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完整版【嗜血狂后宫心计】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1/12 22:57:04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嗜血狂后宫心计

第9章 又生毒计

下人们纷纷低头,不敢对上她凌厉的目光。完整版【嗜血狂后宫心计】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纤细的玉指揉了揉自己的脖子,看都没看闻人雪汐一眼,闻人千绝自顾自地朝着自己的闺房走去。

身后,一双水眸中泛出了毒意。

全身酸痛,闻人千绝扑到床上,三番两次的折腾让这具躯体承受不了。

今日那太监的态度暧昧不清,最后提那一句百花宴,似是给闻人严提了醒。

神神叨叨的,还真以为谁都跟他们一样,挤破了头想跑到皇宫去?等把这些人欠原主的东西都讨回来,她大可以好好地在古代玩玩。

手指在肩头捏来捏去,不管了,现在最重要的是好好休息一番。

不知过了多久,外面传来了砰砰砰的敲门声。阅读163shenghuo.com

迷糊着眼去开门,一水儿的侍女们走了进来,有的拿着木桶,有的端着碳盆,一桶桶的热水被拎了进来。

紧随其后的是闻人严。

这次进来,眼神还是不住地在闻人千绝的脸上扫来扫去:“千绝,昨日的事情为父不追究了。马上就是百花宴了,你也好好梳洗打扮一下吧。”

昨天她的表现很反常,让他不得不注意。

这个懦弱花痴的女儿,是不是脱出了自己的控制。

以杀手的敏锐,她哪能不清楚闻人严的试探?轻笑一声,闻人千绝低头:“那女儿就谢谢父亲了。163生活网

“嗯。”闻人严点点头,看到她这个傻乎乎的样子才放心了一些。大概,昨天的事情只是一场意外吧。

一挥手,侍女端着一个托盘放在了她的桌上。

闻人严皱眉:“这是雪汐特地为你选的。参加百花宴的时候穿着,也不会丢了我们相府的脸面。”

托盘之中是一件衣裙,胭脂色如云罩雾,远远看去像是一片烟霞,要多美有多美。来自163shenghuo.com

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太阳打西边出来闻人雪汐也不会特地给她选衣服。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蹊跷。

闻人千绝假装好奇地走过去,乌黑的眸睁得大大的,伸手一摸,触感柔滑,料子也不错,嘴角挑起一抹笑意:“女儿知道了。父亲替女儿跟二姐说声谢谢吧。”

他们希望她看不明白,那她不妨就先装傻下去。

好看看这对父女又想捣什么鬼。

“嗯。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闻人严点头离开。

侍女们倒上了热水、撒上了花瓣也大多退了出去,只留下两个伺候她的。

“你们也下去吧。我不习惯有人看着我洗澡。”她遣退了剩下两个侍女,宽衣解带,步入木桶之中。

温度正好的热水舒解了全身的困乏。

她洗干净了身体,从水桶中走出来,慵懒地披上衣服坐在桌边。网站163shenghuo.com

那件烟霞色的衣服就在那里,她轻巧一抖,将长裙展开,左右看看,目光落到了衣裙上的某一处,唇边泛出了然的笑意。

窗外,一个黑影看了半天,偷偷溜走了。

眉眼扫到外面那个溜走的黑影,她没有去追,唇边的笑意更浓。

黑影跑到了闻人雪汐的房间,得意万分地叫道:“二姐,我刚刚偷跑去看了!那小贱人左看右看的,对衣服满意的不得了呢!”

灯火下,黑影穿着衣服甚是华丽,还算不错的小脸上,眉眼间尚有稚气,却满面尖酸刻保

“雨儿。你身为闻人家七小姐,不要总是大呼小叫的。”

闻人雪汐嗔怪着闻人潇雨,一杯热茶递给了她,眸底掩了恶毒:“她喜欢当然好,就看百花宴上,一切进行的是否顺利了。”

第10章 来当对比

第二日一早,车马已经准备在了外面,才有人来敲闻人千绝的门。

侍女的眼睛里有不屑,但已不敢再堂而皇之地冲撞她了,低眉顺眼:“三小姐,去百花宴的车已经准备好了。二小姐和七小姐正等着呢。”

“知道了。”

