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完整版【鲜妻可口:总裁轻点爱】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1/12 20:33:41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鲜妻可口:总裁轻点爱

第九章 温柔

“你知道我的脾气。完整版【鲜妻可口:总裁轻点爱】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顾西爵没有在看陆铭,只是拿着药膏,皱着眉头看着躺在床上的言丹烟。

这丫头似乎比刚被自己捡回来的时候瘦多了。

“哼”陆铭冷哼一声,气的想将顾西爵那张帅的一塌糊涂的脸给揍成猪头。

陆铭离开,顾西爵才走到言丹烟面前,“为什么要不听话?”

顾西爵将药膏涂到手上,轻轻的帮言丹烟抹着受伤的地方,微凉的手指轻轻拂过,另本来火辣辣的伤口,瞬间舒服了不少。

顾西爵非常认真仔细的帮言丹烟涂药,都没有此时言丹烟已经醒了过来,只是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所以才没有睁开眼睛。

给言丹烟上完药,收拾好药膏,看着她睡的安静的容颜,眼底一片深沉,“言丹烟记住不要爱上我,你要的爱,我给不起。”丢一句话,顾西爵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完整版【鲜妻可口:总裁轻点爱】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言丹烟睁开眼睛,看着桌子上那支用了一半的药膏,喃喃自语:“既然我要的爱你给不起,为何总是在我死心的时候给我温暖,给我希望,结果却又一次一次让我失望。”

抹了一把湿润的眼角,言丹烟自嘲一笑,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顾西爵下楼,发现陆铭并没有走,一直坐在楼下等他。

见他下楼,陆铭从沙发上站起来,一脸认真的看着他:“你给不了她的我可以给,我……”

陆铭没说完,就被顾西爵冷冷的打断:“陆铭不要忘了你的身份,陆家的人不可能让你们在一起。”

就像当初他跟温璇一样,要不然温璇也不会病成现在这样……。

提到陆家,陆铭脸上尽是嘲讽。

是啊,他怎么把他们给忘了。163生活网

他是陆家的长子,陆家的一切都要他来继承,现在老爷子可以忍受他的胡闹,可是他的婚姻却必须是他们做主的,不然……

看着陆铭失望和落寞的背影,顾西爵没有说话,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命运,言丹烟只不过是他捡回来的一个没有背景的丫头,跟陆铭是不可能在一起的。

陆家的人不允许,他更不会允许。

言丹烟受伤已经有好几天了,除了手腕上还有一处伤的比较深的伤口没有好,身上的伤早已经都好了。

这些天因为受伤,她都没有去过学校。

“快看,是言丹烟,这些天都没有见她来上课?还以为她辍学了呢。”

“你懂什么,即使人家辍学,那毕业证也是轻松的就到手了,谁让人家傍上了个款男朋友呢。”

对于这样的冷嘲热讽,言丹烟早已经习以为常了,并不怎么在意。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

让言丹烟意外的是,今天上课,班主任竟然没有找她,不过仔细一想,应该是顾西爵给她事先请过假了。

能从她们班主任手上请到假的,也就只有顾西爵了吧!

她学的是服装设计专业,今年已经大三,再过一年就可以毕业了。

服装设计一直都是她梦想。

她很想去国外继续进修,可是她知道顾西爵是绝对不会允许她去的,因为那样她就不能在给那个女人提供鲜血了。

言丹烟走出学校,顾西爵派来接她的路虎早已停在路边,她今天非常不想坐车,打算自己走回去。

要是换做以前,她肯定会乖乖的按照他安排好的一切生活,可是现在,她只想努力的活出她自己想要的人生。

越过路虎,言丹烟沿着马路,打算去挤公交。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司机见言丹烟没有上车,赶紧下车拦住了言丹烟的去路。

“言小姐,顾总让您去一趟医院。”

言丹烟皱眉,她不是前几次刚给那个女人输过血吗?怎么这么快又发病了?

心里尽管疑惑,尽管不愿意,但是她还是说上了车。

不是她想给那个女人输血,是因为即使她不去,顾西爵也会亲自来压着她去。

那她还不如乖乖的,不然难过的只是她自己而已。

司机将言丹烟带到医院,直接将她带去了一间高级病房。

“你不是说顾西爵要我来医院吗?他人呢?”

