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全集]《极品特工王妃》全文免费阅读明月照清池

2017/11/13 9:07:13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极品特工王妃

作者:明月照清池

007 彼其之子,美无度

“轻尘,轻尘!”苏白焰焦急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好不容易才养好了伤,刚送回暗楼,冷月如竟然就来找茬,而且触动了机关之后,她竟然没有把冷轻尘一起带出来!

暗楼的机关乃是出自江湖第一机关制造者灵公子之手,灵公子向来给皇陵设计机关,为防止盗墓,所以凡是触动机关者,必死无疑。原文163shenghuo.com

灵公子出道以来,凡是设计的机关,无一失手。

也正是因此,苏白焰此刻才是心急如焚。

听到苏白焰的声音,冷轻尘也知道,机关应该是被他们关上了,暗暗松了一口气,妈的,下次可不要自己找罪受了。

冷轻尘擦了擦额上的冷汗,向门口走去。

看着冷轻尘的身影出现在黑暗里,门口众人的脸色顿时有些五颜六色。

冷轻尘的目光扫过面前的人,最后目光落在了一个一身黑衣的男人身上,衣衫上倒是没什么多余的点缀,不过镶着的金边却立马显得衣服和人一起高大上了。

冷轻尘的目光在男人的脸上停顿了几秒,英俊无匹五官仿佛是用大理石雕刻出来,棱角分明,锐利目光。163生活网

不浓不淡的剑眉下,狭长的眼眸闪着不明意味的光芒,鼻若悬胆,似黛青色的远山般挺直,薄薄得唇颜色偏淡,嘴角微微勾起,似是别有深意地在看着他。

倒不是冷轻尘花痴,只不过这个男人一副君临天下王者气势,让他从众人之中脱颖而出,倒是不自觉的给人一种压迫感。

彼其之子,美无度。冷轻尘的脑海里蹦出了一句诗经里的词,给男人做了一个总结。

冷轻尘的目光溜了一圈,回到苏白焰的脸上,“二叔,我没事。”冷轻尘向苏白焰扬起一个自认为最大的笑容,毕竟这个人这么关心自己。

“哼,你没事!你对月如做了什么?”一个女人尖刻的声音打破了冷轻尘美好的心情。网站163shenghuo.com

冷轻尘看向说话的女人,这就是冷月如的娘,卓兰。卓兰本是冷轻尘的娘叶夕君的丫头,叶夕君和冷战成亲之后,一直都没有给冷战添个一儿半女,所以自作主张把自己的丫头纳给冷战做妾,没多久,便接连生了两个儿子。

只不过,之后叶夕君也有了身孕,生下一儿两女。

冷轻尘便是其中一个。

叶夕君活着的时候,卓兰其实没有任何的地位。

现在叶夕君死了,卓兰自然腰板硬了。

冷轻尘一副怕怕的表情看向卓兰,声音也柔柔弱弱的,“二娘,我能对妹妹做什么?妹妹刚才来,想要杀了我,不小心碰触到暗楼的机关,就马上离开了。网站163shenghuo.com幸好我一直躲在那个角落里,你们又及时关了机关,不然我哪有命站在这里了?”

“你!”

“好了!”冷战打断卓兰的话,“轻尘,你在暗楼已经一个月了,可是知错了?”

冷轻尘眨了眨眼,认真地回答道,“爹,轻尘不知。而且就算你再关我一个月,一年,哪怕一辈子,我也不知。”

本来刚才听了冷月如的话,冷轻尘对冷战的气消了一点,可是冷战这一句话,让冷轻尘对他立马又好感全无。

008 睡觉给自己压惊

“轻尘!”苏白焰几步走到冷轻尘身边,“赶紧认个错,大哥气消了,也就放你出去了。”

“哼,我凭什么要认错?我如果认错了不就承认我自己有奸夫了么?他是我爹,又是武林盟主,竟然不分青红皂白就把我毒打一顿关进暗楼,任人欺凌,凭什么我还要认错?”冷轻尘说着也看向冷战,难道冷战就真的相信自己的女儿会做出那种事么?

“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冷战气得吹胡子瞪眼睛,冷轻尘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真是让他痛心!

“盟主。”黑衣男子突然开口,略带些慵懒的磁性声音顺利的把大家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本王早就听闻暗楼,大小姐在里面呆了一个月,还坚持自己没有奸夫,这件事,会不会真的有隐情?”

