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小说护花小职员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1/10 8:37:22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护花小职员

第2章 生意上门

购物中心门口,烈日炎炎之下,李昊天被晒得如同洗了个桑拿浴。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

手中的名片已经发出去了几十张,可那些接到名片的女孩子们,几乎都是没走两步,就仍在地上了。

李昊天看了看身边的董一凡问道:“小凡,你认为我们这样发名片,真的有实际的效果吗?那些女人拿到名片之后就扔掉了,根本不甩我们。”

董一凡摊了摊手问道:“如果你有更好的宣传方式,我当然乐意接受。另外你别忘了,刚才印名片的钱,是我垫付的,等收到了报酬,就还给我。”

“真是个铁公鸡!”李昊天狠狠的白了她一眼。

见到走出来一个身材高挑,穿着紫色碎花连衣裙,长得也颇有味道的女孩子,李昊天急忙递上了名片,那个女孩子看了一下名片上的内容,然后又看了李昊天一阵子。

李昊天被这个女孩子看的莫名其妙,于是审视了一下自己的衣着,确定自己很正常。小说护花小职员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一身名牌的男孩子也从购物中心走了出来,伸手就去拉那个女孩子的手臂。

“晓柳,你要相信我,我跟陈思思真的没有你想的那种关系。”

“陈浩,你给我滚蛋!别拿我当傻子!”被叫做晓柳的女孩子试图甩开那个男孩子的纠缠,无奈被他抓的太紧。

她把目光再次放在李昊天的身上,并问道:“喂!有生意你做不做?”

李昊天现在身上就只剩下几十块钱,有生意上门的话,他当然不会推脱了。

“当然做了,尤其是美女的生意。”他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那好,你把这个纠缠我的男人赶走!”

李昊天看得出这个叫做晓柳的女孩子肯定也是个有钱的主儿,从她的古琦复古包包、江诗丹顿镶钻手表,就可见一斑。163生活网还有那纪希凡宫廷玉露玫瑰香水的味道,虽然李昊天判断不出准确的品牌,但凭这香味,他也能断定,绝对不是小路货。

“两千块,如果能够接受的话,我保证办的漂漂亮亮的。”李昊天双手叉在胸前,笑嘻嘻地说道。

“成交!”或许两千块对于这个晓柳来说,真的不算什么吧,不然也不能答应的这样爽快。早知道李昊天就多索要一些报酬了。

“你TM谁啊?多管闲事的话,小心我揍你。”叫做陆涛的男孩子对着李昊天亮了亮拳头。163生活网

还没等陆涛反应过来,李昊天右手一绕,顺势拨开了陆涛抓着晓柳手臂的手,并挽住了晓柳的手臂。

“拿了钱就要办好事情,现在你离她远一些!”

“找死啊!”陆涛被这半路杀出的程咬金弄得怒火中烧,他举起拳头,挥向李昊天的腮帮子。令他意想不到的是,拳头到了中途,就被李昊天更加快速的拳头击中了手腕,痛的他立刻就落下了拳头,表情扭曲着。恰巧,他看到了落在地上的名片,顺手捡了起来。

“美女事务所,帮助美女解决生活中遇到的烦恼事,酬金面议。好,这上面有你们的地址,你给我的等着。”陆涛很有自知之明,只是挨了李昊天一拳,他就知道了李昊天的实力,因为他挨了拳头的那只手,此刻还在颤抖着,使不出半分的力气。163生活网跟李昊天硬碰硬,他只能是自讨苦吃。

“随时欢迎你继续来做拳靶子!”李昊天微笑着回应。

陆涛识相地走了,但是李昊天却没有以为这件事情会就此掀过,这小子很可能会有打击报复的心理,而再次带人去事务所找他麻烦。但是谁叫他倒霉催的接手了这个事务所,想抽身已经来不及了。不过他不是怕事的人,论武力,他有着变态的实力,曾经在杀手界中用过的那个“银荒”的名字,可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存在。

“老板,你可以放开这位晓柳小姐的手了,这位晓柳小姐,按照刚才协商的酬金,请交付两千块钱。”

听到董一凡的提醒,李昊天赶紧放开了对方的手,而这位叫做晓柳的女孩子倒也爽快的很,立马从古琦包包中数了两千块,递给李昊天。网站163shenghuo.com李昊天刚要接住这两千块,却被董一凡先一步接到手上。

“财务的事情,一向都是我来管的,老板!”

