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完整版【恶魔总裁,别过来】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1/13 7:12:48 来源:网络 [ ]

书名:恶魔总裁,别过来

第9章 景甜生病

景甜一个不防被穆凌诗狠狠一脚踹到了背上,惯性的倒在了地上,早就已经蹲麻的腿,疲惫的身子,雨水不停的浇头,倒下去便有点起不来。163生活网

“赶紧起来干活,刚刚轻轻踹你一下你就想装死,让人来救你?告诉你穆家没有一个人会救你,要是识相的话,早早起来干活,不然我踩你死。”穆凌诗不知道哪里来的气,全都尽数撒在了景甜的身上,狠狠的在她的身上踩着,踹着……

景甜下意识缩成一团,护住自己的肚子,女人最珍贵的地方,不能因为穆凌诗这个愚蠢的人有半点闪失,她若踩到腿上的,背上的顶多就是疼几天,而有些地方一但伤了就很难恢复。

冰冷的雨水打在她的身上,穆凌诗一脚接一接狠狠的猜在景甜的身上,仿佛将什么怨气全都撒在她的身上。

地上泥土的味道,身上穆凌诗踩过之后的痛,雨水的洗礼,穆凌诗的骂声,景甜不知道自己此刻有多狼狈,但她心中只剩下了一个念头,她不能死,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完成,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完成。

而穆家别墅里静悄悄的,穆凌华一脸吃憋的表情走出穆凌峰的书房,气势冲冲的回了自己房间。

穆凌华走后穆凌峰疾驰的笔便停了下来,外面的雨越下越大,不知怎的他已无心去处理公事,起身倒了一杯红酒,慢慢的走到了落地窗前,只是一眼他便看到了那个雨中的身影。

微弱的灯光照在她们身上,穆凌诗手里撑着伞,一脚接一脚踩在地上的景甜身上,而景甜只是尽力的缩卷着自己的身体。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

他握着杯子的手因为用力过度而手指泛白,冷冰的眸光中看不到一丝丝情感,只是十分冷漠的看着雨中的情形,眼睛眨也不眨,静静的看着。

外面的雨声太大将穆凌诗的声音完全遮住,只有景甜与她本人可以听得到。

十几分钟后,景甜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在穆凌诗的踩踏下爬了起来,她抬头眼神死死的盯着眼前这个给她耻辱的女人,如果不是因为别的原因,今天就是穆凌诗的死期。

景甜清澈的眼神中带着一丝丝狠意与杀气,穆凌诗平常当大小姐当惯了,只是喜欢柿子捡软的捏,所以当她看到景甜爬起来,那双大大的眼睛中带着一股杀气的时候,立刻就吓得腿软了。

连连后退好几步,纵使心里怕的要死,她还是颤抖着身子,壮着胆子大喊道:“老子没有那么多功夫陪你玩,你就在这里干活吧,如果今天晚上你干不完活那么明天,我就一定让爸爸将你赶出去。”

景甜依旧死死的眼着她,一句话也没有说,静静的看着她,带着一股子怨气。

穆凌诗喊完之后,见穆景甜没有什么反应,只好撑着伞快速的跑回了别墅,再也不敢看穆景甜一眼,这样一个阴森的夜里,加上她的眼神,真的是一件特别恐怖的事情。推荐163shenghuo.com

穆凌诗走了,景甜一下瘫坐在地上,静静的发呆,任由雨水打在她的身上,她目光呆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片刻之后,她慢慢从地上站了起来,强忍着身体上传来的疼,以及全身上下传来的疲惫感,一步一步慢慢的去工具房拿工具,今天如果不干完这些活,明天不知道又有什么事情,为了早点息事宁人,她依旧宁愿做自己乖乖牌穆景甜。

大雨的夜,周围早已一片漆黑,单薄的身影一步一步走的十分艰难,十分凄凉,十分倔强……

景甜拿了工具之后再次回到雨里,努力的将穆家姐妹两人说的那一片地方整理出来,然而当活干完之后,她便眼前一黑晕倒在地,雨水打在她的身上,冰冷的像个死人一般。

站在二楼落地窗前的穆凌峰,一直看着外面的动静,当他看到她倒下去的那一刻,心不由的跳动……

两天后。

穆家别墅穆景甜房间,头痛欲裂,脑袋昏昏沉沉的,穆景甜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有爸爸妈妈,她哭着让爸爸妈妈带她走,可是爸爸妈妈皆是摇摇头便离开了。

她眨了好几次眼之后,终于睁开了眼睛,看着天花板,感受到外面的光亮,微微扭动脖子,不适的感觉传来。

她便知道自己还活着,还输着液体,可惜这个房间不是自己的房间,。163生活网

旁边坐了一个佣人靠在椅子上睡觉,她口渴难耐,挣~扎着身子,想坐起来,找点水喝,刚刚有一点点动静,房间里的佣人就醒了。

看到床上穆景甜醒了,佣人十分开心的跑上前去询问,“二小姐你醒啦,你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你想要干什么告诉我,我来帮你。”

景甜愣愣的看着眼前的这个人,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并且穆家的佣人,孙曼文从来都只挑上了年纪,双看起来土包子的那种用,这么年轻的,看起来只有二十几岁的佣人,应该不是孙曼文找来的吧。