关上了门,她拿出了那件胭脂色的衣服,抖开,灿烂如烟霞的衣裙几尺长,漂亮却未免轻福

今日就是百花宴,却偏偏都像失忆了一般,恰好没有一个人想起来要告诉她。

妆奁里只有几个破木簪子。

根本不想给她梳妆打扮的机会。

乌黑的眼眸里闪过一瞬笑意。

别人好好准备下的陷阱,她不跳,岂不是太不给面子了?装扮好走到门口,见闻人雪汐和闻人潇雨果然已经早等在那里了。

闻人雪汐一袭淡色荼白长裙,丝带仿着流仙裙样式,飘飘轻缓,宛如月宫里走出来的嫦娥,端庄大方不失仙气。

闻人潇雨红衣烈焰,腰间缀着一串小金玲,随着她的走动发出清脆悦耳的碰撞声,俏皮可爱。

反观她,胭脂色的长裙虽然潋滟生波,难免让人有轻浮的联想。

这次的百花宴,之所以带上她,意思是再明显不过了!

陪衬!

用她的不贞下作,来对比闻人雪汐的柔美端庄。

这点,久经官场的闻人严不会看不出来。

同样是女儿,他竟偏心到不惜狠踩自己来捧闻人雪汐,呵。

闻人千绝淡淡地走过去:“等很久了吧?”

“哼,”闻人潇雨小嘴一撅,鄙夷地打量了闻人千绝:“还不是某些人,磨磨蹭蹭的,耽误大家的时间!”

嘴上虽然不满。

在看到她的衣着时,还是眼睛一亮。

然后又把那份兴奋强压了下去,拽拽身边的闻人雪汐,对了个眼色。

闻人雪汐不动声色地拂开了她的手,反手握住:“七妹,三妹怎么说也是你的姐姐,不能跟姐姐耍小脾气。”

“可惜某个废物当不起姐姐的称呼,”闻人潇雨转身上了马车:“希望某人有点自知之明,废物花痴的名号已经远播天下了,就不要妄想在百花宴上博得皇子们的喜欢!”

原来这百花宴是有皇子参加的……纤细的手指摸了摸鼻子,那一双泼墨般的眼眸中带了深沉的意味。

想起那天老太监的嘱咐,心里豁然开朗。

闻人雪汐打得一手好算盘,在百花宴上向那些王公贵胄们展示一下:看,这就是闻人府大名鼎鼎的废物。

然后再使尽浑身解数好好表现……当场被皇子们看中,选秀的名额还怕落不到她的头上?闻人雪汐也已经上了马车,见她漫不经心的样子,乌黑的长发垂落,梳都没梳,心中更是冷笑。

废物就是废物,知道自己比不过,索性破罐子破摔了!

一手撑开帘子,笑靥如花:“三妹还不上车?”

“上。当然要上。”闻人千绝放下手指,慵懒得好像刚睡醒一般,可偏偏那双乌黑的眼眸仿佛能看穿一切。

登上马车,落下帘子后,仆人扬鞭:“小姐们坐好了。”

闻人潇雨闲不住,掀了马车的窗帘,见街市上人流如织,忍不住称赞:“京城到底是京城,车马众多,热闹非凡。”

闻人千绝不置可否,唇边弥漫出笑来。

恐怕,一会儿的百花宴上,会更加热闹吧。

第11章 冤家路窄

马车停了下来,朱漆大门的门口已经停了几辆马车了。清一色的雍容华贵,像是要跟谁较着劲似的。

闻人千绝抬眸,看向那牌匾上的欧阳府三个大字。

笔力遒劲,功底浑厚,潇洒中又生生写出了一派贵族气息!

微微敛眸,在记忆中搜索欧阳府的片段。

大胤四大家族之一,世代掌管着大胤的国库和全国的财产走向。

可以说,这个家族是一国的管家!

欧阳府办的这个百花宴,自然是王公贵胄云集之所了。

闻人潇雨没好气地哼了一声:“痴痴盯着人家的大门看,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闻人府的多没见识呢!”

