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小说一朵红杏爬墙去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10 7:23:10 来源:网络 [ ]

书名:一朵红杏爬墙去

第十章  路人甲的悲哀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对香儿盛赞的这位冯良娣,苏思曼也挺有好感,深宫无聊兼之自己对她有点儿愧意,在碧玺的鼓励下,苏思曼决定去清漪轩勾搭勾搭,走动走动。说明163shenghuo.com

从她的储香阁到清漪轩约莫要走一盏茶的功夫。如今已是八月初,走在回廊里,常能闻到不知从哪里飘来的桂花香,苏思曼心情很是愉悦。

还未行至长廊尽头,从另一头绕出许多人来,领头的是个着了一身玄色袍子的人。那人看到苏思曼一行人后便躬身抱拳施礼,苏思曼觉着他看起来有些眼熟,微微颔首:“免礼。”那人应声立直了身子,微微抬头,淡淡问候了一声:“太子妃近来可好?”

他一抬头,她便看清楚了,正是几个月前去迎亲的左将军蠡垣。苏思曼认出他来颇觉吃惊,睁大了小眼睛问:“蠡垣将军,你怎么会在这儿?”

“末将原本就是东宫的护卫,现在正在进行日常的巡视。”蠡垣回答得干脆利落。来自163shenghuo.com

“哦哦。”苏思曼满脸惊喜,真是不容易,在东宫里还能见到个脸熟的人。

说起这位左将军蠡垣,和亲路上,还多亏了有他,不然苏思曼都不知道此时自己会在什么地方,或者说,还会不会活在这个世上。几番遇刺,都是他出手相救,不然自己早挂了。

还有那夜,有人放迷烟将她殿里的宫女太监和宫外的侍卫全放倒了,那两个贼子想毁她贞洁,关键时刻出手救她的那玄衣人,便是蠡垣,若没有他及时出现,后果真真难料。

苏思曼原以为那夜救自己的是她那皇帝老子配给她的秘密护卫,她就记住了对方一身玄色的袍子,其他特征可都没记祝后来在和亲路上蠡垣几番出手相救,身形十分熟悉,苏思曼才联想到他是那夜救自己的人,向他求证时,没想到这个平日面色冷清的男人竟然有些腼腆地脸红了。

别了蠡垣,苏思曼一行人又继续向清漪轩方向去了。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不多时就到了一处雅致的别院,外面立着个看门的小太监,看到香儿时笑嘻嘻的,似乎跟香儿很熟络。

香儿上前跟那小太监道:“小泉子,去里面通禀一声,就说太子妃来访。”

“好嘞,香儿姐。”小太监一哈腰,似乎压根就没瞅见太子妃,没施礼便扭头跑了。

苏思曼不得不感叹,傻子就是不被人放在眼里埃

没多大会功夫,那小太监就出来了,哈腰拱了拱手,做了个请的手势,“太子妃里边请。”

苏思曼当先跨入门内,小太监矮着腰身在前引领着,进去就是一片修剪得十分精致的小花圃,旁边绕着人工的池塘,池塘里水色清透明净,里面用作观赏的红鱼正自由自在摇曳着尾巴畅游。这清漪轩虽比不得她的储香阁华丽,倒也自有一番雅致别趣,是个甚叫人喜欢的所在。网站163shenghuo.com

踩着鹅卵石的小径,绕过一小片湘妃竹,还未到正殿,便听到嬉笑喧闹声。

“躲好了吗,我可要来了。”

“不许偷看哦!来呀,殿下来抓我呀——”

“那你可藏好了,我来了。”