“我想喝水。”她声音沙哑的说了一句,看着眼前的人。

“哦哦,二小姐你等一下,我现在就去给你倒。”女孩说着便立刻开心的跑了出去。163生活网

一分钟后,她便端着水回来了,并且想喂景甜,这些年来景甜一个人,自己照顾自己早已习惯,突然被人这样照顾她还真的不适应,忙推辞道:“我……我自己来吧。”

女孩一愣,便将水杯给了景甜,景甜刚碰到水杯便送到嘴边喝了起来。

“罗医生你再给她看看。”穆凌峰平淡的声音传来,景甜下意识的往旁边看去,一下呛到了。

“咳……咳……咳咳……”连咳不止,给景甜倒水的女孩忙上前给她顺气。

景甜十分尴尬,但还是不动声色的推开了女孩,小心翼翼的说了声,“谢谢,我没事。”

第10章 怪怪的穆家人

被推开女孩倒也没什么别的想法,而是乖乖站在一边,看着医生给景甜检查。说明163shenghuo.com

景甜什么都来不及问,什么话也没有说,医生边在她身上又检查了一遍,确认没事之后,告知了穆凌峰一声便离开了。

天呐,谁能告诉她这是怎么回事,她只不过是睡了一觉,新来了一个佣人不说,堂堂穆家大少爷竟然进了她的房间,她的房间呐。

这世界是玄幻了嘛?

“你这两天的任务就是好好的照顾二小姐,如果有什么闪失后果自负。”穆凌峰冷冷的冲女孩说完之后,深深的看了穆景甜一眼,便转身离开了穆景甜的房间。

穆景甜一直低着头,自然没有看到穆凌峰离开时那意味深长的眼神,待听到门关上的声音后她这才抬头看着站在自己身边,一连好奇的女孩问。

“你叫什么名字,这里是什么地方?”

“啊?二小姐是不是发烧烧傻了?”女孩一脸焦急的看着景甜,而后看到景甜不快的表情后,又自动自觉的补充道:“我叫小妞,这里是你家呀,你是不是什么都不记得了?”

没有理会小妞的话,景甜只想问自己想知道的,“可这里不是我的房间。”

“我听其他人说,二小姐之前因为不喜欢住楼上,所以一直住在一楼,但是因为最近穆家来了好多佣人没有地方安排,所以把二楼的客房改成了二小姐的房间,所以这个房间以后就是二小姐的房间了。”小妞笑嘻嘻的说道。

“啊?”穆景甜惊讶张大了嘴巴可以塞进去一个鸡蛋,这都是什么情况,怎么突然就将她挪到二楼了,怎么突然就新添佣人了,她可是记得穆家之前的佣人就不少呢。

并且……别墅旁边有一座房子就是给佣人住的,现在佣人多的连外面都住不下,要住以别墅里来,这到底是招了多少呀。

“二小姐你这刚刚从鬼门关走了一趟回来,还是再休息一会,你要饿了,我现在就去给你端点粥来。”小妞对景甜还是十分关心的,她来到这里第一份工作就是照顾床上的人,自然对景甜有种说不出来的亲切感。

景甜没有说话,顺势躺在床上,眼珠一转便说道:“我之前的东西……”

“哦,少爷说二小姐的东西都不让我们动,等二小姐身体好了之后,直接去楼下告诉我们该怎么收括,我们给你搬上来。”

“哦。”景甜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心中说不出来的滋味,“我饿了,麻烦你去给我弄点粥吧。”

“二小姐我就是来伺候你的,不用跟我这么客气,什么麻烦不麻烦的,你有什么需要直接跟我说就行,我现在就去给你下楼端。”小妞笑着说道,给景甜掖了掖被子,便出去了。

景甜微微起身打量了一下房间实在没多大心思,她用没有输液的那只手拿到了手机,亏了人有将手机放在床头。

可惜当她看到手机上的时间时整个人都不好了,她明明记得晕到的那天是周五,可是怎么怎么就周一了,她晕了三天?

方姐打了很多电话,刘新也打了,王丽洁也打了,还有一些没有备注的,这么多人找她……

她快速的给方姐也王丽洁两人发了短信,内容很简单,最近有点事,不方便联系,过几天会主动联系。

收到短信的方姐,只是惋惜的说了一句,看来最近酒吧的生意又要惨淡了。

王丽洁看到短信十分担忧,周六日没看到景甜,周一在学校也没有看到景甜,就算她平时在家里被欺负,可穆家不会不让她来上学的,这次给她连假都请了,并且一请还是半个月真是……见鬼了,但是总算是收到了景甜的短信也算是给她安慰了。

还好她没事。

景甜刚收了手机,小妞就端着粥进来了,她深深的出了一口气,还好手机收的快。

接下来的半个月里,景甜一直在房间休息,就连吃饭都会被送到房间里来,而这半个月的时间里她还会被穆凌峰时不时的抓到书房去自习。

让她没想明白的是……第一次出房间,是被穆凌峰召唤去的,而当她出了房间之后才现在……自己的房间在穆凌峰的隔壁,二楼除了穆凌峰的房间,就他的书房,还有两个客房,现在一个客房改成了她的,就剩下了一间客房,而三楼住着的是穆家的一对姐妹,加穆志成妇夫两人。