钱这种事情,要是在外人面前争的话,显然是有损颜面的事情,所以李昊天也就先乖乖的收回了手。

“没事情了,我先走了!”晓柳悠哉悠哉的走人了。

“这是像刚刚失恋的女孩子吗?”李昊天不能理解的摇了摇头。

“别人的事情不要多管闲事。”董一凡也先一步走人了。

大街之上,李昊天追上了董一凡,要求自己掌握财务,而董一凡坚决不同意,两个人一路走着,一路斗嘴。

在一家外观看起来很高档的中餐厅前,李昊天停住了脚步,并且拉住了董一凡。

“喂,小凡,进去大吃一顿吧!”李昊天笑眯眯地说道。

董一凡摇头说道:“现在是财政困难时期,我们去吃路边小吃就行了。”

“我的身体刚刚恢复,需要补充一些营养。”李昊天强行拉着董一凡走进了餐厅中。

迎宾小姐礼貌而程式化的笑容和欢迎语,并没有让李昊天有宾至如归的感觉,他现在需要解决的是肚子的问题。

“请问先生,你们几位?”服务员迎了上来,声音很温婉,但表情却很生硬。

李昊天伸出了两根手指,服务员则引导着他们走向一张小餐桌。

刚一坐下来,李昊天就注意到了隔壁座位上的两个女食客,正对着他的女孩长相很可人,微笑起来非常可爱,一头梨花烫和一身白色蕾丝雪纺连衣裙更增添了她的甜美气质。这女孩跟董一凡真是完全相反的两种类型,要是他的助手也是这样一个甜美可人的女孩子,他的日子就要阳光的多了。

但引起他的注意的,首先是那个背对着他的背影,看起来有几分熟悉,尤其那个香水味和一头棕色短发,还有那紫色碎花连衣裙,应该没错,这个背对着他坐着的女孩就是刚才见到的那个叫做晓柳的女孩子。

“怎么,你刚刚见过人家,就被她迷上了吗?”董一凡也猜到了对方的身份,出言讽刺道。

“哪有,我只是出于男人审美的本能反应,第二次见到相同的美女,审美点就会从外表转向其本质,因此我在挖掘其身上的内涵。”

“那现在挖掘到了没有?”董一凡难得笑意来。

“挖掘不是发现,这至少需要一个小小的过程,先点菜吧!”

李昊天正要点菜,而晓柳好像是听到了他们的声音了,转过头来的时候,看到了李昊天和董一凡两人。

“呦,这么巧啊帅哥,来一起坐吧?”

面对晓柳的招手,李昊天连忙摇了摇头,说道:“不了,谢谢!”

“有生意介绍给你,来不来?”晓柳笑了笑。

“是不是美女的生意?我们专接美女的生意,老弱病丑残一概不接。”

“你是相亲还是做生意?”晓柳哼声问道。

“没办法,因为前辈创办这个事务所的时候,就已经做出了明确的定义。”李昊天摊了摊手。

“是美女,做不做?”

“是美女就好,来谈谈吧。”李昊天首先起身,走到隔壁桌,坐在了晓柳的身边。董一凡也走过来,坐在了另一个女孩的身边。

“服务员,再给我加个三文鱼刺身、凤尾虾排、樱桃肉,再来一瓶五粮液1618。”晓柳招呼了一声,服务员就去准备了。

到底是有钱人,这几样下来,一千多块钱了。就算李昊天曾经做杀手的时候,赚了不少钱,也没有这样奢侈过,主要原因还是因为他那个时候想攒钱跟那个联系人程月明一起生活。但现在想起来,之前的自己真傻,拼命赚来的钱,不舍得花,却白白送给了别人,还不如以前赚的钱都大手大脚的花完了心里舒坦呢。

从这个晓柳今天的穿戴,还有消费来看,她当真是个有钱的主,跟她做生意,想必会很爽快的吧。

“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刘晓柳,这个是我的好友,叫王婉清。”

随着刘晓柳的介绍,叫做王婉清的女孩子腼腆的说了一句:“你们好!”

