

女人茫然的神色和毫无章法的言语,让言仲洺在一瞬间燃起了征服的欲望,他大手扣住张小娴的腰,直接把她从座位上捞进自己怀里,另一只手托着她的后脑,便直接吻了下去。

柔软如花瓣一样的唇,带着清冽的酒气。

吻起来味道很好的样子……

不过,这女人居然喝烈酒?

那她应该的确是醉了……所以刚刚对他所做的事情,其实并不是演戏了?言仲洺的兴趣反而更浓。

身边的莺莺燕燕要么是过于浪荡,要么是对他小心翼翼,生怕一个不慎招惹了他。像今天这个女人这样的,似乎还真的没有遇见过。

清纯与妩媚,矛盾的结合体。他很喜欢。

这样想着,言仲洺不知不觉地加深了这个吻。灵活的舌尖挑开她的贝齿,贪婪地汲取里面的甘甜和芬芳。

酒的后劲一上来,张小娴现在只觉得头晕的紧,做出的一切反应都全靠本能,哪里还有半分理智可言?

她只感觉到身体被人紧紧圈住,男性的霸道气息在自己的唇齿间漫溢。

不自觉地,她开始回应,丁香小舌在口腔里和他共舞。

言仲洺的手掌游走在张小娴的腰肢间,熟练地掠过各个敏感点,让她微微喘息起来,手攀上了他的肩膀,柔若无骨地附在他身上。

一吻结束,张小娴脑海里好歹找回了一丝清明。

刚刚她说什么来着?现在她需要一夜的放纵。

她目光仍旧呆呆的盯着男人完美的脸,伸手戳了一下,“谁说我找不到男人的?这个就好看的紧。”

言仲洺被她这句话给说得哭笑不得,敢情她是专门来这里找男人了?

那他就做这个男人,也无可厚非。

招手唤来了酒保,言仲洺用金卡结了账,然后一手揽着女人的腰,一手拿起了车钥匙,准备出门。

酒保有点欲言又止,“言少,这……”

他指了指言仲洺怀里的张小娴。

这女孩也是个可怜人,难过的样子让人不觉有些心疼。可是让言仲洺带走她的话,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情。所以他心血来潮的想帮她一把。

言仲洺挑挑眉,“怎么,你有意见?”

那一瞬间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凌人气势逼得人呼吸一紧,酒保低着头后退了一步,“没,没有。”

“这不是你该管的 。”言仲洺撤了周身的气场,挑起一个笑来,“放心,我会给她想要的。”

说罢,看了一眼怀里已经醉的走不动路的张小娴,皱了皱眉,直接把钥匙放进西服口袋里,将她打横抱起,大步走出酒吧。

她的身体很轻很软,小小的一团瑟缩在他的怀里,言仲洺冷硬多年的心竟然有些触动。

他打开车门,动作还算柔和地把她放进车后座,然后绕到驾驶室,发动了车子。

十分钟后,低调奢华的灰黑色兰博基尼停在了圣斯汀五星级大酒店的门口。

言仲洺把睡的正香的小女人从车里拖出来,在前台取了房卡。

“言少,还是要惯用的那间总统套吗?”前台小姐的态度殷勤有礼,看他的眼神炽热的几乎是恨不得把他拆吃入腹。

言仲洺对这样的示好从来是无动于衷,冷漠地点点头,抱着张小娴拿了房卡去了电梯间。

刷卡进门,开灯。房间熟悉的陈设便映入了他的眼帘。简单的黑白格调,古朴大气的家具,以及柔软的大床。

他不经常来这里,但酒店总会给他留一件套房并且时时打扫,因他有时候不想回家便会过来落脚一夜。

本来想带着这女人回家的,由于她味道实在是太好。可是言仲洺没有带陌生女人回家的习惯,也就只能在这里将就一晚了。

他低头看了看怀里人的睡颜。

单单是这一瞥,下腹的某种火焰便腾升而起,憋得他生疼。

言仲洺不由得笑自己,明明过尽千帆,今天却像一个毛头小子那样冲动。

不过既然有了欲望,他也不会勉强自己,反正她也是来找男人,这下顶多算是各取所需,两不耽误而已。

直接将张小娴抱去浴室,剥干净洗了个澡,然后裹上浴巾把她抱回卧房,轻轻搁在床上。

被水冲了一顿的张小娴已经有些不至于不省人事,可是睁开眼,看到的一切东西都让她觉得置身于梦境当中。

她的眼睛半眯着,媚地快要滴出水来,伸手摸了摸言仲洺的脸,“你是谁?长得真好看。”

