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完整版【我是神界监狱长】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1/13 5:53:57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我是神界监狱长

第九章 准你搂我的腰

“忙,你需要我帮什么忙?”

  陈凡收回欲推车门的手,转过头来惊诧问道。说明163shenghuo.com

  沈佳冰居然会找他帮忙,要不是发生昨晚上的事,两人之前根本就不认识好不好。

  “你今天能陪我去参加一个宴会吗?”

  沈佳冰只是稍稍犹豫,便对陈凡说道。

  “噗嗤,你该不会还想让我假扮你的男朋友吧?”

  听到沈佳冰的话,陈凡情不自禁就联想到了电视、小说中常有的情节,噗嗤一声。

  “不是男朋友……”

  沈佳冰低着头,双手揉捏着自己衣服,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哦,那个不好意思哈,你就当我是电视小说看多了吧。”

  陈凡心里面既有些尴尬,又有些失望,电视小说果然都是骗人的,他就说自己哪有这么好的运气,一个超级白富美,会主动找他扮男朋友。

  然而,就在陈凡感到失望的时候,沈佳冰却是仿佛下定了某种决心,扭过头,凝视着他道:“不是扮我的男朋友,是扮我的男人!”

  “啥……”

  这下子,陈凡内心的失望不但瞬间消失了,还惊得直接蹦了起来,使得头都撞在了车顶盖上,但他此时已经顾不得头上传来的疼痛了,只是一个劲盯着沈佳冰:“你不会是在给我开星际微笑吧,昨晚上,咱们真没发生什么,你这是想赖上我啊!”

  要是让其他人听到陈凡对沈佳冰说这句话,不知道会不会有打死他的冲动。完整版【我是神界监狱长】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当然,事实上陈凡此时的内心是无比激动的,他之所以会这么说,那是因为他很好奇沈佳冰为什么会有这么奇怪的要求,还有就是,他也要假装矜持不是,嗯,虽然对方是女神级的人物。

  “你就说答应不答应吧?”

  本来说完刚才那句话,沈佳冰脸就已经红得像番茄酱了,此刻再听到陈凡的话和看到对方的反应,她都想立马找个地洞钻进去,真是羞死人了。

  要不是实在被逼无奈,又正好发生了昨晚上那档子事,就算打死她,她也不会对陈凡说这句话的。

  “你总得给我先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吧。”

  须臾,陈凡心情稍稍平复了些,又坐回到位置上,一脸笑意问道。

  他是真想不通,到底是参加什么宴会,需要他扮成对方的男人,连男朋友都不行,这可比那些小说电视里的情节更带劲了。

  “陈凡,我想你也知道我爸妈是做什么的吧。163生活网”沈佳冰脸上突然浮现出一丝苦涩。

  “当然,你们家是开酒店的嘛,而且还是四星级酒店,这个只要是地球人都知道。”陈凡颔首回道。

  “但是你们不知道,我们家开的这家酒店,最近因为同行恶意打压,业绩不断下滑,照这样下去,恐怕用不了多久,就会破产关门了……”

  沈佳冰脸上的苦涩越来越浓,看到她这个样子,陈凡没有再出声,选择静静的听,其实昨晚对方一个人去辉煌酒吧买醉他就感到很奇怪了。

  “不过,对于我家的情况,倒是有一家人能帮我们走出困境,那就是乔氏集团。”沈佳冰望着陈凡:“我相信乔氏集团你该听说过吧。”

  对此,陈凡点了点头,乔氏集团是海庆市前五的地产集团,他自然听说过,甚至前段时间他找实习工作时,还给乔氏集团投过简历。推荐163shenghuo.com

  “这乔氏集团和你们家什么关系?”陈凡问道。

  “乔氏集团的董事长乔汉义和我爸妈是至交好友,他们早在最初创业时就认识了。”

  “这不是挺好嘛,乔汉义几十亿的身家,他与你爸妈是至交,要是帮你们,你们家酒店百分百能渡过难关,这是好事情啊……”

  “但是,乔叔叔帮我们,为了感谢他们,你知道我爸要把我嫁给他们的儿子乔海军么?”

  这回,陈凡的话还没说完,沈佳冰就直接激动地打断了:“乔海军,我们连见都没见过,他一直生活在国外,前几天才回来,让我嫁给一个连面都没见过的陌生人,我做不到。”

  说到这里,陈凡发现沈佳冰的眼睛居然开始红润起来,一时间他心里没来由的有些发堵。

  “所以,今天的宴会与乔海军有关,你让我扮成你的‘男人’就是为了让乔海军知难而退?”

  陈凡道:“可是你也犯不着这样啊,我扮成你男朋友不就可以了。”

  “不,你要只是我男朋友,我爸一定会让我与你分手,然后再嫁给乔海军。”

  沈佳冰双手紧紧地握在方向盘上,她无比了解自己老爸,在她老爸眼里,乔海军是海归、是金融硕士、是高材生,父亲又与他是至交好友,这次更帮助他们家渡过难关,所以,要是不使用特殊点的手段,最后她老爸为了报恩,还是会逼她嫁给乔海军的。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听你说,这乔海军倒是真的很优秀的样子,你怎么不试着与他处一处?”

  陈凡似笑非笑的问道,不过他的话中,却是蕴含这一股莫名的情绪在里面。

  “我都说了,让我嫁一个从没见过面的陌生人,办不到。”

  沈佳冰神情无比复杂地对陈凡道:“你要是实在不愿意,你就下车吧,我不会逼你的。”

  “那个,助人为快乐之本,我怎么会不愿意呢。”

  见沈佳冰要赶自己下车,陈凡马上便点头同意了,笑话,这种好事他要是不干,那就绝对是脑子进水了。

  “那好,我先陪你去买一套衣服,宴会是下午才开始。”

  说完,沈佳冰甩掉脑海中不快的情绪,发动车子,驶离了原地。原文163shenghuo.com

  随后,沈佳冰带着陈凡去了海庆市最大的商业圈,为他买了一身看着异常高大上的衣服。

  这买衣的过程中,因为是沈佳冰付钱,毕竟陈凡最后买的一身衣服价值上万,他现在可付不起,所以,当店员和其他注意到他们的人,看陈凡的眼神,那叫一个羡慕,完全把他当成小白脸了。

  话说,这其中有几人看到沈佳冰的面貌,都差点跑过来跪倒在陈凡脚下,让他传授泡妞大法了,要知道,小白脸不稀奇,但一个能榜上超级美女的小白脸,那就非常稀奇了……

  受不了这些异样火热的眼神,买好衣服,两人便冲冲离开商店。

  同时,经历了这次事情,陈凡在心中也默默想到,等下次再有与沈佳冰逛街的机会,买东西一定得自己掏钱才是,这尼玛,别人虽看着羡慕,但也太伤男人自尊了。

  ……

  “那个,沈佳冰同学,到时在乔海军面前,我是该叫你什么呢?”

