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完整版【唯爱你,一生无悔】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1/12 18:04:41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唯爱你,一生无悔
第9章 我好像惹上他了

  冷仲谋抬眸,简沫不断地摇头,眼里又是那抹强烈的求生欲望,仿佛那晚初见时,他透过车窗,一眼望进她的眼底。来自163shenghuo.com

  对生命的执着,在逆境中的无畏与坚持。

  “让我来。”

  冷仲谋从玄铁手中利落地抓过简沫,将她揪到悬崖边,只要他放手,简沫就会掉下去,坠入这万丈的海洋里,葬身大海。

  死到临头,简沫不知道这个男人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那晚他强了她,她没有报警捉他,他却要夺她的性命!

  可恶!难道弱者永远都没有办法取得公平?

  她不甘心,她不甘心就这样死去!

  玄铁“嘶”地一把撕开她嘴上的胶布。

  “冷仲谋,你放开我!我跟你无怨无仇,你为什么要杀我!”

  “我只问你一句。”冷仲谋深眸如勾地盯紧她,眼神锁在她的脸上,目光如炬。

  简沫咬住牙倔强不服地与他对视,面对这个恶魔般的男人,无畏无惧。完整版【唯爱你,一生无悔】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你收了对方多少钱?”

  冷仲谋的话让简沫莫名奇妙,那自然的脸部微表情,没有逃出他的利眸。

  “你胡说什么?我没有收任何人的钱!”

  “那晚过后,有人联系了你,给你钱来抹黑我。”冷仲谋再次试探。

  简沫可笑地呸了一声:“不是所有人都像你想得那么龌龊!”

  冷仲谋揪住她衣领的拳头抓紧,衣服勒紧了她的脖子,顺手一握,将她的白细致白皙的细脖轻易如举地捏住。

  目光如刃,迸射出毒蛇一般的可怖,定在她的眼中,双眼能看穿人的心魂,大手用力捏紧她的要害,眼底掠过杀意。

  简沫脸憋得老红,男人的力气出奇地大,她挣扎不脱他的手掌心,带着独特魅力的棕眸圆瞪,瞳孔渐渐放大……

  童年的记忆在脑海里回放,她见到了已过世的爸爸、健康美丽的妈妈,张开怀抱对她笑。

  一滴晶莹的泪水在她的眼角溢出,盈盈闪闪,像天上坠落到凡间的星星,棕眸黯然失色,眼内的光芒渐去,破碎如残梦,让人心神一荡。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

  他忽然松了手。

  简沫跌坐在地上浑身无力,大口大口地喘气。

  她抬眸,饮恨地死瞪着他,不敢还手对他动粗,怕他再次发怒,将她扔下去。

  冷仲谋转身大步离开。

  “玄铁,走。”

  玄铁紧随其后:“总裁,就这样放过她?”

  “不是她。”

  玄铁二话没说,他相信总裁的判断。163生活网

  迈巴赫扬长而去,抛下简沫一个人在海岸边,余惊未定。

  “你这个疯子!我以后都不想见到你!”车子驶远,简沫在背后愤怒地大喊。

  ……

  邵菁菁没有想过简沫可以回来。

  简沫推开家门的时候,狼狈的样子吓着她。

  “沫沫,你怎么弄成这样?你的脖子被谁勒了?”

  死里逃生的简沫进来便倒在沙发上,浑身要瘫痪的感觉。

  冷仲谋在海边差点杀了她,最后撇她一个人在那里,她好不容易才拦截到一辆私家车,人家好心把她送了回来。

  “菁菁,你知道冷仲谋吗?”

  “冷仲谋?那个人称A市霸主的男人?”