冷轻尘倒是没想到,这个男子一开口,就是为自己脱罪。

“明王,这似乎是我们武林盟的家务事,和王爷无关吧?”武林盟独立于六国之外,所以别说现在这仅仅是一个王爷,就算是任何一国的皇上来了,都只有巴结武林盟的份,还想插手他们的事,真是嫌命长了,卓兰斜睨着凤无归,语气里带着极大的不满。163生活网

卓兰的不满也不只是因为如此,当然也和冷月如入宫之事有关……

“夫人说的是,似乎当务之急是找到二小姐中毒的根源,而不是大小姐是不是有奸夫。”凤无归也出口讽刺,亲疏远近立马一清二楚。

众人也不由叹息,叶夕君死了之后,冷轻尘就成了没娘疼的孩子,自然会被二夫人欺负。

“没错。”冷战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轻尘,你说刚才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月如会中毒?”

冷轻尘眨了眨眼,看着冷战,“爹,同样都是你的女儿,我在暗楼被关了一个月,而且刚才机关被触动,我也在暗楼之中,你都不问问我有没有受伤,就向我责问,是不是有点不公平?”

说完冷轻尘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再说了,在暗楼的机关中受伤,不是应该去找机关的制造者么?我又不会武功,问我有什么用?好了,你们要是没什么事,我去那边睡觉给自己压惊了?”

“把她给我带出来。”冷战一挥手,转身向外面走去,倒不是他想要放冷轻尘出来,而是到了现在,他不得不放冷轻尘出来了。

暗楼的机关一旦启动,就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按照灵公子留下来的图纸进行修复,不然就无法再次启用。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

诶?真放我出去?

冷轻尘挑了挑眉,目光不由落在凤无归的身上,这个男人,从门开了开始,就一直玩味地看着自己,看个屁啊,老娘又不是花瓶?

“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眼睛挖下去!”冷轻尘凶狠地瞪了凤无归一眼,迈着小碎步向外面走去。

“咳咳。”凤无归被冷轻尘的话呛了个半死,不是说这武林盟的大小姐自小学习琴棋书画,是个温柔的才女么?怎么像是个泼妇,“哦,本王看看,本王未来的皇嫂有多与众不同。”

009 交出解药

你妹!

凤无归不说话还好,这一开口,冷轻尘瞬间觉得自己的身体被几束嫉恨的目光射穿了。

冷轻尘在心中着,然后脚步一转,走到凤无归身边,“那我走近点给王爷看看好不好?还有啊,王爷,你回去要告诉太子,我是被人冤枉的,我没有奸夫的。”冷轻尘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一脸委屈地看着凤无归。

凤无归眯着眼睛看着冷轻尘,怎么就觉得,冷轻尘的眼底有一抹笑意呢?

说完话,冷轻尘向苏白焰的身边靠过去,嗯,苏白焰能保护她,而且,三、二、一……

呕!某人捂住嘴跑到一边吐起来。

真准时!冷轻尘在心里暗暗的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

“呕!”凤无归此刻是没有丝毫的形象了,弯着腰大吐特吐,身边的随从也赶紧给凤无归拍后背。

“诶呦!”冷轻尘捂住鼻子,“王爷,你这是吃了什么啊?怎么吐出来的东西有一股屎味?”

凤无归吐得天昏地暗,根本没有精力去反驳冷轻尘的话了,关键是他只有一张嘴啊!

“老爷。”卓兰轻轻推了推冷战的胳膊。

冷战皱起眉头,凤无归现在和冷月如一样,不停的呕吐,难道他们中了一样的毒?

冷战冲苏白焰摆了摆手,苏白焰走到凤无归的身边,捏住凤无归的脉搏,“是和月如一样的毒。”

“难道真的是在暗楼里中的毒?”冷战皱起眉头,可是当时灵公子设计暗楼机关的时候,从来没有提到过暗楼的机关里有毒。

况且,凤无归也只是站在门口,要比他们站得远多了,他们都没事,凤无归怎么可能会中毒呢?

凤无归可不傻,吐这一会也不需要脑子,伸手指向冷轻尘,然后对其他人说:“你们出去!”。

其他人等出去后,凤无归的随从已经会意,几步走到冷轻尘面前向冷轻尘伸出手,“交出解药!”

冷轻尘眨了眨眼,“大哥,你开玩笑吧?我怎么会有解药?”

