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道家魔传全文在线阅读

2017/11/9 18:12:29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道家魔传

第5章

少年点了点头,随手一拈,不知从哪里拈过来一片树叶,手指一弹,树叶便向韩一鸣飞来。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韩一鸣莫明其妙,手掌却迎着那片树叶张开来,那片树叶般的东西落在手心,变成一个水滴,转眼便将那个白点盖住,渗入肌肤,无影无踪。

那少年道:“这是我给你的第一样东西。”韩一鸣吓了一跳,摇头道:“我不能要。”那少年“哈哈”一笑道:“现下说不要已然晚啦。”韩一鸣不知所措,那少年道:“这件东西你不能推却,没了这件东西,我送你回去便要大费周张了。”

韩一鸣听他这话,心中一跳,忙道:“你要送我回去吗?”那少年淡淡地道:“我不送你,你回得去么?”韩一鸣难以置信,摇了摇头,道:“我回不去。”那少年道:“对呀,因而我来送你回去。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

这话于韩一鸣来说,无异于伦音天降。他不辨南北,站在这里,连韩家庄的方向都找不到,更谈不到回去。此时少年说送他,当真是让他无比欢喜。愣了一愣,道:“受人之恩,当涌泉相报,只要你送我到家,我父母定倾尽所有,谢你相救之恩。”原来他虽听到那汉子说杀了他的父亲,虽是又惊又急,却因关系太大,不敢轻信。总着父亲已回到家中,正和母亲一起焦急等待自己回去。这也是他多日来唯一的愿望,每日偷偷在心内暗暗祝祷。版权163shenghuo.com

那少年看了他片刻,微微摇头,道:“不必如此,我岂是贪图你财物之人,你家中还有何人?”韩一鸣道:“家母,家父都在家中。”他先说了母亲,着父亲,又说了出来。少年欲言又止,停了一停方道:“好,我这便送你回去。你家住在何处?”

他未说出这句话之时,韩一鸣心中有些忐忑,生怕他反悔。毕竟二人不过是萍水相逢,他若是不送自己,也不为过,但也希望他能送自己回去。这本是人之常情,他于世情全然不通,遇此大险,脱险之后,唯一的便是回家。俗话说的“在家千日好,出门动步难”,于人人都如此,于他更甚。163生活网

因而对少年道:“我受人恩惠,都要尽力回报。一饭之恩是恩,何况你送我回家。你随我回去,我家中所有,尽皆给你,以偿你的救命大恩。”少年默了一阵,叹了口气,道:“也好,你若真报我的救命之恩,只须一句话便可。”韩一鸣道:“恩人只管说出来,我定然答应。”见那少年看着自己,又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只要你开口,我无有不应承的。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少年道:“好,那你自今往后便要随遇而安了。”韩一鸣心中奇怪,他素来便是随遇而安,不止他,身边的人也大多如此,不须他如此交待嘱咐。这话先便是金玉良言,自己也承诺在先,便点头道:“好。”少年伸出掌来,韩一鸣知他要击掌为誓,伸出右手来与他击了一掌。双掌相交,韩一鸣只觉头脑中微微一晕,转瞬便又如常。少年道:“你家住何方?”

韩一鸣道:“我家住韩家庄。”那少年道:“哦,离此不过几十里地,我适才路过,只是不曾留意,这便送你回去。道家魔传全文在线阅读”走开几步,选了个平坦些、杂草也生得稀疏的地方,伸出手指,弯腰在地上画了一个两尺见方的圆圈。画好一个圆圈,又接着在外面画上另一个圆圈。

少年一个圆圈接一个圆圈地画下去,越画越大。韩一鸣看了一阵,不觉有些头晕,抬起头来,向旁边山石树木看去。少年画完六个圆圈站起身来,拍了拍手上的灰土道:“许久不曾如此费力了,可惜,可惜,不然,几十里地,瞬息便到。”他说话前言不搭后语,摇了摇头,转身对韩一鸣道:“你来。”韩一鸣走到他身边,少年道:“你可看见这外面的圆圈?”韩一鸣道:“见了。”少年道:“好,我画得窄了些,你自己小心。你家离此不过五十多里地。你每一步都均须踏在两个圆圈当中,不可踩踏我画好的圆圈。一步步走进去。”

圆圈画得甚窄,一脚踏上去,必然踩到两个圈子,韩一鸣看了片刻,横过右脚脚掌,小心翼翼,踏了进去。脚掌一落地,迎面便吹来一阵狂风。韩一鸣从来不曾遇到过如此大风,风中并不裹挟沙土,却吹得人东倒西歪,直不起腰身,连眼睛都睁不开。含胸弯腰,左手拉着右手衣袖拦在面前,直到风头过去,才直起身来,张开眼睛。

眼前一片漆黑,适才的所有景致都消失不见。低头一看,脚下几个圈子发着白光,忽然眼前一亮,那少年浮在身边黑暗之中,他身上发出一圈淡淡的白色光晕。韩一鸣哪里还敢往前走,回头看着那少年。

少年微微一笑,道:“你不必如此害怕,韩家庄离此有五十多里,我画了六个圆圈,每一个圆圈便是十里,你一步走出十里,自然被狂风吹拂。只要走完这六个圈子,便到你家左近了。我若害你,早便害了,何须费这些事。”

