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完整版【兰心蕙质,下堂哑妻】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1/12 20:05:31 来源:网络 [ ]

小说:兰心蕙质,下堂哑妻

第九章 和我斗,没门

一场风波过后,孙家又恢复了平静,孙姨娘和七小姐的名字没有人在提起,好像这个家里没有出现过这两个人一样。版权163shenghuo.com自然也不会有人说,在洗儿过后的第二天,夫人身边的赵嬷嬷带回了城市有名的牙婆孙婆。

下人们都远远地看着赵嬷嬷不停的嘱咐孙婆,而孙婆一脸的讨好笑容,不停的点着头,却不知道两人在说些什么,直到两个人到了夫人住的院落里,下人们才若无其事的各干各的事情。

赵嬷嬷带着孙婆进了郑氏的院子,对她沉声的说道:“你在这里等着,我进去禀告一声夫人。”

“好,好。”孙婆恭敬的点着头。

赵嬷嬷满眼的点了点头,转头进了屋里,不多时,门帘打开了,走出来的不再是赵嬷嬷,而是一个年轻的丫鬟,丫鬟高傲的审视一遍孙婆,然后问道:“可是牙婆子孙婆么?”

孙婆对丫鬟的目光不满,可是心里也知道这孙家家大业大,夫人身边的丫鬟比平常人家的女儿还要金贵,所以也只能压下心里的火气,暗暗的诅咒到:“哼,那一天你落到我的手里,看我不给你寻个好去处。”

心中的想法孙婆却一点也没有表现在脸上,一脸羡慕的点点头:“这位姑娘,我就是牙婆孙婆。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

“嗯,夫人让你进去,和我来吧。”丫鬟不耐烦的点点头,然后转身大步的走了进去。

孙婆在她的后面撇撇嘴,才跟着走了进去。进入房间后,一阵檀香扑面而来,孙婆是做买卖人口的,多少有些见识,知道这是上好的檀木香,心里暗暗的羡慕,眼睛也开始不由自主偷偷的打量着四周,古董字画,珊瑚翡翠样样不缺,件件都价值连城,这些东西她随便得到一件也能衣食无忧啊。

暗自打量之时,孙婆也没有忘记注意前面丫鬟的动静,见丫鬟停了脚步,孙婆也马上站住了。

“你就是孙婆。”孙婆还有站稳,上面就传来了一个庄严的声音。完整版【兰心蕙质,下堂哑妻】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是,小的就是孙婆。”孙婆被声音的庄严吓的一动不敢动,小心翼翼的回答着。心道这个孙家的正室夫人真是和传言的一样,听着声音就不是一个好相为的人。

“嗯……听赵嬷嬷说,你给我那刘妹妹找了一处人家?”正在孙婆心里揣测的时候,那庄严又压抑的声音又不缓不慢的响了起来。

孙婆吓的一抖,然后才急忙说道:“是……”

“哦……那你说一说是什么样的人家。”郑氏漫不经心的问道。

孙婆眼睛偷偷的看了一眼站在一边的赵嬷嬷,见赵嬷嬷对她使了个眼色,心里定下,缓缓的说道:“回孙夫人的话,贵府的刘姨娘虽然是孙府的人,可是她因为残害子嗣,也加上产下灾星,名声臭的不能再臭了,好人家就是做奴婢也都不敢要她,哎,要是别的人家,这样的人直接打死就算了,可是偏偏夫人心善,非要给她一条生路,小的为了夫人这片善心,也得尽力而为了,这不,皇天不负有心人还真被我给找到了。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郑氏静静的听着孙婆的话,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眼里却没有了孙婆开始的尖锐,想来是对孙婆刚刚说的话很满意。

孙婆见郑氏没有接话的意思,只好自己又接着说道:“这户人家是个猎户,男人娶了三房妻子都死了,虽然传说是这个男人命硬给克死的,不过这样不是和刘氏正好合适么?一个生了灾星,一个命硬克妻,所以这两人是绝配啊。”

“嗯……”郑氏对孙婆这句话说的有了笑意,淡淡的应了一声。

孙婆见郑氏打理她了,心里高兴忙的又说道:“这个男人现在家里是家产全无,带着三个儿子和一个老母亲住在山上的山洞里,可是要不是这样,人家也不能要名声全无的刘氏,但是好在这个男人会打猎,跟着这个人总是死不了。”

最后一句话,意义深刻啊,死不了?那也就是只限于死不了而已,至于什么好日子那就不要想要,孙婆在来的时候已经被赵嬷嬷交代过,这次她找的人家不怕坏,越坏越好。所以她才找到了这家人家。

郑氏淡淡的喝了口茶,说道:“既然这样,那就这样吧!你今天就将刘氏带走,送到那个猎户的家里吧。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

“是,夫人。”孙婆知道这件事情就是成了,答应了一声退了出去。不一会赵嬷嬷走了出来,递给她一定十两的银子,然后赵嬷嬷不无嫉妒的说道:“夫人说了,这件事你费心了,这些是给你买茶喝的。”

孙婆听罢欢喜的将银子收起来,心里美的很,这样就轻轻松松的挣了十两,孙家不愧是大家业。

赵嬷嬷看到孙婆将十两银子都收了起来,眼里闪过不满,她将自己给忘了?哼,以后有什么好事情再也不找她了,然后不耐烦的将一张纸交到了她的手中,语气颇为不好的说道:“这是那个孙氏的卖身契,你可要收好点,别光拿银子不办事。”

“是,是,小的知道。”孙婆怎么会不知道赵嬷嬷的意思呢?可是这个钱她就是不想给,孙家夫人办的这件事情,虽然说的天花乱坠,其实谁心里没个数,这是这个孙夫人容不下人,故意整人呢!这种挨骂的事情,她做下了不就是为了银子么?哪有挨骂自己挨,银子分给别人的理,所以孙婆打定主意了装迷糊。说明163shenghuo.com

赵嬷嬷又点了两句,看孙婆不上道气的一甩手走了,心里将孙婆的祖宗十八道问候个遍。

孙婆在看不见她身影之后,脸上的笑容没有了,扬起了不屑的脸,一甩手得意的说道:“和我斗,没门。”然后又笑着摸摸怀里的银子,笑眯眯的走了出去。

走到大门的时候,已经有两个婆子将已经昏迷不醒的莫彩离抬着放在了哪里,看着孙婆过来了,交代了两句就将人交给孙婆了。

孙婆看着有出气没进气的莫彩离,嘴里和吃了八两黄连一般,这人还能活么?这样了谁还能买啊?叹了一会气后,孙婆突然眼睛一亮,反正这人是白捡的,能卖就卖,卖不出去自己也不亏。想完孙婆又露出了笑了叫进了和自己一起的小厮,让他将莫彩离抬上牛车就启程回转了。