“冷月如跟你见过之后就中毒了,刚才也是你到王爷身边之后,王爷就中毒了,不是你是谁?马上交出解药!”随从伸出手向冷轻尘喝道。

卓兰眯了眯眼,她也早就怀疑是冷轻尘了,只不过没什么证据,现在好,有人替自己出头了。

冷轻尘盯着自己面前细皮嫩肉的随从,目光在随从的打了耳洞的耳朵上打了个转,然后两手举平,“我说了我没下毒,不信你自己搜我的身,如果能找到一丢丢的药,我就任你处置,不过……”

冷轻尘说着拉长了声音,“你如果什么都没找到,你我男女有别,你可要对我的下半辈子负责哦!”

随从一脸黑线无语的看了看冷轻尘,又转头看着王爷,不知如何是好。

凤无归知道遇到一个难缠的主,念在不吃眼前亏的前提下,艰难的挪到冷冷轻尘身边,轻声对她说道:“给我解药,我带你出去!”

冷轻尘不知道为什么,并不怕此人说话不算话,于是偷偷把一个药丸塞进凤无归的手中。

010 新鲜的空气

凤无归吐得全身都没有力气了,而且头昏脑涨的,吐久了原来还有这个后遗症。

冷轻尘拍了拍手,不打算再理凤无归。

凤无归也的确觉得这个暗楼不好玩了,他不想再在黑暗里玩捉迷藏了,况且,他还没有见过这个冷轻尘到底长什么样子。

冷轻尘的娘,当年可是江湖第一美女,生下的女儿虽然不会差,但也难保变异。

凤无归吞下药丸后擦了擦嘴,离开了暗楼。

果然没多久,门外落锁的声音就传来了,扑面而来的酸腐气息让门口的众人气息一窒,冷战的脸色微变,冷轻尘一直柔柔弱弱的,不会已经……

刚才还没什么味道,这是……苏白焰皱起眉头。

脸色最难看的应该是凤无归了,我去,刚才没感觉气味这么浓烈啊,怪不得冷轻尘那么评价他,几条黑线爬上凤无归的额头。

看到门口的光芒,冷轻尘慢悠悠的走了过去,当着一群人的面,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然后抱着肩膀眯着眼看着面前的一群人,各人的脸色也尽收眼底。

冷战的脸色在看到冷轻尘之后,变得更加不好,这一脸玩世不恭的样子和之前知书达理的样子完全判若两人,不过还不等冷战说话,倒是凤无归先开口了,“这就是大小姐?”

熟悉的声音终于让冷轻尘的目光在凤无归的脸上定格,英俊无匹五官仿佛是用大理石雕刻出来,棱角分明,锐利目光。

不浓不淡的剑眉下,狭长的眼眸闪着不明意味的光芒,鼻若悬胆,似黛青色的远山般挺直,薄薄得唇颜色偏淡,嘴角微微勾起。

一副君临天下王者气势,让他从众人之中脱颖而出,倒是不自觉的给人一种压迫感。

彼其之子,美无度。冷轻尘的脑海里蹦出了一句诗经里的词。

只不过,他刚才的那句话,似乎对自己很失望呢,冷轻尘垂下眼,眼中闪过一丝利芒。

冷轻尘看着凤无归的时候,凤无归自然也没有放过冷轻尘的面容,娇美的脸庞似是带着几分调皮,几分淘气,一身白色透着淡粉色的束腰长裙,显得细腰不盈一握,美得如此无瑕。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凤无归嘴角上翘,看来太子老兄是没机会享受这等艳福了。

“带大小姐去洗漱换衣服。”冷战摆了摆手,既然确定冷轻尘还活着,那就赶紧收拾干净了再带出来见人。

“不必了。”凤无归转头看向冷战,“直接到大堂吧。”说完凤无归转身向外面走去,万一冷轻尘回去磨磨蹭蹭的,过了一个时辰还没出来,他在大家面前奇痒难耐还有什么面子了?

