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女子监狱的男教官全文在线阅读

2017/11/9 18:00:07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女子监狱的男教官

第 5 章 疯狂女囚

打电话过来的是监狱长,什么都没说,只说是让张富华去她的办公室一趟,她找自己会是什么事呢?难道是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情?还是其他的?整理了一下思绪,张富华去了于监狱长的办公室。来自163shenghuo.com

“富华啊,坐吧。”与监狱长正在低头整理着文件,见张富华进来,放下文件,抬起头看着他。

“监狱长,你找我?”张富华坐下来,和监狱长四目相对。

“你昨天去了五月花理发店了吧?”监狱长微微一笑:“你们年轻人冲动我知道,也可以理解,不过我们身为公务人员,要注意自己的形象,那种地方你还是不要去了吧。”

“昨天晚上是意外。”

“每个男人都说找小**是意外,不过我不想在发生这样的意外。”于监狱长一副循循善诱的表情:“如果这件事真的被媒体知道的话,一旦曝光,对我们监狱对你都不好,你知道我的意思了吧?”

“知道了。阅读163shenghuo.com”张富华点点头。

“恩,可以了,我找你来就是这件事。”与监狱长松了一口气:“你可以回去工作了。”

张富华点点头,站起来走到门口,停下了脚步,扭过头若有所思的说道:“监狱长昨天为什么去那里?”

“啊?”于监狱长一愣:“我,我去理发。”

张富华苦笑一下,指了指自己的头:“监狱长的发型没变,还是那样。”

“这个,我是去染发了。”监狱长有些尴尬的笑了笑。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

任何人都听的出来,她说的是假话,一个借口。

张富华也不多想,回到了办公室,此时中队里面的人都不在,等了差不多十分钟的时间,电话铃再次骤然响起,张富华看着桌子上响着的电话,眉头一皱,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起了电话。

“吕队长,不好了,三监室的犯人闹事了。”说话的是张婷,很焦急,电话的那边还不时的传来了一阵女子的吆喝声,此起彼伏。

“吕队长不是去查监区了吗?她不在你身边?”张富华一阵愕然。

“还没回来吗?真是的,好了。不跟你说了。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张婷急忙挂断了电话。

张富华越想越觉得事情不对,明明吕队长是去了监区,为什么张婷说她不在?而且现在三监室又出现了暴乱,张婷一个人能应付的过来吗?想到这些,张富华再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拿起了自己的警棍,就跑去的监区。

到了三监室的门外不远处的时候,张富华就听见了张婷的吆喝声,和警棍敲打着门上玻璃的声音,但是似乎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监室里面一阵躁乱。

“你们想干什么?”张富华到了门口敲打了一下监室的门,大喊一声。

“男人?男人啊。”监室里面一个女子高呼一声。

“是啊,真是个男人,男人。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随后监室里面的人开始安静下来,一个个如狼似虎的盯着张富华。

此时的三监室一片狼藉,囚服散落一地,很多的女犯人的身上已经不着一丝的衣物,甚至是身上满是被挠伤的痕迹,在板铺的上面躺着一个女孩子,看上去奄奄一息,身子下面有一点血迹,周身上下的衣服已经被扒的的干干静静,两团女子引以为傲的山峰在她微弱的喘息中慢慢的起伏着,看的张富华心疼的同时又是一阵气血上涌,忍不住的有了生理上的反应。

“你怎么来了?”张婷的语气中带着一分责备:“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你先回去吧。”

“救人要紧。”张富华盯着床上的那个女孩子:“管不了那么多,先把门打开。”

“不行,打开门是要出人命的。”张婷身子靠在门上,面对着张富华:“我警告你,不要乱来啊。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

“开门。”张富华大吼一声。

第 6 章 凶猛一抓

张婷还没见过张富华这样的吓人,一双眼睛透着野兽一样的目光,她忽然发现,他就像是潜藏在山上的猛虎一样,终究有下山的一天。张婷是被他的眼神吓到了。

“开门。”张富华再次吼了一声。

“喊什么?”回答他的不是张婷,是赶过来的吕萍和三中队的队友们。

“吕队,三监视的人越来越放肆了。”张婷急忙跑到了吕萍的身后,把三监视的钥匙交给了吕萍。

“吕队,为什么你们没来查班啊?”

