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完整版【嗜血狂后宫心计】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1/12 22:57:04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嗜血狂后宫心计

第9章 又生毒计

下人们纷纷低头,不敢对上她凌厉的目光。163生活网

纤细的玉指揉了揉自己的脖子,看都没看闻人雪汐一眼,闻人千绝自顾自地朝着自己的闺房走去。

身后,一双水眸中泛出了毒意。

全身酸痛,闻人千绝扑到床上,三番两次的折腾让这具躯体承受不了。

今日那太监的态度暧昧不清,最后提那一句百花宴,似是给闻人严提了醒。

神神叨叨的,还真以为谁都跟他们一样,挤破了头想跑到皇宫去?等把这些人欠原主的东西都讨回来,她大可以好好地在古代玩玩。

手指在肩头捏来捏去,不管了,现在最重要的是好好休息一番。

不知过了多久,外面传来了砰砰砰的敲门声。原文163shenghuo.com

迷糊着眼去开门,一水儿的侍女们走了进来,有的拿着木桶,有的端着碳盆,一桶桶的热水被拎了进来。

紧随其后的是闻人严。

这次进来,眼神还是不住地在闻人千绝的脸上扫来扫去:“千绝,昨日的事情为父不追究了。马上就是百花宴了,你也好好梳洗打扮一下吧。”

昨天她的表现很反常,让他不得不注意。

这个懦弱花痴的女儿,是不是脱出了自己的控制。

以杀手的敏锐,她哪能不清楚闻人严的试探?轻笑一声,闻人千绝低头:“那女儿就谢谢父亲了。完整版【嗜血狂后宫心计】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嗯。”闻人严点点头,看到她这个傻乎乎的样子才放心了一些。大概,昨天的事情只是一场意外吧。

一挥手,侍女端着一个托盘放在了她的桌上。

闻人严皱眉:“这是雪汐特地为你选的。参加百花宴的时候穿着,也不会丢了我们相府的脸面。”

托盘之中是一件衣裙,胭脂色如云罩雾,远远看去像是一片烟霞,要多美有多美。推荐163shenghuo.com

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太阳打西边出来闻人雪汐也不会特地给她选衣服。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蹊跷。

闻人千绝假装好奇地走过去,乌黑的眸睁得大大的,伸手一摸,触感柔滑,料子也不错,嘴角挑起一抹笑意:“女儿知道了。父亲替女儿跟二姐说声谢谢吧。”

他们希望她看不明白,那她不妨就先装傻下去。

好看看这对父女又想捣什么鬼。

“嗯。版权163shenghuo.com

闻人严点头离开。

侍女们倒上了热水、撒上了花瓣也大多退了出去,只留下两个伺候她的。

“你们也下去吧。我不习惯有人看着我洗澡。”她遣退了剩下两个侍女,宽衣解带,步入木桶之中。

温度正好的热水舒解了全身的困乏。

她洗干净了身体,从水桶中走出来,慵懒地披上衣服坐在桌边。163生活网

那件烟霞色的衣服就在那里,她轻巧一抖,将长裙展开,左右看看,目光落到了衣裙上的某一处,唇边泛出了然的笑意。

窗外,一个黑影看了半天,偷偷溜走了。

眉眼扫到外面那个溜走的黑影,她没有去追,唇边的笑意更浓。

黑影跑到了闻人雪汐的房间,得意万分地叫道:“二姐,我刚刚偷跑去看了!那小贱人左看右看的,对衣服满意的不得了呢!”

灯火下,黑影穿着衣服甚是华丽,还算不错的小脸上,眉眼间尚有稚气,却满面尖酸刻保

“雨儿。你身为闻人家七小姐,不要总是大呼小叫的。”

闻人雪汐嗔怪着闻人潇雨,一杯热茶递给了她,眸底掩了恶毒:“她喜欢当然好,就看百花宴上,一切进行的是否顺利了。”

第10章 来当对比

第二日一早,车马已经准备在了外面,才有人来敲闻人千绝的门。

侍女的眼睛里有不屑,但已不敢再堂而皇之地冲撞她了,低眉顺眼:“三小姐,去百花宴的车已经准备好了。二小姐和七小姐正等着呢。”

“知道了。”