再说了,冷轻尘刚被苏白焰送回来,这味道也不是冷轻尘身上的,没有必要浪费这个时间。

冷战看着冷轻尘不由叹了一口气,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转身出了暗楼。

冷轻尘抬头给苏白焰扔过去一个安心的微笑,跟着冷战和凤无归出了暗楼。

“呼,新鲜空气就是好啊。”冷轻尘仰头深吸了一口气,这句话却差点让凤无归摔了跟头,只好轻咳一声,随之暗暗地瞪了冷轻尘一眼。

011 狠辣出手

凤无归的这个眼神或许别人没注意到,但是有个人却看在了眼里。

这个人,就是冷月如的娘,卓兰。卓兰本是冷轻尘的娘叶夕君的丫头,叶夕君和冷战成亲之后,一直都没有给冷战添个一儿半女,所以自作主张把自己的丫头纳给冷战做妾,没多久,便接连生了两个儿子。

只不过,之后叶夕君也有了身孕,生下一儿两女。

冷轻尘便是其中一个。本来卓兰还担心,凤无归要求来见冷轻尘,是不是有什么其他的打算,不过看见刚才凤无归看冷轻尘的那个眼神,卓兰突然就放心了,也暗暗对一边的人使了个眼色,那人立马会意地点点头。

到了大堂上,别人还没坐,冷轻尘倒是不客气地坐在了一边的椅子上,随手拿起桌子上的一个苹果,在衣服上蹭了蹭,然后狠狠的咬下去一口。

“轻尘!”冷战怒喝一声,皱眉看着冷轻尘,显然是觉得冷轻尘给他丢脸了,随后冷战看向凤无归,“王爷见笑了。”

“哦,无妨。”看着冷战坐在主位上,凤无归也在冷轻尘对面坐下。

“大哥,你太宠着轻尘了。”刚刚被卓兰使了眼色的人开口道,此人正是武林盟的第四号人物,徐半山。

凤无归转头看了看徐半山,并没说插嘴人家家里的事。

冷战转头看向冷轻尘,这个女儿叫他如何是好,他倒是希望她嫁个如意郎君,不用打打杀杀,也吃穿不愁,哪知道却做出这种有辱门楣的事情。现在若是认错,倒也还好,哪知道这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

若是叶夕君还活着,该是如何的心痛?

冷战的眼底闪过一抹痛色,不管冷轻尘做错了什么,到底也是他和叶夕君的孩子啊!只是现在这情形……

“大哥,我知道,你一直念着大嫂的情谊,才一直对轻尘舍不得打骂,今天就让我这个做叔叔的,好好管教一下这个不争气的侄女。”话音落下,徐半山也不顾冷战的脸色,一阵风一样地就到了冷轻尘的面前,伸手就要抓冷轻尘的胳膊。

以这段时间恢复的情况来看,冷轻尘虽然可能在徐半山的手上讨不到什么好处,但是想要躲开还是轻而易举的。

只不过,在感受到另外一股气息之后,冷轻尘果断坐在椅子上没有动。

徐半山的指尖还没有碰到冷轻尘的衣衫,就再也没办法往前一点,徐半山看着状似随意地抓着自己手腕的凤无归,眼中闪过一抹厉色,“王爷,这是我武林盟的家务事,王爷不便插手吧?”

“哦。”凤无归收回手,“本王也是不想管,可是来时太子有交待,说上一次他震怒离开,一定给大小姐带来不少麻烦,是他欠考虑了,婚约之事,大可以商量,若是再有人为此事殒命,那就是作孽了。”

“哼。”徐半山一甩胳膊,武林盟在各国之间向来中立,他没有必要买这个明王的帐。

就在凤无归以为徐半山会放弃并且转身向回走的时候,徐半山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拳砸向冷轻尘的胸口。

012 这次的误差是两秒

“半山!”冷战怒喝一声站起身,冷轻尘手无缚鸡之力,徐半山这一拳下去,冷轻尘就算不死也丢了半条命。

他之前不过是在众人面前严厉地惩戒一下冷轻尘,随后马上离开武林盟,因为他知道,他一走,苏白焰就是武林盟的老大,苏白焰必会想办法救治冷轻尘。

而且今天见到冷轻尘的样子,冷战就知道苏白焰肯定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了。

可是这个徐半山……冷战想去阻止,奈何距离太远!

凤无归在听见冷战的怒喝也觉得事情不对,可是转身的瞬间就已经看见徐半山的拳头直奔冷轻尘的胸口。

“混账!”凤无归也转身一掌向徐半山的后心袭去,希望能够围魏救赵,让徐半山转身来应对身后的危险。

“老四,住手!”另外两道爆喝声也爆发出来,只可惜盗天机和苏白焰都不会武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徐半山出拳。

卓兰的手在袖子中握成了拳头,这一次,看冷轻尘还怎么逃脱,只要冷轻尘死了,冷月如的入宫之路就不会再有任何的威胁!