  “我好像惹上他了……”

第10章 把女朋友带回来见我

  圣利医院VIP病房内。完整版【唯爱你,一生无悔】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这里的装潢设计都是一流的,环境优雅舒适,设置齐全,比一般的豪宅还要高级。

  已经住进这里几天的老者,白发苍苍,脸上戴着一双厚厚的老花镜子,却掩盖不住他那双鹰隼般双眸的利光。

  苍老的手紧握一叠照片,看了又看,里面又俊又酷的男人他倒是一眼掠过,可那女孩子却让他的目光一直停驻。

  掳着下巴处的那撇白胡子若有所思好一阵子。

  房间里的几个人,一个个摒息以待,大气都不敢喘。

  而当事者冷仲谋坐在沙发的一边,闲懒从容地翘着二郎腿,无视自己母亲封婧投过来的责备的眼神,垂眸玩弄着自己的尾戒。

  ……

  病房门外,一个坐着轮椅的年轻人,还有一个年约五十的男人未进门便听见封老爷子在骂人的声音,衣冠楚楚的俩父子互相对望一眼,各含深意,推门而进。阅读163shenghuo.com

  “仲谋,你从来都不是那么糊涂的人,这次实在令我太失望了!”

  封老爷子站了起来,指着冷仲谋破口大骂,气得身子都在微微发抖。

  “爸,仲谋他也是一时贪玩,图个新鲜”

  “你住嘴!你这个当妈的也不知道好好管束儿子,都干什么去了?”封婧一句完整的话都没机会说完,便被父亲堵住,一起挨骂。

  轮椅男旁边的男人长着一张与封婧有五分相似的脸,他眼底掠过一抹嘲讽,一闪而过,正色道:“妹妹,你和仲谋怎么了?把爸爸气成这样?”

  封婧深深地看了眼自己的大哥,一声不吭。

  封老爷子冷哼一声,好像真的十分生气:“我不管,这事情解决不了,你就不要当封家的子孙了!”

  老头子此话一出,房里的人均是一惊,统统愣住。

  这话可不能乱说呀。

  封婧终于忍不住,霍地立了起来,脸色凝重严肃:“爸爸,这只是件小事,您又何必如此动怒?”

  封老爷子把手上的照片一甩,照片散落在桌子上:“事情都成这样了,你还觉得是小事?不肖女!不肖孙!”

  “爸爸,仲谋怎么也是我们集团的总裁,他现在在公司说一没有人敢说二,就连我们的集团元老都畏他三分,您要是真的不把他当封家的子孙了,公司可就乱了套了。”封杰假意奉劝,话里带骨,几乎要忍不住幸灾乐祸。

  封老头冷哼,指着轮椅上的男人:“没有他还有成烈!我就不相信成烈当不了这个总裁!”

  封婧圆瞪起她犀利的大眼,黑珍珠似的双眸内充满着权谋以及风云不变的经验和智慧。

  轮椅上的人一下子被推向风口浪尖上,他的样貌虽然及不上冷仲谋出色,但却也出众过人,一表人才,能力和聪慧非凡,只是他的双腿……

  封成烈满脸的谦虚和无奈:“老爷子,您先息怒,仲谋他到底做错了什么事?让您那么生气?”

  他的声音很温和,比起冷仲谋满身自带的冷若冰霜的气息,他看上去有亲和力很多,又因为身体残疾,所以容易让人产生莫名的怜悯之心。

  皮球再次被踢回去冷仲谋的身上,到底他做了什么,让向来疼爱他的封圣华要赶他出家门?

  然而,冷仲谋却从头至尾,眼角都不抬一下,封老爷子都要不认他了,他还那么的淡定自若,那股处世不惊、似乎将一切都掌握在手心里的镇定和姿态,让不少人暗暗咬牙。

  封杰眯起眼看他,眼底是不易察觉的深恨。

  “冷仲谋,我告诉你,你要是三天之内不把这个女孩子带回来见我,我真的把你赶出去!”封圣华下了最后的通碟。

第11章 把属于我们的抢回来

  封杰和封成烈又是一愣。

  “爸,仲谋是逢场作戏被有人之心拍到了,这种上不了台面的女孩子,带回来见您不是让您糟心吗?”封婧别具深意地说。

  封杰脸色闪过微微异样。

  “我不相信,这小子从来就没有跟哪个女的有过绯闻,我这个当外公的都快要怀疑他的性取向了!这个女的那么狼狈在他车上下来,关系一定不简单。”

  众人汗颜,老头子为老不尊,连性取向都说出来了。

  “老爷子,原来您那么生气,是因为仲谋交了女朋友不带回来让您过目吗?”封成烈小心地问。

  “那当然,我不知道有多想喝外孙和孙媳妇那杯茶,你们呀!”