“言小姐不用紧张,是我让他带你来的。163生活网”病房里,温璇温柔的声音响起,苍白的脸上带着温柔优雅的笑容。

“我是温璇,西爵的女朋友。”她看着言丹烟,微笑着做自我介绍。

“我知道”两人上次已经通过短信撕破了脸,言丹烟也不打算掩饰自己的脾气。

言丹烟给温璇输了两年血,还是第一次见到她,她不得不承认温璇很美,那种优雅如兰的美,尽管脸色有些苍白,可是却更加的给人一种楚楚可怜的感觉。

但是言丹烟非常不喜欢温璇看她的眼神,像是在挑衅,还带着些许的鄙夷与轻视。

“你好,言丹烟。”她简单的介绍自己。

第十章 争吵

顾西爵说过,她不能见温璇,但是现在温璇把她找来,不知道目的是什么?

温璇冲她微微一笑,“言小姐不用紧张,我这次找你来,不过是想跟你说声谢谢,这两年要是没有你,我恐怕早就……”

说着,她眼眶有些发红,看像言丹烟时,脸上带着些许的歉意。

“你不必道歉,我是自愿的。”她不懂如何安慰别人,只能尴尬的将纸巾递给温璇。

美人一哭,言丹烟都觉得自己有种罪恶感了。

温璇接过纸巾,感激的看了言丹烟一眼,“我知道是西爵让你这么做的,他担心我,我明白,只是却让你来承受这一切,我真的很内疚。”

“我说了是自愿的,你不必内疚。”她有些不想在呆下去了。

见言丹烟起身想走,温璇激动的一把抓着她的手,“言小姐,我知道你恨我,可是你把西爵还给我好吗?那天你发的信息我知道肯定是个误会,我已经想好了,我出国治疗,不管生死,我都认了,我不再用你的血了,求你不要把西爵从我身边夺走好不好?除了西爵我真的一无所有了。”

温璇激动的一把抓住言丹烟受伤的手腕,顿时疼的言丹烟脸都白了,“你放手。”她挥开温璇的手。

却不想温璇没有站稳,往后倒去……

“璇儿”

顾西爵抱着温璇,眼神凌厉的扫向言丹烟,“出去等我。”

“西爵,你不要怪言小姐,是我让她来的,是我太紧张才会抓到了她受伤的手腕,是我不好,你不要怪她,我已经跟她说了去国外接受治疗,以后就可以不用她的血了,西爵你放她离开吧,好不好?”

顾西爵没有说话,看了一眼仍然站在原地的言丹烟。

“出去。”

问都不问自己一句,就知道是她言丹烟错了吗?

言丹烟低着头,手腕的伤口估计又裂开了,此时缠着的绷带都被血染红了。

不想再看,两人是怎么自己面前秀恩爱的,转身,豪不犹豫的走了出去。

顾西爵安抚好温璇,本以为言丹烟会在病房门外等着他,结果出来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看到人。

“该死的。”顾西爵此时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黑来形容了。

“苏笑,去查医院的监控录像,我要知道言丹烟在哪?”

“是”苏笑有些懵逼,言小姐怎么回来医院,今天温小姐不是不用输血吗?

顾西爵找到言丹烟的时候,她正在挂号等着包扎自己的手上的伤。

没人心疼她,她只有自己心疼自己。

言丹烟低着头,突然感觉面前一黑,抬头就看到黑着脸的顾西爵。

“不是让你在外面等着吗?”

言丹烟抿了抿唇没有说话,心里去是赌的难受,很想哭。

倔强的扭过头,强行将眼泪逼了回去。

顾西爵几乎是用扯的将言丹烟扯了起来,拽过她没有受伤的手臂就走。

“你要带我去哪?”言丹烟怒了,她难道想包扎一下手的权利都没有了吗?

这个男人没有看到她的手腕在流血吗?

顾西爵拽着言丹烟来到陆铭的办公室里,直接踹开门走了进去。

陆铭正坐完一个外科手术,刚打算坐下休息一会儿,门突然被踹开,吓的他差点坐到地上。

“你丫的不会敲门啊?”陆铭也火了。

“闭嘴,先帮她包扎。”说着,顾西爵将还在门外的言丹烟给扯了进来。

这个笨女人,在那里排队要等到什么时候?等血流干嘛?