张富华的声音刚落,吕萍就走到了三监视的门口,打开门。

队友们鱼贯而入,那些女囚也就都乖乖的抱着头蹲在了地上。

张福根一个箭步窜了进去,跳上板铺,试探了一下女孩子的鼻息,还有气息。发现女孩子还活着的时候,张富华的眼睛也落在了女孩子的身子上,那绝对是他见过的最完美的身子,匀称修长嫩白,如同嫩藕一般,尤其是两条美腿,白皙的让人怜惜,没有丝毫的赘肉,此时正在微微的颤抖着,在看那女孩子的面容,虽是微微闭着眼睛咬着嘴唇,不过仍能看的出来她俊俏的面容上带着青涩的那一份妩媚,格外动人。

“男人啊。”原本已经安静下来的监区在张富华闯进来之后再次变得躁乱起来。

女囚犯们纷纷从地上起来,一股一切的朝着张富华冲了过来,一时间,张富华只感觉自己的身上有无数只手在摸着,甚至还有女人把手伸到了自己的下面企图扯开自己的裤子,更有女人抓着自己的下面就不放开,疼的张富华一阵脸色惨白。

幸好这一场闹剧在三中队队友们的警棍下迅速的平息了下去。

“把她带出来。”吕萍指着躺在板铺上光着身子的女犯人说道:“送到医院去,先救人要紧。”

两个女管教过来脱掉自己了外衣,包着那个女孩子走了出去。

“花然,这是怎么回事?”吕萍盯着蹲在一边一个三十左右岁的女子问道:“你这个监室室长是怎么当的?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这不怪我们,是她们。”花然指着对面蹲着一排的女囚犯说道:“今儿刚来了一个正经货,她们就抢,吕队,你也看到了,人都被她们弄成什么样了,半死不活的。”

吕萍转过身,拉过了旁边一个蹲在角落里面同样是三十左右岁的女人,可以看的出来,这个女犯人一副妩媚的身姿,定是男人心中的尤物,在被吕萍拉过来的时候,那个女子直勾勾的看着张富华,媚眼如丝,极度渴望。

“蔡甸红,老毛病是不是又犯了?”吕萍拎着她的衣领子:“不想在我三中队呆着了,是不是?”

“吕队,不就是一个小姑娘吗,有什么了不起了,就是我们不破了她的身,早晚也是被男人破了,与其便宜了那些男人,还不如让姐妹们玩个够了。”蔡甸红一脸的无辜。

“住口。”吕萍一把将她推倒了一边:“张婷,拉她去蹲禁闭。张富华也跟着去吧。”

张富华一直都在发愣,没看出来,这个在办公室里面谈笑风生的吕萍在监区里面居然这样的威风,看的出来,所有的女犯人都对她敬怕的很。

随着张婷架着那个女犯人出来之后,张富华的想起了刚才的那一幕,要是当时吕萍在场的话,那个女孩子就不会被这群女囚蹂躏成这个样子,可是她们明明是来查监了,究竟去了哪里呢?

正想着的时候,张富华再次感觉到一阵**辣的疼痛传来,跟刚才在监室里面一样,低头一看,那个风姿卓越的蔡甸红一只手正紧紧的抓着自己,表情妩媚,眼神妖娆。

“你,你干什么,松开。”张富华从来都没经历过这样的事情,难免惊慌。

第 7 章 极力挣脱

一边的张婷听到张富华的声音后,顺着女囚的手望了过去,也有点懵了,自己根本就不能去弄,否则一不小心也会碰到,而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不及时制止的话,真担心疯狂的蔡甸红会把张富华给废掉。

“你,你快放手啊。”张婷在一边急忙喊道。

“男人,我给你钱,你陪我,好不好?”蔡甸红在两人的吆喝下非但没有停下来,还变本加厉起来,把张富华的身子顶在了墙上,细嫩的唇朝着张富华的嘴巴就亲吻了下来,与此同时那只手也不仅仅满足于隔着裤子这么一抓,而是松开胡乱的朝着张富华的裤子里面塞着。