甩开帘子走了下去。

闻人雪汐摆出了一副淡然至极的笑意,也跟着走了下去。

袅袅婷婷的一出现,就引起了门卫的注意:“二位是闻人家的小姐吧,这边请。”

闻人雪汐温婉地站住了:“等等,三妹还没下来呢。”面上的笑意恰到好处,亲切可人又不卑微露怯。

可那眼底,却是一抹毒意。

都把那个废物带到门口了,若她进不去,岂不是白费了自己的一番苦心?纤细莹润的手指间转着一根木簪,闻人千绝将下面的一幕轻巧收入眼内。

就那么的迫不及待?好!

成全你!

木簪子绾起青丝,她款款走下马车。

见她把头发绾起了一部分,闻人雪汐也没在意。

门卫将她们带入了前厅的小花园之中:“百花宴尚未开始,夫人稍后就会出来,请小姐们稍等。”

一时间耳边充斥着莺声燕语,浓厚的脂粉香气扑面而来。

“雪汐妹妹也过来了?这边来玩呀。”一个少女走过来,亲亲热热地拉了闻人雪汐的手,一面打量着她身边的人:“这是潇雨妹妹吧,几年不见,长这么大了。”

众少女都簇拥到闻人雪汐的身边说着话。

“阿嚏……”

闻人千绝打了个喷嚏,揉揉鼻子,她觉得自己得离这群女人远点了。

熏香味道这么大,就不怕把男人熏走吗?暖阁之中,一个身着天青色锦袍的男人半眯着自己的桃花眼,肤色白皙,五官俊逸之中多了一抹风流。

身形看起来挺拔瘦削,双腿没正形地搭在一方檀香桌上。

他百无聊赖地拈起了一个果子,顺便朝下方看去:“看来今年还是一样无聊,不过……”

目光落到了闻人雪汐的身上:“闻人二小姐不愧是名冠京华的才貌双绝,果然佳人难得。”

暖阁中,无数双眼睛都痴迷地看着下方的闻人雪汐。

突然,一个喷嚏声,吸引了他的注意。

桃花眸蓦然瞪圆了:“喂喂,你们快看!是本少爷今早出门没吃药,还是撞了鬼?下面的那个女人,不是闻人家那个出了名的废物三小姐吗?!”

他一边兴奋地招呼着身边的皇子阔少们,一边将果子扔入了口中。

此话一出,暖阁之中的少爷们都起了兴趣,纷纷聚集到窗口处来。

“别说,还真是她!”

“少扯了!废物小姐几百年不敢出一次门,从未来过百花宴,你是几时见过的?”

京城阔少们你推我,我推你,最后目光都落到了青色锦袍的男人身上:“裴大少爷,你见过她?”

裴远歌笑得像个奸猾的狐狸:“你们猜猜?”

阔少们笑嘻嘻地:“谁不知道裴大少爷是花丛中的高手,难不成……”

裴远歌端了一杯茶,缓慢地吹开上面的茶叶:“你们最好别乱说,她可是跟四殿下有了婚约的。”

最暗处的一隅,纱质的半透明帘子上下翻飞,仿佛雾色弥漫。

说不清道不明的雾色之中,一道绝世的身影半倚在软榻上,宽大的玄色衣衫半落,朦朦胧胧看不清楚相貌。

只能看到修长如玉的手指接过了暗卫递上的茶杯。

一道幽暗的目光缓缓下落。

最终定格在了那一袭胭脂色的衣裙上。

闻人千绝正吊儿郎当地躲着那些熏香过重的女人们,微微偏头的一个笑意,正对上了暖阁。

素描朝天的一个半侧脸,惊艳得令人动容。

瞬间,一贯波澜不惊的深邃眼眸中,发生了惊天动地的改变。

啪嚓!

手中的茶杯捏得粉碎!

是她!

第12章 嚣张赌约

暗卫瞬间跪地,满头的汗:“主上。”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过,主子可是慵懒到了骨子里的人,对什么事情都是漫不经心的。

就算跟皇上说话,也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

只要主子所到的地方,无坚不摧,所向披靡,仿佛乾坤都握在了袖中,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他跟了主子这么多年,从未见主子如此动怒过!

裴远歌也耳尖地听到了里面的声音,侧头问道:“七殿下,怎么了?”

此言一出,举座皆惊!

帘子后面竟然坐着人!

还是那个大胤最尊贵的皇子,无数百姓供若神明的战神七殿下!

他怎么会来到这里!

往常百花宴这种玩闹的场合,他都是不屑于出现的啊!