这女人不知道自己不着寸缕的样子再加上这幅表情有多诱人么?言仲洺低吼一声,不再忍耐,一把抓住女人伸过来的手压在她的头顶,薄唇略显急切地覆上了她柔软白皙的脖颈。

他在她的脖子和胸脯处留下一个个青紫的吻痕,酒精忽略了轻微的疼痛感,却让酥麻的感觉无限放大。张小娴不自觉地扭动着身子,发出了一声嘤咛。

“很敏感。”她的反应让言仲洺很满意,低笑了一声,评价道。

接着他的唇慢慢向下移动,掠过她平坦的小腹。他的技巧纯熟,张小娴初经人事,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挑逗,不一会儿就弃甲投降了。

她只当这是一个荒诞的梦,但沉浸在梦里的感觉让她好舒服,不用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本来还有些许抗拒的心思慢慢地完全消失殆尽。

不一会儿,偌大的房间就被男人的喘息和女人的低吟声充满……

第四章 善后费

早上七点。

清晨的微光由窗帘的空隙照进房间,在大床上投下一方斑驳的亮色。

张小娴皱了皱眉,眼睛慢慢张开。

她伸手挡了一下,适应了一下突如其来的光线,然后才开始打量起身处的环境。

头好疼……她这是在哪?这陈设,跟她去过的任何一个地方都不一样。

疑惑的目光四处移动,定格在身边熟睡的男人身上。

张小娴的眼睛眨了两下,时间定格了好几秒。接着,极快地伸手捂住了即将发出的尖叫声。

这这这,这个陌生男人是谁?为什么会跟她躺在同一张床上?

她瞪大眼睛努力回忆,却不记得怎么到这里来的,只依稀知道她在苏格兰酒吧喝酒,然后看到了一个漂亮的男人,再然后,她做了一场让人面红耳赤的梦。

张小娴感觉到柔软的被子底下,自己什么都没有穿,不由得心里一凛。

不是做梦,原来她真的和那个漂亮的男人发生了一夜 情!

苍天垂怜,她只是一时负气,想要找个男人来向窦斌证明自己也不差,没想到居然真的因此而付出了初夜。

虽然她对此也不是太过于在意,但是在这种场景下交付出自己的第一次,总不是什么令人欣喜的体验。

不过,这男人的确很……优秀。

张小娴咽了咽口水。眼睛仿佛被男人完美的五官攫住,一丝一毫都舍不得离开。她还记得在梦里这男人的动作是怎样热情霸道,亲吻她的力道却十分的温柔。

说起来,初夜给这样一个男人,也算是她赚到了,不是吗?

呼,她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张小娴挥了挥手,把那些奇奇怪怪的画面都赶出去,轻手轻脚地起身去浴室冲澡。

既来之则安之吧,她还没有脸皮厚到坐在房间里等他醒来的程度。

穿好衣服,张小娴扣上最上面的一颗纽扣,遮住了脖子上激情的痕迹。

那她昨晚,算不算把他给嫖了?

张小娴被自己大胆的想法吓了一跳,好吧,就算不是嫖,至少自己很霸气地把他上了。

她不记得的是,她自认为很霸道的“上了他”,所有的表现不过是躺在他身下喘息而已。

无所谓形式了,张小娴想,既然昨天他表现的那么卖力,至少自己该表示点什么,以示补偿吧?

她想了想,拿出自己的钱包比划了一下,掏出里面仅剩的两百块现金,放在床头。

少是少了点,可是她总不能专程去银行取个钱然后再给他送过来吧?到时候他醒了可就麻烦大了。

张小娴摇了摇头,十分愧疚地小声说,“对不起了帅哥,你先将就着,以后我们有缘再见的话,我再补偿你……呸呸呸,还是不要再见了,反正看样子你也不缺钱,那就这样吧。”