“你,你快松开,不然我不客气了。”张婷虽然是做了两年的管教,不过每次都是在吕萍或者是队友的协助下处理这样的事情,张富华是新来的没有一点经验,自己又没处理过这样的事情,更加惊慌起来。

“你,你放开我。”张富华扬起自己手里的警棍,不过还是放了下来,眼前是一个女人,且不说她有多么的妩媚妖娆,自己之前从未打过女人,这次更是下不了手。

“你舍不得了吧。”蔡甸红这次得意起来。

每个女人在监狱里面呆的时间久了都一样,对性对自由充满了渴望,那是一种人最起码的要求和**。没有人能阻止的了。

蔡甸红的手成功的伸到了张富华的裤子里面,眼睛一亮,更加疯狂的亲吻张富华。

张富华从未想过监狱里面的人会是这样,在他想来,她们不都应该是积极改造,争取早日获得重生吗?不过在蔡甸红的猛烈下,身为一个正常的男人没有反应是不可能的。

“好大啊,好男人。”

砰。张婷手里警棍终于打在了蔡甸红的头上,把手伸到腰间准备解开自己裤子的蔡甸红眼前一花,松开了手。

张富华急忙挣脱出来:“你打晕了她?”

“晕不了。”张婷白了张富华一眼:“是不是还想她继续下去啊?”

“不,不想。”想到刚才的情景,张富华心有余悸,脸色惨白。

“你最好老实一点,不然我就真的打晕你。”张婷在蔡甸红的面前晃荡着自己手里的警棍。

蔡甸红没有理她,眼睛一直都落在张富华的身上,看的张富华这阵阵毛骨悚然。蔡甸红的嘴里面还一阵阵的呢喃着:男人啊男人。

蔡甸红被推进禁闭室的一刹那,嘴角上挂着一丝笑容,那笑容和邪恶,似乎是要把张富华整个人都吞下去一样。

回来的路上,两个人都是一阵沉默,各怀心事。

良久之后,张婷看了看张富华,指了指他的下面:“还疼吗?”

“好多了。”张富华尴尬的笑了笑。“刚才幸好有你在,不然的话,我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都是小事情,你刚来不知道,这女子监区里面很多的事情都很让人费解的,你也看到了,刚才那个蔡甸红对性的渴望就很厉害。”张婷微微一笑,算是给张富华传授经验。

“那么除了性,她们还有什么别的要求吗?”

“有啊,减刑。”张婷停下脚步:“很多的女人到了这里就是为了争取减刑,如果争取不到的话,就干脆自杀,不够基本上是没有成功的。”

“自杀?”

“恩,如果整天把你关在一个封闭的空间里面,你不会想到自杀吗?”

“她们的心里是不是太脆弱了,监狱里面为什么不开导她们呢?”

“事情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在这里时间长了,你自然就会明白了。”张婷耸耸肩膀:“走吧,回去。”

“还有一件事,今天早上吕队带着人没来查监,她们干什么去了?”张富华急忙问道。

张婷想了一下,才幽幽的说道:“有些事情你以后就会知道了,我是不会告诉你的。”

“她们究竟有什么秘密啊?”

张富华越加的感觉到整个女子监狱很是诡异。

第 8 章 受伤女孩

回到了办公室的时候,张富华以为吕萍会责备自己,做好了挨骂的心理准备,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吕萍并没有责备他,只是问他有没有被吓到。张富华摇摇头,心中却想起了蔡甸红被关进禁闭室时的目光。

“富华啊,你一会和张婷去医院看着那个女孩子,别让她逃走了。”吕萍一边整理着手里的文件一边说道。

“哦,这不是应该是狱警的事情吗?”张富华反问。

在别的地方,或许监狱里面或者是外面都有专门为犯人准备的医院,但是这个小镇却没有,有犯人受伤都要送到镇里面的中心医院,由狱警监管,治好了之后再带回监狱。

“现在狱警的警力不够,监狱长让我们派出两个管教去看着,你刚来,应该锻炼一下,这是一个机会。”吕萍头也不抬的说道。

“那我们现在就去吗?”

“恩,现在就去。”

张富华和张婷赶到监狱的时候,那个女孩子还在抢救中,等了一阵子,急救室的灯暗了下来。几个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张婷走上前亮出自己的身份,又把事情说了一遍,最后才问道:“那个女孩子怎么样了?”