每个人都在心惊的同时,难免心虚,想到自己刚刚的行为都被这个七殿下看在眼里,恨不得立刻找个地缝钻进去!

那道幽暗的目光从女人的身上淡淡收了回来。

原来是她。

闻人府那个出了名的废物么?呵,那天在水潭里的表现,倒是一点也不像个废物。

他并没答话,只是慵懒地重新地靠了下去。拿起纯白的丝绢缓慢地擦了擦手,深邃好看的眼眸恢复了一贯的平静。

仔细看去,冷漠的唇边却浮现了若有若无的笑意,。

暗卫抹了抹头上的冷汗,波澜不惊地答道:“主子无事。”

暖阁里的气氛一下子冰到了极点,谁都不敢再随便说话了。

裴远歌无奈地叹口气,十二分的委屈:“早知道你们会这样,所以七殿下来了的消息我刚刚都没敢告诉你们。”

众位阔少们内心大吼:裴大少爷求求你,下次你还是提前告诉我们吧!

“啊,刚刚我们讨论到她到底是不是闻人家的废物三,这个嘛,等四殿下来了不就知道了?”

裴远歌狡黠地眯眼。

提到这个,众人又来了兴趣,谁不知道这个废物还是个花痴,整日纠缠百里初辰,成为京城最大的笑柄。

是真是假,一验便知。

“不如我们来打个赌吧?就赌她今日会不会在百花宴上出丑。”不知是谁提了一句,暖阁里的气氛再次热络起来。你十金我八金的,全部押在了出丑上。

“这怎么赌?”裴远歌翻了个白眼:“没有人押她不出丑埃”

正在这个时候,帘子后面传来了一个颇具磁性的声音,宛如上古名器,铮然流出。

“去。”

很快,暗卫从里面走了出来:“我家主子压三小姐胜。”

手一展,一枚夜明珠落到了桌上!

那个人,竟然有兴趣参与这场赌局?!

在一众惊讶得合不拢嘴的皇子阔少们中,暗卫面无表情退回了帘子后面。

裴远歌先是惊讶,然后笑了,难得那位也有兴趣参加赌局,看来是他说错了,今年的百花宴,一点也不无聊。

下面的闺秀们说的热闹,一人的目光落到闻人千绝的身上时,带了一份狐疑:“她是?”

“是千绝妹妹,怎么,姐姐不记得了?”闻人雪汐笑得春暖花开,似乎极为好心地介绍着。

一听是闻人千绝,那少女的脸上立刻露出了鄙夷的神色,声音拔高了八个度:“哎呀,闻人家的三小姐啊!不是几年没出过门了吗?”

她有意把“闻人三小姐”几个字咬得很重,刹那间一群目光落到了千绝的身上!

女人们纷纷议论了起来。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些深宅中的闺秀看着体面,最喜欢的是就聚众八卦别人的惨事。

尤其是闻人千绝这种,曾经光芒万丈,却一夜间跌落泥土中的。

最能引起她们践踏的欲望!

闻人千绝坦然承受着那些恶毒打量的目光。

她深信一个道理,一个人,在人之上的时候,要把别人当人。在人之下的时候,要把自己当人!

既然这些人不懂前半句,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第13章 戳穿心思

唇边的笑意美得妖娆。

闻人千绝散漫的眸从那个女人的身上掠过:“是啊,大家闺秀要自矜身份,不能总抛头露面惹人笑话!”

一句话,让那些女人们面色立刻变了。

她们平时总喜欢盛装打扮,参加一些宴会,让自己声名远播的同时,也能积攒一点人脉。

一个不要脸的废物花痴,还敢说她们惹人笑话!

那女人气急,忽然眼珠子一转,像是想起了什么,又捏着不阴不阳的调子道:“说到惹人笑话。我听说啊,前些日子闻人三小姐在外面跟男人苟且,衣服都睡没了!赤身裸体的,只披了一件男人的外衣回府!”

此言一出,立刻引起了一众哗然。

“原来不只是废物,还是个不要脸的废物!”

“就是!以前追着四皇子跑,四皇子不要她了,她跟谁都能睡!”

“我要是相爷啊,有个这样的破鞋女儿,直接断绝关系送去青楼!”