“你好!”董一凡很主动地跟王婉清握了一下手。

“你刚才说到生意的事情”李昊天提醒了一下。

“哦,是这样的,婉清她的爸爸刚刚去世,作为独生女的她,顺理成章的接手的公司,但现在有些麻烦事情。”

刘晓柳的话说道这里,忽然被王婉清打断了。

“晓柳,你干嘛跟他们说我的事情?”

看的出,王婉清的脸上有了一丝不快。

“婉清,我在帮你的忙,你先等一下再说。喂,请问你就是事务所的老板是吗?”刘晓柳看向李昊天。

“没错,我叫李昊天,我的助手叫做董一凡,你所谓的生意,是不是跟这位王婉清小姐有关呢?”

“是这样的,婉清的性格太过内向了,凭她现在的性格,根本无法令公司的元老服她。如果你自认为有能力让她自信起来,这个生意就成交。”

虽然这些被刘晓柳很轻松的说出来了,但是王婉清却低下涨红的脸蛋,埋怨着说道:“晓柳,你别多管闲事了。”或许是因为自尊心作祟的,她再也坐不下去了,猛然间站起身,就匆匆的离开了餐桌。

刘晓柳并没有去追王婉清,而是继续看着李昊天问道:“怎么样?”

李昊天冷笑一声:“我们做生意,也需要当事人同意才能成交。现在就算我答应下来,可看得出,你朋友根本无心想要我们的帮助。”

“这样吧,只要你同意,钱由我来出,你放心大胆的去做,不必管她同意不同意。”

“好,既然钱由你来出,那就没有问题了。”经过这两天跟董一凡的交流,李昊天已经知道了过程,他给董一凡使了一个眼色,后者立刻从包里掏出了一张合约,按照刘晓柳刚才说的,填写了一下细节,一式两份,交由刘晓柳签名。

“佣金订到五万,预付金一万,你没异议吗?”董一凡问道。

“五万块,很合适,我没异议。”王晓柳眼睛也不眨一下,就在上面签了名字。

“很好,合作愉快!”李昊天伸出了手,跟王晓柳的手握在一起。

第3章 内向的美女老总

按照刘晓柳给出了资料,李昊天得知了王婉清的电话。

一桌餐点并没有浪费,大部分落入了李昊天的肚子,刘晓柳惊诧的看着饭量奇大的李昊天,然后向董一凡问道:“你老板几天没吃东西了?”

董一凡连忙解释道:“经过这几天我的了解,他可能是因为之前头部受伤,才忽然有了这样大的饭量。他是这样跟我说的。”

李昊天停下了筷子,并端起酒杯说道:“是这样的,我之前没有这样大的饭量的,现在的饭量得到了开发。我自己也觉得这饭量有些恐怖了,但我必须解决温饱。”说完,一酒杯白酒,一仰头就下了肚。

酒足饭饱,不但是菜,而且一瓶白酒,也有大半进了李昊天的肚子。而刘晓柳看起来,也是很有酒量的人,喝了一杯大约三两的白酒之后,没有表现出丝毫的醉态。董一凡没有喝酒,白酒对于她来说就是毒药,一口酒下肚,就能醉到不醒人事。

离开了餐厅,刘晓柳先一步走了,而董一凡也要走。李昊天拉住了她的手臂问道:“你干嘛走,跟我一起去找王婉清啊!”

董一凡摇了摇头说道:“我负责后勤、财务、资料、策划等等事宜,而身为老板的你,则是执行者的身份,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不必有我在场,我的合约上已经说明了。”说完,董一凡就自顾自走了。

“谁也没见你合约上写着什么内容,说不定你有心坑我呢。”李昊天在她身后大喊道。

而董一凡,根本没有理会他说的内容,头也不回的走着。

“这死丫头,还真是乐得清闲呢,磨枪上阵的玩意都交给我来办,究竟谁才是老板呢?”李昊天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道。

现在,李昊天所知道的信息,只有王婉清的电话号码。于是,他就给王婉清打了一个电话。

首先响起了她一如既往的甜美声音,不过,当得知是刚才在餐厅中见到的事务所的人打来的电话之后,她立刻挂上了电话。

李昊天望着手机,心中暗自感叹道:虽然是个腼腆的女孩子,不过也是个棘手的女孩子。

说道他的特长,当然是做杀手了。可跟女人打交道的事情,他还是没有把握。他从一个小乞丐,然后跟随师父,再到师父去世之后的这几年间,打交道最多的女人,只有那个联系人程月明。