卓兰的嘴角已经微微上扬,只等着血溅当场。

在众人的反应之中,徐半山的拳头已经到了冷轻尘的身前。

“嘭!”的一声,徐半山的拳头穿透了椅背,内力把整张椅子震成碎片散在地上,随后凤无归的一掌也正中徐半山的后心,徐半山一口鲜血喷出,人也向前踉跄的几步才停下身。

徐半山似乎并没有觉得疼痛,只是呆呆地看着地上的椅子碎片,冷轻尘呢?

不止徐半山惊呆了,一屋子的人都惊呆了!

冷轻尘明明坐在椅子上吃苹果,他们都以为,冷轻尘这一次没命了,可是……

“徐四叔,明王不过是转达太子的话而已,你也没有必要拿一把椅子撒气吧?”冷轻尘啃了一口手里的苹果,站在一边幽幽的说道。

徐半山转头向冷轻尘看去,她什么时候离开了椅子站到了一边?他怎么丝毫没有察觉?能让他毫无察觉就做出这样的行为,武功绝对不低,当今世上都不会有几个人,可是冷轻尘自小并未学习武功,是怎么做到的?

凤无归眯着凤眼打量了一眼冷轻尘,既然冷轻尘毫发无损,他也不再计较,转身走回到自己的座位坐下。

虚惊一场,却让冷战、苏白焰和盗天机这武林盟的三巨头魂儿都快吓飞了。

冷战也坐回椅子,看向徐半山的眼神明显带着不满,卓兰咬着银牙,又是差一点!

“老四,退下!”冷战的声音里带着不快,显然这个人如果不是徐半山,此刻早已经死在他的掌下。

“是。”徐半山恨恨地应了一声,又看了冷轻尘一眼,转身向外面走去。

冷轻尘笑眯眯地看着徐半山的背影,心里又开始查数,三,二,一,一,一……“嘭!”徐半山倒在地上,双手在身上抓来抓去,“啊,好痒!”

冷轻尘轻轻抚了抚额,真糟糕,这次的误差是两秒。

极品特工王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极品特工王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美图V6纪实摄影:成都深山制古琴老人的传承之美

    最近,一位摄影师带着美图V6手机记录了一位在成都深山隐居三年做古琴的老人,老人对古琴制作的制作与精细,对传承中华古典文化的精神,深深打动了许多网友,今天,我们也来听听他的故事。观望美图V6手机已经很久了,从发布到现在,经常在网上看到美图V6的测评图片。也很期待体验美图手机的拍摄性能。作为摄影记者,一机(佳能1Dx)、两镜(16-35的广角,70-200长焦)、一闪光灯,这个是我每天的标配,背在肩上每天压的好重。配备高像素、快速对焦和防抖镜头才能应对新闻采访中各种复杂光线与昏暗的拍摄环境。恰恰在美

  • 【《家乡》杂志初审稿件·诗歌】北方的语言(外十二首)丨老彦娟

    北方的语言(外十二首)文丨老彦娟(河南固始)“用不朽的黑暗,去抚摸那几片稚嫩的月光吧”我们系着神的化身,依靠在刚刚洗去贪婪的颂经台分辨从北方吹过来的没有因为贫穷而忘了行善的语言它们活得比我们好,尽管一只讨厌的乌鸦将它们发声的咽喉用尖锐的爪子,揉来揉去哦,我们身下的火始终不敢扔下羞愧的计算方式走到它们的正面,它们的正面所排列的说辞毕竟有别于神的道具【善】你都不知去向了,我的苦枝随手扔掉它吧,给你的负累已经太久黄鹂看管螳螂与蝉的时候你祈祷着我的懵懂初来不至大错特错替我遮盖好略带怀疑的眼神那样,允许杀

  • 【《家乡》杂志有奖征集“家乡寄语”来稿选登】文丨痴迷文学

    《家乡》杂志有奖征集“家乡寄语”来稿选登【家乡寄语】家乡是一坛陈酿的老酒,越品味越浓。弥漫着整座乡村。醉了我的心田。家乡夏夜里的流星、炊烟,曾勾起我童年温暖的回忆。家乡的红土地散发出醉人的清香、庄稼的甘甜。家乡的风俗人情,家乡人的音容相貌,魂牵梦绕,耳熟能详。家乡,我几回梦里把你呼唤。这是我童年时代的缩影。新时代的家乡,是农民的娱乐舞台,尽情抒写乡情华章。我的精神生活上有一本叫作《家乡》的杂志,她精彩纷呈。欣赏着《家乡》里的四季美景,闻着鸟语花香,陶冶情操。有《家乡》相伴,踏歌而来,迈向希望的田