韩一鸣心知确是如此,思家心切,着父母相扶在门前守候,越发早些到家,可以心安。低头看了看脚下,小心翼翼又迈出一步去。这回有了准备,将衣袖拦在面前,双眼盯着脚下的白圈,强风吹拂之时,便不再如适才那般狼狈。他每一步都迈得极小心,不敢有丝毫偏差,最后来到最里面那个圆圈,先踏出左脚,踩在圈中,又将右脚也踏了进来。

他右脚一落地,眼前大放光明。青山绿水一一显出来,放眼一望,只见前面田畴齐,田地尽头,乃是一片相连不断的房屋,身边不远处就有农人在地里耕种。这是他自小到大看惯了的景象,他已站在了韩家庄外的一条小路上。

他心中并不曾怀疑少年所能,但乍然见到韩家庄熟悉的景象,还是又是惊喜,又是意外。只怕是一场梦,不敢出声。愣了一阵,见农人在田地中走动,方清醒过来,转过身来,要请少年跟他回去家中相谢。

第6章

却见那少年对着庄里看了两眼,眉头一皱,道:“你家可是最大的座北朝南的院子?”韩一鸣此时已知此人极有能耐,异于常人,道:“正是,请随我前去,家父定然敬若上宾。”少年摇了摇头,道:“不去也罢,依我说,我不去,你也不要去了。”韩一鸣愕然,心中一凛,这少年极有神通手段,他若是不让自己回去,自己定然难以回去。还未出如何央求,那少年又道:“非是我不让你回去,实是你回去也于事无补了。”韩一鸣见他不似要拦阻自己,忙道:“恩人救我性命,再送我回来,我恳请恩人随我一起回去,家父定倾尽全力感谢恩人。”

少年叹了口气,沉吟片刻,道:“好,我随你一同回去。你也是如此固执,唉。”他又长长叹了口气,韩一鸣听他应了自己,哪里还留意他的叹息,早就欢喜无限,拔脚便走,引着少年向家里走去。

韩家乃是此地最大的地主,素日里门庭若市,然而此刻来到家门前,却见平日敞开的院门,关得紧紧的。韩家门前向来都有家人,农人来往,而此时竟一个人影都没有,往日里穿梭出入的景况大相径庭。韩一鸣只觉一股凉意,自脚底升起,心中害怕起来。站了一阵,犹犹豫豫地伸出手来,欲要拍门,手伸到中途,停了几回,都不敢落在门上。

那少年道:“不用拍了,你随我来。”左手在韩一鸣伸出来的手上轻轻一弹,韩一鸣的手拍到厚厚的朱漆门上,便没入其中,好似门忽然消失了一般。定睛一看,自家的朱漆大门依旧竖在面前,两扇门扇都合着。韩一鸣大惊,忙将手抽回来,向手上看了一阵,却见手依旧好好的,吁了口气,再伸手拍门,眼睁睁看着手触到门上,却还是如同没有门扇一般,直接便没入其中。又将手抽了回来,再看一回。这回不敢再用这只手,换了一只手,向门上拍去。

忽然手臂上一紧,却是那少年伸手抓住他的手臂,拖了他,便向里走去。那少年拖了他,他竟无力挣扎,身不由由己随着他向前扑进去。待得站稳脚步,两人已自紧闭的朱漆门外穿了进来,站在前院内。

院内空无一人,韩一鸣愣了一阵,本就不安的心中,越发害怕起来。四周环顾,只见院内空荡荡的,连人声都听不到。堂屋的门窗大开,前院内本来种着的几株芙蓉,此时正是开花时节,他的母亲最爱芙蓉花,每每见了落花都要拾起来放在窗边。但此时满地皆落的都是干枯残败的芙蓉花,连堂屋边的水沟里都落了无数。

韩一鸣愣了一阵,那从脚心而起的寒意越来越浓,连牙关都打起战来。站了一阵,竟不知哪里来了力气,拔腿便向后院里奔去,边跑边叫道:“爹爹,母亲,鸣儿回来了!”他从前院跑到后院,又自后院奔至前院,始终不见一个人影。后院的屋子也是门窗大开,连父母的卧房也是这般。

再来到前院,慢慢走入堂屋。只见堂屋内的桌几上都空空如也,上面的陈列都没了踪影,光亮的漆面上蒙上了一层灰土,一看便知已有时日无人打了。韩一鸣站在堂屋内,又急又怕,竟不知该如何是好。

少年站在一边,冷眼看他奔出奔进,最后在屋中站定,方走到他面前道:“适才便与你说过了,不来才好。”韩一鸣愣了一阵,道:“我爹娘是不是去,去走亲戚了?”他心中忧急,已然要掉下泪来,去向别人问自己父母的去向,实在是愚不可及,但他此刻便是盼望少年说“是”。两眼望着少年,少年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你是听真话,还是听假话?”

韩一鸣答不出来,只是怔怔看着他。那少年淡淡一笑道:“我在村口便已知这里没人,当然也知道他们去向。只不过我问你,你是要听真话,还是要听假话?”韩一鸣道:“真,真话。”他心中害怕,口吃起来。

少年道:“你是家中独子罢,你的父母都已经去世了。”韩一鸣只觉耳中如雷声轰轰,目瞪口呆,看着那少年。半晌,愣愣地道:“怎如此?你骗我的,你法术高强,是你骗我的。”那少年冷冷一笑道:“我骗你做甚,于我有何好处?”