  经过一段时间相处,陈凡和沈佳冰已经不在陌生,变得熟络了很多,说起话来,陈凡也随意起来,故意问道:“是叫佳冰,还是冰冰……亦或者,你有其它别的小名没有?”

  闻言,沈佳冰耳根一红,扭头瞪了陈凡一眼,接着冰冷说道:“待会到了宴会上,我准许你叫我冰冰,但这只限于今天的宴会,今天过后,咱们继续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互不相干。”

  “那你说,我们用不用亲密一点,毕竟我是你‘男人’,要是表现得太生疏,别人可是会怀疑的。”

  陈凡没有在乎她说的话,继续自顾自地问道。

  “你……”

  吱……

  听到他这句话,沈佳冰握着方向盘的手都是一歪,使得车子差点没撞上前面的车辆。

  见状,陈凡冷汗都快冒出来了,不敢在逗对方,老老实实坐在位置上,就算心里真有问题,他也决定等下了车再问,要不然,他小命就该有危险了。

  半个小时后,甲壳虫轿车停在了海庆市明珠酒店的停车场,在沈佳冰的示意下,两人齐齐下了车。

  看到是明珠酒店,陈凡不由得撇了撇嘴,心中有些怪异,因为,他以前听说,沈佳冰家开的酒店好像就叫明珠酒店吧。

  他没想到乔海军举办的这场宴会,居然就选择在沈佳冰家的酒店。

  “等会到了宴会上,在必要情况下,我准许你短暂地搂我的腰,但是,你要是敢超出这个范围,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而,在陈凡好奇打量明珠酒店装饰时,走在前面的沈佳冰突然停下脚步,转过头来对他说道。

第十章 我是她男人

“……”

  陈凡闻言,愣了愣,紧接着眼中迸射出无比强烈的精光,激动无比道:“你说的是真的?”

  下意识间,他的目光还朝沈佳冰的腰肢瞥去,因为现在正值夏天,每个人都穿得很单薄,沈佳冰上半身就穿了一件修身T恤,刚好将她那水蛇般的腰肢完美的展现了出来,看着她芊芊细腰,陈凡马上就有些激动了。

  “哼,天下男人果然没有一个好东西。”

  见到陈凡突然迸射出的炙热眼神,沈佳冰俏眉一挑,冷哼一声,转身朝酒店内走去。

  “要是哪个男人见到你没这反应,那他就不是男人了。”

  对此,陈凡无奈地耸耸肩,心里暗暗想到。

  在沈佳冰的带领下,两人很快进到明珠酒店大门。

  而在要进大门的那一刻,走在前面的沈佳冰还故意停下来,等陈凡走到她身边了,两人这才并肩踏进酒店。

  “大小姐,您来了,乔公子他们已经在四楼宴会厅了。”

  一进酒店,便有一名西装革履的男子迎了过来,对沈佳冰恭敬道。

  “嗯,好的,达经理那我们先上去了。”

  沈佳冰对着这名男子点了点头,随即在陈凡毫无准备之下,竟是一把挽上他的手,亲昵道:“陈凡,咱们上去吧。”

  只不过,她的亲昵声,怎么听怎么都有些僵硬。

  “啊……好,好!”

  陈凡反应还是很迅速的,只用了一秒的时间便反应了过来,然后冲达经理微微一笑,也在毫无征兆之下,抽出被沈佳冰挽着的左手,一下子搂住对方的腰肢,一同朝一楼电梯走去。

  随着他左手搭在沈佳冰腰上的那一刻,他能明显感受到对方的身体轻轻一颤,整个身体都是变得一僵。

  但,仿佛是因为看到达经理就在一旁,沈佳冰最后只是偏过头狠狠瞪了陈凡一眼,终究什么也没说,僵硬地跟随后者脚步朝电梯走去。

  看到这一幕,达经理在他们后面停留了好久,直到两人进入电梯后,才摇摇头,离开原地。

  一进到电梯,沈佳冰马上咧动身体,从陈凡的手掌挣脱了出来。

  “你下次要是再趁我不注意的时候碰我,我一定把你手拧断了。”沈佳冰面带寒意道。

  “你这人可真霸道,叫我来的是你,大门外说可以搂你的腰也是你,刚才率先出其不意挽我手的还是你吧……演戏就要演全套,你这样,后面还怎么让乔海军,让你爸妈相信我是你男人啊。”

  陈凡故意装作很委屈的样子:“我这全是为了配合好你而已!”

  “反正,反正下次你要在碰我,不能在我不注意的时候。”

  沈佳冰低着头,红着脸,似有些理亏道。

  “好吧,我现在算是体会到‘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真正含义了。”

  四楼的距离,不过转眼即到,这回,电梯门一打开,沈佳冰自然而然就挽上了陈凡的手,一同走出电梯。

  而,他们走出电梯,陈凡都还没来得及打量四周环境,便看到一个带着金边眼镜,打着领带,穿得很正式的男子快速迎面走来,男子长得很斯文,一副文质彬彬的模样,看到陈凡和沈佳冰,脸上瞬间就挂上了微笑,不过,确切的说他是看到沈佳冰,脸上才挂上微笑的。

  “冰冰,你终于来了。”

  男子走到陈凡和沈佳冰身边,看到两人手挽手的样子,脸上居然没有露出丝毫不悦的情绪,反而很热情地说道:“早就听沈叔叔说冰冰你长得很漂亮,最初看你照片时就把我惊艳到了,现在看你本人,才发现,你比照片上还要好看一百倍。”

  “军哥你好!”