“来呀!来呀!”之后就是一串银铃般的笑声。

苏思曼停住了脚步,有些纳闷地看着那小太监,用目光询问他:这是在干嘛埃

“在捉迷藏呢。”小太监有些讪讪地回答。

苏思曼不禁有些好奇,加快了脚步。网站163shenghuo.com只见正殿前开阔的空地上一个着淡紫色锦袍的男子蒙着眼跟一帮子分散在各处的女子在玩游戏,一身橘色罗裙的冯绾绾就藏在花坛后面,苏思曼看到了她,但是冯绾绾并没看到她。苏思曼看着眼前的状况不禁大吃一惊,呆在当场,那蒙着眼睛的男子是谁?怎么会出现在清漪轩,还跟冯绾绾和清漪轩的宫女玩捉迷藏!苏思曼搔搔头,有些尴尬地立着,那小太监难道没向冯良娣禀告她来访么,怎么没人搭理她啊?就在苏思曼发愣的当儿,一个宫女发现了她,那宫女有些发傻地跟她对视了几秒,赶紧像只受惊的小鸟一般飞快跑到冯绾绾身旁,向她耳语一番。冯绾绾赶紧向苏思曼这边望过来,起身快步迎上来行礼,简直有些花容失色,见到苏思曼似乎大吃一惊,仿佛是不知道她今日会过来。

“参见太子妃!”

随着这声满含着忐忑的悦耳之音响起,紫衣男子扯掉了蒙眼的丝娟,定定看着苏思曼,也向两人大步走来。

“你怎么来了?”男子略显低沉的声音似带着些不悦。

苏思曼这才注意到紫衣男子已经到身边了,看清这人的长相时,她一时呆若木鸡,忘了回答对方的问话。

这不是太子梁少钧是谁?!虽然跟他就见过两次,可他的模样她是记得很清楚的,明明是个很正的萌正太,怎么半个多月没见,变成青春期的英俊骚年了?!好奇怪!敢情这太子爷是发育得晚么,不过,就算是发育得晚,也不能长得这么快吧,简直赶得上那拔节的竹子了!上次跟他一块儿去给皇后请安时明明记得他才到她肩膀的部位,如今却差不多跟她一样高了!才半个多月啊!长得也忒快了!

看到苏思曼惊讶得下巴都快掉下来的神情,梁少钧脸上闪过一丝厌恶,将手里的丝绢交给身旁一个宫女,随口道:“我还有些事,先走了。小说一朵红杏爬墙去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说罢就掉头大步流星离去。

“太子殿下,今晚过来用膳吗?”冯绾绾上前一步,拉住了他袖子,娇声问。

“不了,还有些事,怕是脱不开身。”梁少钧低头拿开她的手,没做任何停留。

苏思曼瞅着那抹淡紫色的身影飞快消失,疑云顿生,自己是瘟疫么?怎么他一见着自己就逃之夭夭了,活见鬼。虽然自己长得是寒碜点儿,可还不至于丑到吓人,你身为太子,难道会胆小到被女人吓跑么?回头又瞅瞅花枝儿似的冯绾绾,苏思曼心中哀叹不已,唉,同为女人,为毛差别就这么大!刚刚看着那两个现场版卿卿我我的小模样,真是糟心得很,让她这个只暗恋过,还没尝过情爱滋味的女人情何以堪啊!

“刚刚是臣妾失礼了,还望姐姐不要怪罪。”冯绾绾可怜吧唧地道,敛去了刚刚的含情脉脉,一脸楚楚动人。

苏思曼嘿嘿干笑了两声,压下心中的别扭,砸吧着嘴道:“妹妹说哪里话,是我不该在良娣跟太子殿下嬉戏时叨扰,我若是知道太子殿下在,断断不会如此鲁莽造访的。哎哎,扰了你们兴致,罪过,罪过埃”

“姐姐言重了。快进殿里来吧,别光站着说话。”冯绾绾热情地挽了苏思曼胳膊往前殿去,“不知姐姐今日到我这清漪轩有何贵干呢?”

听着冯绾绾一口一个姐姐,苏思曼有些头皮发麻,只得又干笑了两声,“就是闲来无事,过来看看良娣。”

说着话,两人就进了前殿,落座后,冯绾绾就吩咐宫女上茶,接了茶壶亲自为苏思曼倒了杯茶,似无意地道:“这是姐姐的故国楚国进贡的红茶,臣妾想着姐姐当是喝这茶习惯些。”

“嘿嘿,”苏思曼干笑得嘴简直要抽了,“良娣想得好周到。”怎么听着好像是在奚落她这个落魄的楚国公主呢,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会错意了。