莫彩离昏昏沉沉中,感觉浑身那里的头,突然天旋地震一样像是要将她的五脏六腑都颠碎一般,剧烈的痛疼让她反射性的睁开眼睛,迷茫中入目的是缓缓移动的蓝天白云,还没等多想,又是一阵天崩地裂,身上的痛让她张大嘴巴,却一声也喊不出来,而这时一个尖锐的声音在她的身边响起:“小王,你他娘的要颠死老娘啊,在不好好赶车明天我买了你。”

“呵呵,您被生气,我不是有意的,这道不好走。”

之后,那个尖锐的女声又骂了两句四周又恢复了平静,莫彩离有心想要起身看看自己所在环境,却是有心无力,虚弱的听着耳边传来的风声,赶车声慢慢的又迷迷糊糊的昏了过去。

“孙婆,你开玩笑呢吧?你说的那个样样都会的女人就是这么个半死的人……”

“大郎啊,这明明有出气的,那是死人啊……”

好吵……莫彩离耳边不停的响着一男一女的说话说。让她又缓缓的睁开眼睛,这次入目的是破旧的床帏,而在往上看,一个嘴左角上有一颗黑痣的女人和一个满脸胡须看不出多大岁数高大魁梧的男人在不停的说着什么。

“诶……大郎,你看人那是半死不活啊,这不是醒了么?”那个嘴角黑痣的女人眼睛扫过莫彩离的脸顿时大喜的喊道。

而那个男人在听到后也转过了头,一双如猎鹰一眼的眼神看向了莫彩离。

你们是……莫彩离张张嘴巴想要问话,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然后才想到了自己经历的一切,女儿死了,家再也回不去了,现在还成了哑巴……心中的悲伤化成了两行清泪顺着脸庞流了下去,顺后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死亡的到来。

“大郎啊,你可不要错打了主意啊,你想一想你现在的情况,要房没房子,要地没有地,还带着三个儿子一个老娘,你说谁家的好姑娘能跟你,哎,看我这嘴就别说什么好姑娘了,就是小寡妇谁愿意跟你啊。以前你娘亲还能帮你照顾点还在,可是这几年,你娘的岁数也大了,家里家外的活也有心无力的,你不娶家一个行么?好人家的娶不了,买个回去也是挺好的,可是大郎啊,现在想买一个像样一点的女孩那个不得个七八两的,你能买么?所以啊,不如买这样在主人家犯了错,被打发出来的,便宜不说,她的卖身契还在你手里拿着,也不怕她以后有什么想法,这不是挺好的么?”那个女人说的天花乱坠,听在莫彩离的耳朵里却更加的疑惑。

“哎,三姨娘你说的不错,可是这是个半死的人了,我买回去能干什么?”又是那个男人无奈的声音。

“不是三姨说你,这犯了事情的那个不是挨了板子出来的,买回去养两天不就好了么?”那个女人再接再厉的劝说道。

好一会没有了声音,想来是那个男人在考虑。

“这样吧,大郎三姨亏点谁让我是亲姨妈呢?就十个铜板卖给你了。”女人大方的说着。

“好!”又沉默了一会,那个男人简介的回答道。

这一刻,昏昏沉沉的莫彩离才明白,这两人是在商量买卖自己的事情,而自己这个当事人却发表不了意见,最后还被人家买卖了十个铜板,自己还真值钱。

扬起苦笑莫彩离又昏睡了过去。

第十章 刘家母子

刘大郎背着刚刚买回来的女人,脚下飞快的赶着路,不一会来了大山的半山腰处的一个山洞前停了下来。这里就是他的家,想起早些年,他刘大郎也是有房有地,生活不算富裕,可是也能温饱,要不是三任妻子相继去世,那不成器的弟弟又已经一个青楼歌妓杀了人,让人拿去了全部家产,他也不至于如此,刚到背后女子清淡的呼吸,他自嘲的笑了起来,他刘大郎现在是克妻无能,连妓院从良的窑姐也不愿跟他,只能花钱买个妻子,还是一个半死不活的,真是可悲!

“娘,我回来了。”刘大郎洪亮的声音响起,然后背着还昏迷不醒的女人走进了山洞。

“大郎回来了……”闻声而至的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妇,满脸的皱纹叙说着她经历过的沧桑,伸出来的那双干枯的双手表示着她日子的艰难。

“嗯……”刘大郎点点头,然后大步的走到山洞里,来到一个铺满稻草的木床前将背后的女人放了下去。

“大郎啊,这个是谁啊?”老妇人看着床上的脸色苍白的女人问道。

刘大郎拍拍手,然后走到一口大缸前,抓起里面只剩下一半的水瓢装起满满的一下子水咕噜咕噜的喝了起来,喝完放下水瓢才说道:“娘,你不是想在给我找房媳妇么?这个就是。”

“什么?这姑娘是哪来的啊?这么看着像一个快要死了的人了。”刘母一天快步的来到床前,越看床上的女人心里越不满。

“在我三姨那里买回来的,娘你也知道我这个情况,有点家世的女人都不会嫁我,可是咱们家里也需要一个女人,我进山打猎有时要十天半个月回不来,你岁数大了也该享享福了,就买回一个来,就当是照顾你和那三个臭小子了。”刘大郎响亮的声音里,有些苦涩,什么时候他混成这样了,连找个媳妇都要用买的。

“这……大郎啊,你想找个媳妇娘不反对,可是这个女人伤成这样,会不会是什么十恶不赦的人啊?”刘母担心的问道。

刘大郎想了想说道:“没事,我问过我三姨了,说这个女人原先是大户人家的姨娘,因为得罪了正室夫人被陷害卖了出来,来路没问题。”

刘母听完喘了口气,点点头说道:“好,这就好。”

“哇,哇,哇。”一阵婴儿的啼哭声响起,让刘大郎马上跑了过去,在另一面的木板床上躺着一个正瞪着小腿有力大哭的婴儿。

“哎呦,爹爹的小影儿,是不是感觉到爹爹回来了,没有来抱里,所以你哭了,小机灵鬼不要哭了,来爹爹抱抱。”一脸胡须的高大男人满脸温柔的伸手,有些笨拙的抱起床上的婴儿。

“哭哭,一天到晚就知道哭,真不知道你拣她回来干什么,一个臭丫头,赔钱货。哎……”刘母看着抱在刘大郎怀里还大哭不止的女婴,气的骂骂咧咧。不过手上却没有闲着,快速的拿出一个碗才山洞一傍的简易锅里呈出了一碗冒着热气的液体,来到了刘大郎的身边:“给,快点给这个小赔钱货喂点。”