辱骂声一浪高过一浪,一句比一句难听。

法不责众的道理谁都懂。

一个人的话,或许还能自矜身份不敢骂。大家都骂的情况下,谁都想卷在人群里过两句嘴瘾。

人们一边骂着,一边自动自觉地往旁边退开,掩着口鼻,似乎她是什么散发着臭味的肮脏东西一般。

女人的贞洁比性命还重要的年代,光是唾沫星子就能把她淹死!

闻人千绝瞟了一眼闻人雪汐,见她一副无辜的样子,冷笑攀上了嘴角。

先是喂她媚药,然后派人将她堵在门口。

现在,她披着男人衣服回来的消息,又这么“莫名其妙的”传了出去。

这个姐姐还真是好手段啊!

她冷冷挑眉,忽然走到了那女人的身前。

闻人千绝的身材本就颀长,稍微比那个女人高一些,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眉眼冷酷如神祇:“你口口声声我在外面与男人苟且,你看到了?”

那女人害怕地后退一步,随后又咬牙:“谁不知道你花痴的大名!就算我没亲眼看到,猜也猜个差不离了!”

“猜?”闻人千绝好似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猜测可以当真凭实据地说,猜测可以让你们这些根本不认识我的人,群起围攻我!”

她冷冷站在人群之中,一个一个扫过去,孤绝傲然。

“好啊,那我也猜猜。”

她轻巧地打量了那女人一眼:“你今天头上簪的珠花边角簇新,看起来是为了百花宴特意打造的。衣角上精心绣了花纹,是后加上去的。”

绕着那女人走了一圈,她揉揉鼻子。

“熏香是木兰香,此香应该若有若无的才好闻,你熏得味道很重,说明你根本不是会欣赏这种淡香的,而是在刻意营造自己娇弱出尘的身份!”

闻人千绝站定了,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这位小姐处心积虑,可不像只是来参加宴会与大家玩闹的,怕是听说了皇子们会来,想借此机会铺平选秀之路,攀高枝当凤凰吧?”

那女人的脸顷刻间涨红了,跟条鱼似的,张了几次嘴,不知道说什么。

其他女人也心虚地摸摸自己的配饰。

闻人千绝说的是别人,却好像句句戳的是自己一般!

谁都不知道,暖阁之中,她们想竭力讨好的皇子公子们,一直在看着她们。

裴远歌在暖阁里看得开心,一手撑住了下巴:“这个废物花痴倒是有点意思。”

重重帘幕中,暗卫也看到了下面的闻人千绝,霎时什么都明白了。

正在尴尬的沉默中,门口一个身影已经走了进来。

颀长的身材走起路来从容不迫,容颜清冷而俊美,墨发用白玉冠束起,一身琥珀色的长衫凸显了尊贵的身份。

不是四皇子百里初辰还能有谁?暖阁之中的人显然也看到了这一幕。

裴远歌修长的手指摸着下巴,笑得像一只狐狸:“好戏要上演了。”

第14章 当没看见

众人的目光一下子集中在了四皇子百里初辰的身上。

除了几乎从未露面的七皇子不知相貌以外,百里初辰是所有皇子中最为俊美的一个。每次出现都引得少女们芳心大乱。

闻人千绝也随着众人的目光看向了他。

原来这就是那个让女人生不如死的男人,确实,看样子就知道他绝对有能力让女人为之疯狂致死。

女人们想到闻人千绝死缠烂打百里初辰的传闻,心里都泛起了恶心,等着看笑话了。

见到了心爱的男人近在咫尺,按照这个废物的花痴性子,一定得扑上去啊!

暖阁之中,一群男人的目光也集中到了闻人千绝的身上。

“哈,你们看她,还盯着人看呢,还不行动?”有人幸灾乐祸。

话音刚落,闻人千绝动了!朝着他走了过去!

所有人都兴奋了起来!

果然,狗改不了吃屎!

闻人家的脸算是让她丢光了!

百里初辰那双宝石般的乌黑眼眸落到了闻人千绝的身上,立刻涌上了淡淡的厌恶。

这个女人怎么出现在这里了?他上次不是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吗?他们之间没有可能!婚约作废!

定情的簪子也还给她了,她竟然还想不知廉耻的缠着自己!