程月明比他大几岁,在那张美丽的脸庞之上,永远只有笑容。就是这样的笑容,让他在阴暗的杀手生涯中,仿佛总是能够沐浴到阳光。逐渐的,他发现,他越来越依赖于程月明那温暖的笑容,但是他还没来得及表白,他的世界已经变天了。所以,他自认为,让他去处理跟女人的交流,他真的没有太多的经验。

但是上天给他开了哥玩笑,让他变成了专门跟女人打交道的人。所谓箭到弦上不得不发,违反了他现在的职业规则,就必须要付出二十年的寿命。因此,就算再棘手的角色,他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是以,他再次拨通了王婉清的电话。

拨了两次之后,王婉清才终于再次接通手机。

“喂,你烦不烦啊?我说过,我不想接受你的帮助,就这样了。”

“等一下,你这番话很有魄力,我发现,你真的有潜力突破自己的。相信我,也相信你自己,一切皆有可能!”李昊天笑着说道。

“对不起,我刚才是有些冲动了,求你不要再来烦我了好不好?”王婉清的语气一转。

“王婉清,我告诉你,我的忍耐力是有限度的,别逼我发飙。我收了你朋友王晓柳的钱,就要办事,无论你愿不愿意,也由不得你了。”李昊天大吼道。

“你”王婉清或许自幼都生活在没有压力的生活下,从来没有人对她凶过,也包括父母。李昊天忽然表现出来的凶悍,倒是令她一时间愣住了。

“快告诉我,现在去哪里找你?”李昊天用命令似的语气说道。

“我不想”

“什么你不想,立刻,马上告诉我,你现在在哪里?别让我重复第二遍,否则我说的话就会很难听了。”李昊天打断了王婉清犹豫的话语。

“我在对面的广场呢!”王婉清就像是个受训的学生一样,竟然不由自主的老实交代。但她立刻意识到了自己奇怪的表现,挂上电话之后,正要走开。却已经被李昊天发现了,现在想走的话,恐怕已经来不及了,只有乖乖的看着李昊天跑过来。

“死丫头,不给你来硬的,你就不老实是吗?”李昊天平缓了一下心跳,然后张口既用这样的语气说道。

“你这个人,怎么说话这样呢?我们今天不过是第一次见面而已,你就不会说话委婉一些吗?”王婉清有点受不了李昊天的这种态度。

“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不过今后一段时间,你就必须要时常面对这种态度的我,习惯了就好了。接下来要去哪里?”

“我要去祭拜我的爸爸。”

“一起去!”

“别跟着我!”王婉清不耐烦地说道。

“由不得你了。”李昊天厚着脸皮说道。

跟着王婉清一起来到了停车场,当他看到了王婉清最终停在了一辆劳斯莱斯幻影跟前的时候,他傻了眼了,这一辆车的钱,就快赶上他从前的全部存款了。既然王婉清能够买得起这样高档的车子,那么她的身价也大致能够想象的出了。

“我来开吧?”李昊天搓了搓手,心中的悸动难以言表。

“你说话满嘴的酒气,我不敢让你开。”王婉清说着就坐到了驾驶侧。

虽然李昊天很想过过瘾,尝尝开幻影是个什么感觉,但是他确实喝了不少的酒,也就乖乖的坐在了副驾的位置上了。

上车没多久,李昊天就睡着了,这一觉睡的还算舒服,等醒来的时候,发现车子停在一片场地中,而车子中只剩下他一个人了。他拔下车钥匙,钻出车子,发现已经身在公墓的停车场中了。

这里是江新市南郊的青莲山公墓,李昊天的师父就葬在这里。

已经有一年没有来为师父扫墓了,他找到了师父的墓地,墓碑的两边长起了杂草,他用手拔去了杂草,然后轻轻抚摸了一下墓碑上的照片。因为是个孤儿,从小被师父收养,因此师父对他的意义,等于父亲,他也是将遗失掉的对父母的爱,都寄托在了师父的身上。

“对不起,师父!我来的匆忙,没有给你带东西来。我下次来的时候,一定给你带瓶好酒来。”说完,他站起身,在师父的墓前鞠了三个躬。

因为只是很平常的日子,放眼整个墓地中,只有两三个人。也因此,李昊天第一眼就搜寻到了王婉清。

王婉清站在爸爸的墓碑前,低下头,泪水汹涌却无声的滑落在脸颊上。

“对不起爸爸妈妈,我真的是太无能了,我无法管理你们留下的公司,我怕把公司搞垮。我考虑是不是把我的股份都卖出去,但是我又觉得对不起你们,我该怎么做?现在没有任何人可以帮助我,我好害怕!”