刘大郎不理母亲语气里的不善,豪爽的笑了笑接过碗,用小勺一点一点的喂小婴儿吃碗里的东西。小婴儿看起来是真的饿了,一大口一口的吃的,当吃完半小碗的时候,婴儿闭嘴不要了,刘大郎知道这是吃饱了,笑了笑也不再喂了。将碗递给了刘母,而他自己开始哄上了怀里的宝宝。

刘大郎哄了一会怀里的小宝宝,见她睡熟了又放到了木板床上。

“娘,那三个兔崽子还没有回来啊?”刘大郎拍拍手问道。

“哼,那就三个猴,成天的满山跑,哎,我真是担心啊,要是那天遇上了野兽可怎么得了啊。”刘母担心的说道。

刘大郎闻言一顿,随后笑了起来:“没事,咱们住的是山边缘,大型的野兽要到山中心时才有的,他们不去深处就没事,边上的有的不过是些野鸡野兔之类的,要是被那三个兔崽子看见,我们晚上可就有加餐的了。”

“哼,你有理!”刘母想想儿子的话也是,就骂了一句不在理会了。

刘大郎知道母亲的脾气,也不去理会,起身拿了一个碗来到锅灶旁,装满一碗吃食,又来到了他背回的那个女人身边。看看昏迷不醒的女人,刘大郎轻轻的叹了口气,眼里一闪而过的飘过一丝怜惜,然后将碗交到左手,用右手抱起女人,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才一口一口的喂女人喝起碗里的吃食。

女人的嘴根本就张不开,吃一口吐一口,刘大郎见了急的眼睛瞪的溜圆。

“哎呦我的奶奶哟,你这是在做什么啊。”刘母回头看见了流了女人一前襟的食物,心疼的大叫了起来,然后上前一把夺过刘大郎手里的碗,恶狠狠的说道:“这点食物来的容易么?你就怎么的糟蹋了?”

刘大郎憨憨的笑了笑说道:“娘,这人再不吃点东西恐怕挺不过去了,她要是死了,我的银子的不是白花了么?”

“真是造孽啊,先捡了个赔钱货,又买了一个活死人,我怎么生了你怎么个败家的玩意。哎。”刘母听完骂着将手里的碗端平,坐在了床边上,拿出勺子一小口一小口的喂着。

这回女人将食物一口一口的咽了下去,刘母和刘大郎见了眼里闪过喜悦,刘母又一口一口的慢慢的将碗里的食物都喂了下去。

“哎,还能吃,也许还能活过来。”刘母放下碗,喃喃自语的念叨着。

刘大郎闻言手下一顿,看向怀里昏迷的女人,眼里闪过不知名的光芒,随后才慢慢的将她放下。

莫彩离再次醒来时,四周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

“我这是在地狱了么?”莫彩离自言自语的问道。

“碰……”的一声,四周亮了起来,莫彩离一惊四处看着,见在四周都是坡型的土墙。

“你醒了?”一个响亮的声音响了起来,莫彩离闻声看人,见一个光着上半身,一脸胡须的男子走了过来。

“啊……”莫彩离惊恐的想大叫,可是只是大大的张开嘴巴,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天啊,这又是什么情况,怎么又看见这样的一个男人,难道她又穿了,穿越到了远古时代,要不然怎么会看见野人呢?

刘大郎看着她张大了嘴巴,以为她是渴了,就转身走去,不一会拿着那个半边的水瓢回来了,将它递到了莫彩离的面前:“嗯,喝吧。”

莫彩离转着头左右看看,又看看面前的水,最后看到男人那满面胡须的脸。

“怎么不喝呢?”刘大郎奇怪的问道,眼睛瞪了起来。

莫彩离吓的浑身一抖,这双眼睛好可怕像夜间的豹子一样,随时随地都会吃下去她。为了自己不被吃掉,马上的接过水瓢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一喝才发现自己真的渴了,快速的喝完了又习惯性的将空着的水瓢交代了身边男人的手上,以前,她就是这样指示她的老公的,可是现在……

莫彩离对上了那双豹子一般的眼睛,马上害怕的将自己缩在一起,她忘了,身边的这个人不是自己的老公了。

刘大郎接过水瓢,看了看她,然后一声不支的转身走了,一会又装了一水瓢的水走了回来。将水瓢交到了莫彩离的手上。

莫彩离看了看手上多出来的水瓢,头也不敢抬,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最后喝不下去了也不敢放下,将剩下的水硬灌了下去。喝光后,她才小心翼翼的将水瓢交给身边的男人。

刘大郎眼里闪过一丝笑意,接了过来,问道:“还有什么需要么?”

莫彩离眼睛转着,摇摇头,表示她没有了。

“真的没有了?”刘大郎有些没话找话,这样的相见,莫彩离不知所措,刘大郎也是尴尬不已。

莫彩离扬起头,迷茫的看了他一眼,又轻轻的摇摇头。然后低下头,一双美丽的眼睛不停的乱转着。

刘大郎定定的看着面前的女人,刚才那一丝的迷茫让她显得好可怜,就像一只迷路的小猫咪一般,让人想要抱进怀里,好好的怜爱一番,而现在她那咕噜噜乱转的眼睛,让她多了几分灵气,这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刘大郎将脸伸到了莫彩离的面前,吓的满心胡思乱想的女人浑身又一抖,抬头畏惧的看向他。

刘大郎眼睛的笑意更重,轻轻的有些暧昧的说道:“既然没事,那就睡觉吧!”

第十一章 如此疗伤

睡觉?莫彩离的眼睛瞪得大大,里面满满的都是惊恐,害怕的向后挪挪!这个男人要做什么?“在想什么?”刘大郎不容得她躲闪,又紧紧的逼近。莫彩离更加的恐惧,张开嘴巴,想要说你走开,可是发出来的只是啊啊啊的响声,这才想起来,她已经是个哑巴了!

眼泪涌出了眼睛,抬头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里面有着无助和乞求,求他远离自己,不要再让这么破碎的她没有了起码的尊严。

刘大郎被楚楚可怜的眼神弄的心神一阵恍惚, 随后又是一阵恼火,她在害怕自己,在抵抗自己,她知不知道她现在已经是自己的妻子!想到这里,刘大郎又想上前给这个女人一点教训,让她知道现在谁是她的天。

还没有任何行动,他又对上了那双满是泪水的眼睛,那么的无助,就像随风的一片枫叶一般,摇摇欲坠!心里的愤怒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满心的是怜惜,算了,她刚刚被人陷害赶出府,现在又有伤在身,过几天就会好了!刘大郎在心里给自己找了一个借口。又看了看莫彩离,转身离去!