真不知道她的脑子是做什么用的,难道不知道挂个急诊吗?

陆铭见到言丹烟手腕,原本一脸火大的样子瞬间变成了阴沉,“谁弄的?”他厉声像顾西爵问道。

“给她包扎。”

见他不想多说,陆铭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哼,最好不要让她栽到我手上。”说完,也不看顾西爵难看到极点的脸色,仔细的为言丹烟包扎。

“本来就长的难看,在留下个疤,估计也就以后我不嫌弃你,才会娶你了。”

陆铭一边帮言丹烟包扎,一边唠唠叨叨个没完。

尽管陆铭很喜欢唠唠叨叨,可是言丹烟却感觉心里有点暖,最起码这个男人是真的担心自己。

“我没事的,不过是个疤痕罢了,又不是在脸上。”她柔声的说道,语气里有着跟顾西爵在一起时没有的轻松。

“那也不行,你等过几天我从国外给你弄一款去疤痕最好的药膏过来,保证你药到疤除。”

陆铭拍着胸脯像言丹烟保证道。

“好,”言丹烟难得笑了,这是她最近这些天,第一次露出笑容。

第十一章 记住自己的身份

顾西爵在一旁冷眼看着两人互动,现在怎么看都觉得言丹烟这笑容很刺眼。

“包扎好了吗?”顾西爵冷冷的声音,打断了两人的谈话。

“包扎是好了,但是她身体不好,需要住院……”

“好了就走吧!”

每次都不等他把话说完,陆铭拦在门口,“我说她要住院。”陆铭指着言丹烟,语气非常的不好。

“她不需要,我会安排人照顾她。”

“不行”陆铭拦在门口,两人好不相让。

“让开,不要让我在说第二遍。”他将言丹烟扯到身后,动作看似粗鲁,却非常的小心,怕再次扯到言丹烟刚包扎好的伤口。

陆铭紧张的看了一眼言丹烟,见她的手没事才松了口气,琥珀色的眸子微微眯起,看像顾西爵时,眼神充满了危险的气息。

尽管他们两个人是兄弟,可是对待言丹烟这件事情上他不想让步,也许他今天的一次让步,换回的就是下次言丹烟一具冰冷的尸体。

他不能,也绝对不会让那样的事情发生。

言丹烟站在顾西爵身后,忍着手腕上传来的阵阵刺痛,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两个男人拔剑弩张的架势,忍不住出声:“陆铭让我和他回去吧!”

他不想陆铭为了她跟顾西爵关系闹僵,陆铭要的她给不起,所以她只能选择跟着顾西爵回去。

“你说的,我都听。”陆铭让开门,脸上有着浓浓的失望。

尽管他知道言丹烟喜欢的是顾西爵,可是如今让她真的选择了顾西爵,他的心还是有些微微的痛。

顾西爵拽着言丹烟走出陆铭的办公室,变松开了手,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她没有在流血的手腕,才径自迈步往楼梯口走去。

言丹烟快步跟上往楼梯口而去的顾西爵,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顾西爵走在前面,确定身后的蠢女人跟了过来,考虑到言丹烟有伤,刚才又流了些血,所以故意放缓了脚步,让她能够跟上自己。

言丹烟下楼时低着头认真的看着楼梯,根本没有想到顾西爵会突然放缓脚步,所以一不小心就撞了上去。

顾西爵的背很硬,疼的她眼泪差点都快飚出来了。

“你走路都不看路吗?”顾西爵无语的看着眼眶开始发红的言丹烟,突然间有些无奈。

言丹烟自知理亏,也不反驳他的话,乖巧的道:“我不是故意的,我下次注意。”

言丹烟突然改变的态度,让顾西爵眯起了眼睛,“抬起头来。”两人尽在直尺,顾西爵伸手捏住言丹烟的下巴,“收起你的乖巧,明明是只带着利爪的小猫,何必装的这么无害。”

言丹烟紧着的手攥了攥,她是带着利爪的小猫,原来两年来他真的只是把她当做一只宠物来养,真是可笑。

“呵呵,”

言丹烟轻笑,只是那笑容却刺的顾西爵眼睛有些微微发疼。

“你笑什么?”笑的那么难看。

“我笑自己太蠢,”