  虽然沈佳冰从没见过乔海军,也没看过对方照片,但此时听到他说的话,一下子就能猜到他的身份了。

  “冰冰,这位是……你的同学?”乔海军又疑惑地看着陈凡。

  “他是我男人。”

  谁曾想,乔海军问话刚落,沈佳冰便毫不犹豫回道,那叫一个干脆利落,让陈凡都感到些许诧异。

  “这……咳咳……”

  乔海军做梦都没想到自己的问题会换来沈佳冰这样回答他,更没想到后者居然都有男人了,于是脸上闪过一丝尴尬,不过很快便又隐去:“我们还是进去再说吧,里面好多朋友在等着呢。”

  他居然依旧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悦,还是很绅士的模样。

  稍后,三人离开电梯旁,进到明珠酒店四楼的宴会厅。

  这过程中,陈凡从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话,因为刚才他看到乔海军的第一眼,总感觉对方有些眼熟,以前好像在哪里见过,但一时间他又想不起来,所以心里面一直在沉思。

  “大家快看谁来了。”

  进到宴会厅,乔海军直接对里面的人喊道。

  “冰冰,你可来了。”

  “冰冰啊,军哥这次举办这个宴会,表面上说是他刚回来,请大家聚聚,其实主要是为了你。”

  “咦,这位帅哥是?”

  “……”

  进了包房,陈凡才注意到,宴会厅有多大,恐怕足有三百多平米,里面此时已经聚集了不少人,有男有女,个个穿扮得都很亮丽,并且这些人似乎都认识沈佳冰,沈佳冰一出现,便有好几人围了上来。

  显然,乔海军请的这些人,都是海庆市上层人士,有钱人家的子弟。

  “陈凡,给你介绍一下,她叫安娜,家里面做旅游的。”

  沈佳冰不但没有先理会这些人的招呼,反而先给陈凡介绍起来,指着一个卷头发,穿着露肩装的女子说道。

  “他是范飞,父亲是范范传媒的总经理。”

  “袁科,家里也是做地产生意的……”

  “……”

  沈佳冰自顾自的一连指过好几人对陈凡介绍道。

  事实上,沈佳冰与包房内的这些人虽说有好些都认识,但她着实与对方们交情不深,因为她性格的原因,每次都和这些富二代,纨绔子弟玩不到一块去。

  “冰冰,你什么意思?”

  见自己们说的话,沈佳冰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安娜眉头轻挑,上下打量了一下陈凡,很不爽地道:“这人是谁家的公子,我以前怎么从来没见过。”

  随即,她又转过头对乔海军问道:“军哥,他是你请来的吗?”

  “不是,他是……是冰冰的朋友。”

  想到先前沈佳冰对他说的话,乔海军便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吞吐了半天,才这样说道。

  “朋友?”

  安娜、范飞、袁科几人都斜着眼睛看了陈凡一眼,当发现陈凡和沈佳冰是手挽手时,袁科不经有些阴阳怪气说道:“佳冰,他该不会是你在海庆大学交的男朋友吧?”

  “男朋友,不至于吧,他要是佳冰男朋友,军哥算什么。”

  范飞道;“我们谁不知道军哥和佳冰的事。”

  “好了好了,大家先别说这些,先去那边坐下,咱们边吃边喝边聊。”

  乔海军倒是爽朗一笑,催促大家过去坐下。

  看到乔海军的表现跟反应,说实话,陈凡和沈佳冰心中都不经疑惑了,对方看起来真的很礼貌,很绅士啊,跟范飞、袁科他们这些富二代,一点也不一样。

  “你们说对了,我不是冰冰的男朋友。”

  但是,陈凡听到范飞和袁科的话,嘴角却是拉扯出一个邪异弧度,再是一把搂住沈佳冰的纤腰,霸气十足道:“我不是她男朋友,我是他的男人!”

  安娜:“……”

  范飞:“……”

  袁科:“……”

  这下子,三人嘴巴同时张得老大,都能塞进一颗鹅蛋了,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就连乔海军听见陈凡当着这么多人说出这句话,脸上的微笑也是刹那消失,嘴角忍不住抽抽了两下。

第十一章 约赌

好半响,范飞才掏了掏自己耳朵,不可思议地盯着陈凡:“小子,你在逗我们吧?”

  “你是佳冰男人,你怎么不说你是她老公?”

  袁科也以为自己听错了,回过神来,语气很不屑道。

  “冰冰,你今天带的这朋友可真没规矩,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啊,更何况海军还在场。”

  安娜看了乔海军一眼,再扭过头对沈佳冰道:“你跟海军都要订婚了,这在我们圈子里,谁不知道。”

  腰间再次感受到陈凡手掌的温度和听到对方突如其来的霸气自我介绍,原本沈佳冰心中还感觉很不适应,有些别扭,但当她听到安娜说到‘订婚’两个字时,心中的那丝别扭反而没了,主动朝陈凡身上靠了靠,目光对视着安娜的眼睛,一字一句说道:“陈凡说的没错,他就是我男人。”

  沈佳冰靠陈凡近了几分,两人的侧身这下子算是完完全全贴在了一起,又因为夏天两人都穿得很单薄,所以使得陈凡能清晰的感受到对方身体的柔软,独属于沈佳冰身体的香味也顺着鼻子流进他的心间,刹那间,陈凡马上就心猿意马起来,连搂着对方纤腰的左手都是情不自禁紧了一下……

  “冰冰,你……他……”

  这回,安娜看着陈凡和沈佳冰,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眼中除了惊讶还是惊讶,袁科和范飞两人亦是如此。

  “好了,我跟冰冰的婚事,都是大人们在瞎乱安排,冰冰现在有男朋友了,不是挺好的嘛。”

  乔海军走到旁边的桌上端起两杯红酒,递了一杯给沈佳冰:“冰冰啊,你不要介意,其实我两的事,都是我爸和沈叔叔他们在后面捣腾出来的,你现在有对象了,那我们以后就当个普通朋友吧。”

  乔海军一副谦谦有礼的样子,对于陈凡和沈佳冰的关系仿佛毫不在意。

  看到他这反应,说实话,沈佳冰心里面对乔海军的印象都不经好了起来,这跟来之前她预想的完全不一样,甚至,她都怀疑今天自己是不是变丑了,乔海军是这么久以来,第一个见到她这么心如止水的异性。