关上了门,她拿出了那件胭脂色的衣服,抖开,灿烂如烟霞的衣裙几尺长,漂亮却未免轻福

今日就是百花宴,却偏偏都像失忆了一般,恰好没有一个人想起来要告诉她。

妆奁里只有几个破木簪子。

根本不想给她梳妆打扮的机会。

乌黑的眼眸里闪过一瞬笑意。

别人好好准备下的陷阱,她不跳,岂不是太不给面子了?装扮好走到门口,见闻人雪汐和闻人潇雨果然已经早等在那里了。

闻人雪汐一袭淡色荼白长裙,丝带仿着流仙裙样式,飘飘轻缓,宛如月宫里走出来的嫦娥,端庄大方不失仙气。

闻人潇雨红衣烈焰,腰间缀着一串小金玲,随着她的走动发出清脆悦耳的碰撞声,俏皮可爱。

反观她,胭脂色的长裙虽然潋滟生波,难免让人有轻浮的联想。

这次的百花宴,之所以带上她,意思是再明显不过了!

陪衬!

用她的不贞下作,来对比闻人雪汐的柔美端庄。

这点,久经官场的闻人严不会看不出来。

同样是女儿,他竟偏心到不惜狠踩自己来捧闻人雪汐,呵。

闻人千绝淡淡地走过去:“等很久了吧?”

“哼,”闻人潇雨小嘴一撅,鄙夷地打量了闻人千绝:“还不是某些人,磨磨蹭蹭的,耽误大家的时间!”

嘴上虽然不满。

在看到她的衣着时,还是眼睛一亮。

然后又把那份兴奋强压了下去,拽拽身边的闻人雪汐,对了个眼色。

闻人雪汐不动声色地拂开了她的手,反手握住:“七妹,三妹怎么说也是你的姐姐,不能跟姐姐耍小脾气。”

“可惜某个废物当不起姐姐的称呼,”闻人潇雨转身上了马车:“希望某人有点自知之明,废物花痴的名号已经远播天下了,就不要妄想在百花宴上博得皇子们的喜欢!”

原来这百花宴是有皇子参加的……纤细的手指摸了摸鼻子,那一双泼墨般的眼眸中带了深沉的意味。

想起那天老太监的嘱咐,心里豁然开朗。

闻人雪汐打得一手好算盘,在百花宴上向那些王公贵胄们展示一下:看,这就是闻人府大名鼎鼎的废物。

然后再使尽浑身解数好好表现……当场被皇子们看中,选秀的名额还怕落不到她的头上?闻人雪汐也已经上了马车,见她漫不经心的样子,乌黑的长发垂落,梳都没梳,心中更是冷笑。

废物就是废物,知道自己比不过,索性破罐子破摔了!

一手撑开帘子,笑靥如花:“三妹还不上车?”

“上。当然要上。”闻人千绝放下手指,慵懒得好像刚睡醒一般,可偏偏那双乌黑的眼眸仿佛能看穿一切。

登上马车,落下帘子后,仆人扬鞭:“小姐们坐好了。”

闻人潇雨闲不住,掀了马车的窗帘,见街市上人流如织,忍不住称赞:“京城到底是京城,车马众多,热闹非凡。”

闻人千绝不置可否,唇边弥漫出笑来。

恐怕,一会儿的百花宴上,会更加热闹吧。

第11章 冤家路窄

马车停了下来,朱漆大门的门口已经停了几辆马车了。清一色的雍容华贵,像是要跟谁较着劲似的。

闻人千绝抬眸,看向那牌匾上的欧阳府三个大字。

笔力遒劲,功底浑厚,潇洒中又生生写出了一派贵族气息!

微微敛眸,在记忆中搜索欧阳府的片段。

大胤四大家族之一,世代掌管着大胤的国库和全国的财产走向。

可以说,这个家族是一国的管家!

欧阳府办的这个百花宴,自然是王公贵胄云集之所了。

闻人潇雨没好气地哼了一声:“痴痴盯着人家的大门看,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闻人府的多没见识呢!”

甩开帘子走了下去。

闻人雪汐摆出了一副淡然至极的笑意,也跟着走了下去。

袅袅婷婷的一出现,就引起了门卫的注意:“二位是闻人家的小姐吧,这边请。”

闻人雪汐温婉地站住了:“等等,三妹还没下来呢。”面上的笑意恰到好处,亲切可人又不卑微露怯。

可那眼底,却是一抹毒意。

都把那个废物带到门口了,若她进不去,岂不是白费了自己的一番苦心?纤细莹润的手指间转着一根木簪,闻人千绝将下面的一幕轻巧收入眼内。

就那么的迫不及待?好!