顾西爵一怔,显然没有想到言丹烟会这样回答。

趁着顾西爵微怔之际,言丹烟挣脱开顾西爵捏着自己下巴的手,先一步往楼下走去。

顾西爵回神,有些恼怒的一把抓住言丹烟的胳膊,将她逼到墙角。

“你做什么?”言丹烟看着顾西爵阴沉的脸,有些害怕,被抵在墙壁上的双手都有些微微的颤抖。

“做什么?当然是做喜欢做的事情。”顾西爵微微勾起嘴角,笑的邪魅。

唇瓣上传来微微的凉意,让言丹烟瞬间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置信。

这个男人居然主动吻了她,他不是不喜欢她吗?

还没等言丹烟想明白,就见顾西爵毫不留恋的放开了自己,让言丹烟心理有些微微的失落。

“记住自己的身份,不要总是异想天开。”

男人冰冷的声音让言丹烟当场愣在了原地,看着顾西爵不带一丝留恋的走出楼梯口,言丹烟才回过神来。

看来,又是她自作多情了。

可是为什么每当她想心灰意冷想要放弃的时候,这个男人总是会对她做出柔情的一面,让她还对他抱有一丝的幻想。

言丹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别墅的,但是从那天后,他就在也没有见过顾西爵。

只是温璇需要血的时候,会让人来带她去医院

“言小姐,我煲了乌鸡汤桂圆红枣汤,您要不要喝一点?”保姆见言丹烟下楼,笑着问道。

“又是陆铭让您准备的吧,我一会儿自己去喝就好了。”

对于那天医院的事情,陆铭就像是没有发生过一样,每天都会让保姆给她煲一种补血的汤,并且叮嘱她喝完。

第十二章 怀孕

对此,言丹烟只有心里感激陆铭,但是这一个月却一直在躲着他,就像顾西爵说的,她跟陆铭根本不可能,与其两个人这样纠缠不清,倒不如断的干净。

保姆的手艺很好,白色的鸡汤散发着甜甜的味道,让言丹烟惬意的勾了勾嘴角。

“呕……”

“言小姐你怎么了?”保姆见言丹烟刚喝了一口汤,就捂着嘴跑到卫生间里吐的特别厉害,有些担心的问道。

“没事……”言丹烟吐的昏天暗地,只感觉五脏六腑都快吐出来了。

保姆见言丹烟脸色苍白,有些不确定的问道:“真的没事吗?要不要去医院检查一下?或者告诉先生?”

“不要”言丹烟想都没想的就拒绝了保姆的提议,“先生他每天都很忙,我只是胃里有些不舒服,吃点药就没事了,不用告诉他的。”

回房,言丹烟有些心慌的坐在床上,想着刚才的反应,在加上这个月迟迟没有来的大姨妈,她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怀孕了。

“不行,我必须要去买只验孕棒测一下才行。”

言丹烟的速度很快,因为怕顾西爵发现,她出来时只是对保姆讲她去学校图书馆借本书,很快就回去。

经过上次绑架的事情,顾西爵把她看的很严,她到哪里都会有司机专车接送。

为了掩盖自己买验孕棒的事情,她特意让司机在学校门口等她,而她进了学校就从学校的另一个小门口跑了出去。

药店离学校不远,言丹烟以最快的速度买了验孕棒,又去了图书馆顺手拿了一本书,才匆匆的反回学校门口。

回到别墅,言丹烟第一件事情就是去了厕所。

看着验孕棒上显示出来了两条杠,言丹烟的心情非常复杂,但多半却是开心。

她不确定顾西爵会不会答应她生下这个孩子?

轻轻的拂过还没有隆起的小腹,言丹烟眼神多了一抹不容置疑的坚定,这是她的孩子,不管如何,她都要把他生下来。

“言小姐,今天的汤您没喝,我刚才又重新做了一种,您还喝吗?”保姆有些忐忑的问道。

想着肚子里的宝宝,言丹烟点了点头,“好,您帮我端到房间里来吧。”