见她走近了,刚想退一步躲开她的纠缠,没想到……闻人千绝只是冷冷地从他身边擦身而过!

眼皮都没抬一下!

好像百里初辰在她心中根本就只是空气!

走到幽静的小凉亭边,她拈起了一块蝴蝶酥。早上被叫起来就来赴宴了,只来得及洗漱,没来得及吃东西。

眼下她有点饿了,刚好看到这里有吃的。

唔,味道还不错。

欧阳府的厨子有几分本事嘛。

她吃相优雅,像一头乖巧的小鹿。

暖阁之中却炸开锅了。

“喂喂,我明明听到闻人二小姐介绍她是闻人千绝啊?怎么会……”

“传闻绝不可能错,我看,是这个女人耍什么手段吧。”

“欲擒故纵?哈,那也太傻了点,四哥巴不得他离自己远点呢!”

听着身边的议论,裴远歌摸索着自己的下巴,玩味的神情越来越浓了,桃花眸里满是兴奋的光芒。

有意思,简直太有意思了!

好多年他都没有碰到过这么有趣的事情了!

暗卫从帘子后面走出来,准备收起桌子上那些赌注。

却被一只修长无骨的手按住了,裴远歌撇撇嘴:“你家主子的性子也太急了一些,这就结束了?”

帘子后,那道好听至极的声音缓慢传出,带着无上的矜贵。

“怎么,你不服输?”

裴远歌换了笑脸,讨好地道:“跟七殿下打赌,怎么敢玩赖呢?只是这百花宴还没开始呢,我愿意加注,看她在宴会上会不会出丑。”

说罢,解下自己腰间一个绝佳的玉佩。

“好。”

帘子后面的人一手支着下巴,一手优雅地点着桌面,漫不经心的开口:“那就等到百花宴结束,让你输得心服口服。”

他的猎物,绝不能败在别人的手中。

暖阁中的其他人,额头上都布了一层薄汗。

也只有没脸没皮的裴大少爷敢跟帘子后面那位讨价还价了。

花园之中,百里初辰站在原地,眼里也闪过了一刹的怔忪。

这个女人是怎么回事?按照以往,她一定会扑过来拉着自己的手,毫不顾忌周边的目光,初辰哥哥初辰哥哥地叫个不停。

如今却冷漠地与他擦身而过。

玉石般的眼眸中泛起了不满,不管这个女人耍什么把戏,都别想他回头!

最后看了一眼吃着东西的闻人千绝,他往暖阁的方向走去。

闻人雪汐见到事情跟自己预料得不同,面上保持了柔柔的笑意,继续跟其他闺秀们谈笑风生,阴狠被她深藏在眸底。

哼,小贱人,你不要高兴得太早!

她精心准备的局很快就要用到了,到时候让你生不如死!

嗜血狂后宫心计》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嗜血狂后宫心计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一个人的时候

    作者:李冉,女,网名Lily,半夏微凉。喜欢古诗词,山东济南人,用至真至纯的笔,写温暖的文字,不张扬,我心素静。一个人的时候,总感觉日子是漫长的,等待是安静的。也会翻书读一篇篇文字的美丽,累了时抬起头,静坐不语,享一城清欢。习惯了,这样清浅的时光。而空禅与默想,就成了城市的街角那永不寂灭的灯光,照耀成一场落花被岁月风干时的悲壮,一汪清泉,便成了灵魂深处最渴望的芬芳。这一刻难舍的张望,谁人的豪情划破长空,依依梦里,把温柔掩入深乡。古人说:“闻弦歌而知雅意。”可此时此刻,弦以断,歌未尽,泪先零,锦瑟

  • 梁实秋:男人懒起来到底有多可怕?