宫女给冯绾绾斟了杯茶水,嫩笋一般白皙纤长的手,衬着白底素胚描青花的青花盖碗茶杯,芊芊素手轻握杯盖,中指小指微翘捏出一朵兰花来,撩着袅袅茶香,长袖掩面,饮茶时颇显优雅,悦目得很。苏思曼益发有些汗颜,她喝茶的时候显是没这么讲究的,豪放得很,跟喝啤酒似的捏着杯子就往肚里灌。自己这个太子妃,论端庄雅情,样貌举止,真真是样样及不上眼前这位冯良娣。

“姐姐,再过几日便是团圆节了,听母后说,今年宫中要举办燃灯会,各宫的娘娘公主都可以动手制作灯饰,送去给太后娘娘选阅,挑选出其中出彩的,悬挂至各宫宫门上,会有重赏呢!姐姐有没有动手做呢?”说这话时冯绾绾眉飞色舞,全是期待和憧憬。

苏思曼怔了怔,有些茫然无知,“什么燃灯会?”

“咦,难道楚国没这风俗么?臣妾听闻这本是民间的习俗,是在夜灯内放置燃烛,用绳子系在竹竿上,或者用小灯砌成字形或其他形状,高悬在瓦檐或者露台上。从前过团圆节时不过是办个宴席,唯独这次别有不同,兴许也是庆祝姐姐嫁入大梁后宫呢。”冯绾绾大眼睛闪了闪,露出调皮狡黠,这个俏皮的神情倒是很有些少女的天真可爱,那话听得苏思曼也很是受用。

也就受用了一小会,苏思曼想起自己压根就不知道这回事啊,要不是冯绾绾提起,她还没搭到信儿,合着这宫里有什么热闹事儿都没她的份么?原来自己只是个被人遗忘的路人甲,虽然贵为太子妃,可在这偌大的大梁皇宫里,她似乎被透明了。想到此,苏思曼有些失落,不过脸上未表现出分毫,只掩饰地傻呵呵笑着。

一朵红杏爬墙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一朵红杏爬墙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人生没有不幸福,只有不知足┃想念自己

    【原创:《吾爱非爱妮可不可》千首诗歌!其他诗词等原创作品数百首!敬请关注各大诗歌朗诵群及网络发布原创作品!】想念自己闭着双眼天真烂漫的小女孩跳着拉丁娑娑在镜子前浪漫的一个人跳舞想像绿油油的草皮上冒出水花飞溅着与阳光灿烂的光芒交错淋浴喷头冲洗一头秀发甩动着长犮舞动奇迹般地的沐浴瑜伽娑娑尽情享受水甘露的加持婀娜多姿的行仪瑜伽观想水珠如洒出无量的钻石光芒四射闪烁奔向天际踩踏在草地上随着音韵律动的节拍高唱着智慧妙音天女的梵咒幸阿阿衣衣烏烏日日力力唉唉欧欧安啊多么想念自己草皮上的行仪瑜伽踏在阳光灿烂的光芒

  • 山西刘老汉从乡下老家带回一根木棍,一刀切开 突然胸口不停发抖

    自古至今,人们听到最多的一句感慨就是:人分三六九等,木有花梨紫檀。在中国人的心目中,花梨(即如今海南黄花梨)自然是要优于紫檀木的。造成这种错觉的原因,也许有许多种解释。我们认为最根本的一条就在于黄花梨多是自产的,而紫檀木则是外来的。其实,自紫檀漂洋过海,来到中国始,就受到了异乎寻常的待遇。这也许会超出如今许多人的意料之外。历史资料显示,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紫檀的售价一直都是超过黄花梨的。据清代《圆明园则例》册三《物料轻重则例》记载:当时紫檀木每斤2.2钱,花梨1.8钱,就连桦木也是要压过花梨的

  • 华艺辉烁-华辉书画院七周年庆典活动之春节前义务为群众写春联

    华艺辉烁-华辉书画院七周年庆典活动之春节前义务为群众写对联时间地点:雅瑶镇:2018年2月1日上午,稻草人煨汤饭店:2018年2月5日下午三点-六点,址山镇:时间待定现场参与挥毫的书法家:李向华、麦万记、余颖志、李文元、麦哲林、宋婉贞、王旭彬等。书法家简介:李向华,书画艺术家,群众文化研究与应用学者,文化艺术策划人。现为:广东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广东省直美术家协会会员,鹤山市文联名誉主席,鹤山市政协教科文卫体委员会主任,鹤山市书协、美协名誉主席,华辉书画院院长,群众文化助理馆员。麦万记,广东省书法

  • 明日腊八,致我的朋友!