说完就觉得自己已经完成了一项仪式,拿起自己的手包飞快地关门逃掉了。

房间里的空气因为她的离开而又一次陷入了静默。

两个小时过后,言仲洺才从睡梦中醒来。

他已经很久没有像这样好好睡过一觉了。真奇怪,这个女人的身体不仅能让他得到极致的快乐,居然能给他带来一夜好眠。

言仲洺为这个发现感到很惊奇,同时也有一丝丝的喜悦。他习惯性地伸出手去想搂住旁边的女人,却扑了个空。

身边的被子早已凉掉,她已经离开很久了。

言仲洺一个翻身从床上爬起来,目光已经恢复了平时的锐利清醒。他四下打量了一番,屋子里空无一人,想来她已经不在酒店。

这时,床头的钞票引起了他的注意。

言仲洺拈起那两张薄薄的纸币,顿时不知道该做出什么表情。

这个女人,把他当什么了?跟他发生了一夜 情之后跑掉不说,居然还给他留下了所谓的善后费?

那女人敢这样羞辱他,最好不要让他找到,不然……他目光一冷,掀开被子打算起床,却因为床单上的一抹嫣红而陷入了沉思。

她竟然是第一次?

言仲洺拿起床头的话机,拨了前台的号码,“我带来的那个女人,什么时候走的?”

他的语气算不得好,前台的小姐声音都充满了紧张,“她,她七点过就已经离开了……”

言仲洺抬头看了一眼房间里的挂钟,时间已经指向十点整。他从胸腔里呼出一口气,没等对方说完就挂了电话。

之前她酒醉,他居然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

言仲洺目光深沉地盯着窗外,第一次因为一场一夜 情而失神了片刻。

第五章 赞助商

五年后,k市普顿私立中学。

空无一人的办公室里,张小娴正独自准备待会儿上课要用的资料。

自从那个混乱的夜晚之后,她就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当了个兢兢业业的教师。

令她又惊又喜的是,才安顿了下来不久,她便发现自己肚子里已经揣上了某人的小宝宝——对当时一无所有的她来说,这简直就是上天赐予的礼物。

张小娴不顾别人异样的眼光生下了儿子,现在一晃已经四年过去了。

“咔哒”一声,房间的门应声而开。

张小娴抬头看了看来人,点点头打了个招呼,“郑主任。”接着抱起课本打算往教室走去。

这位郑姓的教导主任向来是以不问世事自居,很少来老师们的办公室,今天不知什么风把他给吹来了?

现在办公室就她一人,不会是冲着她来的吧?张小娴心里掠过一丝不好的预感。

果然不出乎她的意料,郑主任也点点头算作回应,“张老师,你先等一等,有件事情要跟你讲。”

张小娴看了看外面,铃声响起,学生们已经相继去了教室。她捋了一下头发,礼貌地开口,“主任,能不能等会儿再说,我马上开课了。”

上课时间到了,一教室的学生可都等着她呢。

郑主任皱着眉头,眼里不着痕迹的闪过一丝同情,却还是硬着心肠把话说完,“你以后都不需要上课了。张老师,你……被请辞了。”

不可否认,张小娴是个好老师,可是却因为挡住了关系户晋升的道路而面临无辜被炒的境地。他叹了口气,真是可惜了。

“什么?”张小娴明显一愣,脱口而出,“为什么?”

她在学校一直认真努力,前段时间校长还说要给她升职,怎么忽然就不要她上课了?

眼前的张小娴依然如五年前那样甜美可人,灵气盎然。郑主任也知道她单亲妈妈的情况,可是也无可奈何,摊了摊手,“你就不要问为什么了,我们都不容易,有的事情,你懂就好,不需要说明。”

张小娴顿时觉得如坠冰窟。郑主任这样说,她大概也能猜到究竟是谁做的手脚。奈何职场和官场一样让人身不由己,即使她明白也毫无办法。

郑主任似乎是不忍心看到她这样的神情,转过了头去,“等会儿我就带新老师来接你的班,你做好交接工作就可以去财务部领这个月的工资了。”

从学校出来的时候,张小娴还处于没有回过神来的状态。

忽然之间就莫名其妙地丢了工作,她要怎么养活他们母子二人?

张小娴郁结地抓了抓头发,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逛了两大圈后,拿出手机给好友秦安打了个电话。

秦安是她大学同学兼好友,性格极度乐天。

电话很快被接起,秦安似乎在一个比较吵的场所,接着换了一个相对安静的地方,才开始说话,“哟,张小娴,你老人家终于想起我了?”