  封成烈无辜受牵连,低眸,眼底的神色没法窥见,不再说话。

  封杰咬咬牙,袖子下的手偷偷握拳。

  封婧看准时机,过来扶他老人家坐下:“爸,其实我已经替仲谋物色了一个很合适的人选了,就是黄市长的千金,她爱慕仲谋已经很久了,如果我们愿意,他们下个月就能举办婚礼”

  一直没吭声的冷仲谋终于开口,打断封婧的话,闲懒却认真地答应:“老爷子,我听您的,三天之内把她带回来见您。”

  ……

  “仲谋,你给我站住!”

  封婧追出医院的长廊,生气地低吼,喊住儿子。

  冷仲谋高大的背影顿住。

  高跟鞋声往他走来,挡在了他的前面。

  封婧凌利的眼神狠狠瞪住他:“仲谋,你搞什么?黄市长的女儿条件又好又漂亮,人家还是哈佛大学高材生,最重要的,是她家的背景显赫,跟我们封家尚算登对,到底哪点惹你不满意?你连见都不愿意见一面?”

  冷仲谋眼睛看着前方,不想与她对视:“我的事我自有分寸。”

  “混账!你有分寸?你有分寸我还用替你那么操心吗?今天的事分明就是你舅舅搞出来的,他就是要让你外公对你失望,他们一直揪着你不放,你娶一个得力的贤内助可以筑固你的地位,我们俩母子才能高枕无忧你明白吗?”

  冷仲谋平静的眸底瞬间凝聚寒意,他低眸,看着自己的母亲,淡漠、疏离:“我有今天是靠自己争取的,哪怕没有谁,我冷仲谋仍然可以手握风云,我的婚姻绝对不会让您主场,你明白?”

  他绕过封婧,带着怒气快步而去。

  “儿大不由娘啊。”

  封婧气得发抖的背影一怔,花了两秒的时间调整好情绪,转身,脸上挤出淡定的笑容:“哥,我跟仲谋吵几句而已,您不用操心。”

  封杰冷哼一声:“再笨的鸟都会有羽翼丰满的一天,更何况你儿子他不是笨鸟,他是一只鹰,一只吃人不吐骨的秃鹰,我劝你还是悠着点吧,小心母子反目成仇,老来没有儿子送终,我这个哥哥会替你心疼的,成烈,我们走。”

  封婧握拳,忍住气,封成烈自推着轮椅来到她的面前,微微弯了弯身,跟随自己父亲而去。

  父子坐上了豪华轿车。

  封杰一巴掌拍在自己的大腿上,恨恨地说:“岂有此理,老头子实在太偏心!看来他真是老到糊涂了!本来以为这次”

  “嘘”封成烈给了他一个眼色。

  出门在外,还是谨言慎语的好。

  封杰被儿子提醒,自觉差点失言。

  封成烈脸色平静,波澜不惊,在他的眼里看不出任何能识破他心思的色彩:“爸,别气了,气大伤身。”

  封杰看了眼处事圆滑镇定,才貌出众的儿子,略感一丝安慰,然而,目光落在他的双腿上,又想深了一层,气愤难平。

  他拍拍儿子的手,低声道:“阿烈,走着瞧,爸爸迟早会把属于我们的东西拿回来的,他们俩母子抢走我们的,一件不剩下都要拿回来!”

第12章 丑八怪,你什么态度

  出了那件事后,邵菁菁劝服了简沫近段时间先不要上学,等过些日子风头过了,再回归正常的生活,并且在学校向班主任向她请了假。

  而简沫通过邵菁菁的介绍在她表哥的小酒吧里打工。

  这里地方偏僻,离市区有一定的距离,客人素质虽然低些,但肯定不会再碰见林万富,以及那个尊贵得上天下去无人敢挡的冷仲谋。

  以前为了挣读大学的生活也曾在市区的高级酒吧当侍应,那时候一晚的小费就能挣好几百,后来有客人对她毛手毛脚,她给了人家一巴掌,事情差点闹到警察局去,她也就被炒了。

  邵菁菁曾说她的身材和样貌是祸害的源头,这次介绍她去那种地方打工,除了让表哥多帮忙照顾,还是害怕她再被人揩油和惹出事儿来,于是帮她出了一个法子。

  让她变丑。

  “哎,丑八怪,大爷我让你拿酒来怎么拿那么久!”