她怕自己等会儿有出现呕吐的反应,保姆会告诉顾西爵,所以打算自己在房间里喝,即使吐,也没有知道。

虽然知道了自己怀孕的事情,但是为了肚子里宝宝的健康,言丹烟还是决定明天去一趟医院,好好检查一下。

喝过汤,言丹烟早早的就睡了,第二天,她起床后,没有告诉任何人,自己就偷偷的去了医院。

出了别墅,言丹烟担心在发生上次的事情,就快速的打了一辆车,到了医院。

一进医院,来上班的陆铭就看到了言丹烟。

“阿烟,你怎么来这里了?是不是顾西爵又让你给那个女人输血?”不等言丹烟回答,陆铭又道:“可是温璇不住这家医院啊?”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他哪里知道言丹烟正是因为知道温璇不在这家医院里,才来的这里,为的就是怕遇到顾西爵跟他。

“呵呵,我朋友生病了,我来看看她,”言丹烟打着哈哈,就怕陆铭看出什么来。

“你怎么在这里?”

提到这个陆铭就一肚子的气,“还不是因为那个女人,那天吵完架之后,顾西爵怕我报复那个女人,所以就用了点手段,把我弄到这里来了。”

“他也不想想,我陆铭就是在卑鄙也不会对一个女人下手的,顾西爵还真是……”陆铭的语气颇为不屑,想到顾西爵就气的想杀人,可是却拿顾西爵无可奈何。

“对不起啊,都是因为我……”言丹烟想起那天的事情还有些自责,要不是因为她,陆铭也不会被顾西爵弄到这么一家小医院里来。

见言丹烟低着头,自责的样子,陆铭一阵心痛,“你不用道歉,我陆铭在哪里都是金子,是金子就总会发光的,更何况这里更好,病人少,我倒是轻松了不少。”怕言丹烟乱想,陆铭接着说:“你不知道,以前在那家医院,我累的每天连看美女的时间都没有,在这里就不一样了,而且这里还有个非常漂亮的女护士,哈哈……”

看着陆铭笑的一脸猥琐的样子,言丹烟满头黑线。

第十三章 打掉孩子

言丹烟和陆铭都没有发现,在她们不远处,有人将他们在这里发生的一切都拍了下来。

哄走陆铭,言丹烟也没有在去检查,就先回了别墅。

路上,言丹烟路过一家婴儿用品店,忍不住走了进去。

等出来的时候,手里拎了很多婴儿的小衣服鞋子等用品。

看着手里的东西,言丹烟苍白的小脸上露出了一个非常灿烂的笑容。

言丹烟悄悄的回到别墅,上楼也没有遇到保姆,本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可是打开房门,就看到站在书桌前,背对着他的男人,吓的手里的婴儿衣服一下子掉到了地上。

言丹烟慌忙的去捡衣服,就听到男人冰冷的声音从头顶响起:“进来。”

言丹烟将衣服抱在怀里,不敢去看男人的眼睛。

顾西爵将言丹烟一切的表情都看在眼里,当他看到言丹烟怀里抱着的婴儿衣服时,冰冷的眼神暗了暗。

“言丹烟我的话你是不是忘了?”说着,顾西爵将手里的一沓照片直接扔到了言丹烟面前,“刷”的一声,全都掉到了地上。

言丹烟看着照片,是她早上在医院见到陆铭时拍是,但是她明明只是跟陆铭说了几句话,为什么拍摄的角度看上去却是这样的暧昧。

照片中,两人都笑的很开心,而且距离很近,看上去很像是在热恋的样子。

“你听我解释,我……”

言丹烟没有说完,就被顾西爵冷冷的声音打断。

“我说过,不要在跟陆铭来往,你跟他不可能,你是不是觉得你有几分姿色,就认不清自己的位置了?”

“我没有……,我今天是去了医院,不过那是……”言丹烟欲言又止,她怕告诉顾西爵自己怀孕的事情,顾西爵会打掉她的孩子。

“那是什么?”顾西爵步步逼近,“是不是想说你怀孕了,所以去医院检查,正好碰到陆铭,嗯?”

言丹烟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这个男人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你派人跟踪我?”是了,不然他又哪里来的那些照片。

“跟踪你?”顾西爵冷笑,拿起她旁边的衣服,顾西爵扔到言丹烟面前,“拿去扔了吧,不需要。”

言丹烟整个人如遭雷击,不需要,果然,他是要打掉他们的孩子吗?