张小娴这时候哪里有心情跟他调侃,翻了个白眼,直接切入主题,“我被炒鱿鱼了。”

“啊?”秦安那边安静了好一会儿,终于正色道,“那你来我这里吧。”

“好。”张小娴也根本不跟他推辞。秦安这人好就好在这里,每次她遇见事情,他都义无反顾地帮她,即使知道她未婚先孕,也没有看不起她,反而一直站在她身边。

十天后,s市。

张小娴揽着张子桓坐在出租车的后座,目光一瞬不瞬地打量着周围飞驰而过的风景。

结果,兜兜转转,她还是回到了这里。五年前她离开的地方。

在秦安的建议下,她决定到这边来开创自己的事业,而秦安则负责帮她拉赞助。

张子桓仿佛感觉到了母亲散发出来的不一样的情绪,扬起天真的小脸看着她,声音软软糯糯的,“妈咪,你不开心吗?”

张小娴从往事中回过神来,看着儿子极度秀气的脸,摸摸他柔软黑亮的头发,“没有,妈咪不过是想起了之前的一些事情。”

在s市落脚之后,她在秦安另租的公寓里住下,日子倒也勉强过的过去。

这天,她还在睡梦中,忽然被秦安的夺命连环call闹醒。

张小娴没好气地接起电话,“你知不知道随便破坏别人睡眠的人会不得好——”

话还没说完,就被秦安兴奋的声音打断,“别睡了,赶紧起来,我在承德路的那家咖啡厅等你,就这么说定了!”说着他压低了声音,“我帮你拉到了本市最大的企业家做赞助!”

第六章 重逢

拉企业家做赞助?

张小娴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要开店的事情,忽的一下就从床上蹦了起来,“你给我老实等着,稳住他,我马上过来!”

说罢也不等秦安回话,直接收了线把手机丢到一边,开始胡乱地在衣柜里找起衣服。

十分钟后,张小娴已经穿戴一新地站在北太咖啡屋门口。

再次看了看玻璃中倒映的自己,确认外形上没有失误之后,她才深吸了一口气,推门走了进去。

“这里这里!”甫一进门,就看见秦安张牙舞爪地对自己招手,动作大的让人隔了一条街都能看见。

张小娴内心几乎要抚额长叹,为什么就给她认识了这样一个不知轻重的死党?

给他拉来的赞助商,也不知道靠不靠谱。

虽然心里吐槽了百八十遍,但是张小娴面上却丝毫不动声色,挑起一个大方得体的笑往他们那桌走去。

“你来坐这里。”秦安拍了拍自己身边的座位,示意她坐过去。

张小娴的目光打量了一下桌边坐着的男人,他穿着纯黑色的手工西装,她这个角度只能看到背影,但已经能感觉到他隐隐散发出来的不怒自威的气势。

等等,这种衣服的风格怎么这么眼熟?她似乎以前在哪里见过……

还没等她多想,秦安已经龇牙咧嘴地示意她动作快些。张小娴无奈,只能加快步子走过去在他身边坐下。

“张小姐是吗?你好。”才一落座,男人醇厚低沉的嗓音就传入了张小娴的耳朵,接着,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就伸到了她面前。

这只手真是好看,不知道它的主人如何?张小娴愣愣的抬眼去看。

刀削一般的五官,锐利的轮廓线条,深邃的眼窝以及淡粉色的唇,在这个男人脸上组合出了极其完美的效果。

此刻,他礼貌地伸出右手放在她身前,眼神看起来平静无波。

天,竟是他!

张小娴顿时瞪大了眼睛,脑海里响起了一阵噼里啪啦的炸雷。

这个男人,不就是五年前她嫖了,哦不,睡了的那个?