  陈凡看乔海军的眼神同样也开始变得复杂,对方对于沈佳冰这样漂亮的女生都能保持得这么镇定,眼中毫无贪恋炙热,他感觉对方该不会是弯的,性取向有问题吧。

  刚才进到宴会厅,陈凡从范飞和袁科他们眼中都察觉到了丝丝对沈佳冰的异样情愫,毕竟,沈佳冰这样的女生,只要是正常男性见了,多多少少都会燃起某种欲望的。

  “谢谢你的理解,不过你还是叫我佳冰吧。”

  沈佳冰接过酒杯,与乔海军轻轻触碰后,抿了一口。

  稍后,随着时间推移,陈凡是沈佳冰男人的身份,宴会厅内的所有人,都已知晓。

  并且,陈凡并非富家公子,只是一普通大学生的身份也被范飞他们得知了去。

  一时间,包房内的人看陈凡的眼神就只有一种,那就是不屑,非常的不屑,在他们眼里,沈佳冰是脑子进水了,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这些人的眼神,陈凡全都不予理会,跟沈佳冰一道,该吃吃,该喝喝,有人上前说话就随意回两句,对于这些纨绔富二代,说实话,他还很不屑呢。

  “陈凡,怎样,我们来玩两把?”

  在宴会进行到一个多小时的时候,范飞突然走了过来,对陈凡说道。

  “玩,玩什么?”他没听懂对方的意思。

  “哎呀,就是赌两把呀,现在时间还早,大家都觉得没意思,所以决定玩玩牌,你也来参一个?”

  “算了吧,我没兴趣。”陈凡摆摆手道。

  “陈凡,你不是冰冰的男人么,这又是在她家酒店,你不来,这也显得太不够意思了。”

  安娜和袁科这时走了过来,附和劝道。

  “安娜,你们要玩自己玩吧,他不会玩。”沈佳冰也帮陈凡说道。

  很显然,沈佳冰是害怕陈凡待会输了,毕竟,她还是比较了解范飞、袁科这些人,对方们都是坑爹的富二代,是拿钱不当钱使的人,玩牌一般都玩得很大。

  “范飞,陈兄弟不愿意玩,你们就自己玩吧。”

  乔海军端着红酒杯走过来,似有为陈凡解围的意思。

  “对哦,我咋忘了,陈兄你没钱。”

  范飞一拍脑门,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算了算了,我们自己来,就算你来,估计也输不起。”

  袁科鄙夷地瞅了陈凡一眼,转身就欲离去。

  “是啊,我们还是自己玩,要不然陈兄输了,付不起钱,岂不是尴尬了!”范飞摆手道。

  听到范飞和袁科的一唱一和,陈凡嘴角动了动,站立起来:“既然你们都想玩,那我就陪你们玩一会儿好咯。”

  “陈凡……”

  见状,沈佳冰忍不住连忙拉了他一下,今天陈凡可是来帮她的,要是让对方输了钱,这算怎么回事,更何况,她虽不是很了解陈凡的情况,但她知道,对方的家庭情况是绝对比不过范飞他们这群人的。

  “嘿嘿,大家这么热情,我要是不陪他们玩一会,也太对不起他们了。”

  陈凡自然知道沈佳冰在担心什么,回过头冲她安慰性的一笑。

  “陈兄不愧是能追到佳冰的人,有魄力。”

  一听陈凡答应,袁科眼睛马上一亮,先是夸了他一句,然后再问道:“不过,陈兄你身上有多少钱啊?”

  “我?”

  陈凡从身上摸索了半天,最后摸出两张毛大头和一张银行卡:“嗯,我现金就两百,银行卡里应该还有个一两千。”

  “噗嗤,陈兄,你这点钱,是要拿去打发乞丐吗?”

  安娜突然捂嘴一笑,眼中竟是鄙夷和嘲讽,像范飞和其他人就更加不用说了,鄙夷的眼神都快凝结成实质性的了。

  “我帮陈兄给吧。”

  就在这时,乔海军从钱包中抽出一张银行卡,递给陈凡:“陈兄,这卡里有十万,你先拿着玩,待会要是输了不够,我在补。”

  “不用。”然而,乔海军拿出银行卡,陈凡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沈佳冰马上就帮他拒绝了,然后把他拉到了一边,微微靠近他耳边,问道:“你真要跟他们玩?”

  “当然是真的。”陈凡很肯定地点了点头。

  虽然他听的出袁科,范飞刚才的话是在激自己,但两人的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要是陈凡再不上,也太特么丢面子了,更何况,对于赌,嘿嘿,他现在可不怕谁。

  “那好,我这卡里有五万,拿去吧。”

  沈佳冰板着脸拿出一张银行卡递给他:“这是我所有的积蓄了,输完了,你就别玩了。”

  这时候,沈佳冰心里面已经决定,等这次宴会结束,能不见到陈凡,就再也不见了,因为此时对方在她心中的印象已跌落至了谷底,本来范飞、袁科他们这群纨绔她就很看不惯了,现在陈凡倒好,没钱还打肿脸充胖子,这与范飞他们比起来,更要让人讨厌。

  感受到沈佳冰渐渐黑下来的面孔,陈凡微微一笑,不做解释,也不接银行卡,直接走了回来。

  “我身上总共两千两百块,不如我们先玩一把?”

  “怎么,你想用这两千来块钱起家?”安娜似笑非笑道。

  “我就问你们愿意不愿意,不愿意就算了。”陈凡撇撇嘴道。

  “好,就先玩一把,待会输了,你照样要去求军哥或者佳冰。”袁科道。

  “那好,既然你们同意,我先去洗手间一趟,等下啊。”

  说完这句,陈凡就朝洗手间走去。

  看着他的背影,范飞、袁科、安娜几人相互对视一眼,一副奸计得逞的样子……

第十二章 连赢十把

进了洗手间,把门关好,陈凡嘴角拉扯出一个莫名的弧度,从怀中拿出一张猪帅帅给他的透视符箓。

  他之所以敢答应跟范飞他们这群富二代玩牌,就是因为他有着透视符,而只要有透视符,陈凡便能看穿一切,所以他有什么不敢赌的。

  透视符的使用方法猪帅帅早就告诉陈凡,拿出透视符,随便对着手背上的肌肤一按,紧接着,黄色的透视符就消失在了他手背上,下一秒,当陈凡再睁眼看东西时,发现周围都变得一片透明,隔着一堵厚厚的墙壁,都能看清外面宴会厅的情况。

  “神仙妖怪炼制的东西果然都是好东西。”

  暗喜一声后,陈凡没有耽搁,快速出了洗手间,猪帅帅之前可告诉过他,一枚透视符的时限是一个小时。

  明珠酒店宴会厅不但面积足够大,设施这些也很完备,这其中就包括有棋牌室,见陈凡出来后,范飞几人二话不说,拉着他就往棋牌室走,那样子,生怕耽误久了他会反悔似的。

  一进棋牌室,范飞叫陈凡坐在一张桌子旁,接着袁科、安娜也相继在桌子一方坐下。

  “凡兄弟,怎样,这第一局咱们玩什么?”

