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小说穿越日本战国:云出东瀛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9 19:01:21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穿越日本战国:云出东瀛

序章【修改版】

“悠人……悠人!?”睁开眼睛,那一轮硕大的太阳光芒异常刺眼。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她从躺椅上起身来,大喇喇的盘腿坐在躺椅上,用手背揉了揉晃花的眼睛。

又是噩梦。

与他分别不过是半个月有余,不论是白天还是夜里,这噩梦总是涌进脑海里,让她无法安眠。

她吸了口气,又重重的吐出,就算如此,深呼吸也并没有将她紧揪的心松开多少。胸腔里依旧压抑得厉害。

先前悠人在的时候,终究不需要她来考虑这些,反而如今全都轮到自己打算。

被人说起是自己被他宠坏了怕也是并无道理。原文163shenghuo.com

站起身来看看沙滩上夏天沙滩上熙攘的人群,转头看看身边停了个小姑娘。五六岁的年纪,那双大眼睛十分可爱。“大哥哥,这张椅子可以借我吗?”

绯岚笑笑:“当然可以。”她说着,戳戳那小姑娘的眉心:“另外,请叫我大姐姐的话,我想我会更乐意的。”

那个小姑娘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然后怯生生的叫了她一声姐姐。

绯岚伸手将她抱在躺椅上,又将伞撑好,“一会就要快点回去,可别跟妈妈走散了哦。”

“嗯!”小女孩点点头:“妈妈就在那边的!”

绯岚揉了揉小姑娘湿漉漉的头发,朝她摆摆手算作告别。小说穿越日本战国:云出东瀛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旅馆距离海滩并不远,所谓的海景房,窗外果然能望见大海,只不过屋子里一股子大海的咸湿潮气真是没办法。

哎呦喂,说实在的,她还真的不记得悠人在做这些任务之前,都做什么来着。

瞧瞧资料?上上网看看毛片…………嘶。

不对。

嗯给枪做做护理,然后叼着根烟与她闲扯一会,这才是正确的展开方式。

这个时候想到悠人,却显然让她更紧张了。现在重点是不知道他被关在哪儿,要不然自己也不至于这么被动的被人家牵着鼻子走。163生活网

她啧了一声,打开武器匣子,将枪拆开,一个部件一个部件的仔细擦拭。也不知道是自己多长时间没有做过这样的工作,连什么时候匣子里多了半包悠人随手扔进来忘记拿走的香烟都不知道。

抽出一根点上,叼在嘴里吸了一口——“咳咳咳!!”这是快要把肺都呛炸了:“什么破玩意儿!”她随手将半截香烟朝窗外一丢。

然后瞬间听见“哎呦我操谁丢的烟头烫死老子了!”

……绯岚决定自己还是不要说话了。

云绯岚一边缩着脖子小心翼翼的擦枪,一边听着窗外被烟头烫了的那人不住的骂大街……她十分郁闷的表示,她恐怕是这个世界上最憋屈的杀手了。

没有之一。

秋月悠人你特么一定得给老娘活的好好的,要不然我缩在这破地方还听着人骂不是被白骂了吗!!!自己又不好出头……该要你个当男人的出面搞定的时候你丫死到哪里去了嘛!!

想着想着,却突然有点委屈。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秋月悠人大她两岁多,今年也刚刚十八岁成年。可先前终究是事事照顾她……对,男朋友,那混蛋就是她的男朋友。

可……“都是我害的。”绯岚咬着衣角,仿佛这样就能将她的负罪感减轻些许似的。

“都是我害的。”

“我害的。”

如果一定要说的话,她现在的状态很不好。说明163shenghuo.com

这半个月来近乎天天都没有好好休息过,眼睛下面都挂上了黑眼圈。

等到换上衣服,整理好行装的时候,已经快要到启程的时候。她最后回头看看这件空落落的屋子,却总有一种他站在夜幕中目送她的错觉。

“悠。晚安。”

窗外的太阳早就不见了踪影,入了夜,天气却转阴,似是要下雨。苍茫的天幕,连一点星光都看不见。等到她驱车再次朝窗外望去。这时,本来阴沉的天幕却出现了一丝亮光,银色的月光洒满了海面,伴着大海上起伏的波浪,映照出自己一行的终点。