“不准哭!”

一个雄浑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吓得王婉清全身一哆嗦,她急忙抹去了眼泪,转身看到是李昊天。

“你干嘛跟着过来?”王婉清再次低下了头。

“你刚才说没有任何人可以帮助你,但是从现在开始,我是来帮助你的。不过我只是被雇佣者,不是你的神,你可以信任我,但不可以信仰我。最终信心需要你自己找回。”李昊天的手,在她的肩膀上拍了拍。

“你根本不会明白的,我的性格太过温顺,我也没有管理公司的才能。”

“我不是帮你来管理公司的,我是帮你建立自信的,我认为,一个老板,只要有足够的自信,就能得到与之平等的成功。”

“那才能呢?只有自信而没有才能,凭什么做一个称职的老板呢?”王婉清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眼中的泪迹已经干了。

“只要管理好有才能的人,让他们来帮助你管理公司不就成了。”

“可他们只是把我当作一个小女孩而已,根本没有真心为我工作,我现在的公司正在面临着人事危机,私底下,已经有很多人准备跳槽了。股东们也对我的表现不满,我还是有些自知之明,把我的股份卖给有能力的人。”

“那你先仔细看看你父母的脸,你这样做对得起你死去的父母吗?”李昊天将王婉清的脑袋按了下去,并靠近墓碑上的两张照片。于此同时,他的目光也放在了这两张照片上。

他忽然呆住了,头皮开始发麻。

王静松,正是他在前往阿拉伯之前,最后暗杀的人。

半年前,当时程月明告诉他,这是一个不良商人,背后做了许多见不得人的地下生意。因为生平最讨厌这种人,也因此他下手的时候,没有丝毫的犹豫。最后在他们的车子上动了手脚,最终他们的死,被鉴定为车祸。

第4章 夜宵

“放开我!”王婉清挣脱开了李昊天,并生气地瞪着李昊天。

李昊天被王婉清从回忆中拉回了现实。

“请问你的父母为人如何?”他问道。

“你问这个做什么?”王婉清不明白李昊天为何忽然之间变幻了态度,而且表情上也发生了极大的变化,没有刚才那样凶神恶煞的样子了。

“没什么,我只是好奇地问问。你爸爸有没有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地下生意?”

“我爸爸清白的很,他白手起家,因为出身贫寒,所以在他创业成功之后,做了很多慈善事业,他赚过的钱,没有一分钱是不干净的。”王婉清狠狠地瞪着李昊天,脸蛋因气愤而涨的通红。

李昊天此时的脑袋仿佛受到了重击,因为本来所要杀的人,只有王静松一个人,但巧合之下,他们夫妻却一同死了。这已经让李昊天有所愧疚了,因为这件事情,他跟程月明大吵了一架,怪她给出的消息有误差。假如王静松真的如王婉清所说,是一个清清白白的人,而且还是一个大慈善家的话,那么李昊天的会更加愧疚的,甚至会产生罪恶感,因为他生平从不杀善人。

“不应该这样的,你爸爸为什么忽然变成了慈善家?他不是应该有着见不得光的地下生意吗?”李昊天恍惚地摇了摇头。

“滚!不准在我爸妈的墓前羞辱他们!”王婉清大吼之后,眼泪再次倾泻而下。

李昊天低着头,缓缓的离开了王婉清的身边,心中也乱成了一团麻。

青莲山公墓,距离他所在的美女事务所,足足三十里路。李昊天没有脸跟王婉清一起回去了,他独自走下了山,独自走着回去的路。十分钟之后,王婉清的车子在经过他的身边的时候,没有丝毫停顿的迹象,就开走了。

李昊天拨通了刘晓柳的手机,手机接通之后,他提出与之解约,当刘晓柳问起原因的时候,他就挂断了,并立刻关机了。

直至走入城区,李昊天也没有坐车,一直是在步行,也幸亏他有着超强的体质和耐力,才能经受住这么久的奔波。

回到事务所门前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钟了。

李昊天敲了半天的门,董一凡才出来开门,见到李昊天有气无力地走进来的时候,她有些诧异。

将门反锁上之后,她追上前问道:“你今天是怎么了?为什么这样晚回家,还显得这样疲惫?”