    明日腊八,我的朋友,送你一碗八宝粥,暖心暖胃,愿你,把热情留在眼里,把温暖握在手里,把幸福喝进肚里,把快乐放在心上,愿你的身体特别好,愿你的心情格外妙,愿你的生活越来越美好,祝你腊八节快乐,一生无忧。明日腊八,我的朋友,浓浓的亲情,为你驱散心头的阴霾,关心的话语温暖你冰冷的胸怀,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腊八到了,春节还会远吗,在这暖暖的节日到来之际,祝你腊八喜气洋洋,祝你春节阳光暖暖。明日腊八,我的朋友,让我们在生活的大锅里,添加快乐的元素,注入健康的因子,用幸福的感觉,吉祥的氛围,在时间的温火

  • 旅遊|美國政府續停擺 自由女神、大峽谷維持開放

    全美各地22日正準備迎接新的一周,但政府部門卻有許多人被迫放「無薪假」,因為民主和共和兩黨日前在參議院,針對臨時開支法案進行表決,結果雙方在邊境安全及「夢想生」(Dreamers)身分問題上喬不攏,贊成方最終無法跨過60票門檻,正式宣告美國政府關門大吉。為了終結這場惡夢,兩黨有近20名溫和派議員,整個周末都在開會,希望可以在工作日前達成妥協方案,暫時舒緩政府停擺問題。參院多數黨領袖麥康諾(MitchMcconnell)也提議要在22日凌晨1點,表決1項暫時性撥款,讓政府可以運作至2月8日,但雙方

  • 福建省根书古琴专委会举办学员艺术交流活动

    中国网讯(特约记者杨新榕)2018年1月22日下午,由福建省文化志愿者协会根书古琴专委会发起的“海丝琴道—2018学员艺术交流”活动,于风景秀美的福建泉州三兴休闲山庄举办,几十位学员到场参与。福建省根书古琴专委会是由福建省智善慈航书画院副院长、泉州知名根书艺术家、桐影学堂负责人陈德南先生于2017年发起创建的,隶属于福建省文化志愿者协会,现有根书研究和古琴传承(海丝琴道)两个项目,其中“海丝琴道”的学员有近百人之多。在2018年新春佳节即将到来之际,为促进学员的艺术交流,检验他们的修研成绩,该专

  • 民国四大渣男,可每一个都是语文课本的常客!

    1、徐志摩说到民国渣男,最广为人知的恐怕就是著名的诗人徐志摩了。当时很多文人在承受自在恋爱的思想时,家中曾经有了父母为之布置的妻子。和原配离婚的人不少,为什么徐志摩就是渣男了呢?关键就在于,当时徐的原配张幼仪刚刚消费,徐志摩就要跟她离婚,而且把妻儿扔在国外不论不顾,这种行径真实有些不近人情。再说说徐志摩后来的夫人,陆小曼。陆小曼本是徐志摩好友王庚的妻子,然后王庚请他帮助照顾陆小曼,结果......陆小曼从王夫人变成了陆太太,这徐志摩也是个做头发的高手啊!!2、胡兰成大家印象中胡兰成的名字总是和才

  • 程海电影《不眠夜-父親》即将在咸阳首映

    影谜期待已久的电影《不眠夜-父親》近日杀青,很快将在咸阳举行首映式,咸阳影谜有幸早早一睹这部影片的风采。电影《不眠夜-父親》,原是由中国著名作家、陕军东征五虎将、大秦文学院院长程海先生的一篇散文,由作者自己改编成电影剧夲。后由新生代导演王浩杰执导拍成电影。程海与王浩杰都是陕西咸阳成长起来的作家和导演。早年,作家程海以长篇小说《热爱命运》在文坛一炮打响,火爆全国。作品多次再版,发行逾百万册。此后《苦难祈祷》、《国风》、《我的夏娃》,《人格粉碎》,《灵魂花园》等中长篇小说及散文作品,奠定了他在中国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