  待几人都坐下后,范飞一脸笑嘻嘻地看着陈凡说道:“你现在总身价就两千来块,哎,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骰子、扑克比大小,你选一样,我先单独陪你玩两把,如果你能赢我,自然就有本钱了。”

  “可他要是输了呢?”

  沈佳冰站在陈凡旁边,黑着脸对范飞问道,也不知她具体是在生范飞等人的气还是在生陈凡的气。

  “冰冰,你不用担心,陈凡兄弟要真的输了,我帮他付钱。”

  乔海军同沈佳冰和其他人一样,只是围靠在桌子边上看着,并没有要参与的意思。

  “哈哈,还是海军哥大气。”

  范飞大声一笑,转而把目光转向陈凡:“凡兄弟,想好没有,想好了咱们就可以开始了。”

  “既然开始就我两个玩,那便骰子猜大小吧,这样方便快速。”

  陈凡手指敲击着桌面,淡然回答道。

  “爽快,那就骰子。”

  于是,范飞拿上一副骰子摆在桌面上,望着陈凡:“你摇我摇?”

  “随便。”

  “好,第一局我来摇,你来猜,第一把我们不赌大了,就一千块?”

  “随便。”陈凡依旧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

  看到陈凡风轻云淡的模样,袁科、安娜等人在一旁心里面都露出了冷笑,在他们眼里,陈凡没钱还能这么淡定,完全是在强行装逼了,他们倒要看看,待会对方输了,还能不能保持这种淡定。

  而沈佳冰直接就有点看不下去了,一甩手,离开陈凡身边,走到另一边的沙发上坐下。

  “注意了啊,我开摇了!”

  范飞可没管那么多,提醒陈凡一句,右手便开始动作,快速地摇动骰子来。

  哗哗哗……

  骰子在范飞手中,迅速晃动,骰盅被骰子撞击着不停地传出哗哗声响,并且一边摇,他的双眼还一边注视着陈凡,露出得意的眼神。

  啪嗒!

  摇晃了几十秒后,范飞一把将骰盅按在桌面上,手拿开,对陈凡说道;“凡兄弟,该你了,选大选小?”

  其他人亦是纷纷把目光投向陈凡,好奇地看着他,显然,都想知道他会怎么选择。

  对此,陈凡看着桌面上的骰盅意念一动,眼睛一闭一睁,紧接着,他便透过骰盅看到三颗骰子,三颗骰子的点数依次是二、二、五,加起来总共九点。

  “小。”

  看清楚骰盅内骰子的点数后,陈凡微微一笑,漫不经心道。

  “你确定?”范飞问道。

  “嗯。”

  陈凡很确定地点了点头。

  “那好,开!”

  见陈凡确定,范飞也不啰嗦,一手揭开骰盅,里面的骰子显露在大家面前。

  “二二五,九点小,陈凡兄,你赢了。”

  乔海军看见三颗骰子的点数,连忙笑着对陈凡道。

  沈佳冰虽在一旁坐着,但当她听到陈凡赢了时,还是忍不住抬起头向牌桌这边瞥了瞥,不过只瞥了一眼,便又冷哼一声将目光收了回去,看起自己手机来。

  “凡兄弟,这一千块钱是你的了。”

  范飞输了倒也干脆,掏出自己的钱包,取出十张红钞票,交给陈凡。

  很快,他们又开始了第二把,依然是范飞摇,陈凡猜。

  这次,等范飞摇好了后,陈凡通过透视,看到骰盅内三颗骰子的点数是四五六,于是他二话不说,直接选择了大。

  “四五六,十五点大,陈凡兄,你又赢了。”

  当看到三颗骰子的点数,陈凡又选对了,乔海军再次恭喜道。

  围观看戏的人,看着陈凡的眼神也稍稍变了变,他们感觉对方今天的运气仿佛不错啊。

  “一二三,六点小,陈凡赢。”

  “三三五,十一点大,陈凡赢。”

  “二四六,十二点大,陈凡赢。”

  不过接下来,乔海军他们便彻底傻眼了,因为后面陈凡和范飞一连玩了十把骰子,每一把陈凡都能准确猜出骰子点数的大小,也就是说,十把下来,他每一把都赢,没有输过一次。

  这下子,范飞、乔海军……他们看陈凡的眼神变了,变得怪异、惊讶无匹,如果说赢一把两把,好吧,就算是连赢三把四把,他们还能当陈凡是走了狗屎运,人品爆发了,但一下子连赢十把,这,这特么还能算运气?

  甚至,沈佳冰在陈凡连赢五把过后,听到大家的惊呼声,都忍不住从一旁的沙发上站起走了过来,在看到对方跟范飞玩十把,赢十把后,看向陈凡的瞳孔中也浮现出了浓浓的震惊之色。

  而,陈凡一连赢了十把过后,总共从范飞手中赢得了一万RMB,以至于范飞手上没有那么多现金,最后都用手机转账给他了。

  “好了,我现在手上有一万多块了,现在我们四个人可以一起玩了。”

  对于众人眼中看自己什么眼神,陈凡丝毫不予理会,目光扫过范飞、袁科、安娜三人说道。

  “艹,玩就玩,我就不相信你运气能一直这么好,还赢不了你了。”

  范飞一拍桌子,郁闷无比道:“这次我们是四个人了,不玩骰子,玩扑克,来扎金花!”

  玩骰子,范飞输了一万块钱,虽然以他的身价,一万块钱对他来说根本就如毛毛雨一样,但一连数十把,任谁心中都会冒出闷气,很不爽的。

第十三章 我又赢了

“无所谓!”

  陈凡身体半靠在椅背上,摊摊手道:“想玩什么,你们决定就好了,我奉陪到底便是。”

  “陈凡,你以前该不会专门研究过赌博吧?”