在穆凌峰的书房里,穆凌峰十分大房的将自己书房的茶几让给了自己,不过还好,他书房的地上铺着名贵的纯手工地毯,就算光脚踩在上面也不会感觉到凉,正好可以坐在地上自习。

这天,景甜又一次被召唤了过来……

穆凌峰身上自带的冷气,外加书房的冷气,冷的她发抖。

“阿嚏……阿嚏……”

这是景甜今天进穆凌峰书房打的第三次喷嚏,真的是太冷了,到处都是冷气,她不想打都由不得自己。

在书桌前的穆凌峰抬头看着穆景甜,低头边看着手上的文件,边淡淡的说道:“去把药吃了。”

“恩。”如同得到特赦令一般,景甜飞一般的起身,连书都没带,就离开了书房,回到自己房间,上床捂着被子睡觉。

吃药这种事情,她怎么会去干,况且药那么苦,她宁愿睡一觉就好。

时间一点点过去,穆凌峰处理完上手上的事情,见穆景甜还没有回到书房,便起身去了穆景甜的房间。

刚走到门口想要敲门时,小妞从里面走出来,看到他先是一愣,随后很自觉的说:“二小姐睡觉呢,有点烫。”

“去把罗医生找来。”穆凌峰说完,便推开门走了进去,穆景甜小小的身子缩卷在床上,捂着被子,一直出汗。

恍惚间,他想到了那天晚上,景甜小小的身子躺在地上,穆凌诗在上面一脚一脚的踩着。

他微微上前将手放在了景甜的头上,她的额头烫的很,他忙去卫生间端了一小盆水,拿了毛巾出来亲自给她擦。

第11章 受虐体质

手巾滑过的她滚烫的皮肤,他碰到她的身体,丝毫是体温传染,他立刻燥~热难耐,快速的给她擦了擦脸与胳膊还有手外,便离开了她的房间,回自己的房间冲……凉水澡。

罗医生来又给景甜输上了液,因为又受了点凉,所以原本就没有恢复的身体,这次又反复了。

当穆凌峰冲完凉再次到景甜房间时,罗医生交代了小妞几句,准备要走了。

“罗医生怎么样?”他目光扫过景甜发红的小脸后,立刻将眼神移到了罗医生身上。

罗医生自然知道穆凌峰在穆家的位置,立刻回答道:“二小姐因为又受到了凉气,所以有点反复,不过这次还好可以控制,再休息几天就好了,这两天尽量不要让她吹空调了。”

“好,小妞送一下罗医生。”

“是少爷,罗医生这边请。”小妞带着罗医生出去了,房间再次又剩下穆凌峰也昏睡的穆景甜。

他深深的看了她好一会,这才离开她的房间,去了书房。

再次生病后,景甜再也没有被穆凌峰召唤到书房去,这可让她开心坏了,没有了他的召唤,她乐得自在,只在自己的房间里忙活,也不出去惹事。

不过生病的这半个月,只有穆志成与孙曼文偶尔来过几次,穆凌华跟在两人的身后来看过她两次之外,她没有见到穆凌诗。

每次看到穆凌华与孙曼文那种想掐死她,又不得不对她笑假装关心的时候,她就猜测,穆凌诗是不是已经不在穆家了。

可是这一切是谁做的呢?

这天当她醒来再次发呆的时候,小妞走了进来,“二小姐老爷说你的身体已经恢复了,便可以下楼去吃饭了,并且如果二小姐感觉无聊的话可以去上学。”

“哦……”穆景甜淡淡的应了一声,心中还是无比开心的,在房间里闷了二十几天,她真的快疯了,终于可以去学校,终于又要解放了,她怎么能不开心。

“二小姐收拾好了,我们下去吧,他们都在餐厅等着呢。”小妞忙提醒道。

穆景甜一愣,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她只不过是病了一场,这在穆家又不是没有的事情,怎么这次他们都这么反常呢?并且反常的让她特别不习惯呀。

“好。”她应了一声,随着小妞一起下楼去了餐厅。

果然……

餐厅里穆家一家人里就少了穆凌诗,其他人都在。

她露出乖乖牌穆景甜该有的胆怯,弱弱的叫道:“爸,妈,大哥,大姐。”

突然给她换到了二楼不说,还给她找了一个人伺候,并且最近都是在房间里吃饭,这待遇应该是正牌大小姐才有的,在穆家寄人篱下这些年,她早已习惯了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给大小姐的照顾与待遇,她还真心不习惯。

换在乖乖牌穆景甜该有的性格上来说,这一切更多的是受宠若惊,所以此刻她的神情应该是胆怯的。

“景甜呀,来来来,快坐下吃饭了。”穆志成温和的笑道,俨然一副慈父的模样,若是不知道他的真面目,她还真是差点信了呢。

“谢谢爸。”她十分懂礼貌的说道。

穆志成都说话了,孙曼文自然是不能拉下,“景甜快坐吧,不然一会该耽误你上学了。”

“谢谢妈。”她十分乖巧的坐在穆凌峰的身边,冲着孙曼文回答道。

穆志成微笑着,显然心情十分好的说:“行了人到齐了,开饭吧。”

穆景甜低头对着碗发愣,这就人到齐了?难不成穆凌诗真的不在穆家?还是因为早饭她没有下来,所以穆志成才说人到齐了?