“没什么大碍,疗养一段时间应该就会好的。”

“那我们现在可以去看她吗?”

“可以。”医生指着旁边的一个病房:“这个是你们监狱里面专用的病房,等一下病人会被推到这个房间,你们在这里等着就可以了。”

白大褂指着旁边的一个病房。

很快,女孩子就被推了出来,虽然脸色还有些惨白,不过看上去已经好了很多。

“谢谢你。”女孩子看着张富华,隐约中她几个有一个男人冲进来,不过一切的救自己,如果不是那个男人,或许自己活不到现在,同时也想到了那些残暴的女囚犯,心中隐隐作痛。

“没事儿,我该做的。”张富华和张婷分别坐在了女孩子的两侧。

身上穿着一件医院里白色的病服,与她皮肤的颜色一样,雪白。

“今天是怎么回事?”张富华看着女孩子。

“我也不知道,我进来之后,那些女犯人就问了我很多的问题,最后问我是不是大姑娘,我说是。然后一个叫做花然的冲上来就脱掉了我的裤子,结果上来了十几个人,她她们用手指弄,弄我的下面,很疼。”女孩子说到这里,眼泪流了下来:“幸好有个叫蔡姐的,她看不下去了,就带着一伙人过来讨说法,然后她们打在了一起,在之后你们就来了。”

“蔡姐?是叫蔡甸红吗?”

“恩,对,是叫蔡甸红,那个花然的女犯人喊过她的名字。”

“可是花然不是这么说的啊?”张富华自语道。

“你就别傻了,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这里是监狱,没有太多的道理可言。”张婷摇摇头:“你太天真太幼稚了,看来你还真的要好好的学习一下。”

“难道监狱里面就没有法度了吗?”张富华不甘示弱的说道。

“行行行,有法度,你是对的。”张婷苦笑着摇摇头:“我刚来的时候和你一样,不过现在我们有区别。”

“这么说是你变了。”

“算是吧,用不了两年,你会和我一样的。”张婷断言。

“我一定不会。”张富华暗暗发誓。

“那我们走着瞧吧,哎,年轻人啊,年轻气盛。”张婷一副很老道的表情。

“走着瞧就走着瞧。”张富华不以为然。

“妹妹,妹妹。”走廊里面响起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听上去很焦急很烦躁。

屋子里面的张富华和张婷都没有在意,床上的女孩子倒是闻声一愣。

“你哥哥?”张富华发现了女孩子脸上的变化,看着门口的方向。

“恩。我,我能见他吗?”女孩子轻声的说道,目光中带着乞求。

“不能。”张婷断然拒绝:“不到会面的日期,你不能见他。”

“就一面,可以吗?”女孩子小心的说道。

“这是规定,一面也不许。”张婷此时很坚决,面容严峻。

第 9 章 病房之内

看着女孩子一脸焦急的表情,张富华动了恻隐之心。毕竟谁都有亲人,在自己受伤受到委屈的时候,谁都想有个亲人安慰一下,张富华就是,可是这么多年,他想依靠的那个肩膀究竟去了哪里?别人的妈妈都在自己孩子痛苦的时候陪在他身边,自己的母亲呢?在哪里?

“我看,要不然就让她们见上一面吧。”张富华看着张婷,轻声的说道。

“张富华你别忘了,你现在的身份是一个监狱的管教。”张婷站起来,走到门口锁死了门:“让他们见面是犯错误的。”

“我知道。”张富华想在帮着女孩子说点什么,可是看到张婷一脸很坚定的表情,终究没在说出来,只能看着床上焦急忧郁的女孩子。

那个男人的声音依旧是在走廊里面回荡着,久久不肯散去。

不知道多久知道,张婷眉头一皱,看着张富华:“他怎么知道自己的妹妹受伤了?”

“会不会是吕队给他打的电话?”张富华猜测。

“不可能,根本不可能。”张婷想了一阵,看着女孩子:“是不是你?”