李昊天坐在了外面的办公室的椅子上,缓缓抬起头,说道:“王婉清的生意不接了。”

“傍晚的时候,刘晓柳来找过我,说你不想接这个生意了,然后跟我谈了一会,只要你肯干,她决定加三万的酬金,我也同意了。”

“你为什么不给我商量?到底谁才是老板?我说不接就不接。”李昊天神经质似地吼叫着。

“你神经病,吼什么吼,我们跟刘晓柳已经签订了合约,如果我们都不履行的话,我们都将减少二十年寿命,这个代价我负担不起。但是违约是由你提出的,这就好办了,我可以免受惩罚。”

“这究竟是谁创办的事务所,真是太尼玛的操蛋了!”李昊天不禁大声咆哮道。

“这个答案我也不知道,前老板不肯告诉我。王婉清那边的生意你还接不接?究竟是为了什么事情而让你想要放弃的?”

李昊天抓起电脑桌上的键盘,撤下来砸在了地上,摔得粉碎。

“老子的事情不要你管。”说着他就走向后面的卧室。

“真是个神经病,懒得理你!”董一凡白了他的背影一眼,关上了灯,走向后面的卧室。

她刚要打开自己卧室的门,忽然李昊天从自己的卧室中钻了出来。

“我饿了,厨房里面还有没有吃的东西。”他问道。

“没有了。”董一凡钻进了自己的卧室中,接着传出了李昊天的拍门声。

“喂!董一凡,给我弄点吃的,我走了三十多里路,又累又饿,晚上也没有吃晚饭。”

“想吃,自己弄去,我才懒得伺候你这个神经病。”

“真的个白眼狼,怎么能这样对待自己的老板呢?”

李昊天来到了厨房中,他并不会做饭,自从跟随师父以来,都是师父做饭,或者在外面吃。师父死后,都是由程月明给他做饭。现在他望着厨房中的用具和菜,傻了眼。最后他选择了方便面,这个简单,没有什么技术难度,打开火,在锅中加入水和面饼就可以了。

忽然,董一凡的手夺过了面饼。“这一包方便面也吃不饱啊,让白眼狼给你做饭吧!”

李昊天心中有事,虽然对着董一凡笑了,却是一脸的苦笑。

“那我就尝尝白眼狼的手艺吧,这几天都是出去吃,还真没有尝过你的手艺呢。”

“简单的给你做一下吧,冰箱里有肉丝,下个肉丝面。再炒个番茄炒鸡蛋,你帮我切个几个番茄和青椒。”董一凡一边智慧,一边在锅里加水。

李昊天虽然自小玩刀,但是菜刀对他来说,确实比杀人的刀更加难把握,洗了几个番茄和青椒之后,他握着菜刀出神,应该用怎样的手势来切菜呢?

“你不会连菜刀都不会用吧?”董一凡问道。

“开玩笑,老子什么刀不会玩!”李昊天握着菜刀,在一个番茄的中间切了下去。同时又问道:“小凡,你也住在事务所中,难道你也没有家人吗?”

“我的爸爸妈妈都在美国,他们如果知道了他们的女儿拿到了硕士学位之后,却被困在这个事务所中,肯定会失望的。我一直跟他们说我在公司上班呢。”董一凡苦笑道。

“你是硕士生?好厉害啊!哎呀”李昊天轻轻叫了一声。

“怎么了?”董一凡转身过来看,发现李昊天的手指上涌出血来,她急忙抓起李昊天的手,把他的手指放在嘴里面吸允了一下。

“怎么这么不小心啊?”当董一凡抬起头的时候,因为李昊天正在低下头,这样一来,正好被李昊天的嘴唇碰到了她的额头上。她出于本能反应,立刻涨红了脸。

李昊天意识到场面的尴尬,急忙转移气氛,说道:“你是不是吸血鬼啊?”

“什么呀?”董一凡尴尬地问道。

“你的嘴角上还有刚喝下我的血呢!”