很快早饭被端了上来,她这才微微抬头,见别人都动筷子了,这表现出一副既胆怯又害怕的模样打算吃饭。

“景甜呀之前是爸爸照顾不周,这些年对你有些冷落,才让你妹妹不懂事欺负的你一病不起,不过以后不会了,为了惩罚凌诗,我已经将她送到国外去了,这里是你的家,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做事情也不用这么胆怯了。”穆志成好似看出了穆景甜的胆怯一般,语重心长的说道。

这穆家人是吃错药了嘛?突然对她这么好,还真是让她受不了呢,或者她天生就是一个受虐的体质,别人欺负她可以,但是别人对她好,就会让她浑身不自在,就如现在……

她抬头惶恐的看着穆志成,语无伦次的说道:“爸……爸爸,您不要惩罚妹妹,是我自己没用做个饭都做不好,我生病和妹妹一点关系都没有,您将妹妹接回来吧,她还小一个人在国外,人生地不熟的……您还是将妹妹接回来吧,不然我会不安心的。”

是呀,她肯定会不安心的,将敌人放在眼皮子底下玩多爽,让敌人一个人待在国外逍遥自在,那么她的仇怎么报,穆凌诗踩在她身上的那五十九下怎么还呢?

穆志成一愣,显然没有想到穆景甜会这么说,“这……”他欲言又止。

孙曼文第一看穆景甜这么顺眼,忙向她投来了友善的目光,附和着景甜的话说道:“志成景甜说的没错,凌诗还那么小才十七岁,并且她从生下来就没有离开过我的身边,这是冒冒然让她出国,人生地不熟的,我真的很担心,难得景甜这么懂事,并且景甜也不追究……”

见到自家丈夫投过来冷冷的目光,孙曼文接下来的话卡在喉咙里,有的只是眼眶里那将滴未滴的眼睛,楚楚可怜。

穆志成回头看了一眼一直没有说话的穆凌峰,而孙曼文也将目光移到了穆凌峰身上,如果细看的话,便可以看到孙曼文的眼神里有对穆凌身的恨。

穆景甜这才注意到,除她之外所有人都将目光移到了穆凌峰峰上,难道……穆凌诗突然被送到国外是因为穆凌峰的关系?

只是这高高在上的大少爷,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两天还召唤她去他的书房自习,难道是良心发现了?

不对,他这么冰冷的人,有良心这种东西吗?

第12章 特赦令

“刚好,下个月新楼盘开盘仪式,需要一家人出席。”穆凌峰的一句话,如同给了穆凌诗特赦令。

孙曼文饭都来不及吃,便上楼去给小女儿打电话去了。

穆景甜看着快速离开的孙曼文,心中不是滋味,这便是母爱吧,就算是再怎么不喜欢别人,对于自己亲生的女儿还是十分在乎的。

“景甜不用管你妈,快吃饭吧。”穆志成依旧一副慈父的神情对穆景甜说道,只是他的神情有些怪异。

不过从头到位穆凌华都没有说一句话,静悄悄的吃完饭,便离开了,一句多于的话都没有。

穆景甜吃饭的空隙抬头扫了一眼,发现穆家所有的佣人全换了,除了穆家家没有被换之后,其他人都换成了清一色女人,并且都和小妞差不多二十多岁。

这倒是勾起了景甜的好奇心,孙曼文是怎么同意,招来这么几个二十几岁的女孩来家里,并且还住在主楼里,她不怕万一哪个有心机的勾走了穆志成?

低头吃饭的空档她嘴角微微勾起,看来这次生病生的太好了,竟能让孙曼文吃这么大的亏也是好事一桩。

更让景甜没有想到的是,饭后穆志成竟说给她配了一个司机送她去上学,开什么玩笑,她在学校可是很低调的好吧,再说她所在的学校全部都是凭借着实力进去的,若是真让这么一辆豪车送她去,那她估计会成了大家茶余饭后的话题,她可不想。

并且现在目前为止,她还不想在外面公开她是穆家人的身份,太尴尬,太耻~辱。

“爸爸不用了,我……”穆景甜欲言又止,着实不想让穆家给她再派个司机,如果真这样,那她每天的行踪岂不是透明化了。

穆志成不知是太过内疚,还是体贴随即说道:“那就让司机送你到学校附近,你下车之后再坐公交车过去。”

穆景甜低头十分不情愿的点点头,她知道自己不能再拒绝了,如果再拒绝会引起穆志成的怀疑就不太好了。

司机将穆景甜送到了学校附近刚离开时,穆景甜的手机便响了……

医院,手术室外。

景甜紧赶慢赶跑了过来,王丽洁第一时间就看到了她

“哎呀~景甜你可算是来了,进去两个小时了到现在还没出来。”王丽洁看着穆景甜一脸的着急,忍不住的担心,随即又自动自觉的补充道:“你最近怎么失踪了,发生什么事情了?我还以为打你电话又没人接呢,刘新进去了,胡坤海联系不上,他家里人已经通知了,但是就算过来也要时间的,我一个人太害怕了,还好你来了。”

穆景甜靠在一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在王丽洁的手上轻拍,示意她别着急,女人生孩子哪有那么快的,她早就查过了有些人进去一天一夜才出来呢,这才两个小时,时间还早。