而且,她还生了他的宝宝……

她怎么一点没想到呢,这里可是五年前发生状况的s市。

男人的气势如此让人过目不忘,怎么可能是普通人?秦安说本市第一企业家的时候她就应该有所察觉,现在居然这么傻傻的送上门来。

完了完了,五年前她那样对他,还留下了两百块以示补偿。他身份地位如此之高,一定不会放过自己的……

张小娴心里一片混乱,也没去握男人伸出来的那只手。

言仲洺的目光像一口死寂的古井,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的女人。

张小娴没回应他的握手,他不恼,也不收回去,只是皱着眉打量她。

清纯兼顾妩媚的眉眼,这个女人,似乎有些眼熟?但是这些年来他见过的女人实在太多,一时半会还真有些想不起来。

两人无声地对峙了一会儿,都没有了下一步的动作。

旁边的秦安见状,赶紧在桌子底下狠命捏了一把她的大腿,出声提醒,“小娴,言总要跟你握手呢。”

张小娴吃痛,一惊之下清醒过来。

言总?看样子,她貌似还真的招惹了个了不得的大人物呢……

可是对方一点都看不出神色有异的样子,难道是压根不记得她了?

也是,他这样优质的男人,身边怎么可能缺了女伴的环绕?她于他而言不过是沧海一粟而已,何德何能会让他牢牢记住五年前那场一夜 情?

思及此,张小娴放下心来,从胸腔里无声地吐出一口气,大方的伸出手和他握了一下,“言先生你好。对不起,我刚刚失态了。”

说着还展颜一笑,为她刚刚的走神作出了解释,“主要是因为言先生外表过于完美。”

这个女人,倒是有几分意思。

别的女人在他面前多少有些忸怩,像她这样光明正大表示对他的欣赏的,倒还真是不多。

言仲洺唇角勾起一丝若有若无的轻笑,“张小姐说话很幽默。”

危机解除,在一边紧张的要命的秦安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互相为两人作了介绍,就要把谈话的空间留给他们,“你们先谈着,我去看看这边的甜点师有没有出什么新品。”

说完就快步离开了两人所在的桌子。

气氛一时间陷入了静默。张小娴本着“绝对不引起他注意”的原则,低着头用小匙搅着咖啡,也不说话。

原来,他叫言仲洺。这名字很好听,她恍恍惚惚地想着。

勺子碰到杯底的声音时不时响起,最后还是言仲洺率先打破了静默,“所以,张小姐是要开一家什么样的店铺,又用什么来吸引我对你的产业进行投资?”

一夜放纵》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痴恋情郎】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痴恋情郎)或者(xiaoshuo34567),关注后回复 一夜放纵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锦绣凰途6章

    原标题:锦绣凰途6章小说书名:锦绣凰途第6章大小姐变了沈婉瑜靠在大迎枕上,看着撩开帘子走进来的两个少女。一个身穿宝蓝色纱裙,容貌清秀看起来十分的伶俐。另一个穿着淡粉色纱裙,容貌比较普通却让人有一种很朴实憨厚的感觉。夏菊和冬梅看向沈婉瑜,大小姐不说话他们也不敢说。只能闭着嘴站在一边等着主子开口。淡淡的幽香在房间里飘散,沈婉瑜抬起头目光落在檀木雕刻着海棠花的梳妆台上。房间里寂静无声,仿佛一根针掉到地上都能够听的真切。秋竹四人额头上已经冒出冷汗,这样不说话的大小姐给他们的感觉太过于压迫。“秋竹,将梳妆

  • 宫心谋:欲孽红鸾6章

    原标题:宫心谋:欲孽红鸾6章小说名:宫心谋:欲孽红鸾第六章进宫面圣“朕听闻,今日选秀之时大秀才艺,想必才艺非凡朕想看看是否属实。”皇帝微微放松露出一丝期待。这··楚雨馨愣住了,才艺?啥时候的事情为什么她不知道?她什么时候秀过?难道是今天和四皇子对联?“臣……”“来人赐文房四宝。”还没容得楚雨馨拒绝,皇上快先一步叫下人拿上文房四宝来。“额……怎么是你?”楚雨馨一眼认出拿文房四宝的宫女。不就是刚刚进宫时候,看见角落里和太监暧昧不堪的小宫女吗?这么快就回来了?动作还是挺快的。“你们相识?”皇帝有点疑惑

  • 未燃尽的篇章6章

    原标题:未燃尽的篇章6章小说名字:未燃尽的篇章S005圣都的回忆-2S005圣都的回忆-2运油马车驶入主道越走越快,破败的街道很快就被甩在了后面。路上两旁的行人逐渐变多,两位老人的谈话也越来越少。马车穿过熙攘的街道笔直的下年,马车上了几个斜坡随后到达了中心广场。广场的地面是由洁白的大理石铺成,周围用草墙做成围墙,几位辛勤的花匠正在修建枝条。空旷的广场里有七个人,其中三个穿青袍的正在埋头用大刷子清洗理石地面,另外四个则站在远处的台阶上眺望。他们其中三个是身着灰色麻布的少年,他们刚刚入学还没有资格穿