成全你!

木簪子绾起青丝,她款款走下马车。

见她把头发绾起了一部分,闻人雪汐也没在意。

门卫将她们带入了前厅的小花园之中:“百花宴尚未开始,夫人稍后就会出来,请小姐们稍等。”

一时间耳边充斥着莺声燕语,浓厚的脂粉香气扑面而来。

“雪汐妹妹也过来了?这边来玩呀。”一个少女走过来,亲亲热热地拉了闻人雪汐的手,一面打量着她身边的人:“这是潇雨妹妹吧,几年不见,长这么大了。”

众少女都簇拥到闻人雪汐的身边说着话。

“阿嚏……”

闻人千绝打了个喷嚏,揉揉鼻子,她觉得自己得离这群女人远点了。

熏香味道这么大,就不怕把男人熏走吗?暖阁之中,一个身着天青色锦袍的男人半眯着自己的桃花眼,肤色白皙,五官俊逸之中多了一抹风流。

身形看起来挺拔瘦削,双腿没正形地搭在一方檀香桌上。

他百无聊赖地拈起了一个果子,顺便朝下方看去:“看来今年还是一样无聊,不过……”

目光落到了闻人雪汐的身上:“闻人二小姐不愧是名冠京华的才貌双绝,果然佳人难得。”

暖阁中,无数双眼睛都痴迷地看着下方的闻人雪汐。

突然,一个喷嚏声,吸引了他的注意。

桃花眸蓦然瞪圆了:“喂喂,你们快看!是本少爷今早出门没吃药,还是撞了鬼?下面的那个女人,不是闻人家那个出了名的废物三小姐吗?!”

他一边兴奋地招呼着身边的皇子阔少们,一边将果子扔入了口中。

此话一出,暖阁之中的少爷们都起了兴趣,纷纷聚集到窗口处来。

“别说,还真是她!”

“少扯了!废物小姐几百年不敢出一次门,从未来过百花宴,你是几时见过的?”

京城阔少们你推我,我推你,最后目光都落到了青色锦袍的男人身上:“裴大少爷,你见过她?”

裴远歌笑得像个奸猾的狐狸:“你们猜猜?”

阔少们笑嘻嘻地:“谁不知道裴大少爷是花丛中的高手,难不成……”

裴远歌端了一杯茶,缓慢地吹开上面的茶叶:“你们最好别乱说,她可是跟四殿下有了婚约的。”

最暗处的一隅,纱质的半透明帘子上下翻飞,仿佛雾色弥漫。

说不清道不明的雾色之中,一道绝世的身影半倚在软榻上,宽大的玄色衣衫半落,朦朦胧胧看不清楚相貌。

只能看到修长如玉的手指接过了暗卫递上的茶杯。

一道幽暗的目光缓缓下落。

最终定格在了那一袭胭脂色的衣裙上。

闻人千绝正吊儿郎当地躲着那些熏香过重的女人们,微微偏头的一个笑意,正对上了暖阁。

素描朝天的一个半侧脸,惊艳得令人动容。

瞬间,一贯波澜不惊的深邃眼眸中,发生了惊天动地的改变。

啪嚓!

手中的茶杯捏得粉碎!

是她!

第12章 嚣张赌约

暗卫瞬间跪地,满头的汗:“主上。”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过,主子可是慵懒到了骨子里的人,对什么事情都是漫不经心的。

就算跟皇上说话,也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

只要主子所到的地方,无坚不摧,所向披靡,仿佛乾坤都握在了袖中,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他跟了主子这么多年,从未见主子如此动怒过!

裴远歌也耳尖地听到了里面的声音,侧头问道:“七殿下,怎么了?”

此言一出,举座皆惊!

帘子后面竟然坐着人!

还是那个大胤最尊贵的皇子,无数百姓供若神明的战神七殿下!

他怎么会来到这里!

往常百花宴这种玩闹的场合,他都是不屑于出现的啊!

每个人都在心惊的同时,难免心虚,想到自己刚刚的行为都被这个七殿下看在眼里,恨不得立刻找个地缝钻进去!