“我,我,也是害怕。”女孩子的浑身一哆嗦:“在手术之前,让,让医生打了一个电话。”

“真该死。”张婷忙问道:“你是用什么办法让这帮医生犯错误的。”

“我,我不能说的。”小姑娘害羞的低下了头。

“不说就马上把你送回监区,让你们监室里面的那些人折磨死你。”张婷威吓道。

“我,我说。”小姑娘犹豫了一下刚要说的时候,张婷的手机响起了起来。

皱了一下眉头,不过张婷还接起了手机:“爸,怎么了?我在上班呢?”

“什么?送医院了吗?怎么回事?在县城?好,我马上去。”

挂断了电话,张婷的脸色一阵惨白。只觉得自己的眼前直冒金星,身子一阵颤抖,手机落在了地上。

“怎么了?”张富华急忙冲过去扶住她,不然的话她一定会跌坐在地上。

“我,家里出事了,我得马上去一趟县城。”张婷的目光有些空洞。“张,张富华,你帮我和吕队说一下,我现在就得去县城,让她换个人过来。”

“要不然,你拿着我手机去吧,你的手机刚刚不是摔坏了吗?”张富华冲着门口喊道。

“不用了。”张婷的身影随着声音消失在房间之外。

张富华不知道张婷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不够他知道,一定不是小事,看她急成那个样子就知道,一时间猜测着她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也就忘记了给吕萍打电话的事情。

“你,你还想听吗?”女孩子很久之后才幽幽的问道。

“听什么?”

“听我是怎么样让那大夫给我打电话的。”女孩子惨白的脸上泛起了一丝红晕,再加上她那张清纯的脸庞,很是迷人。

“哦,说吧。”张富华看的有些发呆。

“我,我答应了他们,手术之后把我自己给他们。”女子轻轻的低下了头:“要不是你们来的话,我现在就已经是他们的了。”

“用你自己换一个电话?”张富华再次愕然起来,不知道女孩子究竟为什么会这样。不过还是下意识的看了看她,清纯的摸样让张富华怦然心动的。

“如,如果,你,你让我见我哥哥,我,我宁愿为你做牛做马,甚至终身为奴。”断断续续的说完,抓着自己的衣服,楚楚可怜的样子。

张富华的眼睛直直的盯着她,身子轻飘飘起来

第10章 按耐不住

小女孩一看张富华紧紧的盯着自己的胸口就知道他现在已经按耐不住了。

“我知道你是好人,你一定会帮我的,对吗?”小姑娘把手伸到了衣服的后面,准备解开上面的最后一道防线。

“别,别解。”张富华感觉自己的额头和后背上都是汗,除了花钱找了一个小姐之外,他还从来没遇到过这个漂亮的一个小姑娘这般主动,虽是身子已经受不了了,不过,思想还算是清晰。

“妹妹,你在吗?”男人的声音在门口响了起来,刚才张婷跑出去的时候,他看到了她穿的管教的衣服,而且看她是从这个房间里面跑出去的,所以断定自己的妹妹就在这个房间里面。

“哥,你等一下。”小女孩冲着门口喊了一声:“我正在求管教让我们见面呢。”

“管教,我求求你,让我和我妹妹见上一面吧,就一面。”男人在门外苦苦的哀求着。

“张管教,我知道你心地好,要不然也不会不顾一切的救我了。”小姑娘的手在后面停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行动,把包裹着她山峰的罩子解了下来,一双芊芊玉臂如同嫩偶一样抓住了张富华的手。“但是我知道现在不管做什么事情都要有回报,而且你让我们见面也是犯错误的,所以,我,我的身子是你的了。”

女孩子说完话,拉着张富华的手朝着她的身子一点点的拽了过来。

看着她两团在自己面前颤抖的山峰,那么浑圆那么洁白,带着少女特有的羞涩。张富华开始开始意乱情迷起来。

“张管教?张管教?”小姑娘轻叫了两声:“你在想什么呢?”