弄开窗户,她轻身一跃,跳了进去。

眼前的房屋结构布局与脑海中的图像重合,让她不由得稍稍放下心来。乌云渐渐散开,皎洁的月光从走廊的哥特式窗子中散落一地,像盐?像霜?还是,像久无人烟的厚厚灰尘。这是她预期中的最后一个任务,最后一次杀人。或许她真的不想再伤人性命,或许她只是单纯的嗜血,或许,她怕了自己习惯了杀人时一瞬冲动的快感,迷恋于此而无法自拔。所以有悠人一直护着她,帮她完成任务,也是这个原因。

最后一次,为了悠,也为了自己。……所以,对不起……请原谅我的迫不得已……绯岚在心中默念着道歉的话,推门而入,甩甩衣袖,一把喂了毒闪着蓝光的匕首出现在手中。

虽然已经不再是冷兵器时代,但她仍喜欢用刀。不知是谁说过“抢总会有没有子弹的一天,刀才是永恒的武器……”绯岚觉得这句话再适合她不过。

但万一有一天,连刀也钝了,怎么办?就在她失神的一瞬,灯突然亮了起来,而自己面前的床上,只有一叠被子而已。

“糟了。”她低呼一声,这才发觉情报有假,而这时,警察已出现在门口。

太大意了……绯岚立刻跳到一边,打了几个滚躲开子弹,扔了一个烟幕弹过去。然后趁着混乱冲出房间。战力差距太大,如果硬碰硬,被达成蜂窝都不奇怪。她闭上眼睛,摒住呼吸冲过烟雾区,刚刚松了一口气,后边的追兵又开了枪。

“呜……”绯岚轻哼一声,按住被子弹擦过血流不止的左臂。再次回忆着地形。

这里拐弯……有一个……她愣住了,明明数据中给出的可以周旋逃生的楼梯变成了一堵让人绝望的墙。

为什么会是这样…………悠人……我该怎么办?她转头过去,可身边没有预期中的男人,只有一面朝着大海的窗子。

这……就是你给我的回答?从一开始,或许那些人就没准备让我活着出去吧?从一开始,就只有我在确定着自己的身手,盲目着自己的自负啊!

绯岚从一边的窗户向外望去,能看到的,只是无边的大海。

“砰”“砰砰”枪声传来,一粒子弹擦肩而过,刚好将玻璃打个粉碎,漂亮的彩色玻璃‘哗啦’的碎了满地。

没有退路了!

绯岚踏着窗台纵身一跃。

迎接她的,是冰冷的海水。她伸出手,却抓不住海面上浮动的月光。使不出力气,也发不出声音,身体似乎被什么东西向下拖。

她想叫他的名字,可只是“咕噜咕噜……”的吐出了仅存的一口气,伴随身子不住的下沉,闭上眼睛迎接永恒的黑暗……

穿越日本战国:云出东瀛》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穿越日本战国 或 云出东瀛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阿富汗】被虐待,当性奴...揭秘“童戏”男孩们的悲惨生活

    被虐待、当性奴在大众眼中通常是发生在女人身上的不幸但是殊不知在阿富汗这个看似保守自我约束非常严格的国家却存在一些很违和、很辣眼睛的现象阿富汗是一个父权社会在这里家庭经济都依赖男性男孩可以赚钱养家,可以继承遗产人们视男孩为支柱,女孩为负担女人的社会地位十分低下女性被禁止在公众场所抛头露面禁止接受高等教育在这种男尊女卑的制度下滋生了两种社会形态有些家庭为了提升社会地位从小让女孩“女扮男装”成为儿子当男孩子一样教导,像男孩子一样长大还有一些男孩为了生计“男扮女装”成为“童戏”他们被打扮成女孩模样,身着

  • 汪曾祺:人得有点业余爱好

    人得有点业余爱好汪曾祺丨文一个人不能从早写到晚,那样就成了一架写作机器,总得岔乎岔乎,找点事情消遣消遣,通常说,得有点业余爱好。这些年来我的业余爱好,只有:写写字、画画画、做做菜。孙犁同志说写作是他的最好的休息。是这样。一个人在写作的时候是最充实的时候,也是最快乐的时候。凝眸既久(我在构思一篇作品时,我的孩子都说我在翻白眼),欣然命笔,人在一种甜美的兴奋和平时没有的敏锐之中,这样的时候,真是虽南面王不与易也。写成之后,觉得不错,提刀却立,四顾踌躇,对自己说:“你小子还真有两下子!”此乐非局外人所