“他联系不上?”她疑惑的问道。

“别提了。”王丽洁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埋怨道:“我早上接到刘新的电话说她肚子疼可能要生了,给我吓坏了,我一边打的120一边往她家赶,去了之后只有倒在地上疼的死去活来的刘新,没见到胡坤海。”

“你没找他?”穆景甜蹙眉十分不悦。

王丽洁摇头道:“我怎么可能没找,电话都打爆了,就是没人接。”

穆景甜拉着王丽洁的手坐到了手术室门口的休息椅上,强忍着一股子忍意,冷静的说:“先坐在这里等等吧,无论怎么样看到刘新安全就行,胡坤海的事情先放一边。”

“这个人也真是,真不知道刘新看上他什么,年纪比我们大那么多,以为他可以好好照顾刘新呢,没想到太不靠谱了,刘新都在里面为他生孩子了,竟然连人都找不到。”王丽洁似赌气的说道:“这种男人真应该拉出去毙了,等刘新出来我一定要告诉她,让她离开刘新太不可靠了。”

“冷静一点,我们现在还不知道他们之间什么情况,或许胡坤海真的有什么事情耽搁了呢?先等等。”穆景甜忙劝说道,她们几人里面就属丽洁的性子最急,常常不问清楚缘由就去乱上加乱。

王丽洁回头看了穆景甜一眼,再次问道:“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你最近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还不是因为穆家……”

“啊?”一听穆家,王丽洁立刻紧张的拉着穆景甜的手问道:“怎么回事?穆凌华和穆凌诗那两个小贱~人又欺负你了?还是孙曼文?她们要再敢欺负你我就去……”

“冷静一点。”穆景甜拉着王丽洁不想她太过激动,再说这里是医院,声音太大会吵到别人。

王丽洁对上穆景甜的眼神给了她一个,那你倒是说呀的眼神,默默的坐在一边,盯着她不说话。

“月初那场大雨,我淋雨了发烧,所以最近一直在休养。”景甜平淡的口气,十分简单的说道,好似去鬼门关走一遭的人不是自己一样。

王丽洁的嘴张可以塞进去一个鸡蛋,十分惊讶的盯着穆景甜,糯糯的来了句,“发烧休养快一个月?景甜你可不是这种人,并且……你会放着生意不做吗?”

景甜回头眼神有些缥缈的说道:“有些事情总比赚钱重要。”

“怎么?那件事情有消息了?”王丽洁神情紧张的看着景甜问道,她们是最好的姐妹,景甜的事情她多多少少还是知道点的。

景甜无奈的摇摇头,“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不好查。”

“景甜无论如何你的安全第一,知道吗?”王丽洁郑重其事的说道,这些天她真的是急坏了,刘新又是一个孕妇,她不敢对刘新说,只能自己抗着。

“我……”

景甜的话还没有说完,便听到王丽洁包里传出来一个提示音,不用猜也知道这是刘新的短信提示音,会不会是胡坤海发来的?

两人对视一眼,王丽洁忙将手机拿了出来,结果不看还好一看,就让人有种砸手机的冲动。

第13章 保大还是保小

“景甜你看……你看是胡坤海那个贱男,他竟然和别的女人鬼混在一起,你看看他们,这女人竟然还敢给刘新发短信示威。”王丽洁早已气得连说话都在颤抖,真是见过贱的,没见过这么贱的。

穆景甜顺势拿过了手机,看了一眼深呼一口气,脑海里已有主意,她微眯着眼睛,十分不悦,真是活久见,这年头连小三都这么猖狂,也不看看刘新是谁的人。

“别生气了,我们先等刘新安全出来再说,别的事情都可以靠后。”她压着脾气冷静的说道。

王丽洁回头看到景甜胸有成竹的样子,只能生着闷气,心中早已将胡坤海千刀万刮了N多次。

“哦,对了,你说胡家父母知道自己儿子出轨的事情嘛?我还通知了他们。”

“你……”

这时手术室的门开了,穆景甜的还说完,看见有护士出来,两人忙跑了上去。

“怎么样?刘新怎么样?”

护士蹙眉,有些不确信的问道:“你们两个是病人家属?”这怎么看怎么像两个高中生嘛,怎么还成了病人家属了,既然是生孩子,肯定有男人才对呀?

“我们是……我们是……我们是病人家属,怎么样生了没?”远远的楼道由远及近传来一个着急中带着一丝丝喜悦的女音。

一男一女跑到护士的面前,女人忙说道:“我们是……我们是病人家属。”

护士扫了一眼两人的年纪均为五十岁快六十岁的样子,自然是更相信他们,“难产请家属做好心里准备,你们商量一下保大还是保小,一会我会再打你们签字。”

一句话如五雷轰顶一般,将穆景甜霹的由外及里全焦,并且生生的疼,刘新仅仅比自己大了一岁,她才十九岁呀,再过一个月就是她二十岁生日了,现在竟然……保大还是保小?