“不可以,我不同意,我不会让你打掉我的孩子的。”言丹烟激动的看着顾西爵,语气坚决,她决不能让顾西爵打掉这个孩子,绝不。

“言丹烟,你果然还是没有认清自己的位置,你的一切都是我给的,包括你上学的学费,你身上穿的衣服,如果没有我,你早在两年前的那个冬天就冻死了,你觉得你有什么资格跟我不?”

言丹烟被顾西爵逼的步步后退,她惊恐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从来没有觉得他如此的陌生。

“包括你肚子里这个孩子,也是我给的,我若想要,随时都可以拿回。”男人的话一字一句清晰的响彻在言丹烟的耳边,另她浑身颤抖,如同掉进了冰窖一般,冷的让人窒息。

她的一切都是顾西爵给的,她没有资格跟他说不,呵呵,她言丹烟就是这么悲哀。

三年前她是被言家扫地出门的私生女,三年后,她竟然还是弱的连自己的孩子都保不住吗?

“顾西爵你错了,我不欠你的,你给我的这些,我早就用身上的血还清了,你给我的一切,不过是为了让我给你的女人输血,我们之间不过是交易,要是真要说错的话,是我错了,因为我错就错在爱上了你!”

言丹烟语气透着一股悲凉与决绝,“如果有选择,我言丹烟宁愿两年前冻死在街头,也不愿意认识你,现在我们两清了,我马上就离开这里,跟你在没有任何关系。”

“好,好的很。”顾西爵望着言丹烟,冰冷的脸上一片阴霾,让人不寒而栗。

离开,这个女人居然敢说离开他,果然,最近自己对她实在是太好了,才让她认不清自己的身份。

拿起手机,他看着言丹烟,“那天下药后,你就应该知道后果。”

后果,什么后果?没等言丹烟问明白,就见顾西爵走了出去。

“顾西爵”言丹烟反应过来,追出门口,“什么后果,我们……”

“我已经预约了医生,三天后,我会亲自带你去医院。”

“不,你不能这么残忍……”

看着顾西爵走远,言丹烟的心也跟着沉入谷底,他果然不会让她生下这个孩子。

言丹烟受不了这个打击,知觉的头晕的厉害,然后就完全失去了知觉。

第十四章 离开

“去叫陆铭来。”顾西爵的声音带着自己都没有发现的急切,将言丹烟抱到床上,看着她苍白如纸的脸,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决定对她来说是不是太有些太过残忍。

十分钟后,陆铭匆匆的赶到别墅,给言丹烟坐过检查,才知道她已经怀孕一个多月了。

看来,她今天来医院是为了做检查,只是为什么阿烟没有对他说。

陆铭心里多少有些失望。

“她现在怀孕了,身体更是空的厉害,不能在为那个女人输血了,如果在为那个女人输血,不仅孩子保不住,就连阿烟也会……”后面的话陆铭没有说下去,但是他相信顾西爵明白。

“你可以走了。”顾西爵站在床边,淡淡的说道。

“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国外已经有了治愈这种病的案例,你为什么就不能送那个女人去国外接受治疗?”

“这是我的事,这几天你就留在这里帮我好好照顾她,现在你可以出去了。”

陆铭气的跳脚,可是却拿顾西爵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不舍的看了言丹烟一眼,走了出去。

男人白皙的大手,轻轻的拂过言丹烟苍白的小脸,“你说我到底该拿你怎么办?”语气里有着无奈却也有不已发觉的疼惜,或许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

言丹烟醒来的时候,顾西爵早已走了,陆铭也因为临时有病人,赶了过去。

想起之前顾西爵说要三天后带她去医院打掉孩子,言丹烟立刻就想离开这里。

起床,收拾好自己的东西,言丹烟托着行李箱,避开保姆,自己悄悄的走了。

住宾馆开销太大,她本来就没有太多的钱,所以她去了离学校最近的单身公寓。

过几个月她肚子就会大了,那时候住校不方便,倒不如直接住单身公寓来的方便一点。

单身公寓里面住的几乎都是桐大的学生,一室一厅的房子,里面布置的倒是很温馨,对于她来说已经非常好了,而且价格也便宜。

办公室里,顾西爵优雅的坐在沙发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顾总,言小姐现在就住在桐大附近的单身公寓,要我派人把她接回别墅吗?”苏笑简直想哭了,自从他跟顾总汇报完言小姐的事情,顾总就一直这样坐着不说话,还时不时放出冷气压,他是想走也不能走,只能站在这里静静的等着顾总吩咐。

单身公寓,那个女人还真是欠教训了。

“不用了,派人跟着她,保护她的安全。”

她不是想要自己去生活吗,他就让她生活,看看没有他,她能做些什么?