  “来了先生,这是您点的一打啤酒。”简沫身穿一套老土的运动服,将玲珑凸致的身材包裹得严严密密,手上托着一个托盘,上面是十二点罐装蓝带,弯身将啤酒放下。

  抬脸,脸上“长”着七八颗不大不小的麻子,将她这张白皙姣好的脸容全毁了,戴了一副大大的黑框眼镜,在包厢内昏暗的灯光下,她一双勾人心魂的棕眸完全没被人注意到,头发扎了起来还是乱糟糟的一团,额尖处还包着纱布,看上去有点邋遢。

  那客人不愿意看她一眼:“出去出去!这什么酒吧,请这么丑的服务员!”

  简沫脸上依然挂着职业的笑容,不卑不亢:“好的,先生。”

  谁料一转身的时候,却被一个柔软的身躯撞了一个趄趔,差点摔倒,好不容易站稳了。

  那个女人刚刚一直跟男伴在拌嘴,生气地猛站起来撞了人,见到只不过撞一一个女侍应,不道歉还反把气撒在简沫身上。

  “哎呀你干什么!怎么做事的,把我的裙子全弄湿了!”这位化着浓妆,打扮妖娆的女人用她尖锐的声音娇骂。

  “小姐,刚刚是你忽然站起来,我才”

  “你说什么?撞了人还不承认,还把责任推到我的身上?”

  简沫面对这个女人高亢的声音和横蛮的态度,只能忍了一口气:“对不起,我帮你抹一抹吧。”

  “啪”地一声,女人打掉她的手:“滚开,谁让你碰我的裙子!”

  简沫抿了抿唇。

  “好吧,那我不抹就是,您自己去洗手间清理一下可以吗?”

  “你什么态度?把我的裙子弄脏了一句让我自己清理就算了?你知道这多少钱一条吗?一万块,你赔我!”

  简沫抬眸,棕眸迸出一抹坚韧和顽强。语调平和地说:“我赔你可以,但你得证明这条裙子已经不能再穿,并且它值一万块。”

  包厢里其它女人哄笑起来,这个女的平时就仗着有点家底横行霸道,其实她家早就落难,她一直打肿脸充胖子罢了。

  女人恼羞成怒:“你在质疑我?丑女,连你都看不起我?”

  未等简沫解释,她拿起一杯酒,狠狠地往简沫的脸上泼过来,泼了一杯还不够,直接拿起一个酒扎子,统统往她脸上招呼。

  简沫本可以还手,但这一刻她要还手,情况就会一发不可收拾,情况一发不可收拾,就会给菁菁的表哥惹出事来,菁菁帮她够多的了……

第13章 美女,你今晚就是我的了

  “够了,疯婆娘,你想给我丢脸丢到什么时候?”女人的男朋友站起来阻止其再发疯。

  简沫从头到尾被淋了个彻底,她闭眼,握拳,冷静了几秒,再张眼,镜片被酒水弄得模糊:“小姐你满意了吗?我可以离开了吧?”

  她转身走出去,视线不清,脚不知道被什么绊了一下,重重地跌倒在地。

  背后那个女人还在生气地吼道:“我就看丢脸怎么了?我丢的是我自己的脸,跟你这个臭男人没有关系!今晚我就爱欺负这个丑女,看看你能把我怎么办!”

  “啊!”简沫正要从地上爬起来,马尾却被人在后面用力揪住,把她往墙角那边去甩,她被重重甩到墙边,痛哼一声。

  那个女人发了疯似的打她的头,她的脸,因为她站着简沫跌坐着,来不及也无力还手,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几个人上前把那个女人拉开,将她控制住。

  包厢里炸开了窝。

  简沫强忍住委屈的眼泪,死死抿唇,一把将眼镜摘开,扔到地上,视线一下子清晰,她见到一群男女围着她,一个个眼里露出惊诧之色。

  有人指着她的脸:“你看她……她脸上的麻子都不见了……”

  简沫捂捂脸,糟了,那些酒把她粘上去的麻子都弄落了。

  她只想快些离开这个包厢。

  忍着痛,她站了起来,转身就往外走。

  肩膀被人一把拉住:“你别走,你的脸怎么回事?”