“切!想象力还真丰富呢,你等一下,我去拿创可贴去。”尴尬气氛被李昊天顺利转移了,董一凡的表情也就自然地多了。

为李昊天包扎好手指之后,董一凡将他驱逐到一边,自己做起饭来,这一下不但抄了番茄炒鸡蛋,又炖了鲫鱼汤,说是给李昊天补补身体。

李昊天心中感到好笑,说道流血,他一身的伤疤,有一半都曾经差点要了他的命。即便每次重伤都没有补身体,他现在依然活的好好的。不过既然董一凡用心去做饭了,他也不能区了她的好心,于是将一锅面条放进鲫鱼汤中,连带这番茄炒鸡蛋吃的精光。

这个时候,董一凡给他程月明的感觉,从前程月明也都是这样关心弟弟一样的关心他。但董一凡给他的感觉,也和程月明有些差别,至少他那个时候对程月明产生了男女情爱的心思,而董一凡则没有。

因为昨天晚上走了几个小时的路,致使李昊天太过疲乏,所以这一觉睡的特别香。早晨的时候,还是被董一凡叫醒的。

洗漱完毕,董一凡已经准备好了早餐,李昊天坐下来就吃,却被董一凡的手拦在了他的嘴巴前。

“关于王婉清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这句话再次提醒了李昊天,并且使他再次回忆起了对王静松的所作所为,负罪感也随之沸腾起来。

“王婉清的事情,我昨天已经说过了,我不再接手这个生意。”

“那就别吃了。”董一凡哼了一声,端走了他面前的早点。

李昊天叹了口气,幽幽走出厨房,又走出事务所,溜达一圈,停在了一个早点摊前,要了几根油条和一碗豆浆。

吃到中途,董一凡忽然在他的对面坐了下来。

“你究竟是为什么不愿意接手这个生意呢?我是怎么也想不明白。难道你宁愿损失二十年,也不怕吗?”董一凡问道。

“那我就实话告诉你,我对王婉清有愧,她的父母是我害死的。”李昊天低下了头。“直到现在,我才知道,她的父母都是好人,她的爸爸还是一个大慈善家。”

董一凡点了点头,她总算是明白了李昊天为何忽然之间变得如此萎靡。

“这样说来,你就更加应该帮助王婉清了,因为你对她的愧疚,所以你才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去完成这件事情。”

李昊天忽然抬起头,眼中的精光再次闪现。

“嗯,我明白了!”

护花小职员》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痴恋情郎】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痴恋情郎)或者(xiaoshuo34567),关注后回复 护花小职员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小说迷霍第1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迷霍第1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迷霍16她曾这样深深爱过他霍佑霆带着简单的行李,离开南城,前往简瑶童年时成长的海滨小城。就算只有一线希望,他也要找到她!这是一栋上世纪90年代的老式楼梯居民楼,外表墙皮都已脱落了。简瑶的生母秦美兰离异后就和第二任丈夫居住在这里。秦美兰打开门,有些意外地看着眼前的男人。简瑶结婚时,曾经把霍佑霆的相片发给她,所以她认得。“阿姨你好。”霍佑霆礼貌道:“我是简瑶的丈夫霍佑霆。你大概也听说了,简瑶失踪了两个月,我来这里,是想来找她,劝她回家,顺便采访一下你。”秦

  • 小说最后一次说爱你第1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最后一次说爱你第16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最后一次说爱你第十六章:他居然会吃醋宁洛笙跌跌撞撞地站起来,她脚步虚浮,浑身沾满血渍,早已狼狈不堪,谁也无法想象,如今肮脏落魄的她曾经是艳压娱乐圈一众女星的绝艳美人。没走几步,宁洛笙便重重砸倒在地上,匆匆赶来寻找病人的江辰一把抱起她往自家医院赶去,谢慕安和宁洛笙这两人,一个冷酷无情,一个表面倔强,不知还要互相折磨到什么时候才肯放过彼此。宁洛笙醒来时江辰已经为她处理好了伤口,可她从灵魂到肉体,依旧如被枪打过一般,疼得令人窒息。她带着疼痛的呼吸声惊