韩一鸣道:“我父母都身体强健,并无疾病。便是从前算命先生与父亲算卦,都道他老人家有八十高寿,怎么可能如此便,便……”咬住牙关,说不下去。那少年道:“我说与你听罢,令尊今年年至不惑罢,便是令堂也有三十七岁了,对也不对?”韩一鸣从未说过父母的寿数与外人,这少年却一语便说了个正着,哪里还搭得上话,呆呆望着他。

少年见他不言语了,方道:“算命先生,若真有些天分看懂了命书,有真本事,倒也能够断人寿数。这个先生便是个有些本事的,只不过他说的八十,或许是将令尊的寿数翻了一倍,大家听着欢喜些。哪里有人说别人短命的?好了,你若不信,现下便出门去问一问近邻,令尊令堂可算是暴毙?”韩一鸣竟不敢出门去问,站在原地眼泪长流。

少年见他不动,道:“其实你问与不问,我说的都不错。”韩一鸣眼前一黑,晕倒在地。

待得他醒来,太阳已偏向西方。那少年浮在屋内的半空中,他盘膝打坐,双手搁在膝盖上,拇指与食指相扣。韩一鸣翻身起来,那少年睁开眼来,道:“你离家有十七日了罢?”韩一鸣一,果然不错,真是有十七日了。

少年点了点头,叹了口气道:“你还欲见你父母一面么?”韩一鸣打了个机灵,双膝跪倒,道:“恩人,恩人若能让我再见他们一面,便是要我的性命,也随恩人拿去。”少年道:“我要你的性命做什么?我好人做到底,便再帮你一回。”

四周看了一看,道:“你先去寻一件干净衣衫穿上,收拾干净清爽了来。”

第7章

韩一鸣又奔入后院,来到他住的屋内,在衣柜内胡乱寻了一件外袍穿上,又去寻了些水来,洗漱过了,来到那少年面前。少年坐在堂屋内的半空中,见他进来,上下打量了两眼,点了点头。抬起手来,身子便向下沉,挨近地面。少年伸展身体,站了起来。

他自堂屋内出来,在院中四周望了一望,向着西方走去。院中用青石板铺了窄窄一条甬道,平日众人都在上面往来,甬道两边地上都长着绿草。少年来到土地之上,看了一看,对韩一鸣道:“你来。”韩一鸣一直跟在他身后,依言过去,在他身边站住。那少年道:“你自这里挖下去,只能用手,要快些,太阳下山了便不行了。”

他伸手一指,指的乃是西边院墙下水沟旁的泥地。韩一鸣蹲下身子,对着他指定那块地方,便用手挖。韩一鸣从来不曾做过粗活,此时用手挖泥土,挖了几下,指尖被磨得生疼,却是不敢停下来,眼看着地上墙影越来越长,墙角下的光线也越来越暗,却只挖开了一小块。但为了再见父母一面,咬着牙关,用力向下挖去。

少年站在一边,看他挖了一阵,道:“好了。”韩一鸣抬起头来,那少年向他挖的那个小坑看了一眼,不过寸许来深,点了点头道:“你看看下面有什么?”韩一鸣向下看去,只见泥土,不见其他,便道:“并没有什么。”那少年道:“下面的泥土松软,你轻轻拂开便是。”韩一鸣依言伸手一摸,下面的泥土果然湿润松软,不似先前挖的泥土那般坚硬。轻轻用手拂开那层浮土,里面蠕蠕而动,有好些蚯蚓聚在一起。

少年道:“你挑最细的那条拿起来,小心些,不要弄坏了。”韩一鸣对着这许多蚯蚓,不禁有些恶心,忍了一忍,伸手去拨了一阵,将那些蚯蚓拨散开来,在其中仔细挑了一回,挑最细最小的一条,用两个手指轻轻捏着,了起来。那条蚯蚓在他两指间扭来扭去,韩一鸣喉头发毛,险些便呕了出来。强行忍住,把它放在另一只手的手心里,捧给少年看。

少年看了一看,道:“你先捧着罢。”忽然右手食指向空中一指,“呱”的一声,一只黑色的鸟自空中掉落下来,正落在那少年脚边。却是一只乌鸦,肚皮朝上,掉了下来。乌鸦双翅张开,僵直地躺在地上。少年眉头一皱,道:“你等着我。”话音一落,韩一鸣眼前一花,他已消失了踪影。

韩一鸣小心翼翼捧着那条蚯蚓,站在原地。地上那只乌鸦僵了一阵,脚爪抖动,接着翅膀也抖动起来,抖了几下,翻过身来,在地上扑腾了几下,拍了拍翅膀,飞了起来,转眼便越飞越高,飞出院外去再也看不见了。

又等了一阵,已日落西山,只有天边还有些许红霞。韩一鸣站得腿脚酸麻,在原地踱了几回步子,却是不敢走开。忽然眼前一花,那少年从天而降,落在他面前。少年手中抓了一只鸟,浑身白色羽毛,“呱”地叫了一声,却还是乌鸦的鸣叫。还是一只乌鸦,却是一只白乌鸦。