自然是保住刘新,至于孩子……

“保小一定要保小,老公我们都这么大年龄了,如果再抱不上孙子,我都不知道我还能不能等得住。”胡妈妈想也没想的扭头冲着自家老公说道。

胡爸爸连连点头,他同意老婆的说法,他们现在都已经快六十岁了还没有抱上孙子,老伴的身体也不好,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抱上孙子,这次的机会他绝对不能放弃。

王丽洁身形不稳的后退一步,险些站不住,穆景甜眼明手快的扶了她一把,她才不至于倒下。

“景甜……”此刻王丽洁已经没了主意,只能将目光投像穆景甜,她们几人之间除了惠姐就只有景甜有主意了,惠姐不在,她也只能问景甜。

穆景甜回头给她一个安心的眼神,并且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让她冷静下来。

王丽洁见穆景甜好似已经有了主意便不再多说话,等着事态的发展,很难想像胡坤海的爸妈都选择保小,若是胡坤海来了会怎么选呢?若刘新知道肯定会特别伤心……

而胡家父母自从站了手术室门口就光顾着自己商量了,压根就把穆景甜与王丽洁两人抛在了脑后。

手术室的门再一次打开,还是那个护士,她们早已在医院见惯了生病,连说话都那么的平静。

“想好了吗?保大还是保小?”

“保小。”

“保大。”

一前一后两个声音,自然前者是胡家父母,而后者便是穆景甜。

护士扫了一眼,有些不悦,这些家属都什么时候了还添乱,“你们商量好了没有,到底是保大还是保小?”

“保小。”

“保大。”

这次两边是同时出声,然而穆景甜说完之后又接着说道:“我才是病人的家属,而他们只是孩子的爷爷奶奶,所以这个字应该由我们来签。”

医生疑惑但又不好说什么,她并不清楚病人家属之间的关系,然而……胡家父母确不同意了。

“穆景甜你乱说什么,刘新是我们胡家的儿媳妇,自然是我们胡家人,刘新生的也是我们胡家的骨肉自然由我们胡家人来签字。”胡妈妈冷冷的说道,已然没有了平时的和蔼可亲,看着穆景甜的眼神都十分不的友好。

胡爸爸站在胡妈妈的身边替她撑腰。

一般有个男人站在女人的身后总是在气势上便压对方一截,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遇到的是护短的穆景甜。

穆景甜从五岁开始父母死后,她便再也没有了亲人和朋友,从上了小学到初中甚至到大学她的身边永远也只有三个姐妹没有别人,依她的性子,她又怎么可能看着自己的好姐妹为这样一个不负责任的男人生孩子,而搭上自己的性命。

刚才她还在心疼那个孩子,此刻她便再也没有了后顾之忧。

她抬头挺胸气势上丝毫不比胡家父母差,而且说出来的话更加让胡家父母难堪,“你们胡家的儿媳妇?有结婚证吗?有光明正大的娶刘新过门吗?你们在她怀孕期间有照顾过她吗?你们口口声声说刘新肚子里怀的是你们胡家的骨肉,那么我想问刘新生孩子在里面生死攸关,你们的好儿子在哪里?”

胡家父母一愣,这才注意到一个问题,他们家儿子胡坤海怎么不在这里,刘新生孩子这么大的事情,他们儿子竟然不在?

因为他们早就认识穆景华和王丽洁,也因为赶的着急,所以刚才在远远的听到护士说保大还是保小的时候,他们急匆匆的跑了过来,确忽略了一个最大的问题。

胡家父母脸色有些难看,胡爸爸刚想上前来说点什么,硬生生的被穆景甜接下来的话打断了。

“你们看看这是什么?你儿子和别的女人的照片,而且是床照呀,我想胡先生和胡夫人搞错了,我姐姐刘新怀的也不是你们胡家的种,所以这个字轮不到你们来签。”穆景甜冷冷的说道,并且将胡坤海的小三发过来的照片找了出来,掷地有声的询问加责任,让胡家父母没有一丝丝反驳的机会。

她便将手机递到了护士面前,淡淡的说道:“这个照片上的女人才是他们的儿媳妇,麻烦您不要因为别人耽误了我姐姐的命性,这字我来签,有什么责任我来担。”

第14章 不靠谱的爱情

护士小姐看了一眼床照有些嫌弃,再看了一眼两位老人的脸色,瞬间明白了什么,直接将确认手递到穆景甜手中,催促道:“那就快签吧,别耽误时间了。”

穆景甜飞快的在确认栏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看着护士的眼神也十分坚定,“保大人,救救她。”

护士小姐再也不看一眼,转身走了进去,手术室的门再次合上。

王丽洁心惊胆战的看着刚才的一切,上前抓住了穆景甜的手,刚才她的注意力全在护士那里,此刻她才发现景甜的身体在颤抖,她的手冰冷的如同死人手。

“景甜……”王丽洁小声的叫道,十分担忧的看着穆景甜。

穆景甜回头给王丽洁一个安心的眼神后,便自顾自的走到一边的休息椅上坐下,王丽洁也跟了过去。

而胡家父母确十分不友好的看着穆景甜,胡妈妈更加是愤怒的不顾忌场合冲着穆景甜破口大骂,“我说你这个女人,我家儿媳妇生孩子与你有什么关系,你有什么权力代替我们签字?如果刘新和孩子有什么事情,我们胡家一定不会放过你。”