莫彩离睁大了一眼,一直看着他的背影消失,才安心下来!伸手抱住自己的膝盖整个身子卷在了一起,茫然无助的看着四处,却找不到任何的焦点。明明是想和女儿一起走了,却事与愿违的活了下来,她现在应该考虑以后怎么生活下去,可是心累了,脑里空白着,她都不知道自己的人生在哪里,还如何考虑活法。

不容她在多想,身体的虚弱让她头脑发晕,慢慢的又昏迷了过去。

刘大郎被那个不知好歹的女人弄的心神不宁,一夜也没有睡好觉,第二天早早的起来了,先是拿着木桶上河里打水,将水缸装满。随后又拿出猎刀,将昨天晚间打回的一头野猪拉了出来,扒皮收拾。

“大郎,起来的怎么早呢?”刘母从里边走了出来,见平时爱睡懒觉的儿子在哪里干活,好奇的问道。“呵呵,醒得早,躺在也睡不着就早点起来干点活!”刘大郎大笑了几声回答着。他总不能说他因为那个小女子一夜没睡吧!

“爹,你在收拾猪呢!”三个七八岁的小男孩推推打打,吱吱扭扭的走了过来,六双眼睛都发光似的看着刘大郎手里收拾的那头野猪。

“嗯,你们三个兔崽子昨天上哪疯去了?晚上也不知道回来!没事在家帮你们奶奶干点活,别一天瞎跑!”刘大郎淡淡的应了一声,然后就开始说教起自己的三个儿子。

三个小子嘴里答应着,可是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那头野猪。刘大郎说了一会,见三个小子还在身边站着没有走,心里发起疑来,这三兔崽子往常他刚开口就都跑的没影了,今天是怎么了。奇怪的回头看了一眼,见三个小子眼睛发绿的看着自己手里的野猪,一下子明白怎么回事了。

哎……这三个小子多久没有吃的肉了?现在山上的猎物越来越少,他隔三差五才能有点收获,打完的猎物又都要拿到集市上去卖,换取生活的必须品,看着三双渴望的眼睛,刘大郎的心里一阵心酸,都是他没有用,没有办法三个儿子和母亲过上丰衣足食的生活!

“娘,今天把这个猪右腿炖上吧!”刘大郎快速的将野猪的右腿割下来,收拾起来,少卖点钱就少卖点吧,先给孩子们和老娘解解馋!

“哦……”三个小子欢呼的蹦蹦跳跳起来,看着刘母将要说的话咽了回去,对着儿子点点,没有说话要拿木材去点火。

“三个兔崽子还在那里愣住干什么呢?还不快去帮你们奶奶干活去!”刘大郎沉着脸对着三个孩子骂道,眼里却带着笑意。三个小子爽快的应了一声,帮刘母拿木材去了。

刘大郎嘴角不由得扬了起来,快速的将猪腿收拾干净,递给刘母就进屋洗手。洗完手后,刘大郎走过去抱起已经醒来的女婴,亲了亲!然后眼睛不由自主的看向莫彩离躺着的方向!她还在睡着么?怎么没有动静,身上的伤好没好。一串的疑问让他不由自主的来到莫彩离的床边,莫彩离的小嘴张的大大的,艰难的喘着气!脸上有着不正常的红色。

刘大郎心里一冷,伸出一只手摸向莫彩离的额头……好烫,竟然发热了!刘大郎忙将怀里的宝宝放在莫彩离的床边,大步的走了出去,当再次回来的时候手里端了一盆清水。

他看了看莫彩离,轻声的说道:“丫头,可能有些痛,你要忍着点!”说完,伸手去解莫彩离的衣扣。失去意识的莫彩离紧紧感到了侵犯,轻吟的哀求着:“不要……”

刘大郎顿住了手,重重的叹了口气,轻轻的解释道:“我不是要欺负你,是要给你看看伤,你现在发热了,一定是伤口感染了,不好好处理会严重的!”解释完,刘大郎才发现床上的女人没有任何意识,自嘲的笑了一下。

深深的喘了一口气,刘大郎这回毫不犹豫的解开了莫彩离的衣衫,退去她的外衣,露出了里面还带着血迹的抚胸。

“哎……”刘大郎叹了口气,将她翻过去,后背露了出来……

“可恶……”白嫩的后背上交叉纵横的满是狰狞的伤口,有的已经发炎,撒发着难闻的味道。一个弱女子犯了什么样的错误,让人怎么样的对待,虐打!刘大郎气愤的骂出声来。伸手将洗净的手帕拧干,慢慢的擦拭着伤口……

刘大郎在水里放了些许的食盐,盐水沙着已经化脓的伤口,痛疼可想而知。莫彩离疼的张大嘴巴,因为毒哑的嗓子,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手脚拼命的挣扎着。要远离这样的专心刺骨的痛疼。

刘大郎被她的挣扎进行不下去了,放下手帕,心一狠,将莫彩离的手脚都绑上,然后趴在莫彩离的耳边说道:“我知道很疼,可是必须这样做,要不然会更严重的,你要是疼就大声的叫出来,我们都不会笑话你的!”

莫彩离被痛疼刺激的睁开,迷离无助的看着刘大郎!刘大郎的心中一颤,强迫自己转过头去,不去看那双眼眼,伸手拿起手帕又开始了他“残忍”的救治。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刘大郎手里的速度越来越快,令他好奇的是这个女人已经痛的浑身发抖,却依然没有叫出一声,心中叹了一声,这个倔强的女人!他却不知道,莫彩离不是不想叫,而是嗓子被毒哑了叫不出来,想挣扎还被绑了手脚,只能被动的忍受着这样的“酷刑”。直到疼的昏死了过去。

等到刘大郎就莫彩离发炎的伤口都处理好时,刘母的野猪肉已经炖好了。

“娘……,咱家还有没干净的衣服,拿一件过来!”刘大郎见莫彩离身上的这些衣服已经脏的不能穿了,就对刘母喊道。

“衣服,要衣服干什么?”刘母放下手里的活,进来问道,看到儿子和莫彩离的样子,顿时误会了,这也不能怪刘母,莫彩离因为哑了刚刚没有叫出声音,刘母在外面自然不知道里面发生的事情。现在见莫彩离光着后背,自然是想歪了。

“大郎啊!这个女子既然被你买回来了,就是你的人了,你想怎么样都行,可是你也不能……哎,这还是大白天的,三个小子孩子外边,这要是进来了……”

“娘,你想什么呢!我再给她清理伤口。”刘大郎摸了一下脑袋,无奈的解释到。

刘母不信的瞪了儿子一眼,稀罕巴巴的拿出了一件灰色满是补丁的衣服,晃了两下才递给儿子:“拿去给她穿吧,别穿坏了,把她的衣服给我,我洗去,等干了让她把这身还我!”