少年额头微微有汗,看了看天色道:“还好,还赶得及。”两手住乌鸦的双腿用力一撕,将那白乌鸦生生撕成两片,对韩一鸣道:“伸手过来。”韩一鸣见那乌鸦的翅膀、脚爪还在抽动,心头又是一阵恶心,。那少年道:“快些。”韩一鸣只得把蚯蚓倒在右掌之中,伸出左手,少年道:“接住鸦血。”把白乌鸦到他的手掌上方,韩一鸣手掌掌心下陷,让鸦血流在手心里。腹中虽是翻江倒海,却是还是强忍着。

他手心接了几滴鸦血,少年便将乌鸦扔在一边,让他将蚯蚓放在鸦血中压碎。韩一鸣心中作呕,咬了咬牙,依言而为。少年又道:“咬破你的指尖。”韩一鸣右手上沾着鸦血和蚯蚓泥土,肮脏不堪,但此时却顾不得肮脏,将食指伸入口中用力一咬,少年教他将指尖上的血液混入鸦血和蚯蚓中,抬起右手在他手中一指,口中念念有辞,蘸了一点鸦血,点在他的眉心,道:“你闭上眼睛,把鸦血涂在眼皮上。”

韩一鸣依言涂抹完毕,那少年道:“好了,你就在那屋中坐着等罢。”

进入屋中,正要向椅上坐下,那少年道:“须得坐在地上。”又道:“你记住,今晚所见,万不能与他人起。”韩一鸣道:“我绝不吐露一字。”少年道:“好。”双足离地,浮在空中。片刻之后,沈沈暮霭将天边的一丝霞光掩去。少年压低了声音道:“你不要怕,有我在这里,便百无禁忌。”说罢,右手握拳,一点蓝色的光晕自他拳头慢慢散了开来,他张开五指,伸手在韩一鸣眉心一点,便收回手去,个人静静浮在空中。

韩一鸣回到自己家中,已不再象在山上那般害怕,抬起头看他静静浮在空中,按捺住忐忑不安的心情,深深吸了一口气,转过头来,忽然见地上一亮。只见面前地上显出一只脚印来,紧接着旁边左右,一只只脚印亮了起来。有大有小,有宽有窄,慢慢地,这屋里竟全是脚印,越来越多,连屋外也亮了起来,一只只脚印,都闪着莹火虫一般绿莹莹的光芒。将已暗得看不清分明的前院,都照得亮了起来。

又过了一阵,许多脚印都黯淡下去,唯独两道脚印,却越来越亮。一道脚印饱满周正,相隔宽些,是男人的脚印,另一道又瘦又窄,步子也小些,是女人的脚印。这两道脚印在这屋中也是颇多,往来反复,有的还重叠在一起。

韩一鸣一看,便知道这是父母双亲的脚印。他白天哭不出来,又兼这少年层出不穷的古怪行径,竟没有掉泪。此时看见这些脚印,心中百感交集,诸般隐忍都涌上心头,忍不住掉下泪来,“呜呜”哭泣。

第8章

他只管对着地下流泪,痛哭不止,不知过了多久,忽然觉得喉头一闷,声音便哽住了,抬起头来,只见那少年正收回手去,对着外面指了一指。

随着他一指,韩家堂屋及外面的的院墙都变得慢慢模糊,直至透明。韩家堂屋本来便对着村口,只见远远地来了三个光点,两个白色的大些,一个绿色的小些。来得极快,转眼便来到村口,只见一个绿色光点是一盏灯笼,在前面飘飘摇摇。后面的两个大些的光点,已看出来是两个人的形状。

这三点光亮都来得极快,片刻之后,来到韩家门外,那盏绿色灯笼都在门外静静浮着。后面的两个人影径直自木门上直穿过来,穿堂入室,走了进来。

前面一个面目慈祥,身形肥胖,面目正是韩老爷的样子,韩一鸣一见,泪如泉涌,便要跳起来扑上去。却觉身上没了知觉,跳不起来,低头一看,身子已经变成了石头。韩一鸣心知是那少年对他施了法术,只是头还可以转动,转头看那少年,意欲央求他不要让自己变作石头。只见他静静浮坐在空中,双眸合着,对眼前的一切,不闻不看。

韩一鸣既不能出声,又不能动弹,只能流着眼泪无声哭泣。看着父亲慢慢走进院内来,四周环顾。跟在后面进来的中年女子面容慈祥,正是母亲。她走进院来,伸手抚摸墙壁廊柱,似是恋恋不舍,两人在院外看了一阵,便向屋内走来。韩一鸣一见母亲,眼泪流得更凶,只是少年将他身子变作了石头,不然他定跳起来,去跪在母亲脚下,抱着母亲的双腿,再不让她离去,也不再离她而去。

二人进得屋来,到平日坐的座位坐了一坐,依旧是母亲坐在右边椅上,父亲坐在左边椅上。坐了一坐,便都站起身来,向后面走去。韩一鸣转着头看他们,泪眼迷朦,却是不能抬手擦拭,只能努力睁大眼睛,以图看得清楚些,看得分明些。见他们走到后面去了,便是将头转到最后面,也看不见了。正在焦急,身上一轻,已经变做石头的身子飘了起来,在空中转了过来,面对着他们走去的方向落下来。堂屋后方的墙壁也变作透明,杜老爷夫妇向后院走去,每一间厢房都去过,连厨房都去了一回。他们每走到一间屋内,便在屋内站着四处看望,然后退出来,向另一间屋内走去。