  先见陈凡与范飞玩骰子连赢十把,到现在说换玩扎金花,对方从始至终都是一副淡然至极、有恃无恐的表情,安娜半眯着眼看着他问道。

  伴随着安娜这一问,棋牌室内所有人包括沈佳冰目光都一动不动地望着陈凡,很显然,他们心中也都好奇。

  “呵呵……”

  见状,陈凡只是呵呵一笑,然后马上笑容一收,很确定道:“木有!”

  他的确没有,以前陈凡连牌都很少碰的,怎么可能有特意专研过,不过虽然他说的是实话,但看周围人的眼中却是带着的浓浓怀疑之色,几乎没有一个人相信他。

  “好了,咱们开始吧!”

  这时候,范飞已经拿出一副崭新的扑克,拆封开来,洗好打乱以后,让陈凡三人抽牌比点数,已好决定第一把谁来当庄。

  陈凡随便抽一张,翻开一看,是个四点,而范飞、袁科、安娜三人则分别是K、8、A。

  于是乎,第一把袁科发牌,他右手方的安娜切牌。

  很快,袁科将四副牌发放完毕,摆在桌面上,陈凡利用透视,轻而易举就看穿了四副牌的内容,他自己是778、范飞是KA3、袁科223、安娜36Q,三人的牌都没有他大。

  “咱们打底就算一百,跟牌上不封顶,各位没意见吧?”

  坐在袁科下手范飞没有碰面前的牌,而是先对三人问道。

  当然,从他的眼神可以看出,他主要是在问陈凡。

  “还是那句话,随便。”

  陈凡耸了耸肩,既然三人想多送点钱给自己,那他就不客气了,反正三人都是坑爹的富二代,有的是钱。

  “好,没意见那我第一把先蒙一百,不看牌。”

  范飞早与乔海军说好了,他们身上现金不多,玩牌不够,让后者帮忙先记着,等最后手机转账或者银行卡转账都可以。

  “我也跟一百。”

  都已经看穿了四副牌的内容,知道了自己的牌最大,陈凡还有什么好怕的,在范飞发话后,没有半点犹豫也跟了一百。

  “呵呵,一百,你们这玩的也太没意思了。”

  到安娜说话时,她轻轻一笑,说道:“我来提个价,蒙注一千!”

  “跟一千。”袁科最后道。

  就这样,第一轮四个人都没有看牌,蒙了一圈。

  “娜娜这么有魄力,我也不能虚了不是,我再跟一千。”

  一圈走完后,范飞依然没有看牌,再跟蒙一千,并且说完,还挑衅似的看了一眼陈凡。

  对此,陈凡自然不会怕,继续跟,这把牌他最大,只要对方们不看牌,不开牌,他就会一直跟下去。

  而看到蒙注都上一千了,陈凡居然还敢不看牌,接着,范飞三人和牌桌旁边观看的人眼神都变得饶有兴趣起来,唯有沈佳冰有些担忧地望着陈凡,这扎金花,一把下来,输赢的钱,可比刚才玩骰子要大多了。

  这过程中,她站在陈凡身后,都有种冲动,帮后者把牌翻开了。

  随后,四人直到蒙了五把一千过后,确定吓不倒陈凡,袁科这才有些无奈地拿起自己的牌看起来,当他看到自己是一个小对儿时,二话没说就直接跟了两千。

  而他这一带头看牌,范飞和安娜也纷纷提牌看起来,安娜没说的,见自己一个小杂牌,直接丢了,范飞见自己还有两张大点的杂牌,下意识与袁科对视一眼,也跟了两千。

  “我再蒙一千。”

  袁科和范飞已经看牌,陈凡无动于衷,砸吧砸吧嘴,继续蒙一千。

  “陈凡,你特么疯了?”

  这回,在他身后的沈佳冰总算忍不住了,气呼呼地爆了声粗口,其他人亦是齐刷刷的用怪异眼神看向陈凡。

  他们都搞不明白了,四个人玩牌,陈凡倒像个超级富二代,拿钱不当钱使的人,范飞三人倒变成穷小子了。

  袁科将三张牌握在手中,有点不可思议地对陈凡说道:“我还真没想到,陈凡兄弟居然这么有魄力,既然如此,我这次走五千。”

  “我不要了。”

  听到袁科走五千,范飞便知道对方手中一定有点小格,于是直接将手中牌丢了。

  “我蒙两千五。”

  陈凡照样眼皮都不带抬一下地说道。

  嚯!

  这下子,陈凡在大家的眼中完全变成了一个煞笔,又或者说是个二百五,扎金花有这么扎的吗,就算你有钱,也没这样玩的啊,更何况,他们刚才得知的消息,陈凡根本就是一穷大学生。

  一时间,在场的大部分人心中都不经生出了冷笑,他们真期待陈凡最后输了会是什么表情。

  因为在大部分人眼中,袁科看了牌,敢一而再再而三的跟牌,还敢提价,手中的牌必定不小,反观陈凡,连桌上的牌碰都没碰一下,一直在跟蒙,所以在他们眼中,袁科最后赢的几率比陈凡赢的几率大了真不是一星半点。

  “我再跟五千。”

  “跟蒙两千五。”

  “五千。”

  “……”

  “陈凡,你还有钱吗,刚才你从范飞手中赢得一万,早就蒙完了吧?”

  一直吓不到陈凡,袁科又不甘心自己开牌,心中不知不觉也开始有些郁闷了,只好在数着陈凡前前后后蒙了一万多块,确定对方把身上所有的钱都蒙完以后,才说道:“这样下去,可就没完没了了,而且这把要是你输了,就算是一把回到解放前了。”

  “好吧,我再出两千五,把你蒙开了。”

  听到袁科的话,还有看到周围一众冷笑的眼神,陈凡知道,是时候开牌了,毕竟正如袁科所说,要一直这样下去,可就没完没了了。

  “哼,我一对二。”

  陈凡一说开牌,袁科早就迫不及待了,一把将手中的牌砸在桌面上,说道:“拿对子来打我吧,要不然就这一把,你前面玩骰子连赢十把的钱都会没了。”

  对此,陈凡不紧不慢地将牌桌上的三张牌一一翻开,每翻一张,所有人的眼睛都会忍不住跳动一下,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了他的三张牌和手上。

  “7、8、7!”