那道幽暗的目光从女人的身上淡淡收了回来。

原来是她。

闻人府那个出了名的废物么?呵,那天在水潭里的表现,倒是一点也不像个废物。

他并没答话,只是慵懒地重新地靠了下去。拿起纯白的丝绢缓慢地擦了擦手,深邃好看的眼眸恢复了一贯的平静。

仔细看去,冷漠的唇边却浮现了若有若无的笑意,。

暗卫抹了抹头上的冷汗,波澜不惊地答道:“主子无事。”

暖阁里的气氛一下子冰到了极点,谁都不敢再随便说话了。

裴远歌无奈地叹口气,十二分的委屈:“早知道你们会这样,所以七殿下来了的消息我刚刚都没敢告诉你们。”

众位阔少们内心大吼:裴大少爷求求你,下次你还是提前告诉我们吧!

“啊,刚刚我们讨论到她到底是不是闻人家的废物三,这个嘛,等四殿下来了不就知道了?”

裴远歌狡黠地眯眼。

提到这个,众人又来了兴趣,谁不知道这个废物还是个花痴,整日纠缠百里初辰,成为京城最大的笑柄。

是真是假,一验便知。

“不如我们来打个赌吧?就赌她今日会不会在百花宴上出丑。”不知是谁提了一句,暖阁里的气氛再次热络起来。你十金我八金的,全部押在了出丑上。

“这怎么赌?”裴远歌翻了个白眼:“没有人押她不出丑埃”

正在这个时候,帘子后面传来了一个颇具磁性的声音,宛如上古名器,铮然流出。

“去。”

很快,暗卫从里面走了出来:“我家主子压三小姐胜。”

手一展,一枚夜明珠落到了桌上!

那个人,竟然有兴趣参与这场赌局?!

在一众惊讶得合不拢嘴的皇子阔少们中,暗卫面无表情退回了帘子后面。

裴远歌先是惊讶,然后笑了,难得那位也有兴趣参加赌局,看来是他说错了,今年的百花宴,一点也不无聊。

下面的闺秀们说的热闹,一人的目光落到闻人千绝的身上时,带了一份狐疑:“她是?”

“是千绝妹妹,怎么,姐姐不记得了?”闻人雪汐笑得春暖花开,似乎极为好心地介绍着。

一听是闻人千绝,那少女的脸上立刻露出了鄙夷的神色,声音拔高了八个度:“哎呀,闻人家的三小姐啊!不是几年没出过门了吗?”

她有意把“闻人三小姐”几个字咬得很重,刹那间一群目光落到了千绝的身上!

女人们纷纷议论了起来。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些深宅中的闺秀看着体面,最喜欢的是就聚众八卦别人的惨事。

尤其是闻人千绝这种,曾经光芒万丈,却一夜间跌落泥土中的。

最能引起她们践踏的欲望!

闻人千绝坦然承受着那些恶毒打量的目光。

她深信一个道理,一个人,在人之上的时候,要把别人当人。在人之下的时候,要把自己当人!

既然这些人不懂前半句,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第13章 戳穿心思

唇边的笑意美得妖娆。

闻人千绝散漫的眸从那个女人的身上掠过:“是啊,大家闺秀要自矜身份,不能总抛头露面惹人笑话!”

一句话,让那些女人们面色立刻变了。

她们平时总喜欢盛装打扮,参加一些宴会,让自己声名远播的同时,也能积攒一点人脉。

一个不要脸的废物花痴,还敢说她们惹人笑话!

那女人气急,忽然眼珠子一转,像是想起了什么,又捏着不阴不阳的调子道:“说到惹人笑话。我听说啊,前些日子闻人三小姐在外面跟男人苟且,衣服都睡没了!赤身裸体的,只披了一件男人的外衣回府!”

此言一出,立刻引起了一众哗然。

“原来不只是废物,还是个不要脸的废物!”

“就是!以前追着四皇子跑,四皇子不要她了,她跟谁都能睡!”

“我要是相爷啊,有个这样的破鞋女儿,直接断绝关系送去青楼!”