来到韩一鸣的书房,不过一看,便匆匆来到旁边他的卧室。他们在他卧室之内站了许久,韩一鸣见父亲似乎叹息,母亲垂泪,虽听不见声息,却心如刀绞,却无能为力,只能对着他们流泪,连小手指,都不能动一动。

站了许久,他们都不动身,只是对着他床,他的桌椅叹息垂泪。韩一鸣肝肠寸断,早知如此,当日在家,便多叫几声父母,哪怕他们烦不胜烦,只是现下后悔已是迟了。正自胡思乱,只见父母都抬起头来神情都十分担忧,向院外看去,又相对看了一眼,同时向外走来。韩一鸣见他们从后院过来,本来后院中地上遍布地面的脚印一一消失,虽不知其所以然,但也心知不妙,大惊失色,转头向少年望去。

少年睁开眼来,看了他一眼,微微叹息,摇了摇头,伸出右手食指,在空中画了一个圈。随着他的手指,一个晶莹剔透的圆圈浮现出来。少年将那个圆圈拿在手中,对着韩一鸣便扔了下来。

那个圆圈越来越近,挨近一些便变得大一些。来到他的头顶,便扩大开来,兜头套了下来,将他圈在其中。落在地面上,变成一个黑色的圆圈,韩一鸣不觉有异,抬头向那少年看去,他却已消失得无影无踪,再也看不见了。转回头来,却见父母已走到跟前,两人相扶对着他上下打量。母亲还伸出手来,似是轻轻在圈外抚摸他的头颈,眼中含着眼泪,却显出笑意来。父亲也对着他掂须点头,笑容慈祥,若不是二人身上都有淡淡的白色光晕,与从前在生时一般无二。

他们对着韩一鸣看个不够,韩一鸣惟有泪眼相对。不知过了多久,似乎听见有“叮叮”的铃声自远处传来,韩老爷夫妇相看一眼,又回头看了一看,都现出无奈的神色来,向他望一望又向外望一望。韩一鸣眼前一黑,地上那个黑圈忽然自他身下腾起,越过头顶,消失得无影无踪。韩一鸣眼睁睁看着父母四处看望,似是焦急寻找,却不能找到,回头看了门外一眼,都低头向外走去。韩一鸣祈求那少年再助他一臂,在心中磕了无数个头,但依然眼睁睁看着父母一前一后向门外走去。他们走到门外,本来满院的脚印便全部都消失无踪。

如来时一般,他们走到门外,那个灯笼便向来处而去。韩一鸣全身无力,用力睁大眼睛,却只见父母都跟在后面灯笼之后,也向那边而去。他们去得极快,不多时,都消失在远处。

韩一鸣无声哭泣,忽然眼前一亮,少年不知自哪里冒了出来,右手食指对着他的嘴唇一挥,左手在空中划了几下,张嘴对着一吹,韩一鸣只觉身上犹如被风拂过,低头一看,石身又变做肉身,也不及多,先跪在地上,对他磕头,哭道:“恩人,求你帮我让我再见爹娘一面。”

少年摇了摇头,道:“见过一面,又有一面,须知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骨肉之亲,终也有散的一天。”韩一鸣听他这样说,哪里还说得出话来,痛哭不已,又跪在地上磕头。少年叹道:“他们早该离开这里,再世为人了。只是至死都没能见到你,放心不下,因而总是来看。咱们要是晚来一天,你也见不到他们这一面。我不忍让他们心怀遗憾去入轮回,因而让他们见了你一面。见你平安,他们可以毫无牵挂地去了。”

第9章

韩一鸣愣了一阵,道:“你这样大的神通,定然有别的方法。”说着趴在地上,磕头不止。这时节,只要少年还能助他,便是要他性命,他也毫不吝啬。

良久,不听少年出声,微微抬起头来,只见少年怔怔看着远方,面色变幻不定。又过了一阵,只听少年叹了口气道:“我若真有你说的那样大的神通,又怎么沦落到今日。”说罢又叹了口气,微微摇头。韩一鸣道:“那,我若是不洗脸,不将你为我施的法术洗去,岂不是明晚还能再见?我便不洗脸也不怎样。”

少年哈哈一笑:“哪有这种说法,这个法子只能用一次,便是现下他们再来,你也看不见了。不过,他们也不再来了,他们在这世间的一切踪迹都已被他们带走,不能再回来了。你不用再做这无用之。”韩一鸣法单纯,因而有适才的法,但听少年说不能再见,伤心难忍,又落下泪来。

少年道:“你心生怨恨了罢?你不是说,你不恨他们么?”韩一鸣一愣,之前说“不恨他们”是因自己并不相信父亲为他们所害,可是现下知道父亲确为他们所害了,心中自然有了怨恨。少年道:“我还以为你与别人不一般,果真不有怨恨。可是你毕竟还是和别人一般无二,是呀,这世间本就没有真正能心平气和之人。”

韩一鸣拭去泪水,道:“我怨恨他们又有何益,他们现下也都不在人世了。我是怨恨我自己。”少年怔了一怔,道:“怨恨你自己?”韩一鸣道:“是。我只能怨恨自己,软弱无能,但凡我真有能力,也不致如此。”少年道:“你果然不恨他们?”韩一鸣叹了口气道:“我确实有些恨他们,若是不是他们,我一家人还是好端端的在一起。可是他们都已死了,我恨他们又有何益?难道便能让我的父母重回人世吗?只是我还是不能不恨我自己,引颈就戮不说,连自己父母都不能保护。”