  • 陪吃是长情的告白6章

    原标题:陪吃是长情的告白6章小说名:陪吃是长情的告白第5章有人要见你秦如歌又接到了曹行的短信。他说他在楼下。短短几个字,表明了他的决心。秦如歌站在窗边,掀开窗帘的一角,果然看到了曹行,穿着一身运动休闲装,抱着肩,靠着身后的SUV。揉碎了的光晕,淡淡的映在他的身上。秦如歌有一刹那的失神。短信声再次响起。秦如歌别过脸,低头看着手机,“昨天你给的钱多了,我是来退钱的。”他从来都是这样不给人选择的余地么?秦如歌实在是被曹行逼到那个角落,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有些话,还是当面说清楚比较好。穿好衣服,整理好情

  • 春风不及你6章

    原标题:春风不及你6章小说书名:春风不及你第6章受虐“你要如何验证?”夏晓茉心慌的犹如兔子乱跳。“当然是以身试验!”高凌天邪气十足。夏晓茉又羞又狐疑的盯着他的腿,他都瘫痪了,还可以行驶夫妻生活?“怎么?你瞧不起我,你嫌弃我是残疾人?好,我就让你自己看看我是如何要你的!”高凌天的尊严被激怒,狂暴的脱掉了夏晓茉的衣服。“你放开我,我不要!”高凌天是她名正言顺的丈夫,她知道不应该反抗,只是以这种羞辱的方式验证,她想要死的心都有了。高凌天不管夏晓茉的反抗,将她身上的唯一遮掩物给撕烂。夏晓茉的手腕因为再次

  • 鬼夫临门6章

    原标题:鬼夫临门6章小说书名:鬼夫临门第六章难缠噩梦一夜之间我失去了爸爸,失去了一切。想着哭着竟然突然有了睡意,就在即将要睡着的时候,我好像感觉额头被什么轻轻触碰了一下,有一点点凉,像是,被人亲。接着我就大上午的去会了周公。只是,怎么我又回到了那条可怕的路上,又来到了乱坟岗中。一团团的冥火就在我的对面,对我依旧虎视眈眈,却没有任何要攻击我的意思,只是在我的前面不断徘徊。都说一团冥火代表的就是一个鬼魂,现在这么多鬼魂在我的面前,到底是要做什么?此时我已冷汗加倍,内心的恐惧让我根本无法正常思考。突然

  • 玄黄令6章

    原标题:玄黄令6章小说书名:玄黄令第6章妖皇僵帝兽尊魔祖不过,面对风族成名已久的风阵大神通,人族三老也不敢拖大,忙移形换位,将少羽护在中间,脾气火爆的巨人族首领开天更是怒吼冲天。“滚开!”随着带有雷电般的滚滚声浪响起,三老同时出手,漫天的掌影瞬间按进了旋风之中,金铁交鸣与惨呼之声也跟着响起。铿铿……哼哼!漫天狂风刹那间散去,十八道身影狼狈地倒飞而回,风族十八勇士个个仰天吐血不止,衣服破烂摔出老远。“哼!打狗还要看主人,好胆!”见自己十八护卫被人族三老击飞,风胥脸色微微一变,怒吼一声身形消失在了人

  • 宫斗这件大事6章

    原标题:宫斗这件大事6章小说:宫斗这件大事第六章:激将妙法蝉鸣此起彼伏,竟没有一丝凉风。万芊芊站在书房外一等就是一个时辰,衣裳都湿透了。“娘娘,眼看着就晌午了,咱们不如先回宫吧。”缤桃打着扇子,撑着伞,小心的劝说。万芊芊满腔怒火,较着劲:“皇上能贵步临贱地,去冷宫见她,就没功夫见我?我可还是自己送上门的!”万贵妃的脾气,缤桃最清楚不过。知道她不痛快,便不敢再多嘴。“小侯子,过来。”瞧见皇上身边的人,明媚遮掩了愠色,万芊芊温和的笑着。“奴才给贵妃娘娘请安。”小侯子机灵,快步走上前。“娘娘有何吩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