  那人的手只抓紧了她的外套,一用力便将她宽松的运动外套拉开了链子,下一秒,她白皙性感的双肩被拉落,袒露在人前。

  简沫咬牙,拉起衣服快步向外走。

  岂料一个高大猥琐的中年男人挡到了她的面前。

  他色迷迷地扫过她的全身,向她逼近,简沫紧紧拉拢衣服,向后退:“你想干什么?让我出去,要不然我报警了。”

  欺人太甚,她再吐声忍气,也换不来相安无事。

  男人个头很高,一把伸手,将她的发圈扯掉,迅速之快让人相信他是练过功夫的。

  一头绢绢长发披落在脑后,这时简沫的真颜暴露,美得让这群人倒抽一口冷气。

  “想走吗?可以,先陪你大爷我一晚,小妹,你想想,在这里打工可以赚多少钱?要是跟了你大爷我,我让你一辈子衣食无忧……”

  他边说,边将咸猪手伸过来,要摸她嫩滑靓丽的脸蛋。

  简沫眼中喷出火星,棕眸闪过一抹阴戾:“你做梦!让开!”

  她气势如虹,吓了其它人一跳,猥琐男也莫名生出一丝怯意,却并不甘心就这样放走她,一把将她娇瘦的身子揽住:“我偏不让开,美女,你今晚是我的了!”

  简沫被重重抛到沙发上,外套被彻底撕开,扔到地上,男人要在这群人面前对她实施强暴?她喊救命,可这群人却一个个袖手旁观,甚至有吆喝喝彩的。

  这一层尽是包厢,环境很吵杂,这里发生的事外面的保安恐怕什么都听不见……

  简沫垂死挣扎跟他博弈,狠狠咬了一男人的手一口,他怒极给了她两巴掌。

  人生,原来是绝望之后,还有绝望,她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老天要这样对她?

第14章 冷仲谋,又是你

  封闭黑暗而吵闹的包间里,将要进行一场最丑恶的事。

  简沫叫天不应叫地不闻,她在挣扎中抓起了沙发上的一块玻璃的碎片,紧紧握在手里,正要朝压在她身上的男人刺去。

  “砰”地一声巨响,门被强力推开,外面的光芒刹地照射而来,冲破包厢里的阴暗。

  里面的人统统愣住,简沫身上的猥琐男也顿住了动作。

  “踏、踏”,一个男人背着光,脚步沉稳有力,款款而进,似是踩着七彩祥云的天神,高大挺拨的光影闪瞎了他们的眼,背后还跟了一个健硕的男人。

  待一看真此男的脸容,全场倒抽一口冷气。

  好帅!

  男人身上带着一股森寒的气息,生人勿近。

  他扫了一眼所有人,目光落在沙发上狼狈的女人身上,眼神闪过阴沉。

  衣衫不齐的她狼狈不堪、眼里暴露着一抹来不及收起来的狠戾之色,见到是他,她很意外。

  冷仲谋,又是这个男人。

  为什么每次她走投无路、最狼狈不堪的时候,他都会出现在她的面前?

  “你是谁?冲进来干什么?没看见大爷要办事?”被人破坏了好事,猥琐男一脸气愤,如果这闯进来的男人不是看起来来头不少,他现在就动手扔出去了。

  冷仲谋丝毫未动怒,目光深邃平静,像一片沉沉的大海,深不可测,广袤无量。

  “如果你想死,就继续。”他一字千金,掷地有声,势不造自来,冰冷气息迅速将包厢笼罩着,所有人不自觉心头一颤。

  猥琐男眼睛圆睁,怯了,想强作振动地清咳,从简沫身上起来。

  “你到底是什么人,那么大的口气?你知道我是谁吗?”

  冷仲谋懒懒垂眸,长指把弄了一下尾戒,声音低沉磁性:“我管你是谁。”

  猥琐男虽然畏惧,但深觉没脸子,在场的平时都视他为老大,老大不能被人几句就吓倒,握起铁锤一般的拳头,走过来,挺起胸膛向冷仲谋叫嚣:“你敢跟我单挑吗?”