  • 【《家乡》杂志初审稿件·小小说】空位丨马建忠

    空位文丨马建忠(河北秦皇岛)老富家的儿子娶媳妇,快点去,晚了就没有坐着吃饭的地方啦。去往富家庄最东头超级大院的村民人头簇动。你们吃席去,拉着我干啥呀,人家又没给信儿。小李子,这次你回娘家算是赶上了,弄好喽没准还能赚点路费。吃席都随份子,还能赚钱?真没碰见过结婚做慈善的。张婶说的没错,一个胖女人扭着身子呼哧呼哧说。日头已经越过屋檐,大院里的人额头冒着璀璨的光亮,几只灰喜鹊在树杈上叽叽喳喳蹦来蹦去,热腾腾的流水席散发出诱人的香味,胖女人眼睛放光疾步走到院门口冲着新郎说了句,早生贵子。帅气的新郎眼神有

  • 【《家乡》杂志初审稿件·诗歌】秋日回乡(组诗)丨王凤国

    秋日回乡(组诗)文丨王凤国[回族](宁夏灵武)【田垄上】我又一次看到这闪着青光的铁器我又一次倾听到这嚯嚯的声音我感觉好像有一种力量向我袭来我心里一惊,站在田边默默无语这是一把父亲手中磨过多年的镰刀每一次收割,我都想这镰刀能收割来富有吗可是父亲从那条坡地走过,步履蹒跚来不及停住,就让自己的年龄顺势下滑如今,父亲老了,下不了地,只能磨磨刀我看着这把刀,像一场凌厉的风掠过心里波浪滚滚,却不见庄稼我的收成在哪里?我不停地在问自己我也在顺着一条斜坡向下滑啊我也停不住脚步,一路风尘我看不清风景,我也不明白方

  • 2017中国好人榜 符良玲

    人物故事:人物简介:符良玲,女,汉族,1968年4月出生,大专文化,中共党员,海口市美兰区海甸街道禁毒办副主任。事迹简介:2017年5月8日下午,符良玲在与社区戒毒对象做思想工作过程中突发消化道出血,病倒在办公室,被同事紧急送往医院。六年多来,她投身于社区戒毒(康复)人员的走访帮教、就业安置、低保办理等工作,在许多帮教对象的心里,她好似一位慈爱的母亲,或是犹如一位知心的姐姐,温柔抚慰着每一位帮教对象脆弱不堪的心。在社区戒毒(康复)人员的帮教工作上,她紧紧把握全、异、情、诚、实、新“六字真经”,把

  • 福建浙江两地符氏企业家交流活动

    福建符氏企业家一行考察台州符氏宗亲企业记文交天下--符斌应浙江台州符氏宗亲企业家的邀请,世界符氏商会福建联络处近期组织部分在福建的符氏宗亲企业家前往浙江台州考察当地的符氏宗亲企业和符氏宗亲文化。元月17日,18日福建符氏宗亲企业代表分别从福建厦门,福州,泉州等地启程前往浙江台州。这次福建符氏宗亲台州考察由厦门知名企业家符海军牵头。福建符氏宗亲抵到浙江台州后,受到台州符氏宗亲的烈欢迎和盛情款待。根据行程安排,元月18日,福建符氏宗亲走访浙江台州亲多婴儿用品有限公司。台州亲多婴儿用品有限公司是一家长

  • 符日兰:坚守土法制陶技艺70年

    ■编者按每一件为人类带来美好体验的产品,背后一定有一个或一群严谨求实、精益求精的“匠人”。他们挚爱业务、默默无闻,不怕苦不畏难,不好高骛远、不轻言放弃,用寂寞的坚守换来技能的高超和文化的传承。在三亚,同样有这样一群人,他们用高超的技能,或守护着大国重器的深海装备,或传承着黎锦苗绣的传统文化;或精于根雕,或巧于制陶;或修补渔船、创新素斋、致力园林……他们在城市的角落忙碌着,却一直在人们的视野之外。本报今起推出系列报道,聚焦三亚工匠,并以此为窗口,帮助读者了解三亚的独特文化元素。见习记者张慧膑/文本