  • 画荷花大家白燕君神来之笔画荷花

    白燕君,辽宁国画院院长,辽宁省政协委员,著名国画家,鉴赏家,收藏家。1949年出生于北京。世代书香门第,自幼受家庭熏陶,习熟文学,艺术,古玩字画鉴赏中文名白燕君国籍中国出生地北京职业国画家,辽宁国画院院长

  • 做一名有温度的基层党员干部——观影《邹碧华》有感

    4月13日下午,笔者有幸被组织安排观看电影《邹碧华》,繁忙的工作中有这样一次观影的机会原本心情是轻松的,可当观影的党员干部被带入时任上海市高院副院长的邹碧华充满温度的故事中时,笔者的心情慢慢变得沉重,所有人都被这个温暖的邹院长感动了。电影中有这样一个镜头:一个老伯的老母亲因居住的阁楼起火不幸身亡,老伯将物业公司告上法庭并最终败诉,不服判决的老伯走上了上访之路。邹碧华了解情况后,第一时间来到案发现场,向老伯表达了自己的同情,用口语和手语慢慢地告诉老伯案子判得没有错,老伯顿时失声痛哭。面对痛哭的老伯

  • 民间故事:算命先生初出茅庐得罪同行,师傅梦中警告,醒后大哭

    (本故事由蓝小墨原创)孟长林是个孤儿,饿得奄奄一息时,被路过的算命先生所救,收为了徒弟。先生是有真本事的人,孟长林跟着他学了不少本事,先生也赞他的确很有天赋,但是也警告他,算命是逆天行事,言语方面需要特别谨慎。孟长林年轻气盛,当时应下了,事后却是左耳进,右耳出,完全没当回事。后来先生年纪大病逝,孟长林葬了师傅,开始摆摊子给人算命。跟着师傅多年,他当起算命先生还是像模像样的,加上他算的十分灵验,生意自然越来越好。很多人听闻他的名气,不远千里过来卜算,孟长林表面严肃,心里却是有些得意。只是他生意好了

  • 民间有好酒,太白仙常下凡饮宴,竟无人能识

    章仇兼琼尚书镇守西川,经常派他的手下人察访道家术士。有一个卖酒的人,他的酒好,胜过他的同行。他又不着急用钱,所以赊欠他酒钱的人很多。经常有四个戴着纱帽拄着藜茎拐杖的人来饮酒。他们的酒量都多至几斗,积累的酒债达到十多石,就一起还给酒家。他们总是谈笑诙谐风趣,饮至尽兴而去。他们谈话喜欢谈论孙思邈,一再说这个小子会什么?有人把此事报告给章仇公。章仇公就派他的亲信役吏前去,等到他们四人喝到半醉,上前拜见说:“章仇尚书让传他的话:‘我苦心修行学习,知道仙官在这里,想在你们的身边侍候起居,不知肯屈尊应允否?

  • 陈国东:坚持雕塑,是我一生中最幸运的事│BYART X 央美百年

    陈国东的微信名很有意思,叫“老狼”。我顺藤摸瓜,找到陈国东的微博,不出所料,依然带着“老狼”二字。所以见面之前,我脑海中很自然地浮现出了一个眼神凌厉的人。直到和陈国东聊完天,某个整理采访稿的深夜,我突然想起这茬,忙微信问他:“哎,您微信名为啥叫老狼呀?”他迅速回复,“在央美读书时同学给起的外号,大概是因为我长的和狼相似吧。”“毕业的时候真有同年级的其它专业同学问我‘老狼都要毕业了,你大名叫什么啊?’”也就因为这,他微信名也就索性改成“老狼”了。这大概是我见过最温和的“狼”了。从学生时代过来的都知

  • 20世纪画坛一位功力深厚的传统型画家——吴琴木

    吴琴木(1894-1953),本名,1894年2月16日生于江苏吴江县震泽镇慎德堂,1953年8月27日卒于上海。原名桐生,后改单名桐,字琴木。吴琴木从小酷爱绘画,后在家乡做教师。他走上职业画家、鉴赏家之路,乃与邻乡著名书画鉴赏收藏家庞元济的帮助、栽培密不可分的。吴琴木是20世纪画坛一位功力深厚的传统型画家,他以山水见长,兼能花鸟、人物,其艺术道路,由师古人而师造化,由临仿而创作,由“四王”、吴恽上溯吴门画派、元四家、赵孟頫、四僧、龚半千等,综合创造,自成一格。其作品,表现出对古代文人画艺术的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