  • 小说爱情之花开于秋天的童话第1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爱情之花开于秋天的童话第16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爱情之花开于秋天的童话第16章他送她进了监狱再次醒来,眼前充斥着刺目的白,消毒水的味道就像魔鬼,一遍一遍侵蚀着她的鼻腔。艰难地扭头,看到六月没见面的莫煜安站在窗边。她微微启唇,“煜安……”男人面无表情地转过身来,“醒了?”莫煜安在担心她?嘴角还未来得及扯开,就听莫煜安拍了拍手,两个警察推门而入,她一时摸不着头脑,问:“这是……?”“沈兮如,装傻的本事可真是一流啊,肇事逃逸,你的心怎么这么狠?”她死死皱了眉,喉咙干得像是要撕裂开,“我没有

  • 小说最好不相见,便可不相恋第1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最好不相见,便可不相恋第1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最好不相见,便可不相恋第十五章方家彻底垮台方茹将兜里的一封信拿了出来,放在方瑜手里。那封信,是她们母亲提前在律师事务所留下的遗产分割协议。方瑜打开协议后才知道,原来妈妈一早就做好今后方家的家业,是她跟姐姐方茹一人一半的。谁也不多一分,谁也不少一毫。“不……不会的,怎么会这样?!爸……爸爸说妈妈的遗嘱明明是要把遗产全部都给你……所以……所以我才配合他,跟你抢遗产……抢妈妈留给你的一切……”事实果然如方茹所想。她苍然一笑,脸色依旧惨白得

  • 小说以情深赴流年第1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以情深赴流年第16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以情深赴流年第十六章你只属于我一只强而有力的手,瞬间就卡住了我的喉咙,惊慌失措间,我看到顾言霆敛着两眼寒光,一个字一个字地对我说:“这样的话,我不想再听到第二次。”他尽管没有雷霆大怒,却字字铿锵,有让人不寒而栗的威慑感。我不知道怎么了,瞬间就哭了,连个酝酿悲伤的过程都没有。我觉得他实在是一个无情的人,刚还跟我嘿咻了半晚上,翻脸就想掐死我。他到底还当不当我看做是他的妻子,就算是个玩偶,玩过了也要冲它笑一下吧。泪眼婆娑中,我看到顾言霆渐渐消失的寒光,

  • 小说你曾在我心上第1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你曾在我心上第1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你曾在我心上第16章她再也不想看见你陆博文脑子像是有什么东西轰地一下炸开,冒出一片白光,他脚步不稳,连连退了几步,景斯年忙上前托住他的身体。“不可能,不可能!”陆博文目光没有焦距地呢喃了会儿,忽然上前拽住了即将要走的医生手臂。“什么对不起?什么尽力了?我听不懂!你告诉我,她没事,她还活着,对不对!”这种情景,医生已经司空见惯了,他淡定地摇摇头,“对不起,请节哀。”“你别走,你去救她,救不活她,我让你们整个医院倒闭!”陆博文睁着猩红的双眼,就像

  • 小说余生许你不悲伤第1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余生许你不悲伤第1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余生许你不悲伤第016恨不得你去死我和许琉年靠得那般近,他自然能感觉到我身子的颤抖,他的唇角闪过兴味,扭转脑袋,与我的视线保持一致。我秉着呼吸,生怕这提着的一口气呼出之后再没有进的气,心脏好像被钝器撞了一下,我想逃,逃离这令我如置身绝望冰窟的冰冷境地。那个男人的手掌温柔的覆上了女人的腹部,深情的眼中盛满了温柔,说:“姗姗,请你相信我,我一定会给你和孩子一个安稳的家,给你一个堂堂正正的名分。”那个女人娇笑着,“我肯定是信你的,但现在我已经怀了你的

  • 小说最美不过你爱我第1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最美不过你爱我第1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最美不过你爱我第十六章提出离婚“而且从公司流出去的大笔资金去向第一次转入的就是你的户头!”“我的户头?我特么的五年前根本就没有户头。”于梦洁“嚯”一下从座位上站起,自嘲道:“五年前我就是个小司机的女儿,又不是什么千金小姐,难道还需要开户头理财吗?”“楚啸天你少特么的血口喷人,你说的那些我根本就不知道。这些也统统不是我写的。”于梦洁简直要发疯了,这些年来她以为自己已经做到刀枪不入,却仍然无法做到在他面前不失态。激动过后于梦洁恍然:“就因为你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