    文梁实秋不管是感慨黑豹乐队成员赵明义“当年铁汉一般的男人,如今端着保温杯向我走来”,还是冯唐的“如何避免成为油腻的中年男子”,大家好像特别乐于调侃这群有着秃顶、啤酒肚等中年危机的男人,而且是以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优越感。但细想,你身边不就有着这样的男人么,他是担心你一个人在外面过得不好的爸爸啊,他是你早出晚归养家糊口的丈夫啊,他可是用没有美国队长那般坚实的肩膀撑起了你的家。他们也曾年轻,也曾意气风发,也曾要改变这个世界。但英雄不敌迟暮,美人不敌白头,所以,不要再嘲讽他们了。真实生活中的他们,是有着各

  • 人 不 可 以 无 趣

    时下大多中国人评价一个人成功与否的标准,大体不外乎是通过一些很刚性的指标,比如身份、地位,职业、收入,房子、车子,孩子的教育、本人的游历等等,似乎一旦拥有这些也就可以称之为成功了。在国外评价一个人是用“有趣”来界定,如果被人说“没趣”,那将是很失败的。为此有人说,人生最大的敌人是——无趣。无趣是有历史源渊的。我们这几代人恰巧碰到我们这个时代简直让你无法有趣:上一辈人经历了一个灰色年代的洗礼,看世界的眼光是阶级斗争是非观,有趣的含义基本等同于“小资情调”,是无产阶级专政对象。我们的下一辈过着色彩炫

  • 【写作方法】别把传记写成流水账,五个方法教你写好人物传记

    传记,是记载人物事迹的文章,是用形象化的方法记述人物的生活经历、精神风貌以及其历史背景的一种叙事性的文体。传记不同于一般的枯燥的历史记录,除了真实记录外,还必须有感人的力量。传记是写人的,有人的生命、经历、情感在内;而一旦通过作者的选择、剪辑、组接,就倾注了爱憎的情感,需要用艺术的丹彩加以表现,以达到传神的目的。一、传记的分类目前常常用的有自传、小传、评传、别传、外传等。一部分以追述人物生平事迹为主的回忆录,也是传记的一和形式。1、自传自传是自述生平的文章。人物所以能栩栩如生,各具神态,需要选取

  • 人生很短暂,活在当下!(写的太好!)

    让我们一起

  • 煮雪,待春来

    01▲下雪了传说在北极的人因为天寒地冻一开口说话就结成了冰雪对方听不见只好回家慢慢煮来听在这下雪的日子里唯有捧一壶雪用来煮茶才不算辜负温热的普洱注入杯中恭恭敬敬的端至佛前袅袅的水气升起供养着我的心香一瓣02▲今天是腊八据说是您成道的纪念日2500年前的暗夜您端坐在菩提树下尼连禅河上空月朗星稀那一抹明亮卓然升起续而周遍法界尊贵柔软庄严寂静直至今日您的法教遗香依然弥漫世间03▲轻轻夹起一块木碳投入炉中让铁壶中的茶水持续的翻滚水中的茶叶不断沉浮、缠绕生生把一壶的白雪融化得好似葡萄酒般的透红这片片的茶叶

  • 【美文共享】 腊月风和意已春,祝腊八节快乐!

    腊八节,俗称“腊八”,即农历十二月初八,古人有祭祀祖先和神灵、祈求丰收吉祥的传统,也有喝腊八粥的习俗。相传这一天还是佛祖释迦牟尼成道之日,称为“法宝节”,是佛教盛大的节日之一。腊八节,最早周代有“八腊”,周代称“蜡”,蜡月初八祭八方八神,祈求来年风调雨顺。寺院腊八日赐腊八粥,除了纪念佛祖成道,还有携众生度“八苦”意。佛教的“八苦”是:生、老、病、苦、恩爱、别离、怨憎会、忧悲。腊八,牵涉八与七两个神秘数字,腊八祭祀始于周代,四面八方,四与八是等分数,腊八祭祀原始还是为“八腊不通,则四方不成”,是祈

  • 【美文共享】当雕花与木梳相遇 ——纵你一世芳华

    木梳是长发的情人,青丝细齿,日日相伴,流淌着无数的雨夕花朝。遥想间,那样的情景总是动人心神,轩窗独倚,红花红颜,长发如瀑,翠梳游走,便醉了光阴。“朝梳和叠云,到暮不成雨。一日变千丝,只作愁机杼。”这是宋代曹颜约《朝梳怨》中的前四句。一个孤独的女子,晨昏间的情思流露,寂寞中透着哀怨。木梳也成了机杼,却是青丝难纺,却成了轻愁往复的寄托。木梳是每个女孩子都要拥有的一件物品,不管你是长发还是短发,直发还是卷发,总是要有一把称心又顺手的木梳,陪你从青涩到美好。你的心事我们了解每一个女孩都应有一把属于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