“嗯,知道了!”刘大郎点点头,伸手要脱掉其余的衣服,脑海里想起莫彩离那双无助的眼睛又停住了。

“娘,你来给她换吧!”

“行!”刘母正怕儿子手重把自己的衣服弄破了,马上爽快的答应了。接过衣服小心翼翼的给莫彩离换上。

“儿子啊……”

“怎么了,娘!”刘大郎闻声看来。

“儿子啊,这个女人……这个女人她刚刚生完孩子,肯定还没有满月呢!”刘母有些启齿的说道,可是为了儿子还都说:“大郎啊,她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生完孩子没有满月,就是还没有出月子呢!男人不能进月房啊,你还在这里照顾她,哎……不行不行,这几天你不能打猎去了,还要有用耐蒿水洗一下身子,去去晦气啊!”

刘大郎象征性的点点头,心里却乱如麻,她刚刚生完孩子?她既然为了别的男人生孩子?哎,这不是早就应该想到的么?她是别人的小妾,为别人生孩子不是很正常。可恶的是,一个刚刚生完孩子的女人,能犯多大的错,被打成重伤卖了出来。那个男人呢?干什么去了,就看着为自己生孩子的女人受这样的待遇,真是可恶!

这一刻,刘大郎对床上的女人充满了怜惜!

第十二章 赔钱货喂上奶了

发炎的伤口已经被处理好了,莫彩离的体温慢慢的恢复了正常,在将近晌午的时候,她慢慢的睁开了眼睛。身上的伤口还是很疼,却因为得到了清理,有种轻松的感觉。莫彩离借着射进来的阳光,才看清自己现在所在是一个山洞里!

“哇,哇……”一阵婴儿的啼哭在这寂静的山洞里响起。

孩子?怎么会有孩子的哭声,莫彩离坚强的起身,四处的寻找着,最后在自己的脚下看见那个正在啼哭的孩子!莫彩离想都没有想,奔了过去,抱起了婴儿。

彩离说不出话来,眼里闪着着急,摇摇她轻轻的哄着,然后将怀里的婴儿紧紧的贴着自己的胸口,贪婪的看着她哭啼的小脸,她好像自己的女儿,不是根本就是一模一样,抬起手轻轻的摸着婴儿的毛发,褶皱的小脸。

“哇哇,呜呜……”婴儿哭了几声,像是闻到什么一样,向莫彩离的怀里拱着,小嘴还一动一动的煞是可爱!莫彩离轻轻笑了出来,比划手温柔的逗着小婴儿。

“呜呜,哇……”小宝宝不满意的又大哭起来。莫彩离嗔怪的看了一眼宝宝,那意思在说“小淘气……”,随后又轻笑的点了一下宝宝的鼻子,宝宝不理她,继续自己的大哭霸业,一双小手还不停的摸索着莫彩离的胸。

莫彩离看见宝宝的这一举动,明白了她的意图,这个小东西是要吃奶啊,顿时羞红了脸,轻轻的拍一下小宝宝的屁股,左右看看没有人,然后又低头看着哭啼的宝宝宠溺的一笑,解开了衣衫,露出宝宝渴望的粮仓,宝宝感受到了,呜呜的一口叼住了,有力的吸着……

莫彩离被宝宝吸的皱起了眉头,好痛!不过,这种痛疼好幸福,孩子,妈妈的孩子!不知不觉将莫彩离在心里已经认定这个婴儿就是自己的宝宝,这也是失去了孩子的一种寄托吧!宝宝像是感到了莫彩离的疼痛一般,放轻了下来,可是上面的小手还是不客气的把另外一边的粮仓也捂上了,一双小眼睛挣的大大,里面满是依赖和满足。

莫彩离拉过身边的被子,给她盖上,手不停的摸着宝宝的小脑袋。莫彩离穿越来的这具身体也是刚刚生完孩子的,正是哺乳期,宝宝吸了不一会,就能听见她梗咽的声音,看来是下奶了。

而莫彩离在下奶那一刻,浑身痒痒的充满了幸福。“宝宝,妈妈这回一定会好好的照顾你,再也不会让别人伤害你了!”莫彩离轻抚着宝宝的小手,在心里默默的想着。

“我说怎么没有听见这个赔钱货哭呢,原来是在吃奶啊!”刘母走了进来,看着床上的莫彩离说道:“哼!还能喂奶,看来大郎的钱花的还不冤枉!”

莫彩离低下头,掩下脸上的情绪,赔钱货!哼,这个人也是一个重男轻女的。她的女儿要不是因为这些人重男轻女的思想,怎么可能被活活的溺死!这不是偏激,想一想,如果她的孩子是个男孩子,在这子嗣为重的古代,还会轻易的给溺死么?

“给你……我真是造孽啊,伺候完儿子伺候孙子,伺候完孙子又来了这么一个赔钱货,哎,都怪我拿败家的儿子啊,这个赔钱货的亲生爹娘都不要她了,他发的那门的善心,抱回来做什么啊?赔钱货没有送走,又来了一个半死不活的人,我还要伺候!我一辈子是冲到什么了!”刘母将一碗热腾腾的肉汤放在了莫彩离的床边,转身又看上忙乎上了,嘴里唠唠叨叨个没完。

莫彩离看着怀里的婴儿,轻轻的亲了亲她,什么样的父母怎么样的狠心,扔掉自己的亲生骨肉。又看了一眼唠唠叨叨的老太太,突然觉得她比起那些狼心狗肺的人,真的算是一个好人!从这个简陋的山洞就能看出他们一家人生活的并不好,甚至是艰难!可是就算是这样,她也只是抱怨几句,并没有把这个孩子扔出去,从这点就可以看着,面前的老太太的心还是很好的。

“快点吃啊!嫌不好啊?哼,不要忘了你现在不是大家里吃香的喝辣的姨奶奶的,你啊,现在只是我儿子买回来的续弦,给你吃这些就不错了!”刘母回头见莫彩离在哪里发呆,并没有动面前的碗,以为她嫌弃不好,不满的嘟囔起来。

莫彩离回过神来,不去在意刘母说的话,看了看面前冒着热气的肉汤,肚子里咕咕噜噜的叫了两声,真的是饿了,咽咽吐沫,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一碗肉汤很快就见底了,她还是没有怎么吃饱,眼睛弱弱的看了一眼还在忙活的老太太,她想再要一碗!

刘母也注意了她的神情,恶狠狠的走了过去,一把抢过莫彩离的碗,气哼哼的说道:“吃吃,都是吃货!”嘴上说着,手下却又给莫彩离呈了一碗,送了过去!

莫彩离这回算是看明白了,这个老太太就是一个嘴硬心软的主,于是甜甜的对她笑了一下!