  随着陈凡将最后一张牌翻开,所有人身体都是一震,一对七赫然出现在大家瞳孔之中。

  “不好意思,你对二,我对七,我又赢了。”

  陈凡微笑着说道。

第十四章 看光光了

安静。

  望着桌面上陈凡的三张牌,棋牌室出现短暂的安静,好些人还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感觉是不是自己看错了,可是,他们揉过眼睛,看到的还是一对七,他们这才确定,自己并没有看错,陈凡真的再次赢了。

  “我靠!”

  袁科也是足足愣了好几秒钟,然后站起来一把抓过陈凡的三张牌,欲吐血道:“你今天来时,是不是在路上踩狗屎了,怎么运气能这么好?”

  陈凡可没有回答袁科的话,先把桌面上的现金收起来,说道:“还来不来,要来就继续,不来就算了。”

  “来,怎么不来。”

  闻言,袁科很不服气地道,他这一把,就输了陈凡好几万,要是就这样结束,他非得郁闷死不可。

  随即,接下来,四人又一连玩了数把三张牌,陈凡有输有赢,不过,他每次输的时候,都是只输一个打底钱,而每次赢,却是成千上万块的赢。

  也就说,当他牌小,那把要输的时候,每次都会很早将牌丢了。

  以至于最后,所有人看陈凡的眼神不再是震惊,而是变得惊骇了,在他们眼中,对方简直就是幸运之神附体了啊,电影里的那些赌神、赌圣什么的,玩起牌来,也不过如此吧。

  “艹特么的,劳资不玩了,这还怎么玩!”

  十几二十分钟后,袁科、范飞终于抑制不了心中的闷气,将牌砸在桌上,愤然起身,双双离开棋牌室,回到宴会大厅,端起红酒喝起来。

  就这一会时间,他们三人加起来输给陈凡的钱已经超过十万,当然,倒不是说他们心疼钱,输不起,三人只是发现,随着越跟陈凡玩得越久,心中的闷气也就越盛,所以为了自己不会被气爆炸,只好选择不玩了。

  当然,任谁跟陈凡这种会透视的人玩牌,恐怕都会被气个半死吧!

  “陈凡,真是看不出来啊。”

  范飞和袁科两人出了棋牌室后,安娜才慢慢站起来,眼神复杂地望着陈凡,重重地叹息一声道。

  同样,这与陈凡玩扎金花的十几二十分钟间,她也气得不轻。

  说实话,原本最初三人约陈凡玩牌,就是想看看后者输了,拿不出钱来是什么模样,让陈凡出糗,落落对方的面子,但安娜三人做梦都没想到的是,结果会变成这样,最后不但没让对方出糗,他们自己倒是输了一大笔钱和生了一肚子的闷气。

  并且,随着看到陈凡在玩骰子和扎金花的表现,好多人居然对他露出了钦佩、膜拜的眼神,安娜三人心中便更加郁闷了,这赔了夫人又折兵,简直赔大发了。

  叮咚。

  很快,所有人都离开棋牌室,而陈凡一走出棋牌室,就听自己手机响了一声,摸出来一看,是银行卡到账的通知,原来范飞三人将现金不够,差他的赌资转过来了。

  看着信息上面显示的数字,陈凡咧嘴笑了笑,这次玩牌,他赢了三人差不多十万块钱,这要放在以前,他不知道要奋斗多久才能赚这么多钱,但现在,一张透视符,只花了不到一个小时,便赢来了。

  难怪社会上那么多人喜欢赌,因为这赢起钱来,简直太快了。

  当然,陈凡当上神界分狱长后,心智已经不知不觉发生了转变,这十万块钱,只能说让他稍稍有点高兴,连兴奋都达不到,金钱,对于他来说,以后注定只会是个数字。

  “安娜小姐、范兄弟、袁兄弟,谢谢你们的慷慨解囊!”

  陈凡拿起手机,对着三人晃了晃,可是,当他目光移到安娜身上时,刹那间就有种要流鼻血的冲动了,他看到,安娜在他面前,露肩装居然不见了,出现在他视线中的是三点式内衣,上面深红色胸罩,下面粉红色小内内,甚至,再一看,尼玛,连三点式都不见了……

  感情,透视符一个小时的时限根本没到,陈凡现在眼睛还具有透视的功能,这目光落在安娜身上时,下意识间透视威能闪现,自然而然就把安娜给看光了。

  “陈凡,你怎么了?”

  发现陈凡突然间看到安娜时脸上露出的异样情绪,范飞等人一阵怪怪的,沈佳冰皱了皱眉,不经问道。

  说实话,她还有点没从棋牌室内发生的事回过神来呢!

  “额……没事,没事!”

  听到沈佳冰的声音,陈凡尴尬无比,连忙把头转过来,不敢再看安娜,只是,他这转过来,目光正对的方向,正好是沈佳冰的身体了,一时间,陈凡眼睛更加直了,呆呆地盯着对方,嘴中喃喃道:“白色,樱桃小丸子,好卡哇伊啊……”

  “你在说什么?”

  沈佳冰没有马上明白过来,不解地问道。

  不过,沈佳冰也只是愣了很短的时间,紧接着就醒悟了过来,整个人跟吃了超级辣椒一样,脸、脖子、耳根,蹭的一下就变成了变态红,身体各处温度也呈直线式的上升。

  看向陈凡的双目,都欲喷出火来了。

  “冰冰,你这‘男人’没事吧,怎么变得神经兮兮的,该不会是一下子赢了这么大笔钱,受刺激,得了失心疯吧?”

  安娜先是看到陈凡盯着自己露出奇怪的表情,接着这时再盯着沈佳冰发呆和自言自语,故意阴阳怪气地嘲讽道。

  “那个,咳咳,失陪一下,我去趟洗手间。”

  一连看光安娜和沈佳冰,陈凡只感觉身体某处开始蠢蠢欲动了,为了不让这股欲火真的冒出来,拨开人群,朝厕所冲了过去。

  最后,又是过了几分钟,等透视符时限到了,陈凡感觉眼前一暗,看东西恢复了正常,这才敢走出洗手间。

  而,因为发生了刚才的那一幕,这几分钟时间,沈佳冰一句话没跟别人说,坐在包房沙发上满脑子都是陈凡,心里面虽然有一种生撕了他的冲动,但同时更多的却是莫名其妙,她搞不懂,对方到底是怎么知道她内内的颜色和图案的。

  于是呼,当陈凡从洗手间回到包房时,她连看对方的勇气都没有了,低着头,眼神躲躲闪闪,红着脸蛋,犹如要出嫁的小媳妇一样。

我是神界监狱长》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我是神界监狱长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今日腊八,祝福送上!谁打开,谁有福!