“是”

言丹烟不知道早在她一出别墅的时候,顾西爵就知道了她的全部行踪。

收拾好东西,已经是晚上,“咕噜噜……”言丹烟摸着抗议的肚子,甜蜜一笑,“宝宝你是不是饿了,妈咪这就带你去吃东西。”

她今天来的时候,发现楼下有一家家常菜不错,打算去哪里吃。

“阿烟,你怎么来这里吃饭了啊?是一个人吗?”

跟她说话的是她同搬的一个女同学,何晶。不过她以前只是在上课的时候在班里,其余的时间都不在,所以跟她们也不是很熟。

不过人家热情的跟自己打招呼,言丹烟也不好装作没看见。

“嗯,一个人。”

“太好了,我也是一个人呢,我们不如一起拼个桌吧?”何晶热情的提议道。

“这个……”她习惯了一个人,下意识的想要拒绝。

“一个人吃饭多无聊啊,阿烟你就答应我吧!”何晶摇着言丹烟的手臂,可怜兮兮的说着。

言丹烟实在是招架不住她的热情,想了想,就点头答应了。

两人吃着饭,何晶是一个非常爱说话的女孩,从刚才到现在嘴就一直没有听过。

言丹烟静静的听着,偶尔也跟着符合几句,她突然觉得这样的感觉也不错。

“阿烟,你说你要找工作吗?”何晶有些惊奇的问道。

“嗯,”言丹烟安静的点头。

“可是顾西爵那么爱你,他同意你出来工作吗?”

爱她?那个男人?看来他真的是骗了全世界的人啊!

“同意。”言丹烟简单的说了两个字,不想在继续这个话题,变主动绕开了。

“你有没有合适的工作,如果有可记得要介绍给我哦。”她只是随口说说的玩笑话,却没有想到何晶第二天还真给她找了份工作。

第二天何晶来找她的时候,手里拿着拿着那家公司的简介。

言丹烟仔细看了一遍,是家模特公司,不过待遇不错,对于他们学生来说做兼职很合适。

鲜妻可口:总裁轻点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鲜妻可口 或 总裁轻点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小说月下撩妻:boss求放过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月下撩妻:boss求放过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月下撩妻:boss求放过第6章威胁严帝泽的动作很温柔,考虑到她现在双颊肿的厉害,他没有现在就立即剥削她,只轻轻吻了下。男人脸色微变,见她右腿不敢动,他轻轻脱下她的鞋子,一块很大的红肿浮现在脚背上,隐隐透着青紫。他沉着脸抬头盯着她,她以为他会骂她,却听他道:“是不是伤到筋骨了?”苏乔昔怔了一下摇头:“应该不会,扯到才会疼,而且就是表面这块红肿疼,里面不疼。”闻言男人不动声色松了口气:“狄康,去将阿罗叫来。”“是!”应了声,狄康迅速的离开了

  • 小说极品法师在都市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极品法师在都市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极品法师在都市第6章不合常理不加还好,加了这个微信,仿佛开了一个不好的头,很多看他表演的妹子纷纷上来要求加微信,一时间,林帆俨然成了一个名人。林帆有点懵,他这么受欢迎?甚至,还有男的上来加他微信,说是想跟他两手泡妹子。尼妹!林帆心中忍不住吐槽,信仰有了,麻烦也不少。看了眼信仰值,已经收集了一千多,又可以学习一个红色魔法了,当即不再表演,准备回家。信仰值固然越高越好,但他现在累了。“小兄弟,等下。”突然,有声音从背后叫道。“你叫我?”林帆回头看去,