  冷仲谋抬眼,目光高于他的头顶:“没有敢不敢,只有你配不配。”

  “你狗眼看人低!老子今晚就把你打成残废!”

  猥琐男被气得极怒,自尊受损,不顾一切冲上来,来势汹汹,可是他的拳头还没有到及冷仲谋那张始终没有变色的冷漠脸,已经被冷仲谋身后的玄铁给截住,玄铁出手很快,而且招招致命,打得猥琐男连痛呼的声音都发不出来,三两下就倒地不起,晕死过去。

  包厢里的其它人见势尖叫窜逃,统统跑光了,这时酒吧的保安才冲进来。

  简沫从沙发坐起来,双手紧抱住身体,身子仍在微微颤抖着,两拳紧握着,死死地盯住地上那个可恶的混蛋。

  棕眸,闪过杀戮的气息。

  他已经得到惩罚,虽然不是由她出手。

  这样想过后,简沫才慢慢心平气和些。

  眼前一暗。

  一袭温暖披落在她的身上,让她的娇躯免受暴露于人前。

  简沫垂眼看看身上披着的这件深灰色厚重华贵的西装外套,上面还残留着男人的体温和幽香的味道。

  她抬脸,对上他的注视,冷仲谋立在她的面前,高大的身子遮住了后面那些人的视线,目光幽深明明暗暗地锁在她红肿的脸上。

  此时的简沫,就像一头受了伤的小野兽,眼里是野性难驯的防备和倔劲,坚强而又脆弱,仿佛只要他越超了她的那条防线,她就会毫不犹豫地,拼命扑过来跟他决一生死。

唯爱你,一生无悔》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唯爱你 或 一生无悔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男神老公不温柔7章(第一卷 红颜不寿第7章 夫人出轨了)

    原标题:男神老公不温柔7章(第一卷红颜不寿第7章夫人出轨了)小说名:男神老公不温柔第一卷红颜不寿第7章夫人出轨了再醒来已经是在一个小医院了,手脚的擦伤已经抹了药,但是医生却严肃地告知她,“小姐,你的身体状况……”他的话还没说完,文染情就淡淡打断,“我知道,医生,医药费我会让人拿过来。”医生见她这样子,也没有多说,只是告诉她,医药费送她来的人已经付过了。文染情没有问是谁送她过来的,如果对方想让她知道的话,就不会不留名了。廖姨在屋里急得团团转,打开门见到文染情一身狼狈站在那里,吓了一跳,“啊呀,发生

  • 鬼王绝宠:废材小毒妃7章(第7章 开启训魂)

    原标题:鬼王绝宠:废材小毒妃7章(第7章开启训魂)小说名:鬼王绝宠:废材小毒妃第7章开启训魂云瑾言还挺满意她的后院,地方偏静,少有人经过。虽然表面看起来不及原先的敞亮,但是里面该有的都有,收拾的也干干净净。云夫人不会这么好心,所以想必是爷爷早就暗中布置了。云瑾言打量了一番,眼尖看见院外树下藏着一个人影,刚探出一张小脸,见被云瑾言发现,吓的又缩了回去。“云子疏?”云府还有一个存在感极其薄弱的儿子,被云老爹五岁带进府内的私生子,性子怯懦怕生。前世云瑾言也想和他亲近亲近,可是这孩子每次看到人都跑的老远

  • 枕上宠婚:全球豪娶小逃妻7章(第7章 他的心疼)

    原标题:枕上宠婚:全球豪娶小逃妻7章(第7章他的心疼)小说名字:枕上宠婚:全球豪娶小逃妻第7章他的心疼“苏千影,你们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苏千溪很清楚自己的立场,她不会去和她们做一些没必要的口舌之争。陈月茹听闻秀气的眉头顿时挑起,她不可思议的看着苏千溪,疑惑道:“苏千溪,不是你给我发的简讯吗?”简讯?怎么又是简讯,到底是什么人在背后操纵着这一切,将她安排到医院,还替她发简讯?陈月茹心中有一丝前所未有的恐慌,她感觉自己像是掉进了一张无形的网。看着一直沉默的苏千溪,一副俨然不知情的样子,陈月茹眸间

  • 亿万婚约:神秘帝少心尖宠7章(第7章 满意不)