少年点了点头,道:“你看得倒是明白。”韩一鸣此时哭过了,心中的伤痛略微好些,只是还是一片茫然。抬起头来见东方已微微发白,忽然到曾与少年说过要尽力感谢。若是从前,这话自是能够实现,只是现下,除了这所空屋,哪里还有别的东西可以酬谢他。叹了口气,对少年道:“恩人,我原来许诺要酬谢你,如今我除了这所空屋再也拿不出别的物件来了。恩人如不嫌弃……”

少年哈哈笑道:“我帮你,本来只因看不过去。你看我象贪图财物之人么?”韩一鸣面上一红,道:“我,我……”少年叹道:“你心地干净,我便是开口要了你这所屋子,让你一无所有,你也不说半个不字,也不心有不甘。可我要来何用?这些身外之物,于我并无丝毫用处。”韩一鸣道:“那,请恩人留下姓名,好让我朝夕焚香祝祷。”

此言一出,少年更是哈哈大笑,笑了半天,方道:“你把我当作什么?享受青烟香火的泥菩萨么?真菩萨都不享受这些人间烟火,何况我不是菩萨。”他哈哈大笑,韩一鸣面红透耳。少年笑了一阵,止住笑声,道:“姓名便是我么?姓名于我来说可有可无。”韩一鸣更是尴尬。

停了一停,少年叹了口气道:“我知你乃是好意,以此谢我。可我救你,并非图你谢我。就如同你不恨他们一般。”韩一鸣叹了口气,道:“受人恩惠不能相谢,心中实在不安。”少年道:“受人恩惠,可以再惠及他人。”叹了口气,又道:“非是我不留姓名,留与不留,原也没什么分别。我目下已到大限,咱们就此别过罢。”韩一鸣心中惊异,此人神通广大,他不杀人罢了,还能有人杀他不成?愣了一愣,才道:“恩人对我有过大恩,若有人前来为难恩人,我粉身碎骨也要为恩人效力。”话一出口,也觉可笑,他有什么本事为少年效力?不禁脸上红了起来。

果然少年笑道:“你要替我去死么?”韩一鸣吓了一跳,但父母都已不在人世,自己一个人在世上孤伶伶的活着,日子也是难熬。但若真替他去死了,反倒有些安心。可这一样来,岂不是借谢他的名义,来做自己做的事情了么?那又能说是谢他吗?不如说是害他。

正在着,只听少年道:“你若是借我之故代我去死了,便真见不到你的父母了。”韩一鸣一愣,少年道:“他们已轮回转世,再世为人了,你再盟死志,便真是与他们天人永隔了。”韩一鸣大惊,颤声道:“当真么?真的么?”少年道:“我骗过你么?只是他们再世为人,凡人都有众多波折,你当在将来相遇之时相助。”韩一鸣止不住掉下泪来,道:“我真与父母相遇么?”

少年道:“你所见过之人都是前世曾与你相遇的,你当然与你的父母再相遇。只不过他们不识得你。”韩一鸣摇了摇头道:“我只知他们是我的父母,至于他们识不识得我,却不紧要。只要我识得他们便可。”少年笑道:“果真么?”韩一鸣道:“实在是我心中所,并无虚言。”少年点了点头,道:“那么你依允我两件事。”韩一鸣道:“只要是我能做到的,绝不反悔。”少年微微一笑,道:“好,先说第一件与你。若是将来有人问起我来,你能否不透露只言片语?”

韩一鸣心道,是有人要与他为难,若是找到我头上,我当全力为他遮挡。便对少年点头道:“绝不透露只字。”少年点了点头,右手在左手掌心慢慢写了几笔,写毕,对着看了一看,便向他面前伸过来。韩一鸣向他左掌心一看,乃是一个“没”字,正自奇怪,那个“没”字猛然间大放金光,韩一鸣眼前除了亮光,其余皆视而不见。闭上眼睛,眼帘之中还是一片金色。

第10章

他睁不开眼睛,只得紧闭双眸,忍了一阵,眼帘中那片金光慢慢消失,方才睁开眼来。少年早就收回手去,站在一边。见他睁开眼来,道:“昨日种种皆为大梦幻,今日种种也皆是虚幻,随风而逝罢。”他说完这句话,双手对着韩一鸣拍了一拍。韩一鸣又是一阵头晕目眩。少年道:“待我去后,你记起我来,关于我的话,便一个字都说不出,写不下了。不是我信你不过,只因我大限到了,你说出来只给自身带来无穷祸患。”

韩一鸣本不就是聪明之人,更不到他如此行事。只是这一天来,少年行事每每出人意料,见过他的神通,也知他必有他的用意,只能任他摆布。少年道:“我给你一样东西。”说罢将一件东西递到韩一鸣手中。韩一鸣只觉入手沉重,低头一看,却是一把短剑,剑刃如霜,闪着冷淡光华。连忙推辞,少年道:“此剑与你只是有缘,有份无份,还要将来才知。你便不必推辞了。”韩一鸣抬起手来向那短剑看了一看,便递回给他,道:“我,我不要别人的东西。”那少年手指顺着剑身轻轻抚摸,显然爱不释手。他的手指所过之处,剑身都泛起五色光泽。少年将短剑拿在手中翻来覆去,看了一阵笑道:“我也说过了,这柄剑也不是别人的。可以算做无主之物,将来谁是这柄剑的主人,现下还说不定。”