刘母接到了这如花儿一般的笑容,神情一愣,然后有些愤怒的说道:“笑什么?这里又没有爷们,别把那宅院里的那些龌蹉带到我们家里来!”

莫彩离被骂的莫名其妙,又看了一眼愤然而去的老太太,无奈的眨眨眼睛,端起肉汤没一会又喝了一个流干净。这碗下去,已经八分饱,肚子里有食了,整个人也舒服了很多。

刘大郎被刘母以他进了月房为由,不准他去打猎!刘大郎不忍心反驳母亲,又在家里闲不住,就去了河边,抓了一竹筒的小鱼,笑呵呵的回到了家里。

“娘,我回来……”刘大郎里山洞口很远就大声的喊了起来,刘母听见儿子回来了,放下手里的伙计,走了出来!“大郎,抓到鱼了?”

“嗯哪,抓到了,晚上我就炖上给那是那三个兔崽子解解馋!”刘大郎爽朗的说道。刘母有些心疼东西,可是转念一想,这些鱼也买不了几个钱,也就不管刘大郎了,让他忙活着去炖鱼!

“大郎啊……那个女子醒来了!”刘母过来帮儿子刷锅,想了想还是和儿子说了。

“……哦”刘大郎手下一顿,停了好一会,才轻轻的哦了一声。

“儿子啊,说你说说,看着这个女人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今天既然还给那个赔钱货喂上奶了,哎……想来是想她的孩子了!大郎啊,女人一生了孩子心里就总有牵挂,就是她以后能好,也不能和你一心一意的,不如,先把她在卖掉,咱们在买个年轻一点的。反正我们买回的人,手里都有卖身契,也不怕她们折腾出什么来,为什么不买个年轻一点的呢?”

刘大郎停顿下了手里的话,叹了口气,说道:“娘,这些话不要说了,我既然已经认她做我的妻子了,就会好好的对她!”

“死心眼啊你!”

第十三章 刘家三小闯祸

莫彩离在山洞里,将刘氏母子所说的话,听的清清楚楚,最后听到刘大郎没有同意卖她心里松了一口气,她要是被卖了,就要和这个孩子分开,她不要再和孩子分开了。

“醒了……”刘大郎进来见她睁着眼睛,就问了一句,谁知这句将沉思的莫彩离吓了一跳,抬头惶恐的看着他。刘大郎不喜欢她看见自己就一副害怕的样子,走到她的身边,定定的看着她,直到把莫彩离看的浑身发抖。

“你知道你现在是什么身份吗?……”

莫彩离被突如其来的发问,吓的浑身一抖,不知所措的看着刘大郎。刘大郎被她这一动作,弄的火烧的更旺,鹰目瞪的更大,面色狰狞,恶狠狠的说:

“不知道么?那我告诉你,你是被我卖回来的,从那日起,你就是我刘大郎的人了,你的卖身契在我的手里,如果你要是不听话,我会将你在卖掉。明白了么?”

莫彩离被他吃人的样子吓的浑身更加的抖,不过他说的话一句也没落下,本来他卖不卖自己都是无所谓的,可都现在,她为了怀里的这个孩子也不能被卖,她不要在和孩子分开。于是看着刘大郎重重的点点头。

“最好记住了!”刘大郎见她点头,心里的火气消了不少。面色也好看了许多。

“大郎,大郎,你在家里么?”洞外传来了一个女子的呼唤,刘大郎眼神一闪不知道这时有人找自己是什么事情。

“他二婶,你怎么来了!”在洞外的刘母这时候也打了招呼。

“嫂子在家呢,我来找你家大郎,你家那三个小子出事了,都在里正家里呢!你们快去看看吧!”刘大郎闻言心提了起来,三步并二步的走出了山洞,看着站在山洞外那个女人说道:“二婶子,我家那三小子怎么了?”

“大郎啊,你快点去看看吧,你家那二小子将人家里正家的二郎给打伤了,里正娘子正在那里打骂你家那三个小子呢!还说要将他们送官去。”刘家本家二婶子说的绘声绘色的,还想下一刻,刘家三个儿子就会被里正娘子给吃了一样!

“三个兔崽子,成天到晚的给我惹麻烦!”刘大郎狠狠的骂了一声,脚下却急急忙忙的奔向山下。刘母在一边听见自己的孙子出事了,被人给打了还要送官,脑袋一片发白,觉得整个天都塌下来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啕不哭:“我的娘啊,这是不让人活了……”

“嫂子,你这里哭做什么?也没有什么用,还不快去看看!”刘家二婶子在一边咧咧嘴,好心的提醒道。

“娘啊,我怎么把这个忘了……”刘母听风就是雨,麻溜的爬进来,点着脚快速的也跑下山去。

“哼哼,这家人,哎,真给我我们老刘家丢人!”刘家二婶子一甩走,嘴角撇成八字嘴,扭了两下身子,也跟着走下了山去。

山洞里的莫彩离听见了他们的话,眉头皱了皱,心里也为那个三个孩子担心,里正是古代乡里最大的官,也是地头蛇,刘家的三个孩子打伤了人,听着刚才的话那里正娘子也不是个好相位的,还真是难办啊!

刘大郎一路风一般的行走,没一会就来到了山下村子的里正家里,这个时候里正家的门口正围着里三层外三层,有的在哪里闲聊,有的伸长了脖子往里面看,还有的对里面指指点点,说什么的都有。

“刘大郎来了……”不知道谁喊了一句,围着的人都转头看向他,然后自然而然的给他让开了一条路,眼睛里充满了看好戏的光芒看着他。刘大郎对他们的眼光不理会,这样的眼光在他的二弟打死人,他赔掉了全部家产时就看的清清楚楚了。大步的走进了里正家的院子,就看见一个体阔腰粗的女人,拿着一个鸡毛掸子在院子骂骂咧咧的追着一个如猴子一般的男孩打。

“你个兔崽子,有本事你别跑!”女人像是跑不动,站在了那里,眼睛杀人一般瞪着见她停下来,也停下来站在不远处对她笑的灿烂的男孩。

“嘿嘿,老女人,有本事你追小爷我啊!”那个男孩满脸痞子样的说道,在他的不远处有两个和他年龄差不多,长相差不多的男孩子,一个担心,一个沉思的看着他。

“兔崽子,你什么东西,敢和老娘我称小爷,今天我不打死你我就不在这四林村混了我!你们老刘家都是什么根啊,老大啥啥不是,娶一个老婆克死一个,老二呢?更绝,为了争一个窑姐把人给打死了,再看看你们三个兔崽子,更他娘的不是东西,打老娘的儿子,也不看看我儿子是你们这几个兔崽子能动的了么?”女子就是里正娘子,她是十里八成出了名的母夜叉,只有欺负别人的份,什么时候被人欺负过,何况还是自己的儿子被打了。

“你说谁呢?老不死的,也不看看你的德行,小爷我就打你儿子了,不止打你儿子,我今天还打你呢!”那个跟猴子一般的男孩眼里也冒了火,奔着里正娘子就去了。

“小二!”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那猴子马上就直愣愣的站在了,然后僵硬的回头看向来人,讨好的一笑:“爹……你老怎么来了……哎,哎……爹,不是我的事,是小三出的注意……”

娘的,爹要打人了,快跑吧!猴子一般的男孩又快速的转起圈来。

刘大郎追着儿子两圈,就势停了下来,他刚刚也听到里正娘子的话了,心里也有火,又想到是自己的儿子先把人家打坏的,也不会计较什么,不过对儿子惹祸的怒气少了很多。他站下了,看着里正娘子说道:“小二鲁莽,伤了里正家的公子,我刘大郎在这里给您赔不是了!”