辱骂声一浪高过一浪,一句比一句难听。

法不责众的道理谁都懂。

一个人的话,或许还能自矜身份不敢骂。大家都骂的情况下,谁都想卷在人群里过两句嘴瘾。

人们一边骂着,一边自动自觉地往旁边退开,掩着口鼻,似乎她是什么散发着臭味的肮脏东西一般。

女人的贞洁比性命还重要的年代,光是唾沫星子就能把她淹死!

闻人千绝瞟了一眼闻人雪汐,见她一副无辜的样子,冷笑攀上了嘴角。

先是喂她媚药,然后派人将她堵在门口。

现在,她披着男人衣服回来的消息,又这么“莫名其妙的”传了出去。

这个姐姐还真是好手段啊!

她冷冷挑眉,忽然走到了那女人的身前。

闻人千绝的身材本就颀长,稍微比那个女人高一些,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眉眼冷酷如神祇:“你口口声声我在外面与男人苟且,你看到了?”

那女人害怕地后退一步,随后又咬牙:“谁不知道你花痴的大名!就算我没亲眼看到,猜也猜个差不离了!”

“猜?”闻人千绝好似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猜测可以当真凭实据地说,猜测可以让你们这些根本不认识我的人,群起围攻我!”

她冷冷站在人群之中,一个一个扫过去,孤绝傲然。

“好啊,那我也猜猜。”

她轻巧地打量了那女人一眼:“你今天头上簪的珠花边角簇新,看起来是为了百花宴特意打造的。衣角上精心绣了花纹,是后加上去的。”

绕着那女人走了一圈,她揉揉鼻子。

“熏香是木兰香,此香应该若有若无的才好闻,你熏得味道很重,说明你根本不是会欣赏这种淡香的,而是在刻意营造自己娇弱出尘的身份!”

闻人千绝站定了,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这位小姐处心积虑,可不像只是来参加宴会与大家玩闹的,怕是听说了皇子们会来,想借此机会铺平选秀之路,攀高枝当凤凰吧?”

那女人的脸顷刻间涨红了,跟条鱼似的,张了几次嘴,不知道说什么。

其他女人也心虚地摸摸自己的配饰。

闻人千绝说的是别人,却好像句句戳的是自己一般!

谁都不知道,暖阁之中,她们想竭力讨好的皇子公子们,一直在看着她们。

裴远歌在暖阁里看得开心,一手撑住了下巴:“这个废物花痴倒是有点意思。”

重重帘幕中,暗卫也看到了下面的闻人千绝,霎时什么都明白了。

正在尴尬的沉默中,门口一个身影已经走了进来。

颀长的身材走起路来从容不迫,容颜清冷而俊美,墨发用白玉冠束起,一身琥珀色的长衫凸显了尊贵的身份。

不是四皇子百里初辰还能有谁?暖阁之中的人显然也看到了这一幕。

裴远歌修长的手指摸着下巴,笑得像一只狐狸:“好戏要上演了。”

第14章 当没看见

众人的目光一下子集中在了四皇子百里初辰的身上。

除了几乎从未露面的七皇子不知相貌以外,百里初辰是所有皇子中最为俊美的一个。每次出现都引得少女们芳心大乱。

闻人千绝也随着众人的目光看向了他。

原来这就是那个让女人生不如死的男人,确实,看样子就知道他绝对有能力让女人为之疯狂致死。

女人们想到闻人千绝死缠烂打百里初辰的传闻,心里都泛起了恶心,等着看笑话了。

见到了心爱的男人近在咫尺,按照这个废物的花痴性子,一定得扑上去啊!

暖阁之中,一群男人的目光也集中到了闻人千绝的身上。

“哈,你们看她,还盯着人看呢,还不行动?”有人幸灾乐祸。

话音刚落,闻人千绝动了!朝着他走了过去!

所有人都兴奋了起来!

果然,狗改不了吃屎!

闻人家的脸算是让她丢光了!

百里初辰那双宝石般的乌黑眼眸落到了闻人千绝的身上,立刻涌上了淡淡的厌恶。

这个女人怎么出现在这里了?他上次不是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吗?他们之间没有可能!婚约作废!

定情的簪子也还给她了,她竟然还想不知廉耻的缠着自己!

见她走近了,刚想退一步躲开她的纠缠,没想到……闻人千绝只是冷冷地从他身边擦身而过!

眼皮都没抬一下!

好像百里初辰在她心中根本就只是空气!