穆景甜抬头看了一眼曾经颇有好感的胡妈妈,一句话都没有说,不是怕她,而是心里担心刘新,不想惹事。

穆景甜不说话并不代表王丽洁能看得下去,刚才那个的气场有景甜在前面,她只需要在后面默默的支持就可以,但是此刻景甜已经不想说话,总不能任由胡家妈妈想说什么就是什么。

“您这是什么话,刚才护士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保大还是保小,而且是你儿子出轨在先,并且是在自己老婆生孩子的时候出轨,还让小三发照片给刘新,我告诉你们,刘新现在在生孩子,刘新没什么事情也就算了,如果刘新出了什么事情,我们一定让你儿子一命抵一命。”王丽洁也是一个十分有气魄的姑娘,平常又和穆景甜几人走在一起,自然而然无论是说话还是别的,都十分会来事。

就如现在,就算她知道她说出来的话不一定实现,但是这么慌乱的情况下能拖一分钟是一分钟,怎么着也不能让胡家父母拿了主权来欺负她们。

“你……”胡妈妈已经气得说不出话来,而胡爸爸只能在一边扶着自家老婆默不出来,但此刻他还是明白一个道理的,这是女人之间的事情,如果他开口了难免不落人口实。

“我怎么了?如果一会刘新没事孩子也没事,那么自然皆大欢喜,你儿子在外面的小三我们会帮刘新处理掉,而以后你儿子要是再敢在外面找小三,我们一定让你们永远都见不到孙子,恐怕您二老这么大的年龄也是等不到儿子再搞大别的姑娘的肚子,再给你们生一个孙子了,如果刘新出来孩子没了,那你们也不能怪刘新,要怪只能怪你儿子,自己的女人生孩子,他都不在身边,还算不算个男人。”王丽洁此刻已经被胡家人逼的来了脾气,说话自然也是怎么说捅心窝子怎么说。

胡家父母还想说什么,走廊里传来一串慌乱的脚步声,皮鞋摩擦着瓷砖发出,登……登的响声。

几人回头便看到胡坤海着急忙慌的跑了过来。

王丽洁懒得再说话,便坐在穆景甜的身边,静静的等着,连正眼都没有看胡坤海一眼,穆景甜也是。

胡家父母看到自家儿子来了,胡妈妈一想到刚才的情形,因为自已儿子在外面有了女人,所以才让他们老两口刚才十分的难堪。

“你这孩子,你到底在外面干了什么事,你……”胡妈妈边说边流泪边打着自家儿子,胡爸爸在一边安慰着自家老婆。

胡坤海一头雾水的看着妈妈,便他并没有躲避妈妈的打,而是站在那里任由妈妈打着,眼神却看向了父亲,开口问道:“爸出什么事了?这是怎么了?”

胡爸爸微微摇头,情绪低落的说道:“刘新难产医生问保大人还是保孩子……”

“保孩子。”胡坤海几乎想也没想的脱口而出。

原本坐在一边焦急等待的穆景甜与王丽洁两人同时将目光看向了胡坤海,两人皆是愤怒的眼神。

胡坤海这时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忙改口道:“保大人,保刘新,有了刘新就有了一切,有了孩子没了刘新我的日子也过不下去。”

胡爸爸原本话还没有说完,但看到儿子的反应之后,便没有再说下去,也不想再说下去了。

穆景甜收回眼神看着手术室的灯,在静静的煎熬中等待着灯灭,等待着刘新没事,而与此同时她也看透了一件事情,那便是:

所有的人都是自私的,只从自己的角度和利益出发,就算是同床共枕的爱人也是如此,刘新刚刚十八岁生日的时候便被胡坤海骗上了床,而刘新也是真的十分爱着这个男人。

刘新与胡坤海都是贫困山区出来的大学生,胡坤海出来后没几年发展很好,在C市买了房子,便将自己的父母接了过来,然后现在的女孩没有几个愿意结婚后与自己的公公婆婆住在一起的,所以胡坤海一直都没有找到对象,更别提结婚生孩子了。

有一次在公益的时候刘新认识了胡坤海也知道了两人是老乡一个地方出来,胡坤海对刘新展开了追求,刚刚懵懂的刘新便爱上了胡坤海,两人便走到了一起,更巧的是胡坤海和刘新一次中标,刘新一个刚刚大一的学生怀孕了。

刘新想做掉孩子,但碍于胡坤海的年纪已三十多岁,胡父母也着急抱孙子,刘新便在胡家人的各种花言巧语下同意休学一年生孩子。

一个女人放弃自己的学业,放弃自己大好的青春年华为男人去生孩子,到头来换回的却是保孩子。

穆景甜不得不承认,在孩子和刘新之间她选择刘新,孩子虽然是无辜的生命,可是他却能要了刘新的命,这是她忍不了的,也许她还体会不到为人母的心情吧。

正在穆景甜纠结的时候,手术室的灯灭了,穆景甜与王丽洁第一时间冲了上去,胡家人紧随其后。

恶魔总裁,别过来》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恶魔总裁 或 别过来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去灵宝看苹果花

    一春天来了,灵宝的朋友邀请我去看苹果花。人们喜欢看杏花,看桃花、油菜花,还没有这么兴师动众地说看苹果花的。可是朋友口气很坚定,说来看看,你就会有不一样的惊喜。从郑州乘高铁一路往西,是由平原进入黄土高坡的过程,尤其是三门峡段,一个隧道连着一个隧道,就像列车射穿了一座座大山。想起大学时期到灵宝实习,旅途比现在要艰难,总感觉漫长得到不了似的。可真到了那里,留下的心都有。正是秋风爽爽的时节,周日去到街上,到处散发着苹果的甜香。以致实习结束,大包小包都塞满,个个都像搞批发的。那时顾不得到山上去。一晃三十年