    温馨提示:请在wifi条件下观看今日腊八节,我用幸运米、开心果、美丽豆、发财枣、美满仁、如意蜜、健康糖、无忧水、做一碗腊八粥送给你:愿秒秒快快乐乐,分分平平安安时时和和睦睦,天天龙马精神月月身体健康,年年财源广进腊八快乐!腊八节先送你一碗“八宝”粥:健康是一宝,让你身体特别好;快乐是一宝,让你心情格外妙;平安是一宝,平平安安陪到老;好运是一宝,让你吉星当头照;幸运是一宝,好事跟你跑;顺利是一宝,让你事业步步高;甜蜜是一宝,让你爱情粘如胶;幸福是一宝,让你生活越来越美好!祝腊八节快乐!腊八节送你一

  • 岁月催人老,人生如过客

    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这首歌真的很好听,更具价值的是,所有明星的照片,都有年轻与年老的对比,看了更让人感受到~岁月催人老……没有人可以避免。岁月催人老,人生如过客作者春暖花开·渐行渐远的时光中,我们都是赶路的人,无论有多少经历,有多少美好,都会被岁月涤荡,只剩下一些苍老回忆,和不再年轻的容颜,让你唏嘘,光阴的无情。岁月变迁,谁也无法阻挡,当我们感慨时光的时候,就已经永远失去了一些东西,待有一天,看到一些熟悉的画面,曾经牵手一起走过路的人,不得不在心中感叹,我们再也回不去了。也许是因为人生有太多的无

  • 腊八节到了,暖心的腊八粥送给您

    腊八节,送你一碗特制的幸福粥用快乐做馅,以幸福做料,用真情煮水,以祝福调味,熬成一碗如意粥让你吃出一天好运气,一年好福气!腊八到来我送碗粥,健康碗盛着快乐粥,平安锅用来盛放好,赶紧舀一瓢真情水,点上开心火热心烧,幸运酱加点如意糖,沾着吃过瘾幸福抱,祝你好运绕乐逍遥!腊八喝粥,日子一天比一天好;第一口,快乐幸运来报道;第二口,老人孩子乐淘淘;第三口,家庭事业零烦恼;第四口,亲朋问候不能少;第五口,未来人生更美好;第六口,健康幸福乐逍遥,最后在送你一碗“十全十美”粥:一份真心,一丝情意,一些好运,一

  • 人生技能

    刚我的机械键盘出错了,可能是下午不小心把水倒进去的缘故,现在它一按下去,就会莫名地多打几个字,甚至跳出来一些乱七八糟的应用。我的意思是,我本来想写另外一段话,结果发现,自己在处理突发的键盘故障之后,脑海中那些奇怪的想法忽然不见了,这是一件令人悲伤的事情,如果我仍像以前那么较真(或说在意得失),我一定抓耳挠腮,坐立难安。这时候就显现出随时记忆的好处:在我很小的时候,小学…初中或说在整个学习生涯中,那些苦口婆心贯穿始终的话中,有这么一句——要准备一个笔记本,记公式、记重点、记灵感……如此种种,对于一

  • 【艾养心】心态平和,笑对人生

    一个人要生活得开心快乐,就要有一个良好的心态。心态决定心情,心情不好,生活就会失去活力;心态不好,心情就是浮萍一片。我们自己的生活,要自己来做主,心态不好,就是把自己的心情,交给别人来掌控。善待自己,不被别人左右,也不去左右别人,自信、优雅。如果做一粒尘埃,就用飞舞诠释生命的内涵;如果是一滴雨,就倾尽温柔滋润大地。你若觉得快乐,幸福无处不在;你为自己悲鸣,世界必将灰暗。有时候,事情很简单,复杂的是自己的脑袋。任何事情,总有答案,与其烦恼,不如学会接受。人生,每过一段时间,都要将过去清零,时间逝去

  • 这创意满分!!!高人用塑料布在森林绘画涂鸦!

    也许你看过街头的涂鸦,但你应该未见过在森林的涂鸦!来自俄罗斯的一名网友Evgeny,他的职业是街头艺术家,他自己分享了打破艺术传统的作品,其作品让网友们赞不绝口!他用最简单的塑料袋绑在两棵树的边缘,形成一幅画廊,这样他就可以用喷漆来进行涂鸦!这些作品非常的逼真,借助野生森林带来的灵感,不逊色城市街头的涂鸦。你猜猜他准备画的是什么?很多网友纷纷表示,这些作品给他们带来不一样的感官视觉,这些作品必须给满分!你觉得这些用塑料袋创造出来艺术感觉如何呢?

  • 愤怒的那一个瞬间,智商是零!

    :愤怒的那一个瞬间,智商是零,过几分钟后恢复正常。人的优雅,关键在于控制自己情绪,用嘴伤害人,是最愚蠢的一种行为。我们的不自由,通常是因为,来自内心的不良情绪,左右了我们。一个能控制住不良情绪的人,比一个能拿下一座城池的人,——更强大。水深则流缓,语迟则人贵。不轻易发怒的,胜过勇士;治服己心的,强如取城。箴言16:32。

  • 有些中国人辱华起来,连老外都害怕

    ◎作者彭砰砰◎来源凤凰WEEKLY(phoenixweekly)已获授权“中国人暴打辱华老外”视频里的“老外”,一般都刚嗑药了一样,不是像坏人,而是几乎就不像人。一定要在众目睽睽下,强行辱华,尤其是侮辱中国女人——就不信你看了不生气。1中国人拍摄的影片引发辱华争议最近,一部22分钟的喜剧短片,惹毛了许多中国人。在这部名为《逐梦摩女》的短片中,主角是3个生活在伦敦的年轻中国女性,在预告片中,她们表示:中国女孩,可爱、天真、顺从,保守且纯洁;擅长数学、乒乓球和照顾男人……去他的吧。我们三个女生,要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