走到幽静的小凉亭边,她拈起了一块蝴蝶酥。早上被叫起来就来赴宴了,只来得及洗漱,没来得及吃东西。

眼下她有点饿了,刚好看到这里有吃的。

唔,味道还不错。

欧阳府的厨子有几分本事嘛。

她吃相优雅,像一头乖巧的小鹿。

暖阁之中却炸开锅了。

“喂喂,我明明听到闻人二小姐介绍她是闻人千绝啊?怎么会……”

“传闻绝不可能错,我看,是这个女人耍什么手段吧。”

“欲擒故纵?哈,那也太傻了点,四哥巴不得他离自己远点呢!”

听着身边的议论,裴远歌摸索着自己的下巴,玩味的神情越来越浓了,桃花眸里满是兴奋的光芒。

有意思,简直太有意思了!

好多年他都没有碰到过这么有趣的事情了!

暗卫从帘子后面走出来,准备收起桌子上那些赌注。

却被一只修长无骨的手按住了,裴远歌撇撇嘴:“你家主子的性子也太急了一些,这就结束了?”

帘子后,那道好听至极的声音缓慢传出,带着无上的矜贵。

“怎么,你不服输?”

裴远歌换了笑脸,讨好地道:“跟七殿下打赌,怎么敢玩赖呢?只是这百花宴还没开始呢,我愿意加注,看她在宴会上会不会出丑。”

说罢,解下自己腰间一个绝佳的玉佩。

“好。”

帘子后面的人一手支着下巴,一手优雅地点着桌面,漫不经心的开口:“那就等到百花宴结束,让你输得心服口服。”

他的猎物,绝不能败在别人的手中。

暖阁中的其他人,额头上都布了一层薄汗。

也只有没脸没皮的裴大少爷敢跟帘子后面那位讨价还价了。

花园之中,百里初辰站在原地,眼里也闪过了一刹的怔忪。

这个女人是怎么回事?按照以往,她一定会扑过来拉着自己的手,毫不顾忌周边的目光,初辰哥哥初辰哥哥地叫个不停。

如今却冷漠地与他擦身而过。

玉石般的眼眸中泛起了不满,不管这个女人耍什么把戏,都别想他回头!

最后看了一眼吃着东西的闻人千绝,他往暖阁的方向走去。

闻人雪汐见到事情跟自己预料得不同,面上保持了柔柔的笑意,继续跟其他闺秀们谈笑风生,阴狠被她深藏在眸底。

哼,小贱人,你不要高兴得太早!

她精心准备的局很快就要用到了,到时候让你生不如死!

嗜血狂后宫心计》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嗜血狂后宫心计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 桃运特种兵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桃运特种兵》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名称:桃运特种兵目录预览:第1章臭要饭的第2章进山第3章盗亦有道第4章穷山僻壤第5章穷家破业石头屋第6章大山深处第1章臭要饭的一辆长途汽车缓缓开进丽春汽车站,随着车门的打开,耿祥武起身跟着乘客一起下车,高大的身影在人群中犹如鹤立鸡群。汽车站外,停着很多的摩的,见到汽车站里有人出来,立刻凑了过来揽客。耿祥武身边冷冷清清,愣是一个过来搭讪的都没有。耿祥武低头看看身上又脏又破的衣服,再提鼻子闻了下,那股又酸又馊的味道,让他自己都皱了下眉头。不过没人过来搭

  • 《 我的冰山女副总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我的冰山女副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名称:我的冰山女副总目录预览:第1章买卫生巾第2章绝对是女魔头第3章哑巴吃黄连第4章被调至销售部第5章恨死了这魔女第6章陪菲姐走走好吗第1章买卫生巾“白文锋,你做的什么项目方案,垃圾,出去重新做,滚。”紧接着她一手把我熬了一个通宵做的策划书扔了过来,我接住的时候看到她的眼里流露出一丝的不屑与冷艳。“林总,我可以对这个项目方案做一番解释。”不禁多看了她一眼再次被她狠狠的眼神扫视了过来,是那样的冰冷与不近人情。“出去,滚……”靠,这个女人太狠毒了,