  • 南粤春早 | 伟大征程·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

    哪里是中国的南方和北方,各有各的说法。东三省的人常常把黑龙江、吉林、辽宁以南的地方称为“南方”;而广东人又常常把广东以北的地方称为“北方”,甚至把冬天下雪的广东韶关一带称为“粤北”。广东人习惯地认为冬天里天寒地冻的地方就是“北方”。虽然这些说法不一定靠谱,但也是当地约定俗成的一种看法。其实所谓“南方”和“北方”,并没有一种很标准的地理上的界定。通常所说的南方北方,一般是以秦岭—淮河为分界线,以北地区为北方,以南地区为南方。这里既有气候上的因素,也有人文和生活习俗的因素。先秦古籍对长江以南地区的民

  • 海南之歌

    我爱这蓝色的海洋翻开地图,收集一尘不染的蓝从经纬线上吹来的海风,让我写下有关浪花和沙滩的诗句云卷浪飞,一滴海水告诉阳光苍茫的海天,紧紧抱着透明的空气暗绿色的灌木丛,每一缕绿都绿得你心惊肉跳万里无云,万物葱茏的海南左边是美丽,右边是富饶情不自禁的蓝,在我的眼睛里是如此干干净净深深地爱着你,一朵浪花的敏感我诗中的海南,蓝的辽阔鹿回头,诗意的传说大路朝天,难以朝天的大路打开内心的版图,一只回头的鹿让不朽的爱成就惊世的传奇翻山越岭的追寻,将预示着什么比爱情更本质的预言,古老的善良清澈而美丽,凄艳而动情深

  • 读书与改变

    三毛在《送你一匹马》里说“读书多了,容颜自然改变”,这是我所见到的所有大师高尊评价读书最逼真的一句,也是我非常喜欢的一句话。多年不见的朋友遇见我,总会说我还是以前那样,样貌没有多大变化,朋友无非是好心夸我,但想想其实是我读书太少。读书可以改变容颜,那是因为相由心生。读书多了,认识的人和事多,心地自然就会变宽,发自内心的感念俨然显现于容颜。上学时,我不喜欢读书。工作后,我却越来越喜欢读书。书到用时方恨少,写报告、搞设计,同样离不开读书。读书是思路的源泉,思路是设计的灵魂。“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

  • 人死后,大脑还能再活一会

    不少电影或文学作品均曾经假设,人类死后会面对不同的景象,然而真相又是如何。美国有科学家指出,人在死后意识仍有可能运作,可能会听到医护人员宣布自己死亡的讯息。香港东网10月19日报道称,纽约大学医学院的帕尼亚(SamParnia)表示,在心脏停止跳动的瞬间,血液便会停止流向脑部,不再发出可探测到脑电波,意味医护人员其时会宣告死讯。过程一般在2至20秒内发生,但亦有可能维持数小时,即其时仍会有意识。而曾经接受心肺复苏法(CPR)的人,仍有可能令血液继续提供予脑部。但脑干死亡过程依然不可能逆转,只是过

  • 早在2010中医针灸正式申遗,韩国拟将中医改韩医不会成功

    导读:中医是我国的智慧结晶,是有目共堵的。我们也非常重视中医,看看旧的新闻报道,大家就知道了。早在2010年末中国已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交了将“中医针灸”列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申请。放弃中医药整体申遗策略。中医针灸正式申遗中医药历史悠久,不仅有防治疾病的实用价值,其中更蕴含了丰富的中国传统文化。有消息称,早在2006年,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就曾向文化部报送了《中医药申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草案》,将中医理论、养生、中药、针灸等八部分“打包”成一个大项。而此次,中国没有选择中医药整体申遗的策略。

  • 影响世界进程的100人中,爱因斯坦排名第九!

    导读:影响世界进程的100人中,爱因斯坦排名第九!阿尔伯特·爱因斯坦(Albert.Einstein,1879年3月14日—1955年4月18日),出生于德国符腾堡王国乌尔姆市,毕业于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犹太裔物理学家。爱因斯坦1879年出生于德国乌尔姆市的一个犹太人家庭(父母均为犹太人),1900年毕业于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入瑞士国籍。1905年,获苏黎世大学哲学博士学位,爱因斯坦提出光子假设,成功解释了光电效应,因此获得1921年诺贝尔物理奖,1905年创立狭义相对论。1915年创立广义相对

  • 使用过的100元纸币,现在能卖5700元,找找看!

    使用过的100元纸币,现在能卖5700元,找找看!图中的这种面值100元的纸币,如今你是否还能找到一些呢?这种100元纸币可是具有收藏价值的哦。这是第四套人民币里面的100元纸币,属于比旧版人民币了,我们以前都曾使用过它,而现在它们的价值已经高出了本身的面值。到底价值多少呢?这种100元纸币需根据纸币的品种来衡量其价值的,今天小编就跟大家来说说这种100元纸币的价值吧。第四套人民币100元纸币有1980年的和1990年的,这两个年份的区分看其背面上的年份就能确定,属于一眼清的货币。而今天小编要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