  • 小说极品医仙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极品医仙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极品医仙第6章女警宁静“大哥,我有眼不识泰山,你就放过我吧大哥!”瘫坐在地上的猴子此时已经完全清醒了。别看江少云穿的破破烂烂的,手上的功夫一点都不赖。之前他还在心里嘀咕那些被江少云放倒的兄弟就算爬不起来,哼哼总该有吧?现在他的两条腿酥酥麻麻的,就是使不上劲儿。他这才明白那些兄弟不是不想动,而是根本就动不了。江少云走过去拍了拍猴子的脸,“小样儿,还以为你被烫了一下不会再看玉佩了,没想到你还挺谨慎的。”听江少云夸自己,猴子也不知道此时是该哭还是该笑了。“

  • 小说仙盟聊天群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仙盟聊天群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仙盟聊天群第6章滚,给我远远地滚咔嚓咔嚓!白珊珊银牙紧咬,捏着拳头,骨节发出一阵脆响。她虽然是女人,但骨子里却有着暴力倾向,并且性格刚强,比男人还要男人,十分争强好胜,尤其是在打架这一方面。之前,她乃是省公安厅的副厅长,结果因为将一贩毒头目打成重伤而被降职,到了现在市公安局的审讯员。她来到这里才短短一个星期的时间,不止是所有犯人都心惊胆战,就连许多干警都十分畏惧她,对她敬而远之。刚才,她听说眼前这小子居然能一个打七个,这一下激起了她的胜负欲。掏出钥

  • 小说侯门娇宠:锦绣小医女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侯门娇宠:锦绣小医女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侯门娇宠:锦绣小医女第六章被叫傻子了眼下,马上到月底了,又该到交两个儿子的束脩费用了。云氏正琢磨着跟大女儿多绣几幅绣品,日夜不停地赶工,想必应该可以补贴上的。当然了,眼下最重要的还是给乔儿养伤。她这后脑勺伤到了,当初苏大夫都说这个孩子凶多吉少了。而如今虽说清醒过来了,可是却又出现新的问题了。这孩子自从醒来半个月了,一直都没有开口说话过,看人也是双目无神,老是发呆。村里的孩子们都叫开了,都叫这个乔儿的孩子傻子了。这么下去,乔儿将来可怎么办

  • 小说护花小村医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护花小村医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护花小村医第6章治疗钱老板陈波吩咐好后,吴老板就去寻找鲈鱼去了。不一会儿,吴老板就提着一个小袋子再度走了进来,袋子里面装着鲈鱼的腮。陈波看了看拿起两片鱼鳃,贴到吴老板的肚脐眼上,轻轻的按揉着。片刻后,那令人恶心的黄水就开始渗出来,陈波示意他自己来按揉,再过些许,当肚脐眼就已经不在渗出黄水了。吴老板长出了一口气,赶忙朝着陈波鞠躬,笑着开口道:“大师,这次救我性命多谢您,改天有机会,我一定登门拜访,感谢您的救命之恩,多谢!还有雪梅啊,你们那个投资,我

  • 小说一纸宠婚:神秘老公惹不得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一纸宠婚:神秘老公惹不得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一纸宠婚:神秘老公惹不得第6章人生最糗事“好。”霍庭深愣了一下,眼神复杂的起身去一旁打电话。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安笒已经疼的浑身无力,只能虚弱的靠在沙发上。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察觉到手里多了一杯温热的东西。“姜糖茶。”霍庭深开口道,又指了指旁边的盒子,“衣服在这里。”安笒赶紧的喝了一口姜茶,一股暖流迅速在身体里蔓延开,小腹的绞痛慢慢缓解下来。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让她痛不欲生,她喝了整整一杯姜茶,好一会儿,才觉得自己重新活过来,一脸尴尬道:“

  • 小说重生之毒后脾气有点爆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重生之毒后脾气有点爆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重生之毒后脾气有点爆第6章下马威“娘……”顾长歌怔愣地站在门口,她难受极了,高烧让她面色泛红,本就柔弱的身量在病容的衬托下看起来随时都会晕倒。可是下一个瞬间,顾长歌的双眼都泛起了微微的腥红,她犹如一头被激怒的小兽,眸中满是狩猎前的杀气腾腾。那两个赌棍没注意到顾长歌出来了,还在对妇人踢打,嘴中骂骂咧咧。顾长歌死死咬着牙急促喘息着,她红着眼睛往前跨了一步,四处张望,忽然看到墙根堆着几块补墙剩下的土砖,当下毫不犹豫地就抄起一块黄砖冲上去照着一个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