“我呸……”里正娘子看刘大郎来了,又听他赔礼,狠狠的呸了过去,然后气鼓鼓的说道:“你个丧门星,你当你是谁啊?还赔不是?这件事情是陪个不是就完的么?我告诉你们,今天没完,马上把这个小子给我送官!”

刘大郎一听脸也黑了下来,他率先赔礼是因为他儿子是打伤了人,可是不代表他儿子就全错,这个里正娘子不但不想揭过,还想把他儿子送官?这还真是欺人太甚!真当他刘大郎是好惹的么?

第十四章 打断儿子的腿赔罪

“哎呦我的娘啊,这是不叫人活了……”刘大郎还没有说什么呢,刘母这时刚好走进里正家的院子,听见里正娘子说要将她的孙子送官,吓得马上坐在地上开始豪哭了起来!

“哟,这是那里来的破烂户啊,上我家号丧来了,你儿子杀了人,上梁不正下梁歪,你孙子今天就打伤了我儿子,一家的强盗,不要脸的贼人,我呸,我今天就是要为民除害,见这个小兔崽子送到衙门去,为十里八村的乡亲们除去这个小祸害!”里正娘子指着刘母不客气的损着。

“你说什么?”刘大郎火了,瞪着眼睛凶狠狠的看向里正娘子。

刘大郎长的高大魁梧,一脸的络腮胡子本就带着一股让人惧怕的样子,现在一瞪眼睛更如阎罗一般凶狠狰狞,吓的里正娘子也不骂了,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我的娘啊,刘大郎要杀人了……”

“谁要杀人了……”声音传进来,人群两开,从外走进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长的干瘦如材,五官还算周正,眉眼间带着一股严肃,一进来看了一眼地上坐着的刘母,又看向哭着的里正娘子,黑了脸沉声的说道:“你个女子要做什么?趁我不在家要翻天么?将家里弄的乌烟瘴气的,是不是想要扒皮了!”

这个人正是乡中的里正,姓张,名正海。为人严肃刻板,处事还算公道,只是他的娘子张孙氏为人刻薄,爱占小便宜,是十里八村有名的母夜叉,不过这个母夜叉也怕个人,那就是张里正,所以,刚刚还气焰嚣张张孙氏一见相公回来了,马上如猫儿一般软了上来,看着张里正讨好的笑着,就差没有喵喵两声献献殷勤。

刘大郎多少也知道张里正的性子,见他回来了,心里松了口气,想到今天的事情好解决多了。不管怎么说,都是自己家的孩子打伤了人家,所以刘大郎没有等里正娘子张孙氏解释,就先一步走了上去,对张里正行礼说道:“张里正,都是我家那三个兔崽子不好,打伤了你家公子,我在这里给你赔礼了!”

张里正眉头一皱,还没有说话他身边的张孙氏又不干了抢先说道:“什么叫打伤啊!你家那三个兔崽子是把我家二郎往死里打啊!当家的,你看看儿子的样子,现在腿都断了,大夫说能不能好还不一定呢?呜呜,我那可怜的孩子,怎么就这样的命苦啊,无缘无故的成了瘸子,以后可怎么办啊……”

听完张孙氏的话,张里正的脸黑了起来,刘大郎的眉头也紧紧的皱在了一起,他本以为家中的那三个小子就是打伤了人,也是小孩子玩意,伤不到那去,可是要是真的把里正家的孩子腿打断了,那可真就是不好说了。

“爹,我娘说的都是真的,大夫泊松刚刚的送走,光是医药费就花了二十多辆,这三个小子确实气人,都是这么小的年龄,就算我弟弟有什么不是,又能错到那里,至于将人的腿打断么?”这话是刚才屋里走出来的一个年轻少妇说的。刘大郎见到少妇如此说,就知道八成是真的。

这个少妇是张里正的大女儿,人人都叫她张大娘子,这个张大娘子的性子不像那母亲一般,泼辣无理,而是温柔可人,知书达理的女子,她既然出来说了这番话,自然没有人怀疑,张里正这回的脸彻底黑了。看了刘大郎一眼,咬牙说道:“刘大郎,这回你还有什么话说?当初你弟弟杀人之事,我可是没有少为你出力,如今你就如此的报答与我,指示你的儿子将我的儿子打成瘸子!”

张里正的一番话说的刘大郎脸色发青,当年弟弟二郎杀了人后带着妻子连夜逃走,那苦主找到家中要拿自己代替弟弟顶罪,确实多亏了张里正从中周旋,虽然最后还是赔了全部家财,可是也让自己免了罪责。说起来他确实欠了人家一个天大的人情。

“张里正说的是,是我刘大郎愧对你,今天我就将我家二小子的腿打断给你赔礼!”刘大郎眼中含着痛苦的说道。

“大郎,你说什么呢……那是你儿子啊……”刘母在一边撕心裂肺的的喊道,孙子是她心头的肉啊!

而一直站在一边的刘家三个小子一听都呆住了,刘家三小子眼睛一转反应了过来,拉住自己的大哥和二哥,轻轻的说道:“我们快跑,要被爹抓住,真的就要打断二哥的腿了!”

刘家大小子和二小子一听,马上点点头,然后三个小子谁也没有通知慢慢的串到门边,专进人群一溜烟的没了踪影!

这边,张里正和张大娘子都没有想到刘大郎会说这样的话,都是一愣,又听刘母在哪里哭号,张里正心里一阵烦闷,而这时又有人喊道:“哎哎,张家那三小子跑了……”

这回张里正刚刚的那点不忍也不见了,心说你刘大郎和我玩呢,这边说要打断儿子的腿,那边就暗示儿子跑了,真是可气。于是一甩手说道:“欠债还钱,杀人偿命,你家二小子打断我儿子的一条腿,如是像你说的那样,将你儿子的腿打断,我就不予在追究,要是阴奉阳违,哼,我张里正在这张云县还是能说的上话的……”说完头也不回的走进了屋里,他心里还是担心自己的儿子。

刘母一听在地上直接晕了过去,周围的人指指点点,没有一个过去帮忙的,刘大郎眼中一寒,慌忙伸出手将刘母扶起,看了一边站着张大娘子叹了一口气说道:“我刘大郎言出必行,最迟明日,一定将我家那臭小子的腿打断,来给里正赔礼!”