  • 《 花都迷途:冰山女神爱上我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花都迷途:冰山女神爱上我》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书名:花都迷途:冰山女神爱上我目录预览:第一章春梦无痕第二章胳膊肘子往外拐第三章仗势欺人第四章来自于执着第五章有一种相遇叫缘分第六章当成了定情物第一章春梦无痕我在朦胧中看到了浴室,听到了里面撩人的流水声。这让我的内心狂跳,如同几十只蚂蚁在爬,痒痒的,充满着一种让人心跳的向往。浴室的门没有关好,露出一道缝隙,朦胧的雾气中,一个诱人的白皙娇躯,在优雅地动着。我心跳加速,呼吸变得急促。乳白色的雾气微微飘动,刚刚沐浴完的芸儿,如同雨后的翠竹,

  • 《 为妃做歹:王爷又被坑了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为妃做歹:王爷又被坑了》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名称:为妃做歹:王爷又被坑了目录预览:第一章:替我报仇!第二章:天书跟随第三章:不准进门!第四章:你不是她!第五章:生死咒分第六章:当众脱衣第一章:替我报仇!一间封闭的密室之内,容貌艳丽的女子手中拿着一条长鞭,正恶狠狠地看着躺在她身前不远处全身已被抽得血肉模糊衣衫褴褛的女子。女子身体因为剧烈的疼痛而微微颤抖,她微微扬起脑袋,艰难地开口:“六……六公主,思涯……思涯哥哥呢?”眼见女子已经成了这副模样竟然还在问关于宗政思涯的事,楼安洛心中怒

  • 《 步步惊婚:娇妻请上位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步步惊婚:娇妻请上位》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书名:步步惊婚:娇妻请上位目录预览:第一章幼儿园的小朋友都比你懂礼貌第二章见一次打一次第三章你还有跟我谈条件的资格吗?第四章你个妈宝男第五章你跟你结婚的目的是什么?第六章叶小姐病情加重第一章幼儿园的小朋友都比你懂礼貌“王行长,我今天约您前来,是为了向贵银行贷款的问题,您也知道,您和我爸爸的关系一向交好,这一次,还真的是麻烦您多多帮忙,当然了,这是我们公司百分之五的股权,你看这……”靳墨在说话的时候,手指一直紧紧的握着她面前的咖啡杯,她穿着一件

  • 《 老公,今夜说爱我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老公,今夜说爱我》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名字:老公,今夜说爱我目录预览:第一章:他的情妇第二章:找个男人过一夜第三章:掠夺与需要第四章:一百元一夜第五章:我们不合适第六章:你要多少钱才会离开第一章:他的情妇从法国到北京八千多公里,从北京首都机场到***四十五分钟,一百二十元。那一个人从云端到泥泞,需要多少的时间?我恨不得一天有一百个小时可以麻醉我自已,让我认不出我的名字,认不出我的姓。可是驾驶证却还是触目可及,一张平静而又不会笑的脸,一个好听的名字,陌千寻。这个城市熟悉得让我心痛,

  • 《 逆天宠妃不好惹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逆天宠妃不好惹》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逆天宠妃不好惹目录预览:第一章:我的九哥第二章:雨雾香荷第三章:以画相识第四章:青鸾地位第五章:晚花送香第六章:琴雨清音第一章:我的九哥无相之朝,无相,释之:无色无相之意,也在于,色相源于畏,无色无相亦可无畏。带着一些佛家之言喻,无相,四大皆空也。无相之朝新皇登基,改国号为天观,十七岁当政,极力以农为主,以食足货通,国实民富为道。天观十年,无相朝风调雨顺,万民同乐,举国上下,一派繁荣富强之气。家家有书读,户户有粮吃。青家在京城,也算得上是大户

  • 《 将军在上:祸妃在下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将军在上:祸妃在下》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书名:将军在上:祸妃在下目录预览:第零章楔子(1)第零章楔子(2)第零章楔子(3)第一章相府(1)第二章相府(2)第三章相府(3)第零章楔子(1)叶子非终于又看见了她。她从高高的台阶上拾级而下,穿着一件明艳的鹅黄色裙衫,风吹起她的发丝裙摆,翩然如仙。叶子非站得笔直,鲜亮的铠甲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白皙俊朗的脸,因为这几年的沙场洗礼,变得粗糙暗沉,却多了几分坚硬的男子汉意味。她停在了他上面两层台阶上,从上而下,俯视着他,“将军辛苦了,陛下已经赦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