“不,不能这样。”张富华急忙抽回了自己的手,把头扭到了一边:“我不可以这样,你也不能,我说过,我要做一个好管教的。”

“张管教,求求你了。让我们见上一面,就一面。”小姑娘倒是很主动,直接从后面抱住了张富华。

随时隔着自己的制服,不过张富华还是能感觉到小姑娘身子的体温和体香,还有那两团在自己身子上摩擦的东西,身子再次燥热起来,不禁开始有些发恨,难道自己就这么没有定力吗?不行,要忍。

“不行,监狱里面有规定。”

“规矩都是人订的,也应该有人来说了算。”小姑娘不甘示弱的从他的身后挪到了前面,直接就倒在了张富华的怀里,双手抱着他的脖子,眼神中带着一份苍凉:“我真的不能不见我哥哥的。”

“我真的不能让你们相见。”张富华的目光不得已的再次落在了女孩子的身上,她的身子是那么的匀称,像是一个刚刚发育完成的蜜桃,等着自己采摘一般。

“求你了,好吗?”小姑娘的眼睛中渗出了泪花,然后把自己的手伸到了裤子上面。

“不能再脱了。”张富华猛地抓住她的手,感觉滑滑嫩嫩,一时间让自己的身子麻酥酥的,很是冲动。

“不脱,我又如何能见到我哥哥呢。”小姑娘眉头一皱,甩开了张富华的手。

此时的张富华才知道自己握着小姑娘的手有多么的无力,或许他是从心底涌现出了一阵男人原始的冲动,他是渴望的,渴望这个小姑娘能给自己带来一种生理上的快乐,渴望他们在彼此的交融能化解内心里面最孤独的寂寞。

小姑娘的手没有丝毫的停顿,很快把裤子脱了下去,然后抱着张富华的脖子跪在了他的腿上,低着头看着他:“张管教,不要犹豫了,来吧。”

女孩子的身体就这样一览无遗的呈现在自己的面前,那浑圆的两团,那繁茂的丛林,张富华控制着自己不去看女孩子的身子,但,眼睛却又不知有自主的盯着,男人最原始的本能是他再也无法控制自己。

张富华再也管不了那么多,抱着小姑娘就压在了床上,然后拼命的撕扯自己身子上面的衣物,现在的他,更像是一只野兽,等待着释放自己身体里面的那一点精华,张富华的手在小姑娘的身子上面胡乱的摸着。

没多久,他就脱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

女子监狱的男教官》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痴恋情郎】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痴恋情郎)或者(xiaoshuo34567),关注后回复 女子监狱的男教官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这座石库门建筑被“架着”走了100米,它的价值在于……

    近日,有市民反映,位于济南路185弄景安里的“逸庐”石库门建筑竟被车“架”着“走”了100多米,让他们啧啧称奇。记者日前从现场了解到,原来,这是对“逸庐”量身定做的保护方案。目前,建筑已完成整体平移,后续的保护方案正在进一步商讨中。“逸庐”位于济南路185弄17号。作为建筑单体,它最醒目处是其大门,上下三段式造型。经由大门进得前天井,顺着梁、枋、窗台板上一层层精美而不失雅致的雕花举目仰望,可以看到二楼环绕天井排列开的二十九扇窗,蓝色、绿色、红色……镶嵌的窗玻璃透出的是精致与考究。客堂间廊下,中式

  • 这台见过阮玲玉倩影的宝贝亮相“上海之巅”!

    你知道这是什么宝贝吗?这是上海电影博物馆的镇馆之宝之一“联华摄影机”。这架上世纪30年代的NEWALL牌35毫米电影摄影机产自英国,原属曾叱咤中国影坛的联华影业公司,其基本功能至今仍然保持完好。这架摄影机见证了《三个摩登女性》、《野草闲花》、《神女》等经典影片的诞生,也见证了当时国片复兴运动的勃兴。此次特别出馆登临上海中心“上海之巅”观光厅,更承载着促进电影文化的传播与互动的责任,而这也是上海电影博物馆创设“移动博物馆”概念的初衷。阮玲玉《三个摩登女性》剧照《三个摩登女性》是上海联华影业公司19

  • 【荐读】你为什么睡不着?