少年虽这样说,韩一鸣却还推却,君子不夺人之所好,这少年对这柄短剑如此珍惜,必然是心爱之物。只是他口齿并不伶俐,正在措辞间,少年又道:“你不是要答应我两件事么?”韩一鸣点了点头,少年道:“好,那么你答应我,绝不将此剑交与他人。”韩一鸣又是一愣,这样一来,岂不是收下了这柄剑?正在犹豫,少年道:“你还真是拘泥不化,不是已与你说了么,这柄剑不见得便是你的,你只当放在你处便可。”说罢,又将短剑交在他手中,韩一鸣收回手来,心中却还是忡怔不安。

少年叹了口气,道:“与其交给别人,真不如交给你。你放心好啦,将来这柄剑自认主,到时候你留也留它不住。”韩一鸣半信半疑,少年又道:“我之所以交与你,乃是因为你心地平和,拿了这柄剑,不前去为害他人。你还要推辞吗?”韩一鸣听他这么一说,不禁暗自了一,他如此慎重托付,只怕此剑真是不能随便交与别人。他说的也对,要是别人拿了去为非作歹,倒不如自己先收在身边。他也说将来这柄剑认主,虽说并不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但也不再推辞。少年微微一笑,抬头向窗外望去。

东方的窗棂已有些发白,西边却还是天色沉暗。少年忽然抬起右手来,右手食指对着屋顶一指,指尖绽出一道金光,片刻之间屋顶已被掀得没了踪影,金光直冲云宵。这道金光比起先前他手中那个“没”字的金光更加明亮,韩一鸣眯了眼睛向上看去,片天空都被染成金色,绚丽无匹。过了一阵,那少年周身都泛起金光来,个人如同燃烧起来一般,只是所有的金光都汇集到他右手的指尖上源源不断直冲而上,个苍穹都变得金光闪亮,耀眼生辉。

过了一阵,少年指尖涌出的金光变得黯淡起来,不再如先前一般明亮。又过了一阵,源源不绝的金光终于止住歇住了,他收回指来,轻轻叹了口气。韩一鸣一直看着他的手指,此时回过眼来,却见他面上颇为疲惫。

少年收回手来,天空便暗了下来。明亮之后的天空,比起先前越发暗沉。忽然远远的空中闪了几下,出现几个亮点,迅速向这边飞来。韩一鸣先前已见过父母来时先便是光点,心中一喜,转回身来。正要对少年说话,手臂忽然一震,手中握着的短剑跳了起来,剑锋透出五色光芒,剑身透出淡淡的氤氲雾气。韩一鸣大吃一惊,正问那少年怎么如此,短剑“刷”的一声弹了起来,剑锋颤动,震得他手心发麻。转眼便已脱手而出,向天上飞去。它越飞越高,转眼已化成一点流星。

韩一鸣抬头仰望,那点流星飞入高高天际之后,又向下掉落来。飞上去极快,落下来比飞上去更快,瞬息之间,便已落到头顶之上。韩一鸣大叫一声,他分明看见短剑剑尖对准了少年。而少年却对着远远飞来的几点亮光,对飞快落下来的短剑看都不看。韩一鸣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力气,扑上前去,双手向他一推。

这一推正推在少年胸前,少年一跤跌坐在地上。韩一鸣只见眼前光芒闪耀,不及细,两眼望准了剑柄,伸手便抓。他的手指一碰到剑柄,便觉得心头微微一热,连手指都热了起来。短剑飞快向少年刺去,他用尽全身力气,用力向后拖,还是拖不住短剑,被它拖着向前扑去。

紧接着便见短剑轻易便扎进了少年胸口。韩一鸣头脑之中“嗡”的一声,呆呆看着那少年的面孔。少年面上浮现出一个淡淡的微笑,韩一鸣手中握着剑柄,连动都不敢动,也不知该如何是好。猛然到他神通广大,莫非又是施了什么法术,便道:“恩人,你不要再┅┅”只觉手背上一阵寒凉,似是有水喷在上面,低头一看,只见自剑割破之处,涌出大片水来,溅在身上手上,冰冷刺骨,慢慢变做白色。

他本说“你不要再吓我”,但见大片的水涌出来,这句话就再说不出来。看着满身都溅上白色,脑海中冒出一个念头来,这是血吗?这是他的血吗?有了这个念头,更说不出话来,骇得魂飞魄散,连手指都不能动一动。

又过得片刻,“扑通”一声,少年倒在地上,再无声息。韩一鸣手持短剑,呆呆跪在他面前,一动也不动,心中既麻木又混乱。呆了一阵,低下头来,看见自己满身满手都是白色的血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道家魔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痴恋情郎】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痴恋情郎)或者(xiaoshuo34567),关注后回复 道家魔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二嫁狂妃:驭皇叔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二嫁狂妃:驭皇叔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名称:二嫁狂妃:驭皇叔目录预览:第一十一章美女该嚣张第一十二章以牙还牙第一十三章清官难断家务事第一十四章朝日王子——扶宁第一十五章不进,不语,不动第一十六章会错意了第一十七章献计,请缨第一十八章我与你赌第一十一章美女该嚣张美女都胸大无脑,有句话不是这样说吗?女人的长相,往往和她的智商成正比,不用说,越长的好看的女人,铁定脑袋越不好使,就这简单。可这话,要是放在苏如是这儿,那就对不上号了。以前的苏如是,长得是丑,也没什么脑子,这才会不堪羞辱,一头撞在