    原标题:亿万婚约:神秘帝少心尖宠7章(第7章满意不)小说:亿万婚约:神秘帝少心尖宠第7章满意不方可晴连忙拿双手捂住脸蛋,从指缝里露出半只眼睛,他的脸已经凑到她的面前,五官无限放大,那股属于他的独特气息强大压人。她吓得撒了手往后退缩,退到床边,眼睛瞥见他那副比外国男模特还要性感健硕的身材,浑身上下没有一点赘肉,胸肌结实却没有半点彪悍的感觉,小麦色的肌肤莹亮诱人,散发出一种狂野的气息。方可晴的视线不自觉往他的下身扫去,这一看差点就让她鼻血狂喷,两条黄金比例的大长腿已经够销魂了,而那条黑色性感内内……

  • 婚心荡漾:宝贝,我们不离婚7章(第7章 回忆,倒流)

    原标题:婚心荡漾:宝贝,我们不离婚7章(第7章回忆,倒流)小说名字:婚心荡漾:宝贝,我们不离婚第7章回忆,倒流当季薇找到聂靳云,要他帮忙的时候,那位T市能呼风唤雨只手遮天的黑帮头头是怎么说的?‘我们家苏熠晨啊……’娇声罢了,没词儿形容了,摇头叹气外加一个寒颤。深以为惧。那时候,她不明就里,只不过是得到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去算计她默默喜欢了很久的一个人,可是为什么,聂靳云看她的眼色变得同情怜悯外加看好戏的复杂?她被当成了一只扑火的蛾子?痛感席卷全身,拉回季薇飘离的思绪,眼前被苏熠晨的脸占满,他在笑

  • 逆天毒妃:邪王心尖宠7章(第7章 二月灾星)

    原标题:逆天毒妃:邪王心尖宠7章(第7章二月灾星)小说名:逆天毒妃:邪王心尖宠第7章二月灾星站在枝繁叶茂的巨树上就是方便,她可以将底下所发生的一切囊入眼中,而底下的人并不一定能发现她。不过,她还是很谨慎的将呼吸调节到最微弱的点,以免被祭天台上的蓝元大国师发现。除了祭天主台上,底下都站满了赶来看好戏的人,在他们看来,慕云浅是慕家废材,那就单单只是一个茶余笑料,但慕云浅是二月出生,二月出生的孩子本就不详,更何况还是个女子。女主阴,二月出生阴气冲天,祸连八方,会给帝风百姓带来灾难!这是大国师玉虚上人亲

  • 盛世婚宠:老公太霸道7章(第7章 一个人怎么能这么蠢)

    原标题:盛世婚宠:老公太霸道7章(第7章一个人怎么能这么蠢)小说名字:盛世婚宠:老公太霸道第7章一个人怎么能这么蠢穆瑾瑜这人不仅冷酷无情,说话还毒,韩宝蓓被他打击得说不出话来了。“对面有个购物商场,你自己去逛逛,我下班来找你。”穆瑾瑜说道,直接决定了韩宝蓓接下来的行程。对面的商场离这里隔了一条街,看着有点远呀,万一穆瑾瑜背着自己跑了呢,韩宝蓓摇了摇头,说道:“我就在门口等着你,坐在花坛上。”韩宝蓓拍了拍花坛上的灰,坐在上面,说道:“这里挺好的。”不知好歹,穆瑾瑜冷眼看了韩宝蓓一眼,“手机给我。”

  • 帝少掠爱成瘾7章(第7章 来自地狱的掌控者)

    原标题:帝少掠爱成瘾7章(第7章来自地狱的掌控者)小说:帝少掠爱成瘾第7章来自地狱的掌控者“你们瞧,这不是尹家少爷吗?听说甘愿放弃自己家的产业,为了叶沐暖在叶氏集团工作两年呢。”“何止啊,我听我法国的同学说他们两个在国外就有一腿呢,更何况国外那么开放,指不定……”“那这样说来BOSS和叶沐暖岂不是形婚?”一语落下来,砸落无数响雷。叶沐暖的脸色逐渐变得煞白,她承认她不是黎非夜的对手,他每一步棋都走的如此稳,让她一步步落入他的棋局,却无力反驳。先入为主,三人成虎。世界上最残酷的真理。今天来的宾客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