    每个人都有睡不着的时候,不是不想睡,有太多的放不下。不是不累,有太多的负累。黄刚摄不要在一件事上纠缠太久。纠缠久了,你会烦,会痛,会厌,会累,会神伤,会心碎。无论多别扭,你都要学会抽身而退。黄刚摄事,看透了伤神;人,看穿了伤心。有些话无需说明,就让它成为秘密;有些人无需点破,就让自己糊涂而过。图片来源:视觉中国你要记得:究人过,不如念人恩,至少留下美好;念人错,不如想人好,至少心生愉悦。图片来源:视觉中国你再聪明,也不能事事都看透;你再智慧,也不能人人都看懂;你再淡泊,也不可能没有人生欲望。图片

  • 民国四大美女最终归宿,谁最福星高照

    民国的美女如云,从银幕前的电影明星、帷幕后的戏剧名旦以及交际场上的胭脂女郎便可略知一二。民国还是一个女性开始活跃的时期,大众评选的电影皇后、金嗓子也是雨后春笋一般出现。若要评选出“四大美女”来,很多人首先会想到的是:陆小曼、林徽因、周璇和阮玲玉。陆小曼《图说陆小曼》中说她“从此素衣服丧,绝迹于公开场合,几乎不离开居所,对外界于她的所有指责不作任何辩解。胡适说:“陆小曼是一道不可不看的风景”。她拥有良好的家世背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在学校里,大家都称她为“皇后”。奉父母之命,19岁的她与王赓结为连

  • 一颗珍珠的幸福(深度好文)

    一位长者讲过这么一个故事:有一个人非常幸运地获得了一颗硕大而美丽的珍珠,然而他并不感到满足,因为在那颗珍珠上面有一个小小的斑点。他想若是能够将这个小小的斑点剔除,那么它肯定会成为世界上最珍贵的宝物。于是,他就下狠心削去了珍珠的表层,可是斑点还在;他又削去了一层又一层,直到最后,那个斑点没有了,而珍珠不复存在了。那个人心痛不已,并由此一病不起。在临终前,他无比懊悔地对家人说:“若当时我不去计较那一个斑点,现在我的手里还会摸着一颗美丽的珍珠呵。”每想起这个故事,我就会联想起另一件事儿。有一段时间,我

  • 张爱玲七篇经典散文结尾,美进骨髓

    作者:张爱玲《天才梦》生活的艺术,有一部分我不是不能领略。我懂得怎么看“七月巧云”,听苏格兰兵吹bagpipe,享受微风中的藤椅,吃盐水花生,欣赏雨夜的霓虹灯,从双层公共汽车上伸出手摘树巅的绿叶。在没有人与人交接的场合,我充满了生命的欢悦。可是我一天不能克服这种咬啮性的小烦恼,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爬满了虱子。《忘不了的画》一条小路,银溪样地流去;两棵小白树,生出许多黄枝子,各各抖着,仿佛天刚亮。稍远还有两棵树,一个蓝色,一个棕色,潦草像中国画,只是没有格式。看风景的人像是远道而来,喘息未定,蓝糊

  • 短短六个字,写尽一生!

    第一个字:生一切痛苦与欢乐,皆源于生。生,开启了人生的酸甜苦辣。是生命,给了我们追求的机会与纠葛。第二个字:苦苦,才是人生。生活从来没有一帆风顺。技能,需要你苦苦摸索才能获取;梦想,需要你苦苦追求才能实现;幸福,需要你苦心经营才能拥有。第三个字:累随着年龄的增长,扮演的角色越来越多,肩上的担子越来越重,人生之路变得越发艰难。努力却没有结果的心累,真心对待却换来虚伪的心累,这都是人生常态。第四个字:情亲情、友情、爱情,是必须珍惜的财富。活着,不求大富大贵,但求父母身体健康。不求朋友成群,但求有三两

  • 招募 | 北京新媒体实习生招募

    新媒体管家七幕人生,是一家专注于海外经典音乐剧版权引进、中文版制作及运营的文化公司。我们的工作,就是把高质量高水准的音乐剧带给国内观众,让越来越多的人能看到他人生中的「第一场音乐剧」,目前主要作品有《我,堂吉诃德》、《Q大道》、《一步登天》、《音乐之声》等。我们期望在这条路上,有幸遇更多志同道合者,一起为这个行业添砖加瓦。所以靠谱的你,快来加入七幕人生吧!招募职位新媒体实习生(北京)工作地点:北京公司坐标:雍和宫地铁站附近需求人数:1-2人岗位职责:◆辅助新媒体运营整理相关内容;◆收集国外戏剧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