说完,在众人指指点点下背着母亲走出了张里正家的院子!

兰心蕙质,下堂哑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兰心蕙质 或 下堂哑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小说:蛊惑道心:妖孽王爷,别过来!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蛊惑道心:妖孽王爷,别过来!在线阅读小说:蛊惑道心:妖孽王爷,别过来!目录预览:第三章这就是一祸害第四章庵中团聚第五章生相随第六章泰梨书院第七章金榜高中第三章这就是一祸害同桌的事一对夫妻,女人怀里抱着一个婴孩,清玄对他们笑了笑。小二送来一壶茶。清玄望着外面淅淅沥沥的雨,这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停,像这种不急不慢的雨最是下的漫长,要是放在平时,坐在屋檐下听雨声是很惬意,但放在现在真是一种煎熬,混着这满茶棚的汗味,连茶的清香都闻不到了。突然茶棚里喧闹起来,两个粗壮的男人走了进来,边走边嚷

  • 小说:超自然大英雄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超自然大英雄在线阅读小说名称:超自然大英雄目录预览:第3章咬痕为证第4章C病毒第5章初逢冰山美女第6章恶斗第7章线索断了第3章咬痕为证“好吧,就算相信你是研究生命科学的。”李小芬摇头道,“那你说说看,假如真的存在你说的那种进化或变异的‘吸血鬼’,被它给咬了的话,我会不会也成为吸血鬼呢?”看得出,她很紧张。事实上她也不知道能否从男子这里得到答案,毕竟此事太过于玄奇,或许她只是希望通过聊天来降低自己的紧张和恐惧。但是,这男子还真的给了她一个相对确切的答案——“应该不会。要是真的因为病毒

  • 小说:官途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官途在线阅读小说名:官途目录预览:第二章公务员考试(下)第三章酒店风波(上)第四章酒店风波(中)第五章酒店风波(下)第六章马副局长第二章公务员考试(下)突然,会议室的门一开,从外面走进来三个人,而在会议室的门外面,则站着一群人。为首的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人,走起路来沉稳而矫健,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威严的气势。他身后一个身位的位置上,有一个挺着将军肚的男人,他微微躬着腰,一边伸手指引着方向,一边对在前面的男人解释着什么。这时,那个中年考官见到将军肚的男人顿时一路小跑来到面前,恭敬的问候

  • 小说:婚不由衷:冰山总裁赖上我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婚不由衷:冰山总裁赖上我在线阅读小说:婚不由衷:冰山总裁赖上我目录预览:第三章遇见419对象第四章婚礼进行曲第五章微妙的早上第六章倒霉事一件接一件第七章温暖第三章遇见419对象昨晚喝太多了,什么时候回来,怎么回来的都不知道。戈雅微洗漱穿戴好之后,认认真真看了镜子里的自己,看见胸前的吻痕。戈雅微忍不住想骂:混蛋,有什么好吻的,吻这么多,还这么用力,现在吻痕还没消失。把衣服拉高遮了遮吻痕。打开门同时也看到了盛妆打扮的戈家二小姐戈雅婷,从她惊讶的眼睛里,戈雅微看到了愚蠢的自己。还以为找到

  • 小说:哑婚天成:霍少宠妻忙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哑婚天成:霍少宠妻忙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哑婚天成:霍少宠妻忙目录预览:第三章冷漠的亲情第四章霍家的女人第五章演戏第六章霍景铭第七章挑婚纱第三章冷漠的亲情第二天乔兮醒来的时候,陆小昭不在房间,等了一会,才看见陆小昭手里拎着一袋油条加豆浆走了进来。“醒啦。”陆小昭把早餐递给乔兮,“看你累了,我起来就没叫你,昨天晚上你一直说梦话呢。”“我说什么了?”乔兮心虚。“听不清楚,一会哭一会笑的,做什么梦了?”陆小昭伸手摸了摸乔兮的额头,“昨天晚上好像还有点烧。”“我没事。”乔兮哭笑不得,“不用那么

  • 小说:穿越之将军妻不可欺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穿越之将军妻不可欺在线阅读小说名:穿越之将军妻不可欺目录预览:第三章神秘女托付第四章技艺重现第五章蛇群入村第六章治疗风波第七章山中遇险第三章神秘女托付所以自己的技艺可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是业界第二,没人敢称第一的。这也让家人对自己的另一半要求更高,到三十岁都没一个合适的。本来就不报什么幻想,后来经常遇到暗杀,墨玲珑都一直生活的惊心胆颤的,突然被眼前这个男子这么搞一出。墨玲珑很无措的,但不可掩饰的是,内心还是惊起一层浪花,软软的。穆青看着吼叫过后的墨玲珑看向自己,又很高兴的咧着嘴角,

  • 小说:隐婚蜜爱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隐婚蜜爱在线阅读书名:隐婚蜜爱目录预览:第二章聚会第三章联姻(一)第四章联姻(二)第五章友人归来第六章再遇第二章聚会白千言在教室里上课,心神不宁的想着那女人的事。白氏集团的董事长啊,她怎么可能会为了自己一直等在这里,刚刚她肯定也就说说而已,白千言讽刺的想。她望着窗外,想着那个所谓的姐姐。白氏集团,十五年内被外人占领,经营不善股市大跌,成为商业界内的一大笑柄。就在它只能靠卖股份才能维持正常运营的情况下,去年,被突然出现的白千依,强势吞并。白千依,白老爷子(白氏集团开创者)的唯一外孙女

  • 小说:桃妖追爱记:总裁别想逃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桃妖追爱记:总裁别想逃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桃妖追爱记:总裁别想逃目录预览:第3章重生,夜轩魇是谁第4章紫烟山庄里的咒文第5章篝火下的阴谋,夜轩魇相助第6章为博注意揽下最难任务第7章签合同获陌生男子相助第3章重生,夜轩魇是谁“桃子,桃子,快起床啦,太阳晒屁股了啦!”我还沉醉于自己的黄粱美梦中,便被一阵地动山摇惊醒。能够如此放肆地扰我清梦的,除了秦璐露别无二人。我揉揉惺忪的睡眼,开始一番绘声绘色的演说。“刚才,在我面前就放着一大盘水煮牛肉,就这么大!”我用手比划着,“光看着就可以感知其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