  • 倘若不曾离去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倘若不曾离去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倘若不曾离去目录预览:第11章把孩子拿掉?第12章了无牵挂第13章她一定很痛吧第14章她要成为宴太太第15章为什么你会忘了我第16章一切都是我自己咎由自取第17章叫的可真亲热啊第18章我不走,别怕第11章把孩子拿掉?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空旷的走廊时不时传来一阵脚步声,一声声,不重不轻的击打在宴遇琛心口处。遇琛哥哥,我再也不要爱你了。周小乔软糯的声音忽然在宴遇琛耳边响起。“周小乔……”宴遇琛下意识看向周围,下意识想要抓住周小乔那细若游丝的声音。可当宴

  • 爱如罂粟:赠你一世清欢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爱如罂粟:赠你一世清欢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书名:爱如罂粟:赠你一世清欢目录预览:第11章应召女郎第12章叶清欢是我的第13章和老情人见面愉快吗?第14章相亲第15章恋情曝光第16章牧家老宅第17章堕胎药第18章这孩子是我的命第11章应召女郎应召女郎?叶清欢脸色一白,靠着墙的身体摇摇欲坠。牧尊……他究竟要羞辱她到什么地步才肯罢休。司扬脸上的笑一点点的落下,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凝重,隔着一段不长不短的距离,他和牧尊遥遥对望,清晰的从对方眼中看出了毫不掩饰的鄙夷轻蔑。“一别五年,牧总贵人多忘事

  • 花都大牛人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花都大牛人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书名:花都大牛人目录预览:第十一章先天高手第十二章瞬间挪移第十三章放开老娘第十四章绑架李贝贝第十五章伏龙伏虎第十六章脚踢小和尚第十七章岳母欢喜第十八章世上还是岳父好第十一章先天高手韩正光正想着,耳边突然响起萧山的略显粗犷的声音,当下心一沉,暗道不好,谁特么的闲着没事去招惹这尊小祖宗,难道还嫌事情不够多吗?遁声望去,原来是他的一个手下,被火力打飞,正好撞在了萧山身上,于是这货就开始大做文章了。不等韩正光走过去赔罪,萧山就已经爆发了,伸手抓住一个凳子,怒不可

  • 总裁很霸道:宠溺小甜妻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总裁很霸道:宠溺小甜妻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总裁很霸道:宠溺小甜妻目录预览:第11章绑架第12章求救第13章谁这么大胆?第14章敲山震虎第15章当面打脸第16章不会放过你第17章我饿了第18章照顾周到第11章绑架伸手不打笑脸人,就算她再不待见陆南,也不能不顾及霍英朗的面子,夏子晴收起脸上的不悦,面含微笑。法拉利停在一家高档西餐厅的停车位上,二人下车,门口的侍者,一看是陆南,马上变得异常热情。“陆少,您来了。”陆南甩出几张钞票,算是消费,带着夏子晴,直接上了二楼的包间。“小嫂子,想

  • 前妻更抢手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前妻更抢手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前妻更抢手目录预览:第十一章第十二章第十三章第十四章第十五章第十六章第十七章第十八章妈妈生病第十一章跳下了楼,纪歌的脚也崴了,急忙站了起来,钻心的疼,可是宋浩明下楼的脚步声已经是越来越近了,纪歌咬着牙,跑了几步,还是因为受不了疼痛,再次摔倒了。“跑啊,你到底是跑啊?怎么样?还跳楼,你还真是不要命了。”宋浩明的声音已经伴随着身影走了过来。宋浩明抱起了纪歌,不顾纪歌的挣扎,把她抱上了楼,一脚踢开了房门,把纪歌扔到了床上,欺身就上去拉扯纪歌的衣服。纪歌拼命的

  • 我的野蛮美女老板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我的野蛮美女老板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我的野蛮美女老板目录预览:第11章老鬼你为什么?第12章再入伊人公司第13章那个就是那个第14章被调戏了第15章莫名其妙第16章快打电话报警第17章你连死都不配第18章身陷龙潭第11章老鬼你为什么?乌金子看到岳松突破瓶颈,进入到九转焚阳诀的一转高阶不禁惊呆了,在沉寂了片刻之后,立刻向岳松讨要金乌宗的令牌,可是令牌早已经被岳松变了现,顿时乌金子感到天塌地陷,他的三观在几重天之间穿梭,等回来的时早经面目全非。经过一系列自我批评之后,他终于意识到这

  • 婚后求爱:顾总请止欲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婚后求爱:顾总请止欲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书名:婚后求爱:顾总请止欲目录预览:第11章那个男人又要发情了?第12章入职第13章你知道你这幅嘴脸真的很变态吗?第14章顾逸晨的人?第15章她到底做错了什么?第16章制造单独相处的机会第17章顾总裁是你能够抱的吗?第18章你是谁?第11章那个男人又要发情了?庄潇潇邪魅的笑道,“那个男人又要发情了?”前台小姐:“……”“替我告诉他,姑奶奶可不是他消遣的起的玩具,恕不奉陪!”庄潇潇拎着包大摇大摆的离开。男人都是下半身考虑的动物,他们就喜欢欲拒还迎这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